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小王妃-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萧煊, 沈意

种田小王妃-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萧煊, 沈意

第1章 离奇穿越

沈意是被一阵哭声吵醒的,她在寝室睡的好好的怎么耳边是嚎啕大哭的声音,难道室友失恋了?她想睁开眼,却感觉眼皮子厚重的很,面上也是闷的很。

她张开了嘴巴,喉咙像是被撕扯一样,灼热却发不出来声音,整个人都像是高热过后,大汗淋漓却丝毫提不起来力气的感觉……

耳边的哭喊声愈加清晰,“你们这群丧尽天良的啊!没良心的啊!囡囡还喘着气呢!你……你们!”

十分苍老的声音,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沈意觉得莫名其妙,使劲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灰黄色的破草席子,像是包裹着粽子一样把她手脚被束缚住了。她猛的坐起来了身子,用下巴使劲扒拉着席子,露出来眼睛。

哭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诧异尖锐的叫喊声。“鬼啊……”而又瞬间被堵上了。

沈意看着眼前莫名其妙的情况,茂密阴暗的林子里,身旁哭泣不已的老妪,面前拿着铲子的农夫,还有捂着嘴掩盖尖叫农妇,之前在挖坑……还是挖坟墓?

农妇模样之人是许娟秀,她一把丢过去了铲子,直愣愣的站住在她面前,指着她的手不住的颤抖。“你你……你怎么活了!”

明明病的半死不活,只剩一口气了。

成民香鼻子一把泪一把的,扑过去抱着一脸迷惘的沈意,仰天长哭。“苍天有眼啊,还了我孙女!苍天有眼啊!”

沈自敬攥紧了手里面的铲子,另一只手还不忘使劲扯着自己媳妇许娟秀。“还不快走!”

眼看着是解决不了了,还不赶紧回了家去。许娟秀也不敢言语,唯唯诺诺的跟着走了……

只剩下一个不知所以然得沈意,还有哭泣不止的老妪,沈意只想仰天长啸,这是什么情况!

也不知过了多久,成民香的哭声也渐渐停息了,沈意也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只是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自己对这个时代一概不知,刚走的两个人还有面前的老太太,她都不知怎么称呼。

或许是沈意的眼神太过于迷惘、呆滞,让成民香慌了神,扒拉开破草席子,晃着她的肩膀说,“孩子,孩子。我是奶奶啊。还认识我不?”

沈意这才仔细打量了自己孩童一般的短小的身子,眼球慢慢转动又落在老妪身上,轻轻的唤了声。“奶奶。”

“哎哎。”成民香惊喜的很连连应声。抱着她晃着,嘴里面还念念叨叨,“苍天有眼啊,二房一脉总算是保住了啊!”

“奶奶……”沈意扒过奶奶抱着她的胳膊。“我虽是醒了,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打紧不打紧,阎王面前过,总要留下点什么,只要留的不是咱们的命就好。”

要是搁在以前,沈意可是会轻笑一声这种愚昧的思想,如今……她当真是从阎王殿中走了一圈,自己即使不信鬼神也多了几分敬畏之心。

“孩子,咱回家啊,回家!”成民香拉扯着她的胳膊,站了起来。草席子从沈意身上滑落,成民香的眼神盯了几眼,眉头紧锁着,一伸脚把破草席子踢开,嘴巴里还念念叨叨的说着,“不吉利,不吉利。”

然后头也不回的拉着沈意的手回了村子。

一路走来,经沈意眼的最多的就是稻田,还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人们,村头的牌匾上写着沈家村三个大字。

路是土泥路,有些崎岖不平,但成民香的手握的紧紧的,对她说,“意囡囡还记得路不?说着这大路走到头就是咱们家了。”

沈意觉得认路倒是小事,自己得抓紧时机,把这是哪个时代搞个清楚明白才对。一开口,就是稚嫩沙哑的声音,“奶奶,咱们这是什么朝代啊?”

“咱们是燕国,平凌十五年了。是当今皇上燕凌帝改的国号。又……”说了一半,又戛然而止。

沈意觉得成民香的眼神投过来了,“小丫头,你知道这个做什么!”

