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庶女心计-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凤青瑶, 君庭轩

重生之庶女心计-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凤青瑶, 君庭轩

第1章 帝王寡情,赐以凌迟

南秦天玄年间,三十八年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后凤青瑶品德败坏,谋害皇子,祸乱后宫,斥令废除皇后之位,打入冷宫。”宣旨太监尖细的声音回荡在每一个人耳中。

坤宁宫里,密密麻麻,跪满了人。

此时正值当朝皇后凤青瑶生辰,虽然并没有什么官员前来拜贺这位已经在皇帝身边失势的皇后,但是凤青瑶还是执着的请来了京城最有名的四大戏班轮番登台表演,再加上锣鼓舞乐,真是好不热闹!

就在这鲜花着锦,热闹繁华至极处时,忽然蜂拥而至大批御林军将坤宁宫团团围住,面沉似霜的总管太监当众宣读圣旨,把刚刚还笑语欢声的坤宁宫,震得落针可闻。坤宁宫里的每一个太监宫女,都苍白着脸,愕然不知应变,全部怔怔跪着发呆。

“臣妾领旨。”凤青瑶宁定的声音响起,然后微笑着站起身。该来的总是躲不掉!

自总管太监手中接过圣旨,凤青瑶平和的说道:“刘公公请坐,今日正值我生辰,若不嫌弃,且用些酒菜吧!”

刘公公微微皱眉:“劳皇后挂心了,我还赶着向皇上复旨呢!”

“既然如此,那就不耽误公公了。”凤青瑶竟是说到做到,再也不多看刘公公一眼,也不理一干跪在地上仍在发愣的宫女太监,径自坐回凤位,安然说道:“接着唱啊,你们还愣着做什么?”

戏台上一堆画了妆的帝王将相,刚刚也跪作一团,这时候,更是直愣着眼睛,望着这位刚刚被宣旨打入冷宫的皇后。她竟然不为所动,完全不顾身后大批的御林军队,还笃定心思想要看戏?

刘公公脸色都青了,怔了半天,才愤愤说道:“皇后此举,也换不回皇上的心,何必垂死挣扎……”

一句嘲讽,被凤青瑶的回头一望,给吓得已经没有了原本的气势。

凤青瑶淡淡一笑,慢条斯理的说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刘公公你……”忽地,她又顿住了,讽刺的笑道,“懂这个意思吗?”即使是个失势的皇后,她也要有威严的气度,何须容这些小人装腔作势!

“好一个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啊!朕的皇后还真是好才情!”君凌烨一身明黄色的龙袍,拍掌信步而来,黑金色的眼眸深邃而悠远,似睥睨天下,又似俯视万生,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浑然天成的帝王霸气。

看着眼前深爱的夫君,凤青瑶哑然失笑:“陛下不是说此生不复相见么,现在又是何意?”

“贱人!”君凌烨脸色一变,毫不留情地一脚踹了下去,凤青瑶捂着肚子猝不及防的跌坐在地上,表情极其痛苦,却惹来他更加嫌恶的目光:“你以为朕想见你吗?只是你害了伊舞的孩子,朕又岂能放过你,若不加以惩罚,实难消心头之恨!”

凤青瑶抬起头来,冷冷一笑:“我害死了她的孩子?也对,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只是陛下,你在想着给姐姐的孩子报仇的时候,可有半分念起臣妾的孩子,他又是怎么死的,皇上还记得吗?他明明是被凤伊舞那个贱人给活活打死的,只因为他说了一句不敬之语,就要被如此对待,他还小啊,还只是个四五岁的孩童,她竟然下得去如此狠手,可陛下你却对此不闻不问,真教臣妾心痛,陛下你知道吗,当他满身是血死在臣妾怀里的时候,臣妾的心就像被刀剜了一般,陛下你可明白……”

说着说着,凤青瑶的泪水终是没忍住,她天生的精致面容此时看起来楚楚可怜,任凭谁看了都会忍不住怜香惜玉。可凤箐瑶在君凌烨的眼里看到的却是绝情、戏谑和毫不掩饰的厌恶!

君凌烨本就深邃的眸子此时更是寒光凛凛,目光冷峻得极端无情:“死到临头还在信口雌黄,当真是毫无悔意,教朕好生厌恶!”

厌恶?凤青瑶的身子轻轻一颤,原来自己多年来与他的生死与共,换来的却是他的厌恶!那曾经他说的那些甜言蜜语又算什么?

