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妾宅斗系统-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柳依兰, 慕容晋

侍妾宅斗系统-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柳依兰, 慕容晋

第1章 穿越

春光明媚照在人身上暖暖的,依兰眯着双眼,躺在窗下的躺椅上,闻着院子里的花香,有点昏昏欲睡,右手抚摸着左手小指上的戒指。

心里是感慨万千,就这么一个黑不溜秋的破东西哪里好了?你怎么就心血来潮的看上他了呢。本应该是在高楼建筑里做你的白领,可你却手贱买了这么个破东西,把你带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古代,穿在这么一个破的身体里,还被卖给了人家做小妾。你虽然有空间,可你这个身子由于家里太穷吃不上饭又长期营养不良,走几步路都会上喘,怎么会有精神力进空间呢,依兰躺在那里想着糟心的事。

在窗口下的小凳旁,坐着两个小丫头,

约有十二岁左右叫春秀,长得浓眉大眼,圆圆的小胖脸,带着点婴儿肥,左边那个叫春草,比春秀大两岁,五官秀气,眉眼灵动,比春秀高一点。春绣年纪小,又是新进府的,不太懂规矩,看见依兰这一天除了吃就是睡。

便小声对春草说:“三夫人都嫁过来十多天了,整天除了吃就是睡身子还这么弱,幸亏老爷不在,要是老爷在,就三夫人那么弱的身体都不一定能熬过洞房。春草姐你说夫人,说她这些年就为老爷生了一个小姐,对不起老爷。特意为老爷娶了二夫人和三夫人为老爷传宗接代。可夫人为什么不找两个身体健康的为老爷娶呢?却娶了两个病秧子回来,连房都圆不了,怎么传宗接代?”

春草戳了一下春秀的额头,说:“你个小孩子家家懂什么呀!这才是夫人的高明之处娶两个病秧子,不能传宗接代,这样就能堵住外面人的嘴和老夫人的嘴了。省得外面的人说她善庐,也能堵住了老夫人的嘴,省得老夫人说她生不出儿子来,还不给老爷纳妾。你看这样一来,夫人的名声也有了,老夫人也不在要给老爷纳妾了,这不是两全其美吗?只不过是多养两张嘴吃饭而已,这么大的知府府,养两个闲人吃饭算什么?”

伊兰静静地听着两个人在说话,多亏这两个碎嘴的丫头。依兰这几天什么也没问,从这两个丫头的口中,就把自己所在的地方,了解了个七七八八。

她穿的这个时代,和唐宋很像,但又不是唐宋朝。衣服和地方习俗有些像。名字叫历朝,她所嫁之人是个知府,至于年纪应该在二十八九岁左右,有一房正妻刚刚又娶了她,还有一个二夫人为妾。

听说大夫人是京城里的尚书之女,嫁给知府五年了,只生了一个小姐。老夫人着急了,大夫人为了堵老夫人的嘴,才为知府纳了她和二夫人。听说二夫人有心疾,身子比他还不好,但是家里比她要好是个员外之女,起码有点嫁妆。

她是一清二白还是被后娘要了高额的彩礼,才嫁过来的。她现在身子很弱,也不能进空间。也不知道空间里有没有能换银子的东西,要不然等自己养好身子离开这里,没有银子可怎么生存?娘家是不能回了,有那么一个懦弱无能的爹,回去了还不得再被后娘再卖一次,?

依兰正想着,去提午膳的小厮回来了,她好歹也是一个姨娘,有两个丫头和一个小斯伺候着。丫头负责依兰的生活起居,小厮提善打杂,小厮叫春来,春来提回了午膳。

春草上前道:“夫人午膳提回来了,起来用膳吧!”

