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婆婆来袭-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乔明朗, 姚子墨

小心!婆婆来袭-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乔明朗, 姚子墨

生娃后,你孤独吗?

“明明都是很善良很通情达理的人,为什么住在一起后,就变得像仇人一样,势如水火了呢?”乔明朗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尽管半年前老公高家明已告诉她,等她生了宝宝后让父母过来照顾,让她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可是,真的与公婆同住一个屋檐下后,她才发现相处有多难。生宝宝之前,双方尚且客客气气和和美美,但是宝宝出生后,一家人几乎每天都在生气。

婆婆生气,公公生气,乔明朗生气,高家明呢,也生气。

为了如何带宝宝吵--该不该给宝宝加奶粉?该不该给宝宝喝水?是给宝宝穿尿不湿还是用棉质尿布?宝宝应该穿得比大人多还是比大人少?宝宝感冒了是被他爷爷传染了还是被他妈开窗户凉住了?宝宝发烧咳嗽该不该输液……数不胜数。

为了乔明朗换份轻松点的工作吵--“你现在的工作太紧张,工资又不高,宝宝天天连奶都吃不好,还不如早点换份工作吧,家里也不差你那几个钱!”公公婆婆开始念叨别人家儿媳妇怎么都那么好,隔壁谁家儿媳妇是大学教授,每年放寒暑假,社会地位还高。谁家儿媳妇是外资银行的主管,工资那都是一年好几百万,对老人还特别孝顺。总之,应了那句话,儿媳妇都是别人的好,女婿都是自己的好。

为了高家明的态度吵--“家明,你现在眼里只有你媳妇儿了!你觉得带娃难,你可别忘了,你也是妈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婆婆大声说着,不时用袖口拭拭眼角。高家明一回家就听到这话,知道家里又开战了,赶紧脱掉衣服去看孩子,躲掉这个战场。“家明,你现在从来不考虑我的感受。”乔明朗终于找到机会和高家明独处时,忍不住流泪。高家明一副烦透了的表情:“天天哭哭哭,吵吵吵,烦都烦死了。”

乔明朗终于发现,都说宝宝是福,有宝宝的家庭更欢乐,那都是瞎掰。婚姻并不是爱情的坟墓,有娃后与父母同住,那才是让人死无葬身之地。

你在自己的家里,一下子变成了外人,做这个不对,说那个也不对。老公也像变了个人,从一个为你遮风挡雨的男人,变成了父母阴影下唯唯诺诺的孩子。

于是,纵然乔明朗心中有百般委屈,竟无人可以诉说。

向自己的父母诉说?不。年迈的父母远在千里之外,乔明朗无法告诉他们自己正在经历何种痛苦,那只会徒增他们的担心,她只能告诉他们,自己一切都好。虽然母亲很敏感,察觉到了她的负面情绪,委婉劝她:“家和万事兴呀。人家两位老人家,离开自己的家乡,去北京给你们看孩子,容易吗?再大的委屈,也不能当面和老人顶。”

向自己的丈夫诉说?不。以前乔明朗还不信那种说法--女人一大戒就是不要对自己的老公说公婆的不是,没有哪个丈夫喜欢做“夹心饼干”,温柔点的丈夫会劝你:“父母的习惯已经形成四五十年了,改不了了,你要多迁就他们。”你再多抱怨几句,他就不耐烦了:“我在公司辛苦一整天,回到家更头大,你就不能让我省省心么?”现在,她信了,高家明可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向自己的朋友诉说?不。她曾看过一篇文章《只有风不会说出去》。朋友今天听着你的抱怨,替你鸣不平,说不准明天就告诉你老公或者公婆,只怕到时会引发一场更大的骚乱。

想来想去,竟无人可诉说。可是,这些坏情绪闷在心里,就像往气球里吹气一样,越来越大,越来越紧绷,如果找不到出口释放,总有一天会爆炸。对她来说,这个出口,便仅剩网络了。

第2章 低烧不退,不是得什么大病了吧?

