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医王妃不好惹-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张楚晨, 李晟

军医王妃不好惹-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张楚晨, 李晟

第1章 生死一线

张楚晨从来都不知道濒临死亡的感觉是这样的难受,她眼睛微眯阳光刺眼的让人忍不住流泪,左胳膊已经脱臼,而她根本无力起身,亦或是将胳膊回整到原位。

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已经三天了,她没有打听到任何关于叶崔鹏的消息,反倒和总部那边失去了联系,脖子上的呼叫器没有任何反映,张楚晨大口的喘着粗气,不知道这样的杀戮要多久才能结束。

右手握着的匕首,韧尖已经卷起。张楚晨无奈的笑了笑,就算是她来自千年前,就算出身特种部队,可是在这个冷兵器时代,永远不缺的就是人,对方这样车轮战的袭击,就算是用冲锋枪也会有弹尽粮绝的时候,更何况她手里只有这一把匕首。

身边的尸体越来越多,张楚晨早已经杀红了眼,任何人只要近身,绝对必死无疑,况且对方也像是铁了秤砣一心要将自己置于死地,什么暗器刺刀的全往她身上招呼,可丝毫没有因为她是女子就手下留情。

她究竟是做了什么?刚从传送机里面出来,就掉在乱葬里,还没有来得及四处打量就被人追杀。

耳边再次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张楚晨尽量将自己的呼吸放低,她实在是没有力气再杀了。

张楚晨用尽全力盯着渐渐走近的那人,一身黑衣将他完全包裹在夜色里,只留了一双乌黑的眼睛透着精明。

那人走到张楚晨的身边,半蹲下身子将张楚晨脸上的血迹擦了擦淡淡的声音说道:“死透了没?”

张楚晨不知道此人是何用意,可是眼下她真的是一点力气也没有,索性只睁着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也不答话。

那人到也不心急,看着她一字一句道:“你不是张栋青宰相的女儿张楚晨,你是谁?”

张楚晨心里一惊,宰相张栋青?这是个谁?心里虽惊,面上却不曾显露出来,只是用嘶哑的声音回道:“我是张楚晨。”

“此晨非比晨。”那人摇了摇头,手中长剑光芒立现。

张楚晨咬着牙,就地翻滚,堪堪躲避了那雷霆一击,她右手捂着胸口,一口鲜血喷薄而出,左胳膊垂了下来,看着地上方才自己躺的位置,一片触目惊心的血红。

那些之前被她一刀毙命的尸体,又一次惨遭碾压。

这人的一剑实在太强,张楚晨自付就算是全盛时期的她,也不是眼前此人的对手。

她略微沉吟道:“你认识我?”

闻言,黑衣人侧着头将张楚晨上下打量了一遍,时间仿佛凝固一般,这人一言不发只是眼睛一直盯着张楚晨。

张楚晨只觉得自己头晕眼花,鲜血顺着袖子一滴一滴的往下流,她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坚持多久,但是她清楚,自己绝对不能就这样死了。

她还要去找叶崔鹏,要带他一起回到科技化的现代。

天越发的黑透了,上空盘旋着看不见的捕食者,它们扑打着翅膀,一次次的在地上寻找美食,秃鹰爱极了这些新鲜的尸体,它们许久不曾这样大快朵颐的美餐过了,根本不去搭理是不是还有两个活着的人。

况且那黑衣人周身散发的能力太过强大,秃鹰本能的选择避开他。

张楚晨的耳朵灵活的动了动,她听到了远处整齐划一的马蹄声,然而只是这一个分神黑衣人的长剑便不知何时已经抵在她的胸口:“想活命就按照我说的做。”

张楚晨微微皱眉,可是片刻她的胸前就是一阵钻心的痛,利器撕破肌肤,她无奈的点点头,这个时候她没有选择。

黑衣人收回剑,只是一个转身的动作便随意的将张楚晨打晕,他又在四周看了看,觉得有个女尸的身材和张楚晨差不多,待他走近的时候才赫然发现女尸的脸已经面目全非,这便李代桃僵,将张楚晨身上的外衣套在那女人身上,看到张楚晨手里握着已经卷了刃的匕首,黑衣人冷哼一声,这才扛着张楚晨飞奔离去。

