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首席:惊情十五年-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沈之朔, 秦安安

温柔首席:惊情十五年-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沈之朔, 秦安安

第1章 他与她 1997年

过了午夜十二点的大桥下别有洞天,桥下的一排破落民房内灯光幽暗,传出女人压抑的呻吟声和男人纵乐的大笑声响。

最破落的一间民房角落,明显比同龄人瘦弱的白皙男孩抱着身子木然。窗口就在他的头上,靡靡之音响彻在耳边,他却听的一脸平静,美目清澈如水,红红的唇轻抿。

陆续有人从低矮的民房内出来,卖身的流莺们赤着手臂和后背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抽烟,她们脸上带着迷离又看好戏的笑,围在一起窃窃私语的讨论着瘦弱男孩,这一个月,男孩每晚都来等他名义上的‘妈妈’。

那些目光和话语并不能撼动瘦弱男孩白皙脸庞上的任何情绪,那双美目里有的只是平静,更多的是麻木。

他所蹲的民房门终于打开,走出去三个一脸餍足的男人,几分钟后,又走出一个妆容早已花掉的女人,女人年纪已经不小了,可那股风韵却动人,她腰肢柔软,露出的大腿还很有弹性,一头长发如云般簇拥。

“阿玫,那是你儿子?”几声嗤笑后,流莺们尖利的又加了第二句话,“还是你女儿?”

叫阿玫的女人拢了拢衣襟,掩住胸口上的青紫痕迹,走到了角落旁。瘦弱男孩见她出来才总算有了些反应,他站了起来,身子贴紧了墙根,喊女人。

“妈妈。”

女人看着男孩的脸,有一阵的欣赏,这是一个漂亮到极点的男孩子。

“饿了吧?”女人问。

瘦弱男孩看了看她的脸色,才迟疑着点点头。

女人从口袋里拿了一百块钱出来,不由分说的递了过去,男孩漂亮的面孔上没有波折,可眼睛里分明带着感激和情意。

他转身的时候,女人在他身后喊,哎,明天我想,把你送给一个好人家。

他明显愣了愣,手里带着温度的一百块钱又瞬间变的冰凉,那张漂亮面孔上浮现着委屈,随即又是木然和妥协。他说,好。

男孩在第二天果然被送走,他抱着一个背包站在新的院子里。果然是一处好人家,昨晚的那个‘妈妈’并没有骗他,至少这里看起来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地方。没有卖笑声

这里是一处小楼的前院,虽说是个小楼,可因为岁月悠久,不得不显出些破落,甚至带了颓然的气息。他站在院子里,漂亮的眼睛盯着闭合的客厅门。那是一扇双开的棕色大门,上面的漆已经掉落了许多块,前几日下过雨,斑驳痕迹,历历在目。

天色阴沉,夏日的雨说来就来,站立在院子里的男孩伫立不动,任凭稀稀拉拉的小雨滴滴在柔顺的发上,长长的睫毛上。他抿着又红又薄的唇,没有上前敲门的打算,与其说没有敲门的打算,倒不如说,是没有上前敲门的勇气。

被转送太多次,这是唯一一家干净又整洁的房子,他站在这里多一秒,就有一秒的美好幻想。

身子被雨水打湿到透的时候,那两扇掉着漆块的棕色大门被打了开,跑出来一个穿着短裤的女孩,她看见院子里突然出现的他,有几秒的讶异,然后冒雨冲了出去,拉起他的手,在雨中往回跑。

他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世界里。在很多年很多年以后,每每回忆起迈进那间客厅的一幕,向来清冷又疏离的眼内总会有一闪而逝的光芒。

拉他进客厅的女孩在欢快的叫着妈妈,他垂着头,眼睛看向两人牵着的手,他的手指修长,而紧紧拉住他的那只手却柔软,两人的食指中指缠绕在一起,使得他有一瞬的迷离。

女孩喊了几声,屋内显然没人。她扭头问他:“你就是要来我们家住的男孩吗?”

