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痞兵王归来-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萧奇, 尹真真

邪痞兵王归来-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萧奇, 尹真真

第1章 兵王归来

独自站在s市川流不息的街道上,萧奇心情有些复杂,当初他离开的时候不过只是一个十四岁的青涩懵懂的少年,如今再次归来,十年的时光在他的脸上早已经打磨掉青涩,只剩下沧桑和刚毅。

他心中不禁微微叹了口气,将这些有些复杂的情绪在脑海中消化掉,抬头望了望眼前金碧辉煌的珠宝店大门,想着这一次自己回来的目的,抬腿跨步走了进去。

“你好!先生,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刚进门,训练有素的接待小姐带着温和的微笑迎了上来。

萧奇正要说话,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力量正朝他迎面冲撞过来,他左脚微微向前一迈,身体向左倾斜,那股力量便急速从他的身侧冲过,回头只见一个挺着大肚腩的中年男子已经从他身侧踉跄着摔了过去,五体投地好似一只王八一样趴在了地上。

显然这人刚才本来是要撞上萧奇的,却反被他先行躲了过去,这才会出了这样大的一个糗。

中年男子涨红了脸,从地上爬起来,摸了摸自己地中海式的头型,有点滑稽的整理好发型,提了提被涨开的裤腰带,不好意思的傻笑着。

店内的视线被这边的动静所吸引,看见中年人笨拙而肥胖的丑态,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发出“噗嗤!”的笑声,好在能够进入这s市最高档的金店当中的人都是一些所谓的上流人士,他们自持身份,倒也不会走上前说些落井下石的话语。

漂亮的接待小姐连忙上前将中年男子扶了起来,关切地问道:“先生,您没事吧?”

中年男子出了这么一个大糗,然而自己一肚子的怒火却又不好对身边如此温柔的美女发作,憋的自己满脸通红,男子忽然看到了身前导致他跌倒的“罪魁祸首”萧奇,怒火顿时有了倾泻对象:“乡巴佬,你是不是没长眼睛啊!你怎么走路的,不知道看路啊!”

萧奇眼睛冷冷地斜着扫了中年男子一眼,眼神中没有丝毫温度,对方仿佛在他眼中不是一个指着他破口大骂的人,而是一具尸体玩物一般。

中年男子被萧奇身上散发的强大气势给震慑住了,眼神中闪过一丝的怯懦,但是随即看到他身上土气的穿着时,眼神中的怯懦渐渐褪去,转而替代的是一股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他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冷哼了一声,满脸不屑地说道:“哪里的阿猫阿狗,荣福堂现在连乞丐都可以进来了吗?老子就不和你一般见识!”

荣福堂是全s市最大的珠宝店,里面的珠宝首饰价值不菲,经常能够吸引各路有钱人来次消费,里面的人大多数穿着西装革履高贵典雅,像萧奇这般穿着简单t恤迷彩裤的普通人着实不多见。

而像中年男子这般戴着有色眼睛看萧奇的人,在这珠宝店内并不在少数,总是觉得自己有点钱就是老大,是特权阶级。

萧奇挑了挑眉,唇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弧度,上次这样说他的人,现在恐怕坟堆上的荒草应该都有几尺了吧!他朝着中年走了两步,没有特意去遮掩自己身上独特的气势,中年男子顿时便感觉一股无形的压力让他心慌气短起来,他惊恐地看着萧奇,两腿发软竟然直接瘫倒在了地上,竟是完全再也站不起来。

接待小姐以为萧奇要在店内动手打架,连忙走过来一边向安保人员使眼色一边劝阻道:“你好,先生,我们店内可不允许斗殴。”

萧奇停下继续逼迫中年男子的脚步,他丝毫也没有兴趣对付这样一个普通人,从衣服口袋拿出一张黑色的卡片在她面前晃了晃,便淡淡地点了点头道:“带我去店内的保险柜,我要去取点东西。”

接待小姐看见萧奇拿出的卡顿时愣住了,他们珠宝店内有专门的保险柜,毕竟有些客人购买珠宝只是为了收藏,所以他们也提供保管的服务,只是这类服务对象的客人一般都是得消费价值上千万的超级VIP,而且年纪都很大,像萧奇这样的年轻男子,她还没有见过。

眼前的萧奇和她以往接待的那些vip客人差距实在是有点太大了,以至于此时接待小姐一时间竟然都没有反应过来。

对待美女,萧奇从来都会多一份耐心的,他在接待小姐眼前打了个响指,见她回过神来,露出了一抹邪魅地笑意道:“美女!还不快前面带路!难道要我牵着你走吗?”

