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凉薄谁人知-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沈小晚, 李逸辰

一等凉薄谁人知-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沈小晚, 李逸辰

第1章 初次邂逅

曾经以为青春是一条流不尽的璀璨长河,但很久以后我们才发现,那些曾经的一切都只是我们生命中的过客,每当忆起时,只剩小小的幸福感和淡淡的遗憾!

你们有喜欢过一个人吗?都说暗恋是美好的,即使途中艰难险阻,有痛苦,有快乐,有忧伤,有辛酸…不过很庆幸,我喜欢的是你。

我也不曾后悔曾经喜欢过你,即使现在还喜欢着你,只是我们再也回不到以前了。那就让我们带着遗憾,去感怀以往的美好吧。

每个人都会有死党,闺密啥的,朋友总是为你遮风挡雨,是可以帮你记得青春里美好的事然后在某一天说出来,唤醒你记忆深处的人…

然而我们因误会分开了那么久,你在那里过得还好吗…?你释怀了吗?毕竟成长就是活在时光里根脉蔓延的疼痛,不会病愈,只能慢慢等待结疤。

最近经常梦见我们曾经在一起的光阴呢,回忆里的时光就好像隔着一层黄色玻璃,什么都模糊而看不清,过去了是不是都可以原谅得容易一些呢?

我原谅了你,你可不可以原谅我?多想再回到从前,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只恨往事已如过眼云烟,结局终究会是如此,我们谁都回不去。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我想我应该不会如此,那么结局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沈小晚留

回忆像慢慢远离的车灯,以为已经沉睡的恋情,又在午夜里惊醒。

尘封心底多年的记忆如今有如潮水般汹涌而来,让人手足无措,来不及做出反应。

那些很不想再提起的记忆在这一刻竟是如此清晰,还有那些曾说是要忘记的人和事,如今却是那么的刻骨铭心,犹如昨天才发生,历历在目…

可是有些事,有些人,有些物,如今都已物是人非了。

从前的我们哭着,笑着,都相信会永恒,那么后来的我们为什么不能像当初一样?为什么又要分开呢?现在的我,心里只剩下满满的苦涩!

爱情是忽然尽头的旅程,我们也只好不舍的转身,而那颗心,还能不能像当初般纯真,当初的我们,到底是谁痛的最深?

曾经那些美好的时光,那些来不及说再见的人,也早已各奔天涯,以前的,如今也只能怀念,那当初的我们,到底是谁爱的最深?

只剩一人,还能不能谱写出最初最温暖动听的乐章?现在才发现,亲爱的你们才是我生命中最不可替代的!

很高兴我的人生因你们而灿烂过!可是现在的你们都在哪里呢?你们过得还好吗?

沈小晚在笔记本上写下这些话,回忆慢慢袭来。

犹记得沈小晚认识江皓然是高中的时候。沈小晚有个跟沈佳宜一样好听的……姓!却没有像他们一样是前后桌,反而还隔了几个人。

所以她只能隔着千山万水,遥遥地默默望着江皓然。

那个时候的江皓然,一米八二的个子,而沈小晚则一米六五的个子,常常会感到自卑,两个死党就会安慰沈小晚说什么他们俩是最萌身高差啥的…

更糟糕的是,江皓然成绩顺数的,沈小晚的呢?唉!每次都是不汤不水,不上不下的,像世上每朵哀伤的云,永远都是漂浮不定!

可能因为沈小晚是艺术生,无暇顾及到文化课,所以,所以就把成绩落下了。嗯,一定是这样的!好吧!

她勇敢地承认,一是因为她太懒了,二可能是她的脑袋不太好使的缘故。唉!算了,不要再戳她的伤口了,好桑心……

呃…还要不要介绍猪脚?当然要了!说了那么久都没介绍他呢。

经过探究考察得知,他有个好听的名字皓然,皓月当空,纯白无瑕!见过他的人,都说他人如其名!

