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妻管严-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阮惜玥, 孤御衔

王爷妻管严-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阮惜玥, 孤御衔

第1章 殉情归来!

闰五年,十二月,腊月寒冬,天降飞雪,染白了大地,却染不白断头台上的死刑犯。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煜王妃阮惜玥不安本分,与人苟且,不守妇道,更愈谋害煜王,其罪当诛!今判,斩立决!”宣旨的公公将圣旨一一宣读,眼里尽是蔑视。

阮惜玥却在冷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可她身上以无完好,这一路来,在她身上砸烂菜叶,臭鸡蛋的不计其数。

当刽子手将她身后木牌拿开,就等着京兆尹下令斩了。

不同其他死刑犯的是,阮惜玥一脸的平静,她没有做的事情,为什么要认?

她这一辈子唯一欠的就是那人一个新婚夜,成亲三年,本想着等到那人与自己心意相通,将自己交给那人。

京兆尹看着阮惜玥,心里叹息,多好的人啊,可惜圣旨难为。

抽出令牌,往地上一扔,“斩!”

刽子手将大刀扬起,眼看着就要斩了下去,而阮惜玥,紧闭双眼。

就在刀快要斩下来那一刻,一个清冷男音响起。

“慢!”

听到熟悉的嗓音,阮惜玥睁开眼睛,扭头看着下方,他穿着自己最爱的月白色锦衣,正一步步的往自己走来。

看见他的到来,阮惜玥一直没有表情的容颜终究落下两行清泪。

“玥儿!”清冷的声音在唤着她的名字的时候,多了一丝柔情。

“你身子还没有好,不该来的。”阮惜玥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的夫君,煜王孤御衍!

孤御衍淡淡一笑,为他的清冷倒是添了一些别样的情绪。

“玥儿,所有人都说你不守妇道,加害于我,可是我不信,玥儿可能不知,阿衍早就在八年前对玥儿倾心相许。”孤御衍深情看着阮惜玥。

阮惜玥眼里骤变,八年前?那不是她十岁的时候?自己一直以为他不爱自己,所以压抑自己的感情却错过了如此良缘,可悲,可悲啊!

她开始笑,笑自己傻,自己蠢,愚钝,为什么他都如此明显了还要怀疑呢?

“阿衍,你我竟错过了三年,这都是我咎由自取啊!我活了两世,竟还是看不懂你的心,都是我活该落了今日下场。”活该被人陷害,活该中了离心计,更是活该自己居然没有看清楚她的阿衍之心。

孤御衍震惊的看着阮惜玥,就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一般。

最后,孤御衍浅笑勾唇,“玥儿,我们今世不能做一对真正的夫妻,来世,只愿阿衍不再如此蠢笨。”却错过了他的玥儿啊!

他在醒来以后,才知道阮惜玥的一切,那时已经晚矣,圣旨以下,父皇认定了玥儿就是那害自己之人。

阮惜玥得到了孤御衍的许诺觉得值了,哪怕她被冤枉,可阿衍信她,这样就够了。

“阿衍,好好活着,为了我活下去,玥儿会在黄泉路等着你的,生生世世,不离不弃!”阮惜玥看着孤御衍笑。

孤御衍会心,笑着说,“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阿衍,我不想你看见我被斩的那一刻,你闭上眼睛好吗?”阮惜玥不求其他只求孤御衍不要看见自己最丑的模样。

她自知就算阿衍去求情,皇后独大,不可能给自己活的,更何况,阿衍如今已经被皇后控制,为了阿衍,她甘愿受死。

孤御衍落泪,玥儿是为了保全自己。

闭上眼睛,刽子手快刀砍下。

在阮惜玥被斩之际,孤御衍同时咬碎他来之前藏于嘴里的毒药,与他的玥儿一起,共赴生死!

玥儿,为夫没了你,活不下去,对不起!不能按照你说的,好好活下去了。

当天,天空突然下雨,雪中带雨,就好像在为这对苦难情人哭泣。

闰午二年二月初一,煜王府铺满红绸,宾客满座!

