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豪门千金-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叶欣琪, 方浩

我就是豪门千金-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叶欣琪, 方浩


第1章 死亡

璀璨的霓虹灯下,整个城市如迎来了它另一面的色彩,不甘于窝在家中的男男女女在这躁动的夜色之中开始了他们的夜生活。

老城区的海子街,这里的酒吧区并没有因为新开发区的繁华而落幕,反而因为开发区新酒吧街的冲击,慢慢的走起了高端的路线。

他们本就有底蕴,所以转型起来并不困难,几年的时间,在开发区慢慢的红火起来,所有的白领学生都喜欢在那里happy的时候,老城区的海子街俨然成为了身份的象征。

这里却不是只有有钱才能进得来的,大多是一些豪门世家子弟,至于那些爆发户即便是想来,如果没有人介绍就是想来也摸不到门路。

叶欣琪不知道怎么竟走到了这里,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海子街的路口,前后左右都停着保时捷、宾利甚至是布加迪,凡是你所能想到的好车都可以看得到,自车上下来的穿着考究的男男女女不时的经过她的身前,却没有人看一眼她这个穿着普通还有些狼狈的女人。

而看着这曾经熟悉的场面,叶欣琪心中突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她都不知有多久没有来这里,一年、两年或是更久?可此时她的样子却连迈进这个大门的资格都没有。

今天她将最后的财产变卖换成了毒品,不但身无分文还要躲避高利贷的那些人,如果在现在还不上钱的情况下被他们抓到那真的会生不如死了。

吸过了毒之后的她还算清醒,偶尔还会想过去,所以竟不自主的来到了这熟悉的地方,自嘲的笑了笑,现在来此又有什么意义,不过是图曾伤感罢了,想到这里转身便要离开,

“小琪,是你吗?”突然一个惊诧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叶欣琪怔住了,她没有想到几年后再次来到这里竟还能碰到熟人,却还跟她打招呼,没有如避蛇蝎一样的躲开,不禁回过头看了过去。

原来真的是熟人,看着眼前这个自阿斯顿马丁上刚刚下来的男人,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这人是真正的豪门子弟,其祖父年轻时便开始经商,到了这一辈已经不止是商人那么简单了。

曾经他们有着息息相关的联系,可此时,他们却是云泥之别。

看了看眼前的男人,本不想跟他打招呼便离开的,可他的车正好档住了她的去路,如果想离开必须经过他的身边,叹了口气,还是看向他,“傅艺,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还能认出我来。”

“小琪你……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看着叶欣琪,傅艺有些不敢置信的表情,上下打量了叶欣琪一番,怎么也和记忆中的小琪对不上。“这几年你都去哪里了,过得还好吗?”

叶欣琪却笑了出来,“我哪也没有去,依旧留在这座城市之中,只不过我现在与傅大少不再是一个层次的人,当然不可能再碰面,如果不是今天我鬼使神差的来到这里,也许再过几年我们也不会再见面。”

如果是毒瘾发作的时候看到熟悉的人,叶欣琪也许一定会不顾一切的求他,哪怕是求来只够买几次毒品的钱。

可现在她是清醒的,仅剩下的尊严不允许她如此,所以明知此时自己狼狈不堪脸色白得像个女鬼,却还是挺直了后背维持着自己仅剩的尊严。

听了叶欣琪的话,傅艺不禁有些尴尬,的确,他这么说也只不过是顺口一问而已,他从没有想过要找叶欣琪,如果真的要找的话,以他的能力不可能找不到。只是没想到再遇见她的时候会以这样的面貌出现在他的面前,让他一时惊诧不已。

却在这时,另一辆豪车不顾前方是否有阻拦,以一个漂移的动作停到了叶欣琪的身边,叶欣琪知道他们这种人就算是真的撞到人也不能怎么样,所以在看到车来的时候,很实实务的向后躲去,可因为车来得太快,躲的有些狼狈。

“哟,这不是叶家大小姐嘛,看来过得还不错?”一个年龄与叶欣琪相仿,却因保养得好似比叶欣琪小十岁的女人边下车便看着眼前狼狈的叶欣琪笑着说道,“这身衣服是哪个设计师的新品,我怎么没见过?”