江皓然高高瘦瘦的,一双明亮的眼睛,墨黑的幽眸像湖水般清澈,漂亮得能迷倒万千少女,当然那只是有点夸张的说法。

那随风飞翔起的衣摆,像是一朵怒放的百合,无瑕而纯洁美好…

他白白嫩嫩的帅气的脸上总是荡漾着浅浅的笑容,似笑非笑的样子却更加深受女生们喜爱。

他酷爱打篮球,踢足球,每次校运会都会积极参加跑步,三级跳远…总是会有大批女生当啦啦队为他加油每次都会取得好成绩,是沈小晚她们班的主心骨啊!

嗯…他也是沈小晚喜欢的类型——sb!呃…不要想歪了,这里所说的sb是sunny boy的意思,还以为是煞笔的意思的童鞋,你们奥特(out)了!

好嘞!就顺带简单说一下她和她的朋友们的个人资料吧。

闺密杜云菲,漂亮干净的脸蛋,水汪汪的大眼睛,成绩也不错,艺术生,二货和吃货兼得的她,怎么吃也吃不胖的身材,让人好生羡慕。

林若萱,从小玩到大的手帕之交,长得不错,成绩也好,女神经一个。

反观回沈小晚自己,音乐生,一双不知道能不能算是大的眼睛,双眼皮,不过还好有那长而卷翘的眼睫毛,还有个好听的名字——沈晼晚。

你看!一个要身材没身材,要样貌没样貌的其貌不扬的女汉纸,不但长得不好,成绩就更不用说了。认识沈小晚她们的人都知道她们是三剑侠,神经病的那种。

杜云菲和林若萱也知道沈小晚喜欢江皓然,还经常怂恿她去表白啊,倒追啊什么的,说什么女追男隔层纱,比较容易成功云云。

虽然沈小晚也曾经有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跟江皓然表白,可是深觉自己配不上他的沈小晚,那份勇气刚涌现了一点,就被毫不犹豫扼杀在摇篮里…

后来听见某人说:“如若喜欢上一个男生,不要主动走过去,因为他如果也喜欢你的话,他会主动向你走来!那就让我默默地喜欢着你吧!

因为喜欢江皓然,所以沈小晚会在上课时偷偷地转过头去偷瞄他;

因为喜欢江皓然,所以会在四目相对时装没看到他,然后快速错开眼神,假装跟同桌说话,然后看不见他的时候,会疯狂地寻找他;

因为喜欢江皓然,所以他打的每场篮球赛沈小晚都会买好水去看,可是却没有勇气递给他,只好勉为其难递给别的同学…

因为喜欢他,所以连光明正大地正视他都不敢!唉…懦弱的我啊…沈小晚总会在心里默默哀叹懦弱的自己。

有时候会因为他偶尔的一个眼神,一个笑容,一句话而窃喜。

同桌杜云菲老在抱怨沈小晚笑的那么傻逼会影响自己的销量,沈小晚傻傻地表示不解。

而杜云菲的神理由却是:别人会觉得看见她的同桌就觉得不敢靠近,因为她同桌都这么强大了,她也不会输到哪儿去…

汗颜!唉哟我去!她沈小晚是有多强大,你们是多有爱啊?!人家只是笑的好看了点嘛,看不惯也不用这样昧着良心来贬低人家嘛。

好吧!她承认自己有点自恋了,原谅她千锤百炼而成的厚脸皮…

记得有次沈小晚刚冲出教室门,恰巧江皓然也刚从走廊的那边走过来,然后恰巧俩人撞上了,再然后江皓然又恰巧抓住了沈小晚的纤纤玉手…

好吧,是又瘦又短的骨头,沈小晚都怕江皓然以为抓着的是从地下爬出来的那些扰乱社会和谐的东西的手,然后顺势一个转身,撒手,然后让沈小晚华丽丽地来个与大地母亲show恩爱的美好画面……

然而江皓然却看穿了沈小晚的心思似的,偏不让她表演儿童不宜的场面,反而紧抓住不放,然后还轻轻翘起嘴角问:同学,你没事吧?然后还配上“火辣辣”的眼神深清的看着她。

顿时沈小晚心花怒放,神采飞扬,手舞足蹈,全身冒汗…呃!看沈小晚胡言乱语到这地步,就该知道沈小晚中江皓然的毒是有多深了吧!