她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是一个天大的笑话,那么巴巴地倒贴着痴恋着自以为是的付出着,都敌不过自己的亲姐姐凤伊舞那张绝色容颜!

好绝情的男人!凤青瑶倔强的眼神就这样盯着君凌烨,毫无畏惧:“陛下想要臣妾这条命,尽管拿去就是了,何必假惺惺的下旨打入冷宫!”

君凌烨轻哼一声,如刀刻般深邃的五官,隐隐透出一种王者独有的桀骜之气,阴鸷深沉的眼神慑得人几近呼吸窒息:“你这般诡计多端,心思狡诈的人,当然要死!”

凤青瑶嗤笑一声:“呵!诡计多端?心思狡诈?我为你喝毒酒,挡刀剑,帮你活命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我诡计多端?我为你上刀山下火海,排除万难助你夺得帝位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我心思狡诈?”

君凌烨面色铁青,俊美的面容上透出一丝狠辣,“要不是伊舞为你求情,你以为你还能有命活到现在?你亏欠了伊舞这么多年,也是该把属于她的还给她了!”

伊舞,凤伊舞……呵,是她亏欠了嫡姐么?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凤伊舞?她会有那么好心替我求情?”凤青瑶看着君凌烨的目光含着无限的痛意:“身为南秦皇后的尊严,我有受死的勇气,实无一生囚禁于冷宫的耐性,要杀要剐都无妨,只求陛下给个痛快!”

听闻凤箐瑶的话,君凌烨俊美的脸上,一片冷然。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一字一断地说:“既然你这么想死,朕就成全你,不过……”

他冷冷一笑,漆黑的眼眸,出奇地冷酷残厉:“朕不会给你痛快的!”

而后,黑着脸向着身后的御林军大喝道:“来人啊,皇后无德,明日于正阳宫门前凌迟处死!”

凌迟处死?

凤青瑶蓦地冷笑,倾城的容貌充满了冷淡,让在场的人都再一次记起来,眼前这个女人曾经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人之力便将除了皇上以外所有皇子都逼入绝境的人。

只是这样传奇的女子,所有的期待,换来的只不过是她最爱的人的一句,“皇后无德,处以凌迟之刑!”而他,迎着她的亲姐姐共享盛世山河。

“君凌烨,你好狠!”

……

第2章 爱恨烟消,绝处逢生

正阳宫门前。

午时三刻已到,随着行刑官掷下来的令签,所有挤过来的百姓都兴奋了起来,望着四周的景观,凤青瑶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哀莫大于心死。

当年君凌烨前来大将军府求亲,因嫡姐凤伊舞不肯嫁与这无权无势的皇子,父亲便把当时尚在偏院陪母清修的她给召到大厅商议。初见那人,衣袂飘扬,风姿绰约,眉间掩不住的帝王之气,她想,那也许就是她向父亲证明自己的机会,于是,她真的代替了姐姐嫁给君凌烨。从此,她一心一意的扶持他,为他连环设计,为他出谋划策,几乎穷极一生心血为他研究兵书,助他登上皇位。

用了八年时间,他终成帝王,封她为后,掌管后宫,虽然不敢说,她能造福万民,但至少也没有草菅人命,多多少少,对于政局稳定,国家安定,她都是有些微功的。如今他为了那个女人的一出苦肉计要把她处以凌迟之刑,而她曾经极力保护的子民一个个却如此兴奋,倒真教她绝望!

行刑手在震耳的刑鼓声中,举起了刀,而她,已经心灰意冷了。

第一刀,下在无关紧要处,肩头微微一痛。凤青瑶无法低头,看不到用刑的情景,却知道有一块肉被削了下来。

这是第一刀,还有九百九十八刀,很快,却又很慢……

注目看向四周,红色的彩带,喧天的锣鼓,兴高采烈的是她深爱的子民,简直就象是庙会,她在心里狠狠的嘲笑了自己一把。然后仰头看青天白云,安静地准备忍受,最后剩下来的九十九刀。

她没有大吼大叫,一直就是那么安静地受刑,她能感觉到身体上的肉让人一刀刀割下来,肢离破碎,血肉横飞。可是,这样的安静持续下去,却让每一个旁观者,感到畏惧,这就是她做为南秦皇后最后的尊严。

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身体已经鲜血淋漓,一片片血肉落下来。她努力咬住牙关,努力睁大眼睛,努力维持着镇定,感受着这一场缓慢而残忍的杀戮。

她的整只右臂,血肉消融,渐渐露出森森白骨。只觉得,胸口处痛不可当,仿佛在左胸某一处,血肉也被削尽,只留一颗心,徒劳地,在寸寸白骨间抽搐呼痛。

终于,她动了动惨白的薄唇,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嚅嗫着:“我凤青瑶今日在此以血盟誓,若老天开眼,凤青瑶定要负她之人付出代价,生生世世生不如死!君凌烨,今生今世,我凤青瑶和你不共戴天!此仇不报,永世不入轮回!”

