我为君王-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叶天, 何婉君

我为君王-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叶天, 何婉君

第1章 君王归来

云州市,云州国际机场。

今日,往常喧闹的机场大厅寂静一片,针落可闻。

千名军队将士在此列队集结。

钢枪般矗立等候着。

为首的李姓大校亦是神情肃穆,竟然紧张地手心见汗。

因为,华国的护国将星今天将莅临云州!

连云州首富亲身来迎接,都被枪口怼了回去!

机场特殊通道口。

两道人影龙行虎步地走了出来。

李大校精神一震,高声朗喝。

“云州军分区一千将士在此,恭迎将军!”

“敬礼!”

一声令下!

一千将士动作整齐划一地敬礼,齐声呐喊。

“恭迎将军!”

其声如雷,声势破天!

一名身材魁梧的三十岁左右男子走上前来,对着众将士回敬了一个极标准的军礼。

他名叶天,乃是华国唯一的封号将军,九州战神!

华国古称九州,九州战神,意为国之守护!

千名将士眼神中难掩火热。

这可是华国的至高军魂!

护国一战,铁拳击退百万敌军!

有他,华国国门坚不可摧!

叶天挥退了云州军队,走出机场。

看着阔别已久的云州土地。

往事浮现眼前……

……

五年前,他并非军人,而是云州的商界翘楚。

他一手创立了新星企业——天诚集团,强势挤进云州前十!

少年得志,何其风光!

但没想到,他的养父一家竟在背后虎视眈眈……

在他和义姐柳洁的订婚典礼上。

柳家下药,陷害他强.奸了柳洁的好朋友何婉君。

并伙同天诚集团内部叛徒,将他送进了监狱。

刑期五年,剥夺部分个人财产……

无辜的何婉君也背负荡妇骂名,何家企业一落千丈!

柳家此举一石二鸟。

愤恨的叶天发誓要让柳家为自己的恶行,下跪道歉!

在监狱里,他拼了命表现。

终于有机会被挑去入伍北方军队,行踪绝密!

谁都没有想到。

他五年浴血征战,立下汗马功劳,竟成长为北境战区的将军!

兵镇北境后,他被破格封为五星上将,高居军界之巅,财权无双。

今年,北境已然安稳,也正好到了他可以正式露面的时候。

他回来了!

背叛他的人要承受他的怒火!

……

叶天坐上一辆等候已久的军绿吉普。

旁边英气逼人的少将问道。

“将军,今天您的接风宴会那边,广府那边的副总督也在,您看是不是……”

叶天摆了摆手。

“我回来云州是为了一些私事,这些客套的流程不走也罢!”

“天龙,交给你的事情怎么样了?”

名叫天龙的少将报告说。

“今天柳家的柳洁大婚,地点在罗马酒店……”

“具体点。”叶天问道。

“现在已经开席了,婚礼开始在晚上八点十八……新郎是现在天诚集团的董事,邱驰!”

叶天眼神冷酷。

“哼!说到底还是为了天诚集团,邱驰这个叛徒,当死!

天龙继续说道。

“还有就是得到消息,今天何家的何婉君也会到场贺喜……”

“何婉君?”

叶天激动起来,坐不住了。

他心里唯一亏欠的就是何婉君。

当年他进了监狱,但却是何婉君一直背负骂名!

他此行回来的目的有两个。

一来,就是报仇!

其二,还何婉君一个清白!

“快!”

叶天怕柳家人为难何婉君,他大手一挥。

“去罗马酒店!”

“顺便通知一声柳家,我叶天回来了!”

“他们的末日,到了!”

军绿吉普向市中心方向疾驰而去……

云州罗马酒店。

灯火通明,花团锦簇。

云州豪门柳家在此举行婚礼仪式,各界名流都来庆祝。

此时柳洁和邱驰两人穿着做工考究的礼服,脸上带着笑意招待着客人。

来人纷纷祝贺,称赞两人般配。

“邱老板恭喜啊!今天你当了柳家的女婿,肯定要一飞冲天了!今后请邱老板多多关照啊!”

“柳小姐今天真是漂亮啊,我看你才是云州的第一美女!”

“是啊,两人金童玉女当真是良配啊!”

“前途不可限量……”

邱驰心中得意,客套道。

“几位老板客气了,快请进!主位给留着位置呢!”

柳洁也弯腰请几位客人进去,一幅豪门名媛模样。

一旁的伴娘方菲菲接过几位老板的厚重礼金,不由得惊呼道。

“这几位可都是云州、吴州的大老板啊!还给了怎么多礼金!小洁、邱驰你们可真有面子!”

“那是,待会我们云州李首富还要来呢!多亏了我和小洁这么多的谋划。”邱驰道。

柳洁得意的说:“今后我和邱驰可就是云州的一流豪门了,菲菲,跟着我有你好处的!”

方菲菲笑笑:“那是,还好我弃暗投明,没有继续跟着何家混……”

邱驰转过头看着方菲菲那伴娘服下火热的身材,不由得眼神炙热。

方菲菲发现后竟有意向下拉了拉衣服,露出胸口的饱满白兔,向着邱驰抛了个媚眼。

看得邱驰躁动不已,恨不得当场将方菲菲就地正法!

这个骚.女人!

柳洁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小动作。

她哼了一声:“何家?何家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个何家了。”

“何婉君那个笨蛋怕是现在还不知道,当年的事情是我柳家策划的,而何家的主要合作伙伴,就是我们柳家抢走的。”

“她现在还傻乎乎地拿我当闺蜜呢!”