成民香觉得有些奇怪,搁在以前的沈意是不会问这些问题的,十余岁却有些呆傻,会简单叫人,帮着做做家事什么的,脑袋瓜里面装不了这么多东西。

“我……随便问问。”沈意咧嘴一笑,是想着扯出来自己最纯真无害的笑容。可是那笑在成民香眼中看着又多了几分呆傻,也让她放下心了。

“到了!”成民香来着她的手,停在了一个院子门口,院子倒是挺大,房间也多,不过年久失修有些破落之感。

成民香推开院里的柴扉们,还没进屋就听到里面的争吵声。

“都怪你磨蹭……要不是早埋了!”厚重粗狂的汉子嗓门响起来。

“谁能想到闹鬼似的能活过来!”女声尖锐,那一声“闹鬼”让她觉得有些熟悉。

“我不管,多出来的口粮,你解决。”

门被突然拉开,门口五大三粗的汉子看了她们两眼,沈意认出来他是开始挖坑的人。汉子头也不回的走的出去,成民香的拉着她还没往屋子里走一步,就又听到屋子里女人尖锐的声音,还有刻薄的话。

“一个人赚五个人的口粮,就觉得自己通天的本事。也不看看养那老不死的还有外家傻子,吃了多少。”

沈意眉头一皱,老不死的估摸着说的是成民香了,外家傻子估计就是说得她了。

成民香幽幽的叹了口气,一言不发的拉着她进了屋子。那女人的叫骂声停了,看着他们之后的脸色阴沉,翻了个白眼,一点都不给成民香这个长辈面子。

“这是你大娘,许娟秀。快去叫人。”成民香推了她一把,她往前跨了两步,也老老实实的叫了声,“大娘”

许娟秀面上的不悦明显,指着门口毫不客气的说,“去把院子里的苞米剥了。”

“哎哎,现在就去。”成民香又赶紧拉着她的手出去一同剥苞米了。

成民香人老了,嘴巴上碎碎叨叨的跟沈意说了很多。无非就是,她生身爹娘去世,只能由大伯大娘养着。大伯沈自敬赚不得多少银子,养不活一家人,所以许娟秀才会嘴巴刻薄点……

第2章 被苛待的生活

沈意听了心底就有些微微发凉,这哪里是刻薄。放着老人面就敢骂着老不死的,自己分明没死就急不可耐的想要埋了她。

幸好自己快一步醒来,若是当真在坟坑里面醒过来,自己还不当真去见了阎王爷了。

“他们啊,养一大家子不容易,所以……”

“奶奶。”沈意停了手,把手里面的苞米丢到了筐子里。一脸正色的看着成民香。

成民香竟然也被她的眼神唬住了。

“我不是她家孩子,她自然下的了手。可是您是大伯的亲娘,她却如此待您,您还要为她辩驳吗?”

成民香知道沈意说的对,可是也没有办法……更何况沈意高烧而不请医,尚且存活而想要埋了她。许娟秀都是有私心的啊……

“孩子,你且忍忍再过些年,就会有大户人家八抬大轿的娶你,明媒正娶。”成民香顺着她的头发摸啊摸的,安抚着她。

“大户人家?八抬大轿?明媒正娶?”沈意听了只想笑,若是有大户人家当真娶她,定然是被大娘卖了做妾了,明媒正娶更是妄想。“怎么可能……”

“你这个娃娃,奶奶难道会骗你不成!”

沈意自当奶奶是在骗她,笑着摇摇头。重新拿起来篮子里的苞米给搓起来。

成民香瞧着她不信的样子,也是急。这孩子如今能懂点事了,可是得让她知道,要不是定然会被许娟秀抢了漏子。

“十年前,你娘怀你的时候,救了一个待产的妇人,在你娘和你爹的帮助下顺利的生产,保了平安。三天后有十几辆华丽的马车来接那妇人,那女子感恩你母亲,所以留下了价值连城的玉同肚子里的你结亲,只待你及笄。”

“若当真如此,那玉呢?”沈意听的重点全在了那价值连城的玉上了。

“在你大娘那里呢!”成民香扬了扬下巴,指着破屋子里冒出来炊烟袅袅的地方。

沈意觉得有几分可信了,毕竟自己身上有那么个价值连城的宝贝,许娟秀不把它抢过来才算是奇怪呢。

她撇了撇嘴,使劲的搓着手里面的苞米。玉,还是有点兴趣的。婚约,她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一下午沈意都在剥着苞米,这活不费脑子,沈意手头上习惯性的搓着,脑子里却是千转百转,想着自己日后的生活……如何自处。

“奶奶……”柔柔弱弱的一声从门扉处传过来,一个小丫头片子黄发垂髫,身上背着粗布制作的背包。

“哎呦,文囡囡回来了。”成民香的面上都凝成了一朵花似的。又撞了撞沈意的胳膊,轻声说,“这是你大伯大娘的孩子,沈文。你妹妹。”瞧着那意思,是让她主动给沈文发个招呼。

“妹妹回来了,这是上哪里去了。”沈意不想抚了奶奶的面子,老老实实的打了招呼。

“姐姐我刚放学回来,今天柳先生放学早,回来得也早些。”沈文小小年纪,看着不过是六七岁的模样,心机颇深。

她是故意这样子说的,以前沈意每次听到她去上学,自己去不成而难过的很。自己每次都同沈意说,“你同我娘亲哭闹一番,我娘就让你上学堂了。”