婚房内,阮惜玥突然睁开眼睛,眼前的大红让她异常熟悉。

“竹青?”阮惜玥试图叫着她已故婢女的名字,一个念头在她心底油然而生。

“小姐,竹青在。”竹青站在阮惜玥的前方,不明白她家小姐怎的突然叫了自己。

“我有点口渴,能给我一杯水吗?”阮惜玥激动的说着,如果没有猜错,她重生了。

因为穿越过一次,所以再次重生并不惊讶,只是觉得,再好不过。

而如今,正是她与阿衍成亲之日。

在年宴上,月白色锦衣少年飘然而至,落入她的心中。

嫁于阿衍,她属于自愿,却遭丫鬟陷害,让阿衍误以为自己心中之人另有其人。

就在阮惜玥细想之际,竹青已经倒了一杯水给她。

“小姐,喜娘说了,还为卸妆,只能轻抿一口。”竹青将喜娘的吩咐一一告知。

阮惜玥好笑,竹青是她最忠诚的婢女之一,这次重来,她绝不会让历史重演。

八年爱恋?阮惜玥倒是想知道这究竟是如何的邂逅,居然让阿衍倾心于自己。

阮惜玥接过茶杯,果真是轻抿一口足矣!

稍久,喜房的门被打开了。

阮惜玥知道,这是阿衍的脚步声,她永远都不会忘记。

“王爷,请掀盖头!”喜娘看见孤御衍一人进来,拿着金竿交于孤御衍手上。

孤御衍浅笑接过金竿,走到阮惜玥面前,将盖头一点点的掀开。

阮惜玥美艳的容颜一点点露于人前,娇羞的轻轻撇过一边。

“掀开盖头,白头偕老,王爷王妃该喝合卺酒了。”喜娘挥着手里的绣帕,接过孤御衍手里的金竿,笑盈盈的说着。

竹青将合卺酒端到二人面前,孤御衍双手一手一杯酒,端到阮惜玥面前。

“玥儿,从今往后,你便是本王的妻了。”孤御衍清冷的口气都难以掩盖他的激动。

阮惜玥接过合卺酒,与孤御衍交杯喝下。

最后喜娘给了竹青一个眼神,示意她出去。

二人很默契的相视而笑,一同出去,将房门一关。

春宵一刻值千金,王爷王妃就好好渡过美妙的今晚吧!

孤御衍笑意难掩,“玥儿,我孤御衍定不负你。”

阮惜玥抬头,看着孤御衍。

“王爷,臣妾亦是!”她记着不可越剧,不过等下孤御衍会以她累了为由而不碰自己。

阮惜玥眼珠子一转,眼睛撇到了桌上的酒壶。

红唇勾笑,竟让孤御衍如痴如醉!

“臣妾有些口渴了,先喝水。”

第2章 洞房花烛!

阮惜玥假意往桌边上倒了几杯“水”喝下,最后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唔...头晕,王爷,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么多了?”阮惜玥醉倒一边,硬撑着起来。

孤御衍见状,过去扶着她。

“玥儿,你刚刚喝的是酒。”孤御衍提醒着,酒量居然这么浅?饮了几杯居然醉了。

阮惜玥抬手拍拍额头,“才不是,甜甜的,就是糖水嘛,王爷也尝尝。”说罢含下一口往孤御衍嘴里送。

因为猝不及防,就这么让阮惜玥占了便宜。

清甜的酒水划入口中,随着小舌头动来动去。

让孤御衍呼吸一紧,一股火从下往上窜。

“唔...好热哦!”阮惜玥磨蹭着孤御衍,就不信他还是柳下惠。

“玥儿,你醉了,为夫扶你躺好。”孤御衍努力拉着理智,为了不避免自己化身禽兽。

搀扶着阮惜玥到了床上躺着,可是阮惜玥一直拉着孤御衍的手。

最后一拉,阮惜玥也是豁出去了,借酒乱来。

“阿衍,你躲我可是不想碰我?”阮惜玥眼神朦胧的看着孤御衍,正是这种,眼中带魅,妖娆万千。

在阮惜玥问出以后,孤御衍脑子里面的那根弦就断了。

如今换他欺身压上,阮惜玥的那句阿衍,你躲我可是不想碰我这句话让他理智全无。

洞房花烛夜,良辰美景时。

煜王府的新房时而犹如猫儿叫声,时而猛虎咆哮。

外面守夜的人一夜未眠,房里的人凌晨时分方停下。

孤御衍假寐了半个时辰便起来了,看着旁边的人儿,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这不是他的初衷,趁着她醉酒与她同房,事后不知玥儿该如何恨自己了。

孤御衍起来后,便出了王府,谁也不知道他出府是做什么去。

当阮惜玥起来的时候,身子干爽,她最终有些羞射。

只是旁边似乎已经起来很久了,昨夜她借酒装疯,没想到事后孤御衍逃了?

