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总裁强宠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墨非, 季林深

偏执总裁强宠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墨非, 季林深

第1章 出狱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号。

城南女子监狱。

“出去好好做人。”

“好,今后就再也不见了。”

今天的天气尚好,墨非拎着小包东西,直径离开。这座女子监狱里,存放着她青春和无知。十八岁女孩因故意杀人罪而入狱,算 不算人生巨大的污点?而且被害者,还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狱友们说,就算错事干的再多,也不能伤害自己的父母啊。就这样,那群圣母心态的杀人犯,开始站在道德的角度谴责她,将她当一个活体玩具,变着法的折磨。

每天的都在谩骂个殴打中醒来和睡去。

墨非不知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只是每当被殴打的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那奸夫淫妇的脸,就出现在她的眼前。不就是三年吗,她不能死。凭什么真正的杀人犯可以接受所有人的祝福。既然法律制裁不了他们,那她就亲手来制裁他们。

城南监狱到市中心,足足十五公里路。等墨非徒步走到市中心时,已经是中午了。

A市是全国最繁荣的城市,比起三年前,今天的A市多了许多以前没有的,人心冷暖。

此时,商城的广告牌。从普通广告,变成了二位新人的婚纱照。路人都好奇的停住脚步,仔细的观望着广告牌上的新人。

墨非的拳头紧握,水灵的眸子里抹上一股恨意。

只见斗大的红色字体写着:恭贺!安氏千金,与苏氏少公子喜结连理。

“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墨非说出这八个字的时候,嘴角轻声讽刺。

一个是她的男朋友,一个是她的亲生姐姐。有什么比这更戏剧,只可惜,他们的幸福笑容马上就要嘎然而止了。

季市集团

“这位小姐,请问你找谁。”前台小妹带着微笑,她们公司是A市最大的公司,从未来过这么寒酸的女子。

“我找季林深。”墨非无视掉前台小妹不礼貌的目光,说着那个男人的名字。

总裁平时很忙的,不知道有没有预约?”

“我叫墨非。”

前台小妹楞了楞,她就是墨非。总裁早在一个月前就下达消息,一个月之内会有一个叫墨非得女子来找他,到时候不仅仅要礼貌的招待着,还要将那个女子好好整理一番。

这个整理,自然是外形整理。总裁将全球所有限量版衣衫鞋帽全购置在公司更衣室,只为了一个叫墨非的女人。前台小妹瞬间醒悟,怪不得要整理一下,不然这模样就跟坐牢才出来一样。

前台小妹殷勤的来到墨非身边,墨非一脸疑惑,这是演电视剧吗?这前台从高傲变得下贱,只用了一分钟。

“小姐,请跟我来。”

前台小妹将她带到二楼的更衣室,打算开门,墨非问:“带我来更衣室干嘛?”

“这……这个嘛,总裁吩咐的,待会再很小姐细说。”前台小妹打开门。

入眼的那是一间更衣室,明明就是一间专属富豪的衣帽间。墨非靠在门边,季林深这是怕自己的晦气污染他吗?

前台小妹虽说看起来像极了花瓶,可对于如打扮一个漂亮女孩,倒是比一般人精细的多,从发型到耳环,再到衣裙和高跟鞋,每一样都按照颜色和款式搭配。

墨非以前那注重过这些,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墨小姐,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落雪将一面全身镜推到她面前。

墨非有那么一瞬间,差点不认识这镜子里的人了。

第2章 改变

因为入狱被剪掉的长发变成了发尾微卷,搭配上白色如花的耳钉,衬托的无比诱惑。黑色的长裙及脚踝,黑色的高跟鞋,墨非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

好似方才从监狱里出来的那个墨非,抛到了九霄云外。

落雪止不住感叹:“太美了。”

墨非五官本就精致,皮肤也白皙。落雪的锦上添花,让墨非的冷冽美变成了让人致命的罂粟。任那个男人看了,都会心跳加速。

“谢谢。”墨非礼貌的道谢。

“莫小姐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总裁现在应该回来了,我带你上去吧。”