“嗯,”依兰答应一声,在春秀的搀扶下起身净手,开始用餐。

别看是娶回来当摆设的,三夫人该有的东西都给了,这么看大夫人还是很大度的,最起码没在吃穿上克刻依兰。两个凉菜,一个拌黄瓜,一个凉拌豆芽,一个肉菜红烧里脊,一大碗白米饭。

依兰因为想要尽快的养好身子,所以每顿饭都尽量多吃,几盘菜等依兰吃完饭,已经所剩无几。

春草和春秀看小夫人那瘦的弱不禁风的身子,怎么吃饭就那么能吃呢,她把饭都吃到哪里去了?二人很是吃惊,依兰假装看不到他们的表情。

她们哪里知道,她要是想进空间,前提是必须得身体健康,精神力充足了才能进去,就她这和弱鸡子似的身子,不多吃点饭,什么时候才有充足的精神力。

吃过饭依兰便在春草的伺候下进屋里休息了。因为这里午饭吃的比较晚,吃过午饭以后外面的太阳就不足了,春季的天气,还是有点冷的。

依兰躺在床上拿出小镜子,照了这张小脸儿,年纪应该在十五六岁左右,五官倒是不难看,大大的丹凤眼,高挺的小鼻子小嘴,巴掌大的小脸,就是身子太弱了,皮肤也有点发黄,有点面黄肌瘦的感觉。如果调理好了也是美人一枚,不过现在是真没什么看头。依兰放下小镜子,自己被莫名其妙的带到这里,唯一赚到的也就是在年纪上了。

在21世纪,他都二十九岁了,都是剩女一枚了,在这里却还没有成年,转了一轮还多。一想到就这么个小身子,就要被那个二十八九岁的老男人睡。

依兰就着急,恨不能马上就有精神力就能进空间去看看,有什么好东西?可以帮她离开这里。他可没有兴趣跟一群女人去抢一个男人。她的在那个男人没有回来之前跑路,跑的远远的。

就这样,依兰又舒舒服服的过了半个月。小身子终于有点精神力了,身上也有力气了,这两天他正准备晚上试一试,看能不能进得去空间。

这天晚上依兰用过晚膳,对春草和春秀说:“咱们这个院子人少你和春秀也很累。春天人就发困就不必守夜了,我晚上也不起夜,关好院门上锁,就去睡吧!你们也知道,我也不是大家出身,有你们守在外面我也睡不好。”

春草和春秀一听他这么说,也就答应了,摊上依兰,这么好的主子是两个人的福气,哪个屋里的丫头也没有他们这么舒服,三夫人事情少,也不折腾他们,这往后连夜都不用守了。两个人对伊兰是感激涕零,红着眼睛出去了。

她们哪里知道,如果她让他们在屋里,依兰可怎么进空间?被她们看到一个大活人忽然不见了,还不得以为他是妖精啊!她可不想被当成妖精烧死。

第2章 随身空间

好不容易赚来的这花一样的年纪,她还想在这古代好好的过日子呢。依兰关好门并上了锁,才回到床上,精神力集中,用手按住了戒指,试了三次终于进去了。

可依兰进去后更想大声叫,谁能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别人穿越空间里,有田有泉有树木,可她的空间里怎么什么都没有?就有一片黑土地,非常黑的那种,一条小黑河连水都是黑的,你们谁见过黑色的水?可依兰的空间里就是黑水,黑土地上连一根草都没有,远处雾气昭昭,什么也看不见,就有一亩多地这么大个地。

伊兰想了一下管他呢黑水就黑水吧!自己就冒一次险大不了死了再穿回去。一咬牙,脱了衣服就跳进了水里。一股如春风般的暖意从水中传来,这水竟然是暖的,舒服得让人想睡觉。伊兰在里面泡了有半个小时才准备出来。用手一擦奇迹出现了,一卷卷的油泥和很脏的东西,顺着手的搓弄下掉了下来。露出了里面洁白如玉的皮肤,白嫩白嫩的,依兰自己都想咬一口。

依兰走出小河到上面泉眼处捧了两捧水喝了下去,感觉一股温意直达心底,浑身精神力充足。依兰太高兴了别看是黑水,功能却一点也不少,自己现在是从里到外健康的不能再健康了。改明整点种子弄进来,看看能不能长得出来。

依兰第一次进来也无法预料时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地赶紧出去,精神力集中,伊兰顿时出现在了床上。依兰看了一下沙漏,进去了一个时辰,也就相当于现代的两个小时。也就是说空间里的时间,和外面的时间是一样的,

依兰弄明白了时间,才想起拿小镜子照照小脸儿看白多少?一看之下伊兰愣住了,这还是那个面黄肌瘦的小夫人吗?他自己都有点不敢认了。白如玉瓷的皮肤,大大的丹凤眼,有点雾蒙蒙的,高挺的小鼻子,再加上那如花瓣般的小嘴,尖尖的小下巴,眼睛不动还好,一动就有一种想要将人吸进去的感觉。

依兰觉得,这张小脸,再加上这个小身子,穿上漂亮的古装,怎么有点狐狸精再世的感觉呢?

