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是富二代,我还是世界首富呢!

你要是富二代,我还是世界首富呢!
第1章 你有什么资格说她?

“云飞扬,你到底跟不跟我去见父亲?”

云韶柔看着正在拖地的云飞扬,都快要气的冒烟了。

云飞扬怎么说也是堂堂京城云家的小少爷,竟然会给人当受尽白眼的上门女婿?

还在干拖地这种没尊严的事情,丢死个人了。

“父亲,他也配叫父亲?”

云飞扬抬眼望着这个衣着奢华的妹妹,冷哼一声:“十多年前,为了他在云家的地位,抛弃了我跟我妈,现在他需要一个儿子来帮他争家产,倒是想起我来了?不去!我现在是有老婆的人了,不稀罕云家小少爷的生活!”

“老婆?就是这个叫苏雨涵的女人吗?”

云韶柔指着墙上的结婚照,不屑地说道:“不就是长得漂亮点吗?有什么资格配得上我们京城云家的儿子?”

“只要你当了京城云家的小少爷,你要什么样子的女人没有?连超级巨星都会对你投怀送抱!不过前提是你回到京城,成为云家小少爷!”

云韶柔的目光中带着自傲之意,没有人能拒绝这种条件,更何况云飞扬这种穷怕了的。

“我警告你,最好别说我老婆的坏话,不然的话,我饶不了你!”

云飞扬目光冰冷了下来。

“你还护着苏雨涵?有病吧你!来之前我打听清楚了,结婚一年来,苏雨涵有正眼瞧过你吗?苏家那些亲戚更是对你冷嘲热讽!你还替她说话?你还有没有点儿男人的尊严?”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云飞扬冷哼一声,继续拖地。

云飞扬也知道苏家看不起一无所有的云飞扬,觉得云飞扬高攀了苏雨涵,对他从来没有过好脸。

可云飞扬不后悔!

十五年前,被抛弃的云飞扬母子身无分文,逃荒到了东海,行将饿死。

四岁的苏雨涵拉着岳父苏文山的手,奶声奶气地为坐在路边的云飞扬跟母亲求情,苏文山这才将身上的两千块钱给了云飞扬跟母亲。

当时,苏雨涵和煦的笑脸,仿佛天使一般,牢牢地印在了云飞扬的脑海中。

云飞扬这才活了下去,甚至有机会出国当兵……

苏雨涵是云飞扬的天使,在云飞扬的眼里,她就是全世界!

娶了苏雨涵,是给云飞扬报恩的机会。

为了苏雨涵,别说是冷嘲热讽,就算是天大的委屈,云飞扬也毫不在乎。

“云飞扬,你别不知好歹!我云韶柔可是京城云家的大小姐,来东海这个破地方请你,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云韶柔冷着俏脸,大小姐脾气顿时显露了出来。

云飞扬转头:“你以为我稀罕你们京城云家?没什么事情抓紧滚,我老婆马上回来了,让她看见你,我不好解释。”

“你真是无药可救了?”

云韶柔重重地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她算是看出来了,被抛弃了这么多年,这个男人身上虽然流着云家的鲜血,可身上却已经完全没有云家的霸气。

三句话不理老婆,被人欺负惯了,就算回到云家,也撑不起云家的家业。

“等下!”

云韶柔刚想离开,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

“后悔了?”

云韶柔转身冷笑,她知道没有人能够拒绝京城云家高贵的身份。

云飞扬刚才一定是再跟她装蒜。

“把这个留下。”

云飞扬一把将云韶柔手中的小礼盒拿了过来。

他认得出来,这个礼盒中是一款劳力士经典款的手表。

价值在三十来万。

这是云韶柔送给他的见面礼。

这块表,岳父大人跟云飞扬念叨了很久,苏雨涵最近也打算想要买一块让岳父开心。

不过三十多万,对苏家来说太贵了,一直没舍得买。

拿这块表给岳父当礼物,老婆一定会高兴。

“行了,你走吧!”

“你!”

云韶柔气急:“你既然不愿意跟我去见爸,又怎么好意思拿我手中这块表的?”

“老婆高兴。”

云飞扬也不脸红,反正为了老婆,云飞扬做什么都行。

“你真够窝囊的!云飞扬,我再给你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

云韶柔扬了扬手中的车钥匙:“你的楼下停着一辆布加迪跑车,不多,几千万吧。”

“如果你跟我回去见父亲,这辆跑车就是你的。当然,父亲会多给你一千万,当做见面礼。”

一块三十万的手表都兴奋成这个样子,跑车对他的诱惑更大。

“谁稀罕。”

云飞扬满不在乎。

拿这块表是为了讨老婆欢心,名贵跑车?

不能讨老婆欢心的东西,连屁都不是。

“你别后悔!”说着,云韶柔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云韶柔刚离开,云飞扬的老式诺基亚就响了起来。

“老婆。”

云飞扬一改刚刚冷冰冰的态度,语气也变得缓和了起来。

电话那边,正是苏雨涵。

“我说过多少遍?别叫我老婆!”

苏雨涵冷冰冰的话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若不是苏家老爷子逼迫,苏雨涵怎么会嫁给云飞扬这种没出息的男人?

结婚后,云飞扬更是做起了家庭妇男,让她彻底沦为了苏家亲戚的笑柄。

云飞扬也不生气,“雨涵,啥事?”

“现在下楼,我在小区门口等你!爸今天生日,在外面吃饭,记得穿得得体一点!”

没等云飞扬说话,苏雨涵就冷冰冰地挂了电话。

此时在小区门口,站着一大一小两个女人。

年长的女人保养的很好,一身衣服都不便宜,显得她格调很高。

年轻女子的装扮倒是显得低调很多。

不过,年轻女子皮肤白皙,面容姣好,尤其是一双腿,白皙修长,略施粉黛,就掩饰不住年轻女子的绝世容颜。

仅仅就是站在那里,就吸引了无数惊艳的目光。

这正是苏雨涵母女两人。

“云飞扬死哪里去了?怎么还不出来?”

一道刻薄的声音响了起来,正是苏雨涵的母亲,张秋云。

第2章 就你还富二代?我还是世界首富呢!

