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医锦还香-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顾如锦, 慕枫

穿越之医锦还香-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顾如锦, 慕枫

第1章 倒霉催的

鎏金色的铜香炉里静静燃着芸香,紫色纱幔下的拔步床上躺着个肤色苍白的女子。

江都富商顾家长女顾如锦,自打嫁入南麓公府,却一病不起,如今已被送回顾家的云苓山庄静养。

不过下人们都在说,这顾大小姐的身体已是行将朽木,怕是要不行了。

顾如锦勉力睁开眼睛,动了动自己的手指,感觉身体似乎舒服了些许,她才歪着头唤了声,“青儿。”

一个身着青衣的丫鬟托着药碗走了进来,“夫人,身体好些了么?”

顾如锦虚弱的问:“这药是你看着煎出来的吧?”

“是。”青儿将那碗药放在顾如锦手旁,又抱了个软垫到她腰下,扶她坐起后安慰了句,“夫人大可放心,山庄里都是顾家自己人,没人会害你的。”

顾如锦放下心来,将那碗药尽数咽了下去。

待她喝下,青儿才收拾了药碗走了出去,顾如锦长舒了口气,再度躺回到榻上,细细的环顾了圈这房子的摆设。

江都顾家,商贾之家,这远在锦州的别苑山庄每一样摆设都相当精致。

穿到这位顾家大小姐身上已有将近半月,顾如锦只觉自己的命数怎么就这般蹊跷,旁人穿越,怎么也该穿个活蹦乱跳的角色,她倒是好,刚睁开眼就觉着自己——快要嗝屁了。

那会她还不像现在这样清醒,只是觉着浑身虚软无力,灵魂似在天上飘。

旁边的大夫唉声叹气,连声说这位顾家大小姐已经快不行了,准备着料理后事吧。

顾如锦在给自己做了初步判断后,想尽办法抓住身边的随侍丫鬟青儿,令她私下去用了些药材,单独熬了几次药,生生的把自己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我大中医的子孙穿到前朝还是有用的!

顾如锦放下榻上那紫色纱幔,开始闭目养神。

倒不是说她用药有多高明,老祖宗的药方或者比后代要管用的多,可架不住这山庄里有别有用心的人,就是不想要她活着。所以至今她虽然醒着,却是不敢对外透露自己已经苏醒的消息,她至今还属于战斗力为0的渣渣,还是保住自己小命为主。

要不怎么说她倒霉呢?穿到个病秧子身上也就罢了,这女子命数也不是很好。

既然已经霸占了顾如锦的身子,她对顾如锦的来历以及前尘往事也算是一清二楚。

虽则顶了个江都富商顾家长女的名头,母亲却是早逝,独留下她这唯一的女儿,顾如锦的母亲一系虽则也算在当地颇有名望,可架不住离得比较远,不好照应。

顾如锦的父亲顾长怀续了弦,这续弦又给顾如锦生了个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如今一个七岁,一个五岁,反而衬得顾如锦越发的像是后娘生的。

直拖到顾如锦十六岁那年,顾长怀才给这长女选了个亲事,便是京城富商慕家的老三慕枫。

要说这慕枫,也算不错,年方二十兼且事业有成。搁现代那也算是潜力股加黄金王老五。

可慕枫明显对顾如锦不感冒,新婚当晚便撂了挑子,直接领了两个孩子在她面前,说:“以后这就是你的孩子,做为主母,你得有点主母的样子。”

顾如锦从小都是压抑着性子长大,哪怕撞到这种场面,也只能默默忍受着。

后来的事情当然是越来越惨烈。

顾如锦的婆婆,也不疼惜她,原因恐怕就在这云苓山庄上。

云苓山庄本就是顾如锦亲娘的嫁妆,连着云苓山庄的三山一湖陪嫁给了顾长怀,江南鱼米之地本就水土丰富,没少给顾家挣钱。顾如锦亲娘去世的时候,将三山一湖转交给了顾如锦,希望她嫁出去的时候同样当做嫁妆,这样将来的夫婿家必不敢轻视顾如锦。

可哪里想到顾长怀的续弦周品秋却贪图那三山一湖,定要顾长怀将那三山一湖留给自己的儿子。

顾如锦嫁去慕家的时候,这三山一湖的地契自然是没有跟随她到慕家,她的婆婆也没有给她好脸色看。

顾如锦在哪里都过的憋屈,成日里闷不吭气的,也难怪她的夫君慕枫看不上她,就像个木头桩子毫无情趣的,谁会喜欢?