不一会儿大部队人马才赶来,领头的人是个精瘦的汉子,他翻身下马将身侧一人手中的火把取过照亮前方。

秃鹰早就飞到树上发出森森的吼叫,在寂静的山谷内回响。

“大哥,那人应该死了,咱们这多么多兄弟都折损了。”精瘦汉子身旁的人看着满地尸体咬牙切齿。

精瘦汉子点点头:“明天咱们就全部撤离,李桐你去回禀大夫人,张楚晨已经死了。”此时的他正站在那个女尸身边,皱着眉用火把照亮女尸的脸部。

“这……?”众人均是倒吸一口凉气。

“大哥,我记得大夫人曾经说过,张楚晨左手手腕处有一个梅花一样的胎记。”被称作李桐的男人轻轻在精瘦汉子耳边低语。

男人将那花脸女子胳膊一看,正好是一个梅花胎记,他微微松口气:“将人抬到一边,咱们的恩这便算是报了,李桐以后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李桐谢谢大哥。”

精瘦汉子不再多言挥挥手,带着人马踏着夜色全部离开。

李桐蹲在尸体跟前,看着早已经死透的女人低喃:“三姑娘,你若是不死,那四姑娘怎么能嫁给小王爷呢?”说完这句话,他又似乎不放心,狠狠的掐着女人脖子,过了好久才松了手,朝着张府放心走去。

张府上下没有人一个人敢大声说话,整个府内静的可怕。

张栋青坐在上首的位置看着众人不发一言,一个脸似银盘身穿素色服侍的女子端了杯热茶轻轻道:“老爷,您消消气。”

“都是我平日太宠她,她竟然做出逃婚的事情。”张栋青的手掌拍在红木椅上,惊的那夫人眼皮直跳。

没多久张府管家李桐便拖着疲惫的身躯赶来:“老爷,还是没有找见三姑娘。”

张栋青一脸阴沉的挥挥手让他下去。

李桐走了没多久就有一女子娉娉婷婷走来,她轻轻的唤了一声“父亲。”脸上犹自带着泪痕此人正是张府的四姑娘张楚华。

张栋青看着她没好气的说了句:“你怎么来了?”

“父亲,女儿愿意替姐姐嫁过去。”说完这话,便跪在地上不在出声。

张栋青看着张楚华神色复杂,倒是旁边的女子于心不忍:“地上凉,你身子才好,这会儿又跪着,要是你再有个什么意外,你让为娘的该如何是好。”

听她这样说,张栋青总算是松了口:“也罢,圣旨只写赐婚的是张府姑娘。”说完这句话,他便头也不回的去了祠堂。

妇人扶起张楚华看着她笑了笑,张楚华则是轻轻捏着妇人的手:“母亲,父亲这算是应了。”

“嗯,你且放心,三日后定会让你风风光光的出嫁。”妇人脸上的笑意更浓。

张楚华不放心的问道:“那张楚晨呢?”

“她?只怕早已经去喝孟婆汤。”妇人看着手指上的碧玺戒指唇角挑着一抹笑:“敢跟我作对,这么些年我忍她也忍的够久了,偏生赐婚一下你父亲就要让她嫁过去,这等好事轮到她头上你让我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还是母亲您想得周到,这样一来,我嫁过去父亲也不会多说什么。”张楚华言笑晏晏,脸上还带着一抹红晕。

娘俩笑着回了屋去说体己话。

第2章 李代桃僵

张楚晨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她本能的闭着眼睛仔细听周围的声音,确定没有什么异样这才缓缓睁开眼睛。

动了动手指,却惊讶地发现脱臼的左臂已经被人接了回去,身上的伤口虽然还有些疼,却也被人给包扎好,甚至还打了一个漂亮的结扣。

她撑着身体坐起,发现自己身处破庙,张楚晨抬起右手在自己的身上扫了一遍,手腕处的梅花微微泛着光芒,她这才缓了一口气。

幸好随身的智能医疗包没有坏,检查了一下身体发现除了胸口那一剑,其他地方都无大碍。

张楚晨看着手腕处的梅花有些发呆,这个智能医疗包不过是一个芯片,早在自己十三岁的时候就植入了她的皮下组织,一直陪伴着她,这些年来陪着她出生入死不知道救了自己多少次。

