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爱妻太可人-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童欣然, 君皓峥

契约爱妻太可人-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童欣然, 君皓峥

楔子

迷乱的夜。

百叶窗的缝隙内,隐约可见两具迅速交缠在一处的身子。他们的一举一动间,无一不证明正在上演着充满暧昧的活春宫。

“嗯——”

童欣然眼神迷离地看着面前一脸阴鸷地男子,他狠戾的动作,让她几乎承受不住负荷,蹙眉轻喘……

“别——啊——”

一波又一波的浪潮接踵而至,童欣然已经放弃了任何挣扎,轻咬着下唇,无奈地闭上了眼睛,承受每夜必来的羞辱。

童欣然心中苦笑,她怎么会忘了,自己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情妇而已,自从与金主君皓峥签订了那侮辱她自尊的情妇契约后,她便已经失去了自由。

只是,童欣然分明觉得今天的他嗜血又恐怖,她甚至都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哪里得罪他了。

她的正上方,君皓峥刚毅又森冷地脸颊上,烘托出那微微眯起的危险双眸,格外诡异。他紧紧地盯着身下的女子,动作也毫不迟缓,前进,喧嚣嘶吼……

每每想到她今天在学校里竟然跟男生粲然微笑,他就恨不得将她揉进骨头里,禁锢住这个不听话的小东西!

募地,他伸出大手勾起她倔强的下巴,薄唇轻启,沉声怒道:“看着我!”

女子浑身一个战栗,有些惊恐地撑开眼睛,眼眸里撞入君皓峥那目光灼灼的眸子。她心一横,忍不住问道:“君皓峥,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倔强如她,即使受尽了凌·辱,也绝不轻易在人前哭泣。只是,她浑身都像是散了架一般,却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君皓峥闻言,暂停下动作,唇角勾起一个完美又妖娆地弧度,将她的左手放至眼前。看着她那细长的指甲,缓缓说道:“我喜欢温柔的小猫,但是你爪子太利,抓伤我了!”

说着,将她的手轻轻含入口中,先是轻轻允吸,随后慢慢轻咬,不知不觉中便加重了力道……

“嘶——”童欣然感觉到指尖传来的痛楚,蹙眉低呼出声。她心中咒骂道:君皓峥,你这个疯子!你绝对是个神经病!

可是她却没有再说话,经验告诉她,在他气头上越是反抗,他便越是肆虐地折磨。

老天!童欣然空洞的双眼再也不看向他,而是移到那洁白的天花板上,望着那白底黑框的异形顶吊灯,陷入了无边地伤痛中……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童欣然都已沉沉睡去,却在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身下有些疼痛。她惊恐地睁开双眼,正好看到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的君皓峥,正在盯着她的大腿内侧,手里还拿着一根带着电线的笔状器具。

“你在干什么!”童欣然缩起双腿,只觉得大腿内侧有些疼痛,似是灼烧,又向是熨烫,刺进了肉里一般的别扭。

见她醒了过来,君皓峥将手里的东西向后面随意一扔,栖身上前,凑到童欣然面前,轻咬着她的耳垂冷笑道:“小东西,刚才我偶然提起兴致,在你身下纹上了一只美丽的花蝴蝶。唔,你这样看着我,看起来是不大明白其用意吧?”

被他盯得有些头皮发麻,耳边还传来酥麻的痒感,童欣然闪躲着那灼人的目光,偏过头去不说话。她只不过是识人不清,也凑巧被人利用了而已,结果把自己弄得这样肮脏不堪,还要侍候一个长着天使的面孔却拥有魔鬼一样阴鸷狠毒心灵的男人,叫她情何以堪!

眼圈忍不住有些红了,却强硬的不让模糊了双眼的泪滑落下来。什么狗屁花蝴蝶?鬼才知道他口里说的什么用意!疯子!

“嗤——”君皓峥嗤笑出声,笑意却未达眼底。他毫不怜惜地掰过她的下巴,将她的颧骨紧紧地捏住靠向自己,沉声说道:“这是要提醒你,不要妄想去招蜂引蝶,你是我君皓峥的女人!我们之间的协议是,直到我厌弃你不要你为止!在此之前,对于其他男人你就别存什么想法了。记住了吗?女人!”

童欣然闻言,看向君皓峥充满警告的眼神,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大脑里迅速搜索着白天在学校里发生的一幕幕画面,猛地想到班上的男生同学对她多说了几句话,她扭过头去时,恰好看到了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君皓峥……

这些明明都是误会而已,他竟然就因为这个而折磨自己!