不行不行她要是这么出去见人,她还走得了吗?大夫人不把她抽死,老男人也得把她吃了,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连她一个女人看到这张脸都入迷了,何况是个男人呢,依兰急得在屋子里转圈。病了不行,瘦了也不行,这回终于不瘦了,身体也好了,可又太美了,这可怎么办?

要不还是进空间看看吧,进了空间,水是不能再洗了,越洗越白,“对呀!”还有土,依兰蹲下身子,抓了一把土,这土特别的细腻,有一种抓上淀粉的感觉滑滑的润润的。依兰用手和擦粉是的,擦了一层在脸上,脖子上,手上和胳膊上,所有露在外面的地方都擦了一层。又从空间出来照了一下镜子,一个和原来差不多的女人站在那里,就是看着比以前健康了点,皮肤不那么黄了有点黑,如果不那么仔细的看也不是那么太明显。

依兰又用外面的水洗了一下,洗不掉这才放心了,只有里面的水才能洗掉,这样就替依兰省了不少事。

依兰有了这个空间,心里踏实多了,明天再往里面扔点种子,看看能不能长得出来,想着依兰这才睡下,

在依兰睡的正香的时候,知府府里正院却灯火通明,因为他们半年没有回家的男主人回来了。大夫人李氏早早的就得到了消息,说老爷回来了晚上到家。

李氏早早的吩咐厨房,做好老爷爱吃的菜,自己也洗了个澡,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他今年也不过29岁,放在现代,正是好年纪,但是在这个早婚的古代,他这个年纪就有点老了,眼角都有细纹了。

李春莲用手扶了扶眼睛的细纹,对身边的陪嫁奶娘说:“吴妈你说我是不是老了?真的留不住老爷的心了。”

吴妈年纪在50岁左右,长着一副棺材脸,听见李氏叫他上前说道:“小姐,你又多想了,你三十还不到怎么就老了呢,”

“可老爷半年才回来一次,每次回来也没见他对我有多热情,床事更是少之又少,老夫人怪我不给他生儿子,他很少碰我,我一个人又怎么能生的出儿子?难道真的要便宜了那两个病秧子?”李氏皱着眉头说。

“你看你小姐,你又多想了不是?你都说是病秧子了,能生的出吗?那也就是娶给老夫人看看罢了,再说了就姑爷在床上那个勇猛劲儿,不做就不做,做起来就没完。就那两个病秧子,能圆了房就不错了,弄不好房都圆不了,就得被姑爷把小命折腾没了,还生什么孩子呀!”吴妈板着一副棺材脸说。

李氏一想也是,自己特意给她找的病秧子,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就大大方方的让他去睡,睡完自己再给她赐点药,让他怎么也折腾不出孩子来。

想好了李氏高兴的站了起来,换了一件红色的百褶裙,上面穿了一件夹袄,“爷也快到家了,我们去前厅等,”李氏说完在大丫头春晓的搀扶下?带着奶娘和一众丫头小厮去了前厅。

刚到前厅还没有坐下,一个高大的男子,在下属和下人们的簇拥下走了进来。李氏赶紧上前施礼,男子北郡太守慕容晋大步走进了前厅,伸手虚扶了一下李氏。

两人一起上前坐在正位,李氏坐在下首,抬头看了一眼半年未见的夫君,比上次回来又黑了些,也许是边关的风沙太大了吧,身材还是那样的威武,一双虎目烁烁有神,目光凌厉,高挺的鼻梁,薄唇,四方脸,长得虽不是美男子,可也是男人味十足,一身黑色的锦袍,更显冷硬。

李氏一双眼睛简直就粘在慕容晋身上了,吴妈轻轻地推了一下李氏,李氏才回过神来,

干咳一声说:“爷一路辛苦了,去去洗漱一下吧,我已经准备好了晚膳。”

第3章 老男人归来

干咳一声说:“爷一路辛苦了,去去洗漱一下吧,我已经准备好了晚膳。”

慕容晋放下茶盏看了李氏一眼说:“辛苦夫人了,”才在丫头的伺候下下去洗澡了。

用过晚膳,李氏问:“老爷今晚在这休息吗?”