“天天给我道歉!哈哈哈!”

柳洁和方菲菲大笑起来。

这时门口来了一道倩影,身着正装素裙,明眸皓齿,五官精致,顾盼间眼眸生辉。

让人只觉得眼前一亮,妥妥的极品美女!

本来算是美女的柳洁、方菲菲,相比之下黯然失色。

正是何家的长女,何婉君。

何婉君走到迎宾区,双手送上自己的礼金。

“恭喜你啊,柳洁!”

“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我真替你感到高兴!”

“祝你和邱驰白头到老……”

何婉君真诚的祝福她。

但是柳洁却并不乐意,因为何婉君太过漂亮,连邱驰也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

柳洁心中发恨,暗骂何婉君狐狸精。

她完全没有好脸色。

柳洁用两只手指,捏着红包。

“切,就这么点啊!”

“呃……”

何婉君有些尴尬,撩了撩垂下的发丝。

“来让我们看看何大小姐拿了多大的红包!”

柳洁当面拆开何婉君的红包。

一般来说,这种红包是不会当面拆开看的,但是柳洁摸这分量很轻,就是要让何婉君难堪。

“哎哟,整整六百六十六块呢!”

柳洁夸张地叫道,捏出来里面的礼金。

“你看这里,还有一块的!笑死我了!”

“哈哈哈!”

方菲菲几人毫不掩饰地大笑。

“婉君啊,是不是看不起我啊,刚才过去的几位老板礼金就没有十万以下的!”

柳洁话语中带刺。

何婉君有点开不了口:“我……这不是一份心意么……”

柳洁翻脸了,直接赶人。

“心意?我可没看到你的心意,六百六十块怎么白头到老啊!你快走吧,别给我丢人了!”

何婉君挽求道。

“柳洁,我们不是朋友吗?”

“朋友?当初你勾引我的未婚夫!现在还敢来我的婚礼,是不是还想勾引邱驰啊!你这个荡妇!”

柳洁直接将礼金撒在何婉君身上。

毫不留情!

何婉君被礼金砸了一脸,她眼角噙着泪,转身就要离去。

“捡起你的钱,别弄脏了我的地方。”

柳洁得寸进尺地吼叫着。

何婉君不想再让柳洁的婚礼上出现难看的场景,她默默地蹲在地上将钱收起来。

这时,两道铁塔般的身影走了过来。

身着便装的叶天和天龙来到柳洁面前。

叶天刚刚听到了柳洁过分的话语,他冷冷开口。

“真够恶毒的!”

“你不是说我是强.奸犯么?怎么还能是何婉君的错呢?”

一个钱袋子被扔在柳洁脚下,红彤彤的钞票洒了一地。

“嫌礼金少是吗!我这里钱多,随便拿!”

柳洁和邱驰猛然变了脸色。

第2章 血液证据

叶天伸出手臂,将何婉君拉了起来。

何婉君抬头,入眼是一个略带陌生感的坚毅脸庞。

叶天从军五年,模样和气质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头发也剪短了,干脆利落了很多。

她依旧认出了叶天,惊讶道:“你是?叶天!”

当年叶天,何婉君,柳洁三人是一起长大的,不过经过五年前的事情后,三人之间便有了隔阂。

叶天看着何婉君那精致的容颜,柔声开口。

“你还好吗?婉君……”

“我还好……”

何婉君心中的某些记忆被触动了,她挣开了叶天的手臂。

虽然她知道叶天不是那种人,应该是两个人都喝醉了才做了错事,但是心里难免有些芥蒂。

柳洁仔细辨认着叶天,随即嘴角掀起冷笑。

“哟!我以为是谁呢?强.奸犯出狱了啊!”

“你来干嘛?我可告诉你,你入狱那天我们的婚约就解除了。”

“所以你可别妄想从我这拿走一丁点好处……”

听了她的言语,旁边的宾客纷纷议论。

“这就是当初那个强.奸犯啊,看着一表人才的,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你怕是不知道,这位还是当初天诚集团的创始人呢!就是云州前十那个!”

“哼,再有能力又能怎么样?我一眼就看出他不是好人!”

“诶,邱驰不是天诚集团的董事吗?这是什么关系?”

“当初叶天进了监狱,被剥夺了财产,邱驰用很低的价格买下了叶天的股权……”

旁边的天龙猛地瞪了一眼说风凉话的几人,他眉眼含威,充满煞气,被瞪到的几人恍如见到了人间地狱,好像下一秒这个男人就要让他们曝尸荒野!

几人立刻闭嘴,噤若寒蝉。

叶天看着柳洁,内心无比失望。

当初他曾想让这个义姐做他的妻子,好回报柳家。

却没想到她心怀鬼胎,陷害他入狱。

现在居然还要嫁给自己当初的朋友邱驰!

亏她还口口声声骂着何婉君荡妇,她自己才是真正的荡妇!

柳洁不想让这两人出现在自己的婚礼上。

听说待会还有几个百亿身家的老板要来呢!

让他们看见这两个穷鬼,会污染了柳家一流豪门的形象!

她指着酒店外,高声叫骂着。

“何婉君、叶天,你们一个荡妇,一个刚出狱的废物!”

“我现在没有时间陪你们两个垃圾闲聊!”

“快给我滚!”

何婉君叹了口气,落寞地对着叶天说道。

“今天是她的大喜日子,我们走吧,不要打扰她了……”

叶天摇摇头,他伸手入怀,拿出一个盒子。

“毒妇与小人的结合,算什么大喜之日?”

