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天君-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白启, 冷凝雪

绝品天君-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白启, 冷凝雪

第1章 别人的未婚妻

东国,金海市医院。

重症监护室。

一个男子安静的躺在床上,全身插满试管,旁边的屏幕上,男子的各项数值都很稳定。

他已经躺在这里一年了,一直都没有苏醒的迹象。

连东国最杰出的权威医生,也放弃了这个‘植物人’,他这辈子,也许都醒不过来了。

午夜零时。

这个时候的医院,总是有些可怕。

轰隆隆,雷霆电闪,一道雷霆突然劈落,划破黑暗的天空。

躺在床上的男子猛地惊醒,他睁开眼睛看着这个陌生的世界,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

“我是谁?”

他想不起这一世的名字了。

“我是封号天君-七杀天君,我应该在渡天劫,破七杀命格,转凶为吉。

怎么会出现这里?这是哪里?

我难道是渡劫失败,魂魄转世?才开窍么?”

男子躺在床上,怔怔的看着天花板,他在回忆往昔,但前世的记忆终究是镜花水月,一团乱麻。

七杀天君,寰宇星海中强者,天君境界的佼佼者,封号-七杀,北银河最年轻的封号天君。

甚至有可能是最年轻的‘天尊’!

可惜。

他在渡劫之时,七杀命格化为劫魔,他为破七杀命格,转凶为吉,孤注一掷,最终还是命陨天劫之下。

可此时,他突然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体内那可摧星碎日的浩瀚法力,消失的无影无踪,脑子也是乱糟糟。

“我重生了?怎么会这个样子,全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体内毫无真气。

全身经脉堵塞,穴窍也是昏暗无光,根本感觉不到天地元气的存在。

这个身体怎么会弱到这个样子?”

他皱起眉头,仔细感受着体内的状况。

状况太糟了。

这副身体根骨不错,但也只是不错,以他天君的眼光来看,只能算是‘上乘’。

根骨限制,这身体开始修行,未来最高的成就也就是‘真人’。

真人、真君、天君、天尊,以及只在传说中,已经数万年没有出现过的‘帝君’。

修行,真人境界之前,有后天三境,和先天三境界,共有十个境界,算是那传说的‘帝君’之境,也才十一个。

数万年来,天尊两只手都数的过来,至于帝君,更是传说早已断绝,没人知道怎么修行到这个境界。

对所有人来说,天尊,已经是走到头了,至于更前面的路,已经断了。

“如果换成其他人是这个身子,估计只能期待下一世觉醒了,好在本天君有无上密法。

哪怕是最弱的根骨资质,修行此秘法,也能大道可期,进行一次次的蜕变,越来越强!”

想到这里,他不在废话,开始默诵‘蜕仙决’。

“嗯,这里的天地元气还算得上不错,虽然很少,但还没到不能修行的地步。

以后要多找那些灵气丰富的地方修行,才能做到事半功倍。”

蜕仙决,是他从一本上古经文里学来的,那本残破的上古经文,是他在真人境界的时候,偶然所得。

为了那半本‘残经’,他还招惹了一个差一脚就是真君的家伙,带着一帮小弟,追他追了三个星球。

最终,他临阵突破,以一敌七,将那半步真君格杀,吞噬七人的命格,成了真君。

此役,他一战成名,被称为‘七杀真君’,突破到了天君之后,更是被北银河的‘天尊’赐下封号‘七杀’。

随着蜕仙决的运行,男子进入了修行状态,他的呼吸频率非常奇怪,只吞不吐,身上的被子,竟然被掀开,他的衣衫也被撑起,像是他的体内,有风吹过。

呼呼。

窗户突然被打开,窗外冷风吹拂,带来白茫茫的雾气,月光投射进来,照在男子身上,竟然有些暗淡。

蜕仙决,可吞噬天地一切元气,来让自身进行蜕变。

男子被白雾包裹,他瘦弱的身躯,如皮包骨一样,脸色也惨白,此时却逐渐有了血色。

皮肤也一点点的恢复光泽,转眼间,他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咚咚咚。

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男子睁开眼睛,白雾散去,一切恢复原状。

门被打开。

“怎么回事,窗户怎么开了?”

值班护士看着打开的窗户,感觉有些奇怪,他转过头看了一眼床上的病人,脸色一变,有些震惊。

他关上窗户,那是通知了值班医生。

“李医生,您快点来三号重症监护室,那个躺了一年的植物人,好像……醒了!”

……

第二天。

李医生看着床上的醒来的病人,虽然有些疑惑,但脸上还是带着喜悦。

“呵呵,奇迹啊,医学奇迹,在没有外界刺激的情况下,能自主醒过来,真是奇迹。

你在床上躺了一年,我们都以为你会趟一辈子呢。”

“李医生,我记忆有些混乱,您能告诉我,我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么?”

