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般皆为裙下臣-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溟寂, 薇依

万般皆为裙下臣-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溟寂, 薇依


第1章 十年生死两茫茫

迷迷茫茫,似梦似醒,当薇依缓缓的睁开眼睛时,发呆的看着面前雕花的床顶,足足过去半柱香的功夫,这才慢慢的回过神来。

脑子中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她像是做了一个梦,但是梦中梦见了什么,却全都不记得了,只是心底莫名的环绕着一股恨意,浓浓的恨意。

她翻身坐起,一头黑色的长发顺势垂在了胸前,伸手捂住心口,薇依眉头簇起,因为那里,隐隐的发疼。

伸手撩开挡在床前的紫色幔帐,还没等下床,身边一个陌生的女声传来,“你醒了。”

薇依闻声望去,说话的是一个身穿青色长裙的小丫头,小丫头长的眉清目秀,一双眼睛是棕色的。

她迈步走到薇依身边,勾起唇角,微笑着道,“你终于醒了。”

薇依不认识面前的人,也不记得自己之前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是迷茫的道,“这是哪里?你是谁?”

小丫头出声回道,“这里是魔族,我叫青黎,我服侍了你十年,真的以为你醒不过来了。”

什么?十年?!

薇依不由得眸子一瞪,惊得说不出话来。

青黎见状,不由得道,“姑娘,你不记得从前发生了什么事吗?”

薇依摇摇头,她甚至不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

正在两人说话的功夫,只听得房门被推开的声音,青黎和薇依抬眼一看,一抹黑金色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此人头戴巨大兜帽,帽檐深深地垂下大半,本是能看见五官的面孔,被一团黑色雾气所环绕,他手执镶嵌着骷髅的法杖,迈步进来。

青黎见到此人,立马单膝跪地,右手握拳放在左侧心口处,垂着头道,“大司命。”

大司命完全看不见五官,因此薇依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发声的,只听得沉闷的声音传来,“退下。”

青黎恭声回道,“是。”

不多时,房间中就只剩下薇依和大司命两人。

静谧的房间中,只听得大司命沉闷的声音传来,“你一定很想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里。”

薇依看着大司命,“青黎说她照顾我十年,难道……我昏迷了整整十年?”

大司命点了点头,“没错,十年前我在人魔边界的碧波潭处将垂死的你带回来,当时你身受重伤,我们魔族少主怜悯你一个可怜女子,所以命我将你救活,我也是想尽办法才为你续命,没想到你这一昏睡,就是十年。”

十年……

竟然昏迷了十年?

薇依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去描绘心底的震惊,最重要的是,她很空虚,因为她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记得曾经发生过什么,不记得自己为何会重伤,甚至不记得自己是谁。

大司命道,“碧波潭中囚禁着死后不能重生的孤魂野鬼,被视为三界的禁地,将你打入潭中之人,一定是恨你入骨的仇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避开那些恶鬼的纠缠,总之现在你活下来了,既然记得不从前的事情,那就重新开始吧。”

一觉醒来,竟然是十年之后?

薇依轻蹙着眉头,一时间没有应声,她虽然忘记了过去,但是心底里莫名的仇恨,却像是冤魂一般,如影随形,她想甩都甩不掉。

大司命沉闷道,“魔族不留外来之人,如果你选择留在魔族,我会给你一个身份,如果你选择离开,我也会放你走。”

薇依慢慢抬起头来,看着大司命,轻声道,“虽然我不记得从前发生过什么,但是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我的命是你救的,我愿意留下来,听你安排。”

“好。”大司命点点头,“你的命是我救的,但我也是听命于少主,换言之,你的命是少主给的,从今往后,你就去到少主身边,供他差遣。”

薇依没有问少主是谁,她只是颔首,对大司命道,“是。”

第2章 青黎

大司命离开之后,青黎进来,见薇依坐在床边出神,青黎走过来,轻声道,“姑娘。”

薇依抬起头来,看着青黎道,“之前我刚醒来,还有些不适应,没有跟你道一声谢,谢谢你照顾我十年。”

青黎闻言,淡笑着回道,“姑娘,你能醒过来就好,我也是听命行事,你不必客气。”

薇依道,“我可以问你一些事情吗?”

青黎回道,“当然可以,姑娘想知道什么?”

“现在是哪一年?”

“沧曌新历二十一年,距离姑娘最初来到魔族,刚好过了十年。”

“刚才我听大司命说,他是在人魔交界处发现的我,那我不是魔族人,而是人?”