微微缓口气,只是再一摸自己脖子上的通讯器却是不见踪影。

张楚晨懊恼不已,没了通讯器她怎么跟部队那些人联系,摸着胸口的伤,缓缓起身,草堆跟前放着一套衣服。

她还没有走过去,就有个小男孩抱着一堆干草走进来,他看见张楚晨醒了,裂开一嘴白牙稻草一丢,连忙跑了过来:“呀,你终于醒了,我还担心那人说的日你赶不上子,你今天要是再不醒来我就要找人给你收尸了。”

张楚晨听了他的话一脸黑线。

“我叫邱儿。”小男孩摸摸头,晶晶亮的眼睛望着张楚晨。

张楚晨却望着他脖子里挂的那颗珠子一言不发。

小男孩被她的眼神给吓住了,下意识的朝后走了一步:“这是我的酬劳。”说着就用手紧紧的攥住珠子。

张楚晨眉头皱的更深,这明明就是她的通讯器,怎么跑到这个男孩的手里了。

“黑衣哥哥说只要你醒了,这个东西就归我。”邱儿这次离张楚晨更远了,眼睛像是兔子一样滴溜溜的转个不停。

“他还说什么了?”张楚晨叹口气轻声问道。

“喏,这个是给你的。”邱儿从怀里掏出信递给张楚晨,谁知道他的手才碰到张楚晨,脖子上的珠子就发出兹拉兹拉的声音。

“张楚晨,卫星重新启动,听到请报告你的位置。”

张楚晨一听激动万分,趔趄一步冲到邱儿身边,连忙从邱儿手中取过珠子:“我已抵达叶崔鹏消失之地,请搜索。”

谁料说完话,那珠子就像是冬眠了一样,没有一点反应,邱儿这才反应过来,眼瞧着自己的东西被抢,他张开嘴就咬张楚晨的手。

张楚晨不想伤害整个无辜的孩子,手一松,结果那珠子就被邱儿给吞了下去。

“喂,你快吐出来!”张楚晨焦急万分。这个东西外面可是有剧毒的,说是呼叫器,其实更是担心她们被抓到用来自尽的东西。

邱儿却是喉头猛的一动,正好咽了下去。

张楚晨愣愣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邱儿似乎也没有想到,他甚至还打了个饱嗝,然后没事儿人一样的捡起地上的衣服:“喏,黑衣哥哥说你穿上这衣服,按照他信上的的吩咐去做,一会儿自然有人来接你。”

说完话,他就去生火准备烤鸡,弄了半天看见张楚晨原地站着没有反应,又道:“哥哥说你吃了醉花笑,一个月要服一颗解药,不然就七窍流血两眼一闭双腿一蹬归天了。”

说完这话他又天真的看着张楚晨:“姐姐,七窍流血是什么意思?”

张楚晨彻底扶额了,她木然的打开那信看着内容:“假扮张府张栋青三女,张楚晨,嫁瑞王爷之子李晟,三月后将其杀之。”

短短几行字,却让张楚晨看的心惊肉跳,她这算不算来到古代还要重操旧业?

不过那个醉花笑又是个什么东西,她用医疗包检测的时候根本没有发现身体有什么中毒的症状啊?只怕是那人忽悠的吧。

“姐姐,这嫁衣你穿上吧,这个是黑衣哥哥给你的一颗解药,他说这醉花笑只要一喝酒肚脐下三寸的地方就会疼痛难忍,待你事成之后他自然会给你解药。”邱儿从鸡屁股里面抠出来一颗黑色的药丸递给张楚晨。

张楚晨的眼皮跳了跳,确定那不是鸡屎而是药丸:“你又是谁?”对于杀什么李晟她一点也不操心,而且他反倒这这个吃了追踪器却丝毫没有中毒迹象的邱儿让她更加觉得意外,这个邱儿口中的黑衣哥哥自然是武功强悍到令张楚晨见了也要退避三舍的那个人。

