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君尤恨相逢晚-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江染, 萧亦寒

萧君尤恨相逢晚-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江染, 萧亦寒

第1章 介意取下来吗

“先生,你的皮带好别致,介意取下来吗?”

闻声,他刚毅的眉峰挑动,对于这句话感到意外而新鲜,看向江染的时候,精光的眸倏然一眯。

是她?

因为喝了酒的原因,她的脸有些红。

长长的睫毛颤动,光线洒下来,印刷在鼻翼两侧剪影成蝶,是清纯,亦是妩媚。

男人的反应太过冰冷,是江染全然没有预想到的,局面有些尴尬,她吸了口气,再次问他:“能还是不能?”

“你准备拿什么来交换?还是,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的声音传入她的耳膜,磁性好听,并不轻浮,反而深沉沙哑。

他站了起来,量身剪裁的西装色系深沉,透着成熟稳重的气息。

他很高。

和他站在一起,只及他的肩头。

两人对视,她处于仰视的姿态。

莫名的,有些局促。

“啊——”江染反应不及,被他长臂一伸,整个人就落入了他稳而有力的怀中,心跳陡然加快,“你要做什么?”

“帮你!”他的胸膛健硕稳重,透过西装,刺激着她紧绷的神经,男性的气息包裹,陌生而危险。

手心一热,他指关节分明的大掌握住了她的,在他的引领下扣住了皮带的卡头。

肌肤接触,让她的心中立刻激起惊颤。

明明是她要取下他的皮带,可这样暧昧的姿势,又让她慌乱不已。

“咔嚓”一声,皮带从他腰间抽离,稳稳的落在她的手里。

“谢了。”

江染想离开,只是还没有动身,就被他扣住:“小东西,现在该轮到你了!”

“什么?”她不解,揉了揉太阳穴,喝的有点多,头有些疼。

水色的眸泛着隐隐害怕的色泽,就像是林间迷路的小鹿一样,长长的睫毛轻眨,犹如清晨雨露,让他的胸腔处腾起男性的冲动。

他俯头,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畔,“女人解开男人的皮带,男人挑开女人的纽扣,理应‘礼尚往来’!”

心,剧烈的跳动起来。

视线相对,他的脸部线条分明,轮廓英俊倨傲,一举手一投足间都带着蛊惑的气息,让人心动又害怕。

还有他过于深邃的眸,就好像磁铁一样将她吸了进去。

一旦沉沦,不可自拔。

江染意识越来越模糊,酒精在挥发,她的脸色酡红,“我好热……!”

“那就——一切凭欲望做主!”萧亦寒眸色深沉,他将她拦腰抱起,大步离开,消失在紫醉金迷的酒吧。

这一夜旖旎不休。

这一夜注定难忘。

江染醒来的时候,是深夜四五点,天还未大亮。

皱眉,只觉得浑身酸软无力,下面更有着撕裂般的疼痛袭来……

睁开眼睛,陌生的环境让她心惊。

视线流转,看到旁边的男人更是吓了一跳,他雕刻般五官分明的脸英俊好看,成熟的气息散发着致命吸引力。

他是谁?

她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脑海翻转,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她和朋友一起去了酒吧,之后玩游戏输了,在真心话大冒险的环节中,遇到了他。

只是没想到,要个皮带,还要出事来了。

等等,她是喝了酒,可不至于那么快就醉的不省人事啊,眸子倏然一缩,是那杯酒有问题?

当时她正准备喝的时候,有人撞了上来,原以为是意外,但现在想来,早有预谋?

只是,是谁想害她?

再看看这个男人,就好像一头高危险的黑豹,散发着罂粟般致命的吸引力,虽然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过于冷酷,但那浑然天成的王者气息,又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痴痴跟着他。

下意识的,她觉得要避开。

从包里取出一张便签纸——昨晚是个意外,以后权当陌生人,再见,再也不见!

当萧亦寒醒来的时候,看到上面清秀的字迹,脸顿时沉了下来,面色阴霾不已。

这个女人想和他做陌生人?

轻易就想撇清关系?

只是见与不见,不是她说了算,而是他!

第2章 突然传来一阵喧嚣声

走在大街上,江染的身体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心里更是难受。

她……不干净了!

林北枫会在意么?

回到家里,刘婉和江薇薇正在看电视,看到江染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来,扬着笑意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和谐的气氛不再,仿佛,她是这个家里多余的存在。

多余?