说罢,抬起纤长的手,轻掩着唇畔,看着叶欣琪讽刺的笑出声音。

“呵呵,沈丹,我看你是走眼了吧,说不定是哪个夜市的地摊货,怎么可能认得出来。”紧跟着她身后下来的另一个年轻优雅的女人也走了下来,可说话声却比之前那女人还要尖刻,“你们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一个平民还想进海子街,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叶欣琪听了不禁苦笑了下,低下头看了看自己,一身衣服已经多日未换,身上还有着污迹,即便是在普通人之中也显得有些突兀,更何况是在他们站在一起,这些全身上下都是某个知名设计师设计的衣服当然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想起自己曾经也是和她们一样,心中一阵酸楚。

“好了,都别说了,怎么说曾经也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你们这么落井下石有意思吗?”傅艺脸色变了变,可虽然如此却没有挪动脚步,因为他知道眼前的女人不是他可以同情的,除了替她说下话之外,便什么也做不了。

“傅少,你难不成真的想跟她扯上关系不成?”沈丹见他为叶欣琪说话,不禁一眼屑了过来。

傅艺听了她的话,不再做声,叶欣琪见此不禁冷笑了一下,对于傅艺的软弱和妥协早已经习惯,此时更不会因为他的态度而心寒了,她现在只想尽快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让耳朵安静下来,转身便要离开。

可沈丹似乎不想就这么轻意的放过她,向前迈出一步,正好档住了叶欣琪的去路,“叶欣琪,你这个扫把星原来还活着,知道前两天我看到谁了吗,叶振邦,他还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哦,不对,是想死也死不了,想活也活不起,你知道我当时怎么想的吗?

我真的想就这么解决掉他的痛苦,可身为沈家的人我不能这么做,只能看着曾经风光无限的叶大少在那里苟延残喘,怎么样,知道这个消息你心里的滋味好不好?”

看着沈丹有些扭曲的面容,听着她阴森的声音,叶欣琪突然不怪她的,原本也是一个被命运捉弄的倒霉鬼,她应该曾经爱过叶振邦吧,可她却没有资格决定可以嫁给谁。

如果说面对傅艺她还有资格生气,有资格指责他,可当提有关于叶振邦的事,便一下如被一针刺破的气球,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

“你说话啊,怎么不说了?”沈丹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一把推了过去,叶欣琪没有准备,一个踉跄跌倒了地上。

叶欣琪苦笑了下,抬头看向沈丹,“你还想让我说什么,该说的话你都说完了,我就是个扫把星,就是我毁了叶家,然后你还想让我说什么,承认自己不应该活这个世界上浪费粮食,早死了才对?”

她在这个世上,要说对不起谁,最对不起的,也就只有叶振邦了,那个男人……

沈丹听了她的话,也一怔,还没来得急说什么,傅艺身后的女孩便嗤声说道,“原来是叶家的扫把星啊,我说怎么一个平民会认识傅少和沈姐的,真没想到还能在这里再见到你,本以为你自己早就没脸活着,不过现在看这样子活得还挺好的,挺适应现在的身份嘛,果然平民就是平民,就算穿上龙袍也成不了太子。”

一脸嫌弃的往后站了站,她真是不懂,这两个人干嘛要和一个叫花子在这里浪费时间,真是够了。

叶欣琪听了她的话不禁脸色一变,可却并没有说什么,手撑着地站了起来,却发现掌心一阵刺痛,可此时却顾不得,她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怎么这么快就想走了,跑到这里来重温一下旧梦,回忆一下当初叶家大小姐的风光,当年的梦没做够,难不成还想做一次,再连累谁?”沈丹看到她要离开,却上前一步档住了她。

