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老公太强势-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孤晴, 慕容昊泽

首席老公太强势-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孤晴, 慕容昊泽

插叙:女人,你果然够下贱

纸醉金迷的夜晚通常都是年轻男女尽情挥洒的时段。

偌大的房间内,一片黑暗,淡淡的月光从落地窗折射而进,室内散发着一股迷人让人沦醉的独特香薰味。

神秘,高贵,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狠狠的去吸允这味道。

但最美的东西往往总是有着致命的毒药,等你爱上这味道时却发现它深藏剧毒,让你想离开却又离不开。

一抹高大颀长的身影伫立在窗前,全身散发着高贵寒冷的气息,宛如黑夜的天使,却透露出不该有丝丝落寞。

‘啪嗒’一声,微微刺眼的的灯光照亮整个房间。

简单却不失高雅的装修风格体现着主人的品味,件件价格不菲的物品更是彰显着主人的身份。

落地窗前身着白色衬衫及西装长裤的修长身影没有任何反应,依旧面对着窗子,让人捉摸不透他的神情。

“我…我好了。”细柔带着颤抖的声音如数的落入他耳内。

缓缓转身而对,原本阴鸷寒冷的俊脸上快速的闪过一丝惊艳,眸底的精芒直直的射在只穿了丝质半透明睡裙的孤晴身上。

微微干湿半齐腰的黑色秀发斜披在雪白的肩膀上,细肩带的低胸红色睡裙呈半透明,却完全暴露那凹凸有致的完美曲线。凝肌雪肤更衬得诱人魅惑,清秀的小脸微红着,多了一份勾人妖娆。

眼底却带着怯意,大眼悻悻有丝躲闪的看着向自己走来的俊美男人。

俩只小手紧张的拉着微短的裙角,似有点后退,但却被带着暴戾气息的慕容昊泽狠狠的按住肩膀,不得动弹。

眉宇间尽显揶揄,冷冷的嗤笑道:“怕我?有胆子签了那份协议难道没有做好准备,还是说以为我会像那些慈善家一样是因为爱心而去帮助你?我从不做亏本的买卖。

你是天真还是傻?以为自己是那些电视剧中幸运的女主角吗,有一个帅气多金的王子出现然后拯救你。你醒醒吧,我慕容昊泽既不是慈善家更不是那些喜欢清纯小姑娘的富二代,因为清纯与你沾不上边。”

句句带着浓郁的讽刺,狠狠击向她的心房,寒冷入骨。

暴戾的把她甩上大床,欺身而压,动作毫无温柔可言,几秒钟便把她身上少得可怜的束缚撕扯掉。

狠戾的动作让孤晴惊慌恐惧起来,她后悔了,真的后悔了,这个男人就是个恶魔。

“后悔了?哼!不要跟我讲你答应另一份协议的时候也是这个表情,没人逼你。”

他可不相信身下的女子还是清白之身。

果然,虽然紧致,但却没有了那层薄薄的阻挡。

脸色阴鸷森冷,一股股愤怒之火全然发泄在她身上。孤晴挣扎颤抖着身子,忍受不住他一次又一次的折磨,汗水布满她的额头。

强忍住一阵阵痛感,不让自己出声。

身体渐渐麻木,被动随着他的动作而动,低声微喘着,一股股异样的暗流从腿心处涌出。

香艳凌乱的大床上,他在她耳边细语,犹如情人间最甜蜜的呢喃,“女人,你果然够下贱,又何必装纯。”

她闭着眼睛誓要把屈辱的眼泪抵住,可依然抵不住心里的那道屈辱。

是啊,她只不过是为了钱出卖自己身体的情妇而已,又有什么尊严可言。又怎能指望这个恶魔对自己温柔点。

今夜过去她就彻底沦为他的人,一个毫无尊严,毫无自由的人。

因为条约上写的清清楚楚,随叫随到。

半夜,孤晴被一阵清脆的铃声吵醒。轻微一动,就犹如被车子辗过,碎骨般的疼痛窜满全身,特别是下体处,而身边的却传来微微呼吸的声音。

他的大手依旧强势的压在自己的身上,力道让她疼痛。眼眶再次氤氲雾水,轻轻把他的手弄开,动作小心谨慎,生怕一个不小心怕他弄醒,那么吃苦的肯定是她。

起身,但却因为双腿的酸软跌倒在床。恐慌的支起身体,下意识的看了看慕容昊泽。

呼,长吁一口气,好在没有醒。

拾起旁边已经破烂的睡裙,看着自己全身上下布满的暧昧印记,苦涩无比,快速套上,忍着酸疼走向沙发。

手机一直响个不停,这么晚,她不用多想就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这世间恐怕真正担心自己的只有俩个人吧。