他点头,冲她小心翼翼的笑。

女孩见他这个笑容,露出吃惊的表情来,这个表情让他脸上的浅笑一僵,可她随即也笑了出来,伸了一只小手去摸他的脸。

“你长的好漂亮啊……”

他一时无法反应过来,脸庞上的滑腻感弄的他有点痒。

“你叫什么名字呀?”女孩吃着他的‘豆腐’,笑眯眯的问。

他这才发觉,原来她笑起来,那道眉像天上的弯月,轻描淡写。她的眼睛内闪着熠熠的光辉,灼灼其华,眉眼弯弯。

“我还没名字。”他这样说。其实他有很多名字,每送到一处人家,都有一个全新的名字,如今他同样等待着这家人的‘赐名’。

“哪有人没名字的呢?”女孩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

他沉默不语。

“这样吧。”女人收回在男孩脸上‘吃豆腐’的嫩白小手,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手背,语调柔软:“等我妈妈回来,我们一起给你想个名字,好不好?”

他怎能说不好,立即讨好的点头。她似乎很爱笑,也好似一点都不在意家里突然多出来一个外人。

他被她拉着往前走了两步,窘迫的发现地板上留下一串泥印,羞愧当即浮上了白皙的脸庞,他松开她的手,站在那里手脚都无处放。

“对不起,我弄脏了你们家的地板……我,我把地板弄干净……”说着,他已经要低下身用手去擦。

“哎呀,不用的!”女孩带着笑意呼叫着,双手把人给拉了起来,带着他往一个方向跑。

他心情忐忑,这样往前跑,身后已然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

“你看。”女孩指着卫生间里的拖把说,“你别用手嘛,要用这个拖地哦……”

他看向她,她在冲自己笑,声音又脆又软糯,弯起的眼睛里,温柔流光飞舞。就那么一瞬间,他知道什么叫做感动。

或许是她的态度太平易近人,或许是从他进门,她就没有露出看不起他的眼神来,总之,他就在她营造出来的温馨气氛中,鼓起勇气问了一个问题。

“我怎么称呼你呢……”

女孩笑起来,眉毛眼睛都像新月,她脆生生的回答:“我叫秦安安!”

“情……”

“不是情,是秦。”她纠正他,牙齿微微咬住,从齿缝中发出一个音来。“秦……”

“秦……”他跟着她念。

“很标准。”她又开始笑,眼睛又变成月牙儿。

“秦……安安……”他总算清晰的说出她的名字,他不是本地人,说话还略带口音。

秦安安听的眼睛眯起,问他:“你姓什么啊?”

他摇头,连名字都不知道,又怎会知道自己姓什么。

“什么啊……”她开始蹙了弯弯的眉,嘟嘴道:“连姓什么都不知道啊……什么什么……要不你就姓沈得了……”

沈?他没有异议的点头:“那我就姓沈。”一直以来,他有太多的姓氏、名字。沈,还是迄今为止,第一次使用。

“你也觉得沈好对吧,我也这样觉得!”秦安安摇头晃脑,得意非凡,小手拉住他的手,开始晃荡。

他则觉得有丝不自在。

她发觉后,呀了一声,重新拉起他往楼上跑。木质的老旧楼梯,踩的使劲儿了吱呀吱呀作响。

他被女孩拉上楼,走廊很窄,四扇房门也很窄小。她领着他走进倒数第二间,推门而入后,房内有些乱。

“这是我弟弟的房间,你跟他差不多大吧,这么瘦……”秦安安松开他的手,已经开始翻箱倒柜,揪出一件t恤,一条短裤。

他看着眼前的干净衣裳,迟疑着不敢去接。

“你弟弟他,他还没同意。”

“没关系,他会同意的。”她不由分说把衣服塞进他手里,催促他:“你淋了雨,快去洗个热水澡,来,我告诉你哪里是热水,哪里是凉水。”

他被热情的女孩带进卫生间,听了好一会儿她带着笑的话语后,小小的格局内总算只剩下了他自己。

窘迫的锁好门,他脱下身上脏兮兮又带着汗水雨水的衣服,依照着她刚刚的讲解,伸手往右拧了开关,凉水浇下,把他吓了一跳,愣在那里无法反应,他记得清楚,她明明说往右是热水的。

正在忐忑不安中,觉得自己把东西给弄坏时,原本的凉水变热,热热的水花欢快的打在白皙的皮肤上,他放下心来。

从未有过的感受,他想,从未这么温暖过。温暖,是的,从来没有洗过热水澡,像现在这般,站在方格子铺成的地板上,享受淋浴的快乐。

还有心理上的,十二年来,屋外的女孩,给了他人生中第一份温暖和煦,一点都不炙热,就像白月光般,照耀心头,留下清清浅浅的斑驳光影。

他用力搓着自己的四肢,脖颈,脸庞。企图洗去自己一身的肮脏,她拿过来的衣服很干净,如果要换到自己身上,私心里却不愿意染上一丝一毫的污迹。

有人敲门,他放松的身体紧绷。

“你洗好了吗?”嫩嫩的童声在外面问。

“洗,洗好了……”他连忙关上开关,浑身湿哒哒的站在淋浴下。

“你把门打开。”