慕容晋放下手里的书面无表情的道:“在这里休息。”

李氏一听,简直是心花怒放,脸上布满了笑容,赶紧让丫头们去铺床,然后又坐下说:“爷,妾身嫁给你十多年了,也没为你生个儿子,如今你都二十八岁了,没有个儿子是不行了。妾身做主,为您纳了两房妾室,明天您见一下好一起和妾身,为慕容家开枝散叶。”

“嗯,你看着办吧!这些年辛苦你了,”慕容晋说完向床榻走去。

李氏心里一喜,看来也很是信任自己的,赶紧上前去为慕容晋更衣,二人上床睡觉,

一夜无梦,依兰睡得实在是香。也许是因为能进空间了,心里踏实了的原因吧!正要起床。就听见窗外两个丫头在说话,

春秀问:“春草三夫人醒了吗?老爷昨天回来了,今天要见二夫人和三夫人,刚刚叫人来通知了,叫夫人收拾好就赶快过去。”

依兰听见二人说话,就故意咳嗽了一下,二人听见她已经起了,赶紧上前进屋为她梳妆。并把老爷回来了的事也告诉她,依兰刚在屋里,已经听见二人说话了,所以也没有吃惊。

但是心里可是很着急,怎么回来的这么快呢,他这才刚能进空间,还没弄明白空间都有什么功能呢?也没想到好的办法跑路,他怎么就回来了呢,一回来就放着大老婆不睡,要见小老婆,一准是个老色鬼,

依兰想着,春草和春秀已经为她梳好了妆,依兰看了一下太精神了。这不是上赶着让人睡吗?他推开春草,自己又往脸上扑了点粉,又用眉笔在眼睛上画了几下,一个面色苍白,病歪歪的女人出现在了镜子里。眼大无神,面色黄白,又用剪刀剪了个刘海,把刚穿好九成新,桃红色的百褶裙换成灰色的。上面红色绣着莲花的外裳也换成了蓝色的。

春草和春秀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是明白人,一看依兰这个样子就知道三夫人不想争宠。春草心想,这三夫人看着年纪小,其实很是聪明,知道这会儿要是给大夫人添乱,以后老爷走了,她也没好日子过。

做下人的一个字就是听话,春草和春秀一句话也没多说。依兰很满意这两个丫头的知趣儿。从首饰盒里拿出两个银镯子,一人一个赏给了他们。本应该赏点儿银子的,可依兰来了还不到一个月没有领到月银,这些首饰也是娶过来时大夫人给置办的。

春草和春秀千恩万谢的谢过依兰,两个人对依兰更用心了,这么好的主子上哪找去?上前搀扶依兰,春来在前面引路。

一路走来假山楼阁,小桥流水这知府府还挺大,伊兰也顾不上欣赏府里的景色。第一次见老爷和夫人依兰心里有点紧张,一路走过回廊,就要到大夫人住的莲苑了。

在转角碰到了同样过来的二夫人,依兰打量了一下这个二夫人,依兰心里一惊但面上不显,这个二夫人可不像是个病秧子,十八九岁的年纪,长得丰满娇艳,一双杏眼微微挑起,是十分的健康跟病秧子根本沾不上边儿,这就是一个娇艳丰满的美人儿。

在依兰打量二夫人时,二夫人刘婉如也在打量这依兰,看到依兰一副病得要死的样子,二夫人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上前拉住依兰的手说:“你就是三妹吧!这身子还出来干什么?来二姐着搀你。”

依兰上前给她施了一礼,才说到:“谢谢二姐的好意,我这个破身子,别把病气过给你。”

“好啦,都别客气了我们姐妹以后就一起伺候老爷了,没外人走吧正好我们一起进去,”说罢。

刘婉茹走在前面依兰跟在身后,一起走进了春莲园。吴妈已经等在那里多时了。

给二人见过礼才说:“夫人交代,二位小夫人来了就直接进去吧!”吴妈在前面引路,伊兰跟在刘婉茹身后一起走进正厅,依兰心里却忐忑不安。

虽然只是一个知府,类似于现代的市长,可依兰在现代只是一个白领,连县长都没见过,从小长那么大就没亲眼见过政界的官员,只在电视上见过。虽然知府不是大官,可也掌握 着她的生死是她的衣食父母。