“我回来是为了澄清一件事!”

“五年前,我被柳家以强.奸罪的名义送入监狱……”

何婉君皱着秀眉,不知道他要干嘛。

叶天打开盒子,从冰块里取出一个血样瓶,说话的音量也慢慢拔高。

“在入狱之前,我托人将我的血液拿去化验,化验结果显示,血液里含有迷.药成分……”

“但是柳家手眼通天,我竟然连申诉的机会都没有……”

“我想,当时婉君应该也被下了迷.药,只是被醉酒这个表象给迷惑了。”

“也就是说那件事,完完全全是柳家一手策划的!”

叶天一语惊众人!

这绝对是大秘密,旁边的宾客立刻议论纷纷。

柳家正是因为当初正义凌然地将叶天送入监狱,并断绝与叶天的所有关系,才获得了商业伙伴的一致认同,慢慢发展壮大起来了。

如果叶天的话是真的,那么柳家才是见利忘义的小人!

何婉君不敢相信地看着柳洁:“当时是你们下药了?”

柳洁脸色阴晴不定,她不知道叶天的手里是否真的有证据。

旁边的邱驰倒是脑子一亮,他嗤笑一声,拿出一张支票。

不耐烦地说。

“好了好了,不要再表演了,我知道你是想要来骗点钱……”

“这里是一千万!拿了赶紧滚吧!”

“小洁和天诚我都会帮你照顾很好的!”

旁边人露出恍然的神色。

原来叶天是想来讹一点钱!

接着又玩味地看着叶天,想看他什么反应。

这可是仇人施舍的钱!还抢了他的公司,娶了他曾经的未婚妻!

这是赤.裸裸的侮辱!

有声音议论道。

“我猜他会接受的,这可是一千万啊!”

“也是,尊严和这么多钱相比算什么……”

“快点接了吧!一千万不少了哈!”

柳洁说完也昂着头颅,高傲地看向别处。

叶天慢慢地走过去,向支票伸出手。

“真不要脸了……”

旁边人一阵嘲弄,但又盼望着自己能遇见这等好事。

连何婉君都很是失望。

五年前闪耀云州的天骄叶天,终究是被磨平了心中的傲气了么?

但是叶天的手没有抓住支票,而是扼住了邱驰的手腕。

邱驰仿佛被钳子夹住了一样,手都要断了!

“啊!你踏马放开我!”

叶天抓着他的手一拧,同时右腿踢向他手臂。

“咔嚓!”

骨裂声响起,邱驰的手骨应声而断!

邱驰疼痛欲死,脸上布满了黄豆大小的汗珠,捂着胳膊滚在地上哀嚎起来。

叶天抓着邱驰的头发,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狠声道。

“我这辈子最看不起的,就是叛徒!”

“你必要付出代价!!!”

随即凌厉一脚,将邱驰踢飞出去。

众人都看呆了,他做了什么!

天诚集团的新董事长被他一脚踢飞了!

看他那淡然神色,宛如踢飞了一只狗一样。

他凭什么?

看到这边动静,柳洁的父亲柳阳和大伯柳英带着保安跑了过来。

他们刚和云州的几位老板交谈过,此时豪气冲天。

还有人敢在他这云州新晋豪门婚礼上闹事?

不知道柳家已经是云州一流豪门了吗?

他们认出了叶天。

柳英愣了一下,脱口骂道。

“你这白眼狼怎么来了,你这废物孤儿!”

“柳家养育你,你却忘恩负义,想要吞掉柳家,更是犯下强.奸罪行!”

“你的良知何在?你心中还有一点伦理道德可言吗”

叶天没有说话,他目光寒冷地看着柳家的长辈,之前‘父亲’、‘大伯’的称呼现在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他们不配!

柳洁对柳阳说了血样瓶的事,柳阳听完脸色大变。

他恶狠狠地指着叶天两人。

“刚出狱就血口喷人,还敢动手!”

“给我打,打死了我柳家负责。”

“敢来我柳家婚礼上撒野,找死!”

他们上来就想要叶天的命!

一众保安拿着橡胶棍,如狼似虎地冲过来。

宾客们望着形单影只的叶天两人,感觉下一秒他们就会头破血流。

可他们马上震惊地合不上嘴巴。

只见天龙轻轻松松地提起靠近的两名保安,像扔小鸡一样扔回去几米远,砸得保安队伍狼狈不堪。

他的动作看起来很慢,但是却能准确地抓住两名保安的脖子,仿佛两人自己送上来一样。

天龙微笑着,声音温和,仿佛在和小朋友们做游戏。

“不好意思,生人勿近!”

大家都看着天龙,如同看一个怪物。

两个一百多斤的人就跟扔沙包一样扔飞了!

这还是人吗?

柳家人有点接受不了叶天竟然能在柳家的场子撒野。

他只是个被柳家抛弃的废物,柳家利用完他了,就将他赶出去了!

他不应该畏畏缩缩地苟活着吗?怎么能回来柳家威风呢!

柳阳看着叶天,色厉内荏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要毁了小洁的婚礼么!”

叶天指着地上的钱冷冷地说。

“两件事!这是十八万,我在柳家生活了十几年,你们怎么待我你们心里清楚!这些钱足够还清了。”

“恩情,说完了,现在说一下仇恨!”

“柳家设计陷害我,害我入狱,毁我前途;又联合外人侵吞我资产;又牵扯到无辜的何家,将我置于不仁不义的地步……”

“为了算清这笔账,我要让你们一无所有并且——下跪道歉!”

