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一次致命打击,卸甲归田,来到月城,保护战友的家人

因一次致命打击,卸甲归田,来到月城,保护战友的家人

第1章 天使面孔

军区大院。

一号首长赵友臣捧着茶杯,准备开例行大会。

屁股还没坐稳,一声大吼,惊的他差点掉地上。

“我要投诉!”

一名穿着军装的老者,满脸怒容道。

赵友臣稳了稳身子,摆摆手,轻咳了一声:“老王,有话好好说,你要投诉谁?”

“叶龙象!”老者毫不客气的说道,“这瘪犊子,昨晚居然约我孙女儿吃饭,半夜十二点才回家,我要投诉他!”

赵友臣一听,不由笑了:“老王,你是不是小题大做了。年轻人嘛,就该多接触接触,又不是夜不归宿。再说了,叶龙象这小子,也到了结婚的年纪,咱们大院里,除了军人家属,就属你们文工团女孩子最多,应该鼓励才对。要是俩人真成了,你不也多了个乘龙快婿嘛。”

“是啊老王,你孙女儿是文工团一枝花,和叶龙象在一起,郎才女貌啊。”

“叶龙象是咱们军中利刃,虽然暂时受了点挫折,但迟早都会重新振作的。”

“年轻人的事,让他们自己处理吧……。”

旁边坐着的几名老者,一致发表看法。

“不行,绝对不行!”老王态度极其坚决。

“怎么?老王,你是觉得叶龙象配不上你孙女儿?”赵友臣问道。

“当然不是!”老王摆摆手,说道,“这小子,我是挺满意的,可关键是他生活作风存在严重问题。自从来了咱军区大院,三天两头就跑到我文工团来调戏女孩子,不是约出去谈人生就是讨论理想,这回约到我孙女儿头上来了。我要是答应,那不是坑我孙女儿么?”

赵友臣闻言,讪讪一笑:“这个……叶龙象这小子,这方面确实挺……活跃的。不过,说不定他成了家,就会收敛呢,谁还没个年轻的时候。再说,这不八字还没一撇。”

“要有一撇就完蛋了!”老王激动道,“总之,我今天是豁出老脸,就算不当这文工团团长,我也要找叶龙象,当着大伙儿的面说个清楚!”

赵友臣叹了口气,脸上浮出一抹无奈的表情,朝门口站着的女警卫员说道,“去,把叶龙象叫过来!”

“是!”女警卫员领命,转身跑了出去,但很快就跑了回来,“报告首长,叶龙象说他没空!”

“没空?!”赵友臣眉头一拧,不悦道,“他在干什么?”

“他,他在……。”女警卫员支支吾吾。

“让你说就说,他在干什么?!”赵友臣问道。

“报告首长,他在操练场上,和女孩子猜谜!”女警卫员咬了咬嘴唇,说道。

老王一听,急的差点跳起来:“是不是我孙女儿!”

“不是……。”女警卫员看了看老王,转头朝赵友臣说道,“是您孙女儿……。”

“老王,你看,多虑了吧,不是你孙女儿,是我孙女儿……。”赵友臣刚说完,脸色陡然一变,“什么?我孙女儿?是我孙女儿!狗日的叶龙象,敢碰我孙女儿,老子打断你狗腿……。”

说完,火急火燎的冲出了会议大厅。

走到一半,又返了回来:“散会,大家散会……。”

操练长上,绿草茵茵。

一面五星红旗,迎风飘展。

“呀,叶哥哥,我怎么知道我今天穿的是粉色内衣啊?”就见一个十七八岁的萝莉少女,忽闪忽闪着大眼睛,充满了好奇。

她穿着一身墨绿色的军装,年纪不大,却撑出无比饱满的弧度。

童颜巨乳!

“叶哥哥,你就告诉我嘛,我今天穿的军装,不可能看到里面的,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少女抓着一名男子的手臂,晃个不停。

“渍渍,这老赵长得不咋地,孙女儿却是个天使面孔,难不成是基因突变。”叶龙象慵懒的靠在升旗台的栏杆上,一边嘀咕,一边享受着,“苏苏,你真想知道?”

