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厨娘手札-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柳姝, 秦枫

古代厨娘手札-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柳姝, 秦枫

第1章 穿越

“哎呀!死人了,柳家姝丫头撞墙死了!”

一道惨叫声忽然响起,瞬间打破了小石村的安宁。

村民闻言,急忙停下手上的农活,不约而同的朝柳家跑去。

等到了柳家门口,便看见柳姝躺在地上,她额头上的血液如河流一般涓涓流淌。

村民看着,心里发颤,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呜呜,我的姝儿呀,你醒一醒,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柯氏抱着地上的柳姝,撕心裂肺地哭着。

站在柯氏旁边的柳学勤瞧着,不耐烦的吼道:“哭什么哭,一个赔钱货,死了就死了,省的老子看着心烦。” 

闻言,柯氏不敢置信地看着柳学勤,嘴唇剧烈颤抖地问道:“当家的,姝儿刚才还好好地,怎么这一眨眼的功夫就撞墙了,你是不是和姝儿说了什么?”

“说什么,老子让她嫁给隔壁村钱癞子,可她不同意,老子就骂了她几句,谁知道她性子怎么突然烈起来了,竟然一头撞墙了。”

村民听着,倒抽一口冷气。

天呀!这柳学勤竟然让自己的闺女嫁给钱癞子,那个钱癞子可是这地带出名的恶霸,他上个妻子就是被他给活活打死的。

“杀千刀的,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姝儿可是你的亲闺女呀,你让她嫁给钱癞子,这不是把她往火坑上推吗?”柯氏痛心疾首,恶狠狠地瞪着柳学勤。

“什么闺女,就是个讨债鬼,老子将她养这么大,没给老子挣一文钱就算了,竟然还敢忤逆老子的意。”柳学勤厌恶的说道:“要知道钱癞子给的彩礼钱可是十两银子呢!哎!臭丫头死了,这十两银子老子可就得不到了。”

柯氏越听越心寒,双目赤红如血,她没想到在柳学勤心里,她的姝儿竟然连十两银子都不如。

自从她嫁给柳学勤,一直吃苦耐劳,素日里不管柳学勤和杨氏那个小贱人如何折磨她,她都忍了,可是这一次……

想到这里,柯氏胸臆间窜出一团怒火,熊熊燃烧,她猛地站了起来,冲进厨房拿起菜刀,向柳学勤砍了过去。

“柳学勤,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今天我非砍死你不可。”

柳学勤见状,心中一怔,急忙四处躲逃。

村民看着这一幕,一颗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处。

他们虽然为柯氏母女愤愤不平,但还是忍不住开口劝着,“柯嫂子,你别冲动呀!快放下菜刀,你要是真的把柳大哥给砍死了,你也会蹲大牢的。”

“可不是嘛!柯嫂子,你不能这样呀!”

柯氏听着,悲凉的说道:“姝儿都走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今日就算搭上我这条命,我也要替姝儿报仇。”

说完,她继续追砍柳学勤。

柳学勤是个木匠,前些日子刨木头时,没注意把脚趾头刨伤,到现在还缠着白布条,所以跑起来非常吃力。

没跑一会儿,脚趾头传来一阵吃痛,原本要愈合的伤口,瞬间又裂开了。

“臭婆娘,你快放下菜刀,否则我一铁锹拍死你。”柳学勤跑到厨房门外,拿起一把铁锹,凶神恶煞的说着。

村民倒吸一口冷气,眼前情景恐怕他们不想去拉架都不行了,这一个铁锹一个菜刀,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出了人命就不得了了。

须臾,柳学勤手中的铁锹被一个粗壮的男子给夺走,而柯氏手中的菜刀也被个婆子抢走,扔在地上。

“你们快放开我,我今日非要和这个没良心的拼了,这些年我在柳家任劳任怨,从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可他呢,怎么对我的,不仅娶了个妾室,还为了十两银子把自己的亲闺女……”柯氏被村民拉住,整个人颠倒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她的哭声很凄惨,让村民听着心里像是被一根稻草给缠住,难受的厉害。

就在大家都在替柯氏悲伤时,一道不协调的骂声忽然响起。

“靠!好疼,谁tmd打我了?”