沈意又是个脑子不清楚的,当真是去哭闹一番,惹得一顿毒打。脑子不好使不长记性,这情况就三番两次的出现。

沈文的眼神一直盯着沈意,就等着她露出来羡慕的眼神,可是左等右等的,沈意都盯着自己手里面的苞米,若无其事的剥着。

“姐姐若是想上学堂,同我娘哭闹一下,娘心软就让你去了。”

听到这话,沈意猛得抬头,冷冰冰的眼神摄住了她。这个孩子年纪虽小,心术不正啊……

一旁的成民香却是慌了神,拍着沈意的胳膊,“意囡囡,咱不上学,不上学。”生怕她去求了许娟秀,惹得一顿毒打。

沈意冷冷的哼笑一声。“我去学堂做甚?里面都是之乎者也的庸才,教不出来好东西!”

对面站着的沈文一下子涨红了脸,她虽是孩童,可沈意骂她不是好东西,她可是听出来了。“你不去算了,你嫉妒去吧。”

“有什么好嫉妒的,你会的不会的,我都会。”她进村子之时,就瞧见了村口的牌匾,沈家村三个大字是用繁体字写出来,她都认得。

她大学专业学的就是古代汉语言文学,怕沈文这个小丫头片子做甚。

“我不同你说了,我去找我娘!”说着两边的头发甩啊甩的,躲进去了屋子。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她奶声奶气的叫娘声。

沈意也不想搭理她,默不作声的继续剥着苞米,心里面想的却是啥时候吃饭,这会子……她当真是饿了。

成民香看着她低头不语,用布满皱纹的手摸了她的头,声音中满满都是慈爱。“等到夜里,奶奶教你认字。”她只当做沈意是为了逞强才说出来那番话的,这闺女时时都在自己身边哪里认过字。

殊不知,此时的沈意绝非从前了。

直到夜幕降临,沈自敬也就是沈意的大伯,提溜着一块子猪肉回来了,沈意心心念念的晚饭终于开始了,可当真是饿死她了。

五人落了座,四四方方的桌子上原是没有沈意的位置的,成民香颤颤巍巍的搬过来一张矮小的凳子,搁在桌子方角位置说,“孩子今个才好要不咱们一起吃饭吧……也算是庆祝一下。”

坐在上座的沈自敬没有说话,哼了一口粗气,没说准了也没不让她坐。倒是厨房里面许娟秀碎嘴的骂了几句,“庆祝什么庆祝……多一个张嘴讨饭的!”

摆放碗筷也是咚咚做响,所有的不悦都表现了出来。

桌子上的饭菜寡淡的很,米粥跟清汤似的。沈意也没表现出什么,沈自敬宣布了开饭之后,她吃的就利落,很快吃了个底朝天。

许娟秀瞧着她吃完了汤饭,慢悠悠的说了句,“家里面没米了,做的少。剩下的给当家的吃,吃饱了才能干活。”

这意思不就是不让她吃了呗。

成民香心疼她,端过来自己的碗要给她添点,沈意一把拽住了她。“奶奶,我吃饱了。我出去玩会。”

一溜烟的跑出了门。

第3章 他的生活

晚膳用过后,正好晚霞落了满天,暮色苍茫。

萧王府的后花园里,一个衣衫华丽的少年,不安分的爬高在假山上,假山四年环水,也不知道那少年的怎么过去的。

“世子,世子。您快下来吧,摔着可就不好了!”廊桥上,六棱石子路上,驻足着多个丫鬟,侍从。眼神都是直愣愣的看着他们不安分的主子,若是摔下来了可如何是好。

萧煊爬上假山,花费了许久时间,身上宽大的衣袍让他行动什么不便利,偶尔踩到了衣摆,身形踉跄几下更是让下人们胆战心惊。

“都吵什么吵!小爷没摔下来,都被你们咒下来了。”剑眉入鬓,眼睛却生得为一副桃花眼,高挺的鼻梁下却是薄薄的红唇。

萧煊正怒气冲冲,眉头紧锁也难掩姿色。不管不顾身后吵闹之人,萧煊一手攀着假山,另一只手掀开了碍事的前襟,跨脚又往上爬了一步,越来越高了。

被萧煊吼了一顿的下人们,这回也不敢惊呼了,暗自窃窃私语,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这可怎么办啊,若是世子摔了下来,王妃定然要了咱们脑袋!”

“桃红,你侍候世子最长时间,你去劝劝!”