忽然,尖叫声响成一片。十几支利箭,如惊雷疾电一般,向着四面八方射了过来。

旁边的监斩官厉叱一声:“来人!”拔剑舞出一轮寒光,一众御林军如飞拥上,纷纷拔刀相向。

凤青瑶在痛的视线模糊之时,还是看见那个一直对她冷眼相待的本朝七王爷,现在是荒漠之主——君庭轩,手持长剑,发丝凌乱,双眸充血,一身白衣迎风而舞,上面溅满了点点血渍,正朝她疾步而来。

周围乱箭齐发,而他充耳不闻,他的眼里只有一人。

君庭轩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心跳和呼吸同时都静止。他此生最爱的女子,竟鲜血淋漓的躺在他面前,而他,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

蹲下身去,他都不敢去轻触她,她的身体已经血肉模糊,那触目惊心的红,将成为他永生的噩梦,眼底有湿热的阴雾弥漫开来:“青瑶,我们回漠北吧,我带你回去!”

这是凤青瑶第一次看君庭轩流泪,这个在她心中如山岳般的男人,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她的男人,一直讥讽她为娼妓之女的男人,竟然为她伤心至如此。可她已经没有力气问他一句为什么要来,就连谢谢都说不出口。

她的眼睛怔怔的睁大,视线里是——正阳宫门上,君凌烨一身明黄衣着,独立高楼风满袖,手里一把弓箭,弓开满月,箭若冷电,直射而来…… 

不要……

“小姐,小姐!”耳边传来焦灼的呼叫声。

凤青瑶猛地睁开了眼睛,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流淌而下,她胡乱一抹,平复着内心的不安。

“小姐,你这几天总是做噩梦,要不要紫曦去叫个大夫来!”凤青瑶的贴身丫鬟紫曦关切的问着。

凤青瑶缓缓抬头,看着紫曦那一张小脸上满满的焦急,心下一热:“没事的,紫曦,过几天就好了!”

紫曦这才安定了一颗心,微微笑着说道,“小姐你好生休息,紫曦去厨房给您熬点药来!”

待紫曦走后,凤青瑶又重新躺回了床上。

这几天她总是会梦到前世被凌迟处死那一刻,君庭轩突然赶来救她的场景,而她,终究还是没能开口跟他说一句话。他对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心态,明明他对她从来就只有冷嘲热讽,可为何在自己受难之时,他还是从漠北赶了回来,难道他不知道那是会被定为谋反之罪的吗?她在他心里真的那么重要?还有君凌烨最后射出去的那一箭,又是如何?

她总纠缠在这样的梦魇中,无法逃离,也无法解答。前世的种种,最后的以血盟誓,老天终究还是开眼,让她重新回到被嫡姐凤伊舞踹下水之时,让她又重新活了一世!

记得前世,被凤伊舞狠狠踹下水,正是寒冬腊月,池水冰凉刺骨,加上这几年在她们母女苛刻下她的身子越发虚弱,受了风寒如同雪上加霜,立刻就重病了整整三个月。最后连母亲都没有保护好,任那大夫人欺负去了,最后劳累而死。

思及前世的种种,凤青瑶蓦地一口腥甜涌上喉咙。他们的利用,他们的背叛,他们的欺骗,既然这一次她有这个资格重生一世!

那么,君凌烨,凤伊舞,这一世,她便是以命相搏也要让这些人付出代价。

此时,紫曦正好端着药进来,身后还跟着她的另外一个丫鬟,芸璃。

“小姐,先把药喝了吧。”紫曦将手中的药碗递给凤青瑶。

凤青瑶看着面前的两人,原本淡漠的脸上竟是缓缓地笑了起来,接过药碗,慢慢的喝完。

她记得,前世自己的丫鬟每一个都没有活下去。紫曦被凤伊舞乱棍打死,芸璃被她的亲弟弟凤怀清侮辱,羞愤之下投井自尽。当时的自己,已贵为皇后,明明是可以下令杀了凤怀清泄愤。然而,却也是君凌烨在她身边低低诉说,她便放弃了这个想法,任由他们继续逍遥法外。

当时想着所有的事情都是凤家兄妹所为,现在想来,这不过是他们一起合谋的计策,害死了她身边所有的人,最后终于也将她害死了。

喝完了药之后,凤青瑶这才笑意嫣然的问道:“紫曦,芸璃,今日,是什么日子了?”

