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太妖孽-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冉心悦, 君墨兮

王爷太妖孽-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冉心悦, 君墨兮

第1章 嗨美男

冉心悦死的时候只有十八岁,她是被车撞死的。许是死的时候太年轻怨气太大,她竟然没死成。

再次睁眼冉心悦发现自己脑壳上好像顶了一个挺重的东西,压得她脖子都要断了,入眼的是满目的红。她心中疑惑掀开了盖在自己头顶上红艳艳的盖头,入眼的是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

房间里的布置很喜庆,门上贴了好几个大大的喜字,桌子上的枣子、花生、桂圆、瓜子堆的高高的,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眼前的一切没有消失。她又伸手掐了自己一把,顿时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去!没做梦呐!

她这是结婚了!有没有搞错!

正在想着便听见“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冉心悦慌忙把盖头放下来,两手交叉放在膝盖上,安安静静地坐好。

不知道为什么她能很清晰地听到那人的脚步声,慢慢地,一步一步地朝自己走了过来。

却在离她还有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冉心悦心里下意识地紧张,抓紧了自己的衣服。

“咳咳……”一阵咳嗽声传来,冉心悦的心尖儿颤了两颤,只觉心间酥酥麻麻。

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向她袭来,那人身上有一股松香味飘进了她的鼻间。

那道声音低低沉沉,饱含着磁性,是一位男子不错了,冉心悦的手指下意识摩挲着自己衣服上的刺绣,心噗通噗通地跳着。

她能感觉到那人弯下了腰,甚至能感受到那人衣料轻轻摩擦丝丝滑滑的声音。

面前忽然亮了起来,冉心悦下意识地抬头,却撞进了一双清亮的眸子里。

那双眸子漆黑无边,似深夜里的寒潭一般,泛着幽幽的冷光,冉心悦心头霎时一凉,周身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整个人也僵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一下了。

那人见了娇花一般的冉心悦,平淡无波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差异,随后又若无其事地将冉心悦头顶的盖头揭下,放到一边。

他在冉心悦的身旁坐,冉心悦顿时便觉得身体僵得更厉害了,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冉心悦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而已,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平时跟男生打闹都是没有的事儿,现在跟一个成年的男子坐在一块儿,还离得怎么近她心底不免有些紧张跟无措。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底又升起了一丝丝的期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冉心悦咬了咬自己的唇。

这绝对不会是她会有的想法!

冉心悦特想捂脸,不知道自己怎么死了一次之后就变得这么豪放了,她以前明明是闷骚来着啊!

好吧冉心悦死之前是个不折不扣的外貌协会,而且还是会长级别的。所以除了看到君墨兮的第一眼被吓住了之外,她其余的时间都在心里默默的犯花痴来着……

冉心悦可以发誓她有生之年绝对没有见过如此好看的男人,剑眉飞挺,目若星子,鼻直口方。嘴唇有些发白,看上去有些虚弱,不动声色的模样简直就是禁欲感满满啊,看着冉心悦忍不住想凑上去蹂躏一番。

在见到君墨兮之前冉心悦可以发誓自己绝对不喜欢这种类型的,又闷又无趣,她喜欢的是那种暖男,可以随时逗自己开心。但见到了君墨兮之后,冉心悦觉得暖男什么的都成了天边那浮云,她一个都想不起来了。

第2章 被打包送来的新娘子

他现在想干什么?

要圆房吗?

那她到底是要接受还是拒绝呢?

接受会不会显得自己太轻浮了?拒绝就太可惜了?欲拒还迎?

冉心悦此刻正在心里纠结着。

另一旁君墨兮见自己身边的小姑娘一张娇花般的脸上,神色在短短的时间里瞬间就变了好几遍,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松开,一会儿露出可惜的模样,一会儿又露出纠结的模样……

君墨兮正看着,想看看她的脸还能再变几个表情,却见那小姑娘忽然一副豁出去了的模样,自己在床上躺好,纤细的脖子豁了出来,眼睛闭上来了一句:“来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君墨兮:“……”嘴角隐隐地抽了抽。

“你……”

“别说了,我已经准备好了,快点开始吧!”这次还带了一点儿迫不及待的味道。

君墨兮:“……”嘴角接着抽了抽。

在经历过了一番的纠结后冉心悦忽然就想通了,她上辈子就是太没骨气了,结果死之前连美男子的小手都没牵一下,光犯花痴有什么意义啊,拿下了才是真本事。今天无论如何她也要把男神拿下了!

