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有礼:美女哪里跑-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叶梵, 顾陌

顾少有礼:美女哪里跑-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叶梵, 顾陌

第1章 你刚刚叫我什么?

位于A市最繁华的地段,M&F娱乐经纪公司大厦跟前一间最平凡不过的小咖啡店内,透过落地玻璃窗,只见一大一小身影正剑拔弩张的坐在桌子的对面,这样的局面已经持续的有一段时间了。

“妈妈!”

孩童的声音稚嫩清脆,但是那倔强的小眼神中泛起的泪花还是让叶梵颓败下阵来。

“小鬼,我再告诉你最后一遍,我不是你的妈妈,你认错人了!”

“你就是。”小男孩不服输,低头不断地像是要从自己的包里翻出什么东西来。

叶梵无语,她抽空看向对面的大厦,又看看手机上的时间,不禁蹙眉,攥紧了手上的单反包,还好,那人还没有出来。

“啊,找到了!”小男孩的脸上突然露出欣喜的表情,将一张已经磨破了角的照片用小手推到她的跟前,“你看,你就是我的妈妈,叶梵!”

看着照片上的人,叶梵瞬间睁大了眼睛,还别说,那个照片上的人跟她还真像,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只是,她要是有照片里面的女人成熟有魅力就好了。

“你……妈妈也叫叶梵?”叶梵试探着开口问。

“嗯。”小男孩点头,一滴眼泪就那样不其然的落了下来,委屈的再次叫道,“妈——”

“停!”叶梵抬手制止,她可没说承认,这充其量只能说是——巧合!

一瞬间,小男孩一住不住的盯着她,憋了几憋,最后还是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叶梵扶额,眼角的余光恰好瞥到对面楼门口突然走出来一群黑衣人,中间围着一个看不清容貌的男人。

紧接着,不知道从四面八方哪个地方冲出来一堆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围了上去,叶梵看了后心凉了半截,完了,她还是晚了一步。

“呐,小鬼!”叶梵猛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捏住对面正眼泪鼻涕流了一脸的小男孩,“我不管你是从哪里冒出来胡乱认亲的小鬼,老娘我现在还是双十年华的黄花大闺女,怎么可能就有了你这么一个五六岁的小屁崽子。”

“可……”感受着如此近的距离,妈妈的气息一瞬间扑面而来,小男孩一瞬间止住了哭声,吸了吸鼻子,哽咽着说道。

“可是!我现在还有工作要忙!”叶梵打断对面的小鬼,“你乖乖坐在这里,等你妈妈来接你知不知道?”

说完,她也不顾对面泪眼朦胧的小男孩,抓起自己的的单反包,就向门外冲去,忽略了小男孩失落中自语的声音。

“可是,你就是我的妈妈啊。”

叶梵此时已经冲出了咖啡店的门口,一边掏出包里面的相机,一边懊悔自己刚刚就不应该心软理那个小鬼。

她好不容易得来的小道消息,知道当红巨星唐思齐有可能跟自己公司新培养的女星有染,并且两人今天要一起出席某活动,就急忙赶来堵在公司,却不想还是被抢先一步!

“唐先生,请问您最近是不是跟一位女星走的特别近?”

“唐唐打算什么时候公布自己的恋情呢?”

“两人是早就在一起了还是因戏生情?”

“……”

听着人群里不断传出的提问声,被挤在人群最外面的叶梵终于怒了,要知道,她今天是被编辑撵出来的,要是抢不回头条,恐怕明天她就可以喝西北风了!

哪个干记者的没有点钻缝爬洞的本事,只见她将相机抱在怀中,瞅准人群的缝隙,憋足了劲儿,后退两步,猛地冲了过去。

“唐——啊!”

“砰”的一声,她感觉自己猛地撞上了一堵温热的墙,世界一下子安静了下去,抬头看去,阳光擦过男人额前的碎发,一张英俊挺拔的面庞在她视线里渐渐清晰。

是他?M&F星娱集团的掌舵人,年纪轻轻就已经掌控整个A市的命脉,顾陌!