第2章 不许祸害我孙女儿

赵苏苏使劲的点点头。

“亲我一个,我就告诉你!”叶龙象把脸凑了过去。

“哎呀,叶哥哥,你耍流氓!”赵苏苏轻啐一口,但实在难掩心中好奇,脸颊微红道,“叶哥哥,那你要说话算数哦。”

微微犹豫后,把小手别在背后,身躯前倾。

叶龙象狠狠咽了口唾沫,准备享受少女的香吻。

“给我住手……不是,是住嘴!”一声怒吼传来。

“啊!爷爷!”赵苏苏转头一看,像受惊的小兔子般跳开,脸颊通红。

“光天化日,成何体统!”赵友臣老脸阴沉。

“爷爷,我们闹着玩呢……。”赵苏苏解释道。

“这是能闹着玩的吗?女孩子家,不懂得矜持点!”赵友臣气不打一处来,“还不给我回去!”

赵苏苏撅了撅小嘴,十分委屈,但还是乖乖的走开了。

“叶龙象,老子让你来军区大院修养,你就是这么修养的?”赵友臣瞪道。

“哎呀老头子,别急眼嘛,我就跟苏苏开个玩笑。再说了,你以前不是常说要把苏苏介绍给我做老婆嘛……。”叶龙象咧咧嘴,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我呸,人家文工团都投诉到我这来了,说你作风不正,脸都让你丢尽了!”赵友臣骂道。

叶龙象耸了耸肩膀:“泡自己的妞,让别人说去吧。”

“你……。”赵友臣气得够呛,“真是朽木不可雕,烂泥巴扶不上墙,跟我去办公室!”

“诶,思想教育就得了吧,不管用!”叶龙象掏了掏耳朵。

“说正事!”赵友臣蹦出三个字。

叶龙象皱了皱眉头,跟了上去。

首长办公室,赵友臣背着双手,问道:“最近伤势恢复的怎么样?”

“老样子。”叶龙象点了根烟,坐在了沙发上。

“就没点长进?”

“没有。”

“那就重回战场,练出来!”

“我已经说的很明白,我不想再回去了。”叶龙象摇了摇头。

赵友臣还想继续劝导,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他深吸一口气,说道:“好吧,不愿回去,我也不强求。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

啪!

一份档案袋仍在桌子上。

“陈锋有个女儿,在老家月城!”

“你说什么?!”听到这句话,叶龙象整个人像触电一样站起来。

“他的妻子难产而死,现在,女儿由他妻子的妹妹,杨宁雪带着。”赵友臣叹气道,“孤儿寡母的,不容易,我担心有人对她们不利。既然你不想留在军区大院,那就去月城,照顾她们吧。”

叶龙象神色激动,带着一股怒意:“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早说!”

“这件事,怪我。”赵友臣沉吟道,“当初收到来信,正赶上你们去边境执行任务,我怕产生影响,想等你们回来再说。但是我没想到,上面下达三连任务,你们一去就是一年,更没想到,会发生那种意外……。”

叶龙象紧紧的捏着拳头,脸上的玩世不恭,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悲愤与怒火。

第3章 算我欠你的

老陈是他最好的战友之一!

两人亦师亦友!

如果不是老陈,替他挡下致命一击,他早就死在战场!

“你心里有怨恨,就朝我发泄吧。”赵友臣说道,“这件事,我有责任。”

一股恐怖的杀气,充斥着办公室。

叶龙象一拳,狠狠砸在了那张檀木桌上。

砰!

四分五裂,化为糜粉!

赵友臣浑身一震:“你的实力……。”

“怪我无能,没保护好大家!”叶龙象松开了拳头,那股杀气,化为满满的自责和悲痛。

他拿着档案袋,转身就走,“我会照顾好她们的,还有,哪怕与全世界为敌,我都会把幕后黑手揪出来!”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我希望,有一天你能回来,重建神龙盾!”赵友臣深深的说道。

“呵呵,神龙盾,还存在吗?”叶龙象苦涩一笑,扬了扬手,消失在原地。

军区大院门口,叶龙象背着简单的行李,准备离去。

“站住!”