没错君墨兮现在已经晋升为冉心悦心目中的头号男神了,冉心悦已经在心里暗戳戳的想着她和男神这样这样又那样那样了,想着一股热流便从她的身上升起直冲脑门。

嗷嗷嗷,好刺激!好激动!好害羞!怎么破……

君墨兮:“……”

默默地看了一眼还在兴奋状态中的某女,心想他的新娘会不会是被掉包了……

“咳咳…咳咳……”君墨兮捂着自己的唇,忽然咳了起来。

没错,他是一个病秧子,还是一个病入膏肓的病秧子。对此他自己倒不怎么在意,但耐不住他家里人在意啊。

没错君墨兮是个官二代,还是个牛气哄哄的官二代,皇上是他老爹,皇后是他老娘,太子是他亲兄弟,他在家排名老四,前面几个兄弟个个都有才有德,按理说君墨兮就是一个享福享乐的命。但老天是公平的,几年前他生了一场大病,从此就一直病着……

为了治好他这病,宫里可是操碎了心,名医成批成批的招,各种滋药补药成筐成筐的往他府里送,可这么久了,他的病还是不见好。看着日渐消瘦的大孙子,太后也整日愁眉不展,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她脑中一阵灵光闪过,一拍手想到了冲喜这个法子。

太后是个行动派,说做就做,很快就叫了国师来给自己的宝贝大孙子算姻缘。

这国师啊,左算右算便算到了尚书府嫡女冉心悦的头上。

于是啊,太后这大手一挥这亲事就给定下来了。

要说这尚书府的嫡女冉心悦阿,是十几年都没有出过府,听说在尚书府也不怎么受宠,若不是这次国师算到了她的头上,许多人还不知道尚书府还有一位嫡女呢。

这亲事定下来没多久冉心悦就被打包送到了四王府,连拜堂都省了就被送到了婚房。

君墨兮本不想来看他这刚娶回府里的新娘子,本想干脆往日一样随便找个院子将人这么一丢便算完事了。但刚才他倒是听了一件趣事,还是关于他这新娶回来的王妃的,便过来瞧瞧。没想到这一瞧,果真是有意思的紧……

君墨兮捂着唇咳着,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中却是划过一抹幽光,嘴角在冉心悦看不见的地方勾了起来……

第3章 一只病秧子

听到君墨兮的咳嗽声,冉心悦掀开了紧闭的眼皮。见红衣男子脸色苍白,虽张着一张盛世美颜,但怎么看都像是风中的枯叶摇摇欲坠呐……

“你没事吧?”冉心悦有些担心他就这么咳死了,他要是死了自己不就成了寡妇了吗?这倒不算什么,要是被人说自己克死了他,她就是跳进了黄河也说不清了。

“没…咳…没事…咳咳……”君墨兮说着捂着唇又咳了起来,还有几分越来越严重的意味……

“这咳怎么办啊,你看起来好像很严重的样子。”冉心悦面露焦急,小手一下没一下地抚着君墨兮的背,给他顺顺气。

当冉心悦的手贴到君墨兮身上的那一瞬间,君墨兮的身体僵硬了一下,随后又咳了起来“咳咳咳…咳咳……”颇有几分要把自己的肺咳出来的意味。

“这可怎么办呀,越来越严重了……”冉心悦急得都要哭出来了。呜呜呜千万不要就这么挂了啊,我才刚穿越过来啊,我不想给你殉葬什么的啊,所以啊千万不要就这么挂了!

