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宠萌主,殿下吻不够-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樱小朵, 辰修渊

嗜宠萌主,殿下吻不够-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樱小朵, 辰修渊

第1章 彼此之间不到0.01厘米

“轰隆隆!”

咦?大清早在学院里面,怎么会听到这么像坦克行驶的声音呢?

烙心从眼前的恶魔雕像收回来自己的目光,往身后看过去

哇塞,真的是坦克车吗!

只见在烙心身后的宽阔的林荫道上行驶而来一辆黑色轿车,从外表来看很像是坦克改造后的模样,而和坦克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前头部分并没多出来的一截。

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模样的车子,忍不住好奇的多看了两眼。

猛然间想起的记忆片段窜入烙心脑海中,她记得之前走进学院时遇见暖暖,还和她手牵手走进来的,怎么她就一会儿没注意到暖暖便找不见人了呢?

烙心虽然着急的想马上找到暖暖,但最后还是压下了这个冲动,跑到了附近的一颗树后躲藏起来。

看着“坦克车”驶过来,好多个问号在烙心脑中冒出。这车的外形真嚣张,而车主也一样,竟如此嚣张的把这种大型车行驶在以诺学院的马路上,要知道以诺学院可是只招收富家少爷千金的,那么坐在这辆车中的人会是谁啊?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烙心双手扒在树干上,观察着从眼前驶过的“坦克车”,可惜观察无效。

又观察了一会儿

也许是上天想让烙心见见“坦克车”里的人,就在这时候的“坦克车”停下了。她看着“坦克车”,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停下来呢?

坦克车停下来后,那扇黑色的车门从里面被人推开,随后,阳光之下,一个少年沐浴在阳光中,从车里走了出来。

他来到车旁,全身沐浴着阳光,散发着淡淡的金光,驱散些许他原本给人冰冷的感觉。

他的下一动作,便是——

烙心看到之后就只有——震惊!非常震惊!

这个少年是会功夫吧?烙心张大了嘴巴,然后赶紧捂住了。

只见“坦克车”旁的少年单脚一踩车门,腾空跃入半空中,做出了看电视上才能欣赏到的特技动作。随即他在半空中翻了个身,站在车顶上而后坐下来,抱胸挺直背坐着。

然后,他闭上眼小憩。

“坦克车”又开动了。

啊?嘎嘎

烙心感觉她头上好像飞过一片黑乌鸦。就在坦克车的前面不到五十米的距离的地方,暖暖刚好站在那里,她似乎被吓住了,不敢再走动。

天啊!暖暖?那个不知何时站在路中间的少女,正是她的好友——暖暖!

那个富家少爷抱着双臂,闭着眼睛,没看向暖暖。

烙心还是很着急,万一那个富家少爷发现了暖暖的身份,他会把暖暖赶出学院吗?别看这所以诺学院是建在山上,好像与世隔绝一般,实际上出了名的苛刻,能够进入学院读书的学生都是非富即贵的,总之贫民不管出自什么原因也不可以待在里面,更别说来读书了。

她不知道暖暖怎么会被招进这所学院,但学院并不可能为某个平民而破坏规定,因此,她要保护暖暖,她现在是自己唯一的朋友,她不能让暖暖被赶出学院,不能让暖暖受到伤害,她一定要将暖暖留在身边!

心想着,烙心就已经冲了过去,拦到暖暖的身前后转头对她喊道:“暖暖你快走!别管我了!你快点跑回教室去!”

暖暖艰难地看了烙心一眼,正打算跑掉,那个富家少爷睁开眼睛,从坦克车上跳了下来,快速追过去挡住暖暖的去路。

“为什么跑?”少年扬了下眉,说话的声音不带起伏和温度,严肃地注视着对面的暖暖。

面对少年逼问,暖暖向后退了一步又想跑,被少年抓住衣领,提到了他眼前:“听不懂?你是她吗?”

“我不认识你。”暖暖不知少年这话的意思,反而吓得浑身直哆嗦,就好像烙心以前养的小猫咪受了惊的样子。

少年的双眼凑到暖暖的面前,深邃漆黑散发出强烈的磁场,吸引着对方的视线。由于少年的俊脸凑得暖暖太近了,她的脸不可抑制的红了起来。

并没因为暖暖脸红而感到不适应,少年似乎想从暖暖身上找到什么。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挡着你的路”暖暖还没说完话,身体已经脱离了少年的手,双脚落到地上还倒退几步。

“暖暖,别愣着了!快跑啊!”烙心一心想保护暖暖,发觉少年的目标是暖暖,迅速跑过来猛然推开了她,和她交换彼此的位置。

她朝她不停使眼色,暖暖不敢看少年,也没看烙心,赶快跑向高中部的教学楼。

烙心看到暖暖跑远了,才缓慢的转过头来

这一转,少年的脸就贴过来,他和她脸的距离超级近,马上快要亲到她的脸上啦!