江染冷笑。

刘婉是江正刚后来娶进来的老婆,之后生下江薇薇,而她的母亲失踪,多年来了无音信,有传言说她疯了,也有人说她死了。

“呀,江染,你还真是玩的疯狂啊。”江薇薇鄙视的打量着江染,腔调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

刘婉放下手中的水杯,“夜不归宿,真是不知廉耻。”

“我怎样,轮得到你们说三道四么?”对于刘婉和江薇薇挑衅讥诮的话,江染原本不想理会,但她们咄咄逼人,她也不会任人拿捏。

刘婉白了江染一眼,冷嘲热讽,“真是有妈生没妈养,一点教养都没有,阿姨只不过是关心你,犯得着像只疯狗一样到处乱咬乱吠吗?”

“你再说一遍试试?”江染心如针扎,从小没有母爱的她对于这样的话语,格外的敏感,她眸色冰冷,猛的盯着刘婉,往前面走去,因为动作过于激动,下面传来撕扯般的疼痛。

昨夜,那个男人压在她身上,一遍又一遍的索取,初经人事的她,一时间难以恢复。

刘婉皱眉,嚣张的面色有所停滞。

江薇薇的视线则在江染下面流转,“我说一夜未归呢,原来是和男人厮混去了。”

看着两人刻薄嘴的脸,江染的心头忽然咯噔一下。

“是你们在我的酒水里下了药?”她的视线冷厉,犹如刀刃,寒光逼人。

刘婉和江薇薇同时一愣,她们诧异的看着江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们的样子看上去很疑惑,不像是早有预谋的幕后黑手。

那么到底是谁?

江染冷冷看了刘婉和江薇薇一眼,“最好不要让我查到是你们。”

拖着疲惫的步伐,她上了楼。

沐浴过后,原本想睡一觉忘记烦扰与困惑,却没有想到一天下来,心情也难以平复,她有个习惯,那就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暴走,起床,她换了衣服出了江家。

压着马路,前面有个蒸桑拿的,去出点汗,醒醒神可能是个缓解情绪的好方法.

桑拿房的规模并不大,小家碧玉的,看上去倒是很温馨,合眼缘。

江染抬步走了进去。

就在她进入更衣室准备换衣服的时候,外边突然传来一阵喧嚣声,“这里是女桑拿房,你们男人进来做什么?”

众人乱作一团,纷纷拿起遮蔽物。

还有人想抱怨责骂,只不过还没有说出口就紧紧的闭上了嘴,视线中流漏出震惊和害怕的神色。

狭小的空间里,雾气缭绕,一瞬间冲进来几十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他们身材高大,面色冷厉,训练有素的姿态让人心生惧意。

“他们是谁?”

“发生什么事了……”

有人忍不住疑惑,小声的嘀咕着。

江染皱眉,挑开视线看过去,男人取下墨镜快速的形成两排,站定在她面前,为首的男人目标精准的锁定她,声音冷酷又不失礼,“江小姐,萧先生有请。”

萧先生?

有请?

这是什么情况?

江染不解,但紧接着脑海里就浮现出一人的身影,高大结实的身材,英俊倨傲的脸,线条分明的五官,还有那薄薄紧抿的唇,每一处都透着让人沉沦的气息。

同时,也让人心惊。

昨夜,就是这个男人在她耳边开口,霸道的命令她,“记住我的名字——萧亦寒!!”

下意识的,她选择逃避,“我不认识什么萧先生,你们找错人了。”

“你确定不认识?小东西,没有我的允许,想逃到哪里去?”没等她离开,一道冷酷的声音传来,磁性而沙哑。

众多保镖簇拥,他走在中间,气势浑然天成,霸气凌然。

结识的腿外是深色西装裤包裹,灯光洒下,光线欣长,唇边衔着的弧度性感好看,朝她走来的姿态不紧不慢,透着一股运筹帷幄的气息,天生如王者。

他,就是萧亦寒。

传言,他作风铁腕,是商界呼风唤雨的人物。

传闻,只要他想,随时能掀起A成的腥风血雨。

传闻,他成熟冷酷,拒人于千里之外,是北城无数女人心仪的对象,却是仰慕而近不得身的霸主。

这样的一个男人朝她走来,让江染的心七上八下的。

随着他的步步逼近,不知道为什么,她莫名的紧张。

“不是说好不再见面的?现在又来找我,是什么意思?”江染深呼吸了一口气,她稳住情绪,问他。

看着她,萧亦寒深邃的眸子眯了眯。

漆黑的瞳仁倒映着女人紧绷的脸颊,他指关节分明的手突然挑起她精细的下巴,“你说不见就不见,岂不是我才是个女人?”

