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契约,总裁克制点-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宋曼妮, 韩轩墨

天价契约,总裁克制点-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宋曼妮, 韩轩墨

第1章 Dake夜店的重逢

Z市,一座最繁华的的城市,但也在这个地方,布满了各种不同的妖艳女人,她们的目的再明显不过,因为金钱交易,利用她们性感火辣的身材四处勾引男人而引起他们对女人的“情---趣”。

那一张张红色钞票也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进入了她们的口袋。

最闪亮的红灯酒绿的Dake夜店,也是聚集了A市所有年轻貌美的女人,酒池中央,男人伴随着女人妖娆的舞步开始进一步的节奏,他们并不会因为谁的存在而放弃如此强烈的欲望,既然到了欲火焚身的程度,实在难以控制内心的奢望。

豪华的大厅,夜店女郎毫不吝啬的展露出自己最迷人的一面,然而…站在舞台中央的一个身穿红色紧身连衣裙的女人踩着脚上足有十五厘米高跟鞋移动着轻盈的步伐跳着经验十足的钢管舞。

舞台下的人们并没被她的舞蹈所吸引,不过,唯一一个站在吧台前的男人,目光却聚集在正跳钢管舞的女人身上。

一件白色的T恤,V字领的胸口有着两三颗装饰性的纽扣,露出清晰的锁骨和白皙的肌肤,隐约带来些许魅惑之意。

下身则是一条专业设计师设计的黑色休闲裤,耳垂上带着一只修长的大手把玩着酒杯,冰冷的黑眸像在看待一个玩物,定格在女人身上。

那冷俊的脸庞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阴沉,一米八几的身高在众多人中略显高大,但他的身型是那样修长笔直。

他的恨意无法用言语诉说,却只能用眼神宣泄,是的,即使他不愿承认,但不得不说,那个正用妩媚的目光勾引男人的女人正是和他已经分手了七年的前女友!

如今,那个天真烂漫的少女已经蜕变成一个性感妖娆的夜店女郎,并且…被多少个不知名的男人压在身下无尽的呻---吟后得到了今天的地位。

而他,在这漫长的七年里打拼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如今的他已经成为韩氏企业的首席总裁!痛苦的往事,不堪回首,他不愿去想那段被欺骗的恋情…

耳边的音乐声逐渐减小,清晰的冷漠拒绝声反倒冲进男人耳边…

“分手吧,我们不合适。”谈了两年半的恋爱,竟在一夕之间提出分手,这种事,女人怎能做得来?

“交往两年半之后,突然说我们不合适,你认为,这种借口能说服得了我吗?宋曼妮小姐。”

布满乌云的天空,准备下场倾盆大雨,刺骨的寒风吹起了地面的落叶,站在街边的女人事不关己的望向一旁,锤落在胸前的黑色长发被席卷而起,一根根柔顺的发丝隐约覆住她的视线,和面前的男人距离越来越远。

“你有什么?嗯?你说说你有什么?两年半了,你也知道我们交往两年半了,可是这两年半里,你都给过我什么?

你,不过是个没用的穷小子,要什么没什么,我需要的不仅仅是你的真心,我还要钱,你没钱,养得起我吗?你没钱,能买车买房吗?你没钱,能给我一个富太太的生活吗?”

如此锥心的话,他仍铭记在心。

此刻,他冷漠的放下酒杯,穿过人群走上舞台。

极强的乐感没有停止,他站在宋曼妮身后,轻蔑的勾出一抹邪恶的笑容,在她转身的一霎那,他伸出修长白净的右手紧紧抓着她的胳膊拽下舞台,大厅正处于激情状态的人们又有谁能在意到他们的一举一动。

宋曼妮愣愣的望着男人的背影,这位客人是…他是…

‘砰’!直到男人停住脚步转过身去的那一刻,她难以置信的抬起眼眸,傻傻的凝视着站在面前的人,熟悉的面孔,却多了男人的魅惑之意和气质,他……他竟是曾经无法给予自己幸福的穷小子---韩轩墨!