慕枫只知道和自己的表妹腻在一起,两熊孩子也尽给她找麻烦,久而久之,这女人,终于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慕家和顾家都不愿接收这病重垂死又可能会传染疫病的女人,最后她就被送到这三山一湖环绕的云苓山庄静养。

名为静养,实则是等死。

顾如锦撑着床榻坐起身,想她曾经也是大学里活蹦乱跳的主,如今这身子骨弱不禁风的令她肝碎,来个五岁的孩童伸个指头都能给她捅晕过去。

缓缓坐到铜镜前头,镜子里印着一张肤色惨白而消瘦的脸蛋,能看出来底子不差,而且古代女子十四便可成亲生子,顾如锦也不过才十六。

十六岁放到现代,那真是二八青春,豆蔻年华。

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居然老公不爱婆婆欺压,表妹这个小三成天晃荡,还弄来两个不知道哪里的野崽让她照顾,这都不是问题,问题还有亲爹和后妈联手坑她的嫁妆——命悲催成这样顾如锦连吐槽的力气都没有了。

幸而如今这十六岁外皮下的灵魂,已经换成个二十七岁的现代女中医研究生。

既来之则安之,无论以后的命数如何,她必须要先保住自己的这条命。

云苓山庄虽则都是顾家人,可之前熬给她的汤药都药不对症,就能看出,这后娘为了把三山一湖霸到自己的手中,是有多想让她去死。

眼下她唯一能信任的便是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青儿,青儿后来还作为陪嫁丫头一起去的慕家,主仆二人也算是无话不说,至于其他人……

她也不能一直这样装着行将朽木的样子,她必须要先把周品秋安插在山庄中的棋子拔掉,才可以安心养病。

顾如锦还要恢复这女子二八青春的容貌呢,可没时间和这身子骨耗!

决定之后,顾如锦又唤了声“青儿。”

青儿慌忙走了进来,见顾如锦居然坐到镜子前头,慌忙跑过来扶住她,“夫人,你身体还未曾康复,怎可坐在这里。”

“无妨。”顾如锦拍了拍青儿的手,“你帮我去喊总管家过来。”

青儿愣了下,“夫人您确定?”

确定。

云苓山庄的总管家柳绍是顾如锦的娘家人,当年顾如锦的母亲亲自将三山一湖这云苓山庄交给只有十五岁的柳绍负责,可见对柳绍还是比较信任的。

顾如锦每日躺在床上装病与柳绍打照面的时候,其实也在偷偷观察,他是否被周品秋给收买了。

不过几次听他言下之意,似是对顾家放着自己的长女不闻不问非常不满,顾如锦暂且将他圈定为可以合作对象。

柳绍不急不缓的走了进来,他着了身白色的布衣长衫,面容清俊举止优雅,真不似这打理三山一湖的总管家,反倒似个实打实的书生。

“夫人,您身体好些了?”柳绍见顾如锦稳稳的坐在梳妆台边,眸中滑过一丝惊喜,上前躬身问道。

“是啊。”顾如锦柔声笑了笑,交代青儿,“青儿你先去门外把着,别让人靠近这里,我有些话要和柳管家说。”

青儿点点头,听话的走了出去。

柳绍见这情形,便也知道顾如锦应是有比较要紧的话说,便也压低了声音,“夫人放心,这山庄内定是安全的,不会让您有任何意外。”

“那可不一定。”顾如锦身子弱,只能依靠在梳妆台上,她找了把梳子,费力的梳着那一头长发,“柳管家恐怕不知,若非如槿提前发觉,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

“哦?夫人此话怎讲。”柳绍顿时间有些惊讶。

顾如锦如瀑的长发垂在腰间,虽则形容枯槁,幸而发质不错,可见这古代的水土还是比现代好,她梳着梳着叹了口气,“不晓得是大夫出了问题还是煎药的出了问题,总之……药不对症。”

顾如锦也不需要说太多,柳绍便明白了过来。

“柳管家。”顾如锦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清俊书生打扮的柳绍,手中的玉梳也放在旁侧桌上,“自我母亲将这三山一湖的管家之位交代给你,你也一直都尽心尽力,包括我舅舅,应对你也是非常信任,我希望你能帮助我,否则就算是死在这里,亦是有办法将消息传出去的。”

柳绍一惊,慌忙拱手说道:“大小姐!请相信柳绍,柳绍自上三代开始便受柳家照应,又被赐柳姓剥除家奴身份,又怎么会做出背叛柳家的事情!”