“啊?”他瞪大了眼睛,叫了一声。虽然才十二岁,可也知道男女……授受不亲。

“快点啊,把门打开。”秦安安在外面耸了耸门。

他往后退了一步,靠上了墙壁,心跳加快:“不好吧,我是男孩,不是女孩……”

因为长的漂亮,许多人误以为他是个女孩子,如果她也这样认为,那么这么多年来,他是第一次感到不是滋味。

“不要紧的,我不吃你豆腐,我保证!”秦安安在门外面举手做发誓状。

这也能保证?他心头怪异,并且羞涩不安,简直不能相信外面女孩说出的话,她看起来并不大,顶多五六岁,就说出吃豆腐,不吃豆腐的话来了。

“快点开门。”秦安安又在外面叫,并且大有踹门而入的架势。

第2章 还说不吃

他忙四处张望了一下,拿了一条毛巾围住自己的下.体,颤颤巍巍的往门边走,离的近了,深吸一口气,脸上燥热不堪:“我,我真的不是女孩……”他再一次重申。

谁承想,外面的秦安安听了他这句辩白的话后哈哈的笑起来,笑声清脆悦耳,其中带着的喜悦之情那样明显,听在他耳中,竟忍不住也勾了唇角,少了些羞涩。

“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

她在外面唱起了儿歌,他一听,忙把门给打了开来,生怕她唱出下一句话。

门一开,他同她大眼瞪小眼。男孩瘦弱白皙的身躯就这样袒露在她面前,肌肤上的水珠还在往下滴,如羊脂般的上好皮肤,洁如玉,白如雪。

她忍不住发出惊叹,小小的手伸出去,摸上他赤.裸又平坦的胸膛。他则瞪着一双美目想,还说不吃他豆腐!

“安,安安……”他叫她的名字,舌头有点打结。

“啊?”秦安安完全沉浸在美好的手感里,又滑又腻,又白又嫩……

“你别摸了……”他又脸红不已,忙转移话题:“我洗好了,身上没味儿了吧?”

她想到什么似的,两只小手一拍:“啊,你不说我都忘了!来来来,我闻闻!”说完,她小小的脸蛋凑近他的胸膛,挺翘的小鼻子一动一动的嗅来嗅去,像只找食物的小狗狗。

他往后退了一小步,也低头闻自己,最后担心又小声的问:“是不是还有味道……”

“有一点……”秦安安仰头看他,大眼睛一弯,又变成月牙形状:“我给你抹点儿好东西,那个可是我妈妈前几天刚买回来的哦……”

什么好东西?他愣愣的看她进了卫生间,掂起脚尖,伸手从钉在墙上的木架子上勾下一个绿色的大瓶子,扭头冲他神秘的笑。

“快来。”她抓着手中的大瓶子,冲他摆手。

他顺手关好了门,向她走过去,看她手中的绿瓶子。

“闻一闻,看看香不香?”她献宝似的扣开小小的盖子,自己先闻了闻,又递到他的鼻子下面。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苹果香味进入鼻腔,竟令人心旷神怡。

“是不是很香?”她期待的问,弯弯的眼睛很亮。

“很香。”他看着她的眼睛回答。

她又神秘起来,声音也压了低:“我跟你说哦,这个东西很宝贵的,很贵很贵的!”

他被她的态度也弄的紧张起来,很贵很贵,他看向绿瓶子的视线变为了小心翼翼,这样贵重又带着香味的东西,可一定不能被他弄坏……而他看她的眼神,也稍微变了变,她可别故意把东西弄坏,诬陷到他身上……

秦安安拍了拍他的肩膀,小手又舍不得从人家的皮肤上离开,这又惹得他一阵脸红。

“我给你往身上抹一点儿,保管你香喷喷的,再给你穿条我的花裙子……”

“我不要穿裙子,我是男孩!”他长长的睫毛抖了抖,可怕的记忆涌现在眼前。以前跟随的那对夫妻有个十几岁的儿子,那个男孩就让自己穿上裙子,还对他动手动脚。

秦安安撅了撅嘴,他见状后沉默着,看她的目光又重新变为小心翼翼。

“是男孩子,就不能穿裙子啊……”她探究的问他。

“是。”他立刻点头,“我们,我们是男孩跟女孩,是不同的。”

“不同在哪儿?”她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不同在……”他也是个孩子,并且发育的远比同龄人慢,身体瘦弱且单薄。

“不同在,我们俩的身体不一样。”

他声音小下去,最后几个字简直像蚊子叫。

第3章 我们一起

身体不一样?秦安安对他被围住的下体来了兴趣,眼睛咕噜噜的转了几转,奇怪的问:“你把毛巾围在肚子上干吗?”