经过李医生的叙述,男子总算明白了他为什么会变成植物人。

一年前,他救了一个人,却被极速行驶的跑车撞到,直接进了重病房,之后脱离了危险期,一睡不醒。

“李医生,这里交给我吧,您去忙吧。”

一个身穿白衣的美丽女子走进病房,她容貌绝美,却面若寒霜,整个人散发着冰冷的气势。

“哦,冷医生,那这里就交给你了。”

被称作冷医生的美女点了点头,她拿出一个小锤,在男子身上敲敲打打。

“怎么样,疼不疼?肌肉有感觉么?”

冷医生的声音也很冷,她冷冷的看着眼前的病人,好像有些不开心。

“有点疼,能感觉到,别敲了。”男子啊的一声惨叫,他虽然是天君,但此时全身没有半点修为。

身为天君,怎么能允许一个女人在他身上敲敲打打?

“你别敲了,我可是病人,你在用力敲,我投诉你了!?”男子看着眼前的这美女医生,有些怒意。

刚要发怒,冷医生拿出一根稳定剂,直接给他注射进去。

男子哀嚎一声,浮动的气血,马上稳定下来。

他怒目而视。

“怎么?睡了一年,脑子出问题了?”

不曾想美女医生根本不给他好脸色,冷笑着看着他:

“白启?你可以啊,连你未婚妻你都不记得了?”

男子一愣:“你是谁未婚妻?白启是谁?你在叫我么?”

第2章 我真是个废物

“白启?白启是谁?”

“行了,你别装了,我检查过,你没失忆,大脑也没损伤,身体各项指标都不错。

装不认识我?装失忆?我倒是希望你真的失忆,最好是不认识我才好。”冷凝雪脸上带着嘲讽,她看着白启冷笑。

白启愣了一下,大脑中的记忆马上涌了过来,原来这身体的原来的主人叫做白启,而眼前的这个冷艳的美女医生,是他的未婚妻。

冷家是金海市豪族,家里几代行医,拥有很高的威望,冷凝雪作为冷家的大小姐,本应是高高在上的凤凰,结果,却嫁给了白启这个窝囊废。

没错,白启是个窝囊废,更是一个上门女婿,入赘冷家,十年来,吃冷家的喝冷家的。

用冷凝雪的话来说,就是没有上进心,混吃等死的废物,天天研究吃喝玩乐,根本就没有上进心。

而且还是一个好/色之徒。

整个金海市的娱乐场所,那些个公主,基本上没有不认识白启的。

这样的人,怎么配成为她冷凝雪的丈夫?

关键是爷爷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根本就不管白启,任由他混日子。

简直要把冷凝雪气死。

嫁给一只狗,都比白启这个废物强!

冷凝雪心中是这么想的。

如果说白启唯一做过让她觉得是对的一件事,那就是一年前,白启救了妹妹冷雨柔的命。

当时一辆跑车直冲冲的朝着冷雨柔撞了过来,白启将冷雨柔推开,被撞飞十几米。

怎么不把他撞死?

冷凝雪在得知白启被撞的第一时间,心里是这么想的。

但想归想,得知白启是救妹妹被撞之后,冷凝雪还是尽心尽力,救了白启的命。

即便白启救了妹妹,看着醒过来的白启,冷凝雪心里还是掩盖不住的厌恶。

“愣什么,你继续装,最好在爷爷面前也继续装。”冷凝雪冷笑一声,她是真的希望,白启失忆。

“啊……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刚睡醒,脑子有点乱。”七杀天君接受了白启这个名字。

既然已经觉醒过来,那就用这个名字活下去,说了也是巧合,他上一世的姓氏,也是白。

白七,震慑北银河的七杀天君。

这个世界的天地元气不算贫瘠,继续修炼,用不上一个月,这副身体就会完全恢复。

到时候,就可以修炼一些基础的功法,打好基础,打磨好身体,就可以踏上修行之路。

冷凝雪看了看白启,刚要说些什么,一个护士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冷医生,来了一个病人,很麻烦,院长让您去看一下。”

“好,我马上去。”冷凝雪起身,将一套衣服扔给白启:“看你精神不错,应该能下床行走了,换一身新衣服,下午爷爷要来看你。”