江皓然像是知道沈小晚一时还沉浸在他的美好中回不过神来,江皓然竟然轻轻拍了一下沈小晚的头。

紧接着一道温润的声音划破长空,像和煦的春风,带来阵阵凉意,在炎夏里有一种风吹麦浪的清凉惬意。

“魂兮归来!”他心情似乎不错,眼角蕴涵着点点笑意,虽隔着一层空气,但沈小晚还是分明听到了他想笑又艰难忍着笑的声音。

沈小晚有瞬间的呆愣,当江皓然对着沈小晚微微一笑时,那明眸秀眉传出的欣喜撩拨着沉积在心底某个角落的感觉,朦胧如云雾缭绕,轻缈,淡淡的一缕缕漫在身体融入心弦。

艾玛,太……妖孽了!沈小晚心跳得飞快,好像下一秒就要蹦出来了一般,江皓然的声音怎么可以这么好听?竟然拉了我的手还又摸了我的头!!!

啊!!!心里的那道小小防线,终于光荣崩塌了,从此沦陷了,再也无法自拔。

沈小晚高兴得手舞足蹈,连一向催眠的数学课也认真听了,这更让沈小晚坚定喜欢江皓然的那颗羞涩的少女之心了!

而这时,沈小晚那不合适宜的亲爱的同桌居然幽幽的来一句:“神圣的主啊!请饶恕这娃中毒太深,她已深深被一个男的迷住,已经无法自拔啦,阿门!

唉,何弃疗呢?医药费不够你还可以去乞讨啊!现在的丐帮比我们还富有啊!”这都什么世界,什么心态,重点是:这都什么同桌啊???

沈小晚顿时深感自己不属于这个微妙的世界!!!

可她没敢反驳她的同桌,毕竟以杜云菲剽悍的程度,很有可能会把沈小晚堵到无人的角落,然后再尽情地蹂躏她或者直接把人扔厕所里的!

杜云菲像是有读心术般,幽幽地在沈小晚耳边说了句:“亲耐的,你说谁剽悍?”沈小晚吓了一跳,还以为这丫头真的学过读心术呢。

然而却还是只得一脸狗腿地赶紧赔笑说:“说我呢,你那么温柔可爱的美少女怎么可能剽悍呢?呵呵…”

“哥屋恩!一脸的狗腿样!”

再后沈小晚就用了个“F”开头的和谐而美好的英文单词结束了本次愉快的对话…

呵!多么美好。

这些定格在稠长浓厚的岁月里,甜蜜稠长,而又温暖的岁月。

全世界阳光倾尽,我与你们相遇,地球转了一圈又缓缓回到了原点……

萱萱菲菲,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陪伴,我很庆幸在最美的时光遇见最美好的你们!

我们曾说过时光虽走,我们不散,唯愿我们永聚不分开。

即使现在的我们早已天各一方,但是我依然要感谢你们当初一直都在我身边!

虽事过境迁,我却依然满怀内疚。

江皓然,在你以高昂明亮的姿态出现我生命中的那一天,我便已经沦陷在你那明亮的眼眸里。

那时的我坚信,灰姑娘也会遇上白马王子!可是我却忘了有一种爱叫先入为主。尽管结局不太完美,但还是得感谢时光老人让我遇见你们!

沈小晚正想着,嘴角情不自禁地扬起。

第2章 再次相遇

有时候,缘分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它会发挥像月老的那根红细绳一样的威力,紧紧地把你与他相牵连,再怎么挡都挡不住。如若硬是要妄想去阻挡缘分的魅力,那只会弄巧成拙,事与愿违……

日近黄昏,天地间一片橙黄,像是有谁慌乱打翻了一瓶新奇士,给世界染了一身橙,温暖柔和而美好。

夕阳承载着一天中美好的一切,缓缓的沉入地平线…

自从那天遇见了沈小晚遇见了她们学校的风云人物——江皓然同学以后,就经常会东张西望,左顾右盼,希望能再见到他。

可是一连几周,居然都没看到他,学校好像也没多大啊,居然会看不到,这是什么个事?