一个是抚养自己长大的院长妈妈,一个就是跟自己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好姐妹如萱,也知道她们俩个才是真正心疼自己的,然而自己最对不起的就是她。

果然,打电话过来的正是如萱,也怕吵醒床上的男子,立刻调为震动。

眼泪模糊了她的双眼,这个时候她多想好好的抱着她大哭一场,诉说自己的委屈,但却又不敢接。

生怕让她知道自己的事情,为自己担心。

“怎么,不敢接?是怕你的好姐妹知道你做**了不知怎么开口,还是说打电话过来的是你的情郎,怕他知道你正光着身子待在另一个男人房间里,甚至是辗转承欢?”

被突然响起的声音给惊吓到,手机蓦然掉落在地,廉价的手机被摔的一分为二,直接黑屏。

而电话那头,一张精致因愤怒变得扭曲的俏脸,狠狠的把手机摔至地上,一片粉碎。

嗤之以鼻的冷笑着,这举动显然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才会有的反应。他可不相信能在酒吧,酒店,甚至是去过无数陌生人家里的她会是因为胆小被吓到。

这是多么的讽刺。

这个女人只不过是披着清纯的容貌却总是干着不知羞耻的事情。

他的羞辱总是时不时的响起,她即使再受伤再难过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只希望三个月马上过去,这样她才能开始真正有光明的生活。

而这个男人她会当做没有出现过,当做不存在。


第2章 你给我安静点

半个月前。

辉煌的酒店走道上。

孤晴一脸害怕无措的站在那,举步不定。秀气的鹅蛋脸上满是害怕与紧张,继续前进还是逃走?

熟悉的酒店走道,此刻却让她害怕不已,脚步微微向后移动着。

但想到中午如萱的话,却又止住退后的脚步。

晴儿,你帮帮我好不好,我不想,真的不想。我跟苏哲马上就要去见他的父母了,我们马上就要订婚了,真的不可以,求求你帮帮我好不好。

不!我不能看着萱萱丢失幸福,她那么爱苏哲,不能让她赔上幸福。

泪水依然在眼中闪烁,但又多了一份坚定,拖着小步向前走去。

可以的话她希望前面是无尽的道路,让她一直走下去也好。

第一次这么熟悉的地方她却觉的好陌生,好恐怖。

“哎呀,你怎么才来啊,赶紧进去!”一个推进,孤晴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推入了一间套房。

总统套房内只有微弱的夜光从窗户间照射进来,显得神秘。

一股浓重的酒味让她蹙着俏眉,也让她紧张恐惧不已,紧闭着呼吸,刚要向前走去,却被一道强势的力量猛然拽过手腕。

“啊——”被突来的力量给吓的苍白失色,可明白自己根本就无法逃脱也不敢逃脱。

“闭嘴!”

冷岑低沉的声音喝斥着,带着刺鼻的酒味窜入她的鼻翼。强大的男性气息包裹着她,身体自然是被勒搂住,能感受到这个男人的高大与强壮。

高悬着的心还未放下,就被一声撕碎声僵住了身子。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她大脑有那么一瞬间的死机,一片空白。

“放开我……唔唔。”几秒后才回神过来拼命疯狂的挣扎着,但到最后所有的挣扎呐喊都被淹没在男人狂肆霸道的热吻中。

“你给我安静点!”