“韩……韩轩墨???你…你不是已经走了吗?你…你当初不是离开了吗?为什么…为什么还回来?”她有多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梦,梦醒了,一切都将回到原点,可现实总是这么残酷,让她懵懵懂懂。

“怎么?看到我的出现,你很怕?”他向前一步,距离女人只有零点几毫米,韩轩墨不屑的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滑过女人白皙的脸颊,眼里充满暧昧的目光,对于她,只有恨与怨。

“你别这样…”女人扭过侧脸,避开了他的双眼。

“七年前,你为了跟我分手,可算是做到来者不拒的程度,暧昧什么的,可是你的专属强项啊。”呃!

她只是夜店的舞女,见过的男人多不胜数,虽然跳舞唱歌是为了给来夜店打发时间消遣的男人特别的快感,但至今为止,她仍还维持着女人最后一点的矜持,在韩轩墨的眼里,她却是个下贱,放荡的浪女。

宋曼妮的身体开始不住颤抖着,“你还是这么放荡!”韩轩墨俯身凑近她耳畔,修长漂亮的食指轻轻撩起女人垂落在并角两边的秀发,轻声低喃。

“我们早在七年前就已经分手了,该说的话我早就已经跟你说清楚了,韩轩墨,我希望你不要打搅我的生活,我还要回到我的工作岗位上去,请让开!”

“你就是这么拒绝来夜店消费的顾客?”呵…宋曼妮还以为他韩轩墨是七年前什么都没有的穷小子吗?“只要我一句话,就会让你在Dake夜店没有立足之地。”为什么如今的韩轩墨看起来这么可怕?尤其是那双深邃的黑眸,冷到极致。

韩轩墨低头俯视着宋曼妮那半露出来的深陷乳--沟,紧身的束腰将她本就纤细的身材衬托的更加火辣,况且,她被鲜色的口红涂抹的嘴唇在灯光下更显性感。

“抱歉,这位客人,我只是Dake夜店的舞女,没资格拒绝,但我不是三陪,如果客人需要三陪小姐,总监会为您另行安排。”

呵…都什么时候了,宋曼还在他面前装矜持?装纯洁?在夜店工作的女人,身子早就已经不干净了,她认为,她还有什么资格说这些?

“进来!”韩轩墨霸道的将女人的胳膊拽进身旁无人的包间,闪闪烁烁的小夜灯让整个房间看起来情意煞浓。

“你干什么!现在是我工作的时间,请你自重。”宋曼妮的心,虽然紧张,但她想证明,她不是男人眼中放荡不羁的贱女人,她颤抖着甩开了韩轩墨的大手。

身体紧紧贴靠在包间门后,气喘吁吁的别过侧脸,戴在她耳垂上的流苏耳环尽情摇摆着。

韩轩墨霸气的张开右臂用胳膊肘支撑在门坎上,拿到犀利的目光瞬间锁定宋曼妮,让她无处可逃,“当初,提出分手的那一方好像是你。”轻蔑的声音传入宋曼妮的耳中,她在听着温柔的语气下,喘息声越来越凝重了。

“没错,是我!~我喜欢有钱人,和你交往两年之后才发现,没钱等于没有一切,我是个女人,你根本无法给我我想要的一切!!”

“这就是你想要的一切?!!”韩轩墨愤怒的打断了宋曼妮接下去要说的话,“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场所吗!你知道在这里工作的人都需要经过什么考验吗!宋曼妮,你就这么糟蹋自己?”

“你有什么资格怪我!”不争气的眼泪瞬间从宋曼妮的眼中滑过脸庞,“提出分手的是我,真正有交往对象的是你啊!…”呃!

她怎么了,为什么,为什么要在韩轩墨面前说这么不靠谱的事?“我不想再见到你,这辈子,我都不想再看到你了。”

那双无力颤抖的手紧紧抵在韩轩墨的胸前,低沉的声音充满哽咽,她已经不想再去辩解什么,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又何必执着在那段不堪回首的回忆里?