后来渐渐地沈小晚的耐心快被磨光了,根本再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江皓然同学居然奇迹般地出现了。

好像江皓然每次出现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事,可是又貌似是沈小晚自己每次都给他带来“惊喜”。

那天沈小晚刚好跟她的同桌杜云菲去上完各自所学的艺术课,杜云菲揽着沈小晚的肩膀,旁若无人般一边兴高采烈地,不顾淑女形象地满口唾沫横飞地说着琐事。

比如昨晚在电视上看到的哪个明星又离婚了,然后又被哪个口贱的人黑了,还叫那明星退出娱乐圈,滚出亚洲;

某某明星又换女朋友啦,前女友出来挑事;早上起来发现鼻子又长了一颗青春痘很苦恼啊的那些事,一边慢吞吞走出校门。

学校林荫小道上行人三五成群地走着,人群中,沈小晚一眼就认出来江皓然在校门口处低着头孤单忧郁的像忧郁小王子般优雅地缓缓地踱着步子走进来。

江皓然完全吸引住了沈小晚的目光,可是这一次却不是因为他的帅气,而是因为他的忧郁,因为他的沮丧。

江皓然一直低着头走路,差点撞到人都不知道,沈小晚真怕他一个不小心撞到校门口旁边的柱子啊!那样会心疼的!

沈小晚舍不得!舍不得学校唯一一根用来装饰学校的柱子啊!要知道她们学校本来就已经够烂够丑了,自从学校良心发现把一条刻画上了精美图案的柱子拉了过来,学校才有了一点所谓的美观可言。

美观呀美观,真呀真美观!

嗨!没办法,学校太穷困潦倒,理想很饱满,现实很骨感。

“同桌,同桌,同,桌,桌……?”

“啊!啊?”杜云菲用手肘撞了沈小晚几下又叫了沈小晚几声她才回神,这让杜云菲很不爽。

看看,紧抿着唇就知道她生气了。菲菲生气,后果很严重!所以趁她发火前,沈小晚聪明地想办法让她转移注意力。

“捉啥捉?看帅哥!”

沈小晚猛地摇着杜云菲要她看学校门口的三点钟方向那个清秀的男生的身影,然后杜云菲成功地被沈小晚转移了注意力,再然后就兴奋地问沈小晚那是谁?好帅!

兴奋的连发火都忘了,立场真是太不坚定了!

沈小晚还是很了解杜云菲的,知道杜云菲有一颗玲珑剔透的八卦心,用八卦来勾起她的好奇,分散她的注意力,火气会灭很多。

正当她们甜甜蜜蜜地欣赏着江皓然沉浸在自己世界中而不知道快要撞到东西的时候,他突然抬起头,与沈小晚的眼眸对上了。

俩人静默地对视着,随着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顿时产生一种错觉。

仿佛时间静止,空间静止,诺大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就算一直静默无言地对视下去,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估计沈小晚也愿意。

此时看着江皓然那明亮的眼神覆上了一层阴霾,在他眼里再也看不到任何生机,平时的活力也不复存在。

不知怎么的,沈小晚的心里就莫名一紧,瞬间有种心疼的感觉涌上心头,挥之不去。

脑海里居然涌起一个念头,那就是要竭尽所能让他开心起来…

为了不让江皓然看出自己的小心思,沈小晚迅速地瞥开头,心跳加快,脸涨的通红,眼神躲闪,不敢直视他。

眼角的余光瞥见江皓然还在看着自己,沈小晚心里就像有百只蚂蚁在啮咬着,痒痒的,又麻麻的,这种感觉很不好,让人不知所措。

再也忍受不了他炙热的目光的沈小晚,急急地拉起同桌杜云菲掉头就想走。

可是仓皇之下,悲催的沈小晚在关键时刻竟然掉链子了。

她沈小晚,堂堂沈小晚竟然蠢到左脚踩右脚,然后就挥舞着爪子扑街了,还是以一个极其丑陋的大字姿势摔倒的!