凤青瑶本就长得美,便是这简简单单的一身素衣,便也是美得如天仙下凡,比起绝色倾城的大小姐凤伊舞,竟也毫不逊色。

只是以前的她,在人前,总是一副瑟缩的模样,便平端的给了众人一种嫌恶的感觉,所以,并没有人注意到她的美貌,但真要细细打扮起来,也是一个花容月貌之女子。

紫曦和芸璃看着凤青瑶脸上淡淡的笑意,心下一喜:“小姐,今儿个是十一月初十了。”

十一月初十吗?再过五日便是嫡姐凤伊舞的生辰了吧!

前世的她,因为被凤伊舞踹下水,大病了三个月,错过了她的生辰,也错过了与君凌烨的初相见。不过,这次的她可是带着满心复仇的火焰和计谋而来的。

凤伊舞,这个前世害死她儿子,打死她丫鬟,抢走她夫君的女人,这一次的生辰,她也定要让她永生难忘。

她本不该活着的,然而,她却真实的活着。活着,为了复仇,为了向仇人讨回一切。用血铺就的路注定用血来偿还。

君凌烨、凤伊舞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第3章 当众羞辱,巧言反击

凤青瑶坐在梳妆台前,对着映在铜镜里煞白的脸蹙皱着眉头。

这几天,她总是会下意识的想起君庭轩,想起君凌烨对他射过来的那一箭,他最后的结局又是如何……

“小姐,小姐不好了。”就在凤青瑶陷入自己的思绪时,芸璃突然急匆匆地跑进来,一脸惊慌。

“发生什么事了?”凤青瑶见紫曦这番神色就已经猜得到大概了,肯定又是凤伊舞或者大夫人温氏前来刁难了。

前世的她之所以因为一点小风寒就大病了三个月,还不是多亏了她那位“心地善良”的好姐姐——凤伊舞,若没有她明里暗里的吩咐府里的下人不要给她买药材,她又岂会如此。

大将军府如今是温氏当家,温氏出身于丞相府,因背后有这么大的靠山,一向威严自持,连大将军凤麟炎都对她礼让三分。膝下有一女一子,大小姐凤伊舞,绝色倾城,骄横跋扈,大少爷凤怀清,冲动鲁莽,甚为嚣张,他们三个不但处处刁难、欺凌她们母女,更是克扣她们的月例。大将军凤麟炎看在眼里,也置若罔闻,他并不待见凤青瑶母女,只因她的母亲是青楼女子,既是如此,那当初为什么还要相爱有了她呢,世间男子可真是薄情啊!

“紫曦抓药回来,被大小姐的人撞见了,非说没有经过大夫人的同意不准到外面抓药,现在正把她抓起来准备教训呢!”芸璃急得满头大汗。

若是以往,就算被人刁难,芸璃也不会告诉凤青瑶的,就算告诉了她也没什么用,庶出之女在大将军府本就是没有地位的,况且小姐的性子还是那么的懦弱。

但是现在的凤青瑶好像不一样了,沉着冷静,若不是她那天亲眼看见凤青瑶醒过来后露出的阴寒目光,好像世间一切尽在她掌握之中,她恐怕会以为自家小姐被人调包了。因为这样的小姐,她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凤青瑶听后神色一凛,这几日温氏找了各种借口不给她请大夫,她也知道,好在前世学了点医术,这点小病不在话下,并不会像以前一样,非得要休养三个多月。

此次她特意派遣紫曦贸然出去抓药,目的就是想让她们放低戒心,认为自己身体虚弱,在这府中掀不起什么风浪!哪知道,她们还是不愿放过她,竟然准备教训紫曦,本来还想留到凤伊舞生辰之日出手的,现在看来……

“随我去看看!”凤青瑶二话不说,就急步走了出去。

当她来到大门口,见到的便是紫曦跪在地上不断向一名华衣少女磕头的一幕,周围尽是围满了看热闹的百姓。

这名华衣少女正是她的大姐凤伊舞,她着一身绯红衣衫,散花水雾百褶裙,肩披素白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更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回身见到凤青瑶来了,便做一副和善笑容道:“三妹,你的身子还没好,外面风大,还是不要出来了!”