苏雨涵的父亲并没有什么能力,无法继承苏家的家业。

她好不容易生了个聪明漂亮的女儿,指望着苏雨涵翻身。

可宝贝女儿竟然嫁给了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

她的希望全被云飞扬给毁了。

当初要不是苏家老爷子坚持,她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苏雨涵嫁给云飞扬。

“我刚刚打完电话,云飞扬就算飞也飞不下来。”

见张秋云的语气不好,苏雨涵的语气也带着埋怨。

“云飞扬给你灌了迷魂药了?你竟然护着他?像他那种混吃等死的男人,你早就该跟他离婚了!”

张秋云眼睛一横,语气尖酸刻薄。

苏雨涵的秀眉皱了起来。

怎么说云飞扬也是她的丈夫,张秋云这么大吼大叫,也太不给她面子了。

“妈,你少说两句。尤其是吃饭的时候,苏家的亲戚们少不了冷嘲热讽,你注意一点儿!”苏雨涵皱着眉头提醒说道。

“哼,都怨那个没出息的云飞扬,如果当年你嫁给了小高……”

“妈!”

苏雨涵出声打断张秋云,脸色愈发地不悦:“你再胡说八道,我可生气了。”

张秋云这才闭上了嘴,不过目光却愈发地不爽。

很快,远处出现了云飞扬奔跑的身影,见云飞扬的装束,苏雨涵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雨涵,等着急了吧?”云飞扬笑吟吟地说道。

“不是让你穿得体面一点儿吗?”苏雨涵的语气中带着埋怨。

云飞扬穿着一件T恤,下身是牛仔裤,甚至已经洗得有些发白了。

这一身如果让那些苏家的亲戚们看到了,不是给她丢脸吗?

云飞扬脸色尴尬:“我平日里也没有什么闲钱,没买过新衣服,这已经是我最拿得出手的衣服了。”

结婚之后,云飞扬没找工作,安心在家里给苏雨涵洗衣服做饭。

苏雨涵每个月给他三千块,这些钱都用来买日常用品了,他实在没钱买衣服。

“没钱你不会去赚吗?看到你这幅穷酸窝囊样,老娘就生气。”

张秋云一脸地嫌恶。

云飞扬无奈说道:“雨涵公司忙,身体过度劳累,如果营养再跟不上的话,身体会垮掉,我每天早中午做饭送饭加上收拾家里,时间已经不够用了,哪还有空余时间工作?”

这是云飞扬的真实想法。

结婚的时候云飞扬就已经发现苏雨涵身体不好,所以才没去工作,在家专门调理苏雨涵的身体。

一年多的时间,苏雨涵的身体也好很多了。

“你这是在找理由!”

张秋云把眼睛一横:“很多女人不但可以工作,还可以看孩子做家务。你一个大老爷们的,连女人都不如?”

“妈,别说了。”

苏雨涵也觉得张秋云的话说得有些重了。

张秋云还没完:“造了什么孽,摊上这么一个玩意。看你这个样子,肯定没给我老公准备礼物吧?”

连衣服都买不起,更不用说礼物了。

“准备了。”

云飞扬扬了扬手中的小礼盒,这是之前从云韶柔哪里扣下的手表。

“这么小的礼物,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张秋云翻着三角眼不爽说道。

云飞扬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笑了笑。

张秋云毕竟是苏雨涵的妈,为了苏雨涵,云飞扬也忍得住张秋云的冷嘲热讽。

见云飞扬没说话,苏雨涵不禁摇头。

云飞扬实在是太软弱了,受了再多的委屈都一笑了之,任何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都不会这样。

她苏雨涵怎么就嫁了这么一个没出息的男人?

此时,一辆粉红色的布加迪缓缓地从小区门口开了过去,云飞扬认了出来,开车的正是刚刚离开的云韶柔。

看到布加迪跑车中的那位带着墨镜的高贵女子,苏雨涵的眼神中,露出了几分复杂之色。

能开布加迪这种顶级跑车,才是真正的豪门。

苏家在东海虽然混得不错,可距离豪门,还差得远了。

“雨涵,你什么时候能开上这种车?”

连张秋云的眼神里也透漏着羡慕。

只不过,她们没想到的是,这辆车正是云飞扬之前觉得连屁都不是的东西。

苏雨涵的美目也有些复杂:“我现在在公司的权力很小。”

苏雨涵嫁给云飞扬之后,苏家老爷子力排众议,将苏家的公司交给苏雨涵打理。

可半年前,苏家老爷子忽然出车祸去世了。

苏雨涵是女人,又嫁给了毫无背景的云飞扬,忽然没了老爷子这尊靠山,手中的权力被苏家的大伯抢走了很多。

现在,苏雨涵只是公司的一个经理而已,手中的项目,也被抢的七七八八了。

“还不都是因为云飞扬这个废物!”

张秋云越想越气,如果云飞扬能够稍微帮上一点儿忙,或许处境不会这么惨。

“行了。爸该等着急了,走吧。”

苏雨涵上了一辆大众帕萨特,脸色不好。

在车上,云飞扬沉默良久,说道:“雨涵,如果你喜欢那辆布加迪的话,我可以帮你弄一辆。”

“你?”

张秋云讥讽道:“就凭你一个只会洗衣做饭的上门女婿?你哪来的钱?你不会是想说你是被遗弃的富二代吧?”

云飞扬望着窗外,淡淡说道:“我真的是……”

“就你?”

张秋云不屑一顾地笑了起来:“你要是富二代,我还是世界首富呢!开玩笑,你电视剧看多了吧?”

“我是喜欢哪辆车,可我会脚踏实地赚钱买一辆真正属于我的车,而不是在这里做白日梦。”

苏雨涵摇摇头,目光中充斥着,对云飞扬的失望。

她可以忍受云飞扬没什么出息,哪怕云飞扬能安心工作也好。

可云飞扬这种做白日梦的心态,让苏雨涵真的很失望。

云飞扬没有说话,只是掏出了手机,给云韶柔发了一条短信。

只要苏雨涵喜欢,一辆布加迪算什么?

第3章 差别待遇

很快,苏雨涵开着车,来到了吃饭的地方。

帝豪酒店。

装修不错,档次也不低,是云飞扬的岳父苏文山特地选的。

来到包间的时候,苏文山已经在包间里招待亲戚了。

“雨涵,你来了!”