艾玛,让她撞豆腐死了算了,每次遇到江皓然她沈小晚都变得不像自己了,总是无形中就被江皓然吸引了,而且老是会在他面前出糗。

这样理解吧,就像有人给你下了蛊,跟中了邪一样,即使他说天是绿色的,云是七彩的,大便是蓝色的,她也会点头跟着说对,你说的都对!

甚至可以说是,江皓然叫自己去吃便便估计沈小晚也会毫不含糊地去吧。

在沈小晚摔了个狗啃泥还没来得及起来的时候,头顶突然传来一阵低低的笑声。

“咦?”沈小晚很疑惑,她的同桌什么时候声音那么粗了?

一抬头,就看见江皓然同学正在掩着嘴偷着乐呢!他什么时候过来了?刚刚明明还看到他在那呢!不知所措的沈小晚一阵尴尬,脸上也浮现了一丝可疑的红晕。

江皓然同学看着沈小晚尴尬的脸红的像苹果,居然笑的更欢了。

江皓然一边竭力隐忍着一边伸手扶她起来,说:“小迷糊,怎么我每次看见你你都是这种情况?”

沈小晚尴尬地笑笑“呵呵,我也不想的…”还不是你害的!沈小晚心里吐槽着。

当然,后面这句沈小晚是打死都没有勇气说出来的。耶?不对,啊!什么叫每次啊?还有哪一次吗?我怎么没印象?沈小晚很疑惑。

“好了,下次走路小心点”江皓然亲切温和地说,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当沈小晚回过神的时候,江皓然已经走了,呆呆地望着他远去的清秀的背影,莫名的有种甜蜜的感觉,这就是幸福的味道吗?

喜欢一个人,只要他对她笑一笑,全世界的光都变得暗淡,只看得到自他周身所散发出来的光芒……

可是他再怎么强颜欢笑,眼里的忧伤怎么样也掩饰不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让他这么忧伤呢?他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过,他说的“每次”是什么意思啊?难道说在这之前还有过在他面前丢脸的事吗?回到家中的沈小晚百思不得其解。

看着房间的天花板,眼珠子乱转了几圈,然后脑袋灵光一闪,Bingo!

沈小晚终于记得了,之前被老师循循教导,鸡贼地诱导着她们去参加英语竞赛,然后自然而然地被安排跟他在同一个试室。

某天沈小晚优哉游哉地走在去培训班的路上,她一边聚精会神地背着英语单词,一边享受地欣赏着路边美丽的风景,顺便垂涎一下路边的帅哥的美色。

说实话,还真的有帅哥,沈小晚那不争气的口水,竟然在见到江皓然的时候飞流直下三千尺!然后就猛地紧盯着他的脸一边走。

在沈小晚偷瞄了江皓然好一会儿之后,江皓然在沈小晚后面一直重复着一个字:“抢,抢,抢…”

然后沈小晚就风中凌乱了!心里的第一想法是:被抢了怎么还在这干杵着!去追啊!傻啊?

紧接着便是不间断的伤心欲绝,欲哭无泪:那么帅的美男子竟然口吃?!可惜了,世间又一美男子被上帝老儿给毁了,可惜啊可惜。

正当沈小晚在为帅锅暗自神伤,为他感到惋惜时,她猛地一转身,沈小晚听到了从她自己口中发出的哀嚎的声音:“啊!好痛!”

画面太美,自己都不敢看了——姿势确实不咋地,一个非常不雅的“人”字远远看过去就像是一幅倒挂的壁画,简直惨不忍睹啊。

希望别人别以为她在非礼墙为好,不然真的是罪过了。

……

江皓然走过来友好地拉起沈小晚,温和地笑着说:“没事吧?有摔到哪里吗?你怎么走路不看路呢?不是跟你说了有墙吗?”