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童欣然一把推开君皓峥,坐起身来看向那一只妖异的花蝴蝶,正在自己的大腿内侧呈张开翅膀的状态,像是在挥舞着飞翔,又像是在冲谁招手……

“你这个混蛋!我恨你!”

那一刻,童欣然所受的屈辱与发自内心的怨恨,都一股脑地用拳头击打在他身上来发泄。她那毫无防备地心,竟不知何时已经被他给弄得千疮百孔……

君皓峥以为看到她抓狂,自己心里会更高兴而已。可是,在看到她决堤的泪水倏然下坠时,他分明感受到自己的心,失去了原有的脉动……

第2章 阴谋的开始

几个月前。

一栋偌大的别墅内,一楼耀眼又明亮的大厅里,已经聚集了许多业界上层人士。他们之间不乏有相互熟识的,正在举杯寒暄中。也有些千金小姐凑在一处,正私下说着闺房之间的趣话,无疑是对衣着首饰品头论足,外加对多金又完美的钻石王老五们大抛媚眼……

二楼的贵宾客房内,童欣然满心欢喜地脱下身上的衣服,换上了男朋友为她特意准备的精致晚礼服,对着镜子满意地照着。

这是一身设计十分婉约又不失时尚的包身淡紫色裙装,上身绣着一朵十分典雅的牡丹花,恰到好处的将腰部的曲线修饰得更加妖娆多姿。低胸的设计将童欣然饱满的两团欲遮还羞的展现出来,却只是能够看到一点点乳沟和呼之欲出的白皙肌肤,该藏起来的部分,都被完美地收在那纯白色的百褶花边里。

鞋子也是专门搭配着晚礼服来的,根底有十几公分高。童欣然刚刚穿上的时候,几乎要站不住脚摔倒。调皮地对着镜子吐了吐舌头,自言自语道:“童欣然啊童欣然,你这样笨的女生,学长居然会喜欢你,你就烧高香去吧。”

微笑着转了几圈后,又在镜子面前站定,看着镜中美丽的自己,轻咬着下唇,暗自轻叹道:乖乖,穿上这样一流的设计,连自己都忍不住要垂涎三尺了!

轻轻地将已经提前在理发店打理好的头发揽至胸前,希望能遮挡一些春光。毕竟这样暴露的衣服对她来说,实在是跟光裸没什么两样了。奈何是学长送给她的,她也没有更好的衣服来参加party,只好这样穿着了。

她那乌黑亮丽的头发底部是微微打成了波浪卷的发型,头上戴着一顶银白色的皇冠,这样的发饰与她白皙嫩滑的鹅蛋脸很是相衬。眨巴了几下黑溜溜的大眼睛,俏皮的说道:“童欣然,还傻愣着什么,赶紧走吧,要不然学长该等急了~!”

说完,童欣然转身走出了贵宾客房,向楼下走去。只是,她丝毫没有留意到,一直在身后的深褐色大木柜中,一直有双眼睛窥视了刚才房间内所有的一切。甚至包括童欣然仅着内衣区换礼服的模样,都被柜子里的人全部收入眼底。

须臾,柜子的门口打了开来,一只顷长的腿率先迈着步子走了出来,那黑亮的皮鞋上,一尘不染。男子缓缓走至刚才童欣然站过的地方,轻轻整理着自己身上的西装,从镜子里瞥了一眼随后出现的那个点头哈腰的男子,用慵懒又低沉地声音问道:“她真的还是处?”

“是的,君总裁,绝对错不了!我认识她已经有一年了,对于她的为人了解地十分透彻。据她所说,我是她第一个喜欢的人,也就是说,我是她的初恋。认识这么久,我连她小手都没牵过呢,更别说接吻和那啥了!”他笑意满脸,唯恐镜子前的男子不答应帮助自己家的公司渡过难关。

前些日子,他们吴氏企业因投资不甚遭到了重创,现在吴家已经负债累累,根本没办法偿还巨额的款项。已经过惯了养尊处休生活的吴景轩,怎么会甘愿沦落为下层人士?听说君氏集团的首席总裁最近正缺一个清纯又貌美的情妇,他不由的想到了自己新交往不久的女朋友童欣然……

“好了,不必废话。一切,都按照原计划进行。”君皓峥蹙眉看了看一脸献媚笑容的吴景轩,眼里闪过一抹厌恶地光芒。他平素最讨厌这样的奸佞小人,更不觉得他介绍的女人有什么好鸟。