见苏雨涵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连忙站了起来,目光中满是炙热之色。

“小高,你来了?雨涵,快坐在小高身边好好接待人家。”

张秋云立刻变得热情了起来,迎了上去,一把拉住了年轻男子的手。

云飞扬眉头皱了起来,认出了这个男的。

高光平。

苏雨涵的大学初恋男友。

高光平现在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总裁,年薪几百万。

不过当时他们的婚事早了苏家老爷子的反对,后来苏家老爷子知道了云飞扬的真实身份,更是逼着苏雨涵嫁给了云飞扬。

在所有人眼里,跟几百万年薪的高光平一比,云飞扬一个上门女婿,算什么东西?  “阿姨你好,知道今天见面,我准备了一点儿薄礼,希望您不要介意。”

说着,高光平将手中的一个小盒子递给了张秋云。

张秋云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一个翠绿色的手镯,价值不低,四五万左右。

“我是做玉器生意的,这块玉是我特地挑的,不知道阿姨喜不喜欢?”

“喜欢!当然喜欢!”

张秋云眼角的皱纹的快要笑裂了,这下她终于有贵重的首饰可以跟自己的闺蜜炫耀了。

“雨涵,快点儿招待一下小高啊!人家可以特意地为你来的。”

张秋云连忙招呼着苏雨涵。

在张秋云的眼中,高光平简直就是乘龙快婿。

为了礼貌,苏雨涵只是冲着高光平点了点头,随后坐在了云飞扬的身边。

云飞扬心里一热, 他知道,苏雨涵不想让他太过难堪。

不管别人对云飞扬什么态度,云飞扬都能够忍受。

只有苏雨涵的态度,才会引起云飞扬的重视。

张秋云愈发地觉得云飞扬碍眼,拧眉刻薄道:“云飞扬,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苏家人一起吃饭!”

都怨云飞扬这个废物,她倾注希望的宝贝女儿,怎么就折在云飞扬的手里?

云飞扬无奈:“这里就一张桌子,我去哪里吃?”

“去外面,最好别让我看见你。”张秋云气急败坏说道。

“妈,这是家宴,你闹够了没有?”

苏雨涵脸色一沉。

张秋云这么不给云飞扬面子,不是让这些亲戚更看她的笑话吗?

张秋云这才作罢,不过却狠狠地横了云飞扬一眼。

云飞扬对这些早就习以为常,这一年给苏雨涵做饭,他早就被人当成了没用的废物。

不过在苏家,有一个人对云飞扬不错。

那就是苏家已经过世的老爷子。

苏家老爷子是唯一知道云飞扬来历的人,将苏雨涵嫁给云飞扬,自然有他的考虑。

不过,苏家老爷子对云飞扬的态度,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

其中就有苏雨涵的表哥,苏志浩。

他是苏家大伯的儿子,苏家的嫡子,都没有得到苏家老爷子那般宠爱。

云飞扬就是一个依靠女人的软饭男而已,凭什么?

“高哥,今天是二叔的生日,听说你专门给二叔挑了个礼物是吧?”

苏志浩自然知道高光平跟苏雨涵的关系,他这么说,是为了让云飞扬难堪。

“小意思而已,我怕苏伯父看不上。”

高光平拿出一个礼盒,打开盖子,一脸高傲。

“这……这是野山参?”

“这个个头,年份不小吧?这支野山参,最起码也要十万块了!”

“小高果然是商业精英,竟然有渠道搞到这种极品野山参,厉害厉害!”

……

周围传来了一阵阵啧啧称奇的声音,所有苏家亲戚的眼神中,还一副羡慕嫉妒恨的神色。

也就是仗着高光平这小伙子对苏雨涵着了迷而已,不然地话,怎么会收到这种高级的野山参?

“没错,正是二十年份的野山参。”

被人这般恭维,高光平的眼神中露出了浓浓地得意之色。

“苏伯父,时间仓促,只能准备这种礼物了,希望苏伯父不要介意。”

高光平此时还炫耀一般地看了云飞扬一样,嘴角也挂着冷笑。

“小高这是哪里的话,你能来,就已经很给你苏伯父面子了。”

还没等苏文山说话,张秋云连忙伸手接了过来,一脸笑意。

高光平给足了张秋云面子,让张秋云对他愈发满意。

“我说二婶,收了高哥的礼,你家女婿不会生气吗?”

苏志浩嘴角露着得意的笑意,语气中带着讥讽。

张秋云顿时不愿意了:“人家小高送东西,关他什么事?”

云飞扬耸了耸肩:“如果爸妈喜欢的话,就收下吧,反正我无所谓。”

“你听到了,连他自己都说不在意了。算你有自知之明,一个上门女婿,有什么资格生气?”张秋云冷笑道。

周围的亲戚眼神也变得冷嘲热讽了起来。

云飞扬这小子是不是吃软饭吃习惯了?

连性子也软了起来?

高光平这可是堂堂正正地上门给他戴绿帽子,这都能忍?

就连苏雨涵望向云飞扬的美目中,也满是浓浓地失望之色。

他的眼里,还有没有一点儿自尊?

她一个女人苦苦支撑着整个家,可她的丈夫堂而皇之地吃软饭。

云飞扬淡淡道:“反正这个手镯跟野山参也是假的,这种东西,算什么心意?”

“你胡说八道什么?”

高光平大叫着,语气也有几分慌乱。

云飞扬就是个窝囊废,整天接触的只是菜市场跟油盐酱醋茶,玉石跟人参都是高档货,这小子一定是在瞎说!

第4章 闭上你的臭嘴!

“你说假的就是假的?”

张秋云也帮着高光平说道:“小高好心来祝寿,你拿不出好的礼物,就往人家小高身上泼脏水?”

云飞扬直接将那根貌似野山参的东西取了出来。

“商陆根,去皮加工,形似人参。无香气,气味淡,人嚼舌麻,有毒。”

“爸,这个东西,你吃了非但不能强身健体,反倒有毒。”

别说,被云飞扬一说,这个野山参还真的有点儿像商陆根。

随后,云飞扬又拿起高光平送给张秋云的那块玉手镯,用的筷子沾了一滴水,滴了上去。

“滴水鉴玉,如果水滴凝而不散,仿佛滴落在荷叶上一般,证明就是玉石。”

伴随着云飞扬的话,水滴顿时四散,哪有一丁点儿凝聚的意思?