没想到在这里能遇见叶欣琪,她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她。

这个女人,是她心头的一根刺,这么久了,看到她,沈丹心中的怒火依旧无法消散,这一次她绝对不能这么轻易的就放过这个女人。

叶欣琪听了脸色变了变,“你想怎么样就直说好了,不用绕弯子。”

“我想怎么样,你还有脸问我这个,你知道我现在看到你有多恨你?”沈丹冷冷的看着她,“如果不是你,叶家不会到现在这样子,叶振邦更不会像现在这样,他会是叶家最出色的接班人,沈叶两家也许就会联合,我更不会像现在这么惨,我现在真是杀了你都不解气。”

叶欣琪听了沈丹的话,突然笑了出来,越笑声音越大,“沈丹,我明白了,原来我们都是被命运捉弄的可怜虫,就算你沈家现在依旧屹立,就算你家中富可敌国,可你依旧是个连自己命运都不能掌握的可怜虫,沈丹,你本质上与我没有什么区别。”

听了她的话,沈丹再也忍不住,一巴掌扇了过去,只听‘啪’的一声,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看着沈丹,可她却似乎没有察觉,咬着牙看向叶欣琪,“可我的这一切又都拜谁所赐的?”

“是,的确是我这个扫把星让你变成这样的。”叶欣琪被她打得脸上麻麻的,可却一点也不在意,苦笑着看着不远处的纸醉金迷,“可我这一切又是谁造成的,你以为我愿意当这个扫把星吗,你们问心自问,我又做错过什么,当年我也只不过是被刚刚找回到叶家的私生女,又碰巧赶上了那场绑架案,之后又一步一步的落到了叶家对手的圈套而已。”

“你是没有做错,可叶振邦却的确因为你而成了一个残废,让原本众人眼中的商业天才变成了一个无用的废物。”沈丹听了她的话,表情有些松动,可愤恨的目光却并没有消失。

“我这辈子所做的最后悔的事就是让他救了我。”叶欣琪听她提起叶振邦,心中一痛,有些凄然的笑着,“如果能再回到那个时候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再让他救我。”

说着不禁越过也看着前方怔怔发愣的沈丹,嘲讽的笑着,“我们这种人活着无非就是输赢,如果输了,能死还算好的,可是最怕的是死不掉,便也只能如行尸走肉般活着。”

沈丹听了她的话,心中不禁一疼,脸色随即大变,也许是想到了自己,她又何尝不是。

“小琪……”突然傅艺撕声喊道,然后竟激动的向叶欣琪离去的方向冲去。

沈丹吓了一跳,猛的转头看去,却只看到叶欣琪的身躯似电影中的慢动作一样飞了起来,沈丹顿时手脚冰凉的愣在那里一动也动不了。

而冲过去的傅艺跑到的时候,却只能看到叶欣琪被一车保时捷撞到在地,傅艺再顾不得什么叶家,更顾不是叶欣琪的身份,一下扑了过去,将她抱在怀里,“小琪,你醒醒,你别吓我啊!”

叶欣琪短暂的晕厥后,被他一摇不禁醒了过来,抬头看到眼前傅艺流着泪水的脸,竟然笑了出来,“傅艺,你不用难过,死了其实比活着幸福……咳,傅艺,如果有机会看到叶振邦,替我跟他说对不起……”

“不,小琪,你自己去跟他说,哪有道歉要人替的。”傅艺看到她就连轻咳口中都会流出血迹,心中渐渐的冷了起来。

“没有机会了。”叶欣琪摇了摇头,却不再看他,仰头看着黑暗的天空,想到了小时候那满是星星的星空,可此时却一颗星星也找不到,原来一切都不一样了,意识慢慢的有些模糊了起来,“傅艺,如果有来世,我不要再认识你,也不要再让叶家落到现在这步田地,更不会让叶振邦像个废物一相躺在那里……”

