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后难当-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席容, 安中磊

弃后难当-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席容, 安中磊


第1章 新婚夜

席容昏昏沉沉的,她醉了,努力的想要自己清醒一点,可是不行,只感到有个男人压在她身上。

男人身上强烈的阳刚气息迷惑着她,她知道自己即将由女孩转变为女人。

今晚,是她的新婚之夜。

和他成婚,既没有父母之命,也没有媒妁之言。世事真的很难料,就在半年前,她还养在深闺人未识,父慈子孝,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她的母亲突然亡故,她的家已不是原来的家。

她的父亲在她母亲死后的第二天就纳了一个风尘女子为妾,急切的理由是那风尘女子已怀了他的孩子。

席容真的不敢相信她的父亲会这么做,她跪在母亲坟前泪如雨下,之前的幸福好像是浮生掠影的假象。

她母亲的突然逝世,也让席容心生疑云,可能她母亲生前早就知道了她父亲在外面有别的女人,所以变得郁郁寡欢,最终含恨而去。这些,也在她清理母亲的遗物时给证实了,她看到了母亲遗留下来的手札。

席容对他父亲开始产生了恨意!

父女之间开始产生矛盾。最重要的原因是她不能原谅父亲在她母亲死后的第二天就迎娶别的女人。

恨,让她离家出走,遇到了今天和她成亲的夫婿安中杰,虽然他帮她化解了心中的怨恨,但她还是不能原谅她父亲的所作所为。他说的或许没错,自己毕竟是女儿,迟早都要嫁人,父亲得有个依靠,现在他老年得子,也算是一件大喜事,她也可以安心的嫁人了。

席容是心甘情愿嫁给安中杰的,安中杰是安家二公子,容颜俊俏,对人温文有礼,他们相当投缘。

安家是大富之家,育有二子,在他们一个十四岁,一个十一岁的时候,双亲亡故,由大儿子安中磊一肩承担起了家业。现在,他们的家业拓展了几十倍,富甲一方,并且成为了本国的首富,安中杰长大后也帮着哥哥一起打理家业。

虽然他们兄弟感情相当好,可是外面却有很多传言,只因安中磊是安家收养的儿子,说他霸占安家的产业,更多传言主要是因为他的为人。

安中磊虽然为人低调,但他相当心恨手辣,只要有人敢在背后说那些流言,给他知道了,轻则断手断脚,重则乱棍打死。所以安府中的小厮和丫环对他都是恭敬惶恐的。就连他自己的亲生母亲,他都相当绝情,枷锁以对,将她囚禁在一处破屋中……

席容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她曾经男扮女装帮父亲打理过生意,见过不少形形色色的人物,但她第一眼看到安中磊的时候,都觉得他戾气逼人,可安中杰却说他哥哥为人相当好,属于面冷心善的那种人,叫她不要相信外面的传言……

话虽如此,可自她决定和安中杰结婚的那一刻起,席容的心里就觉得相当不安,她也不知道这不安来自何处……

此时,席容的思绪更加混沌,直到身上男人进入了她的身体,她痛得叫了出来,她才惊醒,自己的新婚之夜,她的脑海里竟然全是那个让她害怕的男人

第2章 新郎进错房

一夜疯狂的缠绵,席容感到全身相当的慵懒,下面还隐隐作痛着……

天已微微的亮了起来,她知道是时候起床了,可是她疲惫的身子还依偎在他壮实的胸膛里,她能清晰地听到他的心跳声,原来有人依靠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好……

她沉醉在其中,还不想起来,下意识的移了移身子,想要寻找更加舒适的位置。

她却不知道在她移动的时候,惊醒了对方,身体的摩擦让男人产生了强烈的欲望,紧闭的双目突然睁开,犹如黑夜中的星星一样透亮,低头望去,怀中美丽的女子还是浑然未觉,紧眯着双眼,长长的睫毛投下淡淡的影子,头发缝乱,却有一种诱人的凌乱美,香肩外露在棉被之外,娇嫩白皙的香肩还有昨晚他放纵时留下的爱痕,他忍不住低头再亲了一下她的香肩……

“嗯……”席容低吟了一声,想要睁开眼看看,却突然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敲门的人好像十分焦躁,“砰砰砰……”连续的啪个不停,然后伴着一道她相当熟悉的嗓音,“容儿,开门,快开门!”