他眸中的温度过于冰凉,亦如他的人,冷酷如冰。

她打了个汗颤。

他的食指若有似无的磨砂,透过肌肤,瞬间蔓延至她的四肢百骸,搅动着血液。

江染有些抗拒的偏开脸,质问着男人,“你想怎样?”

第3章 陌生而危险

“小东西,做了我的女人,就得一辈子。”萧亦寒强势的气息笼罩,让江染有些呼吸不顺,他俯下头,温热的气息喷洒上来,暧昧而危险。

他的气场太过庞大,稍不小心,就能搅得人心乱如麻。

咽了口口水,江染避开男人的气息,“那只是意外。”

“你这是在自欺欺人么?”

“什么意思?”江染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她自然怀疑那不是一场意外,但眼下这个男人提及,她多少有些诧异,他知道些什么?

“是不是很想知道,是谁在谋算你?”萧亦寒看穿江染所想,他尊贵的开口,“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还原你真相。”

意思就是她得妥协,得答应他的条件吧?

江染冷笑,“如果我拒绝呢?”

她不喜欢做被人牵线的木偶,任人摆布。

那么拒绝做他的女人,结果会是怎样?

“你只能点头。”萧亦寒伸手将江染揽入怀中,速度之快让她都来不及反应,淡淡的男性气息笼罩,耳边是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健硕的胸膛像展翅的雄鹰,散发着猎捕的光芒。

江染挣扎着,对于他毫无预兆的侵占愤怒不已,“你这是强盗理论……”

“强盗?”他勾唇,似乎对于这个词汇有所琢磨,音量不高不低,并没有起伏,让人听不出情绪来。

江染昂起冷艳的头颅,对上男人讳莫如深的视线,“难道不是?”

他抿唇。

空气中一下子凝固起来,静逸的让人窒息。

江染看着萧亦寒,长睫眨动,心里乱乱的。

只因为她发现了一点,那就是不管从哪个角度去看,这个男人都太过于英俊,即使是不说话,冷漠的样子也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接近,却又心生惧意。

犹如刀尖上的蜂蜜,带着蛊惑人心的甜蜜,与此同时,又有着致命的危险。

“啊——”身子忽然腾空,被他拦腰抱起,江染吓了一跳,她精致的五官慌乱不已,是羞红,更是愤怒,“你要做什么?”

“做强盗会做的事。”萧亦寒搂着女人纤细的腰肢,在上面捏了一把,刚毅的眉峰皱起,她太廋了,应该要养肥一点。

抢劫绑架?

他的话透着明目张胆的掠夺,霸气,权威不可一世,命令的口吻不容人拒绝。

“放开我……”江染扑腾着,更是向周围求救。

周身有人想帮她一把,可是碍于两旁气势磅礴的保镖,哪里又敢多管闲事,惹火上身?

萧亦寒带着江染走向外面。

人群中,一双幽冷的眸子紧密的注视着桑拿房里发生的事,站在角落里不动声色,待两人走远后,隐退在角落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

那端,很快被接通,她声音阴冷,“事情办妥了吗?”

“没有。”男人据实陈述,语气顿了顿后,带出一丝顾忌,“她似乎和萧亦寒关系匪浅!”

“萧氏帝国的掌舵人?”她有些意外,修长手指中带着的十三克拉钻戒,折射出耀眼的光芒,下一秒,嗜血如冰,“给我毁了她,让她再无骄傲的资本。”

“可是萧亦寒这边……”

“我会处理。”她打断他的话,冷冷勾唇,“找准时机,让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是。”男人挂断电话,肃杀的气息蔓延。

门口,江染气急,双手胡乱挥打着:“你这是犯法的……我要告你!”

“我萧亦寒的字典里,没有惧怕两个字!!”

“萧亦寒,你放开我,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萧公馆!”

三个字自他嘴里传出,落地有声,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不去。”江染本能的拒绝,“我们不熟,带我去你家是什么意思?”

她慌乱的话语让萧亦寒不由得觉得好笑,他吻了吻女人白皙的额头,灼热的气息刷过她的脸颊,落在她漂亮的耳畔,邪魅的挑唇,“从头到脚,我都看过,摸过了,江染,你告诉我这样还不算熟,那么要怎样才算,嗯?”

