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医女妙音-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李妙音, 白文昊

重生之医女妙音-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李妙音, 白文昊

第1章 有女妙音

二月,正是草长莺飞,拂堤扬柳醉春烟的时候。

木章县县衙最简陋的房舍中,丫鬟小桃掂了掂手中锦袋的份量,脸现惊色,她不过十三岁,刚刚长开的小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小姐,这可是你攒了好几年的银子啊!”小桃紧紧抓着手中的锦袋,呆愣的看着眼前年仅六岁的小姑娘,这可不是小姐平日的作风,这些银子,她看得比命还重。

李妙音眨了眨那黑白分明的凤眸,笑道:“桃姐姐,我信得过你,也信得过你爹爹,拿着这些银子,让你爹爹将南街的回春堂赁下。”

小桃虽然略有吃惊,但很快便镇定下来,李妙音年纪虽小,却向来说一不二,在外人面前,她就像普通的六岁孩童,并没什么特别,可唯有在她小桃面前,才会收起那些假天真。

若由爹爹出面将回春堂赁下,那么,掌柜的位子。她看了李妙音一眼,见她笑意盈然,朝着她微微点头,主仆二人相处多年,心意相通,自然明白这点头的意思,当下双目便发热,盈泪欲落,小姐知她家难处,父亲体弱,母亲多病,做不得田间重活,又没有本钱做买卖,仅靠着她微薄的月钱生活,苦不堪言。

李妙音起身,浅粉色暗纹梅花小袄拢着她那娇小的身子,越发显得精灵可爱,偏生脸上尽是些大人才该有的表情,配着她那没长开的苹果小脸,甭提多滑稽,不待李妙音出言轻慰,小桃见她这模样,扑哧一声便笑开了。

李妙音横了她一眼,佯怒道:“坏桃子,还不去帮本小姐办事?”

小桃忍住笑,朝着李妙音福了福身:“是,小的这就去”说罢将锦袋塞入怀中,笑嘻嘻的夺门而出。

李妙音微微摇头,看着铜镜中可爱玲珑的小姑娘,叹道:“小妙音,可否快点长大?”

她是李家二小姐,县令李成继的元配嫡女,李妙音,她来自现世。

小桃刚走,一位穿着翠色小袄的丫鬟走进了李妙音的陋舍。

“二小姐,老爷请您去前厅。”丫鬟扬着水灵的眸子,肆意的扫视着李妙音的居所,脸上露出轻蔑的神色,堂堂小姐,竟然住着连下人房都不如的屋子,瞧她身上的衣裳,正是大小姐穿腻的旧衫。

李妙音对小翠无半分好感,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杨素云那样的女人,能教出什么货色?

李妙音别开双目,不去瞧那张令人生厌的嘴脸,淡声问道:“爹爹可有说什么事?”

小翠脸上略有不耐,却又极力压下去,今日不同往时:“莫三爷来了,老爷说。”不待小翠说完,李妙音的身子便冲出了房间,朝着前厅狂奔而去。

只恨胳膊腿都太短,没法子跑太快,三舅舅可有好些日子没来了,正巧私房钱一分不剩,三舅舅这可是雪中送碳呐。

正厅中,莫家三公子莫白泽,正静坐于前厅客位,手边的茶盏尚有余温,一袭宝蓝色暗纹锦缎窄腰长袄,配上那张俊俏公子脸,真真是富贵逼人,他嘴角含笑,神色淡淡,扫了坐于对面的杨素云母女一眼,又转头看向厅门处,暗道那小小的身影,是否长高了些许。

第2章 有亲来访

坐于主位的李成继,看了眼正朝他使眼色的杨素云,点了点头,转脸朝着莫白泽道:“听闻三弟与京城富有盛名的赵夫子相识?”

莫白泽俊眉微挑,淡声道:“有幸见过一回,算不得相熟。”他确与赵夫子相识,赵夫子年过六十,学富五车,手底下出过三名状元,七位榜眼,十二位探花,可谓桃李满天下,且都不是一般的平凡桃李。

李成继绝不会平白无故的提起这人,定然是想为他的儿子谋夫子,说起来,他也乐得成全于他,毕竟妙音也到了入学的年龄,送他一个顺水人情也无妨。

“三舅舅,您可来了,音儿想死您了。”娇小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厅门中,可爱的小脸满是兴奋。

莫白泽一看到她,急忙起身,伸手将狂奔而来的李妙音抱住,掂了掂份量,俊眉轻蹙:“怎么还这么轻?没见长肉啊!”