和萧奇视线对上的一瞬间,接待小姐妆容精致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羞红,她不自觉垂下了眼眸不敢和他对视上,声音温柔中带着一丝羞怯道:“先生,请跟我过来。”

看着两人往vip室方向走去的背影,中年男子也从地上爬起来,吐口痰,他的心绪慢慢地平复了下来,他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周围若有似无的嘲讽目光,面容控制不住有些狰狞,只是虽然心中已经露怯,但是仍旧死鸭子嘴硬地说道:“装什么装×,一副穷酸样还上vip室,我看你这小子怎么被赶出来!”

“先生?你需要什么帮助吗?”另外一名迎宾小姐有些尴尬地站在一旁看着中年男子,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粗俗的言语。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迎宾小姐倒也不好再继续骂骂咧咧,转身就想要离开这个让他尴尬的地方,但是走了没两步,他又停了下来,没见到萧奇被赶出来,他可不甘心!咬咬牙,对着迎宾小姐说道:“带我去名表区,我去买块手表!”

萧奇跟着迎宾小姐进入vip后直接拿出黑卡验明身份,这卡只有荣福堂最顶级的客户才能够持有,迎宾小姐心中早就诧异不已,随即又释然,这男子身上的气势这么强大,显然是久居上位者才会有的气魄。

但是这卡并不是萧奇的,而是他已经逝世父母留下来的,萧奇今天要来拿的,就是他们留给自己最后的遗物。

保险柜里装满了各式各样名贵的珠宝首饰,房产地契,以及公司股份,但是萧奇的视线在这些价值连城的物品上没有过多停留,而是直接从中拿出了一个普通的信封,信封里面是一封婚书以及一对普通的纯银戒指。

婚书上写着萧奇和单雪喜结联姻的字样,这是在他们刚出生后不久就已经定下来的婚约,是这两对父母以及家族的约定,虽然如今萧奇的父母已经去世,萧家也已经没落,但是作为儿子,萧奇认为自己有义务完成这项使命,他不能让自己的父亲失信于人。

将信封贴身装好,萧奇关上了保险柜的门,里面价值连城的物品因为没能得到主人的青睐,再次被锁进了黑暗之中。

第2章 珠宝店内的抢劫

中年男子看着萧奇什么也没有拿出来,有些兴奋的向萧奇走去,唇角扬起了一抹讽刺地笑意,小声又解恨地向萧奇说道:“乡巴佬,装什么装,这下被打回原形了吧?被赶出来了吧!”

紧接着萧奇身后出现了vip室的主管小步的跑着走出来,他毕恭毕敬地对着萧奇弯腰鞠躬,恭送对方离开:“先生你慢走,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

中年男子见状,惊讶地连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这可是荣福堂的主管,平时市长来也没见他这样,如今他居然会对这么个穷小子这么毕恭毕敬?!

这个看似的穷小子,他究竟是什么来头?

萧奇感受到了一直死胖子死黏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又望过来,却没有理会这样蝼蚁一般的存在,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他也没有继续停留的必要,就打算离开。

“嘭!”

忽然门口落地窗的大玻璃被一辆越野车直接撞破,玻璃碎渣瞬间向四周飞射开去,店内顿时人仰马翻,尖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嘟嘟嘟”

从越野车上下来六个男子,手持AK47冲锋枪,身上挂满连发子弹夹和炸弹,二话不说直接就对着店内开始一阵扫射和炸弹轰击,很快手无寸铁被吓得站在原地没有反抗的人直接就倒下了一大片,血腥味和硝烟味顿时弥漫充斥在空气中。

萧奇早在他们进来的一瞬间就一个翻滚,躲在了最前方的一个柜台后面,他如今虽然已经到达了武皇的境界,却仍不想要在普通人的世界里上演肉身接子弹的戏码。

“哈哈!听说这里是s市有钱人的聚集场所,咱们哥几个杀光这里的有钱人,先让他们给我们陪葬再说!杀一个赚一个,杀两个赚一双,哈哈!”其中一个瘦的像竹竿一样的男子面容狰狞疯狂地说道。

“大哥说的对!去死吧!有钱狗!哈哈!”其他几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对着柜台发了疯一般地扫射。

这些人脸上没有任何遮挡,显然这些人并不那么在乎被人发现自己的身份,驾驶过来的车辆被毫不在意地扔在一旁,显然也并没有逃跑的打算,这些人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这里寻死的!

萧奇眯了眯眼睛,华国一向对枪支管理的非常严格,若是他们这样的人物,自然没办法管辖到他们,但是眼前的四人却明显只是普通人,这枪他们到底是哪里来的,恐怕只能是外来势力?

自己今天刚回国,结果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究竟这一切是巧合还是某些人的蓄意安排?