阮惜玥的脸一下子就黑了,她容易吗?为了和孤御衍做真正的夫妻,也是想要知道这一切都不是梦,她甘愿将自己交付给他。

第二天居然吃干抹净以后,人不见了。

“竹青,雪梅,你们进来。”知道这个时辰,竹青雪梅一定会在外面等候着。

果然,阮惜玥叫了之后,竹青推开门先进来,端着脸盆,雪梅后进来,端着早膳。

“王妃这是醒了?”竹青眼里满是戏谑,看的阮惜玥有些不好意思。

雪梅也掩嘴偷笑,看着她家王妃的锁骨下方的印记,就知道昨晚做激烈了。

“好了,莫要打趣于我了。”阮惜玥也会不好意思的,虽然她的本体不是这个年代的人,但是骨子里还是保守的。

昨天晚上装醉扑倒孤御衍已经是极限了,尤其是被这俩丫头给看透了,她多不好意思。

“王妃,你这……”竹青指了指她的衣襟,如今衣襟大开,印记是一目了然啊!

阮惜玥一愣,随着竹青指的,她低头一看,小脸爆红。

昨夜孤御衍的孟浪,还是她的各种迎合浮现于脑海里。

也许经历一世,她不再矜持。

“咳咳,宽衣吧!”阮惜玥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不再去看竹青她们的脸色。

当然,想也知道她们现在是什么了。

等到阮惜玥穿戴好,雪梅在给阮惜玥收拾床榻的时候,白喜帕上面的点点血印都在提醒着她们,昨晚她们的小姐,如今的王妃,真的和煜王有了夫妻之实只要再有个孩子,就一定会更好的。

雪梅偷笑着将这件事告诉竹青,招喜娘进来将喜帕拿走。

阮惜玥绕是脸皮再厚,也禁不起她们这种笑啊!

“竹青,我肚子有些饿了。”阮惜玥不得不出声,现在起来走走,她的双腿还是有些虚软。

竹青应声扶着到了桌边,吃下雪梅端进来的早膳。

看着这一碗饺子阮惜玥有些奇怪的看着雪梅,怎么这次多了一碗饺子啊?

阮惜玥好奇的将饺子放入口中,结果一咬。

“生的?”阮惜玥看着雪梅问着,怎么里面的都是生的啊?

结果看见了喜娘和雪梅竹青脸上那意味深长的笑,阮惜玥再一次红了脸。

嗔怒道,“就你们会抓弄人。”居然来这招。

竹青却大喊冤枉,“王妃,我们可是冤枉的,刚刚可是您自己说生的,又不是我们,外面的守卫也都听见了的。”作死打趣,她发现,原来她家王妃还有这样的一面啊!

阮惜玥觉得还是不计较了,生就生了,她阮惜玥不就是回来给那人生几个孩子吗?顺便改变他们的命运。

想起那人,阮惜玥问着竹青,“王爷呢?”她最是了解这人的性子,他一定会觉得自己醉意难耐,趁着她喝醉了在乘人之危呢!

现在别是跑的不见了人影了?

“回王妃,今早城外堤坝突然垮了,王爷正带着人赶过去呢!”雪梅将自己知道的告诉阮惜玥,免了她的乱想。

城外堤坝垮了?是了,前世也是在新婚第二天,城外堤坝垮了,从此就开始有个传言出来,说煜王妃犯了天怒,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

一开始谁也不相信,可是久而久之,接二连三的怪事发生,最后就连皇帝也看自己不顺眼,就有了她死前的一幕。

不管阿衍如何替自己求情,皇帝都要将自己斩立决以镇天怒。

安排这些事情的那人心机可谓深,一场局,布了三年之久,为的不过是自己死无全尸罢了。

“哦?竹青,待会你随我来一下。”阮惜玥展颜一笑,如今重来一世,她断然不会再重蹈覆辙。

竹青恭敬的点头,在喜娘7着装喜帕的盒子出去之后,雪梅到了阮惜玥跟前。

“王妃,侯爷说了,王妃大可不必顾及侯府,若是有人欺负了你,就出手。”侯爷疼爱王妃向来是出了名的,当初这桩婚事侯爷可是彻夜难眠,若不是王妃找侯爷商量了一个晚上,估计王妃还嫁不过来呢!

