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捕王妃-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萧梓夏, 轩辕奕


神捕王妃-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萧梓夏, 轩辕奕

第1章 王妃毁容

“啊!!!~~~~啊!!!!”入夜,一切都渐渐没入黑暗与宁静的时候,佑熙王府的人却被一阵凄厉的惨叫声惊醒。

“快!有刺客!”当带刀护卫闯入佑熙王妃的寝室时,并未如他们所想,见到什么刺客。而是看见佑熙王妃捂着脸在床上打滚,惨叫声不绝于耳。跪在榻前,瑟瑟发抖的丫鬟,双手布满了烫起的水泡,她身边的地上是倾倒的熏香炉和洒落一地的炭火。

护卫们被佑熙王妃的惨叫声惊呆了,这时,只听其中一人反应过来,大声叫道:“快去请太医!!快去请王爷来!快快!”

顿时寝室中的人乱成一团。

只见佑熙王妃挣扎着起身,一手捂着脸,一手指着跪在地上已经吓的魂飞魄散的丫鬟大叫:“给我拉出去,给我拉出去斩了!不~~先给我用滚烫的水浇她的脸,然后把她给我剐了。来人!来人!给我拖出去!”

护卫们看着王妃未用手遮挡的半边脸,遍布细密的水泡,有些地方已经渗出血来,又见她声嘶力竭的大喊着,面目显得尤为可怖。

原本还跪在地上失声求饶的丫鬟不停地喊着:“王妃饶命!王妃饶命!”可当她听到佑熙王妃让别人拉她出去,用热水浇她的脸,然后将她千刀万剐时,便瘫倒在了一旁。她知道她这条命今天无论如何也保不下了。

佑熙王妃,人人皆知的刁蛮王妃,而今日,她却在捧上香炉的时候,一个踉跄,将整炉的炭火和香灰全部倾倒在了佑熙王妃的脸上,让王妃毁容了!护卫一看到这般情景,哪敢怠慢,上前两人,拖起瘫躺在地板上,面如死灰的丫鬟离开了王妃的寝室。余下的人知道,这丫鬟的下场必定是与佑熙王妃的吩咐不出二般的,小命休矣。

当薛太医急急赶到的时候愣是被王妃的惨状惊出一身冷汗来,倒并不是因为王妃那张布满血泡的脸,薛太医见过比这更惨的伤势。只是这被伤到的人是佑熙王妃,烫伤严重不说,居然还是在脸上。若是稍有差池,他的老命今天怕是要葬送在这里了。

想起当年为了王妃位置而被毁容的筱蓉小姐,薛太医就冷汗直流。这佑熙王妃本名司徒佩茹,是当朝宰相司徒浩的千金,仗着司徒大人在朝中的位置,她自幼就刁蛮无礼。司徒浩膝下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自然是万般娇宠,司徒佩茹的性格就越发的嚣张跋扈。

当年皇上有意将李中丞的小女筱蓉指婚给奕王爷。可是没几日就传来她被毁容的消息,当时负责医治的正是这薛太医。虽然众人都闭口不言,可是谁都知道这是司徒佩茹指使的。可谁都是敢怒不敢言,筱蓉脸上的伤势之重,已经完全看不出曾有过的花容月貌。没多久,便传来她投井自尽的消息。而李中丞也因痛失爱女疯掉了。

现在,薛太医看着大喊大叫,已经接近疯狂的佑熙王妃,正在发愁如何上前医治,却听到佑熙王妃又是一阵尖叫,随后她便昏了过去。薛太医这才赶忙上前,医治起来。当薛太医刚刚用薄纱将佑熙王妃的脸缠裹起来时,有个人进到屋中来,他站在床边淡淡的问了一句:“如何?”

薛太医急忙起身,转过身跪下道:“王爷。”

来人正是奕王爷,长发被玉冠束起,棱角分明的冷峻面容,清冷的眉宇中满是隐藏不住的高贵之气,挺直的鼻梁,弧度优美的嘴唇,那双乌黑深邃的眼含着冷冷的光直视着跪在眼前的太医,却并未看向王妃一眼。

薛太医道:“回王爷。王妃伤势过重,恐怕……”奕王爷皱了皱眉说道:“恐怕什么?如实说来。”“王爷~~恐怕王妃她的容貌要毁了。”薛太医说完便低下头,不敢再看向王爷。

“哦?毁了?”王爷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再无他语。薛太医战战兢兢的等候王爷的发落,只觉得时间漫长的仿佛停顿了下来。

这时,奕王爷又道:“如果不继续医治的话会不会死?”