柳绍直接喊出“大小姐”的称呼,可见被顾如锦的话刺激的不浅,反倒是顾如锦饶有兴致的听着柳绍的话,最后叹了口气柔声道:“既然柳管家有这心思,那如槿也便放心在此休养,只是不知柳管家打算用几日找出要伤害如槿的人。”

“不出两日,柳绍必定拿出那个要害大小姐的人。”

“好。”顾如锦的声音也柔和了下来,“至于我身体已经在康复的事情,还望不要通知我那两个家庭。”

柳绍愣了下,他原本还想着顾如锦既然恢复健康,应是该要通知远在江都的顾家以及京城的慕家才对,这是件大喜事啊!

顾如锦却冷笑了下,“如今两家之中都有想让我死的人,你若现在便报了出去,只怕会防不胜防,不如继续装病好了。”

第2章 浮世飘萍

柳绍未曾想到,那个在婆家和娘家都被欺负的险些一命归西的顾如锦,再度醒来居然变得这般淡定自若,转念一想,或者这就是命数——一朝身死心也死,一朝身活心亦活,想来顾如锦忽然间变得和以前大不相同,也是因为被逼至极。

不过柳绍才是顾如锦真正的娘家人,若不是顾如锦的亲生母亲去世的早,又何苦变得这般可怜。

想到这里,柳绍忽然间郑重的弯腰,给顾如锦再吃了颗定心丸,“大小姐放心,柳绍必定会想尽一切办法保护大小姐的安全。”

“嗯。”

“那大小姐接下来打算怎么做?”柳绍虽则可以做这三山一湖的主,可顾如锦毕竟是三山一湖真正的女主人,既然女主人已经醒了,柳绍便以顾如锦的主意为主。

顾如锦思索了片刻,“首先,药继续按大夫开的熬,你派个亲信盯住,看看是谁的环节出了问题。”

“是。”关于到底是谁要害顾如锦,这件事还必须揪出来,否则柳绍这大管家也做的不安稳。

“至于下人们。”顾如锦又是沉吟了会儿,才看向柳绍,“有时间你修书一封,送到戎州我舅舅家,从柳家调一批忠心的护卫以及趁手的下人,把顾家的下人们统统换掉。”

“这……换掉的话顾家那边会不会……”

顾如锦笑了笑,“无妨,你便说是我舅舅的意思,顾家不敢有意见。”

顾如锦的母亲柳萱是柳家小女,自来便受尽宠爱,否则三山一湖也不会给她当做嫁妆。不过至今这三山一湖没有被顾如锦那便宜后妈夺走,也多亏了地契被收在顾如锦的舅舅柳云修手中,否则这云苓山庄的主人早就被易主了。

柳绍听了顾如锦的交代,便自默默退下。

顾如锦松了口气,扶着梳妆台缓缓站起,哪里晓得两腿一打颤,险些便晕厥了过去。

这身体当真是弱到无可救药啊……

在原地歇了片刻,顾如锦便又返回到那张柔软的床榻上,顶上是拔步床精致的雕花,手旁的黑檀木桌几上还放置着青瓷烛灯,这云苓山庄的生活自然是非常奢华的,可对于顾如锦这来自于现代的女人来说,却又显得无趣至极。

