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上个相公好生娃-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谢玲儿, 肖艽

赖上个相公好生娃-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谢玲儿, 肖艽

第1章 穿越

天圣二十五年,旭城浏河镇东平村。

一间破旧的茅草屋内。

谢玲儿盯着发黄陈旧的房梁发神,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只是打了个盹,竟然会穿越到这个陌生的朝代来。

身体原主人和她同名同姓,不过命运挺悲催的。

三年前,她被父母卖给同村顾勇做媳妇,就在成亲之日,顾勇连洞房都没进,拿着包裹去城里学手艺了。

数日之前,顾勇终于回来了,不过还带着个美娇娘,而这个美娇娘叫做陈惠美,现在怀有身孕,所以在顾家地位极其重。

这几日,陈氏一直把她当奴隶般使唤,一个不高兴就动手打她,甚至还不给她饭吃。

对于陈氏欺负她的事,顾勇看见了也装作没看见,这让她一颗心悲伤到了极点。

当晚,她便想不开,跑到村头小河边投河自缢了。

想到这里,外面忽然传来一阵骂声,瞬间将她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谢玲儿,你个小贱人,你醒了没有,醒了赶紧起来做饭,我肚子饿了。”陈氏站在门外大声的骂着。

谢玲儿冷笑一声,让她给她做饭,门都没有,她可不像原主人那般好欺负。

“小贱人,你快起来,再不起来,我可就要清明进来打你了。”

陈氏骂了好几声,都不见谢玲儿出来,心里顿时火冒三丈,她踱步走了进来。

“小贱人,原来你醒了。”陈氏走到床边,恼怒地说道:“既然醒了,我喊你你没听见吗?”

谢玲儿冷冷地看着陈氏,冷声道:“要吃饭自己做去,少在这里打扰我睡觉。”

陈氏一怔,不敢置信地道:“你说什么?”

谢玲儿有些不耐烦地道:“我说让你滚,别在我面前碍眼。”

陈氏双眸窜出两团火花,气急败坏地道:“好你个小贱人,投了一次河,竟然敢这样和我说话,看来你身上的皮又痒了是吧!”

说完,她就抬起手要打谢玲儿。

“想打我,就凭你还不够资格。”谢玲儿猛地起身,紧紧抓住陈氏的手,而另只手狠狠地朝陈氏的脸上甩了过去。

啪的一声,手掌落在陈氏的脸上,瞬间留下几道鲜明的指印。

陈氏被打懵了,惊愕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脸上的痛感越来越强烈,她才回过神来。

“小贱人,你打我?”

谢玲儿松开陈氏的手,不屑的道:“打你怎么了?我是妻,你是妾,我打你也是在教导你该如何做好妾室的本分。”

先嫁者为妻,后嫁者为妾,即使陈氏不想承认都没有办法,谁让她是后嫁过来的。

此时,陈氏真的好后悔没让顾勇休了谢玲儿这个小贱人。

不过,现在还不晚。

她凶狠地剜了一眼谢玲儿,那眼神仿佛在警告谢玲儿,你给我等着。

随即,她便走到门口,大声喊道:“顾勇,你个死鬼,你快给我滚进来。”

顾勇正在茅房拉屎,听见陈氏的喊声,急忙用草纸擦了屁股,提着裤子飞快地跑了进来。

“娘子,娘子,我来了,你喊我……”话还没说完,他看见陈氏脸上的指印顿时愣了下,问道:“娘子,你的脸怎么了?”

“怎么了?你去问那个小贱人。”陈氏磨了磨牙道。

顾勇怔忡,他疑惑的道:“是她打的你?”