阮惜玥会心一笑,爹爹向来知她的心意。

“现在王妃可谓是人生赢家啊,雪梅,你说我们是不是该沾沾王妃的福气?”竹青忍不住打趣正在喝着清粥的阮惜玥,因为饺子还是生的,她无法食用。

“行了,竹青你就别说我了,再说我明天就把你嫁出去,二娘送来的那几个丫鬟你如何处置了?”阮惜玥放下手里的碗筷,云淡风轻的打量着竹青,倒是真有那个意思想要把竹青嫁出去。

第3章 呀!王爷跑了

竹青好笑的看着阮惜玥,虽说王妃说的是云淡风轻,可惜微红的耳朵已经暴露了她的害羞。

故而竹青识相的没有继续打趣阮惜玥,反而是在阮惜玥起来之后紧跟着在后面。

直到竹青跟着阮惜玥走到王府的竹林里的时候,有些惊讶她家王妃怎么如此的轻车熟路。

“王妃,你是不是来过这王府的竹林啊?”竹青只是憋不住就问了,憋着难受。

阮惜玥浅笑,这竹林是她前世最常来的地方,一开始,阿衍认为并不心悦于他,所以对着自己虽说友善,却有着疏离。

她一直都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样的自制居然让他将对自己的爱藏于心底,自己却丝毫无法发现。

“竹青,有些事情不是我不说,而是不能说,对了,竹青,关于城外堤坝你有什么建议吗?”阮惜玥这样的解释已经让竹青明白了,不过她说的堤坝事情,她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回王妃,堤坝的事情一定是有人想要以此大做文章,我担心,对你不利。”竹青将事情分析,跟阮惜玥想的是一样的。

“你去把这件事查一下,还有,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派人去给王爷送件披风,让他晚上早点回来。”阮惜玥想了想,最终还是顾及了孤御衍,即使知道这一切,可是孤御衍这样躲着自己也不是办法。

事情要解决,孤御衍绝对不能躲着自己,那这样重生还有什么意义?

“是!”竹青偷笑,王妃暗恋王爷多时,这下如愿以偿了,还不得赶紧巴结巴结啊!

看着竹青偷笑的模样,阮惜玥暂时不跟她计较,反正以后有的是日子。

“去吧!”阮惜玥觉得自己还是需要一点时间,毕竟她重生不到一天,很多事情没有捋清楚头绪。

竹青福身退下,阮惜玥一个人留在了竹林里面,回想着以前他们虽说未通心意,可是也算是相处融洽,时不时的就会到这竹林谈笑风生,当初若是她精明一点,也许就看出了他偶然露出来的满腔情意。

说到底都是自己愚笨,阮惜玥苦笑。

坐在石凳下,阮惜玥将前前后后都回想一次,努力的分析出一个结果。

前世,她也是很高兴嫁给孤御衍,可是第一天孤御衍并不碰自己,让她有些不高兴,不过觉得应该是因为赐婚,孤御衍不喜欢所以才这样吧!

就没有多想,现在看来,这里面一定有事。

最后,阮惜玥待了半个时辰之后方才走出竹林,而且看了一眼暗处,阿衍的人太大意了,叹息摇头。

是夜,孤御衍回来的时候,带了一名女子回来,这个阮惜玥已然料到。

孤御衍看着管家福伯,依旧清冷面无表情。

“王妃可歇下了?”孤御衍在问着这话的时候,眼里多了些许少有的温情,而没有了之前的清冷。

福伯是看着孤御衍长大的,又怎么可能不知他心之所想。

“王妃正在大堂等王爷呢,说是王爷不回,她便不歇息。”福伯如实的跟孤御衍说着,心里对这个王妃还是挺满意的。

孤御衍轻微皱眉,还在等着自己?看了看天色,已经很晚了,她身子受得住?

“走,去找王妃。”孤御衍虽然语气里面听不出波澜,可他突然变快的步伐倒是已经出卖了他。

福伯笑着看孤御衍快步走进大堂,当他的眼睛看见孤御衍带回来的姑娘时,眼神骤然一冷,这姑娘留不得!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当孤御衍走进去的时候,阮惜玥正在昏昏欲睡,看见他进来之后,立刻惊醒。

“王爷回来了!”阮惜玥轻笑柔声,就像是一根羽毛,轻飘飘的飘进他的心里,掀起一波波的波澜,让他好像觉得,有个人这么等着自己,感觉如此美好。

“困了为何不进房去?”孤御衍心疼的看着阮惜玥那眼皮子,看看都眯成什么样了。

“不困,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阮惜玥伸手揉着爱困的双眼,努力提起精神来跟孤御衍说话。