柳姝吼完,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抬手摸了摸额头,看见血液,顿时忍不住再次爆粗口,“尼玛!竟然留了这么多血。”

众人闻言,仿佛见了鬼一般,皆惊愕无比。

“娘呀!诈尸了!太吓人了。”有村民胆子小,一边惊叫,一边拔腿跑了出去。

柳姝皱眉,看着眼前一片场景,瞬间愣住了。

这里人身上的衣服怎么这么奇怪,难道她们在拍电视?

不对呀!即使是在拍电视,她又不是演员,怎么会在这里?

而且她明明是在去参加全国厨艺比赛的路上……

对了,她好像在路上出了车祸,怎么会还活着?

容不得她多想,柯氏已经从地上爬起来,朝她跑过来,一把抱住她。

“姝儿,你活了,太好了,你刚才可把娘给吓死了。”柯氏喜极而泣地说道。

看着眼前流泪的妇人,柳姝心中一怔,她是她娘?

她娘早就死了呀!

谁能告诉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柯氏看柳姝不说话,自责的道:“姝儿,你头还疼吗?都是娘不好,没有照顾好你。”

语毕,柯氏抬起手,用衣袖轻柔地替柳姝擦拭着额头的血迹。

“嘶!”柳姝额头疼的厉害,忍不住发出一阵抽气声。

她心里隐隐不安,好像自己遇到传说中的穿越了。

不过,她到现在还没有继承原主人的记忆。

“娘,刚才是谁打的我?”

柳姝敢断定,原主人之所以死是因为额头流血过多。既然她穿越过来了,怎么滴也要替原主人报仇吧!

柯氏听着,手一抖,惊恐地看着柳姝。

“姝儿,你怎么了?方才发生的事情,你怎么都不记得了?是不是脑袋还疼,娘这就去给你请郎中瞧瞧。”

“请什么郎中,家里可没有什么钱给这个赔钱货请郎中。”站在那里发神的柳学勤听见柯氏的话,瞬间回神,真是太好了,臭丫头没死,那十两银子还是他的。

柳姝闻言,一双眸子犀利地看向柳学勤,心里猜想着,方才一定是这个臭男人打的她,要不然她的头怎么会留这么多血。

她轻轻推开柯氏,踱步走到柳学勤跟前,冷冷的说道:“你说谁是赔钱货,有种你再说一遍。”

她的眼神里含着凛冽的冷意,让柳学勤看着,浑身禁不住哆嗦一下。

这死丫头的眼神怎么变得这么恐怖?

以前,死丫头可一直是唯唯诺诺地,从来不敢用这样眼神看他。

但只是一瞬,那点恐惧就被他压了下来。

他怕什么,他可是死丫头的老子。

“老子说你就是个赔钱货,怎么,你还想动手打老子不成?”柳学勤瞪大一双深邃的眼睛,紧紧地望着柳姝。

柳姝嘴唇勾起一抹浅笑,“你说对了,我就是要打你。”

她目光扫了四周一圈,找到了一根手臂粗的棍子,放在手中掂了掂几下,感觉手感正好。

众人都被柳姝的话震撼住了,她该不会真的是撞坏脑子了吧,怎么连自己的亲爹都敢动手?

柯氏见柳姝手里的棍子,吓得脸色苍白,她急忙跑到柳姝身边,拉住柳姝的胳膊,说道:“姝儿呀!你可不能打他呀!他是你爹,你若是打他,那是大逆不道,要被雷劈的。”

“就是!闺女打爹,这会遭天谴的。”村民纷纷点头议论着。

柳姝一双柳眉越拧越紧,靠!没想到这个臭男人竟然是原主人的爹?

尼玛,都说虎毒不食子,他的心有多狠呀!

别看他长得人模人样,原来却是一个败类,人渣中的人渣。

这下让她有些难办了,当作这么多人面,她到底是打还是不打呢?