不能怪顾勇这样问,因为以前的谢玲儿可是村里出名的胆小软弱。

“你个死鬼,我说的话难道还有假不成。”陈氏抬起手用力揪起顾勇的耳朵。

“哎呦!疼,娘子,你快放手,你说的话,我怎能不信呢。”顾勇疼的龇牙咧嘴。

陈氏松了手,冷哼一声,“那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还快去替我好好教训这个小贱人,她刚才动手打我的时候,险些打到我的肚子。”

第2章 休夫1

顾勇听着,猛地惊叫,“什么,竟然敢对老子未出生的儿子动手,看来她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

谢玲儿撇了撇嘴,这个陈氏还真会睁着眼睛说瞎话,她什么时候打她肚子了?

“小贱人,你找死呀!敢动手打老子的儿子。”顾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谢玲儿跟前,凶神恶煞的道。

谢玲儿望着顾勇,眸中满是冷厉之色。

眼前这个人就是原主人日思夜想的夫君,五官长得还不错,只是有些浮肿,皮肤不像那些庄稼汉般黝黑,想必这三年来,他在外面过的不错。

一想到他去外面逍遥快活,把老娘扔给原主人来照顾,她心里喷的一下就冒出一团团火焰。

“闭嘴,你哪只眼看见我打她肚子了。”谢玲儿眸光瞥了一眼陈氏的肚子,揶揄地道:“还儿子,笑死我了,就她那尖酸刻薄的样子,能生出儿子才怪。”

“什么?你诅咒我生不出儿子。”陈氏脸色铁青,歇斯底里的吼道:“顾勇,你快休了她,将她卖到窑子里去,要不然,我立即收拾东西回娘家。”

“娘子,你别气,小心动了胎气,我这就休了她。”顾勇来到陈氏身边,温声劝说。

谢玲儿讥笑,“休我?你凭什么?请问我犯了七出哪一条?”

其实她心里巴不得能早点和顾勇脱离夫妻关系,只是凭什么让他休了她,要休也是她休了他才对。

顾勇被这么一问,想了想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无子,老子就应该休掉你。”

“哈哈!”听到这话,谢玲儿笑了,笑的很欢畅,“无子能怪我?你都没碰过我,我何尝来的孩子?”说着,她话锋忽然一冷,“不过即使你现在想要碰我,那得要我愿意才行,就你这么个渣男,我早就不稀罕了,顾勇,我告诉你,老娘要休夫。”

她的话震撼到了顾勇和陈氏,两人惊讶地看着谢玲儿,眼睛一眨不眨,一张嘴长得极大,她不会是中邪了吧。

这古往今来,除了当今青禾公主休过夫,还真的没有人干过。

谢玲儿也不顾他们的反应,穿起鞋子往外走去。

来到院子里,她拿起木盆敲了起来。

“走过路过的各位乡村们,今天我要休夫,麻烦你们都过来做个见证。”

一刹那,村民蜂拥而来,把顾家围得水泄不通。

有人还特意去理正家去把理正给请了过来。

“顾家娘子,你这是要做什么?”理正温怒的问道。

谢玲儿看了一眼理正,笑着对理正行了个礼,算是对他的尊敬。

理正姓柯名达,为人公正,若想休夫,她还得要得到他的支持,否则事情就难办了。

“柯叔,我要休夫。”

柯达闻言,倒抽一口冷气,虽然来之前别人已经把她要休夫的事情告诉了他,但现在亲耳听见她说,还是被惊吓到。

其他村民亦是如此!

“你……说你要休夫?”

“恩。”谢玲儿点了点头,“柯叔,如今顾家已经容不下我,他们要将我卖到窑子里去,所以我才……要休夫。”

说着,她吸了吸鼻子,装作一副要哭的样子。

“呜呜,你们不知道,他们的心有多狠,这才几天,他们不仅不给我饭吃,而且还要我拼命的干活,做的不满他们意,他们就动手打我。”

谢玲儿卷起衣袖,将红肿不堪的胳膊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

村民看着谢玲儿胳膊上的伤痕,议论纷纷。

“天啦!这顾勇也太不是个东西了,不能有了妾室就这样折磨自己的妻子呀!”

