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总裁的天价逃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顾宜人, 凌慕

亿万总裁的天价逃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顾宜人, 凌慕

第1章 深夜,那个灼热的吻

亲眼目睹相恋多年的男友和继妹滚床单。

顾宜人跑出房门,浑浑噩噩的在外面晃荡了一天。

天渐渐晚了,顾宜人来到一家旅馆,就这样如行尸走肉般度过了三天。

19岁的她经历过母亲出车祸去世,父亲在母亲去世3天后再娶,带来同父异母的两个姐妹,顾宜人以为这就够了,只是没想到,自己今天亲眼看见自己的亲妹妹齐媛洁竟然和自己的男朋友林芷染上床了。

顾宜人望向窗外,自嘲的笑笑,只是这笑未达眼底,便隐去了。窗外几株樱花依旧开的菲菲然,浪漫的如同那年和林芷染的过去。

手机响了。是自己的好朋友招娣。

“宜人,林芷染竟然要和齐媛洁那个小贱人订婚了,什么情况?”

手机滑落,周围突然静了下来,顾宜人脑中一片空白,完全听不到招娣在讲什么。

愣了一会儿,手机又一次响起,是林芷染。

顾宜人看见屏幕上29个未接电话,心里一片苦涩。最终还是不忍,接了电话。

是夜。帝都火车站人来人往。

旁边一颗樱花树,粉红色的花蕊争相绽放,让人生出一种妖艳的错觉。

顾宜人摘了一片樱花,花瓣已然碎掉了,如同那个女人脆弱的一生。顾宜人依旧记得那个柔弱荏苒的女人在那个暮后,身穿一袭藏青色的连衣旗袍,手捏一株樱花,回眸一笑,望着自己,轻轻叫着:宜人,快过来。樱花开了呢。

一瞬间决堤,泪满盈眶。妈妈,女儿该坚强是不是,可是怎么办,好想你,好想好想抱着你痛痛快快哭一场怎么办。

顾宜人背着粉色的牛皮小包,紧紧盯着每一个过往的人。

终是放不下那个男孩。虽然林芷染是林家唯一的嫡长孙,含着金汤匙出生,但是在顾宜人面前,林芷染从来没有摆架子,事事依着顾宜人,宠着顾宜人。可是这样的男孩子真的能抛弃那万贯的家业,同自己双宿双飞吗。顾宜人赌了一把。

夜,渐渐深了。车快要开了,然而顾宜人依旧没有等到林芷染的出现。

顾宜人自嘲一笑,就这样吧,去浪迹天涯吧,总比回到那个牢笼要好。顾宜人这样想着,攥紧手中的樱花簪子,默默祈祷:妈妈,你会保佑女儿的是吧。

顾宜人上了车。

许是最后一班高铁,顾宜人所在的13号车厢竟然没有几个人。顾宜人把东西放下。便去厕所。出来时,刚刚打开厕所的门,便被一股强大的惯力推了进去。

是一个男人。准确来说,是一个肩膀受了伤的男人。红色的血浸染了男人的衣服。

枪伤,伤口直径宽5厘米,由伯莱塔92F型手枪射击造成,此手枪初速333.7米/秒,有效射程50米。极具杀伤力。

顾宜人心里默念着这一串数字,很奇怪,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还能把平时的爱好和男人的伤口结合起来。真是不可思议。

不过,这种伤口如若不在3小时内救治,这男人的手臂怕是要废了。顾宜人暗暗想着。

门外,几个手持枪械的男人正在一一排查着什么。

凌慕看着怀里的女人很是奇怪,平时女人总是惊艳自己的外貌和强大的床上技巧,这个女人竟然只是盯着自己的伤口看。

很奇怪,这一瞬间,凌慕竟然有些嫉妒自己的伤口。

凌慕把顾宜人抱到洗手台上,仍旧紧紧抱着女人的腰,发现怀里的女人的腰好细好软,又暗暗捏了几把。终于强行把顾宜人的视线转到自己脸上了。

顾宜人看见男人时,有一丝丝的恍惚。这男人,嗯,真好看。

将近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穿着黑色的衬衫,领口的扣子开了两个,露出里面妖娆的锁骨,对,妖娆,顾宜人竟然想到这个词。再往上,是一张刀刻似的男性十足的脸庞,却又精致异常,原本漆黑深邃的眼睛正玩味的看着自己。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个男人的身高确实是让人有威胁感。加之男人本身毫不收敛的丝丝邪魅,顾宜人觉得有些窒息。