他往后退一步,先天带有对危险的敏感使得他觉察出些许。面前的小丫头什么都不懂,他唯恐她做出什么事来。

“你躲什么?”七岁的秦安安以为这个男孩在同自己玩游戏,他躲她就向前,向前,再向前!

“你————”他压抑着叫出口的那个啊字,很快的镇定下来,用手捂住自己的下体。只是那张故作冷静的清秀脸孔早已涨到通红。

秦安安得意洋洋的捏着毛巾一角,大眼睛滴溜溜的在他身上打转。看的他羞涩到满心不安与难堪。

女孩家家的,真不知羞!不知羞!

“哈哈。”秦安安捂着嘴巴乐,笑声咯咯的,手里的毛巾在空中转啊转,“你脸红什么?都可以把鸡蛋煮熟了!”

他听得她的欢声笑语先是一愣,她怎么没有欺负他?不该是这样的剧本,她应该像以前的那些人一样,欺负他,侮辱他……但是她没有。

他盯着她的眼睛深深的看了几秒,之后低了头,偷偷的笑一笑,突然内心释然,竟再也没有一点窘迫之感。

所以说人是很奇怪的生物,有些人认识一辈子都不见得会给对方一个微笑,而有的人,只看一眼就可以熟稔。

“我们动作快点儿,要赶在妈妈回来之前把你洗干净,洗干净后,我带你去地里摘菜!”她扯过他的小瘦胳膊,重新把人拉到淋浴下。

开关一拧,热水浇了两人一头。秦安安发出一声惊叫,在原地跳起来。

“笨死了……”他皱了秀气的眉,显然又发现她在活泼可爱的性子之下,还隐藏着有点脱线的本性。

秦安安拧着自己的衣摆,小脸上全是懊恼:“我真是笨死了,是你洗又不是我洗,应该让你站在淋浴下的,我跑那么快干什么?”

他弯唇轻轻的笑了。

拧了半天,上衣是彻底的湿透了,她仰头看他,很单纯的问道:“要不我也洗个澡吧?”

他一愣,傻傻的反问:“我们一起吗?”

“当然一起!”她理所当然的教育他:“我们俩一起洗的话、可以省下许多水!”

一秒,两秒,三秒……他缓慢的点了一下脑袋,好像是可以省水……

于是,秦安安在他面前豪放的脱了自己的上衣,露出光裸的上身,然后去脱自己的小短裤。

他觉得有点热,眼睛瞟向地板,问道:“你,你今年,今年多大了啊……”

“我们俩差不多大!我7岁了!”秦安安脱了自己为数不多的衣服,豪放的扔在一旁。

七岁?

“我们俩没有差不多大……我比你大的多……”他一点都不想跟她差不多大,虽然两人的个头几乎一样高。

“那你,也是七岁?”她漫不经心的问,注意力显然没放在他的年龄上。

“我十二岁了!”他说着,很有点郑重其事的味道。

“十二岁了?”她总算惊讶不已,上上下下的打量他,“你说谎,说谎的孩子鼻子会变长的!你明明和我一样高,十二岁的哥哥应该和阿强哥一样,个子高高大大的!你太小了!”

说他小?!他有点愤怒了,他到底是有多小?!长期的营养不良又不是他的错,就像这两天,他也才吃了一个馊掉的馒头而已。

“我以后会长高的……”愤怒过后,他弱弱的辩解。现在虽然低,以后说不定长高了呢?

第4章 什么沈月亮 他还沈星星呢

“我相信!”秦安安笑嘻嘻的同意。

他在她的相信中,也有了强大的,莫名的自信,他一定会长高的!