“就是,他也不想想,他走的这几年都是谁替他照顾他那年迈的老娘。”

“依我看,他的心都被狗吃了,竟然还要把正妻卖到窑子里去,这种人得要赶出村子,否则会影响到我们村子的名声的。”

“对!对!赶出村子。”

第3章 休夫2

谢玲儿见状,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东平村的村民大多数都老实淳朴,心地善良,看到她被欺负这般,岂能忍着不为其抱不平。

她现在目的已经达到,接下来就要看理正怎么做了。她相信理正是个聪明人,应该不会引起民愤。

顾勇和陈氏在屋里听着,两人脸色黑如锅底灰,浑身发颤。

陈氏瞪了顾勇一眼,示意让他出去对付谢玲儿这个小贱人,免得理正真的把他们赶出村子。

而她自己可不能出去,这万一动手打起来伤到了她腹中的孩子,那就不好了。

“你们都给老子闭嘴。”顾勇疾步走了出来,眼神阴狠从村民身上扫过。

村民触及到他的眼神,有的立即闭嘴,有的却不怕他。

“顾勇,你吼什么吼,别以为你现在有了几个臭银子就可以嚣张了。”其中有个壮汉不满地说道。

谢玲儿双眸瞥向这壮汉,他叫王大根,住在村头,由于为人太老实憨厚,所以都二十好几了,还没有娶上媳妇。

“老子就是嚣张,怎么了?”顾勇冷哼一声,看着王大根身上的补丁衣服,啧啧地道:“瞧你那穷酸样,到现在还没娶媳妇吧!”

说到这里,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你怎么为这个小贱人出头,该不会你和她暗通款曲?”

“你……无耻,你诬蔑我没事,但你这样诬蔑你妻子,你也不怕被雷劈。”王大根气的脸色涨红。

“哼,脸都红了,看来你们……”

顾勇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谢玲儿给截断了。

“顾勇,你少废话,今日我休定你了。”谢玲儿冷冷地说道。

“小贱人,你要休我,哈哈!你可是我花十两银子买来的,你有什么资格休我?”顾勇桀桀大笑,笑声穿透云霄,“小贱人,你最好给老子老实点,免得我现在就把你卖到窑子里去。”

谢玲儿冷嗤一声,走到柯达面前,恳求道:“柯叔,我不想被卖到窑子里去,请你为我做主。”

“柯叔,这是我自家事,还请你不要插手。”顾勇对柯达态度还算客气,毕竟人家是理正,好歹也是个村官。

柯达听着,神色复杂,一脸的犹豫。

这女子休夫可是冒着天下大不韪,虽说当朝已有先例,但那是皇家公主,岂是他们这些平民百姓所能比的。

“柯叔,再过一个月就是评选‘佳正’的日子,难道你真的任由我被卖到窑子里去?你要知道,这样一来,恐怕你又要落选了,但如果你支持我休夫,那可就不一样了。”谢玲儿眼眸中闪过一道狡黠的光芒,意味深长的说着。

她今日之所以信誓旦旦的要休夫,不仅仅要借助村民对她的怜悯,更要借助柯达对评选中‘佳正’的欲望。

‘佳正’评选,就是从各个理正中选出一个最优秀的理正。

评选五年才举行一次,由知县大人亲自评选,凡是被选中的人都会提到县衙来当差。

评选具体从两个方面来判断,一个是理正治理村子的水平,二个是理正自身的道德品质。

闻言,柯达心中一怔,“此话怎讲?”

要知道,他做梦都想被选上,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一次都没有被选上。

他自身道德品质一直都很好,可是这管理村子,他的确差了一些。

谢玲儿压低声音对着柯达耳朵道:“柯叔,你若帮我脱离苦海,一则众人夸赞你治理手段独特,二则,你是史上支持休夫第二人,而这第一人是当今圣上,你说评选时,知县大人会不会对你另眼相看呢?”