青黎眼中露出了一丝不确定的神情,她出声回道,“妖魔两族中人,除了极少数的天生黑眸者,只有灵力修行达到灵皇以上者,才可随意变换眸子颜色,剩下人族,皆是黑眸,姑娘是黑色眼睛,但是灵力显然不到灵皇级别,我觉得你是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薇依又听到了一个新的词汇,她微微眯起视线,轻声重复,“灵皇?”

青黎棕色的眸子微挑,诧异的道,“姑娘竟然连这些都不记得了?”

薇依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和空虚。

青黎她赶紧安慰道,“姑娘不必担心,你忘记的,我再说给你听就是。”

“整个沧曌大陆一共有三族人,分别是人族,妖族和魔族,而三族皆修习灵力,以灵力的高地来判断身份和地位。灵力修行的等级从最低到最高,依次是灵者,灵士,灵师,灵王,灵宗,灵圣,灵皇,灵尊和灵神九级,其中灵师又分为地灵师和天灵师两种,每一级都有低中高三层,灵力有自己的属性,分为金木水火土五种,举个例子来说,我现在是木属性的中级天灵师。”

薇依听着青黎如数家珍的说出这么长的一段话,她短暂的消化了一下,然后道,“那你能看出我是什么属性什么级别吗?”

青黎看着薇依,摇了摇头,然后道,“修灵者身上皆有灵气,可我看不到姑娘身上的灵气。”

薇依道,“那也许我根本就不是修灵者,就是个普通人?”

青黎道,“听说达到灵宗一级,就可以隐藏身体中的灵力,也许姑娘已经修炼到灵宗一级也说不定呢。”

薇依想起青黎之前说过的级别,摇头道,“你才练到中级天灵师,我怎么可能是灵宗?”

青黎立马反驳,“修习灵力看的是天分,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为修灵者,而有些人天生就是修灵的奇才,没准姑娘真的是灵宗,那就太厉害了。”

薇依刚刚转醒,对过去的事情毫无印象,青黎现在所说的话,对她就像是全新的世界一般,她难得的暂时忘记心底深处的怨念,兴起的道,“你是木属中级天灵师,那是个什么概念,能给我展示一下吗?”

青黎抿着唇瓣,棕色的眸子一转,然后道,“房间太小,我就随便给姑娘示范一下吧。”

说着,青黎走到了窗户处,然后推开窗子,薇依下床,来到窗边,抬眼望去,窗外的整个后花园一览无遗,偌大的一片土地,种满了开着碗口大小妖艳深粉色花朵的树。

树木一片连着一片,乍眼看去,就像是一层深粉色的帷幕一直连到了天边。

青黎站在薇依身边,薇依只见她双目如炬,定睛看着前方,她周身逐渐被一层淡青色的光芒所笼罩,紧接着,她抬起了右手,右手上空是一个青色的光团。

本是风和日丽的天气,外面忽然就刮起了风,而且风势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薇依只见那些树木的树枝在随风摇摆,碗口大的妖艳花朵,随风飞逝,逐渐在空中形成了一片有固定运转方向的巨大漩涡。

薇依黑白分明的瞳孔中,倒映着深粉色的花海,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发生在眼前的一切,直到身边的青黎收回手,风停,树止,花海从天空纷纷坠落,变成了花雨。

美到了极致,令人不敢呼吸。

薇依站在窗边,望着外面美好的景色,半晌,她才出声道,“你竟然能控制树木!”

青黎道,“我是木属性的修灵者,凡是草木,我都可以随意支配。”

薇依勾起唇角,由衷的赞道,“你太厉害了。”

这话倒是说的青黎不好意思了,她笑着道,“姑娘不要打趣我了,我只是个区区的中级天灵师,在魔族中,比我厉害的多了去了。”

薇依侧头看向青黎,微笑着道,“那你教我怎么样运用灵力,我看我是不是也能操控一些什么。”

青黎笑着点头,“好。”

在接下来的两个时辰里,青黎带着薇依试遍了五行中的任何一种属性,但薇依却什么都操控不了,最后,她不得不叹了口气,“看来我真的是个普通人。”

青黎见薇依眼中流露失望之色,她出声安慰,“姑娘不要灰心,也许是你刚刚转醒,身体还没有完全适应,灵力发挥不出来,等一阵子再试试看。”

薇依微笑着点头。

转眼到了晚饭的时间,青黎道,“姑娘,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给你准备晚饭。”

薇依立即出声道,“不用麻烦了,我跟你一起去吧。”

青黎闻言,眼中很快的闪过了一抹为难之色,薇依见状,她也顿了一下,然后轻声试探道,“怎么?我不能出去这里吗?”