薛太医不知王爷所意,小心翼翼地回答:“依微臣所见,若不继续医治的话也不会危及王妃的性命。只不过……脸上的伤恐怕会无法痊愈,留下明显的伤痕。”

王爷微微颔首:“如此的话,那就不用医治了。”“啊?”薛太医不可思议的看向王爷,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不敢再接话。可是王爷却一个转身走出了屋。留下薛太医一人发愣,百思不得其解。

薛太医有所不知,可在王府内,从上到下都知道奕王爷并不待见这位王妃。而且不是一星半点,是非常!自佑熙王妃来到府中以后,很少能与王爷碰面。下人们看到的永远是在屋子中发脾气摔东西的王妃和冷冷避开她的王爷。

王妃总是想法设法的去书房见王爷一面,可大部分的时间都吃了闭门羹。不论她在门外怎么大嚷大叫,怎么闹腾使气,奕王爷仍旧关着房门在屋中静默看书,丝毫不予理会。佑熙王妃见不到王爷,夫妻名分也只是有名无实。

可她那刁钻蛮横的性格却苦了王府中一众下人,王府里除了奕王爷,几乎人人都成了王妃的出气筒。轻则被她踢来唤去,有时她随手抓起东西就朝下人们的头上扔过去。重则唤来护卫一顿鞭打,她则在一旁喝着茶,看得笑意盈盈。自王妃入了王府,王府里的人都仿佛进入了地狱一般,可谁也不敢有一丁点的情绪表露。不仅仅因为她是王妃,更因为她是司徒浩的女儿。人们知道,就连王爷也要敬司徒浩几分,自己也只能不敢轻言。

第2章 刁蛮王妃

要说王府众人记忆中唯一一次王爷亲自来找王妃,那是前几日,因为王妃见不到王爷的面,便站在书房门外大嚷大叫:“轩辕奕,你给我滚出来。你以为你躲在房中避而不见就没事了吗?我告诉你,明天我就回宰相府,我要把你的所作所为全都告诉我爹。哼!就连皇上也要敬我爹三分。轩辕奕,我就不信,到时候你还能这么张狂!”

她本以为这番话一说出,轩辕奕多少有些忌讳,便会打开房门来将她好生相劝。可是没想到,她在屋外闹了一个时辰,屋内依然是静悄悄的模样,奕王爷在书房中丝毫不为之所动。一气之下,她便转身回屋,就要立马回宰相府。

丫鬟碧云跟在王妃身后,便小声为王妃消气:“王妃,王爷最近繁忙,王爷他肯定是不在书房里,不然怎么会不出来见王妃您呢?王妃您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可如何是好?”

她本心想劝王妃消消气,可没想到这几句话听在司徒佩茹的耳中却是格外的刺耳。顿时,几个火辣辣的耳光便落在了碧云苍白瘦削的脸颊上:“你一个丫头,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王爷不在房中?你到底是了解的很呐!”

碧云捂着脸,眼泪瞬间流了下来,她小声道:“奴婢不敢。奴婢只想劝王妃别再生气,不能气坏了身子。”

司徒佩茹又扇了她一个耳光:“胆子不小啊~~~还敢顶嘴!”

碧云吓的急忙跪下来,一个劲的哭求到:“奴婢不敢,王妃饶命!”

司徒佩茹冷冷的踢开抓着她裙摆的手,居高临下的看着碧云道:“你不敢?你有什么不敢?”

碧云不敢再言,只是眼泪汪汪的恳求着看向王妃。

司徒佩茹看到她一脸梨花带雨的娇弱模样,不由得更是气从中来,她俯下身子,细细打量碧云的脸庞,手指不停在她的脸颊上打转。

随后,司徒佩茹冷笑了一声:“我说呢~~你这张小脸越看越像筱蓉那个小贱人。她也想做王妃呢~~也是你这般梨花落雨般的狐媚样子。轩辕奕他就喜欢这样的吧!”