“毁了婚礼算什么?我这次回来,是要毁了你们柳家!”

他声音低沉,却是清清楚楚地传入柳家人耳中。

柳家人先是一愣,继而仿佛听到了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

“哈哈哈!他说什么?毁了柳家?”

“让我们一无所有,还要下跪道歉?”

“笑死我了!这小子是不是蹲监狱蹲傻了!还是蹲出来臆想症了?”

“柳家在云州已经是百亿巨头,是你一个刚出狱的废物吹牛逼就能毁掉的?”

柳家人大声嘲笑,但是却激不起叶天心中一点波澜。

云州一流,百亿巨头?

在他眼里,不过尔尔!

叶天言语平静:“不仅仅是我,你们还要给何婉君下跪道歉,求得她的原谅!还她一个清白!”

柳家攀附何家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踩在何家头上。

现在他们得逞了,怎么可能再给何家道歉。

柳洁看着叶天咬牙切齿。

“我柳家绝不会给人道歉,别以为你有一个厉害点的保镖就能怎么样了。我们稍微用点人脉就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你还想还何婉君一个清白?”

柳洁打量着身段曼妙的何婉君,宛如打量一个货物,她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

“你还不知道吧,堂堂的何家大小姐现在人人唾骂……”

“也就她有一张好脸蛋,赵家的大少要和她订婚了,不过只是玩玩她而已,只结婚不领证那种哦……”

“当初侮辱了她的清白的可是你,叶天!”

何婉君屈辱地转过头去。

叶天倒是惊醒过来,看着因为啜泣,何婉君那微微耸动的瘦弱肩膀。

他扪心自问。

难道还何婉君一个清白就行了吗?

何婉君这五年承受的苦痛,辱骂就烟消云散了吗?

不会的!恐怕一辈子都无法消散!

何婉君因他受了牵连,他更需要负起一个责任!

叶天心里涌出一片温情。

他问道:“婉君,你真的和那人订婚了吗?”

何婉君沉默着,表示默认。

叶天不可能看着何婉君羊入虎口。

他准备向何婉君求婚!

叶天单膝下跪。

深情道。

“婉君,我会寻找证据让柳家受到惩罚,还你一个清白!”

“我伤害过你,也想要你对你负责,守护你的一生一世!”

鲜艳的玫瑰被送到的何婉君的面前。

天龙忙按下柳家请来的乐手的头,婚礼现场提前传来了感动人心的婚礼进行曲。

“砰砰砰!”

礼花筒里也喷出五颜六色的彩花

看戏的柳家宾客们懵了。

柳阳、柳洁也懵了。

柳洁的脑子有点转过不来。

她告诉叶天这些信息是为了让他认清现实,早点跪地求饶。

叶天怎么会突然求婚起来?

骨折的邱驰也不嚎了。

什么情况?自己的婚礼变成了仇人的求婚现场!

那特马的是我请的乐队,老子花钱买的彩花!

外面还响起了礼炮!

还有没有天理了?

何婉君惊讶地转过头来,眼圈还是红红的。

她虽然知道叶天本性善良,但原谅他和接受他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叶天清澈的眼睛看着她。

“我想帮你摆脱和赵家的婚约!”

“答应我吧!”

柳洁闻言不由得骂道。

“你脑子坏掉了!还想惹上赵家不成?真是找死!

而且何家再怎么落魄,也不会要你这个刚出监狱的罪.犯……”

柳洁的声音戛然而止,她瞪大了双眼。

因为何婉君点了点头,接过来玫瑰花。

她同意了!

叶天兴奋地站起身来,他看着柳家,眼中又多了一份残酷。

何婉君接受了他的求婚,就是他叶天的女人。

他要让伤害过何婉君的人付出更严厉的代价!

他给柳家下了最后的通牒。

声音冰冷入骨。

“我给你们半个月时间,半个月后,我会收集到所有证据,让柳家所有人在云州消失!”

“记住,是所有人!”

“你们还有一个选择,自己跪在我和婉君面前,乞求我们的原谅,给我们当为奴为仆!”

柳家人气得要死。

他说什么,要让风头正盛的柳家给他当仆人?

第3章 我让他过来求你

柳阳听了直发抖。

“你这小畜生,做你的美梦去吧!你不过是掌握了一点线索,你拿什么和我柳家对抗?”

他愤怒之下竟然没意识道说漏了嘴,却是被何婉君清楚地听到了。

原来五年前的事,真的是柳家的阴谋!

她看向叶天的眼眸中,已是少了些许提防。

叶天淡淡地看着柳阳:“我叶天如何行事,难道还要向你解释?”

“我们走!”

叶天看到出去的路上有几个保安还在哼唧着。

他抓起脚下的婚礼红毯一边,猛地一抖,一股强悍的劲力裹在起伏的红毯处蔓延而去。

红毯上的花篮,还有被天龙扔回去的几个保安,犹如遭遇巨浪一样被抖飞出去!又重重地摔在地上。

旁边的人犹如看大片一样,瞪大了双眼。

红毯展扬开来,纤尘不染。

叶天君带着何婉君潇洒离去。

柳洁搀扶着邱驰站起来,目光怨毒。

叶天你再能打又如何?

这世道,有钱能使鬼推磨!

只要有钱,你能打十个还是一百个,还是一千个?

她拨通了何婉君订婚家族赵家的电话。

收拾你叶天,根本不需要柳家出手……

而柳阳下意识就要去叫住叶天。

“谁让你走了,你给我回来!”