柯达听完谢玲儿的话后,一双深沉漆黑的眸子顿时明亮起来。

他没想到谢玲儿年纪轻轻,竟然会有这般独特的见解,当下便对她刮目相看。

第4章 狮子大开口

“好,我支持你休夫。”

柯达的话如一石激起千层浪,瞬间让村民众说纷纭。

顾勇急了,他不知道谢玲儿到底和柯达说了什么。

“柯叔,你可不能这样,我们家的事,你还没有权利插手。”

“对!”陈氏终于在屋里待不下去了,她挺着个大肚子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顾勇瞧见,急忙跑过去搀扶陈氏,“娘子,你慢点。”

“我是理正,怎么就没权利了,你们要将谢氏卖到窑子里去,这是违背仁义的,今日之事,我还管定了。”柯达温怒地说道。

陈氏磨了磨牙,阴森森地瞪着谢玲儿,小贱人,好本事呀!竟然勾搭上了理正,难怪她今日敢这般嚣张。

柯达接下来,不管顾勇和陈氏说什么,他都不睬不理,他让人拿来笔墨,替谢玲儿写了两份休书,一份交给谢玲儿,一份递给了顾勇。

谢玲儿看着休书内容,十分满意,笑着对柯达道:“柯叔,多谢你了,只是那十两银子……”

“我先替你给了,等你有银子在还给我。”柯达从答应帮谢玲儿那一刻,就想到了这十两银子。

谢玲儿弯腰对柯达行了个礼,由忠而道:“柯叔今日之恩,他日我定当涌泉相报。”

“什么十两银子,是五十两。”

陈氏可不想放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既然理正说他给,那她为何不多要点?

只是太便宜了谢玲儿这个小贱人,像她这种下作的女人,就应该在窑子里被千人骑万人压。

“对,五十两,一两都不能少。”顾勇附和着,双眼冒金光,有了这五十两,镇上那个店铺他便可以租下来了。

众人不敢置信地看着顾勇和陈氏,他们简直是狮子大开口。

要知道,这五十两放在富贵之家根本不算什么,但在农村,就算他们几年不吃不喝也存不到。

柯达眉头一皱,嘴角扯出一抹鄙夷的笑,“要银子只有十两,多一两都没有。”

说完,柯达从腰间布袋掏出十两碎银子扔在顾勇面前,然后转身离去。

众人见理正走了,也都跟着走了。

谢玲儿趁着顾勇和陈氏捡银子之际,跑到屋里,整理自己的换洗衣服。

她其实没什么衣服,一共就三套,而这三套都打满补丁。

拿了衣服后,她毫不留恋地离开了顾家。

才走几步,迎面而来一个身着灰色麻衣驼背的老妇人。

这个妇人是赵氏,顾勇的母亲,她天才朦胧亮就去十里香的观音庙替陈氏腹中胎儿求签去了。

“玲儿,你这是去哪?”赵氏看着谢玲儿手中包裹,疑惑的问道。

赵氏以前对谢玲儿还不错,那个时候她们俩相依为命,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她儿子回来了,所以她现如今对谢玲儿的态度自然不如以前。

谢玲儿淡淡一笑,“我到哪里去,干嘛要和你说,我现在可不是顾家媳妇。”

赵氏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站在那里傻傻发愣。

谢玲儿饶过她,渐渐走远。

此时的谢玲儿正在思索要去哪里,谢家她恐怕回不去。

俗话说的好:‘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更何况她是被卖掉的。

其实谢家今日也知道她要休夫,唯恐她回去,早已经将大门紧紧关闭,不放她进去。

走了一会儿,谢玲儿不知不觉来到村头小河边。

此时河边正有个男子在洗衣服,他卷起衣袖露出强有力的胳膊,让谢玲儿看着不免感叹,这男人太健壮结实。

她隐约看见男人的侧脸,顿时让她觉得好像在那里见过,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

谢玲儿踱步走近,男子听见脚步声猛然一个回头,把谢玲儿吓得倒抽一口冷气。

赖上个相公好生娃-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谢玲儿, 肖艽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20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