估摸着她和他之间的距离只相差0.01厘米吧。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脸滚烫而很红。少年正也看着她,这便让她看清了他的五官,真的非常出色。他的脸上看不到毛细孔,尽管是小麦色的肤色,却一点也不影响他的五官。

这个少年的外表英俊清秀,柔顺的黑短发没过耳朵,虽长了一张温和的瓜子脸却无法掩盖本身强势性格,再加上此刻又在气头上更是透出霸气,怒目圆睁的表情难免让人害怕。

而烙心正在深刻体会这种害怕的情绪,少年瞪着她,两只黑瞳仿佛能喷出愤怒的火光。实在很害怕,在打算救暖暖时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然而当真正和少年的距离靠近后,她的双脚根本控制不了发抖,接着后退一小步。

“袁论!我看你还往哪儿跑!”一道粗厉的吼声突然响起。

烙心顿时懵了一会儿,不时耳边回荡着刚才的吼声,而后回头看过去。

第2章 非同一般,警署部卫官长归来

一个瘦弱的男生被一群牛高马大的男生追着跑着,那群男生就像是和被他们追的男生有深仇大恨,要丝毫不松懈的追着,而男生也不敢放松的奔跑,生怕被他们抓去受罚。

烙心看了眼朝自己跑过来的这一群男生,迅速地思考着,这是个好机会,趁乱逃跑,其实没逃跑。

她是去拯救弱小的男生!

那群男生一个个的手里都握着铁棍,看那架势他们是想把男生往死里揍啊。

追到男生身后最近的一个高大男生拿着粗长的铁棍,眼看那根铁棍就要砸落在男生的背上,烙心不管三七二一的后果,直接冲了过去,展开双臂便看到头顶砸下一根粗长的铁棍,条件反射并没让开而是马上闭上双眼。

“臭小子,没想到你还有同伙,老子把你们一起打了!”为首的虎背熊腰男生不料烙心会突然冲出来,怒骂一声,举起粗重的铁棍就朝他们砸了下来。

就感到一阵清风吹过耳朵,烙心没感觉到疼痛,猛地睁开眼,先看到的是一只手!

再往上看去……那辆“坦克车”上的少年正站在他们身边,就是他的手握住高大男生的手臂,铁管“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卫、梦卫官长。”虽然个头比少年高大的男生却看了眼他,然而连大气都不敢喘口,额头不断淌着汗珠。

“谁允许你打人的?”梦崎如加重手里的力度,瞪着这个闹事的男生。

“梦卫官长,我、我下次不敢了……”男生结结巴巴的说着,随着语速变慢却连一个字也挤不出。

被梦崎如绝对压倒的气势绝对性的压制了,他只觉得浑身也不能动弹。

“这么说就完事了吗?”梦崎如没听到满意的答复,心头燃起一把怒火,不禁更用力的抓着男生的手。

烙心打量着少年,这个人是?她感到有点熟悉,就好像……一时却想不来。

“对不起!我错了,请你饶了我吧。”被梦崎如抓住的手臂疼得要死,男生仍旧用另一只空余的手向后挥了挥,驱赶走那些想接近他们的男生,独自一人承受着梦崎如的压迫。

“哦,你做错了什么,你犯了什么错吗?”梦崎如瞄一眼那群牛高马大的男生,脑袋里就剩下怎么惩治这群混蛋。

“卫官长,我什么都做错了,求你饶过我!”为了保命而抛弃自尊,梦崎如面前的高大的男生猛然跪下来,趴在他脚边的地上。

“你害怕了?在你制造混乱的时候,别人也如此的害怕,怎么你不饶了他们?”梦崎如又想到刚才他欺负人的画面,不但不想饶了他,还更加重手里的力气。

烙心看着少年,他显然很生气脸色阴沉,握着高大男生的手臂不禁又加了些力气。再看向男生的状态,他的脸已扭曲惨白的不停流汗,无法反抗只有默默忍受。

这个少年……

让烙心产生非同一般的感觉,然而又说不上是好感,但微妙难以用语言形容。

早已不计较之前发生的事情,再说这个少年他又没对暖暖做什么,因此烙心随心对少年露出微笑。

只不过,这个少年目光都在高大的男生身上,根本好像已经当她不存在……

“那个……”感觉自己一直被忽略的烙心终于忍不住说话,目前她浑身被一种沉默而尴尬的氛围包围着,让她只想到打破这种氛围,不然太压抑了。

梦崎如并没有被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思路,如果烙心知道了他心里的想法肯定会超级生气,他还以为耳边有一只苍蝇嗡嗡叫,丝毫也没在意。

“以诺今天的风真大,竟然把警署部梦卫官长请回来了。”

这个声音是?烙心抬起头,男生穿一身和他们一样的卡其色校服,站在头顶的覆盖着浓密树荫的树枝上。

他扶着树干背对太阳的光线站立,看不清楚长什么样子。

第3章 梦崎如,我跟定你了!