不过,刚才那个女的条件不错,听她说话的语气倒像是个单纯的女孩。君皓峥的唇角微微上弯,冷冽的笑容浮现在脸颊上,踱步到门口,拧开门走了出去。

“诶,诶,好嘞,谢谢君总。”吴景轩见他答应了下来,欣喜地双手握拳,总算是能挽救一下濒临破产的吴氏企业了。

可转念一想到童欣然,将无辜的她牵扯到这桩阴谋交易中,吴景轩心里有些不舍,毕竟他很喜欢这个美丽又可爱的学妹。但是为了自己家族的生意,也为了他能够继续花大把的钱,住洋房开名车,牺牲一个童欣然就可以,一切都是值得的。再说了,只要有钱,要什么样的女人能没有?说不定那童欣然就是看上了自己有钱,对他的情感也没多单纯呢!

话说回来,自己都没有看过童欣然的肌肤呢,刚才君皓峥大饱眼福,他却只能看到衣柜里的一片黑暗。仔细想想,还真的是有些郁闷呢……

短暂的时间内,吴景轩已经将一切利弊都思虑完。他挺直腰板,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而此时已经站在楼下万花丛中的童欣然,正左顾右盼的寻找吴景轩的身影。她不明所以地四下查看着,学长不是说等她换好衣服下来时,他就站在楼梯口等自己吗?

“欣然。”

就在此时,忽然从楼梯上方传来一道温润的声音。童欣然一听,扬起唇角抬起头来,向上方看去。只见一身白色休闲西装的吴景轩正注视着自己,含笑地走下台阶。

“学长,你怎么在楼上呢?”童欣然笑着走上前,轻声问道。

吴景轩轻咳一声,看向她,宠溺地说道:“我刚才想到上面去找你,但临时遇到管家,说父亲有事找我,便去了书房。在回来时,他们说你已经下楼来了。”说着,轻轻揽着童欣然的肩膀,走向大厅里的来宾们。

“唔,原来是这样啊。”童欣然欣喜若狂地微垂着头,跟着吴景轩一起走在如白昼般的大厅里,不断地与那些杯酒交欢的宾客们点头致意。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童欣然的后背有些发麻。她这身晚礼服的后背是有些镂空的设计,穿上时就感觉有些太露了,那后腰部分几乎就是被掏空的。

她开始以为是后背受了凉风,所以有些别扭。可慢慢地便觉得不对劲了,好像是有一道炽热的目光,一直在注视着自己……

第3章 魅惑女王

大厅里已经聚了很多的人,那些道貌岸然地男人们在看到如此美丽动人的童欣然后,都忍不住睁大双眼,迷恋地看着惊艳地美人。他们通常都是阅人无数,但从没见过这样清纯又美丽不可方物的可人儿。

“天哪!那就是吴景轩的女朋友?听说今天就是为她而举办的!乖乖,我还没见过这样迷人的婊子呢!”

“去你的,在你眼里女人都是婊子。”其中一个男人惊叹完,另外一个人便开始吐槽他,“你们家那位婊子可是准备好了搓衣板让你跪呢,还敢多瞅美女一眼?”

第一个说话的人是一位中型企业公司的少东家,他身穿蓝色阿曼尼西装,自恃魅力无限。听到旁边的人提到他那个母老虎老婆以后,顿时耷拉下脸来,郁闷地说道:“去去去,我这里正亢奋着呢,你就在一旁泼冷水,扫不扫兴?”

顿时,围在一起的几个人都哈哈大笑,他们自然明白这位少东家是多么的畏妻,在业界都是有名的了。

而在另一边的千金大小姐们也都在打量着光鲜亮丽的童欣然,有的是羡慕,有的则是赤裸裸的嫉妒。

“哇!她可真漂亮,她身上那一件晚礼服,可是君氏集团名下的服装设计企业最新款的‘魅惑女王’!我的天哪,听说这创意是君氏的首席总裁君皓峥设计的呢!”