“七年前,看着你哭,我的心如钻心般的刺痛,我发誓,我韩轩墨绝不会再让你掉一滴眼泪,可是现在,我只觉得你的眼泪,恶心,龌龊,肮脏,你身上的每个地方,都是那么让人恶心。”

韩轩墨深深俯下身去,伏在宋曼妮耳边轻言,如果不是为了替老爸还债,她怎么可能让自己落入这样的境地?她的苦,他岂能知道?

“那你就走啊!你滚出去!离开Dake夜店!你还回来干什么?是啊,我放荡,我矫情,我下贱,我…”话未说完,韩轩墨猛地低头狠狠吻住了她的红唇,“唔~唔~”宋曼妮愣愣的睁大双眼,目不转睛的望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俊脸。

韩轩墨那精炼的舌尖迅速启开她的唇瓣,她想挣开这有力的怀抱,总是无法逃脱,强烈的麻木感袭遍全身,似乎要被他吞噬似的。

急促的吻来的太突然,让她倍感交加,最终,她使出十二分力气狠狠推开韩轩墨,“你不是嫌我脏吗!干嘛还吻我?”

“是啊,不知道你这张小嘴被多少个男人侵占过,不过今晚,它属于我了。”什么?!宋曼妮本能拒绝,摇晃着自己的小脑袋拼命避开韩轩墨凑上的薄唇,却被他有力的双手紧紧箍住了脑袋。

“你不嫌我什么都不会吗?现在,就让你看看,Kiss什么的,我到底是会,还是不回。”

“什…”本能的想着拒绝,谁知,韩轩墨那张让人无法抵抗的薄唇确实如此让她着迷,这家伙的Kiss技术已经很…老练了啊。

第2章 千亿卖身契

“别这样,韩轩墨。”宋曼妮苦苦哀求,她已经不想再失去仅存的唯一理智,就请这样放她走,从此以后踏出她的世界,不要来搅局,不要摧毁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人生桥梁。

韩轩墨站在宋曼妮的面前,修长的右手调戏般的托起她的下巴,嘴角轻轻向上扬起,顿时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拜托你,别再这样了,别再让我回想起我们之间的不愉快,大家好聚好散,以后还是朋友。

“贱女人,本来就该让人糟蹋。”是啊,一个夜店的舞女怎么可能会保持着干净的身体?

可是她明明什么也没做过,虽然在此之前有很多满身酒味的老男人指名让她作陪,宋曼妮都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但在韩轩墨的眼里,她和那群用金钱出卖身体和灵魂的女人没有任何区别。

“不是的,我……”‘咚咚咚’!房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宋曼妮惊恐万分,睁大双眼透过缝隙看到一个女服务生正焦急的来回徘徊,“我们这新来的服务实习生在外面敲门呢,那个…墨…拜,拜托你替我把她打发走吧。”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宋曼妮,你很不识抬举知道吗?”韩轩墨用自己有力的手臂支撑在门槛上,深沉的垂下眼帘凑近她,冰冷的语气充满了对这女人的恨意和排斥,他啊,已经不再是七年前只会服从的男人了,不过……

他最终还是松开了宋曼妮,打开房门,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面前似乎未经过世面的少女。

“先生,您好,请问房间里还有其他人吗?”

“你说呢?”少女打量着眼前衣衫不整的年轻男人,顿才恍然大悟,那么另一个女人在哪里?

“是这样的,老板让我来找玫瑰小姐,刚才她正在舞台上表演来着,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玫瑰?!你说…那个女人叫玫瑰?”

“是的!先生,您有没有见过玫瑰小姐?老板正急着找她呢,外面来了几个客户,说是指定要玫瑰小姐,否则,他们就要砸场子了。”韩轩墨冷笑一声,霸气的吹了吹落在额前参差不齐的短碎发。

白皙的俊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扑朔迷离,好帅好有型的男人,像他这样的美男子通常是不缺女人的,为什么还会选择来夜店消遣?

“回头告诉你们老板,玫瑰小姐,今晚我,承包了。”韩轩墨没好气的说,那双深邃的黑眸轻蔑的望向少女,充满磁性的声音更是温柔至极。

“什,什么?这,这可不行啊,先生,您太难为我了,我们老板特别交代我今晚必须找到玫瑰小姐,否则,我就领不到今晚的薪水了。”夜店的女人都是这么下贱啊,口口声声只有钱,除了钱,她们还会在乎什么?