就在她愣神的间隙,一股大力猛地将她推了出去,相机被砸在地,手腕传来刺痛。

“妈妈!”

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叶梵抬头看去,只见刚刚那个小男人背着一个蓝色的小书包此时正吃力的挤过人群向她的方向跑来。

“妈妈,妈妈你受伤了没有?”

小家伙跪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她正不断流血的手腕,瘪着小嘴眼泪正扑簌扑簌的往下落。莫名的,叶梵感觉心里面暖暖的,就像是有什么羁绊一般,伸出手想要擦干他脸上的泪水。

指尖还未触及,就见到小家伙猛地从上站了起来。自己擦干泪水,脸上满是愤怒的神情。

叶梵隐约猜到这个小家伙接下来要干什么,心中暗叫不好,目光猛地移向站在跟前的男人,刚要伸手去拉,就听见——

“爸爸?”

男孩的声音中有颤抖,还有……抑制不住的喜悦?

叶梵手就生生的顿在了半空中,连带顿住的还有男人的脚步。

顾陌的表情瞬间阴桀,他被拖出来为自家艺人躲狗仔就已经够憋屈的了,又被一个疯女人撞,现在又有一个小鬼在大庭广众,所有记者跟前叫他爸爸?!

视线扫过周围早就已经呆掉的记者,他弯身,食指勾起小男孩的衣领,语气中暗含警告:“你,刚刚叫我什么?”

叶梵屏住了呼吸,生怕这个传说中性情隐情不定的男人会一掌将这个不知道死活的小家伙拍死!

“咔嚓!”

周围突然传来一声相机快门的声音,就在叶梵愣神,脑补小男孩会被吓得嚎啕大哭的时候,只见小家伙却猛地双手圈住了男人说的脖子,“啵”的一口亲上了男人的脸颊,“爸爸!”

话音刚落,周围就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快门声。

“顾总,怎么出来的会是你?这是你的私生子么?”

“顾总,您是什么时候注册结婚的?”

“顾总,此次唐思齐爆出绯闻可是为了掩藏什么?”

掩藏什么叶梵不知道,只是,看着身边越来越小的包围圈和渐渐对向自己的摄像头,多年的记者生涯经验告诉她——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一个鲤鱼打挺,她从地上翻身站起来,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拉住那个男人的衣领就向人群外跑去!

她知道,明天的头条新闻一定是:顾氏总裁竟有私生子?!其妻疑似为狗仔!

第2章 妈妈在这里

直到跑到一个小巷子里,叶梵才气喘吁吁的松开身后的两人,扶着膝盖粗喘!

“你究竟是谁?”

身后男人的声音清冷,一下子让她顿住了动作,不禁后背冷汗直流,她怎么就忘记了身后还有一个大魔王!

就在她不知所措回头的时候,只见那个小身影一下子就扑到了男人的身上,抱着他的大腿放声大哭:“爸爸,爸爸,我可算是找到你了,你为什么不要念念了,别人都有爸爸,就只有我没有,我再也不要你离开我!”

小孩子的声音贯穿了整个巷子,叶梵无语,这个小鬼,她真的是醉了,先是乱认她妈妈,现在又抱着这个男人叫爸爸,眼看着顾陌的脸色越来越黑,叶梵想要趁现在脚底抹油开溜。

所说少一事不如多一事,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就在她捏紧相机,悄悄转身,猫腰想要开溜的时候,身后的声音让她猛地顿住了脚步。

“她们给了你多少钱,让你用这种恶劣的方式来接近我?!”

顾陌的声音中带着嘲讽,他看着在他跟前玩仙人跳的一大一小,整个人隐忍着一股怒气,看来这些记者为了夺到新闻头条还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

叶梵蓦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回头看向身后的男人:“你什么意思?”