次裸裸的话语传出,江染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连带着耳根子都红了起来。

清纯又妩媚的样子落在男人的眼中,他的眸色倏然一深。

下一瞬,薄唇压了上去,含住了她的水色下唇热情激烈……

“唔……萧亦寒,你放开我……”江染没想到这个男人,会突然吻上她,英俊的脸在她的面前放大,淡淡的烟草气息夹杂,唇畔的缭绕让她一瞬失神。

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张嘴狠狠的咬下。

萧亦寒眉头一皱。

血腥味传来,从两人的嘴角流泻。

周身的保镖顿时吸了口凉气,这个女人胆大包天,竟然敢咬总裁

趁着这间隙,江染挣扎着跳了下来,她不敢停留,拔腿就跑。

只是她越想逃,越走不掉,被保镖挡住了去路。

第4章 事出突然必有蹊跷

恰时,手机铃声响起,张助理接通后过了几秒,他神色严肃的来到萧亦寒身边,恭敬的附耳禀报,“总裁,分公司出事了,就在几分钟前……事态严重,可能需要您亲自去处理。”

听着助理的禀报,萧亦寒扫了眼江染,他眯眸。

来日方长,不急这一时。

正好,也给她缓解的时间。

他挥手,示意保镖放行。

大费周章将她虏来,又云淡风轻的让她离开,此刻的江染诧异不已,也云里雾里,之前还不让她走,现在突然就改变主意?

只不过虽说疑惑,她还是匆忙离开了。

看着女人倔强不屈,一旦得到自由就仓皇逃脱的背影,萧亦寒叹了口气。

“总裁,是否现在就过去?”张助理站在一旁,小心询问着。

萧亦寒收回视线,他抬步,弯身上了车,“事出突然,必有蹊跷。”

张助理沉吟,“我马上去调查清这背后的原因。”

“看来我萧亦寒的的对手不少。”萧亦寒坐在真皮座椅上,摊开的双手,犹如地狱的魔,震慑力十足,不怒自威。

车如箭般穿梭出去,男人的声音掷地有声,“保护好江染,在我回来之前。”

“是!”

江染跑了很远,在确定后面没有人跟上来后,才松了口气。

扶着膝盖,她喘着粗气。

刚刚的事情让她气愤又懊恼。

萧亦寒这三个字深深的印刻在她的脑海,掀起她的心绪,久久缭绕。

次日,也不知道是哪家报社,捕捉到江染和萧亦寒在一起的画面,北城的头条印上男人倨傲英俊的身影,还有江染的侧面,她被男人强吻的那一幕,因为两人站在一起,他挡住了她大片光芒,所以,看上去有种若隐若现,认不出是谁。

只是她手上带着的镯子,江薇薇再熟悉不过,是江染的母亲失踪前留下来的,江染这么多年从不离手。

握着牛奶杯的手一顿,将报纸在刘婉面前扬起来,眼神尖锐,“妈,你看,这不是江染吗?”

接过报纸,刘婉眯了眯眸,“勾搭上萧亦寒的,她可真有‘本事’。”

想起之前江染的夜不归宿,江薇薇猛的拍了拍脑袋,听到楼道有下楼的脚步声,她索性对着江染冷嘲热讽,“我说昨天回来的时候不对劲呢,原来是去卖身了,江染,你真让人恶心。”

她抓着报纸朝江染扔过去,趾高气扬。

视线扫过,看到上面偌大的照片,江染眉头紧皱,好在上面的角度,不去比对,认不出她来,眸子挑动,她冷冷的看向江薇薇,“江薇薇,你的嘴巴最好给我放干净点。”

“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别以为没有拍到正面,我就认不出来,告诉你,你手上的镯子就是证据。”江薇薇挺直腰杆,对上江染,“我就说了,你想怎样?”

江染冷哼,她往江薇薇步步逼近,冷艳了光芒,“别再来招惹我,否则信不信我撕了你?”

如果不是因为江正刚对她好,江染早就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家了。

又何必天天看这对母女可恶的嘴脸?

江薇薇被江染的气势吓到。

刘婉一把拉过江薇薇,冷笑出声,“江染,少在这里唬人,你以为我们怕你么?要不是你爸护着你……”

“如果我告诉我爸,我的‘后妈’和妹妹,合起火来侮辱我,你说他会怎样?”

闻言,刘婉和江薇薇的身子同时一震。

看着江染离开江家,江薇薇很是委屈的靠在刘婉身上啜泣,“妈,你看江染那嚣张的样子,实在是可恨。”

“先忍忍,现在你爸还很在意她。”刘婉拍了拍江薇薇的肩膀,安抚着她,眼中流转,在算计着什么。

“爸护着她,现在又来了一个萧亦寒,以后更要被她踩下去了。”江薇薇不满的嘀咕着,说出的话却让刘婉眸色一亮。

她拉开江薇薇,打量着她美丽的五官和较好的身材,突然开口,“江染可以,你也可以。”

江薇薇不解,“妈,你的意思是?”