瞬间,柳姝陷入犹豫之中。

第2章 想杀我,就凭你?

柳学勤看着柳姝手中的棍子,气的脸色铁青,用手指着柳姝,说道:“反了,反了,死丫头,你要是真的动手打老子,老子现在就让钱癞子把你给接过去。”

听闻,柯氏想都没想,扑通一声,跪在柳学勤面前,苦苦恳求,“当家的,求求你别把姝儿嫁给钱癞子,姝儿还小,不急着嫁人,家里要是没银子,我可以日日夜夜绣帕子,一定多挣点银子……”

之前,她敢拿着菜刀和柳学勤拼命,那是因为她的姝儿去了,她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活着了,现在可不一样了,姝儿活了,她当然也要好好的活着。

可是她们始终要待在柳家,所以此时才不得已低头恳求。

柳学勤冷嗤一声,抬脚将柯氏踢倒在地上,然后用脚狠狠地踩住柯氏的一只手。

“哼!臭婆娘,你刚才不是挺彪悍的吗?怎么现在如此低声下气求我了。”柳学勤说道这里,咬了咬牙,脚下力度加重了几分,继续说道:“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能绣出十两银子的绣帕。”

柯氏口吐鲜血,脸色苍白如纸,手指被踩得发出咯吱咯吱响声,疼的让她枯黄消瘦的脸扭曲起来。

柳姝见状,疾步来到柳学勤身边,用力推开他。

“娘,疼吗?”柳姝扶起柯氏,看着她的手,心里莫名的疼了起来。

可怜天下母亲心,这个柯氏不管对她还是对原主人的这份爱,她认了,以后只要她在,她绝对不许任何人欺负柯氏。

柯氏心头一暖,摇头回答:“不疼,我没事,你快向你爹……”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柳姝给打断了。

“娘,什么都别说了,我今日就要他知道欺负我们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柳姝松开柯氏的手,一个健步来到柳学勤跟前,毫不客气的对他身上打去。

“管你是不是我爹,欺负我娘就该打。”

“死丫头,你打老子,老子……”话还没说完,脸上便挨了一棍子,这一棍子柳姝打得很重,直接打掉了柳学勤一颗牙齿。

柳学勤惊愕的看着地上的牙齿,眸光触及到掉落在地上的菜刀,拔腿跑过去拾起菜刀,凶狠地咆哮着,“死丫头,老子今天非杀了你。”

柳姝盯着柳学勤手中的菜刀,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想杀我,就凭你?”

她可是跆拳道黑带,对付柳学勤这种人,闭着眼都会赢。

柳学勤没想到柳姝会嘲笑他,毫不犹豫地挥着菜刀砍向柳姝。

菜刀在阳光照射下,发出一道银白色的寒光,看着让人心惊。

“不要!”柯氏惊叫一声,想要冲过去,却来不及了。

就在大家以为柳姝凶多吉少时,柳姝一个侧身避开菜刀,然后一个后旋踢将柳学勤直接踢飞出去。

砰地一声,柳学勤倒在地上,昏迷过去。

村民看傻眼了,一个个嘴巴长得极大。

天啦!姝丫头竟然把柳学勤给踢飞出去了,她的力气也太大了。

日后他们还是少惹姝丫头为妙,免得会被踢飞。

“娘,我扶你进屋去。”柳姝扔掉棍子,走到柯氏身边。

柯氏愣愣地看着柳姝,她真的是她的姝儿吗?若不是这张脸没变,她还真的怀疑变了个人。

柳姝搀扶着忧心忡忡的柯氏朝正屋走去,柯氏一直低着头,没有看路。

直到柳姝把她扶到门槛处,她才抬起头来,说道:“姝儿,走错了,这不是我们的屋子。”

柳姝疑惑,不是这间,那是?