竹青就看不过去了,她看了半天,她家王妃可是困到了极点,就是为了等王爷回来。

“王妃哪里是不困,今日清早就起来了,一直都没有歇下,认清王府上下所有人的脸之后,晚饭也没吃几口,人累的不行不说,如今为了等王爷,傻傻的坐着等了一个多时辰。”王爷却带了别的女人回来,对得起王妃吗?竹青心里不舒服了,不舒服就会各种说。

阮惜玥扶额,竹青的性子太急,她怎么忘记了,只要遇上自己的事情,竹青的理智绝对化成零。

孤御衍一愣,认真看着阮惜玥,眼底的黑影已经说明竹青说的话是真的,她,当真是在等自己?孤御衍的心颤抖着。

“王爷别听竹青胡说,这位姑娘是?”阮惜玥撑起精神来看着孤御衍后面的女子,却因为实在撑不住而腿软了一下。

孤御衍一直都在注意阮惜玥,也能及时扶住。

“今日城外堤坝垮了,她是受害者之一,我便带了她回来,你这样不行,走,我带你回房。”孤御衍看着阮惜玥,直接把人横抱而起,也许是因为太困,刚刚抱在怀里,闻着孤御衍身上独特的气息,阮惜玥不到一会儿便已陷入熟睡。

“福伯,这位姑娘你安置一下,本王带王妃回房歇着。”阮惜玥睡着了,也就不知道孤御衍在除了她以外,对谁都是一副清冷的模样。

可这样的孤御衍,只要是明眼人都看得清楚,孤御衍对阮惜玥的感情。

福伯领命,在孤御衍带着阮惜玥回房以后,他将孤御衍带回来的姑娘暂时住进了西厢房。

而孤御衍,在把阮惜玥放到床上,将她外衣褪去,盖上被子,并对暗处使了个眼神,就走进书房。

不多会儿,书房出现一个黑影。

“王爷!”黑影恭敬的对着孤御衍拱手。

“今日王妃都做了什么?”孤御衍问着黑影,其实对于竹青说的不是不信,而是想要多了解一点。

“王妃身边的丫鬟竹青说的都是真的,不过,竹青跟着王妃进了竹林,后来竹青出来了,王妃却待了半个时辰才出来。”黑影觉得挺奇怪的,不过事后王妃一直忙于处理王府的事情。

孤御衍有些错愕,在竹林?

“下去吧!”也许他需要想想,玥儿为什么改变这么大。

当孤御衍回到房里,看着依然在熟睡的阮惜玥,嘴角微微一勾,和衣躺下,将阮惜玥禁锢在怀里。

却没有发现,本该熟睡的阮惜玥,嘴角轻微的勾起。

第4章 带回一女子!

次日清晨,阮惜玥被叫醒,今日是回门之日,所以孤御衍不得不把她叫醒。

等着阮惜玥都收拾完以后,孤御衍带着准备好的东西一并随着阮惜玥回侯府。

阮惜玥的心情一直都是好的,孤御衍不再躲着自己,也许是个好开头也不一定啊!

只是,竹青却这个时候出现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安静。

“王妃,外面传言,煜王妃阮惜玥乃是灾星降世,不配与煜王成婚,城外堤坝就是示警。”竹青轻声的在马车外给阮惜玥说着,这个就是要说给孤御衍听着的。

阮惜玥皱眉,就这点?竹青是觉得自己受不住吗?

“竹青,你还是把话全部说了吧,不说了你自己也憋的难受。”阮惜玥捻起一颗酸梅放嘴里,满不在乎的说着。

孤御衍听了一直在注意她的脸色,却发现并没有什么不悦,除了刚刚竹青没有说完,微微的皱了一下眉。

竹青默了,王妃,王爷还在呢,这样真的好吗?

等着阮惜玥都吃了三颗酸梅了,也不见竹青继续说,她都等的不耐烦了。

“既然你不说,那我替你说,说我狐媚转世,定不会守住妇道,勾引人是本事,出墙是常事,对不对?”又不是没听过,至于吗?阮惜玥心里吐槽。

她要是出墙,至于前世三年都还是清白之身?笑话。

孤御衍听了整个人都不好了,心中莫名怒意,正想为阮惜玥反驳。

却被阮惜玥抓住手掌,看着她巧笑倩兮。

“王爷何须动怒,不过我猜测,如此传的,估计是王爷的桃花吧,只是此人心思缜密,这样的说法都能说出来,惜玥佩服。”阮惜玥说起来是有点小吃醋的,孤御衍的烂桃花可谓是滔滔不绝,连绵不断,斩都斩不完。

经过阮惜玥的提醒,孤御衍算是想到了,自家王妃是在挤兑自己呢,这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怎么行动看自己的心意,真是小机灵。

只是孤御衍因为阮惜玥的吃醋,而心情大好,吃醋代表什么,吃醋了就代表着这玥儿心中有自己啊,不然谁会在意有几朵烂桃花?