碧云睁大了眼睛,一脸惊恐的神色,她不是不知道筱蓉小姐是怎样惨死的,现在王妃居然看着她的脸说她们很像,碧云顿时有种大祸临头之感。

果然,司徒佩茹一把拔下云鬓中的簪子,直冲着碧云的脸颊而去。顿时,凄惨的叫声响彻了整个王府。

“王妃不要啊~~~求求您了,饶了奴婢吧~~求求您了!”司徒佩茹根本不理会碧云的惨叫求饶,只是冷笑着用手中的金簪一次次的划着碧云的脸颊。

片刻,碧云的脸上便已鲜血淋漓惨不忍睹。被惨叫声惊动的下人们无奈之下,禀告了王爷。就在司徒佩茹拿着簪子直直冲着碧云的面门落下的时候,她的手被人用力的握住拦下了。

司徒佩茹怒气冲冲的回过脸本想给拦住她的人一个耳光,转过头的时候,却看到奕王爷一脸怒气的站在身后。她勾起嘴角冷笑了一下:“不出所料啊!想见王爷你一面都这么难,这小贱人一有事,王爷你就赶过来了。”

轩辕奕怒气冲冲的甩落她的胳膊,金簪叮当落地。随后几个丫鬟颤抖着将碧云扶走了。

司徒佩茹站在那里冷冷看着,开口说道:“没想到王爷亲自来找我却是为了这么一个贱丫头,真是可笑!”

轩辕奕看着司徒佩茹的脸,扔下一句:“好自为之。”便转身离开了。留下司徒佩茹一个人站在那里,她暗暗发誓:“如果只有这种方法才能见你一面,那么我司徒佩茹就会不择手段!走着瞧,轩辕奕。”

只是司徒佩茹没想到,还没来得及想出手段,却被丫鬟捧来的香炉给毁容了。她心中忿恨,觉得丫鬟一定是故意将香灰与炉火倾倒在她的脸上,疼痛难忍中,她要丫鬟也尝尝这样的滋味,没错,用滚烫的水浇她的脸,然后千刀万剐才能泄自己的心头之恨。

疼痛与气结中,她昏了过去。司徒佩茹不会知道,轩辕奕来过房中,更不会知道,他竟然吩咐薛太医不需再医治王妃的伤。他要让她自生自灭,这是她的报应,应得的报应。

司徒佩茹昏昏沉沉的睡了三天,才缓缓转醒。

第一件事便是让丫鬟端来铜镜,她要看看自己的脸怎么样了。可是丫鬟战战兢兢的跪在远处,一动不动。

司徒佩茹怒道:“你们都聋了吗?拿铜镜来!快给我拿来!我要看看我的脸,我要看看我的脸!”

其中一个丫鬟大着胆子,轻声说道:“回王妃,王爷吩咐过,现在不让您看镜子,怕吓到您,等过段时间,伤好了,奴婢便拿铜镜给王妃看。”

司徒佩茹听到这话,一把将枕头扔了出去:“拿铜镜!轩辕奕他是什么东西,我司徒佩茹说要看,就一定要看!”说着便要起身下床,几个丫鬟看到她气势汹汹的样子不由得颤抖的更厉害了。

这时,屋门突然被推来,轩辕奕一边进屋一边说道:“本王说不能看,就是不能看!”随后他转身对跪在地上的一众丫鬟柔声说道:“你们先退下。”

几个丫鬟行礼道:“是,王爷。”便匆匆退下了。

轩辕奕看到她们将房门带上,便缓缓走到床前,用冷冰冰的眼神,看着床上半起身的人,她头发凌乱,脸上伤痕密布,有的地方依旧朝外渗着脓水,他皱了皱眉说道:“这么难看的模样,你也不怕照镜子吓到自己。”

司徒佩茹挣扎着从床上起身,连绣鞋都来不及穿上,踉跄着走到他身边,双手突然抓住他的衣领,狠狠的说道:“轩辕奕,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压根就没有给我用药,不然我怎么会这么疼?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毁了我的容貌,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轩辕奕冷哼一声,打落她的手道:“哼!你还在乎什么容貌?这般蛇蝎心肠的人,只有现在这个样子和你才最般配!”

司徒佩茹突然尖声大叫:“轩辕奕!给我找太医来,我命令你给我找太医来!我不要毁容,我不要毁容,我不要!!!!”

轩辕奕看了她一眼,带着厌恶的神情说道:“你不要?可是已经毁容了。你想看铜镜吗?好啊!本王就让你看看,看看你丑八怪的样子。”

说着,他一抓司徒佩茹的衣领,将她拎到妆台的铜镜前:“好好看看,你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司徒佩茹颤抖着将手伸向妆台的铜镜,她呆呆的看着镜子,然后嘴中喃喃道:“这不是我!这不是我!这不是我啊!”一边喊着,一边疯狂的摇着头。轩辕奕从侧面缓缓俯近她耳旁,淡淡说道:“这当然不是你,这是你的报应!”