韩轩墨毫不犹豫的从钱包里拿出一张五千块钱的支票递给女服务生,“这张支票,相当于你在这里工作一个月的薪水,告诉你们老板,今晚韩轩墨驾临,除了玫瑰小姐,本少爷谁都不要。”

啊咧?韩…韩轩墨?莫非就是韩氏企业的创办人及总裁韩轩墨?天呐!~听说韩氏企业是一家规模相当大的地产公司,目前全国各地都有他的领域。

最重要的是,他事业心强,而且还是个超级大帅哥,再加上他只有二十四岁,我的妈呀,天才啊!区区一张五千块钱的支票,对他来说还不是白玩儿?

少女伸长脑袋朝黑暗的房间望去,那个蜷缩在床角的黑影难道就是玫瑰小姐?“呃,好,好的,韩先生,如果需要什么服务我们一定会竭尽所能的为您效劳,谢谢您给的小费,祝您愉快。”少女接过韩轩墨手上的支票转身离去。

站在房门外的韩轩墨拽拽的笑着转身走进房间,‘砰’关上房门后,他不屑的坐在藤椅上点燃了一根雪茄叼在嘴里,被吐出的眼圈在空中逐渐散开,宋曼妮愤怒的下床走到他身边,“你为什么要给她那么多钱?”

“为了堵住她的嘴,不行吗?”韩轩墨邪恶的笑着抬起眼眸,冷冷的仰视着身边的女人。

“有钱就了不起吗?你以为你是韩氏企业的总裁就能为所欲为,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吗?”

“宋曼妮,不是你当初说的吗?没钱,等于没有一切,你要什么奢华的生活,我都给不了,怎么?现在我有钱了,你却说什么有钱很了不起?你还挺会为自己避讳的啊。”

韩轩墨修长的指间夹着雪茄站起身来,一副唯我独尊的冷傲模样俯视她,“看来你是真的不想回忆过去了,在这里居然更了名改了姓,叫什么……玫瑰?”

“你---!”宋曼妮气到脸红脖子粗,攥紧的双拳不禁微微颤抖起来,“每个在夜店工作的员工都会有一个属于她自己的昵称,这有什么稀奇的?”

“你还真是朵玫瑰啊,花身长满了防御的刺,到处乱扎人。”韩轩墨痞痞的坏笑,瞬间丢下了手上的雪茄,张开有力的双臂紧紧环绕在她纤细的腰身,让她不得不踮起脚尖靠在他宽敞的胸前。

“你放手,快放开我,韩轩墨,你既然已经选择离来这座城市,就不该回来,更不该出现在我面前,你知道我费劲了多大力气,消耗了多长时间才好不容易忘掉了我们的回忆吗?”

宋曼妮埋头小声的哭泣,黑暗下,他们看不见对方的脸,只能仅凭感觉对方的呼吸声,这种小女人的戏码,她不配拥有!一个被糟践了多少回的女人还有什么脸面在他面前秀柔弱?

“我这次回来不代表要和你发生点什么关系,但是玫瑰小姐,从今天起,你要成为我专属的玩具。”呃!宋曼妮猛地睁大双眼,瞬间扬起被哭花妆容的小脸,不可思议的凝视他,“这是一张一千亿的支票,足够让你下半辈子不愁吃穿了!”

“你什么意思?!”宋曼妮愤怒的推开韩轩墨的右手,低声呵斥,一张一千亿的支票,就要毁了她的人生?虽说拥有这张诱人的支票不但可以替父亲还完没还清的债,剩下的钱也很宽裕,但她怎么能成为前男友如今的玩具,任他玩弄?

“再明显不过的意思,玫瑰小姐这么冰雪聪明,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我什么意思呢?”一张写有一千亿的支票就在宋曼妮的眼前,她深深咽了口吐沫,视线落在支票上无法移开。

垂落于腰间的长卷发突然被吹进房间的晚风吹起,在她涂抹浓厚烟熏妆的小脸上,却呈现出各种不同的复杂表情。

“我不会成为你的玩具,绝对不会!”