一个高挑的美女,追了上来。

她穿着白色的花边镂空长裙,有着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却又不失性感狂野。

香气微喘,耳边的长发,被风吹的有些凌乱。

显然是一路小跑而来。

“艾丝。”

看着这个中美混血的女人,叶龙象有些无奈和头疼。

“你要去哪儿?”艾丝问道。

“月城!”

“不行,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离开这里!”艾丝坚决的说道。

“抱歉,没人可以阻止我。”叶龙象摇了摇头。

“那你的病怎么办?”

“我现在可以自己控制,没什么大问题。”

“那我呢?”艾丝的语气里,带着一股哀怨。

她是享誉国际的心理医生,被请来专门给叶龙象治疗战后狂暴症。

却在头一次见面中,因为病情的爆发,被夺走了初夜。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她发现,自己愈发的迷恋上这个男人了。同时,自己的身体,也是克制叶龙象病情的良药。

知道他要走,心中自然是万般的不舍和恼怒。

叶龙象一时语塞:“算我欠你的。”

艾丝紧咬着嘴唇:“真的非走不可?”

“非走不可!”叶龙象认真的说道。

艾斯愤愤的瞪了一眼:“好!但是你记住,你是我的男人……嘤……。”

不等她把话说完,那柔满的翘臀上,便是被人使劲抓了一把。

叶龙象嘿嘿一笑:“还是这么有手感,走了!”

“这个混蛋……。”艾丝银牙紧咬,目送着这个让她又爱又恨的男人,消失在视线中……

呜呜呜呜……

开往月城的列车上,乘客们昏沉欲睡。

叶龙象慵懒的靠在椅子上,翻开手里的档案:“杨宁雪,月城大学音乐学教师……好你个老陈,有这么漂亮的小姨子,居然从没提过,瞒的够匀实啊。”

档案袋里,还有另外一张照片。

是一个肉嘟嘟的小女孩,两只大眼睛,格外灵动。

“陈秋蝉,嗯,女儿很可爱。若是你还在,现在应该能牵着她牙牙学语吧……。”

叶龙象的脸色变了变,脑海里,不由浮现出陈锋临死前的那一幕:“老陈,你放心,我定会视她如珍宝,护她一生!”

心中烦闷。

叶龙象起身,想去洗手间抽根烟纾解一下。

一抬头,却见对面的位置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下了一位美女。

第4章 礼义廉耻呢?

白色的雪衫,搭配天蓝色的紧身牛仔裤,勾勒出两条修长的美腿。

马尾辫束在脑后,露出一张不施任何粉黛的脸颊。

像这种清纯的美女,真是不多见啊!

叶龙象饶有兴致的欣赏起来。

林欣悦很郁闷。

男人看女人,再正常不过了,可你一直盯着看,几个意思?

“变态!”

林欣悦心中暗骂,很想打断。

但转念一想,这种人多半是无赖,跟狗皮膏药一样,还是不去理会为好。

反正这一站距离月城不远,忍忍就到了。

半个小时后,车厢内响起乘务员的广播:“尊敬的各位乘客,月城站到了。本站为终点站,请下车的乘客拿好行李……。”

林欣悦抓起背包,起身就走。

“美女,你的东西。”叶龙象叫住了对方。

“什么?”林欣悦板着小脸,以为这家伙是故意搭讪。

叶龙象指了指座位上,就见一包薄薄的姨妈巾,落在那里。

林欣悦的脸颊,顿时刷的一片通红。

“流氓!”

她银牙紧咬,劈手抓起自己的东西,飞快的下了车。

叶龙象撇撇嘴,明明是好心提醒,怎么就成流氓了?