柯氏知道柳姝脑子一定还没好,用手指着西边的一间破旧茅草屋,“那间才是我们住的地方。”

柳姝顺着柯氏手指方向看去,不由一愣,随即调头向西边破茅草屋走去。

村民见柯氏母女进屋,帮忙把柳学勤抬到正屋床上躺着,然后纷纷离去。

柳姝把柯氏扶到床上坐下,然后去厨房打了一盆水过来。

她搓了搓湿巾,扭干水泽,替柯氏擦拭嘴角和手上的血迹。

“娘,村里有郎中吗?”柳姝问道。

“有是有,只是我们没银子请。”柯氏回答。

柳姝沉默片刻,“那家里有跌打药吗?”

“恩,有一瓶,我放在床底下了。”

柳姝放下湿巾,蹲下身子,在床底翻了起来,没一会儿找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

“娘,是这个吗?”柳姝举着小瓷瓶问道。

柯氏点了点头。

柳姝打开小瓷瓶,把药粉倒在柯氏手上,然后找了块旧布条缠住伤口。

“娘,伤口没愈合,不许碰水,免得化脓。”柳姝叮嘱着。

柯氏心里暖暖地,仿佛流淌过一股暖流。

她用另只手拉了拉柳姝,说道:“姝儿,你坐下,娘也帮你处理下额头的伤,要是留下疤可不好了。”

柳姝坐了下来,发现床晃了晃,不由皱了皱眉,掀开草席看了下,原来这张床竟然只是用几块木板拼接而成。

方才她只顾着柯氏的伤情,没来的急看这个屋子,现在她四处打量起来。

屋里除了这张破床,还有一张破桌子,其他什么东西都没有。

窗户是用橙黄的纸张糊起来的,但上面破了个大洞,一阵风刮进来,清爽怡人。现在是夏天,倒不用担心,可是倒了冬天呢?岂不是会被冷死?

柳姝心中无奈叹息,没想到她堂堂的顶级厨师,竟然会穿越到如此穷苦的农家来。

柯氏一边包扎一边说道:“这药是你姥姥给得,之前我们被打后就用这个,药效可好了。”

这句话,让柳姝听着,心里仿佛被蜜蜂蜇了一下,隐隐作痛。

等到柯氏帮她处理好伤口后,她暮然开口,“娘,我想我永远记不起以前发生的事情了,你和我说说吧。”

柯氏听闻,鼻子一酸,眼泪如雨水般滴落。

“你生于……”柯氏哽咽的说着,脑中回忆起以往的点点滴滴。

但她说到柳学勤时,柳姝明显从她眼里看到了无穷无尽的悲哀。

柳姝仔细听着,可越听越生气,胸臆间那团怒火如火焰一般,越烧越旺。

原主人和她同名同姓,原本是柳家长女,可是现在却不是了。

柯氏生下原主人之后,便下田插秧,落下病根,导致不孕。

吃了好几年药,都不见效,柳学勤以柳家不能无后为由,纳了杨氏为妾。  

这杨氏是个寡妇,嫁过来时还带着个女儿,比原主人大一岁,所以原主人多了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姐姐。

杨氏嫁过来的第二年,就给柳家生了个儿子。母凭子贵,杨氏有了儿子之后,柳学勤什么都听她的,不管她们如何欺负柯氏母女,他都装作没看见。

柯氏越说越心痛,声音哽咽不成音。

柳姝强压下心中怒火,抬起衣袖替柯氏擦干眼泪,劝道:“娘,你别哭了,哭坏了身子,我可是会心疼的。”

“好,我不哭了。”柯氏吸了吸鼻子,压住心头的痛意。

柳姝握紧柯氏的手,坚定地说道:“娘,以后我不会让她们在欺负你。”

闻言,柯氏心里十分欣慰。

但她想到柳姝打柳学勤的场面,脸色顿时不好起来,焦急的道:“姝儿,你打了你爹,等下他醒来,肯定不会放过你,不如你趁他还没醒来,赶紧跑到你姥姥家躲一阵子。”

柯氏说完,站了起来,准备给柳姝收拾东西。

柳姝急忙阻止,“娘,你别收拾了,即使我跑到姥姥家,柳学勤不还是会找过去的吗?”