沈小晚羞愧地红着脸说:“呵呵,谢谢你,我没事!我刚不知道你在跟我说话……”

有墙?他刚不是说抢劫的抢吗?我记得我刚还在为他的口吃惋惜来着!口…吃…吃…真是惨不忍睹,不忍直视啊!

看着沈小晚脸上迅速转换的表情,江皓然乐的哈哈大笑:“你真可爱,下次小心点喔!”说完转身走了。

江皓然走了之后沈小晚也开始反省自己的错误,照了十几年之久的镜子她一直都没有看出来自己可爱,她有罪。而沈小晚说了那么久的“他”,就是江皓然同学。

不过目前的重点是,他到底怎么了嘛?

难道说他家里发生什么事了?

呸呸呸,胡说八道什么啊?

那是他跟女朋友闹翻了?

不是吧?他有女朋友了?

还是他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一想到这个,沈小晚就恨不得一巴掌抽死我!事实上,也确实这么做了!当然不会真抽死自己了,毕竟是此生最爱的人呐。

脸上火辣辣的手掌印在向她张牙舞爪,似乎在斥责自己:你怎么可以诅咒别人呢?

而且那个人还是美少男!

沈小晚的良心还有她良好的教养不允许她如此去诅咒别人!

况且,她一直信奉的真理就是,口贱绝对没好处!

那可是经过伟大的广大群众们的实验实践得出的无限真理!

经过也就是那个事,在这就不一一列举道来了,自由发挥你们的想像力,你们一定可以知晓得!

嗯,第一次发现自己想像力原来这么好…

第3章 霉到被狗咬

把美好的时光奉献给了教室那么多天,终于得到回报了——终于到周末了。

那么多天都是教室——饭堂——宿舍三点一线的生活,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觉得霉霉的。

经过沈小晚和杜云菲的再三商量,她们决定去逛街。

一月的天空出奇的晴朗,云朵也压的很低,绵延着,很远,远得好似一辈子那般长。

温暖的太阳光芒万丈,阳光洒在身上的温度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温暖,无法描述的满足。

大街上人来人往,商贩都比顾客多。商贩们贩的东西更是琳琅满目,种类繁多啊。有卖金桔子树的,有卖春联的,有买花的…

她们已经被人流冲散过几次了,好不容易冒着再次被人流冲散的危险挤进了沃尔玛大门口,没想到里面更加多人。

最后终于买完了要买的东西了,这才想起回去得挤公车!

长这么大沈小晚最怕的就是得挤公车了,那可是一个不留神,分分钟引发流血事件啊,那次从学校挤公车回家的情况,沈小晚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呢。

本来她们是排在前面的,本打算着说车来了先上车的。

没想到他们看穿了沈小晚和杜云菲的如意算盘,她们一步步靠前,他们也一步步紧跟着沈小晚两人向前靠拢,到最后进无可进的时候才就此作罢的。

更没想到的是,车来的时候,沈小晚和杜云菲不但没有先上车反倒是被人群挤得东倒西歪,像喝醉了酒一样,旁边的人还一边叫着说都不能呼吸了!

车站里面真的是人才济济啊,为了抢先坐前面而动用千方百计的人才更是数不胜数啊!太恐怖了!杜云菲都快被人潮挤得不成人形了才能上得了。

据杜云菲所说,要不是有个男生很有风度地说让女生先上的话,她早就卡在那里了,因为人太多,所以上也难,下也难啊。

不过之前她们都没有预料到多年后会有那么严重的一次上海外滩踩踏事件!

两个人终于好不容易上车了,居然让沈小晚看到了这等伤风败俗的事,简直颠覆了她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沈小晚承认她是个平时看着有点幼稚,有点笨的人,可也不傻啊,也会有成熟的时候啊!她平时只是不想多管闲事!但是也知道什么是道德啊!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为老不尊!一个四五十岁的老男人在车上竟然公然调戏身材还不错的女售票员!