可是旁边的柳英拦住了他。

“先让他蹦跶几天!”

“待会我们的云州的李首富和几位市里的领导要来!”

“这件事可不能耽误!”

柳阳听了顿时两眼放光,连连点头。

“对对对,这几位才是今天的重头戏!”

“特别是来云州的那位大人物,听说是我们华国的护国将军——九州战神,他来的时候百架军机护航,机场都封锁了!这样的人物就是来我柳家坐上一坐都是我们的福分啊!”

“我们待会问问李首富,看看能不能结交到这位将军。”

“这样的人物抬手即可覆灭云州一流豪门,我们一定不能错过!”

柳阳过来安慰柳洁道。

“小洁啊,你就放心好了,听说这九州战神还和我们柳家有一定的渊源!”

柳洁打完了电话,疑惑道。

“与我们有什么渊源?”

柳阳想了想。

“应该是你爷爷在军队时,提点过的什么人吧!”

柳洁的爷爷柳安康曾在军队里任过军官。

柳洁听了,激动不已。

“爸,不管花多大的价钱,我们都要与这九州战神交好。以后别说小小的云州,就整个广府省的大势力都要敬我们柳家三分!”

“到时候碾死一个叶天还不是眨眼间的事!”

“那当然,叶天算什么狗东西……”

柳阳看了看时间,自言自语道。

“奇怪了,李首富怎么还没有来……”

酒店外。

叶天吩咐了天龙去办了别的事。

何婉君想赶快把当年迷.药的事告诉自己的父亲。

他正在云州住建局谈事情。

两人坐上了何婉君的大众POLO。

叶天有些疑惑。

“你不是有一辆红色的奥迪RS5么?”

“卖了……”

叶天微微皱眉,看来何家的问题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当年自己因罪入狱,何婉君怎么说也应该是受害者,没想到竟然能对何家打击这么大。

何婉君抿着红唇,开口说道。

“我答应你的求婚是为了摆脱赵家,还有找出当年那件事的真相,你可不要多想……”

叶天嗯了几声,心里却乐开了花。

不管怎样,何婉君已经不排斥他了。

叶天偷偷打量何婉君的侧脸。

只见她柳眉弯弯,杏眼动人,红唇琼鼻,冰肌玉肤的,耳挂着长长的耳坠,更添得几分柔美。

叶天真想给之前的自己几巴掌。

他当初真是猪油蒙了心,放着仙女般的何婉君不顾,去追求柳洁。

好在他现在还有机会,而且看起来机会挺大……

正在叶天YY幻想的时候,何婉君轻咳了一声。

叶天赶忙收回目光。

何婉君问他:“你刚才怎么那么厉害,抖个红毯都能把人给抖飞的?”

叶天笑道。

“那只是你看着厉害,其实是有巧劲的,再说这几年我的力气也增加不少。”

何婉君瞟了一下叶天衣服下鼓鼓的肌肉线条,不由得脸红了下。

“待会去了住建局,你可不要再胡来了!”

“好,何伯父在谈什么事情?”

“新城区商业街的建设项目……”

住建局大楼前,一个中年男子焦急地等待着。

正是何婉君的父亲何振业。

一辆车牌前缀为000几的帕萨特开了过来。

一名男子拿着公文包从车库走了出来。

这是云州城市建设处的徐健主任。

何振业拿着文件上去打招呼。

“徐主任!徐主任你好啊,我是何氏建华地产集团的何振业……”

徐健瞥了他一眼,不冷不淡地说道:“什么事?”

“咱们云州新城区的商业街开发项目不是在招标么,我们公司明明有国家一级承包资质的,为什么申请被退回来了好几次?”

徐健一听,拔腿就走。

“这种事去办事大厅,通过了再来找我!”

何振业见徐健不在意他,慌忙追上去,声音乞求。

“徐主任你就给我们一个名额吧!我们建华集团之前好歹承包过几个市里的大工程呢的啊,完全有能力接下这个项目。”

徐健不耐烦地挥手赶他:“你也知道之前啊,你们的工程队都歇了多少天了?我看何氏集团马上就要倒闭了?你说这项目怎么可能给你?”

徐健进入了城建处的办公室,嘭的一声将何振业关在了外边。

何振业急的连连敲门。

“徐主任!我们接下这个项目后一定能保质保量地完成啊……徐主任……”

里面毫无回应。

倒是来了几个安保,不客气地将他请到了大厅。

何振业垂头丧气地坐在冰冷的椅子上。

完了,一切都完了!

如果错过了这次新城区的建设浪潮,何家肯定要被一蹶不振,从此成为云州的小家族了。

何振业叹了口气,拿起文件无精打采地走了出去。

刚好碰到来找他的何婉君,叶天两人。

何婉君看到父亲丧气的样子,赶忙来问。

“爸?怎么了,名额谈下来了吗?”

“没有,连门都没让我进,唉……墙倒众人推啊,前几年何家势大的时候,这个徐健还向我敬过酒呢,可现在呢?”

他发现了跟在后面的叶天。

“这是?”

何振业不像何婉君对他那么熟悉,一下子没认出来也正常。

估计除了何婉君几人,现在云州很少有人能直接认出他来。

“爸,这是叶天啊……”

“什么?”

何振业大惊失色,

“他不是进监狱了吗?”

他将何婉君护在自己身后,怒视着叶天。

“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你还跟着我女儿干什么,她还被你害得不够么?”