“桃花再美,却比不得玥儿美。”孤御衍深情款款的看着阮惜玥,将心中的大实话说出来。

阮惜玥唰的羞红了脸,谁说孤御衍闷骚的?谁说孤御衍清冷的?谁说孤御衍是个愣头青的?站出来,她保证不打。

“王爷巧言善辩,臣妾佩服。”阮惜玥假正经的回答孤御衍的话,可已然通红的耳朵却在告诉孤御衍,他的王妃要恼羞成怒了。

轻笑一声,孤御衍便不再说话,他担心自己继续说下去会把人给逼急了。

阮惜玥为了让自己好受一点,掀开一点点车帘,看着外面人来人往的街景,暗自懊恼怎么就这么容易被堵住了呢?

自己应该强硬一点,然后宣布主权啊!

“王爷打算如何处置巧蓉姑娘?”受不了长时间的烦闷,阮惜玥问了个无厘头的问题。

引来了孤御衍的皱眉,巧蓉?是谁?

看着孤御衍略带迷惑的皱眉,阮惜玥莫名的心情很好。

“巧蓉姑娘是王爷昨日带回来的女子。”阮惜玥提醒他,前世孤御衍也带着这个巧蓉回府,而这个巧蓉也是个心机深的女人,自己名声坏,这个巧蓉可是一个少不得的神助攻呢!

“她不过是遇难者之一,而且她知道一些事情,便带回来了,王妃这是在吃醋吗?”孤御衍难得的在调侃阮惜玥,看着阮惜玥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脸红,其实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阮惜玥撇开脑袋,不去看孤御衍,什么时候开始他竟也学会了这般油腔滑调了。

马车“踏踏踏”的行驶,马车里面的人,却有些略显安静。

孤御衍注视着身边的阮惜玥,他能感受到阮惜玥的不好意思,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嘴角微微一勾,显然他的心情很好。

阮惜玥完全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为什么孤御衍不一样了?

为了避免他们之间的尴尬,阮惜玥想要说点什么,可奈何马车已经停下,她猜测着是到了侯府了。

孤御衍先她一步下来,随后拒绝竹青上前,自己扶着阮惜玥下车。

而侯府的人一早就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看着煜王如此对待阮惜玥,心里各有各的心思,除却一人,阮惜玥的父亲,当今定南侯阮定天,看见阮惜玥那一刻,他就在想着是否有受伤。

“爹爹!”阮惜玥在孤御衍在搀扶下到了定南侯面前,给自家爹爹福身行礼。

“哎!玥儿看着脸色不错,爹爹甚慰啊!”之前还害怕这煜王对女儿不好,不过看这情形,怕是宠着都来不及,这就好,他也就放心了。

“爹爹,哥哥还未回来吗?”阮惜玥问着自己唯一的亲哥哥,阮翰轩,依稀记得,今日便是哥哥归期,可在归来的路上,遇上盗匪,虽保住一条命,却废了双腿,断了子孙根啊!

如今看来,事情并不简单,和梁氏绝对脱不了干系。

“你哥哥怕是要迟上片刻了。”阮定天也是叹息,他的一儿一女,都是命运多舛的,如今女儿的已经解决了,是时候到儿子的了。

阮惜玥在看着自家爹爹说这个的时候,梁氏的眼神好像不对劲,心中冷笑。

梁氏,如今她已然重生,可不会傻到认为这件事只是单纯的遇劫而已。

“爹爹,我们进去说话吧,这站门口成何体统。”阮惜玥学着自家爹爹最习惯的话。

阮定天无奈的看了看阮惜玥,这孩子,就知道乱来。

“好,煜王,臣思女心切,忽略王爷,请王爷恕罪!”实际上他就是故意的,故意吊着胃口。

阮惜玥偷笑,爹爹居然还有这后招。

含笑推着她爹进去了,边推边说着。

“爹爹,我们家王爷大人大量,不会计较的。”

王爷妻管严-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阮惜玥, 孤御衔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57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