“救······”

顾宜人想喊人。只是还没说完,便被男人用嘴堵住了。

顾宜人睁大了双眼,满满的不相信。可是嘴中柔软的触感和男人霸道的气息瞬间浸满了她整个感官。

顾宜人回过神,使劲锤着男人的肩膀想要逃脱,可是男人的肌肉坚硬非常,顾宜人挣脱不了。

“别说话,否则我也不能保证你的安全。外面是5个手持92F型手枪的特种兵,而我,没有武器,乖,闭上眼。”

门口似乎有凌乱的脚步声,慢慢靠近这扇门。顾宜人放弃挣脱,睁大双眼。

门口的脚步声渐渐离远了。

凌慕纤长的手指抚摸着女孩被自己蹂躏过的娇艳欲滴的唇,又附了上去。

好香,好软,凌慕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执着于一个吻,而这种执着竟来自于一个看起来极其青涩的女孩。真的很不可思议。

凌慕紧紧抱着怀里的小女人,加深了这个吻。少女的馨香和胸前的柔软无一不刺激着男人的感官神经。凌慕如同原野的野兽,撕扯着这个柔弱的猎物。

直到肩膀上的一阵剧痛,凌慕才不得不放开怀里的小女人。

凌慕捂着自己的伤口,后退几步,抬首看向顾宜人。

顾宜人惨白着脸大口大口喘息,手里拿着一支樱花簪子,簪子上浸满了鲜血,衬着银色的针柄,更显妖艳。而男人手臂上的血几欲把黑色的衬衣全部浸濡。

顾宜人用簪子指向凌慕。

“让我出去。否则我不介意让你的手臂废掉,我是学医的。”

“嗬。”

凌慕玩味的笑笑。抚摸着自己的唇渍。

“你还是第一个敢这么对我的女人,女人我记住你了。”

顾宜人赶紧从洗手台上跳下去。准备打开门。不料后面的男人又开口了。

“女人,你的唇好香好软,期待我们下一次见面,呵呵。”

可恶,不要脸的男人。顾宜人脸蛋红的快要充血。打开门,飞奔出去。

凌慕拾起地上的簪子,擦拭掉上面的血。抚摸着簪子上面小巧精致的一枚樱花,嘴角微勾。怎么办女人,竟然期待下次见面了呢。

外面传来一声枪响。凌慕打开门,消失在夜幕中。

第2章 和陌生男人的婚约

顾家别墅。

沿着花园的小路,顾宜人快步走向大厅,靠在门上倾听,里面似乎静悄悄的。拍了拍胸脯,顾宜人轻轻推开门,往里面瞥一眼,便白了脸。

顾家客厅。

齐卫东坐在主位上,手里拿着一颗烟。齐卫东40多岁,因为保养得宜,看起来只有30多,高大俊朗。

两旁分别坐着柳慧和她的两个女儿,齐媛洁和齐媛冰。柳慧看起来也就30出头,穿着蓝色旗袍,盘着发,一副贵太太模样。

齐媛冰20出头,穿着白色衬衫,短裙,正冷冷看着顾宜人。

齐媛洁比顾宜人小一岁,此时眼睛通红通红。哀怨的望了一眼顾宜人。眼里闪过一丝恨意,站起来。走到顾宜人旁边。

“姐姐,我把芷染还给你,你,你让他忘了那天那件事吧”

齐媛洁转身,抹着眼泪便跑上楼。

顾宜人看着跑上楼的齐媛洁,眼里闪过一丝嘲讽。

“宜人,跪下。”