没有手机,没有电视,甚至拿本书也都是难懂的古言,就读于中医大学的研究生,其实读古言并不算太难,毕竟很多中医理论都需要去看古代的文献,然而能看不代表爱看。

可顾如锦思来想去,还是让青儿取来了一些书,比如当朝文献,又比如当地志怪。

看了半日,她方才知道,这并不是她记忆里的那些朝代,而是北夏。

这北夏皇朝皇族皆姓贺兰,如今正是清明盛世,朝堂之中却并非远在锦州的顾如锦这等小民可以揣测的。

她只是间或找青儿聊天的时候,方才知道,当今太子和四皇子之间,隐有争斗。四皇子功绩甚大,满朝文武皆都赞誉有加,颇受太后喜爱。

而顾如锦的父亲顾长怀做的虽是江南一带最大的布庄生意,可也需和朝中权贵结好,听闻顾长怀以及顾如锦的婆家慕家都是四皇子党,所以当初才会一拍即合两家结亲。

搞清楚自己所处的时代,顾如锦方才头疼的按了按脑门,这若是她熟知的历史,还好去搅合搅合,如今她也是浮世飘萍,连自己下步棋该如何走都有些茫然啊……

休养生息是第一步,她需得调理好自己的身体才是。

只是喝药都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她还指点柳绍去外面采了些药草回来做成药浴,每日浸泡。

不过一日光景,柳绍派人将顾如锦所需的药材统统采了回来,站在帘子外头禀告,“大小姐,今日从大夫开方到配药煎药,都仔细探查过,并没有人在其中动手脚啊。”

顾如锦皱了皱眉,让青儿去柳绍那里取来大夫开的方子。

这大夫是云苓山庄下的梧州城名医,每隔三日会过来看下顾如锦的身体状况,幸而那大夫用的是牵线探脉,顾如锦仅在右手处扎了根针便蒙混过关。

方子没问题,的确是治伤寒之症的,川乌、草乌、斑蝥、巴豆、细辛、胡椒、明矾、干姜、麻黄,磨成细末外用,还开了些补身子的灵芝人参等物。

顾如锦沉思片刻后,忽然间对站在帘外的柳绍说:“我看,是这配药的人出了问题。”

“何以见得?”柳绍颇为惊奇。

“药并没有问题,只是若多五钱少五钱你却是看不懂的,可有些药火力过旺,虚不受补,只会越吃越有问题。”既然一应流程柳绍都派人盯过,那只能是配药抓药的人在这其中做了手脚。

顾如锦虽则已是中医大学的研究生,可她也知道在现代社会里,中医日渐式微,很多古老传统的方子都已然丢失,但基本的知识理论肯定都相同。

她命柳绍现在就去将那配药下人的情况了解清楚,隔日再报。

…………

江都顾府。

江都临江,水陆发达,将布庄开到了江南各处、甚至还要承担宫中布料采办的顾府更是在江都富甲一方。

从锦州的云苓山庄传来的消息不大好,顾长怀坐在书房里,手中是来自锦州的传信,只说他那苦命的大女儿,怕是撑不住今年春季。

顾长怀长吁了口气,略有些愁眉不展。从锦州送信到江都,已花了十天时间,他若是现在启程,是否也赶不上自己这女儿最后一面?

其实顾长怀对顾如锦是有愧疚的,当年顾如锦的亲母柳萱嫁给顾长怀,带着三山一湖的嫁妆,给顾长怀积累了大笔的财富。

古人置产业,重田地房舍而轻山野江湖,但柳萱的父亲眼光和一般人不一样。他买下大片的野外山湖,相比田地房舍,这些产业不受战乱之祸,又加上地处江南平原一带,山势不高峻雄伟,盗贼无法安寨藏身,但山湖中的渔、猎、药、果等物产却非常丰富,就放在那里不需要刻意去经营培育,想取用的时候自然就有,实在是长久食利的基业。

若非这笔基础财产,顾长怀的布庄生意怎么可能做的那么大又那么远?

柳萱早逝,托他照顾好他们二人唯一的女儿顾如锦,可这女儿也如柳萱一般,自幼身子骨就非常弱,加上后来他续弦惹下的事端,令顾如锦更是病上加病。

顾长怀娶了周品秋何尝不是为了顾家的发展和前景,若非周品秋,顾长怀的生意怎么可能做到宫里。周品秋身为朝中侍郎的幼女,也是娇美聪慧,只是此女颇有心机,又仗着娘家势大,在府中很是霸道,合府的下人没有不怕她的。

周品秋一向是看不惯顾如锦的。

后来顾长怀把顾如锦送到锦州的云苓山庄,其实也是种侧面的保护,希望顾如锦远离府中这勾心斗角的一面,哪里晓得顾如锦身体还是一落千丈。

忽然间,书房的门被打开,一个身着华服的娇美女子携着香风踏了进来,正是顾长怀续弦周氏品秋。

周品秋手中托着个漆案,上面摆放了一个银色酒壶和两盏杯子,她盈盈将漆案放在桌上,柔声说:“老爷,我方才听下人们说,如槿的身体已是有些撑不住?开春天寒,妾身烫了壶酒,老爷喝些暖暖身子,也莫要太过操劳了。”