柯氏一愣,“那该如何是好?娘就你这么一个闺女,要是你……”

说着,说着,眼里又流了下来。

柳姝嘴角抽了抽,这个娘也太爱哭了。

第3章 杨氏找茬

“娘,你别担心了,柳学勤根本不是我对手,他醒来了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可是……”

“别可是了,你就听我的吧!”柳姝劝道。

柯氏见柳姝眸中闪过笃定的光芒,一颗提起来的心瞬间落到原位。

“恩,娘听你的。”

忽地,柳姝肚子里传来一阵咕噜咕噜的响声,她不好意思地用手摸了摸。

“姝儿,你躺会,娘去给你做午饭去。”柯氏温声说道。

柳姝起身,说道:“娘,你躺着,你手上有伤,不能碰水。”

“篮子里有早上吃剩的面疙瘩,你热一热就行。”柯氏吩咐。

柳姝点了点头,向厨房走去。

来到厨房,柳姝一眼就看见吊钩上的竹篮,打开来一看,果然有一盆面疙瘩。

她拿出面疙瘩,走到灶台前。

灶台上有两个锅,中间还有两个铁吊罐,是烧热水用的。

平时饭做好了,铁吊罐里的水也差不多烧开了,这倒是挺方便的,不用重新烧水。

她把锅刷了一遍,便把面疙瘩倒进去,看着面疙瘩上面漂浮在点点油光,不由眉头皱了皱。

随即,伸手拿起灶台上所剩不多的油壶,倒了倒,才盖上锅盖。

柳姝蹲在灶底,看着火石子,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个东西她不会用呀!

琢磨了许久,她才把柴火点着。

没烧一会儿,锅面冒出一股热气,她知道面疙瘩好了。

她盛了两大碗,端着香西屋走去。

“娘,吃饭了。”柳姝把碗放在破桌上,然后再把破桌子移到床边。

柯氏爬了起来,坐在床沿边,抬眸触及到柳姝的脸不由一愣。

“姝儿,瞧你,做个饭,竟然把脸弄成个大花猫。”柯氏笑了笑,让柳姝来她跟前,她替她擦干净。

柳姝没想到,只是热个面疙瘩,就弄成这副模样,亏她还是个顶级大厨。

饭后,柯氏想要去看下柳学勤,却被柳姝给拦住。

“看什么看,死不了的。”

“姝儿,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的爹。”柯氏无奈的说道。

柳姝不认同,“这种爹,我可不敢认。”

“姝儿……”柯氏知道柳姝今天伤心透了,她又何尝不是。

只是……她始终是柳学勤的妻子,而姝儿始终是他的女儿呀!

柳姝不想和柯氏继续讨论柳学勤,她拉着柯氏,让她躺下睡会。

现在午时,外面太阳烈的很,最适合午休。

柯氏虽闭着眼,可一点睡意都没有。

柳姝也是如此。

她大脑中思索着。

这个家关系太复杂,她可不想待下去,但要离开,就必须得要有银子,所以她得要快点挣到银子才行。

就在她准备进入梦乡时,屋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是骂声。

“柳学勤,你个死鬼,天气这么热,都不知道去村口接一接我们,你是想把我们娘几个热死吗?”杨氏才走进院子就大声骂了起来。

柯氏听见杨氏的声音,身子一颤,猛地坐了起来,慌张的说道:“不好了,杨氏回来了,她看见柳学勤那样,一定会打死你的。”

她没想到杨氏今天会回来,否则不管如何,都会让柳姝去姥姥家躲一躲。

柳姝不屑,“柳学勤我都不怕,我还怕她不成?”

“姝儿呀,你不知道,杨氏就是个泼妇,她不仅胖,那力气也大的不得了。”柯氏常年被杨氏打,所以见到杨氏就如老鼠见到猫一般惊悚。

“哦!再大也没有我大,你看我都把柳学勤给踢飞了。”柳姝安慰道:“娘,你别怕,等下要是她找麻烦,我定会好好收拾她,让她知道这个家到底谁才是女主人。”

她的话才落,屋外的骂声便转为哭声。

“死鬼,你醒一醒,是谁把你弄成这副模样?”