三月的天,就像女人的脸,说变就变。

叶惊龙刚从车站出来,头顶就凝聚了大片的乌云,伴随着呼啸的大风,吹的纸屑和塑料袋满天飞。

一场大雨,即将到来。

四周的乘客生怕来不及,纷纷招手拦车。

让本就火爆的出租车生意更加抢手。

叶龙象也跟着拦了一辆,正要上车,一个扎着马尾辫的美女,捷足先登。

还讲不讲礼义廉耻了?

咦,这不先前火车上的美女么?

不过,美女也得讲先来后到啊。

“美女,车是我先拦下的。”叶龙象开口说道。

“你?”林欣悦也认了出来,早已把这家伙当成了流氓,眉头一拧,不客气道:“你说是你就是你?女士优先懂不懂?”

“男女平等没听过?”叶龙象反问道。

“你……。”林欣悦气急,转头朝司机道,“师傅,不用理他,开车!”

叶龙象不管三七二十一,伸手拉开了车门。

本来嘛,让一让倒没什么。

可这妞的态度,实在有点嚣张。

坚决不能让!

“你……。”林欣悦更是恼火,“你凭什么说是你先拦下的?”

“不信的话,你问问司机。”叶龙象说道。

“师傅,车是他先拦下的吗?”林欣悦扭头问道。

“这个……。”司机左右看了看两人,为难道,“好像是……同时的……。”

同时?

那怎么搞?

叶龙象和林欣悦大眼瞪小眼,分寸不让。

大有一番敌不动我方坚决不动的磅礴气势。

啪啪啪!

这时候,豆大的雨点落下,砸出啪啪的声响。

“我说两位,你们商量好没有,到底谁先上?”司机见其他人都满载而走,有些着急起来,“这马上要下大雨了,依我看,不如一起算了。”

“哼,我才不会和这种下流的人坐同一辆车!”林欣悦斩钉截铁的说道,心想谁知道他是不是心怀不轨,故意跟踪的?

第5章 臭不要脸

叶龙象顿时不乐意了:“美女,我怎么就下流了?别以为你来了大姨妈,就可以随便污蔑人!”

“你说什么?你,你臭不要脸!”提到这个,林欣悦就想起自己遗落在火车上的姨妈巾,又羞又恼。

“你们要吵一边吵,别耽误我做生意,再问一句,到底坐不坐车?”司机不耐烦的问道。

“不坐!”叶龙象和林欣悦异口同声道。

“妈的,神经病吧!”司机骂了一句,一脚油门就踩了下去。

林欣悦吓得连忙收脚关门。

可没注意,衣角被夹住了。

车子一动,她就发出了一声惊呼,整个人跟着往后栽倒下去。

“啊!”

“小心!”

叶龙象脸色一变,闪电般的上前,拉住了林欣悦的手腕。

在巨大的拉扯力下,就听到刺啦一声,林欣悦猛的栽进了叶龙象的怀里。

那桃红色的香唇,好死不死的和叶惊龙来了个重吻。

林欣悦瞪大了眼睛,慌忙挣脱开来:“你,你你……。”

“这可不是我主动的……。”叶龙象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乌龙事件。

“混蛋,你分明就是故意的,你……。”林欣悦彻底气炸了。

初吻,那可是她的初吻啊!

“美女,我觉得,你还是先关心一下你的衣服吧。”叶惊龙提醒道。

“啊……。”林欣悦这才想起来。

她那白色的雪衫,从中间被撕开,随风飘袂。

里面的内衣,忽隐忽现,甚至还能看到惊人的弧度。

“36D,够大……。”叶龙象浑身一震,没想到这妞身材如此有料。

林欣悦此时哪里还顾得上找叶惊龙的麻烦,慌忙蹲下身,用手捂着。

委屈、羞恼,各种情绪犹如滔滔江水涌来,让她恨不得大哭一场。

怎么能这么倒霉!

啪啪啪啪啪!

一股疾风刮来,雨点骤然密集。

叶龙象见这妞快要哭了,于是干咳一声:“那什么,意外,都是意外,要不,我们先去走廊里避避雨吧?”

“谁要你装好心!”林欣悦骂道,“还不拿件衣服给我!”