“我啊?我是来监视你的。”邱儿微微一笑,不再多言,将烤好的鸡肉递给张楚晨。

张楚晨深吸一口气,邱儿则是提着酒过来,知道你会不相信你先尝尝看看那疼不疼。

张楚晨不是傻子,眼前的小男孩虽然看起来面色苍白,但是她根本不会小瞧这个男孩,黑衣人敢让这个小孩儿跟着自己,绝对不会是什么弱者。

因为俗话说的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照做就是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张楚晨初来乍到,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杀人不过头点地,对于她来说也不过是挥挥刀子罢了,说完就将那新嫁衣往身上一披,索性盘腿打坐。只是腰间一直陪着自己的匕首却不见踪影,她神色复杂的看了看邱儿。

邱儿笑眯眯的正要说话,张楚晨却猛地窜到他身边,将他的口迅速捂住,急忙踩灭地上的星星火点,将草席提起,拉着邱儿不由分说的就跳到里面,这才重新将草席盖在身上。

邱儿两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到张楚晨浑身紧绷的样子,他也不敢多言,只得乖乖的看着。

没一会儿,就听到了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这里有间屋子,去找找。”

“是。”

张楚晨看着这些人的动作和明显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步伐稳重,训练有素,他们进来没有急切的翻箱倒柜,反而是静静的观察一切。

领头的那个虬蝣大汉,显然是注意到了草席。他提着长枪承慢慢的走过来,张楚晨知道此时避无可避,暗暗观察这些人,若是硬拼,她未必拼不过,只是眼下这个身体太过羸弱,况且身边还有个小拖油瓶,他要是死了,自己只能开膛剖肚的找通讯器,而且看这些人和之前追杀她的似乎不是一伙。她便另有主意。

邱儿浑身一紧,不自觉的朝着张楚晨靠了靠,张楚晨想着之前那黑衣人的信,便叹息一声,主动将草席掀开现身。

那虬蝣大汉连同一众汉子,见到张楚晨没有一个人惊呼,反倒是单膝跪地道:“三姑娘受惊了,末将崇辉乃瑞王爷手下。”

开门见山的介绍,倒是令张楚晨很满意,看到对方没有恶意,张楚晨便点点头,并没有说话,因为她在思索这个人口中的三姑娘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要被人如此追杀?

第3章 侍卫崇辉

那人一直跪着眼睛也不看张楚晨:“今日是三姑娘同世子爷的大婚,既然末将已经找到三姑娘,还请三姑娘同末将回府。”

原来按照当地的风俗,出嫁前十天,新郎家都会派人去保护新娘的安全,尤其是皇室赐婚的这种情况,因为牵扯甚多,必须要多加防范,而崇辉正是瑞王爷派去保护张府待嫁新娘的侍卫。

“啊!你……瑞王爷……世子爷……大婚?三姑娘?莫非是相府的张……张三姑娘?”邱儿却忽然结结巴巴的说完话,这才目瞪口呆的看着张楚晨。

张楚晨被他夸张的反应惊了一下,旋即淡然的点点头。

崇辉不解的瞧了眼张楚晨身边的小男孩,张楚晨一个未嫁女,就这样堂而皇之拉着那小乞丐的手,未免有些出格,他将视线落在张楚晨的手上,轻轻咳嗽。

张楚晨冷笑一声,她还没有问自己为什么会在乱葬岗,这人到先管起自己来了。张楚晨将邱儿的手捏的更紧。

邱儿眼中惧意更重,但他仍旧不死心的看着崇辉:“她要是张楚晨,为何还会在乱葬岗……”话还没有说完,崇辉手中的长枪已经抵着邱儿的喉咙。

邱儿咽了口唾沫。

“三姑娘的名字,也是你叫的?”崇辉丝毫没有掩去眉间的杀意。

张楚晨大致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便轻声道:“将军是想在我大婚之日见血光么?更何况是对我的救命恩人。”

崇辉听了张楚晨的话,有些惊讶,惊讶于张楚晨的淡定,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大家闺秀在他这种强烈的杀意之中还能够如此谈笑风生,镇定自若。

“是末将鲁莽了,末将已经先行禀告世子爷姑娘的行踪,现在末将就接姑娘回相府。”崇辉低着头将长枪一收,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丝一毫的拖沓。

“走吧。”张楚晨根本没有多余的话,面无表情的拉着邱儿就走,外面早有马匹备着,张楚晨一跃而起,她看着邱儿:“跟上我。”

邱儿点点头,不知道怎么回事,张楚晨在跟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分明感觉到了惧意,就像是赤/裸的站在冰天雪地当中,浑身都是彻骨的寒冷,那是方才崇辉的长枪抵在自己喉咙上都比不了的惧意。