“你怎么不去?惹得主子生气了,给你一顿好打。”

“别说了,小六子去请王妃过来了。”

“我抓到了!”假山上传来萧煊爽朗的笑,手头上还抱着一只猫咪的幼崽。

皆说明眸善睐是形容女子的,可眼前这位少年左不过是最合适的。眉眼本就生的极好,又过的肆意畅快,性格也是真真的好,他那一笑,也不知碎了多少少女的梦。

“煊儿,煊儿!”后花园中急匆匆的走过来的身影,正是萧煊的母亲萧王妃。

身着金银丝鸾鸟朝凤绣纹朝服,头上梳着的是如意高寰髻,身形纤细而步步生风,即使面上挂着焦急神色,并着满头珠翠步摇叮当做响,也瞧的出雍容华贵。

“还不赶紧下来,仔细摔着了。”

十几岁的孩子正当调皮的时候,萧王府的这个更是调皮的没边。也是,府中上下也就他一个嫡长子,父为萧王自己又成了世子,也是有放肆的资本在的。

爬在假山上的萧煊瞧着自己娘亲来了,眉眼笑的更弯了。“娘,我这就下来。”

在无法无天的混世魔王,最怕的还是自己娘亲的化骨绵掌。旁人眼中的小老虎,搁在萧王妃眼中啊,就是和顺的猫咪。

“阿福,快搭个梯子过来,让小爷我过去。”爽朗的声音响起来。灰布麻衣的奴仆得了命令,赶紧搭把手,架梯子在池塘中的假山上。

萧煊身手矫健,从假山上滑下来,踩着一格格梯子晃晃悠悠的上了岸上,他前衣襟上鼓鼓的,右手一直抱扶着。

在草丛里面蹲下来身子,将怀中的猫咪一只一只的拿出来,雪白的糯米团子不安分的叫唤了两声,又从深处窜出来一只雪白的大猫,也不畏惧人多,领着小猫咪又缩回了草丛深处……

萧煊的面上始终带着浅笑。

萧王妃心里面也是欣慰,儿子虽像是个混世魔王,心底却是实打实的善良。

“这些交给下人们去做就行了,你看看你……”语气虽似责备,却是关怀备至。悉心捏去萧煊身上沾染的草叶子。

“儿子本在庭院里面好好读书呢,看着楼下白猫对着池塘中假山叫的凄惨,定睛一看原是小猫不知怎么地困在了山上。”萧煊秉退了丫鬟,自己亲手搀扶着萧王妃。

“爱子心切,亦如娘亲疼爱我。所以儿子只能亲手去圆了它们的团圆梦了。”

一张小嘴蜜甜,哄的萧王妃欢喜的很。“你呀,能说会道的,将来你小媳妇娶回来,还不得天天被你泡在蜜罐子里。”

“好听的话,我只对娘一个人说。”

这回子萧王妃当真是合不拢嘴了,身后的丫鬟们都觉得萧煊厉害,王妃向来端庄,仪态万千。也只有世子能把王妃逗了乐成这个样子。

萧煊是知道自己有个小媳妇的,还知道是个小村姑。只等着小姑娘及笄之后再给她接到府中。

萧王妃那年怀着萧煊的时候,难产在路上,幸好得村子里面的妇人相救,才得以保全而母子平安。所以就给他同那妇人肚子里的娃娃定了姻亲。

为娘的自然也不愿意难为自己孩子,萧王妃只觉得那妇人知书达理,且又在危难关头愿意伸出援手,是个善良之人。那孩子定然也不会错的……

萧煊亦然是个好孩子,萧王妃从前怕他觉得委屈,自己将来要继承王位,而自己的妻子是小门小户的乡村姑娘。

萧煊却说,生而为人得知恩图报,若小姑娘不愿嫁给他,他就以礼相待,认她为妹妹将来为她准备丰厚嫁妆。若小姑娘愿意嫁他,那……他便娶她。

萧煊扶着娘亲在慢慢悠悠的散步,路过父亲的书房前,里面的灯还亮着。萧王妃心思全落在那屋子里了……

“你爹爹处理政事,连晚膳都没用,你可同我一起去书房瞧瞧?”

萧煊撇了撇嘴,爹向来喜欢在书房考他学问,自己顶顶讨厌的就是这间屋子了。

“爹娘定然有很多私密话说,儿子就不打搅爹娘了,儿子告退。”脚底抹油跑的倒是快的很。

萧王妃知道自己儿子这种德行,也不拦着他,任由他去了。若是他取了妻子自然也会稳重些了,掐指一算不过是三载,女孩子就要及笄了……

“阿嚏……阿嚏。”沈意一个人睡在小柴房里,四面漏风的冷的很,若说时辰还早,只是大伯大娘舍不得点灯,早早的驱赶着她去柴房睡着了。

沈意一把丢下来身上的小棉被,棉花稀薄的很,夏天夜里面都有些凉,更何况现在都深秋快入了冬。

许娟秀估摸着冬天也不会给她好房子住,若是冬天还住在这里,岂不是同住在通风的院子里一样!墙是由着木板子订成的,缝隙大的都能伸过去一只手了。

沈意想及以后,就再也睡不着了,悄悄推开了柴门。

种田小王妃-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萧煊, 沈意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27955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