从更衣室到总裁室,就一层楼的距离,落雪已经夸了墨非不下于二十遍。

到了总裁室门口,落雪就急匆匆的离开了。倒不是忙着回到工作岗位,而是在害怕站在这儿。墨非忽然想到,季林深是商界出了名的活阎王。怪不得把落雪,吓成那样。

墨非见门没有关,轻轻的推开。总裁室很大,也很宽敞。墨非四处打量,发现落地窗边的一男一女正在谈情说爱。

只见男子和女子的背影,墨非顺势坐在办公桌边,并没有惊动他们。

那女子穿着一身红裙,只是吊带已经落在腰间,松松垮垮的模样诱惑至极。而旁边的季林深则一动未动,就像这红衣女子卖力勾/引的不是他一样。

墨非自然认得那女子,三年前就是当红的明星,人称冰雪女王的蓝若羽。若是粉丝知道自己高冷又清纯的女神,变成了现在这样,是该哭还是该哭呢。

“看够了吗?”季林深并没有看向墨非,而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蓝若羽惊讶,以为季林深在和她说话。可还没等她弄清楚,背后就传来了墨非的声音:“我这不是没打扰你吗。”

蓝若羽这才看到总裁室内多了一个妩媚的女人,她穿好衣衫,大吼;“谁准你进来的,还不快滚出去。”

“那可不行。”墨非微笑着,摇摇头“我的时间很宝贵,等不得。”

“送上门来的贱人罢了,装什么装。再不滚出去,我就叫保安了,到时候有你好果子吃。”蓝若羽性子是高贵的,那忍得了墨非这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蓝影后这话不是很准确,确切的来说,你是送上门来的,而我是来看十八禁的。演员和观众的区别,还是挺大的。”墨非道。

“你.......”蓝若羽气的想砸杯子,墨非站起身,妖娆无比:“对一个看戏的都不放过?放心吧,我不是什么坏人的。你想,若是坏人,刚才那一幕,肯定会被录下来,而后发在网上。”

“你敢。”蓝若羽十分不相信这个女人,大吼道。

“我只是打了一个比方,看把你吓得。”

“林深,你看看这野女人。你快叫人把她赶出去啊。”蓝若羽朝着季林深撒娇。

“滚。”季林深开口,冷冽的语气带着嗜血的味道。

“听到没,你已经没戏了。还不快滚?”蓝若羽得意的靠在季林深身边,她就知道,没几个男人会逃出她的手掌心,包括季林深。想到这儿,蓝若羽更加变本加厉的抱着季林深。

“我是叫你滚。”季林深看向一脸惊慌的蓝若羽。

“季总......”蓝若羽从不知道季林深会有这般恐怖的神情,她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乖乖的离开了。

“季总,这可不能怪我。”反正就算她不把蓝若羽气走,季林深也对蓝若羽提不起兴趣,倒不如送他一个顺水人情。

第3章 雅光小苑

季林深站起身走进那个从一进门就油嘴滑舌的女人,一米八六的身高逼近墨非。墨非虽然面不改色的与季林深对视,可身子却一步一步的朝后退去。直到感觉到背后传来墙壁的凉意,墨非才回过神来。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个,三年不见的男人。

比起三年前,季林深多了些许让人不敢亵渎的帝王之气。商场如战场,这句话果然一点错都没有。

季林深危险的盯着被禁锢在墙边女子,缓缓开口:“不怪你怪谁?”

“难道季总会认为自己的未婚妻,气走勾引自己未婚夫的小三,是一种错误?我相信季总这双漂亮的眼睛也一定觉得,我比那个小三漂亮一万八千多倍。”墨非说道,不甘示弱的用手攀住这个比自己高出一个脑袋的季林深。

“......”季林深的脸黑的厉害,不过就是三年牢,就让一个单纯的十八岁女孩,变成了现在这样。季林深皱眉:“小非非,我真后悔让他们把你弄成现在这样。比起你现在带刺的模样,更想看你刚出狱时的惨状。”

“季总还有这样的口味?怪重的。季总不会是觉得三年前看走眼了,想反悔吧。”

“有点,像你现在的模样,a市一抓一大把啊。”

“可是......”墨非笑着,没有被季林深给激怒;“可是,叫墨非的妖艳贱货,就一个啊。还是你,亲口跪在我面前求的婚呢。”

季林深想了想:“那我岂不是很吃亏。”

“等我把安氏拿回来,你就不吃亏了,相反你还娶了一个金娃娃回家。两全其美啊.....”墨非风情万种的笑着,如同盛开的黑色玫瑰,令人窒息。

安氏是爸爸的心血,只要安倩和苏诺安结婚,那么安氏就是苏诺安得了。而据墨非所知,苏诺安得公司早在三年前就出现了小危机。

“原来小非非是把我当成复仇工具了,我不想答应怎么办。”

“哦?我不信。”墨非磨人的咬着红唇:“你这幅想吃了我的模样,就足够证明你不会拒绝我。况且,安倩给你带的帽子不比我头上的小哦。”