这个时候他最讨厌聒噪的女人。

所以他直接用唇堵住这个女人的小嘴,狠狠的吸允中。

今晚他很是需要一个女人来发泄,而身下这个生嫩的女子很满足他的需求。

所以……

******

她的第一次就这样没了,献给了一个从未见过面,却掌握着孤儿院命运的人。

他疯狂的举动让她的泪水流淌的更快更多,无力抵抗,不敢也无用。

这一夜,孤晴都处在他一波又一波的律动中,真怀疑自己是不是要死在这里。直至深夜身上这个疯狂的男人才停止,放开了她。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那个房间的,疼痛感及刺骨的寒冷让泪水流淌不止,瘦弱的娇躯套着破烂的衣服,踉踉跄跄的走出房间,走进无尽的黑夜之中。

从进去到出来,她都未曾看到那个男人的面容。也不想看到,今晚结束孤儿院就有救了,自己的姐妹如萱也能得到幸福,这样的牺牲何尝不值得。

她的人生还得继续着,她才刚刚毕业,正式踏入这个社会,努力生活着。

所以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吧,只要能保住孤儿院,保住那里的家人,什么都值得。

多吃一苦又算什么,可泪水依旧不听的话流个不停。

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孤儿院,她不可以让院长妈妈担心,不可以让如萱担心,擦了擦已经红肿的双眼,泪水反而越擦越多。

她毕业的这一天让她迎接了兴奋,也迎接了噩耗,更迎接了人生的第一次。

明明短短几个小时,却恍如过了几个世纪般长远。

然而,当她以为这一切已经结束的时候,在她回到孤儿院时却才刚刚开始。


第3章 给你们三天时间

回到孤儿院时已是凌晨两点多,深夜寒冷的可怕,身体冷,心更冷。

颤抖着羸弱的身子伫立在门口,俏脸上的泪痕显然易见,特别是那双如清泉般明亮的大眼睛此刻也是红肿的吓人。

就那样站着,脚步像是被定住一般无法挪动。

她现在这副样子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院长妈妈,面对如萱,该如何去解释。

就在昨天上午,大家都处于兴奋中,她跟如萱顺利毕业,而如萱更是顺利的进入到一家大企业,这对于在孤儿院长大的她们是多值得让人开心大肆庆祝的时刻。

却在这时迎来了不速之客,拥有孤儿院地皮产权的某大集团企业经理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闯进孤儿院。

拿着一份土地开发权嚣张的扔在她们面前,更是扔下一句足以让她们奔溃的话。

“给你们三天之间,三天后如果让我看见你们还在,那么就等着进监狱。”

犹如天塌下来一般,孤儿院是她们的家,从小长大的地方。从她们有记忆开始就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不知道父母是谁,不知道为何她们会在这里。

但潜意识都告知她们,这里是她们的家。

所以拼尽全力不惜一切也要保住这里。

深呼一口气,努力把眼泪逼回去,紧握着小手,轻咬着微微红肿的小嘴,最终还是推门而进,忐忑不安的只能祈祷大家都已经睡了,起码让她换身干净的衣服。

“小晴?!”一声不大但也不小的柔和声在她迈入院内准备关上门时怔住了她。

这熟悉的声音让她泪水再次不争气的溢了出来,俨然有丝慌张恐惧。

吸吸鼻子,锁好门转身面对着正站在门口的院长妈妈,步入中年的她比一般女子略显年轻,那一双温柔的眼睛让人忍不住的心情轻松起来,愈显慈祥。

“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呢,可是要变老的哦。”佯装轻松的口气让她自己都明显吓一跳。

即便是刻意改了声音,但因为哭过,声音沙哑无比,红红的眼圈在微弱的灯光下并未让院长妈妈发现,心脏紧张的怦怦直跳。

脚步慢慢的挪着,但很显然声音的出卖,让院长妈妈有丝错愕惊慌,快步走到她身边握着她的小手,慈爱的问道:“声音怎么会这样?哎呀!你的衣服怎么破成这样,眼睛也肿成这样……我俩个可怜的孩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老天为何这么残忍。”

哽咽着声音,低声抽泣着,眼角的泪水在完全看清楚孤晴的模样下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凝见抱着自己哭泣的院长妈妈,心底疼痛不已,但这个时候她不能倒下,“院长妈妈我没事真的没事,孤儿院也会没事的,别哭了,弄的我又想哭了,呜呜。”

她就是这么的没用,明明刚刚一直在哭,这会还当着院长妈妈的面哭,好不争气。

“好了啦,院长妈妈别再哭了哦,我真的没事,等会要把萱萱他们给吵醒了。”乖巧的帮她擦拭着眼泪,但跟自己一样,泪水反而越来越多。

听到如萱的名字,身体明显一僵,紧握着孤晴的双手,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是她的无用,是她没有能力保护好她的孩子,还要让这俩个可怜的孩子遭受这样的罪。