萧奇来不及细想,四人已经寻找起躲藏起来的人群,打算开始新一轮的虐杀了,他看了一眼满地的玻璃碎渣,随手捡起几块,拿在手中掂了掂,打量了一番四周监控的情况,想着以何种角度才能避开它们,同时又制服四人。

中年男子躲在柜台的后面,眼神中充满了惊恐,心中不住的后悔,他干嘛要留下来,他刚才早走不就什么事情都没了吗?真是流年不利啊!

“哈哈!找到了!”猛然中年男子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匪徒,他笑嘻嘻地打量了一番中年男子,在他手上的名表还有名贵的衣衫上停留了片刻,眼神中闪现出了一抹恨意,拿枪对准了中年男子,愤愤地说道:“有钱人都该死!去死吧!”

“啊!”中年男子顿时被吓的闭上眼睛尖叫起来,因为极度惊吓,肥胖的身体忍不住抽搐起来,然而他等了半晌,也没有听到预想中的枪声,甚至外面听不到一丝的声响。

中年男子小心翼翼地睁开了眼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拿枪的匪徒全部都一声不响地躺在了地上,完全没有了之前嚣张地模样,他看着躺在距离他只有一公分的匪徒,依旧有些后怕的往后面挪动了几步,忽然他脸色有些尴尬,视线渐渐下移,看见了自己早已经湿透了的裤裆。

萧奇神态轻松地出现在荣福堂外的街道上,和几辆呼啸而来的警车擦肩而过,店内的那几个匪徒他并没有杀死他们,只是打晕了他们,倒不是不敢下杀手,杀人这种事对于他来说早就已经如同家常便饭一般正常了,他只是想要知道这群人的出现究竟是不是巧合,所以才留他们一条命罢了。

只是依照这些人今天做的事情,恐怕活着会比死了还痛苦,死去的那些有钱人家属的报复,想必会让他们如实交代。

随手在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上去,司机是个热情的中年男子,回过头热络地问道:“小伙子,去哪里?”

萧奇的神色有些黯然,他看向窗外淡淡地说道:“安宁街四十七号。”这个地址在他的心里装了整整十年,直到今日他才有机会亲口说出来,一时间心中涌现了一抹苦涩。

出租车平缓地在有些拥堵的道路上行驶,看着完全陌生的街景,萧奇摇了摇头,十年了,这座城市早就已经完全变了,他所熟悉的一切都已经被淹没在了时间的长河之中。

“承惠四十七块。”司机将计价器拨上去,转过头对着萧奇说道。

萧奇掏出钱包,里面装满了各色的卡片,以及一些花花绿色的美钞,他顿时愣住了,他似乎没有准备华币,眉头微微地皱起,问道:“美钞收吗?”

“收的,收的!”s市是个国际化的大都市,司机载过的外国人也不少,美钞接的更加不少,听见萧奇这样问,虽然好奇他一个华国人怎么没有华币而是美钞,但是依旧点了点头。

萧奇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纸币塞给了司机,随口说道:“不用找了。”便径直下车了。

司机手忙脚乱地接过,看到一百金额的时候顿时瞪大了眼睛,再三的检查了几遍发现不是假钞,这才漫天欢喜地驱车离开了。

萧奇站在一栋已经有些破旧的别墅前面,十年前这里是别墅区,但是如今这边因为污染严重、城市改造,当初住在这里的有钱人早就搬走了,大部分别墅也都被拆掉重建成了普通住宅区,这里已经完全沦为了平民区。

因此现在这周围只剩下这一座孤零零的别墅便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第3章 久别重逢

萧奇站在锈迹斑斑的大门前,神情惆怅,从钱包里拿出一把小钥匙对准了上面的锁孔轻轻地插了进去,向右旋转,门锁竟然应声打开,他久久无声地站在门前,十年前的记忆像潮水似的在他的脑海中喷涌而出。

当时自己也是站在这里,那一天他如同往常一般放学回家,然而等待他的却不是关切的父母,而是一地的尸体,整座别墅里,包括他的父母,没有一个活人。

萧奇闭上眼睛,想掩盖住里面的一片猩红,也是从那一天之后,他就被玄冥组织的人带走了,开始了他雇佣兵的生活,最开始的三年,他在组织内学习各种杀人的技巧,而后在实战中渐渐地放出光芒,他开始在雇佣兵的世界中杀出来,直到两年前,他成功登顶成为业内公认的皇帝,而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能够出价让他接任务了。

这么多年来,他从来都没有忘记心中的仇恨,父母的死亡如同梦魇一般日日夜夜地萦绕在他的每一个梦中。今天,他终于有能力重新踏上故土,他发誓,一定要为父母报仇,让杀害他们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萧奇猛地睁开了眼睛,眼神中带着一股摄人的杀气,铁门被直接震开,带动着一声尖锐的响声,萧奇回过神来,收敛了身上的气息,抬腿跨步迈了进去。

昔日繁华的院子,如今只剩下一片荒芜,萧奇踩在草坪上,回想着当年脚下躺着的是谁的尸体,青少年时需要走过一百二十八步的院子,如今只需要八十步便能走完,站在别墅大门前,他脸上闪过一丝落寞的神色,伸手准备推门,却忽然停住了。

屋子里有人!