齐卫东丢掉手上的烟,严肃的看着顾宜人。

顾宜人看向父亲。

“为什么,我没有做错任何事。”

齐卫东站起来,压迫顾宜人。

“你妹妹媛洁已经和林少订婚了,你可知道只要我们顾家和林家结为亲家,顾家的事业便能更上一层楼,可是,你竟然打算和你妹妹的未婚夫私奔,来破坏联姻。你还说你没有错。跪下。”

顾宜人仍旧笔直的站着,看向父亲,固执而坚定。

“爸爸,芷染以前是谁的男朋友,你不是不知道,妹妹抢了姐姐的男朋友,说出去不怕人家笑话我们顾家违背伦常,不知廉耻吗!”

齐卫东听到这些话,骤然大怒。指着顾宜人。

“你这个不孝女,我们顾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你还在这给我顶嘴,滚,滚!”

柳慧上前来,紧张地不断拍着齐卫东的胸脯,给他顺气,扶着齐卫东坐下。

“老公,宜人也不是故意气你的,可能是她心情不好,你别生气了,一会别心脏病又犯了。宜人,这几天你都没回家,去上楼泡个澡,好好睡一觉吧。”

顾宜人看着眼前的这个惺惺作态的女人。

“不用你假惺惺的,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插手。”

齐卫东听到顾宜人的这句话,愤然站起来。指着大门。

“滚,你给我滚出去,我们顾家没有你这个不孝的东西。”

“先生,夫人,苏家来人了。”

正在此时,一名仆人打破了剑拔弩张的氛围。

柳慧激动地站起来,看向齐卫东。

“苏家,是那个苏家吗,富可敌国,帝都最有权势的豪门?”

齐卫东也是眼睛一亮,赶紧去迎苏家来的客人。柳慧紧随齐卫东,走到顾宜人身旁,用只有二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林家少爷,只能是我女儿的,你,根本不配。要是识相的话,赶紧滚出顾家,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你记住,前天的事情,只是开始。”

柳慧说完,大力把顾宜人推到一边,顾宜人因为几天没进食了,身体异常虚弱,便倒在了地上。顾宜人想着柳慧刚才的话语,明白了,原来齐媛洁和林芷染上床是柳慧一手策划的。顾宜人恨恨的望向柳慧。柳慧翻了一个白眼,扭着跨,去追齐卫东。

顾宜人坐在地上,等不晕了,才站起来。刚要上楼洗澡,便听到门前闹哄哄的。

顾宜人望向大厅门口。

父亲和继母谄媚地跟一个中年男人攀谈。

那男人穿着西服,正向自己走来。男人走到顾宜人面前,微微鞠躬,递给顾宜人一个精致的盒子。

“宜人小姐,我们夫人有请。”

顾宜人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支粉色梅花簪子。顾宜人觉得很眼熟,忽然想起来,自己也有一支做工材质都很像的簪子,只是自己的是樱花,这支是梅花。

“宜人小姐,这是我们夫人的,当时夫人打了一对,一支留给自己,一支送给了您的母亲,作为双方婚约的信物,具体事宜,夫人想与你详谈,顾小姐,这边请。”

顾宜人很是震惊,自己怎么会和苏家有婚约,母亲从来没告诉过自己呀。但看到父亲和继母震惊又想讨好自己,又抹不开脸面的样子,顾宜人有一丝报复的快感。

“好。”

顾宜人听见自己说。

夏日的午后,车子沿山路盘旋而上,入目之处便是一片郁郁葱葱,摇开车窗,便能呼入沁人心脾的丝丝凉意。真真是个好住处。

苏家豪宅坐落在帝都西郊的一座山顶。进去后,便见处处彰显着低调奢华,顾宜人想着顾家已经是豪门了,可是和苏家一比,还是小巫见大巫了,完全没有可比性。

跟随女仆进入大厅,刚刚落座。便见送自己前来苏家的中年男子向自己走来。顾宜人知道他是苏家的管家,姓穆。穆管家走到顾宜人面前,微微鞠躬。

“宜人小姐,非常抱歉,刚刚老爷突发疾病,夫人赶去医院了,走前让我和宜人小姐说声抱歉,并让我陪同宜人小姐好好参观一下苏宅。以尽地主之谊。”