君墨兮不知冉心悦心中所想,见冉心悦一副要哭了的样子,心想自己是不是演得太过了,把她吓成了这个样子。

“爱妃…咳…本王…咳咳…没事咳咳……”

“还说没事都咳成这个样子了,还怎么没事啊!呜呜呜你千万不能死啊!你要是死了我可怎么办啊!呜呜呜……”冉心悦这回是真的哭出来了,抱着君墨兮的脖子颇有一种哭到昏天黑地的意味。

“咳咳咳!”君墨兮又咳了几声,这回不是故意装的,而是被冉心悦勒的……

这丫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样子娇娇小小的一个,身上的力气倒是大得狠,差点儿就让他真的嗝屁了。

“爱、爱妃…你先放开本王……咳咳…”君墨兮一张俊脸已经被冉心悦的脸挤得变形了,她脸上的脂粉成堆成堆的往他的鼻子里钻,还有不少钻到了他的口腔里,他天生讨厌这些东西,瞬间就有一种快要窒息了的感觉。

他这是吃饱了撑着来试探她的吗,这个女人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啊,真要死了啊!

君墨兮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把冉心悦推离了一段距离,刚喘上一口气 ,下一秒就差点儿被这口气给噎死。

“我不要!呜呜呜,我不要你就这么死了,要死我们一起死,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呜呜呜……”冉心悦被推开后,又像一块儿狗皮膏药似的重新粘上了君墨兮,还是那种怎么扒也扒不下来的那种。

嘤嘤嘤刚才听他自称本王,那他一定是个王爷,这古代不是有那种殉葬的制度吗?她身为他的妻子那肯定是要殉葬的啊,横竖都是一个死,还不如跟着他一起死呢,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她今天就要做那个风流的女鬼!

冉心悦哭的鼻涕眼泪全流到了君墨兮的身上,君墨兮忍不住嘴角抽了抽,额头上的青筋跳了两跳。虽然她对自己很痴情,但他心里怎么有种想要拍死她的冲动呢?

第4章 能退货吗

君墨兮被冉心悦勒得翻了一个白眼,就差口吐白沫了。

“咳咳…爱妃…快…快放手…本王要喘不过气来了……咳咳……”君墨兮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他是真的要喘不过气来了……

本来还哭得认真的冉心悦闻言忽然就不哭了,红着一双眼睛,有些委屈巴巴地放开了搂着君墨兮的手。

呼——终于放开了,差点儿真的就被勒死了,他的一世英名……

君墨兮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君墨兮又急咳了几下。可把冉心悦给吓坏了,慌忙拍着君墨兮的背给他顺气,她脸上还挂着泪珠,说话时声音有些翁里翁气的:“王爷你没事吧,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冉心悦现在心里是内疚无比,嘤嘤嘤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只是担心他而已。

君墨兮抬手制止了冉心悦给自己顺气的动作,他怕自己不小心就被冉心悦给拍死了。

冉心悦有些无措地停了手,一脸担忧的看着君墨兮,却是一点儿主意也没有了。

感觉到身后的人情绪有些低落,君墨兮心头划过一丝怪异的感觉,他没怎么放在心上。

“爱妃放心,本王已经没事了……”君墨兮似乎是缓过气来了一样,带着几分虚弱的道,但那模样确实是比刚才一副要死了的样子好上许多倍。

“没事了就好,没事了就好,你都不知道刚才简直就是要吓死我了,呜呜呜……”冉心悦说着又朝君墨兮扑了过去,呜呜呜她要找抱抱,求安慰……

君墨兮刚缓过气来,没想到冉心悦这个姑娘这么喜欢抱人,又朝自己扑了过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便被冉心悦扑了个正着。

但他只是坐在床上,哪里抵得住冉心悦这么一扑啊,他睁大了眼睛,下一秒就被冉心悦扑倒在了床上。

层层叠叠的金边红色嫁衣铺到了穿上,还有一些行云一般落到了床下,屋子里的红烛噼里啪啦得燃烧着……

君墨兮只觉自己猛得一口气呛了上来,顿时闷哼了一声。

看了一眼趴在自己胸前哭得鼻涕眼泪一把抓的小姑娘,君墨兮只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

他这是娶了个什么人回来啊,见过蠢的没见过这么蠢的,他现在还能退货吗?