因为是普通人,气息太过微弱,丝毫没有威胁感,而他的心神又完全沉醉在往事里,以至于他完全没有在乎,一直到走到房屋跟前才发现屋子里有人!

萧奇眯了眯眼睛,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暗芒,是谁会出现在他的家里?!

“咔嚓”一声,房门从内被打开,一张可爱少女的面庞陡然间出现在萧奇的面前,对方显然也没料到房门外有人,愣在了原地,她看着萧奇的脸庞,忽然尖叫了一声:“啊!萧哥哥!”

虽然和她日日夜夜看着的照片上的人已经有些不一样了,但是她还是看一眼就知道眼前这人就是她的萧哥哥!

萧奇有些奇怪对方这样亲热的态度,他对于少女并没有任何的印象,可是在见到这少女的那么一瞬间,本能已经告诉她,这人对自己是没有危害的,他微微皱眉问道:“你是谁?”

少女因为太过激动,粉嫩的面庞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红晕,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激动的喜悦之情,闪闪发亮地看着萧奇说道:“萧哥哥,是我啊!我是真真啊!”

“真真?你是真真?”萧奇喃喃念道着这个名字,猛然想起来以前的管家尹叔似乎就是带着自己的孙女住在自己家中,小时候他只要一回家,身后就必定会跟着一条小尾巴,萧哥哥萧哥哥的叫个不停。

“你是真真!”萧奇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少女,女大十八变,谁能够想到当初的小尾巴如今竟然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小姑娘了。

“是我啊,萧哥哥!”尹真真看着萧奇,眼眶中不自觉地用上了一层薄雾,声音有些哽咽地说道:“我们等了你这么多年,你如今终于回来了。”

看着少女微红的眼眶,萧奇心中闪过一丝不舍,他抬头轻轻拍了拍她的发顶算是安抚她,随即问道:“你们?还有谁?”

“还有爷爷,爷爷也一直在等你回来!”尹真真回过神来,立刻冲着屋子里大声喊叫道:“爷爷,你快出来,萧哥哥回来了!”

听见尹真真的声音,屋内发生了一阵响动,随即是一阵急迫的脚步声,尹叔那张熟悉却又比记忆中苍老了许多的脸出现在了萧奇的面前。

“小少爷!”尹叔看见萧奇,顿时愣在了原地,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眼眶中蓄满了泪水,激动地喊了出来:“你终于回来了,小少爷!”

“尹叔!”萧奇完全没有想到这次回来竟然还能够遇见故人,心中也忍不住一阵激动,他快步上前,站在了尹叔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心中却忍不住唏嘘不已。

原本总是挺直着胸膛仪态绅士风范的尹叔,不过十年时间,竟然已经苍老成如今的模样,算起来他也不过才刚六十岁的年纪,然而头发完全变成白色,脊背也支撑不住地弯了下去,脸颊上更是布满了沧桑的皱纹,像一个行将就木的人,看着让人觉得忍不住一阵心酸。

“小少爷,你长大了!”尹叔激动地握住了萧奇的手,不断地打量着他,眼神中充满了激动和慈爱。

萧奇打量了一番四周,房屋里面的家具早已不见,空荡荡的房子里只剩下一些简陋的桌椅,但是明显能够看的出来有人居住的痕迹,他此时心中充满了好奇,将尹叔扶着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这才开口问道:“尹叔,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一夜之间?”

尹真真见两人说起往事,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萧奇,随即转身去到厨房给萧奇准备茶水。

尹叔叹了口气摇了摇道:“当年出事的时候我恰好带着真真回乡下给她爸妈扫墓,回来之后这里就……”说到这里,尹叔声音哽咽了起来,他擦了擦眼角的了泪水,继续说道:“事情发生之后,警察也找不到凶手,但是我当时心里想着既然没有见到小少爷你的尸体,那你肯定是还活着的,所以我就带着真真一直守在这里,直到等你回来。”

尹真真眼睛的泪水如雨滴一般的落下,望着萧奇到:“萧哥哥!我们一直坚信你还活着,如今终于等到萧哥哥你回来了,萧哥哥,你回来就好了!”

萧奇见到尹叔这样,心中也忍不住一阵苦涩,他刚想要开口,脸上的神色却忽然一遍,猛地看向了房门外面,听脚步声,来人应该有七八人,明显是混混模样的男子。

邪痞兵王归来-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萧奇, 尹真真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27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