“这块高先生口中的名贵玉石,分明就是用染色玻璃烧制而成的劣质品,市场价,二十!”

“这种垃圾东西,收不收的,无所谓。反正,戴出去也是丢人。”

云飞扬淡淡地冷笑。

他在京城云家毕竟生活到了五岁,这种东西,一眼就看出来了。

高光平尴尬了。

他吃定了苏家人没有懂行的高手,才敢这么做的。

可没想到云飞扬竟然一眼就看了出来,还当众把他戳穿,这让他的面子往哪里搁?

“伯父,伯母!”

高光平连忙解释道:“这两样东西是我托别人买的,没想到买货的人竟然坑我.你们放心,我会托人再去补办一些礼品,过几天就送过来。”

张秋云一副大度的样子:“小高,错不在你,你也是被人骗了。你有这份心,已经很不错了。”

“不像某些人,连这份心思都没有!”

说着,张秋云还恶狠狠地瞪了云飞扬一眼,觉得云飞扬碍事。

手镯跟人参是假的这件事情,云飞扬不说,在座的所有人都看不出来。

她张秋云的脸面也得到了满足。

偏偏这个一无是处的上门女婿,装大尾巴狼,跑出来装最懂的。

“我看高哥也是好心!不像某些人,连假货也拿不出来,还在这里说风凉话。”

苏志浩也故意跟着说道。

苏家的公司跟高光平有合作,顿时,不少的亲戚也出来声援高光平。

“ 小高,你别在意,只要你的心意到了就行。”

“与其说风凉话,还不如拿出点儿实际礼物,我看你这个样,连假的都拿不出来!”

“谁说我没有给岳父大人准备礼物了?”

“爸,这是你经常跟我提的那款劳力士经典款,雨涵也看了很久,您带上试试。”

云飞扬将手中的礼盒递了过去,正是之前扣下的劳力士。

苏文山接过手表,满脸惊讶:“真的是我看中的那款劳力士经典款!”

连带着,周围的亲戚的目光中也诡异了起来。

三十多万的手表,云飞扬哪里这么多钱?

高光平的脸色难堪,原本他是来砸场子的,可反倒被云飞扬压了一头。

“不会是假的吧?”

苏志浩有点儿不相信,云飞扬哪来的这么大手笔?

苏文山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这块手表我可看了很久,证书都摆在这里,怎么有假?!”

连张秋云心里都暗暗嘀咕,难不成,这个混吃等死的上门女婿是装的?

“我知道了!”

苏志浩猛然一拍桌子:“老爷子去世之后,我爸查账发现家里少了一千万的空缺,当时我爸就怀疑老爷子留给了云飞扬!”

“是啊!我也听说了。”

另外一个亲戚一脸确信的样子,恍然大悟。

“怪不得有钱买三十万的手表,原来得到了老爷子一千万的遗产!”

老爷子生前对云飞扬也超出亲人般地好,留给云飞扬一千万遗产,的确有可能。

“你跟我说,这块手表,是不是用你的自己的钱买的?”苏雨涵美目盯着云飞扬。

没有人比苏雨涵更了解云飞扬,他每个月三千块钱的生活费,哪来的三十万买这块手表?

“的确不是我的钱。”

云飞扬没有说谎,这毕竟是云韶柔的买的。

“我爷爷的确给你留了一千万是吗?”

苏雨涵继续问道。

“没错。 ”

云飞扬并没有否认。

苏家老爷子的确留给了云飞扬一千万。

可这一千万并不是给他的,而是留给老爷子在外面的私生子。

苏老爷子害怕这件事情会影响苏家的门楣,只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云飞扬,并留了一千万给云飞扬,让云飞扬转交给苏老爷子的私生子。

“爷爷给你的一千万,你还剩下多少?抓紧还给苏家!”

苏雨涵冷声说道。

云飞扬毕竟对苏家没有什么贡献,若是贸贸然地拿了苏家一千万,以后他们一家还怎么在苏家抬起头来?

“没了。”

这笔钱,云飞扬早就给了苏家老爷子的私生子一家,一分没留。

“你……你太让我失望了!”

苏雨涵美目中顿时迸发出来一股浓浓地失望之色。

嫁给云飞扬这一年后,苏雨涵一家人受尽了白眼,可这小子却拿着一千万逍遥自在。

一千万呐,这可是连苏雨涵都羡慕的存款。

怪不得云飞扬一直混吃等死,有这一千万,谁还愿意奋斗?

最让苏雨涵气愤的时候,才短短一年的时间,云飞扬竟然就花光了一千万!

苏雨涵此时很伤心,她希望自己的丈夫有一天能够安心工作。

不求他大富大贵,最起码也要像个男人一样活着。

可她没想到,云飞扬竟然真的是别人口中混吃等死的废物。

苏志浩嘴角一撇:“我就说,一个混吃等死的上门女婿,怎么可能买得起三十万的手表?”

高光平并没有说话,不过嘴角上却满是得意的笑意。

跟混吃等死相比,花苏家老爷子的遗产,更不招苏家亲戚的待见。

这一千万足够让所有的亲戚眼红了。

张秋云更是叫道:“云飞扬,我们一家三口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

云飞扬没有澄清。

老爷子死前反复叮嘱云飞扬不要把私生子的事情说出去,云飞扬自然会守口如瓶。

“这毕竟是女婿的一番心意,我还是留着吧。”

苏文山见气氛不对,连忙打着圆场。

“留着?”

苏志浩冷笑道:“二叔,做人要厚道,云飞扬背着我们所有人拿了爷爷一千万,这件事情不能这么算了.”

张秋云顿时不愿意了:“那是云飞扬拿了老爷子的一千万,跟我们家什么关系?”

“二婶,你可是听到了,云飞扬早就把这一千万败光了。而且云飞扬是苏雨涵的老公,跟你们家怎么没关系了?”