听了她的话,凤青瑶压下眼底的一丝冷笑,她太了解凤伊舞了,任何时候她都不会忘记表现自己善良温婉的形象。

凤青瑶也学她面上做一派温和笑意:“姐姐拦住我的婢女是为何意?”

凤伊舞的美目停在凤青瑶的脸上,笑着道:“妹妹有所不知,这贱婢是想害死你呢,府中明明有药房,还到外面去抓药,这种谋害主子之人,我岂能放过!”

“我若吃了府中的药,恐怕现在就无法站在这里和姐姐你说话了。”凤青瑶淡淡一笑,语气却是出乎意外的冷峻。随后走到紫曦身旁。

“起来!”凤青瑶对着紫曦淡声说道,同时伸手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小、小姐,大小姐说奴婢居心不良,到外面抓药是为了害您。”紫曦假意抽泣着,模样显得十分委屈。

“这贱婢还想反咬一口,看来真是留不得了!”凤伊舞面上突显了一副恶狠意味。

“是我让她去抓药的,大姐要怪就怪我好了!”凤青瑶冷声说道,拉着紫曦就要进门。

但是凤伊舞又哪里肯轻易放过她,硬是叫着手底下一班丫鬟拦着两人。

“三妹,我这可是为了你好啊!怕是这贱婢居心不良,便想对你下毒手。”凤伊舞声音扬得极高,吸引了一大帮的百姓前来围观。

凤青瑶一见人群纷纷涌过来,心知凤伊舞定是想在这些百姓面前让她出丑,然后她再出来表现她美丽大方的一面。果然,凤伊舞就是凤伊舞,永远扮演主持公道的一方,表现的端庄得体、善良可亲,但是最后从背后捅了自己一刀的,却正是这个和蔼可亲的大姐。

凤青瑶眉头几不可现的一蹙,很快又绽开一抹明明很璀璨,却让人见之心寒的笑容,红唇轻启,冷冷道:“是吗?我看居心不良的明明是大姐吧!”

凤伊舞望进对方幽如深潭的寒眸,心下一阵咯噔,这个一向懦弱的二妹什么时候竟变得如此大胆,敢跟她顶嘴了。刚想开口,却见凤青瑶抬手伸向她,到口的声音变得有些颤动:“你想干什么?”

“三妹没想干什么,就是想摸一下大姐的脸皮到底有多厚!”凤箐瑶蓦地收回了手,冷冷地吐出这句话。

凤伊舞被她眼中的狠意惊住了,一口气憋在心口,嘴里却只能断断续续的说道:“你……你……”

正在僵持间,这时候,众人只听到一阵威严的声音:“你们都堵在门口闹什么!”

所有人回头一看,竟然是大将军凤麟炎正从一辆马车上走下来,顿时都呆住了!

凤麟炎一袭戎装勃然雄风,身姿挺拔如苍松,气势刚健似骄阳,如琼枝一树,栽于黑山白水间,终身流露着琉璃般的光彩。剑眉下一双漆黑不见底的眼眸,如一潭深水直淹没得人无处喘息。他的嘴巴永远都是微微抿着的,十分的刻板,前世的凤箐瑶很少看到他开怀大笑的模样。

至少,父亲从来不曾对她笑过。

凤青瑶慢慢的垂下头,掩饰着眼底的情绪。有多少年,她没有听见凤麟炎的声音了?

此刻大夫人温氏焦虑不安的声音也跟着响起:“伊舞,身为将军府的大小姐,你跟这一班下人围在门口让人家看笑话,岂不有失身份!”

下人?难道她不是将军府的三小姐么,凤青瑶自嘲的笑了笑,看来温氏是有言外之意啊!

见到自己的父亲和母亲都来了,凤伊舞拼命的挤出几滴眼泪,眼圈红红的,明显是一副受了委屈却还强忍着的样子,扑到母亲温氏的怀里抽泣的说道:“母亲,三妹她的丫鬟想要害她,被我发现了告知于她,她非但不听我的劝告,铁着一颗心要袒护这丫鬟,现在还堵在门口让人家看笑话,甚至还想动手打我!”

温氏一听这话,猛地回头,目光如同钢针一般落在凤青瑶的身上:“青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最好给我个解释?”

凤麟炎也皱起眉头,他的眼眸如同他说话的声音一样冰冷,带着洞悉一切的犀利,以及一抹严厉:“你是青瑶?为何惹事?”

重生之庶女心计-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凤青瑶, 君庭轩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26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