顾长怀无奈的摇头,“夫人啊,我方才就在想,不如将如槿接回来照应着,也好……”

周品秋打断了顾长怀的话,她倚在顾长怀身侧,柔声说:“如槿身子骨经得起这般折腾么?从锦州再往这江都送,一路颠簸,半路若是出现什么问题,恐怕会有意外发生。”

周品秋和顾长怀各有各的打听渠道,她觊觎那丫头的三山一湖,无非是为自己那年幼的儿女考虑,她也的确听说那云苓山庄里养病的丫头是一日不如一日,按理说她应是要高兴的,可心里总是有些惴惴不安。

这云苓山庄的三山一湖地契一直都在顾如锦的舅舅柳云修手中掌控着,前些日子还听那山庄内的人说,她安排换药的那个人已经被管家揪了出来,整个山庄上下已经把顾家人撤了出去,换成了柳云修府中的人,最让周品秋不安的是,那病秧子顾如锦门外居然还安插了几个柳家侍卫,终日值守,任何一件送进房间的东西都要仔细查看。

远在千里之外,周品秋当然管不了那么多,何况云苓山庄本就在柳云修的戎州府衙左近,他要照看自己的外甥女,谁也拦不住。

但周品秋何等缜密心机,倒是又心生一计,“老爷,妾身思来想去,不如直接从宫中借一位御医前往锦州,我父向来与圣上关系亲睦,若是我父出面,定是可以请来一位御医。”

顾长怀未料想周品秋居然如此识大体,不禁感慨了句,“当真可以?”

“自然,其实前日我已经派人快马加鞭送信去与我父,不日应就有一位御医可以前往锦州的。老爷就莫要再伤怀,凡事听天命,我等尽了父母之责便好。”

周品秋说的顾长怀放宽了心,可她唇畔却是浮起一丝讥诮,什么宫中御医,她倒是的确派了个好医师,但却是个见钱眼开的好医师。

第3章 白云观主

远在锦州的顾如锦并不晓得江都家中的这些事情,她刚刚在柳绍的帮助下,揪出山庄里给自己配药换药的那个下人,倒是得来个有意思的讯息。

这下人本不懂药理,原来也苦手如何行事,后来听说这三山一湖的白云山白云观的观主栖云子精通药理,每日晚间会有关于药理的晚课,所以偷偷去听了几回。

“咦,山上还有白云观?那是属于我家的家产么?”顾如锦捧着碗药膳,这是她让青儿嘱咐厨房做的茉莉花鸡汤,鸡胸肉、鸡汤2碗,太白粉、鸡蛋、配上茉莉花20朵,另外加了些灵芝这类补身药材,这茉莉花鸡汤具有补益与强健身体的功效,对于改善贫血与身体虚弱的症状具有特别的疗效,而灵芝小户人家吃不起,可她这云苓山庄如今最不缺的就是钱吧……

柳绍听了顾如锦的问题,笑了笑说:“大小姐你以前从未曾管过山庄的事情,这白云观占得的确是我们柳家的地方,是老爷答允白云观观主给出的一块地方,如今香火倒也鼎盛。”

顾如锦忽然间轻笑了声,“柳管家,烦劳你一件事。”

“大小姐但请吩咐。”

“准备个软轿,我想上这白云观拜拜神仙。”

顾如锦经过了这几日自己的精心调养,身体已然是好了很多,可早年拖沓下来的沉疴旧疾真不是她自己可以解决的,每日晨起会做做简单的瑜伽动作,到了午时便会搬到院子里去晒晒太阳,而至下午就要泡药浴一个时辰,坚持几日也颇见成效。

顾如锦没成想自己学习中医那么久,第一个病人居然是自己,而且难度还那么大。

“大小姐,这可不成,你如今身体并未康复……”

“无妨的。”顾如锦挥手打断了柳绍的话,“有柳城和柳剑照应着,不会有事。何况我也想找那栖云子观主讨教一二,说不定对我这病能有帮助?”