第3章 香消玉殒

“不~~~~我不要~~!!!”司徒佩茹发疯一般的大叫着,将铜镜打落在地上:“轩辕奕,我要杀了你,我要让我爹杀了你!”

轩辕奕嘴角浮出一个冷笑:“疯子。现在还是个丑八怪!”

司徒佩茹大叫:“我不准你这么说!我有倾城的容貌,从小到大一直都是,没有人比得过我,没人能!”

轩辕奕不再作声,只是看着司徒佩茹两眼呆滞,嘴里喃喃的重复着这几句话,双手不停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一副快要疯掉的模样。

轩辕奕不再理会她,转身向门口走去。打开房门的时候,轩辕奕转身又说道:“对了,忘了告诉你,你这般模样有损本王的身份,过几日,本王要迎娶新的侧妃了。”

说罢便走了出去,带上了房门。随即,轩辕奕便听到司徒佩茹凄厉的叫了一声,便再无声息。他站在门口叹了一口气,心想,这几日对她惩罚也够了,明日还是让太医来给她瞧瞧吧!希望伤好之后,她能够有所收敛。想罢,也不再进屋查看,径直向他安寝的屋子走去了。

可是轩辕奕不知道,司徒佩茹自幼心高气盛,在司徒浩的娇宠下,一丁点的委屈都没有受过,这次被香灰炭火烫伤,又被轩辕奕好一顿冷嘲,她狠狠的憋着一口气,终于在轩辕奕说要迎娶新侧妃的时候,这口气硬是卡在胸口没能提上来,尖叫一声之后便一命呜呼了。

下人们这几日得到王爷的准予,不必要的时候可以不进王妃的寝室,此刻,司徒佩茹的尸体逐渐发凉,一时间竟是没人察觉,就这样死去了。

可是谁也不会想到,这一时辰死去的并非只有佑熙王妃一人。

在离京城千里之外的飞仙岭,另一个人也香消玉损了,这人便是女神捕——萧梓夏。

说是女神捕,这也是萧梓夏自封的,因为她根本不为人知,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女神捕。不为人知,并不是因为她做的不够好,而是因为她真正的身份是“影子神捕”。

影子神捕是一个秘密的组织,用特殊的令牌调遣,执行的都是极为秘密的任务,这些神捕几乎全部是独自行动。

萧梓夏现在的心情格外的好,因为在前几日交接任务的时候,萧梓夏可是被师父好好夸奖了一番,她记得师父当时说:“影捕中当属你立功最多,说你现在是女神捕可一点都不为过。”师父还慈爱的抚摸了她的头,这让萧梓夏高兴不已。

记忆中的师父是严厉苛刻的,若是想得到他的承认要做的比别人好上千万倍。而师父如今认可了她的实力,这怎么能让她不开心呢?

接了新任务的萧梓夏一路向西北行进,经过这飞仙岭的时候,萧梓夏停下来,她牵着马寻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就要歇脚。

可是身边的枣红马儿却不停的挣扎着向后退去,还不断的喷着鼻息。萧梓夏忙抚摸着它的鬃毛道:“鬼宿。你怎么了?我们歇歇脚吧,都赶了好多路了,你不累吗?”

可是不论她怎么安抚马儿,这匹平日里乖巧的马儿都甩着头挣扎。萧梓夏只顾着安抚马儿情绪,却没想到马儿这样反常暴躁是因为这片草丛中,有两条蛇正在互相示威,狭路相逢的两条蛇,不知为何都不肯调头离去,而是吐着蛇信蠢蠢欲动,正在两条蛇准备打斗的时候,萧梓夏将马儿‘鬼宿’的缰绳往前一拉,自己也斜着头看着马儿朝前走了一步,而这一脚恰恰踏在了两条蛇中间的空隙处,惊动了两条只是示威却按兵不动的蛇,它们突然同时发起了攻击,不约而同地咬在了萧梓夏的脚踝两侧。

萧梓夏惊叫,随后低头一看,竟是一条竹叶青蛇与一条俗称‘草上飞’的矛头蝮蛇。

她暗叫一声:“糟糕。”急忙朝旁边一躲,便在前襟中摸解毒之药,可没等她摸到蛇药,却生生吐出一口鲜血来。

随即,萧梓夏便只觉得眼前的景物全部晃动起来,重叠着,旋转着,然后她便栽倒在地上。被咬伤的脚踝已经全部发黑,剧痛难忍,血流不止。她没想到,两条毒蛇的毒液同时发作尽然会这么快。感觉到自己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一会,随即便越来越慢,而她也觉得越来越冷。