透过珠帘,依兰看见里面的紫檀木桌上, 上面放着瓜果热茶,桌旁的紫檀木椅上坐着两人.夫人长得很是端庄,年纪也不是很大,长得还算漂亮,但是没有二夫人漂亮。男人坐在椅子上,看不出身高,长得很黑,眼神冷厉,一副很是威严的样子。正好和伊兰的想象相反,他一直听别人叫老爷又是个知府。

依兰一直以为和电视上看到的一样戴着乌纱,大腹便便,面白无须。没想到这个老爷一点都不老,而且,还很年轻很威武,特有男人味的那种,一点儿也不像是个文官,倒像是个武将。

依兰跟着刘婉茹一起给上面的二位见礼 。

大夫人温婉的声音传来:“快起来别客气,以后我们就一起伺候老爷了就是姐妹了,春晓给二位小夫人看座。”

二人刚坐下,依兰就感觉有一道冷厉的目光看了过来,依兰现在就开始装死了一句话也不说,把个乡下妞,没见过大世面演的是淋淋尽致。

二夫人和大夫人,还说了几句话,后来老爷要去给老夫人请安,众人也就散了,依兰一直也没有抬头,一直也没看清楚老爷的长相。

众人出去后,依兰是没看清楚慕容晋的长相,可慕容晋却把依兰看了个清楚,在外面别看一副病殃殃的样子。大眼睛却转来转去,像个小仓鼠,左瞅瞅右看看,进了屋就开始装老实一副受气小媳妇样,一句话不说,慕容晋嘴唇轻轻勾起有意思。

依兰还自以为装的很好,却不知他已经入了老狐狸的眼。李氏看见慕容晋勾起唇角,心里很不是滋味,一定是刘婉茹那个贱人勾引了老爷。

李氏装模作样的笑了一下说道:“老爷看两个妹妹可还行?”

“嗯,”慕容晋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李氏的问话。

第4章 被老男人惦记上了

李氏又强装笑脸说道:“那老爷看今晚你去哪位妹妹那里?”

慕容晋没有回答李氏的问话站起身来走了出去,李氏被晾在了客厅里?

见慕容晋走没了影,李氏才啪地一下扫落了桌子上的茶碗,面色难看的说:“奶娘你看,老爷是不是看上刘婉茹那个贱人了?那个贱人竟然敢装病?你看她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哪里像他父亲说的那样有心疾。”

吴妈上前说道:“小姐你千万要稳住了,两个小妾是你出面为老爷娶的?不管他是不是装病,老爷在家的时候你都得放过她,等老爷走了,老夫人又不理事,你不还是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她吗?”

听完吴妈的话李氏的脸色好了一些,坐下来说道:“那就先放过那个贱人,以你看那个三夫人是真病吗?”

“以老奴看,三夫人确实是真病,而且还病的很严重,老奴放在那里的眼线说三夫人这一天根本就不起床。你送去的药也都喝了,我看还得再给他送点补品去,千万要让她活着,好占着那个位置,”吴妈说完站在了一边。

“你说的对,既然是真病,就不能让他死了,一会儿你叫春晓去库房,选两根人参给她送去,我得叫她好好的活着。”

“是老奴,这就去办,”说完吴妈走了出去。

依兰自大早上请安回来,就躺在床上没动。一直在想他马上逃不出去,可等晚上那个男人再过来可怎么办?

“咦有了,”依兰赶紧起身,拿出一条古代的月事带,找了一个木刺把小手指扎破,用力的挤了几滴血,滴在月事带上。又拿茶杯倒了点水放在月事带上,水和血液溶解就是血红一片。

依兰把春草叫了进来说:“春草在给我去拿几条月事带?”