“梦梦你终于肯回学校了,怎么样当警察的日子过得还好吗?”明显调侃梦崎如的口气,亦如莫晗川往日的说话风格。

梦崎如猛地回头,如鹰隼般锐利的眸光扫过莫晗川那张傻笑的脸,被这么一瞪,莫晗川的浑身马上冒出一阵鸡皮疙瘩,同时帅气的脸上也滑落下汗珠。

“好吧,梦崎如我开玩笑的,顺便打声招呼,我先走了。”察觉眼前的情况不妙,莫晗川从身后拿出一根用长绳绑着的铁爪,甩到了对面的树枝上勾牢。

他抓住长绳,矫健的身姿在树林中穿梭而过,很快就不见踪影了。

梦崎如被莫晗川的言行举止气得不轻,转头就去追人,撇下身后的众人,而烙心则一直都被梦崎如所忽略。

要问烙心原因是什么?当然不就是因为烙心长得太“丑”,但她是故意给自己的脸画了很丑的妆。要是她还保持自己的原先那张美丽的女生面孔,就有可能在这所学院招惹到不必要的麻烦,她才不要自寻烦恼。

镜头切换,回到新学期开学的前几天——

在这间大约有100平方米的客厅中,少女——樱小朵,这时候她还不是端木烙心,还充当着表面平凡的女生。

实际上,樱小朵的外公曾是黑道呼风唤雨的人物,如今金盆洗手闲适在家,偶尔过问手下管理的家族企业的事情,平时在外面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而樱小朵也从来不显露自己的身份,看表面只是一个平凡的漂亮女生,更何况她和张老先生目前住着普通的复式楼,没几个人知道她的家里这么有钱。

“外公!你说什么啊!”樱小朵听完了张老先生说的话,顿时火冒三丈地抬起手,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茶几上,不知某处传来“咔擦”声,好像是茶几的四条腿之一的木块裂开了。

“樱小朵,我不介意对你重复再说一遍,我的意思是,我会把你妈妈从那个人手里带回来的,但你想要见到你的母亲就必须去中国的以诺学院念书,然后顺利的毕业,等到你毕业时,我定会让你们母女团聚。”张老先生像是如负释重一般说完后,长吁了一口气。

“可是……外公……”樱小朵还想做最后的挣扎,她一点儿都不想离开这个她待了十七年的人工岛,而去那个她并不熟悉的中国。

虽然……她的外公和父母都是从中国来到这个海岛上定居下来,她的身体内也流淌着中国人的血……只是中国对于她来说却很陌生,突然让她到一个陌生的国家生活让她觉得难以适应。

“放心吧,朵朵,我已经帮你都说好了,你去找你的爷爷,住在端木家,他们会照顾好你。”张老先生笑眯了双眼,温柔地说着拍了拍外孙女的肩膀,不过外孙女——樱小朵却回给他不屑的眼神。

“外公……”樱小朵想了想还是不打算告诉外公自己的内心想法,她决定不会在端木家长期住下去,她可住不惯那种豪宅。表面上她却选择答应:“好,外公,我听你的。”

为了能够与母亲相聚,她就只好去那个陌生的国家,在那个陌生的以诺学院重新开始生活。

记忆的画面消散……

回到现实中来,在周围的树林里找了一圈后,终于找到了梦崎如的烙心开心地走过去,原本想捉弄梦崎如,拍一下他的肩膀,谁知他会突然转过身,反倒是烙心被吓了一跳,连忙的后退了几步。

梦崎如轻蔑地睇了烙心一眼,也没说话,直接从她的身侧走过去。

“喂!梦崎如,我跟定你了!”烙心记下了之前那个站在树枝上的少年说过的话,眼前的少年就是梦崎如,据她所了解的,梦崎如就是以诺学院最高统治者之一,也是最不能招惹的人。

然而她如今似乎已经不小心的招惹到了,那她还有什么好怕的呢?烙心的双手一起抓紧了肩上的蓝色书包的背带,匆忙的追到梦崎如的身边走着。

梦崎如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的事物,没有管跟着自己身边的烙心,当然也不会看她一眼,只顾着自己快速的朝前迈去。

第4章 当半个学期的好朋友

烙心跟这梦崎如还没走到教室,前方就传来了一群学生拥挤的吵闹声,有的站在门口向里面张望,有的爬到窗户上往里看着,场面好不热闹。

烙心只感到一片乌鸦飞过了她的头顶,感情她这是来到了菜市场吗?