柳城和柳剑便是从戎州舅舅柳云修那里调来的护卫,这二人用了几日甚是顺手。

柳绍听了,也觉着顾如锦说的有些道理,之前他们是从梧州请来的名医,倒是忘记白云观的那位栖云子观主,同样也精通医术。

既然顾如锦这般交代,柳绍便也加紧安排了软轿,由四个柳家下人担抬着,再让柳城和柳剑随行护卫,青儿童儿随身伺候着,这一行十余人便朝着白云观而去。

三山一湖是白云山、卿木山以及天脊山,三山皆在百里烟波的千重湖中,可见这湖有多大。云苓山庄座落在神女河畔,离三山一湖有些距离,步行前往尚需半个时辰。

只是好容易出得山庄,即便不能自己行走,顾如锦的心气亦是很高,她拂开纱帘,看着那条如同白练般的神女河,阳光下水流清冽泛着金色的粼光,湖畔草长莺飞,正是开春入暖的好时节,阵阵花香自道旁传来,仅仅是那阵泛着草木花香的清风便令人心旷神怡。

彼时是古时,与现代那充满汽车尾气又满是雾霾天的空气真是大相径庭,顾如锦甚至下意识的就摸了摸自己手背的肌肤,虽然她病的已经有如十二三岁的幼女身板,可这肤色却白嫩如雪,想来与这古时风水有关。

白云观位于白云山的九龙峰上,正临着那条千重湖,依山势而建而背靠绝壁,道观后方断崖上有一处平台,据说是栖云子观主每日晨练打坐的地方。

据青儿说,当年柳老爷答允修建这处白云观可是费了不少力气,这沿途台阶两侧遍栽青翠绿竹,微风吹过,更是竹涛阵阵,到得白云观山门前,那拔地而起的白玉筑成的山门,上书“白云观”三字,被山顶飘下的烟雾遮掩,更是显得仙气袅袅。

“听说啊,这白云观建起也才三年,楼宇建设以及这山门布置,都是按照这位观主的要求所建,听老爷的意思,这位观主颇懂风水之术,所以白云观的香火始终异常鼎盛。”

顾如锦听着柳绍的介绍,倒是对那位神秘的观主有了点兴致。

如今这北夏皇朝与顾如锦脑中历史最相匹配的莫过于唐朝,大唐盛世女子不拘小节,而崇尚道教,这北夏皇朝的种种细节,思来想去也就是与唐朝非常相像的。

云苓山庄的主人顾如锦即将拜访白云观的拜帖早已经递到山上,当软轿停在这山门后的道场上时,已有一群道人早早候在那里,顾如锦悄悄的揭开帘子,就见当先那人,身着白衣道袍,周身上下一尘不染,面若冠玉而英姿飒爽,举手投足间更有种老成持重的感觉,真真是顾如锦来这世间见到的第一个可以用“美男子”形容的角色。

她忽然间将帘子又给放下,小声的与轿旁站着的青儿交流,“青儿,我怎么会有些紧张?”

青儿“扑哧”轻笑出声,“大小姐,可不是您自己要上山拜神,怎地却又紧张起来。”

顾如锦方想起自己上辈子的一些琐碎事情,想她虽是中医大学的高材生,可那也需要耐得住寂寞,读来读去倒是把自己读成了个大龄剩女。眼下这顾大小姐,不过才十六岁的年岁,倒是已经嫁了人,好在据顾如锦的记忆,她那位夫君从未曾碰过她,还嫌弃的一塌糊涂,也免去她伤怀自己刚穿过来便已为人妇的烦恼。

也因为她从不觉着自己是慕家三公子的正房夫人,后来也就让柳绍等人都喊回“大小姐”的称呼,柳绍青儿这一应奴仆虽然觉着奇怪和别扭,但主子毕竟是主子,也就随了主子的要求。

“大小姐,栖云子观主请您到后堂叙话。”柳绍与栖云子浅谈了片刻,便着紧转身过来请顾如锦。

因着顾如锦是女眷,加上由来已久她那身体不适的传言,这软轿便径直往道观的后堂抬去,顾如锦透过帘子的缝隙偷偷瞧见那位观主大人,还真是行为端正,举止谦和啊……

穿越之医锦还香-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顾如锦, 慕枫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995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