春草看见依兰换下的,月事带上血红一片,夫人真的来月事了,赶紧把脏的收走,又给依兰拿了几条新的弄了进来。春草出去后,依兰又用原先的办法做了一遍,然后把月事带放在身上,这样就会有人去告诉大夫人,那等晚上慕容晋就不会来了,至少自己能多三四天的时间。

想好了办法,依兰的心情也好了一点,又去窗边躺着了,因为在这里躺着,才能听见春草和春秀说话。才能更多的了解这个时代,这个知府大人的府地。看见他出来春草赶紧放下做了一半的衣服,为依兰拿了一双薄被盖上,才又回去做活。

春秀一边绣花一边跟春草说:“春草姐你说这次老爷回来是不是得多在家呆几天?夫人刚为老爷娶了两位夫人,老爷怎么也得给夫人脸面,和两位新夫人圆了房再走吧!”

“谁知道呢,老爷每次回来都呆不了几天,要是没有军情还行,一有军情老爷马上就得走,谁让我们老爷是在北郡最大的官呢,军政一手抓,除了皇上谁也管不到我们老爷,”春草有些自豪的说。

“春草姐,你真厉害什么事情都知道,”春秀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春草说。

“你个傻丫头我们老爷是北郡最大的官,全北郡的人都知道就你傻,”春草拍了一下春秀的头说。

依兰躺在那里又听到了不少消息,原来在大沥朝知府是这么大的官呢,竟然还管着十几万的大军。原来这里离边关并不远,那么边关那边是哪里呢?

“春草姐三夫人在吗?”一个女子的声音传了进来。

春草赶紧打开门,一看是夫人面前的春晓,“春晓姐,夫人有什么事找三夫人吗?”春草问。

“也没什么大事,夫人让我送两根百年老参来,给三夫人补身子,”春晓放下人参说。

“三夫人在休息我去叫醒他,”春草说道。

“不用叫了,东西送到就行了,既然三夫人在休息,我就先回去了,省得夫人一会找不到我,”春晓说完被春草送了出去。

伊兰躺在那里装睡,说起人参,他才想起来怎么弄点儿种子扔进空间里去呢?睡了一会要到午膳的时间了。依兰坐了起来,看了一下小院里的花圃,又顺着墙根溜了一圈。

“咦”他竟然在,墙根发现了几株田七,你来赶紧蹲下连根拔下放在了手里,暗中应用精神力几株田七就被送进了空间,

又遛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好东西才回来,春草和春秀已经摆好了午膳,坐下吃过饭。

依然看着那个小花圃若有所思的说:“春草,一会你去给我买点种子,我要在小花圃里种点菜栽几棵果树。”

春草一听愣了一下,这夫人不是病傻了吧!好好的花圃要锄了,种菜,但是做下人的规矩他还是懂的。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是,奴婢一会儿就去买。”

依兰下午就让春来和春秀把花圃里的花全部都锄了,翻好了地,春草办事很麻利也买回来种子和一些果树苗。依兰亲自下手种菜,顺便在三人看不到的时候把种子和果苗送进了空间里。四个人忙活了一下午终于都种好了。

晚上关好门依兰借口太累要好好休息,不要来打扰她关门睡觉。进入空间里,他把上午扔进来的田七苗栽好,又顺着小河边把各种果树苗栽上。用仍进来的种子种了几样菜,也不知道这黑土地长不长。

出了一身汗下河洗了个澡,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上午用木刺划过的小口竟然不见了。这黑水还有愈合伤口的功能。

依兰高兴得跳了起来,大叫道:“神泉呀!”有了她自己受了伤也死不了了。高兴过后还得想怎么逃出去,不能被发现了最好让别人以为她死了一劳永免,在依兰想着怎么逃走时。

慕容晋正忙着筹备粮食,“清风,”

“属下在,爷你有什么事?”

“粮食筹备的怎么样了?”慕容晋问道。

“回爷,粮食是买的够用了,就是草药有点儿缺特别是止痛药很是稀缺,如果这次买不够冬天之前还得再回来一趟。每年一到冬天,蒙古鞑子,就会因为缺粮而进犯我大历,到时候就会开战,如果草药不够,到时我大历的士兵就会受很多罪,”清风如实回答。

慕容晋皱着眉在屋子里转了几圈,才说道:“先尽力买吧,不行的话等秋天再回来一趟吧!到那时也能多采购一些。”

“是爷,属下很快就会办好,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清风问。

侍妾宅斗系统-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柳依兰, 慕容晋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900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