当初他对叶天的印象挺好的,可是没想到叶天竟然会做出那种事,让他极其失望。

何婉君拉着他的手臂解释。

“不是的,爸,五年前全是柳家的阴谋!”

何振业有点听不懂:“婉君,这话可不能胡说!”

“爸,我没有,是叶天入狱前做过血液检测,结果显示他当时中了迷.药!”

叶天拿出血样瓶来。

“没错,何伯父,现在血样瓶还在我这里,只不过还需要其他的证据才能完全证明是柳家所为。”

“我这次回来,就是揭开当年的真相!”

何振业冷静下来了,何婉君又将柳阳说漏嘴的事情告诉了他。

他瞪了一眼叶天。

“那你也给我小心点,离我闺女远远地!”

何婉君岔开话题。

“证据的事,我们以后会继续找的,那商业街的招标资格我们达到了啊,为什么我们不给我们投标名额?”

何振业一脸落寞,手上的文件也散落在了地上:“他们就是故意取消我们资格的,肯定有人背后搞我们何家,这是不给我们活路啊。”

叶天捡起来看了看证明,何家的确是一级资质的建筑企业。

工程师的资质也没问题。

他拿起证明就往楼里面走。

“我再去问问。”

何振业摇头道:“去了也是白去,你还以为你还是天诚集团的老板啊!”

何婉君看着叶天坚定的背影,有一种错觉,仿佛五年前那个登上云州商界巅峰的叶天又回来了。

叶天敲开门,见到徐健后,直接了当地说明了来意。

但徐健头都不抬,态度恶劣。

“都说了先申报!先申报!符合资格会通过的,不符合的你来了也没用!”

他挥着手里的文件,不耐烦地将叶天赶了出去!

如果有军方大佬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掉了下巴。

翻手间覆灭一个敌国城池的九州战神被你一个小主任赶了出来。

米国大统领都没你这么牛逼!

叶天被徐健推出去后,也气笑了。

虽然他为了北境的安定,想要低调行事。

但是也不是非得遮掩得死死的。

徐健的政治仕途,已经画上了句号!

天龙去查迷.药的事情了,叶天不想让他又折返过来。

云州市一号估计还在饭局等他,让他们过来,又得浪费时间,叶天准备明天再处理这个徐健。

他出来后,何婉君用漂亮的眼睛望着他。

“怎么样了?”

她觉得叶天这么自信地进去,肯定是有点手段的。

谁知叶天耸耸肩答道。

“被赶出来了……”

他又补充:“不过,明天他会求我们来的。”

何振业黑着脸走了:“痴人说梦!”

何婉君也嗔怪地看了叶天一眼,追了上去。

叶天不由得无奈摊手道:“诶,我不能按着那徐健锤一顿吧……”

“这多大点事啊,明天不行吗?”

何婉君驱车就要走,他忙拉开门坐了上去。

三人回到了何家。

何家现在住的是一个中等小区,三个人挤在一间不到一百平的两室一厅。

下车后,何振业对何婉君说道。

“婉君,这小子也要进去吗?”

何婉君点了点头。

“那我先提醒你!你妈妈看见了他肯定情绪很激动,注意一下!”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何婉君轻轻叹了口气,牵起叶天的手。

“待会你进去之后,无论我妈怎么样你都不要说话,好吗?”

叶天点头,轻轻握住何婉君的小手。

他竟然紧张了起来,曾经数次面对敌对国百万大军的他,都没有紧张过,来云州的一个小家庭却紧张了。

叶天不仅苦笑一声,果然再厉害的英雄好汉,也有难以处理的一面。

两人手牵着手走进屋里去。

第4章 激动的何婉君母亲

两人进了屋,叶天打量着何婉君的家,窗明几净,物件摆列整齐。

何家没落,一家人也换了房子,虽然不如之前的豪华气派,但是胜在温馨干净,倒更有家的感觉。

何振业刚才住建局办事不顺,正在沙发上抽着烟。

厨房里有个面容漂亮的妇人在忙碌着准备晚饭。

虽然穿着围裙,却掩不住身段的丰韵。

她是何婉君的母亲,陈芸。

何婉君放开叶天的手,趴在厨房门上甜甜脆脆地喊了一声。

“妈,我回来了!”

陈芸面带笑容地转过身来。

“诶,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柳洁的婚礼仪式应该还没有开始吧!”

何婉君俏脸上出现一抹倔强,小嘴也嘟了起来。

“哼,我给过礼金就回来了,他们根本就不把我们何家放眼里了,连请都不请我们,我才不要给她们赔笑脸呢……”

叶天听着,心里微微一疼。

这傻姑娘,她何止去赔了笑脸,刚才在酒店都被柳洁欺负哭了,回到家还要在家里人面前装强势,免得家里人担心她。

你体谅了家人,谁又来体谅你呢?

陈芸便有些责怪地说道。

“你这么大了怎么还耍小孩子脾气,现在我们何家势弱,你要和柳家搞好关系,这样有需要的时候,你才能找到帮手……”

何婉君噘着嘴看着天花板没有说话。

“好了,回来也正好,妈给你做了你最喜欢的菜……”

叶天走到门前,向着陈芸礼貌地微微弯腰问好。

“打搅了,陈伯母,我是叶天。”

何婉君扯了扯他衣服,略带生气得看着他。

“你等一会啊……”

她还没想好怎么和母亲解释叶天呢,他这样冷不丁出现,肯定要让陈芸生气!