青黎赶紧摆手,“不是的,只是……”

薇依看着青黎欲言又止的表情,她诧异的道,“只是什么?”

青黎微垂着视线,努力了好半晌,这才出声道,“姑娘……有一件事,我告诉你,你……千万不要太伤心。”

薇依闻言,心底除了诧异,没有过多的难过或是其他情绪,她出声道,“你说吧,我没事的。”

第3章 毁容

青黎支支吾吾的,半晌才一咬牙,出声道,“姑娘,你的脸……”

她的脸?

薇依眉头轻蹙,她的脸怎么了?

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摸,当她的指尖摸到了脸上的凹凸不平时,她本能的手指一顿,脸上的表情也是愕然的。

青黎见状,她赶紧道,“姑娘,魔族中有很多优秀的炼药师,他们会治好你的脸,你不要……”

“青黎……能给我一面镜子吗?”

薇依双眼发呆的看着某一处,声音有些轻,听得出是强忍着恐惧。

青黎一脸的担忧,出声道,“姑娘……”

薇依紧抿着唇瓣,半晌,她出声道,“你放心,我做好心理准备了。”

青黎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只能从怀中掏出一面镜子,递给了薇依。

这是薇依醒来之后,第一次正视自己的容貌,她已经忘记从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了。

当镜子缓缓地拿到了面前,镜中出现了一张刀痕交错分布的可怖面孔,薇依甚至没来得及看清楚自己的眼睛,就几乎是下意识的将镜子移开,拿着镜子的手在颤抖,眼睛瞪大,就连呼吸都不会了。

青黎赶紧抓住了薇依颤抖的手,她出声道,“姑娘,你不要这样……”

薇依很想说,这一瞬间,她的心底不是绝望,而是害怕,那感觉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自己怎么会这么丑?是谁,把自己的脸伤成了这样?

好半晌,薇依这才咕咚咽了口口水,她出声道,“青黎,我没事。”

青黎心薇依难以接受,安慰着,“姑娘,大司命把你带回魔族的时候,你已经奄奄一息了,能捡回一条命都算是幸运,活着总归是好的,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就算你不甘,生气,愤怒,也应该好好活着,等到以后有机会找你的仇人报仇。”

薇依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一个记不起过去的人,就算是愤怒都无从发泄,那感觉就像是一拳下去,却打在了棉花上面。

她暗自叹气,轻声道,“青黎,你放心,我不会想不开,我只是诧异……难道你看着我这张脸,就一点都不害怕吗?”

薇依自己照镜子都把自己吓了一跳。

青黎闻言,她如实回道,“起初是害怕的,但是随即我就替姑娘生气,到底是何人竟然下这么重的手,把一个女人的脸划成这样,对方八成也是个女的!”

薇依看着青黎气鼓鼓的样子,她心中一暖,幸好还有人的喜怒哀乐,是因为她。

唇瓣开启,薇依道,“青黎,帮我个忙,我这副样子,怕是出去都会吓坏人,你帮我准备个面具吧。”

青黎看着薇依的眼睛,晃神了片刻,她忽然出声道,“姑娘,我觉得你以前定是个大美人,你的眼睛很漂亮,眼睛是不会说谎的。”

薇依勾唇淡笑,“谢谢你,青黎。”

当天晚上,青黎就给薇依送来了一副面具,面具是白色的底,但上面被青黎勾画出层层的深粉色花朵,花朵从盛开到凋谢,花瓣片片散落,所有的意境都在一幅面具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薇依爱不释手,盛赞青黎画工了得。

青黎笑着道,“我看姑娘喜欢这长相思,所以就画了上去。”

薇依道,“这花叫长相思?”

青黎点头,“是我们魔族才有的花。”

薇依将面具戴在脸上,然后对着青黎道,“好看吗?”

青黎点头,“好看。”

薇依道,“那我明天就戴着这面具去见少主了。”

……

第二天早上,薇依换上了一身新的衣服,简单的白色长裙,只在裙摆处绣有粉色的长相思,是青黎为她准备的。

薇依梳洗之后,戴上了面具,然后第一次迈出了这扇房门。

外面阳光正好,空气中弥漫着不知道是什么花的香味,薇依看着眼前的景色,她所在的房间是建在水中的,前面几米之外就设有围栏,而围栏的外面则是巨大的湖。

走廊不远处守着数名侍女,见薇依出来,她们迈步走来,其中一人点了下头,然后道,“姑娘,大司命吩咐,叫我们带你去见少主。”

薇依颔首。

几名身穿彩色裙子的侍女走在前头,薇依跟在她们身后,这一路,她面具之后的眼睛,一直在看着风景。

这里的景致极美,让她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人间仙境四个字。

到处都是精美的小楼和亭台,随处可见的奇花异草,空气中总是带着暗暗地幽香,就连那水中的锦鲤,都是色彩斑斓,让人的目光不忍离开。

早就听说少主是个极其俊美的人,心地又很善良。对于自己的这个救命恩人,薇依倒有些隐隐的期待,不知道倒底是什么模样?