白启哦了一声,准备换衣服。

……

白启走到外面的花园,久违的晒晒太阳,他仔细感受着天地元气的流动,找了医院里灵气最旺盛的地方。

一颗常青树,枝繁叶茂,已经有数百年的木龄。

白启盘坐在树下,慢慢的,阳光好像汇聚成一束,照在他身上,他的身体比其他的地方要更加刺眼。

天地元气,日月精华,世间的各种驳杂的能量都能够吸收,但其中效果最好,对修行者补益最大的,就是灵气和日月精华。

修行十一境界,除去‘帝君’遥不可及,已经断绝,其他十境之中,后天还属于人的犯愁,先天开始就逐渐向着非人转换。

后天境界,臂力千斤,体内凝聚真气,反应力超乎常人,可躲过刀枪。

先天境界,逐渐向着非人转换,一跃十数米,快若猎豹,体表凝聚护体真气,便是被子弹击中,也能毫发无损。

真人境界更加神奇,体内的真气开始向着灵气转换,随时汲取天地灵气,不需要在辛苦淬炼。

体内的灵气运转,奔腾如大江大河,可乘风飘摇直上万里,亦可呼风唤雨,种种能力,在凡人眼中,就是神仙。

“真人境界还是太远了,还是从最简单的境界开始吧,后天之前,最基本的炼体九层,应该很容易。”

白启思考着,炼体九层,是修行的基本阶段,这个阶段主要是打磨身体,让身体更加坚韧。

无论是后天境界,体内淬炼出的真气,还是真人境界,真气蜕变,变为更纯粹、能量更强的灵气。

凡人未经锻炼的躯体,根本无法承受。

蜕仙决缓缓运转,天地间的驳杂能量被白启吸收,他的身体被阳光一照,变得更加刺眼。

蜕仙决是他前世所得,那半本‘残经’上记载的功法惊人,光是蜕仙决,能不断让躯体进化,最终蜕变成仙体,就非常可怕。

但是,这蜕仙决修炼的条件非常严苛,必须是凡人之体,且没有半点修为的人才能修炼。

前世的白启,天君境界,法力无边,根本承受不住‘散功废体’带来的风险,所以一直都没有修炼过。

这次重获新生,一切从零开始,正好修炼‘蜕仙决’。

随着白启入定,逐渐进入修炼,身体仿佛变成了一个黑洞,肉眼看过去,竟有些头晕,他的身体被雾气包裹,周围的各种驳杂的能量纷纷向他身体涌入。

方圆十米内竟然诡异的没有了风,风平浪静,常青树的枝条停止摆动,连树下的蚂蚁都静止不动。

时光流逝,白启竟然修修炼了一个上午。

呼,白启睁开眼睛,吐出一口白练,‘撕拉’,白练飞出数米远,轻易洞穿不远处的石雕,一个盘旋,飞回了白启体内。

这一道白练,就是他一上午的时间,淬炼出的一丝真气。

他睁开眼睛,双目发亮,不能直视,闭上眼睛再睁开,他的眼神才回复原样。

白启心中一震惊喜,这蜕仙决竟然这么厉害,他才刚刚修炼了几个小时,竟然就顺利的突破了炼体一层。

“果然,那半本残经是无上秘法。”白启叹气,也许这次重生,是因祸得福。

“1号病人,午餐时间到了,请马上去房间用餐。”忽视突然出现,对着白启叫道。

白启回到房间,吃了饭之后,准备去看看冷凝雪在做什么,

他问过护士之后,才知道冷凝雪在处理病人,上午的时候,急诊送来一位老者,病情诡异,明明身体各项机能正常,但却昏迷不醒。

“哦?凝雪在哪里?我去看看。”

第3章 暴力治病

这些护士都知道冷凝雪和他关系不寻常,都没有阻拦,指路给他。

病房内,冷凝雪凝重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老者,心情忐忑。

这所医院,有最先进的X光机,是东国最新研制的产品。

但她手里的X光片,和各项检查数据,都证明眼前的老者,身上一点问题都没有。

“医生,怎么样,我爷爷的病情严重吗,他到底是哪里生病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女,满脸的担忧对着冷凝雪问道。

“这……周伯伯的身体没有问题,可他怎么会这个样子呢。”冷凝雪遇到了棘手的问题。

以她的能力和医学知识,根本看不出周伯的问题在哪里。

“凝雪,怎么了,你遇到什么问题了么?”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

“爷爷,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下午才到吗?”冷凝雪转过身,一脸惊喜的看着门口。

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走了进来,他呵呵一笑:“我闲来无事,听说白启醒了,就想着过来看看,碰上护士说来了一个特别的病人,我就来找你了。”

“怎么样,凝雪,你是不是遇到难题了?”冷一峰背着手,笑呵呵的走了进来。

“是老周啊,他怎么了?”冷一峰见到病床上的老者,马上走上前去,给老者把脉。

“脉象正常,也不是内伤,他怎么了,瑶瑶,你跟我说说。”

周瑶点头:“爷爷说要来金海探望一位老朋友,结果刚下火车,就马上晕了过去,我就叫了救护车,送到了医院。

冷伯伯,你是神医,一定能治好我爷爷的对吧?”