这是她的夫君安中杰的声音,席容迷乱中顿了一下,是安中杰的声音!可为何他的声音会在门外响起?那昨晚和她缠绵的枕边人是谁?

来不及她多想,房门已经给敲门人踹开了,席容惊起,刚睁开的双眸正好对上了进来男人的视线,她看到那张曾经湿润如玉的俊脸,此刻是多么的扭曲!愤怒不可相信懊恼绝望之情轮流在他眼中交替,最后只剩下灰败的不堪,他嘴里喃喃说着,“不……不可能……我不相信……怎么会这样……”喝酒害人!喝酒害人!昨晚他们两兄弟实在是大开心了,两人同时成亲,然后喝酒狂欢,到最后……

最后怎么样?他摇着头,脑子里一片空白,肯定是醉得不省人事了……

今晨醒来,脑袋还迷迷糊糊的,安中杰依稀还记得昨晚的激情,他幸福的看向他身边的新娘子,不看不打紧,一看把他昨晚的酒全吓醒了,接着他听到身边女人的惊叫声!

这女人天仙一般的容颜,此时她的神情是木的,而他也呆了,因为她不是他的妻子,不是他的容儿,最可怕的是,她本该是他的大嫂!他竟然和他的大嫂睡在同一张床上!他还欺凌了她!

瞬间感到晴天霹雳,女子泪如雨下,不断的哭泣着,而安中杰也是不能思想,呆呆的坐在床上,过了一会,他的思绪才慢慢运转起来,他发现这间房不是他的,是他大哥的!他在他哥的房里,那么他大哥现在在哪里呢?他的容儿……

想到这里,安中杰顾不得旁边女子的悲哀,他立即捡起昨晚放纵时丢在地上的衣服,迅速的穿上,连鞋都没穿,就跑了出去,那方向原该是他的洞房!

第3章 乐极生悲

席容慢慢的回过神来,她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即使平时她遇事不慌,此刻也是心慌意乱,她的心开始发凉,身子也紧跟着发凉。

全身上下只有掌心还能感觉到热量,掌下还有熟悉的跳动声,她这才发现,她的手掌按在了男人结实的胸膛上……

席容的眼眸颤了一下,看到安中杰的目光也紧盯着自己的掌心,她想要缩回手掌,可是感觉到有一股更加强烈的目光在盯着自己的掌心,让她惊得目瞪口呆,身子几乎僵硬得不可动弹。

目光触及是男人发达的胸肌,她困难的把目光往上移着,对上面前男人的眸光,席容只觉得她那发凉的心瞬间在刹那的冲击中摔个粉碎!

从未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和这个男人相见,虽然他们经过昨晚的合二为一,但此刻男人的眼神却像万年寒冰一样冰冷,没有一点不对劲的起伏波动,反而像个局外人似的冷漠冷静,要把她的心思看穿,也让她的狼狈在他冰冷的眸光中无所遁形……

昏沉的脑袋一下清醒了,只觉得她的手掌好似不小心碰触到烙铁一样,条件反射的弹开,忽然又发现她躺在床的内侧,好像身在囚笼一般,心里的窘迫让她只想快点逃离……

安中磊看出了她的意思,突然迅速的挥起棉被,把她的身子裹住。

席容吃了一惊,本能的抗拒着,双眸望向他的双眼,发觉他目光火热,这才想自己一丝不挂,赶紧把被子往身上拉。

新婚夫妻自然同盖一张棉被,这样,无法拉开和他的距离,席容又羞又急,和她的狼狈对比,安中磊冰冷的眸光渐渐的火热起来,双眸从她凌乱的发丝铺着娇嫩白皙的香肩,再往下,是那高耸的酥胸,虽然给她用被子盖住了,但也是春光潋滟。

虽然他的双眸不像原来那样冰冷可怕了,但他横陈着壮实得像一头牛的身子却将她囚禁在床上,席容还是有点害怕,她无助的看了安中杰一下,却发现他眼中的凄楚迷离,似乎还沉浸在痛苦之中。

席容不知道安中杰现在的心情,新婚的喜悦早已烟消云散,自己深爱的女子明明在眼前,可却在洞房花烛夜的一醉之间,已经隔了千座大山,他们还能像原来一样幸福的生活吗?只觉得全身发软,双腿再也无力支撑他的身体,他虚软的跌倒在了地上!昨晚,他为什么要使劲的和他大哥喝酒!明知自己酒量不行,还拉着他喝!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乐极生悲的下场竟是如此的不堪!