第2章 真相

阴霾的天空,细雨淅沥的下着,B市的公墓内,一座新的墓碑之前,只有三人静默的站立着,而正中间一个中年男人坐在轮椅之上,却似乎连手指都动不了。

站在他一旁的正是傅艺与沈丹,此时两人的表情也不是很好。

可三人也许谁也没有看到,此时的叶欣琪正站在他们的一旁,就连她自己也不知为什么明明是死了,却还能站在这里,还能看到他们、听到他们的说话声。可除了站在这里看着,却什么也做不了。

轮椅上的男子,一直怔怔的看着前面,突然开口问道。“她有什么遗言吗?”

傅艺盯着墓碑上那美丽的笑容,这是她最美的时候,不知叶振邦在哪里找到了那时候的照片放到了墓碑上,也许他们的心里都有些奢望,都希望时间能留在那个时候,心中叹了口气,“她走的时候,似乎是一种解脱,脸上还带着笑容,她让我转达她对你的歉意,她说她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了。”

原本轮椅上所坐着的就是叶振邦,听到他的话后,整个人都僵住了,嘴唇微微有些颤抖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振邦,你怎么样?”沈丹看到他的表情有些担心的问道。

叶振邦有些疲惫的摇了摇头,怔怔的看着前方,“其实她没有对不起,当年的事只不过是个意外,那场绑架虽然让我失去了再站起来的可能,但却让我心安了不少,我占了她的位置那么多年,她却从没有怪过我,小琪……太善良了。”

沈丹有些震惊的看着叶振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振邦苦笑了下,“其实这是叶家不能外传的秘密,我和小琪一直保守着,可现在叶家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还有什么秘密是不能说的。

小琪她根本不是什么私生女,她才是叶家真正的千金,而我只不过是与叶家没有任何关系的人。”

“怎么可能?”这次就连傅艺都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叶振邦到底在说什么,他怎么什么都听不懂。

“有什么不可能的,豪门大家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叶振邦不屑的笑了下,“当年我妈妈,也就是小琪的亲生母亲在H市生下了她,却发现是个女孩,你也知道,叶家这一辈的嫡系没有一个男孩,叶家一直对这个孩子有很大的期待,可没想到还是让她失望,甚至是绝望。

而就在这时,我就在他们的隔壁出生了,见到两个婴儿竟然同一天在同一个地方出生,于是她便铤而走险做出了一个改变了所有人命运的决定……”

说到这里,就算他不再继续说下去,其他人也都明白了后面发生了什么,沈丹的手微微的抖着轻搭在叶振邦的肩膀上,心中太过于震撼,似乎在找一个支撑她的力量,“那为什么叶欣琪回到叶家后却不招人待见?”

“十几年的分离,这之间的感情不是那么容易弥补的,更何况这深宅大院之中又有几人重视亲情的,也许只有爷爷是真心的欢迎她回来,可没想到才刚刚回来不久便发生了绑架的事件,我的受伤让她在家中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

其实我一直觉得是我欠她的,我占了她的位置十几年,又因为我的受伤而让被外人骂做扫把星,更是让原本对她还很有好感的爷爷也渐渐的疏远了她。”叶振邦是在说给他们听,可却更像是在说给他眼前的那人已经听不到他声音的人听。

费尽全身的力气,叶振邦终于抬起了手,轻轻的碰触到那张满是天真笑容的脸,“你看那时她多美,我到现在还记得她进入叶家时的模样,第一眼便被她的笑容所深深的吸引,她的笑容似乎有感染所有人的力量,我当时就想,就算是叶家的人不喜欢她,不接受她,我也一定好好的待她,以补偿她这么多年失去的。

可命运还真是作弄人,我的存在不但没有让她的日子好过,反而还让她深深的沉入到深渊之中。”