他们围在那边做什么?

她看了眼身旁某高冷男,这个人从刚才到现在都没瞧过她。

也难怪,她无奈的摊手。他那句拐着弯毒舌的话,已经给她解释的清楚,反正她就是在他的眼里不存在嘛。你XX的!她忍不住心里骂着。

“梦、梦、梦卫官长!”不知是谁发现了梦崎如而结结巴巴地叫了一声。

“啊!真的是卫官长!欢迎你回来!”一群人火速的全部让开,立刻立正站好行军礼,左右站成两排,训练有素军人也不过如此。

走在梦崎如身边的烙心能感觉得到,那些学生都大气不敢喘一口,行完礼之后,都恭敬地低着头站立。

梦崎如无视身边的两排学生,始终没看过这些人地走进教室。

哎?烙心跟着梦崎如走进班里。心中不由感到庆幸而又想抱怨,梦崎如和她在一个班,她追他也方便些。不过,她嫌弃的看他一眼,这个人还真不是一般让她讨厌。

以诺学院的高中部,高二(10)班。她这个学期刚转学到10班的时候还觉得班级的数字挺吉利的。

如今,她感觉一点也不吉利。

因为,顺着空气流动而飘来……一股浓重的黑气?

奇怪了,她难道进入了魔法世界?不可能,可她怎么感觉周身被一团黑气所包裹呢?

这时候,梦崎如已经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来。完全没理会四周散发着强烈的黑暗气息,他只顾着从抽屉里拿出一本语文书,打开课本随意地翻阅。

咦?黑气不但没减少还越发浓烈了?!

烙心也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她的座位就在梦崎如的右手边。

这让她感到幸运也觉得不幸运,她的座位是靠里面墙一排,和梦崎如处于平行线上,然而还隔了两个座位。

隔了一个座位都不好搭讪,何况两个?她该怎么跟他说话呢?

随着上课的铃声响起,那些围在他们班门口的学生也很快的散去。

烙心发现了,那群围住他们班门口的学生是来看两大帅哥的。一个是坐在教室最后排她左手边还隔着四排的帅哥,隔得太远那人又带着面具看不清,应该是帅哥吧,不然那些人怎么总是看他了。

还有一位帅哥便是梦崎如,别人看着他,这人倒很享受其实不能这么说。他对别人目光全部视若无睹。

这节课是语文课,10班的班主任是一个矮胖的男老师,长相是那种烙心喜欢的和蔼大叔。

班主任对她很好,看在她是这个学期才转到班上的。尽管人丑了点、但不穷志,几次月考都考了全班前三名。

她总觉得班主任从她的身上找到了读书时代的记忆,因体态肥胖而被同学嘲笑,便勤奋学习,终于成为了贵族学院的老师。

这一切都是奋斗后得来的结果。

而老师从她身上看到从前的自己,因此对她很关心。

“今天我们不用上课了。”班主任突然来了兴致,不巧的是在看见了熟悉的两张面孔,这种兴致更加高昂。

烙心察觉到暗处的动静,有四双眼睛同时闪了一下下。

“我们今天玩游戏,是双方合作完成,游戏的获胜者要在本学期剩下两个月友好相处,因此游戏名就叫‘当半个学期的好朋友’。”班主任笑容满面的在烙心脸上停留了一会,而后换了一张严肃的表情去到另两人的脸。

底下的学生议论纷纷,只不过这是班主任的安排,都不敢违抗他的话。

10班看似和普通班级无异,其实是一个特殊的班级。在这之前,无论来什么样的老师都被那两个人Pass了,只有蒋有也就是他们现在的班主任来了以后,将这个班里两股相抗衡的势力给强制性压制。

“老师,你能说得更清楚吗?”清淡悦耳的话语声飘入空气。

烙心听到熟悉的声音,不确定就是记忆里的人,还是转过头去望向了他。

这回她仔细地看去,那张脸被一张精美华丽的蓝色羽毛面具挡住眼睛,看不清少年的五官,不过鼻子和嘴唇都长得很好看。

挺拔而消瘦的鼻子轮廓,那上面覆盖着一层薄汗,并没有一点影响他的魅力;即使戴着面具,烙心认定他是一个男生,因为有喉结,却有一双润度合适厚度适中的粉红色唇,那种红色红的恰到好处,不论谁看了也许都会有一亲芳泽的冲动。

“修渊,你别着急。”

在班主任说完这句话后,全班同学一瞬间都似乎感觉到了四周的空气骤然寒冷。

嗜宠萌主,殿下吻不够-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樱小朵, 辰修渊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21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