顾宜人赶紧站起来,想辞行,毕竟主人不在,自己也不好再待下去。可是还没来得及说,便见一个女仆慌慌张张跑过来。附耳在穆管家耳边说了什么,只见穆管家脸色一变,便看向顾宜人。一脸抱歉。

顾宜人了然。

“穆管家您去忙吧,我自己一个人随便逛逛。”

穆管家眼中露出一丝欣赏,便带着一群仆人匆忙离开了。

顾宜人坐在客厅,百无聊赖。

巨大的落地窗外,几棵隐映在绿荫下盛开的樱花吸引了顾宜人的目光。顾宜人走出去,沿着蜿蜒的小道转了一圈,终于来到樱花树下。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风一吹,落英缤纷,似画一般,真美。顾宜人情不自禁伸手想摘一朵,却突然被身后一个阴冷的声音打断。

“谁准你摘花了?”

顾宜人听见声音,赶紧转身。

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正冷冷看着自己。男人脸上有一道狭长又丑陋的伤疤,盖住了原本的脸庞,配上冷冷的眼神,生生让人有一种身在地狱的感觉,但是周身的气质又隐隐有些矜贵。

而且,现在是夏季,男人的腿上竟还盖着厚厚的毯子。

看见回过头的顾宜人,男人阴郁的目光闪过一丝奇异的光亮,顾宜人想仔细看时,那光又闪去了,很是奇怪。被这样一个阴冷神秘的男人紧紧盯着,顾宜人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但是毕竟是在别人家,自己确实不该摘花,硬着头皮,顾宜人想解释一下。

“抱歉,我······”

谁知不等顾宜人说完,男人便打断了。

“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苏家?”

“我是顾宜人,是苏家夫人找我来的,我为我刚才的行为道歉。”

顾宜人赶紧回答。

“顾宜人,顾家,齐卫东还真是有手段,靠着女儿,先攀上林家,这又想攀上苏家,这如意算盘打得真好。”

男人清冷的声音缓缓道。

顾宜人听着男人略带讽刺的话语,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齐卫东从不关心自己,顾家那个狼窝更是让自己想终日躲避,但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顾宜人听了这话还是很生气。

“这位先生,我摘了您的花,是我不对,可是我很诚恳地给您道歉了,当然,接不接受是您的气度,但是随意用不实的谣言诋毁别人的父亲,而且是在他的女儿面前,您不觉得很降低您的格调吗?”

男人闻言,抬头定定看了顾宜人一眼,没有说话。

这时,远处,穆管家跑过来。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穆管家看了一眼顾宜人,微微惊讶。走向男人。鞠躬。

“少爷,原来您在这,我让人推您去书房吧。”

一个仆人走过来,推着男人走了。

穆管家来到顾宜人面前。微微颔首。

“宜人小姐,现在我送您回家吧。”

“好的,穆管家,刚才那个人是······”

顾宜人看向穆管家,略迟疑的问。

“那是我们少爷,和您有婚约的那位。”

穆管家边走边说道。

苏瑞谦?原来他就是苏瑞谦,天哪,和自己有婚约的竟是这样一个阴冷咄咄逼人的男人?不行,自己不能和这样的男人的结婚,这个男人好像很讨厌顾家和自己,嫁过去肯定没好果子吃,自己刚才好像还怼了他,完了,更完了。

这个婚约一定要废除,一定要。

回来的路上,顾宜人的心里定下了这个计划。

不过,从苏家豪宅走出去的时候,顾宜人老是感觉背后有一道视线灼烧着自己的背部。

顾宜人猛然回头,只看见一栋灰色的楼,二楼的黑色窗纱飘舞着。

顾宜人晃了晃头,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亿万总裁的天价逃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顾宜人, 凌慕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38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