“我们快点洗吧。”她拉了他站在淋浴下,两个懵懂的人紧紧靠在一起,赤身裸体的洗起澡来。

她是个笑声不断的人,任何事情都能找着自娱自乐的点来,她用水去泼他,小手还在他的腰间捏呀捏。

他则被她捏的痒痒,大笑着往一旁躲,她则追过去与他闹。洗到中旬,秦安安往两人身上抹了带着苹果味儿的浴液,他学着她的动作把身上搓满了泡泡,霎时间香味扑鼻,果然像她说的一样,很香呢。

只是,只是上帝不会对他好,他知道。从来未有一丝暖意,哪里敢贪得无厌?

“安安。”他突然低下声音,措辞小心的问她:“你家里都有谁?”

“妈妈,弟弟!”秦安安脆生生的回答。“还有我!”

“那,他们好相处吗?”他忐忑不安的问。说到底,这才是他关心的一点。她的家人,是否好相处。

“好相处!我妈妈人很温柔,很温柔……”她脸上出现梦幻的表情来,“我妈妈长的很漂亮哦,看我就知道!”

他失笑了一下,认真的打量她,她的脸蛋红通通的,眉毛和眼睛一笑起来就弯弯的像月芽。和她一开口就破功的性格成反比,她长的,其实很温婉。

“你笑什么?难道我长的不好看?”不管女人多小,先天的爱美之心总会存在。秦安安弯眉竖起,‘恶狠狠’的问。

“好看。”他当然要说她好看啊。

秦安安又笑弯了眼睛,奋力的搓着自己的身体,不一会儿皮肤就被搓红。

他看见后阻止:“你不疼吗?快别搓了。”

她冲他吐一吐舌头,扮一个可爱的鬼脸,手上的力气小下去。

“要不我来帮你搓背……”实在看不下去她的小短手往后背上勾来勾去,他主动请缨。

秦安安当然乐意,把毛巾递给他,背过了身子。

他手上的皮肤依然好,即使时常干粗活,可上帝独给的偏爱使得他就是拥有一副怎样蹂.躏都如上好绸缎腻滑的白嫩肌肤。

“沈……”她突然想叫他的名字,又不知道叫什么好,“沈……你叫沈什么?”

他手上动作一停,又接着揉她的背,垂下眼眸说:“你想让我叫什么,我就叫什么。”

“这个……”一向古灵精怪的她被难住,“我也起不好名字呢。”

他抿着红红的薄唇,专心的为她搓着小小的背,没有再说话。说什么好呢?他哪里有权利为自己起名字呢,不再被转送给别人,已是他最大期许。

两人玩的正开心时,浴室的门被人从外推开,站在门口的温柔女人看着两个赤.裸的孩子,完全怔在门边不能思考。

倒是他较为敏感,不出四五秒就已发现了女人,最初的惊诧过后,他忙关了淋浴的开关,第一个反应居然是找了条毛巾先裹住秦安安,而后才是他自己。

“阿,阿姨……”裹住毛巾后,他已经猜到来人是谁,姿态下意识的放低,显出乖巧的模样。

“妈?!”秦安安后知后觉,捏着毛巾的小角,欢喜的冲过去。

女人反应过来,抱住了人微笑:“和小哥哥这么快就玩熟了……”

“是啊是啊。”秦安安仰着被水汽蒸到红红的小脸,笑声清脆。

“快穿上衣服,别着凉。”女人弯腰抱起了秦安安,转身时冲他露出柔柔的笑来:“你也快出来,小心感冒。”

他站在浴室里,七上八下的心竟渐渐平稳下来。

秦安安被抱到了大床上,女人见到跟出来的沈之朔,率先抽了床单把他给包了起来。

“孩子,你比安安大几岁呢?”

“我今年十二岁了。”他如实回答。

“十二岁了?”任谁都不肯相信,秦母打量他一番,大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心疼起来。这孩子一定是长期的营养不良,身材才比同龄人瘦小这么多的。

“妈妈,他还没有名字呢,你快给他起个名字吧。”秦安安已经在一旁欢快的叫。

“孩子,你知道自己姓什么吗?”秦妈妈问。

他迟疑了一下,小声回答:“我姓沈。”

“沈……好姓氏。”秦妈妈温柔的抚摸他柔软的发,沉吟了一会儿道:“一时半会儿的,我还真没想好要给你起什么名字呢。”

秦安安自己套好了衣服,站在床上往下看着两人,又圆又大的眼睛左转转,右转转,笑了:“要不然叫沈月亮吧!”

他和秦妈妈同时抬头看去,然后他蛮脸的不情愿,什么沈月亮,他还沈星星呢!

温柔首席:惊情十五年-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沈之朔, 秦安安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25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