君墨兮略带嫌弃地翻了一个白眼,他是有些洁癖的,虽然不是很严重但实在受不了冉心悦这样鼻涕眼泪全往自己身上摸的行为。

深吸了一口气,君墨兮一张俊脸上的表情换了又换,强忍着将冉心悦扔出去的冲动,君墨兮挤出一抹笑容,动作生硬地拍了拍冉心悦的的背。

这一拍,他才觉自己身上的小姑娘身子异常的单薄,心底竟然生出了一股怜惜她的想法。但那种想法很快便消失了,酝酿了一番,君墨兮终于酝酿出了他这辈子从来都没有用过的温柔语气,但许是很少用这种语气说话的原因,他的语气有几分生硬不自在:“爱、爱妃不哭了……本王已经没事了……不哭了好吗?嗯?”

最后那个“嗯”字隐隐带了几分哄的意味,语调微微上扬了几分,声音低沉浑厚,富有磁性,像是一坛酿了许久的佳酿瞬间便醉了冉心悦的心。

第5章 欲哭无泪

冉心悦一张小脸顿时变红,心慌乱无比,下意识地就抬了头。这一抬头,四目相对,他那双恍若寒潭般的眸子,和她那双恍若清泉般的眸子皆是一恙。

她离他的下巴极近,有一种将要亲上去的感觉。

他细碎的呼吸声仿佛萦绕在她的耳边,她觉得自己的心被他的呼吸声搅得酥酥麻麻,鼻间萦绕的是他身上松竹般的香味,冉心悦只觉自己脚已经软了,一点儿力气都使不上了。

现在应该怎么办?

乱了乱了真的好乱啊!

好害羞怎么破!

捂脸!

君墨兮垂眼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小姑娘,这是他第一次和女子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第一感觉是她好轻,真的好轻,真不明白这么轻飘飘的身体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力量。

第二感觉就是她好软,真的好软,这么软乎乎的身体,他还真怕自己一下就给捏碎了。

第三感觉就是她好蠢啊,真的好蠢,这辈子没见过这么蠢的人,光会眨巴着一双大眼睛,什么心思都露在脸上了,真好奇她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不过,看她那双清泉般的眼睛,红彤彤的小鼻子,呆呆的模样还是有几分可爱的。

“爱妃你还打算压着本王压到何时?”君墨兮挑眉,看了一眼自己被压得结结实实的身体。

冉心悦只觉脑子中轰得一下全炸开了,红着脸从君墨兮身上爬起来,却因为手脚慌乱,一下子摸到了君墨兮的胸肌上。

冉心悦只觉手下硬邦邦的,还下意识地捏了一下,待捏完之后她脸上就更烫了。

啊啊啊,她这是干了什么啊,怎么跟个女流氓似的,没脸见人了。

冉心悦红着一张脸自君墨兮身上起来,接着将君墨兮扶了起来,口中道:“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你相信我吗?”冉心悦有些欲哭无泪。

新婚第一晚,她真的不想给他留下自己太过豪放的印象啊。

君墨兮看了一眼欲哭无泪的冉心悦,点了点头:“爱妃本王相信你……”才怪!

“咳咳……”君墨兮以手握拳放在唇处咳了一下,然后抬头对冉心悦道:“爱妃夜已经深了。”

“哦…哦哦哦……”冉心悦反射弧有些长,待反应过来君墨兮说的话之后就慌乱,两只手悄悄地捏紧了。

现在要干嘛?

欲拒还迎?

直接扑上去?

他这个身体会不会直接挂了?

冉心悦万分纠结地看了一眼君墨兮看起来瘦弱的身体,心里默默地为他惋惜。

可惜了,当真是可惜了,长得这么好看身体方面却不怎么好,要不还是算了吧,美男就暂时看看好了,她可不想下半辈子守活寡。这样想着冉心悦脸上的神色就变了好几遍。

冉心悦想着事情,并没有注意到君墨兮一直那双寒潭般的双眸一直注视着自己,更没看见君墨兮眼底划过的那一抹若有所思。

“那、那个你先、先睡吧……”冉心悦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句,脚却是悄悄地往床边退了几步。

君墨兮注意到冉心悦的小动作,一挑眉一抹兴趣自眼底划过。

王爷太妖孽-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冉心悦, 君墨兮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58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