“一千亿,足以让你再也不用工作了,只要你愿意接受,别说是替你老爸还债了,就算让你过上千金小姐的日子,也够了,再说,你不是最喜欢钱的吗?”为什么..为什么韩轩墨会知道宋曼妮的经济危机?他都对她做了什么调查?

“我不会做你的俘虏!你以为自己是富二代就了不起吗?我和你已经不再是恋人你要是强行抓我走,我就立刻报警!告你绑架我!”宋曼妮的话让韩轩墨顿时大笑起来,他顺势松开她纤细的腰身,坐回藤椅上。

将手上的支票放在茶几上,韩轩墨怎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现在的他看起来那么邪恶,那么阴险,那么诡异?

“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三贞九烈?我能跟你签下这份卖身契已经算给足面子了,如果你再继续给脸不要脸,我让你知道什么是必死更难受。”

韩轩墨的声音充满冷漠,就像千年不曾融化的雪山,只有冷,无比的冷,冷到让人不寒而栗,冷到让人心惊胆战。

“我不是你的恋人…”

“你只需要做我韩轩墨的玩具就好,不管我怎样,不管我和任何一个女人交往,你都只有看的份儿,对了,或者我会把更多不同的女人带回来,你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明白自己的立场,你老爸欠下的债,这张支票自然会帮你解决。”

韩轩墨冷笑着抬起眼眸,巧克力色的短发轻轻摇晃着,虽然他们距离不近,但能清楚的闻到从韩轩墨身上散发出的一股淡淡的清香,和那些喷洒着浓郁香水味的老男人相比,他的味道,是男人中最好闻的。

“玩具…是吗?”宋曼妮自嘲自讽的笑了起来,伸手拿过千亿卖身契,从一旁拿过黑色中性笔在签字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样,就可以了吗?”

“嗯…很好。”

虽说签下这份不平等条约,但韩轩墨是有着洁癖非常严重的男人,他知道身为舞女的宋曼妮一定被无数个男人猥亵过,所以,他根本不愿碰她。

整整一晚,她只是在不停的伺候他,为他按摩,为他唱歌跳舞,直到深夜,宋曼妮躺在韩轩墨的身边悄然睡去…

她的肮脏和卑贱,永远也掩饰不了她的罪恶,韩轩墨认为,宋曼妮只是个懂得利用金钱做交易的女人。

第3章 你,没有说不的权利!

竖日:

灿烂的阳光穿过窗帘隐隐约约照射在昏暗潮湿的房间,透亮的玻璃窗被一缕暖暖的春风轻轻吹开,卷起了落地窗帘,落满地的衣物凌乱的没规没距。

‘铃…’放在床头柜上的黑色I Phone的铃声突然响起,猛地惊醒了裸露着身体躺在被窝里的男人,他无力的从被窝里伸出修长白净的大手拿过手机滑动接听键放在耳边,“韩---轩---墨!!”

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让韩轩墨猛地睁开双眼,“你到底在干什么!昨晚怎么没回家!公司给你打电话一直是关机状态,臭小子,你想造反呐!”

“殷女士,一大清早能不能别这么大火气?”韩轩墨没好气的冷喝。

“我现在命令你立刻,马上,就现在给我回来!如果你还不肯回来,我就派人去Dake夜店把你揪回来。”迷迷糊糊的韩轩墨敷衍的回应,之后急速挂断电话,撇掉手机,下意识地扭身望向身边的女人,“宋曼妮!”

冷冷的声音,唤醒了沉睡在梦中的女人。

“呃…”

“该回去了!”

“嗯…”宋曼妮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

“我…内个…”

“铃…”该死的电话再次响起,韩轩墨不满的接起电话,“臭小子,光顾着跟你生气,正事儿都忘了说,今天,话是集团总裁的千金也来家里做客,我们双方父母之前约好的,你要是敢爽约,我就灭了你!”