颤抖着双唇,最终还是说出了口:“你晚上出去后过了大概一个小时,那群人……那群人便来势汹汹的把如萱那孩子给抓走了,说什么我们骗他就得付出代价。我们死活拦住,可如萱还是被他们给带走了。

是院长妈妈对不住你们,让你们承受这样的痛苦,这样的屈凌,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都怪我无用,没有勇气才让你们为我承受这些。

滚烫的泪水打在孤晴纤细的手上,犹如被雷劈中般,只觉的眼前一片昏暗看不清任何东西。

脑中凌乱,恐慌,错愕。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我不是去了吗,为什么他们还要带走如萱,为什么说我们骗他?

惊慌迷茫着,她明明是去了的,明明代替如萱去了,而自己也……

可为什么院长妈妈说他们把如萱给带走了。

“小晴你怎么了,你说说话啊,别吓我。都是院长妈妈的错,你怨我骂我都行,千万别吓院长妈妈啊。”轻轻摇晃着滞呆的孤晴,那苍白不像话的面容着实吓到她了。

“院长妈妈,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萱萱没有被抓走,她在房间睡觉或者跟苏哲在一起对不对,她没有被抓走对不对!”

她不信,她真的不信!明明事情已经解决了,明明孤儿院已经没事了,明明如萱还在这里的。

抓住那失控的小身子,拥住,她心疼更自责,“小晴乖,你怪院长妈妈,你怨我吧。”哭泣着,想好好的温暖怀中可怜的女孩,但那已经寒到谷底的心并没有触碰到这一记温暖的拥抱。

“不行!我得去找萱萱,她不可以有事。苏哲会生气的,那么萱萱也会难过,不可以让萱萱难过,我要去找她!”处于精神凌乱的她一把把院长给推开,快速的打开院门跑了出去。

“小晴!”惊慌的跟跑在后面,心底担心不已。

但毕竟年纪摆在这,加上身体长年不好,没跑多久就不见了她的身影。

她的孩子,她的孤儿院为什么会变得这样!

老天啊,你何时能睁开眼看看,我的孩子没有错啊,为何你要把痛苦不幸的事情都发生在她们身上!

半疯狂的孤晴一路奔跑着,不知是老天爷为她的遭遇感到可怜还是觉的她不够可悲,陡然间下起了大雨。

已经虚弱不堪的她在雨中疯狂的跑动着,一不小心便滑到摔落在地,疼痛再次蔓延她的全身。

膝盖处,手心处都躺着鲜血,被雨水冲走后刻不容缓的又流了出来。痛苦的呻吟一声,强撑着晃乎的身子继续跑着。

她不可以停,不可以耽搁,她的姐妹,她的如萱还在等着她!

就在同一所酒店同一层楼层,她被推进的隔壁房间也同样发生着让她痛苦不堪的事情。


第4章 没她这个姐妹

孤晴赶到酒店时全身已湿透,整个人狼狈不堪,雨水夹着膝盖上的鲜血划出一条血迹,触目惊心。长发被雨淋湿凌乱不已,苍白的脸色尤为突出,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颤抖着身子站在酒店门口,远处望眼过去就像是黑夜中恐怖的女鬼般。毕竟这已经是凌晨时分,就算是酒店的值班人员也受不住周公的勾引,眼皮很自然的拉怂下来。

圈紧着葱白小手,正欲抬起脚步去面对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时,一个匆忙的身影让她再次趔趄跌倒在地。

拧眉痛苦的看着自己再次受伤的手心,还好这一次是屁股着地,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走路了。

但手心本来就已经被擦破皮渗出血丝,这次可以说是血肉模糊了,咬咬牙起身而立。

痛,她能忍住。

反身看向撞倒自己却没有任何反应的人,大雨还在继续下着,但那抹身影跟自己一样无惧大雨奔跑着。

“萱萱?!”眸底闪动着激动的光芒,那抹身影不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吗。

立刻追了上去,心底害怕到极点。

萱萱也这里了,那么就意味着院长妈妈讲的都是真的。

“萱萱,你别跑,别跑!”疼痛疲劳让她脑袋一阵晕眩,险些跌倒,但强撑着身体,眼看就要追上她了,大声喊道。

可前面的人儿就像是没听到她的喊声一般,继续奔跑着,也是,大雨的声音足够埋没她那虚弱的喊叫声。

不得已加快脚步,终于在转角处追上她,拽住她的手臂,却传来一阵疼痛,吃痛的轻呲一声。

精致的小脸带着不正常的白皙,脸上是清晰可见的巴掌印,让孤晴心底狠狠的抽紧着。跟自己一样红肿的双眼,面容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微微抽泣着,让人心生尤怜。