叶龙象只好脱掉了自己的外套,递了上去。

当两人跑到走廊下,大雨已经倾盆而下,把两人淋成了落汤鸡。

林欣悦红着眼,狠狠瞪了一下叶龙象,和他拉开了距离。

叶龙象撇撇嘴,也懒得继续招惹这妞。

不过,这妞被雨淋湿的样子,还真不错。

湿哒哒的雪衫,紧紧的贴着肌肤,将那隐藏起来的凹凸弧度,彻底的彰显出来。

大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不一会儿,就变的淅淅沥沥。

凌乱的车站,逐渐恢复了秩序。

林欣悦立即拦下一辆的士:“师傅,去月城大学!”

“喂,我的衣服!”

不等叶惊龙追上去,车子便是呼啸一声,绝尘而去。

“月城大学?难不成,这妞也是月城大学的?”叶龙象轻声嘀咕,倒也没在意一件外套,拦了一辆车,便前往了目的地。

育兴街,属于月城的老城区,这里原本是要拆迁的,但居民太多,加上又有些历史遗存,正府索性将这里规划成了一个古镇,成为了月城的一道风景区。

青苔石板路上,安逸幽静。

一座座宅院,勾勒出纵横的胡同,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叶龙象按照门牌号,很快就找到了老陈家。

“育兴街223号,就是这里了。”叶龙象看着那扇木门,伸手就要去推。

但心中却蓦地紧张起来。

第6章 做童养媳

如果见到了杨宁雪和小丫头,该怎么开口?

说老陈战死沙场?

亦或是……

吱呀……

这时候,木门忽然打开。

一道娇小的身影,背着小书包,步履阑珊的跨出了门槛。

她有着一张肉嘟嘟的小脸蛋,披着空气刘海,水汪汪的大眼睛,说不出的萌萌哒。

这是……

叶龙象浑身一震。

眼前的人,不正是照片上,老陈的女儿陈秋蝉么?!

“咦,叔叔,你找谁呀?”小女孩见到门口的叶龙象,奶声奶气的问道。

千军万马,枪林弹雨没有难倒叶龙象,但眼下,却让他半天语塞。

“叔叔是来……找你小姨的。”叶龙象微微笑道。

“哦……。”陈秋蝉拉长了音调,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我小姨还没回来,你可以在这里跟我一起等她。不过,我告诉你,你希望不大哦。”

“什么希望不大?”叶龙象一愣,丈二摸不着头脑。

陈秋蝉撅了撅小嘴:“我小姨的择偶对象,不是你这样的。”

噗!

叶龙象哭笑不得,感情这小丫头,把自己当成追求她小姨的人了。

“丫头,你干嘛要坐在门口等啊,还背着书包,不累吗?”叶龙象蹲下来问道。

陈秋蝉摇摇头:“不累,我要等小姨回来,检查我的功课。”

“这么用功,平常都是你一个人放学么?”叶龙象伸出手,就想摸摸她的脑袋。

陈秋蝉往边上缩了一下:“叔叔,女孩子的头是不可以随便乱摸的。”

“还有这种说法?”叶龙象嘴角一抽。

“当然,一看叔叔你就是没谈过恋爱的,那希望更不大了。”陈秋蝉老气横秋道。

叶龙象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这丫头,人小鬼大啊!

“丫头,你在和谁说话啊?”旁边的院门,忽然打开,一个老奶奶,拄着拐杖走了出来。

“阿奶!”陈秋蝉立即起身,一蹦一跳的走了过去,搀扶道,“阿奶,是一个叔叔,来找小姨的。”

“叔叔?”阿奶眉头一皱,面露警惕道,“你找宁雪干什么?”

“我……。”叶龙象刚要说话,眼神陡然一变。

“阿奶,吃晚饭没?”只见五六个凶神恶煞的男子,从巷子外走了进来。

为首的手臂上刺着纹身,嘴里叼着烟说道:“杨宁雪呢?叫她出来!”

“又是你们!”阿奶脸色大变,沉声道,“宁雪不在家,你们改天再来吧!”