第5章 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不论是身材,还是姿色,她都比不上你,既然她能够接近萧亦寒,你也能。”刘婉一字一句的道出自己的想法来。

江薇薇脑海里浮现出报纸上男人的英俊多金,联想起他的地位显著,权势滔天,顿时春心荡漾。

外边,江染取下手镯放进包里后,去了公司。

职场八卦在所难免,下了电梯,耳边就传来了议论纷纷的声音,“萧亦寒这样的黄金单身汉,竟然有了女人,真是让我们这一派仰慕者心碎了一地啊。”

“是啊,那个女人真幸福。”

“要是萧亦寒吻的人是我,让我折寿十年都愿意。”

“要不要那么夸张?”

“哈哈哈……”

嬉笑打闹的声音传来,江染走了过去,突然有人注意到她,拿着报纸看了看,又看向她,“江染,我怎么觉得,照片上的女人和你好像?”

江染的脚步一顿。

有人接过报纸,琢磨比对着上面的侧脸,“这么说,好像是有点像呢。”

“长得像,并不代表就是。”江染扼杀掉众人的揣测,她放下包包,利落的坐在办公桌前,“如果我是萧亦寒的女人,现在还能来这里上班?”

以萧亦寒的身价,作为她的女人,尽可享尽荣华富贵,又哪里需要奔波劳累呢。

这句话很有效果,众人笑了笑,也就没有再多想什么。

只是提起萧亦寒,江染的心总是有些乱。

捏了捏眉心,继之前他霸道的掠夺后,不知道会不会再上演一次?

只不过明显她有些多虑,因为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都了无音讯,查无影踪,让江染忽然有些猜不透,看不穿。

自上次桑拿房的事件之后,她都过着平静的生活。

他霸气的出现,搅乱她的心绪,又突然失踪,这是什么意思?

直到半个月后——

私人机场。

萧亦寒走在前面,两旁是多名助理和秘书,还有保镖。

助理向其汇报着公司的事,男人淡淡点头,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出机场,加长版的房车里,他抬腕看了看时间,挑唇,倨傲的声音低沉沙哑,“她最近怎样?”

她?

助理反应过来,赶忙将实际情况陈述,“据您的吩咐,有两名保镖一直在暗地里保护江小姐。”

“嗯。”萧亦寒揉揉太阳穴,上次江染在酒吧被人下药,他担心她有危险,所以派人保护她,收回视线,“她现在在哪?”

“江小姐还在公司加班。”

“让保护她的人撤了。”萧亦寒下了命令,“去她上班的地方。”

“是。”

十六楼的写字楼里,江染关掉电脑,加班到现在,整个人很是疲惫。

她拿上包包准备下班,离开公司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因为不是正当大道,所以走到前面一点比较好打车。

她没有注意到,身后有着危险紧逼而来。

僻静的角落里,一辆耀眼的法拉利停靠,车身里面的主人身着华丽,五官精致妖娆,长长的大波浪卷发摇曳,妩媚的气息尽数弥漫。

她很吸引人眼球,但同时,那双幽冷的眸子透着嗜血的光芒,又让人心生惧意。

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方向盘,“她就是江染?”

“是。”黑衣人确定的点头。

女人的面色倏然一变,阴霾而尖锐,“上一次她幸运躲过一劫,这一次,让她万劫不复。”

黑衣人不解的看向女人,“您都不认识她,为什么却要三番两次想至她于死地?”

“你的问题似乎有点多?”女人冷厉着眸子,警告性的反问。

黑衣人微楞,随即下了车,“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放心,我一定做的干净利落。”

之前有萧亦寒的人在保护江染,所以无法动手,但就在十分钟前,他的人突然撤走了,不管是什么原因,这都是下手的好机会。

看着江染的背影,女人勾唇冷笑,仿佛她看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蚂蚁,只要她想,随时都能捏死,让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黑衣人下车,来到一旁的面包车上,伸手启动了引擎,车快速的朝着目标撞过去。

刺眼的灯光传来,让江染侧目,一时间睁不开眼睛。

待反应过来的时候,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她顿时吓的魂飞六散。

“啊——”

刺耳的声音响起,听上去让人血液逆转,陷入空前的慌乱和恐慌中。

萧君尤恨相逢晚-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江染, 萧亦寒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80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