2013年8月,北京的夏天雾霾正重,苍苍茫茫的大雾笼罩了整个城市有大半个月,最最耀眼的太阳也被雾霾掩盖得成了灰沉沉的样子,而乔明朗的心情比雾霾更重。

她感冒了,连续三天低烧37.5度,虽然不太严重,但是长期烧着,让整个人都晕乎乎的。于是,在一个周末,高家明陪她去了医院,不出所料,好多人排队。

好不容易挂完号,高家明让乔明朗先找个座位坐,他站在急诊室的长龙后面排队。过了两个小时,乔明朗接到高家明的电话,让她过去,快排到她了。

她赶紧过去,终于排到诊室里面了,前面还有四五个人,她索性打量起诊室环境,只见墙上贴着一张提示,上面写着“半年内计划怀孕的请提前告诉医生”。乔明朗感觉有点小温暖,心想这医院还挺人性化呢,她和高家明正计划半年后要小孩。

又过了十来分钟,终于轮到她了,医生简单问了问症状,看了看嗓子,诊断为感冒,鉴于她半年内计划要小孩,给她开了些中成药。

“排了三小时的队,医生就看了三分钟。”高家明排队太久,很是疲惫。

“这就是北京嘛。”乔明朗也跟着叹息。

两个人又感叹了一会儿,北京房价又高,空气又差,去医院看病又紧张,工资嘛还真不高,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苦苦留在这儿。不过,感叹完了,也就完了。

乔明朗遵医嘱吃了两天药,体温却还是不降。有天半夜醒了,她突然发现自己在流鼻血,鲜红的血液源源不断,用纸巾塞住马上就浸红了。接下来两天,鼻血还是断断续续的流。乔明朗不由恐慌起来,哎呀,听说好多重病的初始症状就是发烧,她该不会得了什么绝症吧?

高家明也有点儿慌,但是他不是医生,给不了什么帮助,甚至连多余的关心都给不了。那段时间他的公司正好启动了一个新项目,他每天早上6点离开家去上班、晚上12点才累得像条狗一样回来。两人虽然睡在一张床上,但连碰面的时间都没有,他也只能白天打电话或者在微信上问问她。

乔明朗忍不住上网查,搜索结果显示好多种可能性--风湿、结核、慢性炎症、免疫力低下甚至心理紧张都会引起持续低烧。

突然,一行字映入了她的眼帘:“也可能是怀孕了。刚怀孕时体温会随着升高。”

乔明朗觉得不太可能,她这个月的大姨妈时间还没来呢,不如等两天,如果大姨妈不准时再去查证。不过,她又一查怀孕初期的症状,有些还真的挺像,什么嗜睡呀,没有精神呀。万一要真是怀孕了呢?她这才吃了感冒药,会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为了图个心安,乔明朗下班了就去药店买回一支验孕棒,花了45块钱,真有点心疼这钱。没想到验孕棒这么贵,她还以为十来块钱就够了,不过,买就买吧,不该省的坚决不能省。

高家明还没下班,乔明朗打电话给他,告诉他自己的猜测。他也觉得好可笑。

“不可能吧?看电视上,怀孕了不都得吐吗?”他也觉得验孕棒挺贵的,“过两天还不退烧再用吧,免得浪费了这么贵的验孕棒。”

他的话正合乔明朗心意,索性等过两天再验孕吧。

那天晚上,刚过八点,乔明朗又迷迷糊糊睡着了。睡到半夜,她突然之间惊醒了,高家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睡在她身边。乔明朗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于是悄悄起身,拿着验孕棒去了卫生间。

第3章 “恭喜你,怀孕了!”

乔明朗按照说明书的方法检测,还有点心不在焉呢,等了五分钟,验孕棒上显示两条红线。她赶紧对照说明书看结果,瞬间就清醒过来,说明书上说两条红线表示怀孕了。

她蹬蹬蹬跑回卧室,跑了几步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个孕妇,又改为慢走,心里却急得像有几千匹马奔腾而过。

“快起来!”她推醒了高家明,“我用了验孕棒,两条红线,我怀孕了。”

高家明的反应跟她一样,前一秒还睡眼惺忪的小眼睛后一秒立刻瞪圆了。

他们就这样瞪着对方,十秒钟后,高家明笑了,搂过她说:“好事啊,那就生下来呗!瞧把你紧张的。”