果然陈芸看着变化颇大的叶天,先是疑惑了一下,突然又想起,叶天就是柳家那个养子,几年前夺走她女儿清白的那个强.奸犯!

她脸色变得悲愤,回头拿个了菜刀就向着叶天冲了过来!

“你这个人渣!”

“玷污了我女儿还敢到我家里来!我跟你拼了!”

她护女心切,也没想那么多,就想为女儿受了这么多的苦讨一个公道。

她挥舞着菜刀,要跟叶天拼命!

叶天也没想到陈芸竟然反应会这么激烈,不过何婉君张开双臂,立刻护在了他前面,急喊道。

“妈,不要这样,你冷静一下!”

何振业忙跑过来,夺掉了陈芸手里的菜刀。

陈芸眼睛发红,愤恨地瞪着叶天:“拦着我干什么,我杀了他,给他偿命好了……”

何婉君心疼母亲这个样子,她眼角流泪。

“不要,事情不是这个样子的!叶天怎么会是那种人呢!”

叶天将何婉君揽在身后,朝着陈芸九十度深深鞠了一躬。

“陈伯母,我是对不起你女儿,但是我可以发誓,我对婉君,绝对没有不轨之心,当年的事还有其他原因。”

他拿出血样瓶,向陈芸解释了一遍。

“我血液里有迷.药,才会做出那种糊涂事,这绝对是柳家人干的!”

何振业抽了口烟,感叹道。

“我就知道柳家人没有安什么好心,前几年天天巴结我们。”

“这几年我们落魄了,连婚礼都不请我们过去,真是……”

陈芸无助地捂着脸痛哭起来。

“是又怎么样,你能让真相大白,让柳家得到惩罚吗?”

“我女儿被耽误了这么多年,她的一生都被你毁了,你知道吗!”

“早知道会这样,我们当初就不应该救你……呜呜呜……”

叶天有点不明白陈芸口中的救他什么意思,不过他立刻想到了,当初何家与柳家还是有着交情,想来他十岁被捡到柳家,醒过来之前,何家应该也照看过他。

这也让他对何家更愧疚。

陈芸被何婉君扶着坐在沙发上,她又站起来指着叶天吼道。

“你给我出去,我不允许你进我的家!”

“你是柳家的养子,我看柳家人都没有好东西,你还是回柳家去吧!”

何振业低沉着脸。

“他已经和柳家决裂了,又怎么可能回柳家呢?”

叶天也算是何振业看着长大的,本来他还挺欣赏叶天能白手起家,自己做出一个大公司的。

只是可惜…………

叶天看着何婉君。

“要不,我自己出去先租个房子……”

何婉君摇摇头,她抱着陈芸的手臂。

“不用了,你就住在我家吧……”

“妈,我已经答应了叶天的……求婚了……”

陈芸与何振业听了,大惊失色。

“婉君,你疯啦,你怎么能嫁给这种人!”

何婉君面容悲苦。

“不然呢,难道我真的要嫁到赵家,做赵家大少的情人吗?”

“谁不知道那是个只会花天酒地的纨绔……”

陈芸听了,怔怔地愣了一会,又抱着女儿心疼地说道。

“婉君,都是妈不好,要是我们的企业多少景气一点,你也不会被奶奶安排给赵家联姻……都怪妈……”

母女两人抱头痛哭。

何振业也闷声坐着,手里香烟一根接着一根。

屋里的气氛很是压抑。

叶天此时感觉比打了败仗都难受,他宁愿何家人能打骂一点自己。

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两人,他向陈芸保证道。

“何伯父,陈伯母,我向你们保证,半个月内我会让五年前的事情真相大白!”

“我以后也会好好待婉君,一定给婉君灿烂的未来……”

他还没说完,就被陈芸的话打断了。

“口出狂言,还灿烂的未来?你就是一个挂名工具!等赵家的事过去了,我们就算两清了 ,你再也不要回来!”

叶天坚持道:“伯母,你要信我,我能让何家一年内成长为企业遍布整个华国的豪门!”

陈芸冷冷的看着他。

“满嘴跑火车,坐了几年监狱把脑子坐坏了?”

何振业也开始看不起叶天了,他自己就最喜欢脚踏实地,要不然也不会亲自去住建局求人办事。

而叶天现在变得好高骛远,空口一开就要何家飞黄腾达?

在他看来,年轻人一旦说的比做的多,就完了!

何婉君不想在这个话题争论,她拉着叶天走向厨房,让父亲母亲冷静一会。

谁知陈芸的手机这时候想了起来。

里面传来何婉君奶奶,何家老太太呼喝的声音。

何婉君心里一紧,她有预感,奶奶打来是为了赵家联姻的事宜。

果不其然,说了一会,陈芸眉头就皱了起来。

挂了电话后,何婉君赶忙问母亲什么情况。

陈芸呆呆地看着何婉君,声音里透着绝望。

“你奶奶说,今晚让我们过去,以何家人的名义吃最后一顿饭!”

何婉君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这……这是要把我们,赶出何家吗……”

第5章 柳家梦碎

罗马酒店里。

柳家人还在翘首等待着。

这时,走进来一个面容姣好的职业装女子,身穿制服短裙,丰满大腿裹着白丝,煞是诱人。

这是每个男人梦想中的美女秘书啊!

柳阳认出这是云州李首富的秘书,伊雪岚。

他慌忙迎了上去,老脸挂笑。

“伊小姐来了!欢迎欢迎!李老板在外边吗,我去迎接他!”