所谓‘魅惑女王’,指的就是百花之王中的牡丹,在充满魅惑的淡紫色衬托下,更加显得野性又不失典雅。光是那一朵牡丹花,就耗费了十二个设计师不眠不休亲自绣上去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件。

某女郎羡慕地看着童欣然身上的衣服,啧啧,她要是能够穿上君总设计的一件衣服也好啊,可君皓峥只是心血来潮才会弄出一件,并且价格绝非常人能买得起的。就算是这样,依旧是许多人都争抢着去购买的。

君皓峥的设计理念是:美丽与优雅浑然天成。也不是每个人穿起来都合适的,即便你家财万贯,不合身的衣服买来也只能是做摆设。

另外一位千金闻言,蹙眉看了看自己身上大红色的裹身迷你晚礼服,为了吸引人的眼球,她还命设计师特意将低胸的尺度加大,两团呼之欲出的浑圆,随着她的走动还会轻轻颤抖,简直是肉色天香。可跟童欣然一比起来,就显得差远了!

想到这里,她嫌恶地撇了撇嘴,不悦地说道:“这有什么好羡慕的?她不就是靠着自己张开双腿服务与吴大少吗?照我看,那衣服很有可能是高仿的!吴大少跟万人迷一样的君总是不同的,你们可别随意混淆视听了!”

“啊……是吗?也对哦,她是吴大少的女朋友,怎么会穿上君总那得天独厚地最新设计晚礼服呢?”又有一位名媛加入了她们说话的行列,有些狐疑地看向还在双眼冒金星的某女郎,将信将疑地说道,“你会不会是看错了?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要随便乱说啊。”

“就是就是,你那是什么眼神儿啊!”

众人七嘴八舌地一阵抢白,某女郎顿时有些懵了。她困惑地挠了挠头,难道真的是自己看错了?可是她明明在君氏服装走秀上看到过这件成品啊,只是没有人穿上而已。

坐在角落里的君皓峥,端起手里的高脚杯,稍稍倾斜将红酒轻轻地送入口中。那些人无论说了什么,都好像跟他没任何关系。他的嘴边始终噙着似有似无的笑意,让人有些捉摸不定他此时心里在想些什么。

微微眯起眼睛,看向那一朵最耀眼的牡丹女王走在万花丛中时,显得高贵又典雅,仿佛不染芳尘一般,空灵,净透。

好,很好。君皓峥微微垂眸,他几乎已经忍不住想要尝一尝她的美好,狠狠地,深深地……

童欣然自然不知道这一切,她只是感受到许多人紧追着的目光,心中有些自得,又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怎么了?”吴景轩注意到她的表情,有些诧异地问道。

“嗯?”童欣然闻言,偏过头去看了看吴景轩摇头轻笑道,“学长,没什么事儿,就是觉得被这么多人都盯着,有些不自在。”

吴景轩听完她的话,不以为然地向四周围扫了一眼,在看到角落里的某个人以后,迅速收回了目光,又看向童欣然,温声赞道:“他们是觉得今天的你十分美丽。”

“嗯。”

被心爱的人这样夸赞,童欣然唇角的笑意愈加浓厚了。此时此刻的她就如一位高贵的公主,正惬意地享受着这种风光无限的感觉。就算只是为了她喜爱了那么久的学长精心举办的生日party,她也要好好地表现自己从容淡定气质。

然而,现实终究不是童话,并不是每个灰姑娘穿上高贵的水晶鞋以后,迎来的都是拥有一颗真心的王子。显然,童欣然忘记了这一点,而是沉浸在被爱情交织在一起的美梦里。

走着走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过来,对着吴景轩轻声耳语了一番,便见吴景轩偶尔会点点头。童欣然以为是吴景轩的好友,始终都展露得体的微笑。他们说完话以后,那个男人便离开了。吴景轩微微垂下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算计的目光,伸出手打了个响指,示意自己提前安排好的侍者走过来。

童欣然看向侍者的托盘里摆着两杯红酒,好奇地看向吴景轩。只见他将酒杯端了起来,并且将其中一杯送给了自己。吴欣然接过来后,举起酒杯轻笑道:“学长,我不会喝酒,这个红酒会醉人的吧?”

吴景轩闻言,淡然浅笑,看向童欣然柔声说道:“这是1973年出品的红酒,味道甘醇,刚喝下去可能有些烈,但是过一会儿就没事了。今天你的生日,无论如何都要赏脸喝这一杯的。如何你今晚太累的话,我可以让司机送你回去。”

听他如此体贴入微的说了一番,童欣然也不好推拒了,心中感到幸福有甜蜜,暗暗感叹,有这样的男朋友真好。所以她点了点头,与吴景轩碰杯,笑着说道:“Cheers!”

“Cheers!”

契约爱妻太可人-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童欣然, 君皓峥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27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