两人也不睡觉了,先初步制定了接下来要办的一大堆事情:先去医院检测是否真的怀孕了;如果确实怀孕了,要定好去哪个医院生孩子;还有,赶快把结婚证办了。

乔明朗跟高家明恋爱已八年,两人是大学同学,一个学中文一个学电信,因为都加入了围棋社而相识。两人从大一就开始牵手,大四毕业后,好多情侣都因为工作原因各奔东西,他俩却坚守住了。当时乔明朗找的工作在广州,高家明找的工作在南京,就这样过了一年的异地恋生活,高家明找机会调到广州总部去了,两个人就开始柴米油盐的小日子。后来,两人觉得广州太热,又一起来到了北京工作。

两人一直住在一起,感情也挺好,平时还经常像初恋的人一样出去看看电影、话剧、影展什么的,但是提起结婚,两人都觉得太麻烦。按照星座的说法,天秤座的人做事比较拖拉,于是,这两个天秤座就一直不着急不上火,任凭双方父母隔三差五打电话催婚,他们就躲在北京哼哼哈哈糊弄。

就这样拖着拖着,转眼两人都快30岁了,结婚的事情却一直没提上日程。如果不是乔明朗突然怀孕,两人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

第二天早上,两人都临时跟公司请假,一起去了一家三甲医院,这次挂的号是妇科,尿检证明乔明朗确实怀孕了。给结果的医生人挺不错,先是恭喜她,然后建议她去产科建档。

“建档?”这个词让乔明朗很疑惑。她的档案在武汉呢,难道要把档案调到医院来?

“要生孩子得先建档呀。”医生耐心跟她解释。“最近好像名额挺紧张的,你早点建上好安心。”

“哦,哦。”乔明朗这才第一次知道,在北京生孩子得先建档,而且听起来不是那么容易建上的。她赶紧谢过医生,让高家明又去挂了一个产科号。

当时是上午9点,高家明居然还挂上了一个产科普通号。他们都舒了一口气,原来产科挂号这么容易啊,看来刚刚的小紧张完全没有必要。

去到产科分诊大厅,他俩目瞪口呆。爆满!真的是爆满呀!大厅里挤满了人,分诊台前也排着长龙,有人自带小板凳在等候。

高家明让乔明朗找地方坐一下,可是,举目四望,能找个地方站就不错了。六七排凳子早就被坐满了,虽然广播里一遍遍播放着“请家属把座位让给孕妇”,但是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家属又多半是老太太,乔明朗可不好意思让人家给自己让座。

第4章 高价挂号却不能建档

乔明朗四处看看,门口还放在体重秤和血压仪,原来去分诊台的时候要跟护士报告自己的体重和血压,她赶紧测量好。还好,血压在正常范围内。

之后,她又小心翼翼地用手护着肚子继续到处走走看看情况,虽然她知道现在肚子里还是个胚胎,但是她母爱因子忍不住发作,轻轻摸着肚子,像是里面有个宝宝一样。

大厅里竖着好几块牌子,有块牌子上写着“怀孕超过12周的不能建档”,我和高家明还庆幸来的真及时。

等到12点,终于轮到乔明朗了,医生的态度很好,但她接下来说的话让乔明朗心里哇凉哇凉的。“普通号无法建档哦,只有挂上专家号才能建档。”

好吧,只能等明天再来挂专家号了。

回家的出租车上,高家明打电话回给他母亲刘玉梅。他戴着耳机,耳机的一头塞在他的右耳,另一头塞在乔明朗的左耳里。乔明朗想把耳塞拿下,被高家明制止了:“从此以后,我爸妈就是你爸妈,你爸妈就是我爸妈,咱们之间再也没有什么隔阂了,所以跟双方父母的电话,咱们要一起听。”

“妈,爸在旁边吗?有个喜事要告诉你们。”高家明的声音十分喜悦。

“你爸在旁边。什么事情?你升职了?”高家明的母亲刘玉梅问。

“比这更大的喜事!猜猜!”高家明还要扮神秘。

“那是什么?我俩可猜不出来。”刘玉梅和爱人高志远的想象力有限。

“明朗怀孕了!”高家明故作平静地说。

“啊?”刘玉梅很震惊,半晌,才反应过来,十分欣喜,“太好了!我和你爸盼孙子盼了好多年了!隔壁李阿姨跟妈妈一样年纪,人家的孙子都6岁了,我和你爸每次看到都好羡慕!现在好了,我们也终于有孙子了。”