苏志浩吃定了张秋云,嘴角的冷笑愈发地浓郁。

“我……”

张秋云一时语塞,情急道:“我回去就让雨涵跟这个没出息的小子离婚!”

反正,张秋云想让陆雨涵跟云飞扬离婚已经很久了。

“就算离婚,你们家也必须要还给苏家一千万!”

苏志浩愈发得意,说道:“不还也行,到时候你们年底的分红……”

苏志浩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这一千万,苏家会从分给苏雨涵的分红中扣除。

“都别说了!”

苏雨涵的冷艳顿时展漏无疑。

“这一千万,我会让替云飞扬还的!!”

“还?你拿什么还?你现在能拿出来一千万?可笑!”

苏志浩了解苏雨涵家的处境。

苏雨涵家每个月只是从公司拿最基本的工资跟奖金,存款最多一两百万。

一千万?

对他们家来说可是巨款。

“谁是苏雨涵?有辆布加迪超级跑车,请签收一下。”

这是,门口站着一位西装革履神色高傲的中年男人,环视包间,强大的气场,更是压得在座的苏家人喘不过气来。

“布加迪跑车?”

在座的所有人神色一凝,连声音中也透漏着惊讶。

价值几千万的超跑啊!

“您确定是送给苏雨涵的?”

苏志浩满脸不相信,苏雨涵哪来这么大面子?

“难道你听不懂我说的话?”

中年男子皱眉,强大的气场让苏志浩吓得一哆嗦。

能送出布加迪跑车的,绝对是顶级的豪门,苏志浩可不敢得罪。

“苏雨涵小姐,礼物我已经带到,希望您喜欢。”

中年男子颔首之后,便离开了,不过走的时候,目光在云飞扬的身上略作停留。

云飞扬脸色微怔,京城云家,好大的底气。

半个小时前,云飞扬给云韶柔发了条信息。

仅仅半个小时,崭新的布加迪跑车就送过来了。

张秋云更是眼睛都亮了起来,拉着苏雨涵的手,惊喜问道:“雨涵,这是谁给你的礼物啊?快跟我说说呗。”

苏雨涵也很奇怪。

她从来没有认识过能送出布加迪的大佬啊?

高光平的目光沉了下来。

他今天是来炫耀的,可一辆布加迪跑车,让他彻底哑了火。

这种顶级豪车,他一辈子也买不起。

“苏雨涵这是结识了什么大人物?能送出千万级别的豪车,来头不小啊。”

“都结婚了,还到处勾三搭四的!”

周围的议论声,或羡慕,或嫉妒。

“苏雨涵,怪不得你这么大口气要替云飞扬把一千万还了,原来已经傍上了富少。”

苏志浩语气中带着羡慕,也带着嘲讽。

“苏志浩,你说什么呢!我们家雨涵本来就跟云飞扬这种人没什么感情,离婚是早晚的事情!”

苏雨涵竟然被豪门大佬看中了,这对张秋云来说简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看到没,这就是你冰清玉洁的老婆。”

苏志浩对云飞扬冷嘲热讽道。

“苏志浩,你不用阴阳怪气!我苏雨涵不会为了钱出卖自己,永远不会,爷爷的一千万,我会自己替云飞扬还,到时候,你让大伯从我的年底分红扣好了!”

苏雨涵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有人给她送布加迪。

“那你倒是解释一下,到底是谁给你送的布加迪超跑?”

苏志浩哼道:“平日里装得一副清高的样子,结了婚还去勾搭豪门富少,你把我们苏家的脸面都丢光了!”

虽然嘴角这么说,可苏志浩的心里却羡慕不已。

苏雨涵怎么不声不响地勾搭上了豪门?

“苏志浩,闭上你的臭嘴,这个布加迪跑车是我送的,关其他人什么事?”

就在这时,云飞扬站了起来,语气也带着冷意。

第5章 真的是你,你咋就不信呢?

“你?哈哈哈哈!”

不光苏志浩,苏家所有的亲戚都不屑一顾地大笑了起来。

“你一个上不了台面的上门女婿,哪来的钱买超跑?神经病吧你!”

“绿帽子都被戴在头上了,还替你冰清玉洁的老婆开脱呢,云飞扬,你可真够出息的!”

“还不是为了钱呗,说不定到时候人家豪门富少为了娶苏雨涵,会给他一大笔钱呢。”

听到周围的讥讽声,苏雨涵脸色阴沉,怒道:“云飞扬,这是我的事情,你插什么嘴!”

“雨涵,这辆车真的是我送的。”

云飞扬无奈,雨涵怎么就不信他呢?

“我用不着你为我着想,你是什么身份?难道别人还不清楚吗?你胡乱说话,只能让我更难堪!”

云飞扬这不是添乱吗?

他一个上门女婿,能买得起布加迪?骗鬼呢?

在这个时候乱说话,不是成心让这件事情越描越黑吗?

苏雨涵怒气冲冲地站了起来,环视四周:“我从来没有勾引什么富家少爷,布加迪我也不会收!少往我的身上泼脏水!”

“对不起,失陪了!”

说完,苏雨涵直接离开了酒店。

“都是你这丧门星惹得好事。”

张秋云恶狠狠地剐了云飞扬一眼,拉着苏文山离开了酒店。

若不是云飞扬添乱,苏雨涵现在已经开上布加迪了。

云飞扬没有在酒店多待,等他出门的时候,苏雨涵已经开车离开了。

火红色的布加迪还停在酒店门口,苏雨涵并没有开走。

“有个长得漂亮的女儿真好,还能傍上顶级的富豪。”

周围的亲戚看到了布加迪,更是一脸地羡慕。

云飞扬叹了一口气,走了回去。

这么漂亮的车,以后就要停在这里了。

刚到门口,房子里面传来了争吵声音。

“不行!不能让云飞扬那废物连累了我们,必须劝雨涵跟云飞扬离婚!”

屋内,传来了张秋云刻薄的声音。

苏文山声音软软的,“云飞扬那孩子虽然没什么出息,可老实巴交的不是什么坏人,对雨涵也不错。”

张秋云眼睛一横:“老实巴交?你看那个老实巴交的人会不声不响地拿老爷子的一千万?他就是冲着钱来的!”