萧梓夏在余留的模糊意识中在责怪自己今日为何如此大意,也想着自己的洁白脸颊此刻一定是肿胀到面目全非。如此这样死在荒郊野外,也许都不会被人发现,萧梓夏啊萧梓夏,你真是乐极生悲啊~~~

朦胧中,她突然听到有人在喊着她的名字,而脚踝的伤口似乎没有那么疼痛了。“谁在喊我?师父?是你吗?”萧梓夏挣扎着睁开了眼,但什么都看不见,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梓夏。你又在偷懒了吗?”耳边传来的是师父那威严却又带着慈爱的声音。萧梓夏用微弱的声音回应着:“师父。梓夏没有偷懒~~我被毒蛇咬伤了,已经……已经动不了了。”可是师父仿佛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一样,还是继续喊着她的名字。

“师父,师父。”萧梓夏突然觉得眼前有一团模糊的光亮,师父他老人家的背影在那片光亮中,远远地,似乎转过身就要离开了。“师父,别走,等等梓夏。师父别走,等等梓夏……”说完这句话,萧梓夏便觉得眼前那一丁点模糊的光亮也完全消失了,而她重新堕入了黑暗中,越陷越深,越陷越深……

第4章 身处异地

“救命!”

突然萧梓夏惊叫着醒来,然后她迅速的反应过来,自己没死!萧梓夏暗想难道是有人救了她?

可是再环顾四周,这里是哪里?她刚刚不是还在遍无人烟的飞仙岭吗?怎么此时陷在一片丝滑柔软的被褥中,如此舒适呢?再细细一看,她躺着的楠木漆金床,上有蓬顶,床两侧朱红的门罩、垂带悬在有着繁复雕花的楠木床框上。

萧梓夏缓缓起身,挪到床沿的时候发现还有这楠木床还有一个踏步,而踏步前方右侧放置着雕花灯台,灯台旁是一个二斗小橱。萧梓夏发现,踏步上放着的不是她那双粗布鞋,而是一双粉嫩精致的绣鞋。当下心中越发的疑惑,不知是谁救了她,单单看这楠木漆金床也是个大富人家。可是飞仙岭方圆百里之内,皆是杳无人烟,哪里来的富户人家呢?

她穿上绣鞋,起身向屏风外走去,横挡在楠木床前的独扇屏风上一副牡丹盛景图。绕过屏风,让她吃了一惊。眼前的陈设的皆是紫檀木精雕细琢制成的。屋中软榻、书桌、屏风,架具、香案、墩桌、脚凳一应俱全。

桌上摆放的瓷器都光泽细腻,做工细致。看屋中陈设,十有八九倒像是王侯贵族。只是这会屋门紧闭,屋中除了萧梓夏,再无他人,她环视一圈之后,又在思量自己到底身在何处,可是很快她就顾不得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了,突然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疼,于是她又急忙绕到屏风后的楠木床右侧,那里摆放着一个妆台,上面是几个精致的首饰盒,脂粉盒还有一面铜镜。

她走到妆台前坐下来,与此同时,外屋的门“吱呀”一声被打开,好像有人进来。可是萧梓夏完全不在意来人是谁,因为她被铜镜中看到的景象给惊呆了。

铜镜中一张疤痕遍布的脸,惊异的也看着自己,萧梓夏瞬间脑中一片空白,下一刻,进入屋内的人走到她身边,缓缓跪下,随即双手捧起一个药盒,原来刚刚进来的,是一个丫鬟。

可是,丫鬟举着药盒却不见坐在椅上的人有任何反应,于是她只能一直举着,跪在那里等待。片刻之后,坐在椅上的人便发出一声惨叫:“啊!!!~~~~”

随即铜镜被打翻在地。丫鬟顿时被吓得瑟瑟发抖。而坐在椅子上的萧梓夏此刻快要疯了。

她确实是被满面的伤痕吓了一跳,可是更让她吃惊的是,铜镜中那张伤痕遍布的脸,完全是张陌生女子的脸。她抬起左手摸了摸脸颊,确定自己摸到了伤痕,还感觉到了疼痛,镜子中的那个人,也同样抬起手摸了摸脸颊。