沈丹看着即使是知道自己从此不可能再站起来时,都没有流过泪的叶振邦此时竟然落下泪水,心中不禁一疼,此时的她甚至有些希望与叶欣琪换个位置,这样至少可以让他为自己而哭一次,可她知道,这也只不过是她的奢望,永远不可能再实现的奢望。

叶欣琪也静静的听着他的话,这些事她当然知道,正是因为这些原因让她对叶家没有什么好感,后来更是因为对她最有好感的叶振邦受伤,渐渐的疏远她,最后才会被骗,被那明明很容易看得出来的虚情假意所骗,还连累了叶家,成了压垮叶家的最后一根稻草。

“振邦,你是喜欢她的吧?”就在两人陷入悲伤之时,傅艺突然开口说出的话,却让沈丹吓得脸色大变,不敢置信的看着叶振邦。

这句话如惊雷一般,让本来就寂静无声的墓地更加的安静了,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叶振邦的身上。

在傅艺问这句话之前,没有人往这方面去联想,虽然两个人没有血缘关系,但两个人毕竟是兄妹,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感情关联。

就连叶欣琪听到这话的时候,也如被施了定身术一般,一下便傻了。

可他们谁也没想到叶振邦听了傅艺问他的时候,除了惊讶了下之后,便笑着点了点头,那笑容中,除了苦涩,更多的是释怀。“是的,我喜欢她,自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她便闯进了我的心中,所以我才在你们订婚的时候强烈反对,可那又有什么用,我就是一个废物,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保护不了,更是因为所有人都以为她是我的妹妹而连表白都不可能。”

叶振邦此时虽然没有哭,可看到他萧索的背影却比哭出来更让人伤心。

沈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看着叶振邦的模样,眼泪便已经在眼中的要转了,“对不起,如果不是我说那样的话,她也不会……是我害了她。”

第3章 交易

此刻的沈丹是真的开始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呈口舌之快,可是她也没有想到,自己说的那些话,间接的导致了叶欣琪的死亡。

她是恨叶欣琪的,她恨了很多年。不过当叶欣琪鲜血淋淋的躺在了她的面前,一条鲜活的人命就在她的眼前一点点的流逝了。那种感觉,让她茫然。

她虽然恨,却从来没有想过让叶欣琪去死,更没有想到叶欣琪的死会让叶振邦更加的颓废,仿佛那黑暗中唯一的一点光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模模糊糊的,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不明白。

叶振邦听了苦笑着摇了摇头,“不怪你,我谁都不怪,要怪只能怪我们的命,既然输了,能死其实要比活着幸福,就算是活着又能怎么样,失去了叶家,我们便都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可怜虫,死的好啊。”

他的语气异常的悲凉,让周围的人听着心酸,眼眶似乎有泪要涌出来一样。

叶振邦的话落,沈丹不禁怔了下,突然想到叶欣琪对她说过的话,“振邦,你千万别想不开啊!”

叶振邦沉默了下来,慢慢的坐直了身体,“送我回去吧。”

沈丹欲言又止,最后只能点了点头,推着轮椅慢慢向外走去,傅艺也跟在身后,却在刚刚迈出一步的时候,又停了下来,回过头来看向墓碑上的那张笑脸,“小琪,下辈子,找到真正爱你的人过得幸福一些,远离我们这些人吧。”

说着,便跟着沈丹一起离开了,他知道自己也只能送她这一程,也许以后再也不会来了。

直到三人离开,叶欣琪却还站在那里回不过神来,满脑子却只有一个想法,叶振邦竟然喜欢她。

这个声音如魔咒一样,在她的脑海里无限循环。此时,她忘记了她的死亡,忘记了她是怎么来到了这里,也忘记了之前的种种,整个人都被这一条信息震惊的无法回神。

“你其实也爱他的是吗,只不过这些年一直觉得对不起他,所以不敢面对,便堕落自己来发泄,也想以此来报复叶家,可没想到的是,报复了叶家后你并不快乐。”突然一个声音在身后传来。