“不在家?那正好,把她女儿带走赎账!”男子不怀好意的说道,“这小丫头长得这么水灵,以后肯定是个美人胚子,带回去做童养媳很不错。”

“坏蛋,一群坏蛋!”陈秋蝉愤怒的瞪着大眼睛。

“丫头,到我身后来!”阿奶一把拉过陈秋蝉,怒道,“你们这群畜生,连小孩子都欺负,不怕遭报应么?”

“笑话,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杨宁雪欠债不还,拿她女儿作抵押,有什么问题?”那男子哼道,“阿奶,你最好别多管闲事,你这把老骨头,我怕提前把你送进棺材里去了。”

第7章 被坑了

阿奶气得直颤抖,拄着拐杖道:“我就是拼了这把老骨头,也不会让你们得逞!”

“呵呵,死老太婆,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男子阴沉的笑道。

叶龙象见状,开口问道:“阿奶,这是怎么回事?”

“造孽,真是造孽啊。宁雪一个人带着丫头,生活开销大,业余时间,去一家艺术公司兼职模特。但那哪里是什么正经公司,分明就是耍流氓的!宁雪马上就辞职不干了,可他们却说宁雪违约,要我们赔偿一百万!”阿奶抹着眼泪说道,“宁雪真是命苦啊,摊上这么个事儿!”

“老太婆,你胡说八道!我们是签了合同的,白纸黑字,放在哪里,都是我们占理儿!”男子大手一挥,“废话少说,抓人!”

叶龙象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当即明白过来。

杨宁雪这分明是被坑了!

他挡在阿奶和陈秋蝉的跟前,说道:“还钱可以,把合同拿来看看!”

“你他妈谁啊?”男子骂道,“你当老子是文员,出门还带合同啊!”

“没带你说个几把,滚!”叶龙象冷冷道。

“嘿,来了个不怕死的,想给人出头是吧,来啊,先卸他一条胳膊!”男子喝道。

身后那四五个小弟,抡着铁棍,气势汹汹的冲了上来。

啪!

叶龙象身形似电,扬起手臂,一巴掌就甩了出去。

“啊!”

冲在最前面的男子,惨叫一声,如断了线的风筝般飞走。

几乎没有任何间断,叶龙象化掌为拳,将另一个男子掀翻在地。

砰砰砰!

“啊啊啊……。”

如猛虎下山,四五个男子,全都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不到十秒!

全部干掉!

甚至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那为首的男子脸色煞白,立在原地哆哆嗦嗦:“你,你……。”

“还要继续吗?”叶龙象凛冽一笑。

“不,不用了!”男子几乎要吓尿了。

“回去告诉你们老板,想要一百万,尽快找我来拿,滚!”

那群男子慌忙从地上爬起来,狼狈而逃。

“哇塞,叔叔好棒哦!”陈秋蝉眸子里满是兴奋。

“小伙子,真是谢谢你啊!”阿奶对于叶龙象的态度,顿时和善了许多。

“阿奶,秋蝉!”这时候,一个身穿黑白职业装的女人,快步走了过来,“是不是那群混蛋又来找麻烦了?”

陈秋蝉抢先一步,说道:“小姨,我们没事,叔叔帮我们打跑了坏人!”

“叔叔?”女人微微一愣,看向了叶龙象,“你是……。”

叶龙象眼前一亮。

这老陈的小姨子杨宁雪,比照片上可要好看的多啊!

一头波浪大卷发,将那张鹅蛋型的脸颊,衬托的十分精致。白色的衬衫,搭配黑色的筒裙,简直不要太经典!

“小姨,叔叔是来追求你的!”陈秋蝉又抢先说道。

杨宁雪脸颊一红,瞪了一眼:“秋蝉,你又不乖了是不是?”

陈秋蝉悻悻的吐了吐小舌头。

“咳咳,你好,我是来租房的!”叶龙象轻咳一声道。

因一次致命打击,卸甲归田,来到月城,保护战友的家人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62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