莫白泽将她放下,上下一通打量,小脸虽未长开,可那眉眼,与大姐莫白容却是极相似的,俨然一副小美人胚子的模样。

眸光落在她身上的浅粉小袄上,脸色瞬变,小袄样式精致,用料也讲究,只可惜,一看便是洗过许多次的旧衣,妙音正是长个子的时候,去年的衣裳今年决计穿不得,定是杨素云那毒妇将她女儿穿剩下的给了妙音。

莫白泽心有怒意,却不发作,脸色依然如常,笑道:“三舅也想小妙音呢,如今小妙音也有六岁了,刚刚你爹爹说要给你请夫子,你可想入学?”

杨素云一听,心情顿时万分激动,这莫家别的没有,就是有钱,那赵夫子再清高又如何?只要钱给的够多,还怕他不来么?若项儿能得赵夫子教导,将来定会有出息,那自己的地位还用说吗?

李妙音转了转眼珠,扫了李成继和杨素云一眼,心道这对狗男女,又想搭她的顺风车,哼,没门。

“三舅舅,音儿想学医,能否为音儿找一个懂医的夫子?”李妙音板着小脸,极为认真的说道,一言刚出,却让正喝着茶的李成继及杨素云呛了个半死。

李成继放下茶盏,脸色顿时极为难看,瞪着李妙音道:“小孩子家家的,知道什么是医吗?尽说胡话。”

莫白泽却摆手道:“姐夫莫急,我们且听小妙音说下去。”

李妙音立时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伸手揉了揉微红的双眼,哽声道:“我想学医,想治好所有生病的人,这样,别的孩子就不会没有娘亲,舅舅,我不想让别的孩子也和我一样没有娘亲。”

她伸手捉住莫白泽的衣袖,委屈的拉扯着,眼中蓄满盈泪,眼看就要决堤。

莫白泽握住李妙音的小手,长长叹息,深望着眼前的孩子,郑重的承诺:“小妙音,舅舅答应你,一定为你找来最好的医师。”

李成继张了张嘴,终是没能说出话来,对于莫家,对于莫白容,他确实理圬。

莫白泽走后,杨素云命婆子将李妙音押至房中,当着众下人的面便狠狠抽了李妙音两个耳光:

第3章 小姐遭难

莫白泽走后,杨素云命婆子将李妙音押至房中,当着众下人的面便狠狠抽了李妙音两个耳光:“你个吃里爬外的东西,你当老娘不知道你心里打着什么主意么?白眼狼,白养你这么久。”说着又狠狠抽了李妙音两记耳光,粉嫩的脸颊立时高高肿起,小小的身子却一动不动的立在原地,没有众人预想的哭闹,那双好看的凤眸中,似乎射出阵阵寒光,令人心里发毛。

刚刚赶到的小桃在外面听见动静,拼命冲了进来,却被房里的婆子拿下,又是一阵的狠揍。

李妙音见小桃被施以拳脚,赶忙冲上前相护,却被那些刁婆们一并揍了,不消片刻,主仆二人便是遍体鳞伤。

杨素云见二人狼狈惨状,心里的恶气也算出了一口,也怕弄出人命,便让人将主仆二人丢出主院。

紧邻着主院的是老太太的居所,此时她正与婆子丫鬟于院中晒太阳闲话,听见动静便出门来瞧,见李妙音主仆二人被打得遍体鳞伤扔出主院,淡粉色的小袄上鲜血淋漓,李老太太脸色发黑,看着李妙音也是一脸厌弃,没有半分怜悯,斥道:“晦气,快将她们挪走,莫要死在这儿。”

李妙音抬眼看她,满是刻薄的老脸,冰寒的目光,冷酷的言语,这些,她都记下了。

那粗鲁的婆子要来拎李妙音,却被李妙音一把推开,她与小桃互搀着起身,蹒跚着离开此地,回往她们的陋室。

“娘,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不值当,他不帮咱们请,咱们就自己去请啊!”看了一场好戏的李妙玉实在想不通,娘为啥会如此生气,不就是个夫子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杨素云白了她一眼,没好气道“你懂什么?那可是京城赵夫子,你以为什么人都能请动他?就凭你爹这点芝麻大的官,人家看都不爱看一眼。”

李妙玉撇了撇嘴,道:“难道就非他不可么?”