叶欣琪一愣,明明别人看不到她的,不确定这人是不是在跟她说话。

“我可以看得见你。”来人似乎明白她的疑惑。

叶欣琪转过身去,却依旧看不清来人的模样,因为那人自头到脚都被黑布蒙得严严实实,也只有通过他的声音才能听得出他是个男人,可此时他能看到自己,这身份却更让人怀疑。

她现在是一个死人,更确切的是魂魄体,根本就没有实体。而和她说话的这个男人,不仅能看到她,和她说话,更加能知道她心中所想,他绝对不是阳间的人。

只不过,她现在没有心情去想这个,她脑袋里面现在想的还都是叶振邦的和自己的事情,根本就忘记害怕这件事情了,轻笑了下,“就是喜欢又能怎么样,现在的我已经死了,不要说没有死,就算是活着,这辈子也不可能有希望了。”

“如果我能再给你一次机会呢?”黑衣男子看着她突然开口问道,声音森冷,其中却有着让人无法怀疑,彻底信服的力量。

叶欣琪听了一怔,“怎么可能,难不成你还能让我死而复生?别痴人说梦了。”

“不,岂止是复生,我要你比死而复生还要好,让你回到过去,一切都可以挽回的时候,让你有机会,也有能力能重新改写自己的人生。”黑衣男子诡异的笑着,让人听起来不寒而栗。

叶欣琪不相信天上会掉下馅饼来,开口便问道,“你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不错,这些年的豪门生活总算没有白过,现在的你比活着时候的你聪明很多嘛。”黑衣男子听了却丝毫没有生气,反而露出赞赏的意味,看着叶欣琪挑了下眉,用他那阴森的声音接着说道,“我要跟你做笔交易,这笔交易对你来说好处更大而已,聪明如你,怎么可能拒绝。”

“说来听听。”叶欣琪听到这里反而不怕了,一个已经没什么好输的人,还有什么可怕的。

“我帮你活过来,但你要改变叶家和你自己的命运,如果可以改变,那我将不再出现,反之依旧是这个结局,那你的灵魂将永远臣服于我并且不得轮回。怎么样,这个交易对你来说不算难吧?”黑衣男子此时更像是一条诱惑人堕落的毒蛇。

明知这是带毒的苹果,叶欣琪却不得不吃下去,因为她根本就抗拒不了他所给予的,却也知道这看似容易的交易,一定不会那么简单,有些迟疑的问道,“你保证不会插手?”

“当然,人类社会的事我是不会过问的,我能帮你,是因为你现在只只魂。”黑衣男子痛苦的答应了下来。

听到自己此时竟然是个魂魄,叶欣琪不禁一窒。此刻的她终于清醒了许多,注意到了自己的状态。可想了下刚刚她的手穿过叶振邦的身体时,便也不觉得惊讶了。

又听到黑衣男子肯定的答复,于是想也不想,便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你可要想好了,如果输了,你的灵魂将永世不得轮回,只能臣服于我,永远做我的奴隶。”黑衣男子笑了出来,可却听得出来他没有丝毫劝叶欣琪反悔的意思。

叶欣琪肯定的点了点头,没有半分的迟疑。

她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没有经历过死亡的人永远不会知道,已经死过一次的人心中对于活着是有多大的渴望。

这种强烈的欲望,哪怕让她现在就臣服在这个她完全不了解的黑衣男子,她也愿意,只要她能重新再活一次。

黑衣男子见了大声笑了起来,伸手在叶欣琪的额头上轻轻一点,一个光亮一闪而过又再度消失,“人类啊!因为你的贪婪让你永远也禁不起诱惑,真的以为命运是那么容易改变的吗,相信不久的将来我又会多一个灵魂了。”

可叶欣琪只听得到他的话,却没有办法反抗,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听着他得意的大笑,之后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我就是豪门千金-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叶欣琪, 方浩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36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