一路走来,经过了数座拱桥,又穿过了几片花林,这才来到魔族三皇子,也就是众人口中少主溟寂的住处。

溟寂的住处是一座用白玉琉璃瓦雕砌而成的巨大宫殿。

宫殿门前,有两只白玉狮子。

薇依跟着侍女迈步往台阶上面走,她无意中的余光一瞥,竟然看到其中一只玉狮子的眼睛在转,她吓了一跳,一个不留神,脚下一绊,差点摔倒。

前面的侍女转过身,扶起薇依,“姑娘,你没事吧?”

薇依有些迷惑的望向玉狮子,原来玉狮子的眼睛,只是两只拳头大小的黑宝石。

看来是自己看错了,薇依摇了摇头,“没事,我们进去吧。”

侍女带着薇依上了几十层的台阶,然后步入大殿。

薇依曾抬头看过,殿上是用鎏金粉洒下的三个大字:长生殿。

侍女上前,向大殿前守门的侍卫恭敬的说道:“大司命叫我们带姑娘面见少主。”

侍卫闻言,点了下头,放了薇依进去,其他的侍女则留在了殿外。

薇依看了眼身旁的侍女,侍女出声回道,“姑娘径直往里面走就是了,少主就在最里面。”

第4章 赐她名字

长生殿就像是一个望不到尽头的迷宫,层层的宫门排在眼前。

薇依一边走着一边默数,穿过八扇门,这才隐约听到里面传来的丝竹管弦之声。

门前驻守的侍卫看到董依,威严的问道:“来者何人?”

薇依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只能回道,“大司命叫我来找少主,让我听候少主差遣。”

近卫上到下打量了薇依一遍,“你不是我魔族中人,难道你是大司命从碧波潭带回来的外族人?”

“嗯。”薇依轻轻点了下头。

那近卫不再盘问,微微一笑:“进去吧。”

伸手推开殿门,管弦丝竹的悠扬乐声随之传来,偌大的大殿以白色和金色为主色调,殿中央数十名穿着薄纱的舞姬正在翩翩起舞,殿内的高台上,有一帐幔遮住的软榻。

似是看到了薇依,帐幔内传来一个柔软中带着甜腻的女声,“好了,都下去吧。”

殿内的乐声戛然而止,顺带着那些舞姬纷纷停下,然后躬身退出了大殿,只剩下站在门口处的薇依。

轻纱被掀开,一个俊俏的年轻男人站了起来。

那是一张用倾国倾城都不足以形容一二的绝世容颜,斜飞入鬓的眉,高挺笔直的鼻梁下,唇红齿白,美得令人窒息。

“你是什么人?”年轻男人声线带着丝慵懒。

薇依正看得起劲儿,愣几秒之后才回过神来,连忙回道:“是大司命派我来的,说是供少……”

薇依话没说完,只觉得身边有一阵风刮过,她额角的发丝轻轻浮起,下一秒,那年轻男人已经站到薇依面前。

看到了他敞开衣襟,露出了平坦的前胸,薇依吓得后退两步,“砰”的一声撞在了殿门上。

男人身披黑色锦袍,赤|裸上身,露出腰八块精美的腹肌。浑身上下散发出极致的慵懒和危险,双眼如狐,一眨不眨的盯着薇依。薄唇轻启,声音也是好听到骨子里面,“我问你是谁,你跟我提大司命做什么……”

薇依楞了楞,满脸羞红,“不是的……我,我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男人眉头轻轻一簇,“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薇依点点头,“嗯,我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

男人迈步走向薇依,他跟她本就只差两三步,如今几乎要贴在她的身上,身后就是殿门,她退无可退紧张的屏住呼吸。

他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睨着她,似笑非笑的道,“你跟我说这个,难不成是在暗示我,给你起个名字?”

“我……”

薇依嗫喏着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里面有个很漂亮的女人,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裙,出现在殿门口,我一睁眼睛,你就来了,看来我的梦还是蛮准的,这样吧,从今以后,你就叫梦吧,一梦。”

这一幕似曾相识,薇依下意识的眉头一簇,脑海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但她想要努力抓住的时候,大脑却又是一片空白了。

万般皆为裙下臣-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溟寂, 薇依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10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