“哈?!希女士,你搞什么鬼!什么见面!我对那个女人没兴趣!赶紧给我推了!”韩轩墨猛地坐直身子,愤怒的低声冷言,然而,站在窗前的宋曼妮好奇的望着他呈现在那张俊脸的各种表情,那个女人?是谁?有钱人家的小姐?

“不可能!你赶紧给我回来!这次商业联姻是必然的,你要是敢托我的后腿,我就没你这个儿子,哼!”‘嘟嘟嘟’希女士迅速挂断了电话,商业联姻?呵…在那个女人的眼里,除了商业,还有什么值得一提?

“怎…怎么了?”宋曼妮小心翼翼的询问,生怕一个闪失得罪了这个暴发户,韩轩墨则痞痞一笑,帅气的打了个响指,瞬间抓住了她的胳膊,一抹阴险的笑容映入她眼前。

“这次,我更需要你了!”

“需要…需要我什么?”

“替我摆脱一个难缠的女人!”是啊……像他这样的高富帅,怎能禁得起外面的花花世界?久而久之,黏上来的女人也会越来越多,谁不喜欢有权有势,有能力有长相的男人?即便是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也抵不过内心所渴望的需求。

“可是……”

“别忘了,昨晚,你可是亲手签下了这份卖身契,我说什么你只要照做就OK,不准违抗我的任何命令。”韩轩墨真的改头换面了,变了不少,比七年前成熟了,稳重了,更帅了,更有型了,而且还是一个名符其实的总裁身份。

“那我至少该和我的老板打声招呼,不然……”

“你大可放心,我已经让那个新来的服务生通知你们老板了,他可是相当乐意把你交给我的。”说罢,韩轩墨下了床,俯身捡起地面凌乱的衬衫穿在身上,还有那条白色的紧退西裤,穿在他腿上,为什么会这么有型?

把他的双腿衬托的那么长,那么笔直。

“韩总,您慢走!希望这个女人能带给你快乐。”

站在夜店门口的中年男子陈束屁颠屁颠的跟在韩轩墨身后,一副极其欠扁的嘴脸让有些不耐烦的他拿出皮包将一张张红色的百元大钞随意甩进了中年男子的怀里,阴沉着脸拽着身边的女人径直走出Dake夜店。

变了,他…真的变了,本以为他的出现会和从前一样,厚颜无耻的纠缠她,恳求她不要离开,可是,这些不过是她妄想出来的,韩轩墨怎么会攀上总裁的位置?

七年前的前男友如今以韩氏企业总裁的身份走在她的正前方,任谁都会有无比尴尬的时候,宋曼妮小心翼翼的捋了捋垂落在耳边的碎发,深深吸了口气,和他一同走进地下停车场。

他只是把我当玩具,只是为了报复七年前分手无厘头的原因,我根本没资格当他的什么人,一个夜店的舞女,怎么可能成为他的什么人,一切,就像做梦一样,分开了七年,最后还是找到了彼此,只是对方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单纯人儿了。

韩轩墨迈着大步径直走向红色法拉利跑车旁,拉开车门,冷冷的扫描着怔在原地的女人,“还打算杵在那多久?”当她回过神来,已经看到那高大挺拔的身躯坐进了驾驶座上,多么豪华的一辆法拉利,要上百万才能得到吧?

这七年里,他究竟是怎么一步步登上顶峰的?

“你不怕我这个舞女玷污了这么奢华的跑车?”站在车门外的宋曼妮小声嘟囔,不敢伸手拉开车门。

“如果怕的话,就不会让你上车了,快进来吧。”韩轩墨索性扭转钥匙,启动引擎,跑车匀速向前驶去,离开了地下停车场。

“你昨晚……没碰我呢。”还以为她会成为韩轩墨身下的傀儡,却怎料,他居然只是单纯的让宋曼妮载歌载舞,仅此而已,出轨的事,他倒是一件也没做。

“我没碰你,你是高兴还是失望?”韩轩墨若无其事的反问,深邃的黑眸紧紧注视着正前方,紧握在方向盘上的双手加重力度。

这个女人的肮脏,让他根本不愿去碰,他之所以把她留在身边,只是为了七年前可笑的分手理由,让她一辈子成为韩家的俘虏,永远失去人身自由。

“其实也没有高兴或失望这一说,只是有点意外。”宋曼妮尴尬的垂下眼帘,紧紧攥着双手放在大腿上,轻声说道,明明以前在韩轩墨的面前那么无所谓,那么自在,如今,却这么拘束,这么紧迫,这可真是一个鲜明的对比。