“当初这门婚事可是咱爸主张的,跟飞扬那孩子没关系,说不定,爸看到飞扬在苏家受这么冷眼,才给了云飞扬一千万补偿……”苏文山犹豫说道。

“那他就把一千万私吞了?这才多长时间,就把一千万给败光了!”

张秋云越说越气:“云飞扬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必须要跟雨涵离婚!雨涵跟着云飞扬,一辈子就毁了。你看我闺蜜家的女儿,还不如我们雨涵,嫁了个好老公,不是一飞冲天了?我可不想一辈子被人压在脚底下!”

“你也看到了,豪门公子哥出手就是布加迪跑车,只要雨涵嫁入豪门,一千万也不用担心了!这要是说出去,我张秋云多有面子?”

苏文山压低了声音:“不能光看表面,你怎么知道对方安的什么心?”

“能安什么心?这种顶级豪门大少,看上雨涵,那是我们家福气,我也终于能在闺蜜面前硬气一回了。”

“真不知道是哪一家豪门的公子哥这么有眼光,看上了我们家雨涵。”

张秋云已经在幻想女儿进入豪门的日子了,可张秋云想象不到,送跑车的却是她怎么都看不上的窝囊女婿。

苏文山也有些火了:“你这一辈子就知道比比比!”

张秋云叫得声音更大了,“我就比怎么了?男人要是有本事,我还比什么?你难道想让我们女儿跟我一样,一辈子被别人看不起?”

“怎么了?嫁给我苏文山委屈你了?”

屋内传出来了摔杯子的声音。

云飞扬无奈地用钥匙打开门,面无表情地走了进去。

张秋云眼神中的嫌恶更浓郁了:“你还回来干嘛?还嫌连累得我家不够?”

别说跟送出跑车的豪门大少相比了,就连高光平,云飞扬都比不了。

砰!

这时候,苏雨涵房间的门猛然打开了。

“妈!”

苏雨涵满脸怒容,吓得张秋云狠狠地瞪了云飞扬一眼,没有说话。

“云飞扬,你跟我进来!”

苏雨涵转身走进了卧室,云飞扬跟了上去。

卧室里虽然有一张床,可每天晚上,云飞扬只是打地铺。

“你这一千万,应该没有花完吧?”

一年的时间花了一千万?

苏雨涵不信,云飞扬只是舍不得拿出来而已。

“雨涵,老爷子是给了我一千万,可这一千万已经没了,你相信我。”

云飞扬无奈,早知道这么麻烦,就不帮苏老爷子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了。

“算了,我知道让你吐出一千万很难,你自己留着吧。”

“这一千万我替你还吧,等还完这一千万,我们就离婚吧。”

“你不要误会,离婚的事情,跟布加迪跑车没有任何关系。我苏雨涵也从来没有勾引什么富少。我想过上靠自己努力得来的豪门生活。”

苏雨涵美目盯着云飞扬,继续说道:“这一千万,也算感谢你这一年对我的照顾,可我不喜欢我的丈夫是一个无所事事的男人。”

“当初结婚,是爷爷的意思,现在爷爷已经去世了,我们也尽快了结吧。我想要一个可以为我遮风挡雨的丈夫,而不是别人口中为了钱入赘苏家的窝囊废!”

苏雨涵显得很疲惫。

这一年多,有多少人讥讽云飞扬是为了钱入赘苏家的?

可苏雨涵对云飞扬还抱有一丝希望。

别人说他吃软饭,可云飞扬这一年来毕竟悉心地照顾她的起居。

她能感受到云飞扬对她的照顾。

可云飞扬偷偷地拿了老爷子的一千万,事情败露还跟她撒谎说一千万已经花完了?

她终于看清楚了云飞扬这个人……

他原来真的是为了钱入赘苏家的……

云飞扬盯着苏雨涵:“雨涵,我可以对天发誓,这一千万,一分钱都没有花在我的身上!不过你放心,我会主动还上这一千万!这辈子,我都不会跟你离婚!”

“你?一千万?你拿什么还?”

苏雨涵嗤笑了一声。

云飞扬在做梦,连苏雨涵都很难在短时间之内拿出一千万,云飞扬就更不可能了!

他不想离婚的理由,无非是想在苏家做个混吃等死的上门女婿而已。

云飞扬淡淡说道:“雨涵,我要是说布加迪真的是我送的,你信吗?”

“你别做白日梦了。我说过了,这一千万是我对你的补偿。睡吧。”

苏雨涵摇了摇头。

云飞扬真的是疯了。

他若是买得起布加迪,怎么会为了钱入赘苏家?

又怎么会拿了老爷子的一千万?

云飞扬叹了口气,这种事情还真的很难一时半会儿跟苏雨涵解释清楚。

看来只能以后慢慢解释了。

不过一千万的时候,云飞扬会尽量搞定,不会让这件事情牵扯到苏雨涵的头上。

第6章 第一份补偿

第二天,云飞扬醒来的时候,苏雨涵已经去上班了。

在卧室的桌子上,云飞扬看到了一份合作意向书。

最近苏雨涵跟苏志浩在竞争一个大客户,只是公司现在苏志浩父亲苏文渊的手中把控着,苏雨涵没什么竞争力。

云飞扬看了一眼合作意向书上面的公司,容海集团。

如果云飞扬没有记错的话,容海集团的老总,云飞扬认识。

犹豫了一下,云飞扬穿上了外套,走出门去。

……

“小妹妹,求求你让我进去见一下容姐吧,我说两句话就走。”

在容海集团的前台,苏志浩拿着合作意向书,一脸地哀求。

“你没有预约,我不能让你进去!再者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见到容姐。”

前台妹子打量了苏志浩几眼,语气中带着几分不屑。

每天东海想要跟容姐合作的人多了去了,苏家一个小门小户,算老几?

“麻烦帮个忙嘛,就给我五分钟。”

苏志浩一脸地哀求。

容海集团一直是苏家想要合作的客户,苏文渊也对此寄予了厚望,苏志浩不想让父亲失望。

“请回吧,容姐现在没空。”

前台妹子低着头玩起了手机,根本就不搭理苏志浩。

“小妹妹,帮个忙吧,只要你让我进去,这些东西,都是你的。”

苏志浩偷偷地将一个信封递了过去,里面一万块的红包,他不相信前台小妹不心动。

没想到前台小妹把眼一横,冷道:“你贿赂我?赶快滚吧,再不滚,信不信我现在就叫保安?”