杨素云急促的气息渐渐平复,看了一眼啥都不懂的女儿,叹道:“赵夫子是名师,在他手下求过学的人,没有一个不出息,你弟弟若能承拜于他的门下,将来必定会有出息,你我的日子也能跟着富贵。”

李妙玉却有些不服气:“难道除了那赵夫子,别人都不会教学生么?我昨儿听秋菊说,城东新开了间书院,夫子是个有本事的,兴许比那赵夫子还好呢?”

杨素云狠瞪了李妙玉一眼,不再搭理她,自顾自在一旁哀声叹气,心里越发的恨李妙音,当下便吩咐下人,晚上不许二小姐吃饭。

在李府,二小姐只不过是个摆设,虽然顶着嫡小姐的名份,却从未享受过嫡小姐的待遇,在老爷和老夫人的默许下,杨素云用尽各种手段圬待李妙音,可怜李妙音小小年纪,却尝遍了人间冷暖,若非还有一个有钱的外祖家,有一个常来看望的三舅舅,她的日子怕是会更难过。

小桃将银子交给了爹爹,并好好嘱咐了一番,这才匆匆回府,未料小姐正在遭着难。

第4章 往事如烟

“小姐,杨姨娘欺人太盛了,按身份,她还矮了您半截呢,竟敢,竟敢将小姐……”小桃流着泪为李妙音上药,这纤细娇小的身子上,纵横交错着新旧伤痕无数……。

李妙音却道:“你莫急,杨姨娘她嚣张不了多久的。”

小桃不解,见小姐不愿多说,便也不再发问。

李妙音不再言语,想着自己的身世命运,她的亲娘,也就是李成继的元配,莫白容,本是富商之女,又生得天姿国色,求娶之人几乎将门槛踏平,这其中,也包括了李妙音的爹爹李成继。

那年的李成继,刚刚会试落榜,顶着举人的身份,在登州家中待职,因其出身贫寒,又无家族贵亲可傍,故而就算有好差事,也轮不上他,眼看白白等了一年又一年,官途渺渺,他那精明的老娘便出了一个主意,寻了媒人去莫家求亲。

莫家是出了名的富商,有得是钱,若能娶了莫家的女儿,必定会带来大笔的嫁妆,至那时,他们便能拿钱通路,得个官做。

李成继起初是不愿的,他有个青梅竹马的表妹杨素云,两人暗中好上多时,少年情动的时候,眼里怎能容下别的女人?

李母好劝歹劝,终于让李成继点了头。

靖国素来轻商,文人尤其不喜商人那奸滑铜臭,故商人以嫁娶文人为荣,文人以嫁娶商人为耻。

李成继顶着举人的名号,又生得风流潇洒,很快便在求亲大队中脱颖而出。

莫府嫁女,红妆十里,原本小门小户的李府,一夜之间便富裕了。

李成继拿着妻子的嫁妆打点官场,终于得了章县县令一职,虽不是肥差,却也算入了官途。

刚刚上任不过数日,府衙门外便跪着一对母女,正是李成继的老相好,表妹杨素云寻亲来也。

杨素云带着她那刚满两岁的女儿跪在县衙门口喊冤……。

于是,杨素云入了李府,以姨娘的身份留下,她的孩子,也就是李成继的亲骨肉,李妙玉,成为了李府的第一个孩子。

那时莫白容才知,她千挑万选的丈夫,竟然只是看重她的家财,而非她本人。

杨素云在府中挑事争风,令当时身怀六甲的莫白容无比抑郁,因而落下病根,生下李妙音后不久便离开了人世。

李妙音当时不过是襁褓中的婴孩,大人们谈话并不会避着她,谁能知道她竟是来自现世之人,否则凭她这点年纪,那里会知道这些家族秘闻。

夫人死后,杨素云便堂而皇之的搬进了主院,并掌管了李府库房,将原本属于李妙音的东西,通通占为已有。

杨素云很快便为李成继又生了一对龙凤胎,这更加奠定了她在李府中的地位。只可惜,无论李成继多宠爱她,却从未提过将她抬做夫人,无论她怎么求怎么闹,姨娘还是姨娘,她生的子女还是庶的。

可这并不能阻止她虐待李妙音的心,府中最差的房间李妙音住着,庶子庶女配一个嬷嬷三个丫鬟,堂堂嫡女的李妙音却只有小桃一个丫鬟。

好吃的从来轮不上她,好穿的只能捡庶姐李妙玉剩下的。

重生之医女妙音-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李妙音, 白文昊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90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