韩轩墨冷冷的撇了一眼她半露在外的大腿,接着,他继续注视前方,顺手从身后拿过一件黑色外套搭在宋曼妮仅仅只穿了一条肉色丝袜和一条迷你超短裙的纤纤玉腿上,“你是巴不得每个男人都对你想入非非吗?”

“哎?……”宋曼妮意识到自己的双腿裸露在外,连忙将外套紧紧盖在自己的大腿上。

“你成熟了呢,墨。”她轻描淡写的对他评价一番。

“不准这么叫我。”韩轩墨的声音却略显冷漠,无人的高速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真是少之又少,他索性将方向盘猛地旋转,掉头选择第二条回去的捷径。

或许宋曼妮自始至终就没资格这么称呼韩轩墨,她识相的点了点头,扭脸望向车窗外的田野风景,她从来不知道,除了夜店的灯红酒绿,外面还会有这么迷人的风景,“好的,我知道了,韩总裁。”

“Shit!”韩轩墨无厘头的低声咒骂,猛地踩下刹车,将跑车停靠在路边,心情莫名的烦躁起来,他最讨厌看到这个女人假装温顺的模样,真叫人不爽,“宋曼妮,过来。”

“哎?”宋曼妮愣愣的望着韩轩墨,她是真不懂还是在装傻?

“别以为你在本少爷面前装温顺,七年前你对我做的事,我就可以既往不咎。”韩轩墨冷冷的伸出修长的食指托起宋曼妮的下巴,低沉的声音已经表明他很生气,非常生气。

“还有,你这副可怜兮兮,委屈无辜的样子,让我很不爽知道吗?”

“对不起……”

“你他妈身为夜店的舞女,在男人面前秀柔弱,是几个意思?”韩轩墨索性扭转车钥匙,熄灭引擎,修长的大手紧紧揪着宋曼妮的衣领,往他面前凑去,他们的距离只有零点几毫米,彼此之间的呼吸都能清楚的感应到。

“你已经不再拥有十八岁的花样年华,更不再拥有十八岁的青春活力,宋曼妮,难不成你还以为自己是什么青春美少女?”

“不是的,韩总裁。”

“我警告你,以后在我面前,你没有说不的权利。”韩轩墨轻蔑的伸出食指和中指轻轻夹起支票抵在宋曼妮的面前,目光更是从挑衅到冷漠的程度,让她倍感自己无地自容。

“我是没有说不的权利,但我至少有我自己的思想,我不能因为你的这张支票就出卖我的人格,虽然一千亿是个很诱人的数目,但我想,我不能这么做,我不能成为你韩轩墨的玩具,如果你想玩,就趁早找别人吧。”

宋曼妮愤怒的转过身去,白皙光滑的双手本想推开车门,却被身后的韩轩墨紧紧拉住了车门把手。

“事到如今,你还在我面前装三贞九烈?”一只修长的大手顺着宋曼妮的衣服往里伸去,呃!她紧张的四处躲避,身体却被他牢牢固定在怀里。

“韩总裁,别,别这样。”宋曼妮微微颤抖的双手紧紧支撑在透亮的玻璃窗上,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衣服里正有一只大手无尽的探索和抚摸,“你快放开我。”

“你不就喜欢这样吗?”韩轩墨伏在宋曼妮耳边,伸出柔软的舌尖轻轻舔舐着她的耳根,邪恶的笑声再次响起。

那只有力的大手从宋曼妮的衣服里缓缓伸向她白皙纤细的脖子,霸道的板过她的小脸,送上嘴唇,紧紧贴在他的双唇上,“呃!唔…”不是的,她才不是放荡不羁的女人,她才不要成为韩轩墨眼中被尽情凌·辱的玩具。

天价契约,总裁克制点-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宋曼妮, 韩轩墨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65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