伊雪岚脸色冷峻。

她看着柳阳的眼神不时瞟向她的大腿,心中一阵恶心。

不过柳家已经惹上了天大的麻烦,等待他们的只有一个结果——灭亡!

伊雪岚打断了柳阳的脚步。

“不用了!李先生觉得你们不配做人!他不会来的,其他几位老板也不来了!我过来就是正式通知你们一声,李家任何与柳家相关的合作,都会取消!”

“什么!”

柳阳如遭雷击!

“你们已经上了李氏企业的黑名单了!自己想想都做过哪些不该做的事,好好忏悔吧!”

伊雪岚说完,踏着红色高跟,修长美腿晃动着,在柳家人惊讶的目光中离去了。

“老二,这是怎么回事!”

柳英大声质问道。

李家是重要的合作伙伴,如果取消合作,他们每年将会损失几个亿!

“我……我也不知道啊”

柳阳结巴着。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我知道了,刚才叶天那小子来闹事的时候怕是被李家人看到了!叶天的话给他们留下了恶劣的印象!”

“对,都这个小畜生!坏我柳家大事!”

“真是个扫把星!一来就给我们带来灾运!”

“我早晚要让他死!”

柳家人咬牙切齿。

……

挂了何家老太太的电话后。

何振业一家像是丢了魂一样,都不知道这一两个小时是怎么过去的。

何家老太太让他们八点去金满楼饭店,不用早去,因为没人会理他们!

出发之前,叶天打了个电话。

“喂,天龙,金满楼饭店是云州首富李博文的吧!”

“他不是说早就想拜访我吗?拜访就不用了,今晚八点何家会在金满楼吃饭,你买他一瓶好酒,让他找个人给何振业一家送去,别送错人了!”

挂了电话后,叶天坐上何婉君的小POLO出发赶往金满楼。

何家的两辆车慢吞吞地到了金满楼。

金满楼名不虚传,整个餐厅仿佛被金漆刷过一般,再加上饭店里灯火辉煌,叶天远远地就能看见这栋金色的大楼,很有气势。

何婉君刚停好车,就极为神气地过来一辆崭新的奔驰E级AMG和一亮漂亮的宝马,停在了旁边的车位。

POLO瞬间就成了旁边两辆豪车的陪衬。

车里分别下来了一个吊儿郎当的青年,和一个衣着时尚的靓丽女子。

女子容貌与何婉君相似,但是颜值却差了不止一个档次,特别是浓妆艳抹的,脸上的粉都能刮下来糊墙!

两人都带着墨镜,神色傲慢,也不顾何婉君和他们打招呼,径直走了进去。

何婉君向叶天介绍着。

“男的是大伯家的何凯乐,女的是二伯家的何梦婕……”

叶天只认识何振业这一家,其他何家其他两脉还真没注意过。

何婉君有点心不在焉,很担心奶奶会让她们赶出去。

“我们进去吧……爸妈在等着我们呢!”

叶天连忙跟上!

爸妈?

何婉君这是接受自己了吗?

何家老爷子何建生膝下有三子,用功德业来依次命名。

何振功、何振德、何振业。

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偏爱脚踏实地的三儿子何振业,也比较宠聪明孝顺的何婉君。

当然老大与老二就不乐意,经常在何家老太太面前说何振业的坏话。

何建生去世后,老太太将大部分家产都转给了老大老二,何振业受到排挤,连带着何婉君都受到欺负。

叶天两人走进何家定好的包厢。

刚进去就看见何振业夫妇尴尬地站着。

刚才何振业两人先来到这里,想要跟家族的其他人打个招呼,表达一下善意。

可是根本就没人理他们,叫了几声大哥二哥,那两人只顾着自己谈天说地,装作没听到。

何振业叹了口气,想找个地方坐下。

可是这才发现现场只有两桌,何家老大与老二各自坐在主位上,预留的坐席上也都被占住了,偌大个包厢竟然没有他们家的位置!

何家有三脉,但是根本没有第三桌!

这分明是故意冷落他们,叫他们来吃饭却不给位置!

何婉君与叶天走了进来。

何婉君问道。

“爸妈,怎么在这里站着啊?”

陈芸无精打采地回答。

“唉,你奶奶根本就没有给我们留位置……”

何家老大何振功见何振业一家到齐了,端着个酒杯晃荡着走了过来。

说话也是阴阳怪气的。

“哎哟,老三来了,最近你们形势不错啊,我听说你今天还去了住建局谈了新城区商业街的项目?”

“怎么样?谈下来了没?以后你是不是就是我们何家最大的老板了?”

他明知道何振业今天吃了闭门羹,故意来寒碜几句。

何振业也不回答他。

“快来给我们的何大老板安排位置!”

何振功嚷嚷着叫了几个服务员,拉过来一张临时餐桌,和几张小凳子。

“老三啊,你今天来晚了怪不了别人,你们就委屈一下吧!”

何振功拍了拍何振业的肩膀,趾高气昂地走了。

这张临时餐桌,比旁边的两张圆桌小了好几倍,也低了不少。

陈芸对着何振业低声吼道:“人家都侮辱到你脸上了,你还把他当大哥吗!”

老实的何振业心底里的传统观念还是很重,他这个做弟弟的不好在大庭广众下顶撞他哥哥。

“跟着你我一辈子都要窝囊死了!”

陈芸生气地扭过头。

叶天正想着打个电话让李博文给他们换一个再大一点的包厢。

何家老.二何振德欢喜地从位置上起身。

“老太太来了,我去迎接!”

我为君王-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叶天, 何婉君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80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