乔明朗本来还有点担心两老的态度,现在一听刘玉梅这么开心,一颗心便放下了。

“那你可要照顾好明朗,把伙食弄好点儿,别怕贵!妈妈我每个月给她一千块的养胎费,可要把我的孙子养的胖胖的。”刘玉梅一阵叮嘱,语气是毫不掩饰的关心和喜悦。

“妈,这事儿你就放心交给我吧!有我在,一定把媳妇养得胖胖的,把她肚子里的娃也养得胖胖的。”高家明大笑着打包票。

“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吗?”刘玉梅突然压低了声音问。

“当然--不知道啊!现在国家禁止查看胎儿性别,再说,你们还有性别偏好啊?”高家明逗她。

“你这孩子,居然敢作弄你老爸老妈!你放心好了,男孩女孩我们都喜欢。”刘玉梅故作生气。

两人又唠叨了很多,不外乎让乔明朗多吃多睡,去医院定期检查之类。

乔明朗在一旁听着,忍不住微笑起来,看来这个宝宝很受欢迎呢!这未来的婆婆,听声音也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她原本因为没挂上专家号十分焦虑,现在心情突然好了很多。

高家明给他父母打完电话,问乔明朗:“你不给河南爸妈打电话吗?”

高家明跟乔明朗说,从今以后,禁止称呼对方父母为“你爸妈”,称呼自己父母为“我爸妈”,都要称呼为“咱爸妈”,如果实在要区分,就称呼“黑龙江爸妈”和“河南爸妈”,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乔明朗赶紧点点头,怀孕是件大事,既然今天已经确定了,当然要告诉自己父母,他们肯定也很开心有了外孙。

乔明朗打通了母亲李婉的电话,李婉的反应也很是开心,立刻叫来了乔明朗的父亲乔彬一起听电话,两人七嘴八舌,又是问有没有孕吐,又是问影不影响工作,又是问每天吃什么,乔明朗一一笑着回答了。

这两通电话打下来,乔明朗的心情好多了,忽然觉得前几分钟还惹得她落泪的挂号问题其实也没那么严重,第二天早点去排队吧。

后来她才发现,OMG,挂专家号难,难于上青天!

第二天,凌晨五点,高家明又去挂号,还是没有专家号。

第三天,凌晨四点,高家明又去了,没有,还是没有专家号。

乔明朗着急,高家明也着急,难道将来连生孩子都没医院接收吗?

高家明狠狠心,找号贩子花500块买了个专家号。一直快等到中午12点,终于轮到乔明朗了,她赶紧把提前拿在手里的挂号条和社保卡都递给医生。

也许是累了一上午,专家的态度不那么友好,乔明朗告诉自己不要介意,尽量配合回答医生的提问。但是,她回答完专家的问题后,专家盖上病历本,告诉她:“没什么大碍,注意安全。下一个。”

“医生,我要建档,麻烦帮我建档。”乔明朗着急地脱口而出。

“你确定要建档吗?”医生大声问,“建档的话,要全部自费。”

“我有社保卡,为什么要自费呢?”乔明朗很是疑惑。

“你看看你的挂号条,一看就是不知道找谁加的号。”医生终于道出了态度不好的原因,“你这个挂号条没跟你的社保卡相关联,今天要是建档,以后你所有的费用都不能报销。”

乔明朗总算是明白了,原来,可恶的号贩子卖给他们的号,没跟她的社保卡相关联。这意味着,她将来产检、生孩子的费用,都得自费,一分钱也报销不了。

那肯定不行!他们还得省钱给宝宝买奶粉呢。

“医生,您能不能帮下忙,在建档的时候,把社保卡关联上呢?”乔明朗想到一个办法。

“不行!”专家很是不耐烦了,“我们只认挂号条。”

乔明朗觉得医生好无情,但是,这是规定,她只能放弃建档。她感觉鼻子酸酸的,默默拉开诊室的门,走了出去。

“不能建档。”乔明朗见到在外面等候的高家明,情绪一下子失控,眼泪突然就流了出来。

那一刻,她真是要崩溃了,她只不过想生个孩子,为什么还找不到医院接收?

“别哭,别哭。”高家明搂住她,像哄小孩子一样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慰她,“咱们换家医院看看,不一定非要在这家医院建档。”

乔明朗哭了一会儿,感觉心里舒服多了,慢慢停止了抽泣。

他们还得抓紧时间想办法,找一家合适的医院接收,而哭泣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小心!婆婆来袭-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乔明朗, 姚子墨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78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