萧梓夏顿时觉得自己快要昏厥过去,她不是中了蛇毒么?那么现在镜子里的这张脸是谁?为什么遍布伤痕,而坐在这里的自己又是谁?正当萧梓夏被吓得脸色发白,几欲昏厥的时候,突然她听见“咚”的一声闷响,随后,她的椅子晃了几晃,她有些呆滞的转过头去,眼前的景象让她更为吃惊。

跪在身旁,她一直没有注意的那个丫鬟,以为主子盛怒,心恐自己也难逃一死,想了一想便一头撞在了椅子上,与其让主子折磨自己到生不如死,不如自己了解了倒还干净。但因她力度不足,也仅仅是昏了过去,可左额头被撞出的小伤口正汩汩的往出流着血。

萧梓夏看到这情景,更是吃了一惊,这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她一直都没有发觉,现在为何又一头撞在了椅子上?萧梓夏此时也是格外慌乱,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随即一想,难道是自己刚才失态的惊叫吓坏了这个姑娘吗?

她急忙起身,蹲下来查看。可是一看到地上昏厥女子额头上的伤口,她刚刚恢复的一丁点理智瞬间也荡然无存了。想到了镜中看到的伤痕,那张看上去十分狰狞的脸到底是谁?那不是她萧梓夏,绝对不是!如果不是,那么现在自己又是谁?在飞仙岭被毒蛇咬伤,孤零零死去的人又是谁?!

顿时,萧梓夏觉得脑袋快要裂开一般的疼,她疯狂的摇着头,仿佛这是一场梦,醒来以后就会发现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萧梓夏对自己暗暗说道:“快醒来,快醒来。”仿佛只要她能醒过来,就会发现,自己在飞仙岭的一棵树旁睡着了,而这一切都是一个梦魇。

可是,没等萧梓夏醒过来,她的肩膀被人用力一扳,不自知的回过头,脖颈瞬间被人狠狠捏住,眼前出现的是一张被愤怒灼烧的冷峻脸庞:“司徒佩茹,你当真不知悔改,居然又伤了一条人命!”

说话的正是轩辕奕,他刚刚走入房中,便看见司徒佩茹摇着头,双手抓着躺在地上已经昏厥的丫鬟,丫鬟的额头上还不停地流着血。

轩辕奕不知道此时司徒佩茹早已经魂归九天,眼前这具躯壳里是另外一个灵魂,他只当是司徒佩茹又发了疯,将丫鬟的头狠狠摁住撞在椅子上,这种事情,司徒佩茹做得出来。

可此时被扼住喉咙的萧梓夏,越发的迷茫了,这个人是谁?这般好看的面容,为何因愤怒而变得扭曲?司徒佩茹是谁?他这是在叫我吗?司徒……跟当朝宰相司徒浩是什么关系?这里到底是哪里?

萧梓夏头昏脑胀,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正被人扼住喉咙,很快就要喘不上气来。而她也压根没有想到反抗,只是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人,怎么都想不通发生的一切。

轩辕奕看着眼前的司徒佩茹呆呆看着自己,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仿佛挑衅一般,他似乎都能听到耳边传来司徒佩茹那刁蛮无理的声音,就像是在嘲笑他一般,好像在说:“轩辕奕,有本事你就下手啊~~有胆量你就弄死我。看看你怎么跟我爹交代,怎么跟皇帝交代,轩辕奕,你抖什么?害怕啦?哈哈哈哈,动手啊~~”

轩辕奕冷笑道:“这么想死?本王就成全你!”下一秒,他狠狠的发力,捏着司徒佩茹喉咙的手越发的用力了。

而眼前的这个人已经无法再看着他,因为她的眼睛已经翻白,微微眯起,脸涨得通红。眼看,手中的人已经瘫软无力,接近死亡的边缘,轩辕奕却又似想到什么一般突然冷静下来,用力将她甩到一边,狠狠说道:“司徒佩茹,本王留着你的命。哼!”

随后,他探了探躺在地上的丫鬟,发现还有微弱的气息,忙起身唤来几个人抬下去,找大夫给她包扎伤口。轩辕奕眯着眼看着瘫软在地上不停喘着粗气的人,冷冷的转过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待萧梓夏缓过神来,自己卧在地上。脸颊和颈部都是钻心的疼,那个男人,竟是要置她于死地,她思来想去,都确信没有仇家,为何这个人竟恨她到如此地步?他叫自己司徒佩茹,难道就是镜中看到的那张面孔吗?他还自称是“本王”。“本王……本王……”萧梓夏喃喃念叨着,随后一惊:“难道他是王爷?”

神捕王妃-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萧梓夏, 轩辕奕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13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