季林深深邃的凤眸注视着墨非,这女人仿佛从骨子里变了。

三年前,墨非在自己的生日宴上,得知了男朋友出轨自己的亲姐姐。悲痛万分之下,又撞见帮自己说话的爸爸被推下阳台,当场死亡。

而这季林深就是她被逮捕上警车时,拿着戒指向她求婚。

那时候的墨非已经崩溃了,她以为季林深是在借机报复安倩出轨苏诺安,可谁知季林深眼中流露出来的,是异常的坚定神情。逼真的她都信了。

那时她就在自己的中指咬出一道牙痕说:真可惜,a市的犯人不让带饰品。

接下来的时间,季林深在处理工作上的事情。而墨非则在一旁喝着红酒,时不时的盯着季林深。

夜幕降临,季林深合上电脑。来到墨非身边,她已经睡着了。

不得不承认,墨非是美丽的。卷翘浓密的睫毛,小巧的鼻梁,以及薄薄的嘴唇。白皙的皮肤,被灯光衬托的白里透红。犹如成熟的蜜桃,让人想一口咬下去。

季林深微笑,将墨非抱在怀里。华灯初上,季林深从宁静的总裁专用电梯,一直小心翼翼的到车上。

刘助理透过后视镜,看到总裁怀里抱了一个女人。以为自己眼花了,在自己的眼镜上哈了口气抹了抹。才确定自己没有看花。

刘助理连忙下车,打开后座车门。

“总裁,回家还是?”

“雅光小苑。”

雅光小苑是墨非名下的唯一一样财产。

而墨非入狱这三年,那间房子一直是季林深在打点。

第4章 尴尬一幕

墨非睡得迷迷糊糊,从床上坐起来,她并没有开灯。墨非只觉得房间很熟悉,她步履蹒跚的走着。

好像一不小心能摔倒一样。

从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墨非朝浴室走去。

忽然,她彻底清醒了过来。

瞳孔放大几倍……

季林深怎么在她家……

季林深怎么在浴室……

季林深为什么不关门就洗澡……

墨非忽然邪恶的笑了起来,季林深的身材还真是不错,古铜色的皮肤,六块腹肌……

墨非吞了吞口水,想装作什么是都没发生。

“什么都看完了才想一走了之?”季林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墨非面前。

好在季林深下边已经裹了一条浴巾,可这上半身也足够墨非流鼻血的了。

“我肯定还在做梦,一定是这样。”墨非打了一个哈欠,朝卧室我走去。

谁知,从腰间传来一股力量,然后身体被抛在了床上。

季林深顺势压了下去,墨非无力反抗。

“你好重。”墨非口是心非的撇过头,她不是什么圣女,万一忍不住把季林深睡了,她会后悔的。

“小非非,你是故意的。”季林深说罢,手掌已经抚上了她纤细的腰肢。

墨非的裙子很薄,她能感觉到季林深手掌的炙热,还有那滚烫的……

“你无耻……我才不是故意的。”

“现在解释是不是已经太晚了。”季林深微笑的在她耳边说着。

墨非打了一个寒颤,这个季林深够妖孽。

季林深见到墨非这模样着实好笑,决定不逗她了。大手拦过墨非的身子到怀里,能闻到从墨非身上散发的淡淡幽香。

墨非惊讶于季林深的举动,她能感觉到季林深的心跳,跳的很快。以至于墨非也不敢乱动。

“我以为这所小苑会被颜如玉处理掉,谢谢你季林深。”墨非幽幽开口,带着感激。

“我可不想看到我的未婚妻一出狱,就流落街头。”

“那在路边见到我乞讨,顺便再把我捡回来。”

墨非微微一笑,从季林深的怀里出来。“我去洗澡,你睡吧。”

季林深点头,这一幕好像已经结婚好几年的老夫老妻。是那么的甜蜜。

“小非非,洗澡记得关门。”

“……”你以为我是你啊,墨非在心里暗骂了季林深几百遍,才拿起睡衣去浴室。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个小时后始终不见墨非走出来。

季林深敲了敲浴室门:“墨非?”

再喊了几次,无人答应。

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季林深真后悔让墨非锁门,正准备踹门的季林深将脚停在了半空。

墨非打开门,穿着白色浴袍,站在门口。

“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季林深见到墨非没事才放心。

墨非没有说话,像是失了重心,朝前方倒下。

君止莫整理好自己的药箱,给墨非打了一针。

“她就是墨非?”君止莫早有耳闻,却不曾亲眼见过。

偏执总裁强宠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墨非, 季林深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68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