么的!人家还是有夫之妇!他刚上车的时候就趁着女售票员在卖票的时候把手搭在售票员肩膀上,售票员竟然也没啥反应,还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沈小晚当时还以为是认识的!所以也没啥反应。没想到,不过他问的那句话暴露了真相。

当时他们在说一些有的没的,其中那男的还问了句“嫁了吗?”

然后那售票员还大大声的说:“早嫁了八百年了!”

两人惊讶之余又疑惑:售票员不是说她结婚了吗?那她怎么还让那男的把手搭她肩上啊?当时两个人就猜想,有猫腻!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

当时沈小晚还纳闷他说的那句“等你收得完票,我又到了,要下车了”是啥意思!原来他是想要摸那个女售票员的屁股,要占人家便宜。

沈小晚再那啥也知道有夫之妇的人不能碰,即使不是有夫之妇也不可以这样占人家便宜,这是道德问题。

女售票员更是道德沦丧,不但没有斥责他,警告他不要这样做,还堆满了笑容!

沈小晚琢磨着这个男的肯定也是有几个娃的人了,居然还这么没有道德,竟做些伤风败俗的事!

沈小晚更想不明白的是这售票员又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已经有老公了吗?怎么还让那男的占便宜呢?

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某某女被骚扰而因为懦弱,以某件事去威胁被害人,被害人不敢去告他,说出实情而被那啥;又有哪个女的被那啥的事例。

这都是因为一些人的懦弱,或者可以说是纵容而导致的,犯罪分子正是因为瞄准了被害者的懦弱而变本加厉,加害更多的无辜群众的。

面对此情此景,不禁要问:现在的世界都怎么了?为什么如此多的这种伤风败俗,道德败坏的事情发生呢?

到底是因为如今的社会环境造成的呢,还是现在的人们的心理素质偏低,受到的教育也不是很高的原因呢?答案就不得而知了。

当然这些事情凭她沈小晚一人之力也阻止不了,不但事情源头不清楚,就算清楚了也不能彻头彻尾的解决这些问题。那么这些问题就交给别人来做吧!

下车的时候沈小晚竟然也吐了一地!沈小晚和杜云菲都很惊讶。

“小晚,你不是坐啥车都不会晕车的吗?这次怎么吐得那么惨烈啊?”杜云菲在一旁温柔地帮沈小晚轻轻拍着背,一边惊讶又略带紧张的问。

“不知道,肯定是刚才那俩人恶心着我了!”沈小晚故作轻松又义愤填膺的说。

“噗……原来你没事啊!”

杜云菲知道沈小晚没事,只是气愤,所以噗嗤一声就笑了。

擦擦嘴,收拾东西,整理着装,继续昂扬挺胸雄赳赳的大步向前走。

虽然发生了一件不是很愉快的小插曲,但是丝毫不影响我的好心情。

“今天是个好日子,天天都是个好日子……”两个人手舞足蹈地啍着歌曲走在回家的路上。

夜晚里的路灯使得周围一片橙黄,像是有谁慌乱打翻了一瓶新奇士,给世界染了一身橙,温暖柔和而美好。

沈小晚还幻想着在下个转角处遇见一份专属于自己的爱情,遇见一个专属于她的少年,她和她的王子一见钟情,从此坠入爱河,无法自拔。

可是没想到,沈小晚真的在下个路口的转角处无聊了专属于她的……厄运!!!

沈小晚竟然在转角处遇见了一只流浪狗,还是德国黑贝!

那只小黑贝浑身上下有着大小不一的疙瘩,全身脏兮兮的。

看见了猎物,双眼闪烁着红色的光,嘴角处还泛滥着一些唾液,那唾液一直以堆为单位向地面坠落。

沈小晚和杜云菲吓得两脚发软,一直在打着寒颤,她们其实很想跑的,可是脚根本不听使唤,连挪一步都挪动不了。

最惨的是小黑贝居然“眼里只有你”一直凶狠地紧盯着沈小晚!