望着前台小妹生气的样子,苏志浩一脸地无奈,只能拿着合作意向书,灰溜溜地离开了前台。

现在苏志浩差不多快要放弃了,他已经在荣海集团的前台守了十几天了,别说见到红姐了,连容姐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容海集团的生意很大,以苏氏集团的身份,想要见容姐?

太难了?

不远处,云飞扬远远地看到了从容海集团失魂落魄走出来的苏志浩。

看来,苏志浩喷了一鼻子灰。

不过也是,以容姐的性子,想来不会轻易地见苏志浩这种人。

将烟头掐灭,云飞扬走到了公司前台。

“你好,我找容姐。”云飞扬淡淡说道。

前台小妹抬起了头,上下打量了云飞扬几眼,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刚刚轰走了苏志浩这狗皮膏药,怎么又来了一个不知好歹的?

苏志浩怎么也算是苏家日后的接班人,可眼前这小子是什么货色?

不认识。

“有预约吗?”前台小妹子的语气显得有几分不耐烦。

“没有。你尽管通知容姐,让她下来接我。”

“接你?你在搞笑吗?”

前台妹子嗤笑一声:“你什么身份?也敢让容姐下来接你?吃错药了吧你?”

容姐虽然一介女流,但是在东海江湖上地位尊崇。

她一手创立的容海集团在东海市更是赫赫有名,很多达官贵人都给容姐面子,这小子算什么东西?

也敢让容姐出来接他?

看这小子的穷酸样子,普通衬衫,洗得发白的牛仔裤,怎么看也不像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算了,我自己打电话吧。”

云飞扬无奈一叹,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过去。

“容姐,我在你公司前台,下来接我一下。”说完,云飞扬就把电话挂了。

前台妹子看云飞扬的眼神就仿佛在看傻子一样。

这小子在做梦吧?

以容姐现在的身份,都是别人拜访容姐,容姐什么时候亲自下来接过什么人?

很快,容姐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大厅中,前台小妹的眼神一变。

容姐真的出来了?

难道真的是来接云飞扬的?

这不可能!

容姐大约二十六七岁,一身成熟知性的小西装打扮,精致的脸蛋,配上黑色的丝袜跟高跟鞋,将容姐的双腿衬托的更加修长。

容姐环视四周,看到前台的云飞扬,美目顿时扬起了惊喜的色彩。

众目睽睽之下,容姐俏生生地走了过来,雪妮的藕臂环住了云飞扬的脖子,声音都快要把人的骨头都融化了。

“弟弟,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容姐语气酥软,看得前台妹子眼睛都呆滞了。

容姐成功知性,至今未婚,是东海多少男人的梦中情人?

可容姐偏偏是那种洁身自好的女人,若是她利用自己的样貌跟身体,现在的生意恐怕会扩大十倍。

前台小妹从来没有看到容姐跟那个男人这么亲密过,这个男人是第一个。

难不成,这个男人跟容姐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云飞扬笑道:“回国一年多了。”

“那你不来看姐姐?”

容姐声音幽怨,仿佛女生在跟自己的男朋友撒娇一般。

“一直没有脱开身。”云飞扬不好意思说道。

“去姐姐的办公室聊吧。”

容姐挽着云飞扬的手臂,一副亲昵的样子,前台妹子心里更是暗暗思忖。

云飞扬不会怪罪她吧?

完了完了,看来要找个机会跟云飞扬道个歉了。

容姐的办公室装修简单,却充满了格调。

来到办公室里,容姐更是大咧咧地坐在了云飞扬的腿上,搂着云飞扬的脖子,美目柔情似水,都快要把人给融化了。

“今天主动来找姐姐,是不是肯娶姐姐了?”

容姐的玉手在云飞扬的胸膛上画着圈圈,让云飞扬有点儿受不了。

三年前,出国谈生意的容姐遇到了危险。

当时负责安保任务的云飞扬,拼了命将容姐从贼窝里面救了出来。

为了躲避追杀,云飞扬背着容姐,躲进了丛林。

容姐看上了这个坚毅负责的男人,不过却被云飞扬拒绝了。

他今天主动上门,难不成是答应娶她了?

“容姐,你不会想要乱来吧?”

云飞扬轻咳一声,如果容姐火力全开,再有定力的男人都受不了。

“你既然要娶姐姐,就不算乱来了。”

容姐愈发地靠近云飞扬了,眼睛也愈发地温柔了起来。

云飞扬连忙放开了容姐:“容姐,你了解我的性子。如果我想乱来,会是我主动!”

云飞扬从来不是一个挟恩情乱来的人。

而且云飞扬怎么可能会做对不起苏雨涵的事情?

他来容海集团,是为了相帮苏雨涵搞定跟容海的合作。

容姐的美目中透漏着几分失望。

在东海,有多少男人想要跟她容姐乱来?

偏偏这小子,坐怀不乱。

难不成,这小子今天不是来答应娶她的?

“容姐,其实我今天来,是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容姐脸色有些失望,故意娇嗔埋怨道:“哼哼,姐姐还以为你答应娶姐姐了呢。算了,谁让姐姐看上你了呢。”

“容姐,最近苏氏集团在联系你吧?”云飞扬问。

容姐点点头,皱眉说道:“那个叫苏志浩的小子,打着谈生意的旗号,却来纠缠我,着实可恨。”

“弟弟你放心,姐姐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容姐害怕云飞扬误会,连连解释说道。

“容姐……其实我想请你帮的忙,也跟苏氏集团有关。”

“我想让容姐跟苏氏集团合作。”

一千万的事情让苏雨涵很为难,先替苏雨涵搞定容海这个客户,也算是他对苏雨涵这一年来所有委屈的第一份补偿了。

第7章 合作

苏氏集团。

苏志浩失魂落魄地走在了公司里面,眼神有些灰败。

“苏经理好。”

公司前台冲着苏志浩甜甜一笑,可苏志浩根本就提不起任何的兴趣来。

十几天,他连容姐的面都没有见到,今天是家族会议,他可怎么跟苏文渊交待。

在会议室中,苏家所有的亲戚都到场了,苏文渊坐在董事长的位置,虎目生威。

苏文山一家人也在场,不过却被安排在了末尾。

“志浩,跟容海集团的事情谈得还顺利吧?”