那种斩钉截铁的语气,由不得他去拒绝,去反抗。

她好可怕。这是邱儿当时脑海里唯一的想法,邱儿不禁替黑衣人担忧起来,不知道她选的这个棋子能不能控制住。

大队人马原路返回,自然会经过那片乱葬岗,一路上众人都默契的没有说话,没有人问为什么娇滴滴的三姑娘上马的动作这样潇洒自如,没有人问为什么柔柔弱弱的三姑娘会出现在小茅屋。

乱葬岗很快到了,张楚晨的面色一直冰冷如霜。她能清楚的分辨出来那些人是自己杀的,哪些人不是。

这些人都是一剑封喉,能做到的人,并不多。

张楚晨的马一直匀速前行,既不快也不慢,让邱儿正好能够跟在后面,邱儿神色复杂的看着张楚晨的背影,心里对这个女人是又敬又怕。

崇辉看着前面尘土飞扬,便知道是世子爷派人来了,他骑马上前还未说话,就听到张楚晨说:“崇辉将军您这失职之罪,不知道是相府受着还是王爷府另有安排,亦或是……”

话点到即止,她旋即微笑着看那远处稀稀拉拉出现的黑点。张楚晨早就听邱儿分析了当前的情况,自然清楚来人是什么身份。

崇辉是在战场上厮杀过来的,对于马匹的脚步声有着超乎常人的精准判断力,所以他从来不认为张楚晨可以提前预料到世子爷会来。

但是从张楚晨这一句话当中他却听出来了异样。

“崇将军,只怕你也做不了主,不如静观其变,看看世子爷是不是真的要我回去。”张楚晨唇角带着一抹讽刺的笑容,就那样骑在马上。

崇辉愣了片刻,明明是死里逃生,可是这相府的三姑娘浑身上下哪里有一点狼狈的样子。

明明是相府的弃子,可是这三姑娘的气势却堪比曾经统帅三军的瑞王爷,就连世子爷在他面前恐怕都讨不到半点的好处。

马蹄声越来越近,激起尘土飞扬,一身黑色衣袍的瑞王爷李羡之子李晟却是黑着一张脸,二话不说就翻身下马,站在张楚晨身边。

张楚晨居高临下望着风尘仆仆的李晟。

崇辉率先跪下:“世子,张三姑娘是在前面的茅草屋当中寻见的。”他特意瞒去了乱葬岗这个地方。

然而声音刚落,李晟已经一拳打向张楚晨胯下的马匹,“嘭”的一声,没有任何征兆,马儿应声倒下,当场毙命。

骑在马上的张楚晨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若非她反应快,在李晟掌风到的一瞬间就跳开,只怕现在她不是被马压死,这腿脚也要废了。

果然是没安好心。

张楚晨心里已经有了决断,她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却是一副笑容满面的样子:“这就是世子爷的迎亲之法么?当真是特立独行啊?”

李晟狭长的凤眼微眯,对于张楚晨的毫发无伤也是有些惊诧,不过他向来都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自然不会把惊讶都写在脸上,他捏着张楚晨尖尖的下巴,看着那粉嫩的红唇道:“怎么,嫁给我你就那么不乐意?不惜抗旨?不惜自尽?”

张楚晨笑了笑,李晟不自觉的松开了捏着她的下巴。

从前只听人说过相府的三姑娘美若天仙,不过这天下长的好看的女人一大把,能够被皇上赐婚嫁给世子爷的在整个幽国也就张楚晨一个,敢逃婚的也只有她一个。

“你知不知道抗旨是死罪,株连九族!”李晟一字一句的说道,她今天是第一次见张楚晨,皇室的婚姻不过都是政权的维护罢了,况且这个相府的三姑娘一直养在深闺,若不是这一次他也不会知道自己未过门的新娘是这样一个聪慧的女人。

聪明的女人通常会招男人喜爱,不过太聪明的女人就不一定了。

“世子爷也认为是我逃婚么?穿的这样招摇,也要能够逃得出去才行,楚晨自认没有这个本事。”张楚晨言笑晏晏,低着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红的像血的嫁衣。

军医王妃不好惹-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张楚晨, 李晟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97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