“萱萱....对不起。”哽咽着,除了对不起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虽然这期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她去了也被……

但如萱的样子生生让她陷入痛苦自责中。

不止是身在滴血,心更在滴血。

看清楚眼前的人,原本哭泣让人心疼的模样立刻收起变为愤怒,眼底浮现一层层厌恶嫌弃之色,用力狠狠的拨开拉着自己手臂的手,俨然没有发现自己衣服上被沾到的鲜血。

“萱萱。”有丝愕然,手僵住在空中,也忘记了疼痛,鲜血随雨水一起滴落在地。

“对不起?对不起能换回我今晚失去的一切吗?对不起能换回我受的屈辱,受的痛苦吗?孤晴,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骗我!

为什么要假惺惺的答应之后却又消失让我当着院长妈妈的面被抓走,你知不知道那禽兽是怎样对我,怎样折磨我的!我把你当做亲人当做姐妹,可你都做了些什么!”

歇斯底里的怒吼着,一句句斥责的话犹如一把把利刀刺入她的心脏,疼的无法呼吸。

“我真的有去,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但萱萱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有去!我怎么舍得让你失去这一切,萱萱我真的——”

“够了孤晴!你没必要再假惺惺的了,这样只会让我觉的恶心,以后别说我认识你,因为我没有这么会演戏,这么恶心的姐妹!”甩下一句绝情的话,狠狠的怒瞪一眼后,便转身冲向大雨。

念在昔日姐妹之情的份上,她没有扇她俩耳光已经算好的了。

“萱萱!”回神过来,错愕的追了上去,但她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

以后别说我认识你,因为我没有这么会演戏,这么恶心的姐妹……以后别说我认识你,因为我没有这么会演戏,这么恶心的姐妹。

这句话就像复读机一样在她脑中重复轰炸,无力无泪的站在大雨中,任由大雨冲击着自己已经快要坚持不住的身子。

她不清楚这是为什么,她真的有去,那里的疼痛感还存在。

为何那帮人还会把如萱给抓走,她不明白真的不明白,她记得自己走到那房间门口时突然被一个人给推了进去,紧接着便是那她回想起就觉的痛心的事。

当时处于紧张恐惧的她俨然没有发现自己被推进的那个房间并不是自己要去的房间。

“萱萱。嗯,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洁白的病床上,昏睡着的孤晴不安的呢喃着。

被缠上绑带的双手胡乱的抓着什么东西,直到手被一只温暖的大手轻轻握住才渐渐安静起来。

深邃温柔的眸光凝视着脸色苍白不已的孤晴,轻轻的帮她擦拭着额头上的虚汗,动作轻柔,小心翼翼。

这个女孩总是能让心疼,总是一天一天加深着他想保护好她的欲望。

可是她却像是带着刺的兔子,明明弱小的让人心疼,可总是让人无法接近。

自己忍不住想念之情今天去到店中想见她,才知道她居然没有去上班,又恰好在深夜中看到昏倒在雨中的她,万一她出了什么事情,自己该是会有多大的自责。

儒雅帅气的俊脸上,出现一抹难以言喻的痛苦,不好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她身上的痕迹就算他不去瞎想也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他该死,就不应该怕她的刺。

这样她也不会变成这样,明明知道她的情况还放她一人独自承受,更不应该生她的闷气,发挥自己那该死的自尊心,导致一直不敢见她。

如果有他在,恐怕这一切也不会发生,她也不用受到这样的伤害,不用弄的全身都是伤。

小晴,你何时会对我收起你那佯装坚强的刺呢,把我当做平平凡凡的一个人,把我当做只是因为爱你才想要保护好你的人。


首席老公太强势-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孤晴, 慕容昊泽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85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