只是在下一秒,他又觉得不甘心,不想就此失去,不能因为一次的醉酒,而失去一辈子的幸福!要不,就权当昨晚什么也没有发生,既然什么都没有发生,那么他们还是可以一起幸福的生活……

想到这,安中杰讯速的从地上爬站了起来,走到床头,“容儿,快起来跟我走!”

六神无主的席容听言交付一手,另一只手抚着被子按压在自己的胸口上,就要翻身下床去,却不想一只大手按住了她的香肩,不让她起来,席容又重新回躺在了床上。

安中杰愣了一下,“哥!”对上安中磊的双眸,他的心无端的往下沉,虽然他大哥神情没变,但他们兄弟相处多年,他又怎么会看不出他眼中那抹肃然

第4章 夺妻大战

安中磊沉默不语,只是看他弟弟的眼神掠过一丝歉然,但更多的却是让人难以接近的冰冷,安中杰知道那是一种否决,带了决然。他的眼神已经告诉了他的心意。

安中杰双目呆滞,自然知道发生了这种事情,他们是不可能回到最初的?!但是,“哥,容儿是我已经拜了堂的妻子!错走洞房只是我们醉酒下犯的错,既然是个错误,那我们就应该改正,不是吗?不然,我们四人都会痛苦一辈子的!”

安中磊依然不语,只是他的眼神更加的深沉,更加的难测。

席容的心乱到了极点,从来没有想过会和他肌肤相亲,也知道有些事情,一但错了,就再也回不到原点,她本能的抗拒与这个传言中的恶魔男人共度下半生,因为她不敢想象和这样的男人生活在一起,日子会是如何的光景,言行要谨慎三从四德闭门不出,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

既然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席容的心里就有了决断,即使他和安中杰回不到从前的样子,不管事情如何变迁,她也决定不留在这个男人身边,于是对他说道:“既然是醉酒后犯的错,也不能全怪你,我们就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或者当作发了一场梦,你放开我……”才刚说了几句,就已经窘迫得紧,因为她从没有赤身裸体着和别的男人说过话,虽然有锦被遮蔽着重要部位,可是和他是共用一张被子的,如此近距离,她甚至还能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源源热度,她怎么能够淡定自若呢!

“你要和他走?”安中磊这时才开口说话,声音虽然低沉,却极震慑人心。

席容不置可否,“我们先起来,等洗漱后再说……”这样的场景,即使是个不循规蹈矩的女人,也会觉得尴尬,何况席容是个保守的女人。

可安中磊却当作没有听见,只是重复又问了一句:“你要和他走?”

席容哑然,突然觉得自己难以抓住他话语中咄咄逼人的重心,“我……我想……把衣服穿上……”放眼望去,一室的凌乱,她的衣衫抱括贴身的小肚兜全给他丢在了地上,大约可见粗暴撕裂的破损,俏脸更加的红了,也更想快点离开。

她把裹在身上的被子紧了紧,想翻过他的身下床去,安中杰见状,立即伸手想把她抱下来,而安中磊的手还按压在她的香肩上,一下子显得加的的凌乱,这时,安中杰心底的的懊恼让他接近疯狂,几乎抢夺之势,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床沿之上的席容给这兄弟俩弄得踉呛不稳,他们的力道将她弄得疼痛不已,更是牵动了全身的酸疼,重心一下失去了平衡,裹在她身上的被子滑落了下来……

跌落在地的身体传来一阵疼痛,席容低叫一声,身上的疼痛和滚落在地的狼狈也比不上她想要独自清净的心情,她仰首着,看到的却是安中磊高高在上的模样,他的头发虽然有点缭乱,但难掩他那英气逼人的俊脸,还有他那健硕宽阔的胸膛和古铜色的健康肌肤,处处蛊惑着人的心智,如果他的眼神不是那么冰冷的话。

席容避开他投射而来的视线,侧目看到飘落在一角的巾帕,巾帕上有一朵怒放的血花,她的脸色不由得变得苍白……

或许后知后觉,但却真真实实的,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那么她的未来是否也不再完整,不再完美?

弃后难当-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席容, 安中磊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97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