“志浩是我们苏家最有出息的孩子,由他出面,绝对没问题。”

苏文渊现在是苏氏集团的董事长,看在苏文渊的面子上,所有亲戚也开始拍苏志浩的马屁。

“容姐我已经见到了,不过这么大的合作,岂是一天两天能谈成的?”

苏志浩脸不红气不喘地说着瞎话。

容姐现在没有见他,并不代表着以后见不到。

说不定他努力一把,还有其他的机会。

“容海集团不是一般的公司,想跟荣海集团合作的岂止我们一家?细水长流吧。”

苏文渊毕竟是苏志浩的父亲,一眼就看出来了其中的端倪,连忙给苏志浩打着圆场。

“志浩能见到容姐,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周围的亲戚也连连点头,语气中满是恭维之意。

“苏雨涵,荣海集团的事情并不只有我一个人负责,你那边的进展怎么样?”

苏志浩在容海那边碰了一鼻子灰,他不相信苏雨涵能有什么进展。

他想把注意力转移到苏雨涵的身上。

苏雨涵面露难色:“我多次拜访了容姐,都被拒之门外了。不过,我将公司的合作意向书留在了前台,不知道有没有用。”

“怪不得!”

苏志浩冷笑一声:“我今天见到容姐的时候,她埋怨我们苏氏集团小家子气!这都是你背后搞的鬼!”

“苏志浩,你什么意思?”苏雨涵的眉头皱了起来。

“我苏志浩从来没有给容姐看过任何意向书,容姐嫌弃我们苏家小家子气,难道不是你意向书的问题?”

苏志浩开始将黑锅甩在苏雨涵的头上了。

“苏雨涵,就算你帮不上什么忙,也不要在背后捣乱!”

“如果我们苏家丢失了荣海这个大客户,你担当的起吗?”

周围的亲戚义愤填膺地埋怨,仿佛苏雨涵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般。

之前苏家老爷子给云飞扬留了一千万的事情,让所有亲戚对苏雨涵一家恨之入骨,抓住了机会,必定会讥讽两句。

苏雨涵俏脸冰冷:“合作意向书的条件是我们所有人定下来的,我只是个传话人,关我什么事?”

苏志浩得意说道:“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擅自更改其中的条件,以权谋私?”

“我苏雨涵入职公司以来,从来没有从公司拿过一分冤枉钱!苏志浩,你说话要讲良心!”

苏雨涵有点儿生气了,苏志浩这分明就是借题发挥针对她。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进来!”

苏文渊喝道。

“董事长,前台来了个人,自称是容海集团的人,想要来谈合作的事情。”

前台的话,顿时在会议室之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你再说一遍?”

连苏文渊都不禁站了起来,虎目中带着惊讶。

以容海集团的实力,竟然派人亲自上门谈合作?

这也太给苏家面子了吧?

“快请,快请!”苏文渊的声音中显得很兴奋。

“恭喜志浩,又帮我们苏家谈了一个大客户!”

“还是志浩有本事,连容海这种大公司都能谈得来。”

周围的亲戚不吝赞美之词,各种马屁就拍了过来。

容海集团的合作可不是小数目,这一单赚下来的话,所有人的年终分红,能涨一倍。

苏志浩也有点儿懵逼。

他并没有见到容姐啊?

容姐怎么会派人来跟苏家谈合作?

不过苏志浩的脸上却带着得意之色,这段时间,跟容海集团频繁接触的人,就只有他了。

要不是他的功劳,还能是谁?

容海集团之所以派人来谈合作,一定是看中了他锲而不舍的精神。

苏文渊赞赏地点头:“不愧是我苏文渊的儿子!”

本来他看到苏志浩一鼻子灰的样子,还以为他碰壁了。

没想到,苏志浩真的谈成了容海集团的合作。

“苏雨涵,要不是你在背后捣乱,容海集团我早就拿下了!”

苏志浩得意洋洋地翘着二郎腿,甚至点上了一根雪茄。

“不就是个容海集团嘛?牛什么牛?”

张秋云在旁边一脸地不爽,嘟囔着说道。

“妈,我们苏家给容海集团开出的合作价值一个亿!”

苏雨涵的语气显得很无力。

“一……一个亿!?”

张秋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眼神也羡慕了起来。

“雨涵,你怎么没拿下这个客户啊!”

一个亿的生意啊,年底的分红最起码能多几百万。

苏雨涵眼神黯淡了下来。

拿下容海?

太难了。

她感受过。

就连容海集团的电梯,苏雨涵都进不去,没想到却被苏志浩谈成了。

有了容海集团这个大客户,以后苏文渊一家在公司的地位会更加稳固了。

用不了多久,苏雨涵就会被彻底挤在公司边缘了。

很快,公司前台带着一个西装革履带着金边眼镜的中年人走了进来,苏家大部分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他们在容海集团的资料上看到过这个中年人。

容海集团的总经理,王传平。

职位就代表着地位,王传平的地位在容海集团仅次于容姐。

派这种级别的员工跟苏氏集团谈合作,可见容姐对苏氏集团的看重。

这面子给得也太大了吧?

苏志浩都快要笑出花来了,连忙点头哈腰地迎了上去,一把握住了王传平的手,脸色跟语气满是谄媚。

“王总,容姐也太给面子,竟然派您亲自来了,欢迎欢迎,快请坐,快请坐。”

苏志浩装作一副跟王传平很熟络的样子,同时也摆出一副主人的架子,俨然默认自己是跟容海集团合作的负责人。

王传平上下打量了苏志浩两眼,虎目中透漏着几分疑惑。

“你是?”

“我是苏志浩啊,刚刚去拜访过容海,您忘了?”苏志浩舔着脸说道。

王传平摇了摇头,冷冷地甩开了苏志浩的手:“对不起,我不是来找你的,请问苏雨涵是哪位?”

 
你要是富二代,我还是世界首富呢!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96675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