虽然她沈小晚是比较有肉一点,这她自己也知道啊,可是小黑贝你也不用一直紧盯着人家啊,人家害怕!

沈小晚牙关还打着颤呢:“菲菲…它…它没注意你…你先走,去搬…救兵啊…”

“啊?啊!好,我很快就来救你,等我啊!”

杜云菲也吓得忘了逃跑了,直到沈小晚叫她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唉!真是挑了个好日子啊,居然挑了个适宜动土安葬的日子去逛街!也是没眼看了!

那小黑贝就像知晓了她和杜云菲的“阴谋”一样,杜云菲一走,就狂吠一声,像发了狂一样向着沈小晚冲了过来,沈小晚被吓得尖叫连连,此时此刻的她多想有个白马王子出来解救她啊!

在小黑贝离沈小晚十步之遥,上帝好像听到了她的祈祷。

真的突然凭空降落了一个少年,伸手一把把她拉向他的身后,长腿一伸,就把小黑贝踢得老远了。

然后拉着沈小晚退到墙角,借助90度墙角的优势来用他自己的身体护着她。

虽然沈小晚并不认识他,可他却给了沈小晚一种莫名的安全感。既然有了靠山,当然是把困难交给他了!而沈小晚,当然是趁此机会欣赏一下白马王子的样貌啦!

可惜墙角的优势变成了沈小晚的劣势!因为他是背对着沈小晚,况且还是夜晚,所以沈小晚只能看到男生的后脑勺还有他左耳上银色的耳钉。

看到男生的耳钉时候,沈小晚顿时觉得不管他的样貌是怎样,他这个朋友她是交定了!

当然是帅哥就最好啦,不帅的话也没事,反正就是交定他这朋友了。

一是为他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品质,二当然是因为他那闪闪惹人爱的耳钉啦!原谅沈小晚有耳钉情结。

沈小晚这人关注的第一重点就是有没有耳钉,有耳钉的话,那他长得多抽象也没事,不过应该长得抽象的人也没多大勇气敢戴耳钉的呢吧!

就在沈小晚征愣的片刻,那个白马王子已经帮她打跑了小黑贝,并且自身毫发无伤。

不知道他怎么回事,就只是淡淡的用眼角余光瞥了沈小晚一眼,说了一句“快回家吧”,就头也不回的走了,连道谢的机会都不给她。

沈小晚就奇了怪了,她是长的多丑啊,居然正眼都不瞧她一下,还害得她连想看下他的样貌的念头都给扼杀了,可惜了。

“小晚,你没事吧?你怎么样?有没有被狗咬到?”

杜云菲火急火燎的赶来,看到沈小晚双眼无神,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就紧张地像连珠炮弹似的问了一连串。唉!这丫头总是一惊一乍的。

“没见过世面啊?大惊小怪!我有事还能毫发无伤地站在你面前吗?怎么会有你那么笨的人啊!”

沈小晚虽然知道杜云菲也担心她,可是嘴上就是忍不住要吐槽她,没错,沈小晚最喜欢做的就是吐槽杜云菲。

“你丫的还有没有良心啊?我这不是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回来了吗?我担心你你还这样说我?啍!你的良心被狗叼走了,我不跟你计较!”杜云菲也气愤地说。

“哈哈,好啦,我错了还不行吗?走,我请你去吃好东西!”

“你丫的,当然得请,不请我还跟你没完呢!”

“你丫的,悠着点啊,照顾下我的钱包…”

“跟你说,刚刚好惊险耶……”她们一路上骂骂咧咧的走了,都忘了追究杜云菲没带人来救自己的原因了。

路灯下,两个人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仿若生命一般绵长。

朋友总是为你遮风挡雨,如果你在很远的地方承受着风霜,而我无能为力,我会祈祷,让那些风雨,降临在我的身上。

一等凉薄谁人知-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沈小晚, 李逸辰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26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