“病人呼吸平稳,心跳等都是正常的,就好像睡着了一样。”冷凝雪疑惑的说道。

冷一峰行医数十年,治疗过许多疑难杂症,坊间更是把他的医术吹嘘的神乎其神,把他称之为‘活神仙’

不过在冷凝雪看来,爷爷就是个‘神神乎乎’的老医生。

“爷爷,怎么样,您有办法吗?”冷凝雪看着爷爷问道。

冷一峰,冷凝雪的爷爷,医学泰斗,是古医学的传承者,不过最近几年,他已经退休,不在给人治病。

“老周的情况有点特殊,他脉象正常,按理来说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

冷一峰把脉之后,发现老周完全没问题。

“爷爷,那你能治好她吗?”冷凝雪问道。

“唉,恐怕我也无能为力,他应该是修炼出了问题,不是身体上的损伤,可能是灵魂上的。

这方面我就束手无策了,如果白启的爷爷在这里,说不定还有办法,我并不擅长这方面的治疗。”冷一峰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爷爷,你说白启的爷爷能有办法,到底是什么意思?”冷凝雪不解。

“你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这和世界上,有许多人,他们的本领超乎想象,只是他们很少和外界接触,咱们才对他们不是了解。”冷一峰说道。

“你说的是那些什么门派,那些个练武么?”

“当然不是,不过他们也算是那些人中的一分子,应该是两个世界之间的过渡。

那些超然的人类,通过那些世俗的门派,保持着对外界的了解。

白启的爷爷,就是一位厉害的人物,当年谁见了他,都要称一声白宗师的,可惜,他只好何的人决战,就此消失。”冷一峰叹息道。

“宗师?我爷爷还是宗师?宗师是个什么东西?”白启推开门,走了进来。

他此时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体内一口真气凝练,让他精神十足,就是身体还有些孱弱。

“哦,是白启啊,你醒了,精神不错嘛,刚醒过来就有这么足的精神,不错哦。”冷一峰呵呵笑着。

“您是冷爷爷吧?”白启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知道了老人的详细信息。

白启和冷凝雪的婚事,正是冷一峰敲定的。

十多年来,白启吃穿住都在冷家,而且也惹了不少祸,整天拿着冷家的钱,花天酒地,出入各大娱乐场所,冷一峰也不完全不过问。

“这就是那棘手的病人么?我看看。”

白启淡淡说道。

“你看什么,白启你又不懂医术,你能看得出是那么来?”冷凝雪冷哼一声。

“这个你就不懂了,术业有专攻,事实上,我会的东西,比你认为的要多得多。

这位老伯是内伤,,穴窍经脉被真气堵塞,真气紊乱,才会昏迷不醒,你照X光根本查不出他的问题。”

白启自信一笑,对着冷凝雪说道。

“这么说你有办法让老周醒过来了?”冷一峰眼前一亮道。

“你有办法救我爷爷?快点,你快点救他。”周瑶着急道。

“不要急,你们先出去,我给他推拿一下,疏通他的经脉,把堵塞的穴窍通开,他马上就会醒了。”白启点头道。

“那个……一定要离开吗,我不在现场看着,不放心。”周瑶担忧道。

“没错,我也要在现场,我不相信你这个半吊子,你说能救他,万一出了事,我也能及时处理。”冷凝雪冷哼道。

冷凝雪根本不相信白启能治好老人,等着看他的笑话。

“事先说好,你们如果不离开,我也有办法让他醒过来,就是手段有些激烈,如果不喜欢,那就请你们见谅吧。”

白启倒是无所谓,一点小小的内伤,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本来他想慢慢的疏通老者堵塞的穴窍和经脉,但屋子里这么多人,他不想暴露自己拥有真气的事实,只能用暴力手段,直接让老者苏醒了。

白启伸出手,把老者扶起来,一掌拍在老者天灵盖上。

噗!

老者全身颤抖,脸上的肌肉脸上抽搐,然后猛地惊醒,吐出一大口鲜血。随即倒了下去。

“白启,你在干什么,你做了什么,病人怎么会这样子?”冷凝马上冲过去,着急的看着病人。

老者突然吐出一口黑血,任谁看,都是病情更严重了。

冷凝雪心中懊悔,就不应该让白启随便的。

白启在冷家呆了快十年,从没看过一本医书,整天游手好闲,溜猫逗狗的,突然说自己会医术,这不是害人吗?

绝品天君-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白启, 冷凝雪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31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