“呜呜!爹,你不要死!”

“呜呜!爹,你这是怎么了?”

杨氏看着柳学勤额头好几个大包,脸肿的像个猪头,嘴角上还流着血,心里一下子慌了,一头扑倒在柳学勤身上,双手用力的拍着。

“死鬼呀,你可千万别死呀!你要是死了,我又变成寡妇了。”

柳学勤本来就有内伤,被杨氏这么一拍,瞬间咳了好几口血出来。

“咳咳!”柳学勤痛苦的睁开眼,“媳妇,求你别拍了。”

杨氏一听,停下手上的动作,说道:“学勤,你没死呀!”

“被你这么一拍也快了。”

杨氏瞪着他,恼怒的说道:“没死,你装什么,害的老娘以为你真的死了。”

“太好了,爹没死,爹还可以给我当马骑。”一个六七岁小男孩兴奋的说道:“爹,你快起来,我现在就要骑马。”

柳学勤看了柳斌一眼,“斌儿乖,爹现在不能给你当马骑,等爹身上伤好了,爹就给你当马骑。”

柳斌不乐意了,嘟起小嘴,抬起小拳头打在柳学勤身上,“爹不疼斌儿了,爹不疼斌儿了。”

“斌儿,你别闹,让你爹休息,这里有躺,你拿去吃。”杨氏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糖果,递给柳斌。

柳斌得了糖果,跑到院子你玩耍起来。

“爹,你这是怎么了?”一直没说话的何玉琴问道。

柳学勤回答:“都是柳姝那个死丫头弄得。”

他的话,如一石激起千层浪。

杨氏母女不敢置信,真的是柳姝那个小贱人打的?

“死鬼,你说的是真的?”杨氏质问道。

“别说你们不相信,就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那个死丫头竟然变得这么彪悍。”

柳学勤把上午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杨氏听完之后,抬手揪住柳勤学的耳朵,“你怎么这么窝囊,连两个小贱人都管不好,你还是不是男人?”

“哎呦!疼,媳妇,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最清楚吗?”柳学勤疼的大叫,“媳妇,你快放手。”

“死鬼,说什么呢,琴儿还在这里呢!你要是敢再乱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杨氏低声呵斥。

柳学勤瞥了一眼何玉琴,见她脸色绯红,像一朵盛开的桃花,美丽动人,不由看呆了。

“爹,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是不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何玉琴见柳学勤一直盯着她看,不由抬手摸了摸脸。

柳学勤回神,神色尴尬,说道:“没有。”

他转身对杨氏说道:“媳妇,那个小贱人现在连我都打,她是绝对不会同意嫁给钱癞子的了。”

“不同意也得同意,这个家没她说话的份。你个废物,老娘让你办个事,你都办不好。”杨氏说完,又揪住柳学勤的耳朵。

别看柳学勤在柯氏母女面前那样嚣张,但他一见到杨氏就变成了怂包子,任由杨氏捏瘪搓圆。

“琴儿,你去傅郎中家,让他过来给你爹看病。”

“好的,娘,我这就去。”何玉琴起身,向门外走去。

“死鬼,你给我好好躺着,老娘这就去收拾那两个小贱人。”

“你当心……”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杨氏已经走了出去。

来到西屋,杨氏大声喊道:“柯敏,你给老娘滚出来。”

闻言,柯氏双手紧紧的抓住衣角,心里害怕极了。

此时,柯氏恢复往常的样子,身上早就没了上午拿菜刀砍柳学勤的强势了。

“娘,你坐着别动,我出去看看。”柳姝起身,走到门边,打开门,走了出去。

“喊什么喊,喊魂呀!”柳姝冷声呵斥。

杨氏一听,磨了磨牙,阴冷的看着柳姝,“贱丫头,撞了一次墙胆子倒是大了不少,敢这样和老娘说话,我看你身上皮又痒了是不是?”

古代厨娘手札-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柳姝, 秦枫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61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