顾陌眉头紧皱,想要扒拉开抱着自己大腿的小鬼,可是莫名的却下不去手,烦躁的说道:“我不管你是谁派来的,利用一个孩子就是无耻,还用,马上将你手上相机里的照片删除,此事我就不再追究,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

叶梵感觉自己二十年真的是都白活了,难道有钱人都是这样跟贫民说话的么?她虽然做的是狗仔,但从小也是在毛爷爷红色思想熏陶下长大的,对于“骨气”两个字一直诠释的也很是到位!

“你有病?哪只眼睛看见我利用小孩子了,还有,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拿相机拍你了,我看你人倒是长的人模人样,怎么说话这么恶毒,你是吃毒药长大的吧!”

顾陌原本就不好看的脸色此时更是黑如千年玄铁,他也不说话,一个手指勾起抱着自己的小鬼扔到了叶梵的怀中,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伸手就去抢她的相机!

眼看着男人就要得逞,叶梵瞪大了眼睛,这相机就是她的饭碗啊,相机没了还不如要她的命!

千钧一发之际,叶梵抱紧怀中的孩子快速转身,躲过面前的男人的魔爪,却不想背后就是串流不息的马路。

“滴——”

刺耳的鸣笛声从远处呼啸而来,叶梵看着那辆直直向自己冲来的车,任命的闭上了眼睛。早在她刚上小学的时候,她迷信的妈就给她找人算过命,说是她在二十岁的时候会有个大劫,要死逃过了,就会凤凰涅槃一飞冲天,若是不能,她也就只能认命一命呜呼了!

现在看来,这就是所说的大劫了,只是——

看向自己怀中正眨巴这滴溜溜的大眼睛的小家伙,她实在是又有些不甘心,看向那个罪魁祸首的男人,她咬咬牙,一把将孩子向他推去。

“接住!”

“妈妈!”

孩子离开了她的怀抱,大卡车离自己越来越近,一瞬间,她浑身成放松的状态,这些年,她过得太苦,母亲瘫痪在床,自从知道她有可能活不过二十岁就一直骂她是个赔钱货,父亲嗜赌如命,唯一的妹妹却整天只知道打扮自己,成天做有朝一日能嫁进豪门的白日梦,她要是解脱了,也好!

强劲的风撩起了她的发丝,就在她放任自己等待那一刻疼痛到来的时候,却突然感觉自己腰上一禁,紧接着,一股大力之,后男人身上特有的古龙香水味道钻进她的鼻孔!

是人只有在死了的时候才会有种被人抱在怀中疼爱的感觉么?

“妈妈,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听到熟悉的童音,她缓缓的睁开眼睛,只见自己的身上正趴着那个一脸关心的小身影,而且,身下貌似软软的,她不禁动了动,却突然感觉有东西在顶着她的后腰。

“死女人,别乱动!”

男人的声音咬着牙,隐隐的还有一丝痛苦的意味,一瞬间,叶梵就知道那个顶着自己的是什么东西了,二十年来她没吃过猪肉可是见过猪跑,浑身僵硬的坐在那里不敢动弹!

“还不下去!”

顾陌咬牙切齿,他现在躺在地上,不知道磕到了什么东西只感觉自己的背部疼痛难忍,可是他救下来的这个女人不但不知恩图报,还在他身上敏感的地方蹭来蹭去,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不可信!

“啊?”叶梵有点懵,刚刚这个男人不是还不让她动么?一双大手突然扶上了她的背,就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将她推了下去。

为了护禁怀中的孩子,她生生的用整个背部承受了大地的亲吻。

“嘶!”

“唔!”

伴随着叶梵的惨叫还有一声闷哼,她以为是怀中的孩子受了伤,急忙去查看,一圈下来看到小家伙完好无损这才放下心来,再看向脖子上的相机也完好,这才发现痛呼的声音是从顾陌的方向传来的。

回头看去,他的身下已经积了一大滩血迹,而从他身下隐隐漏出来的还有半截玻璃。

“爸爸!”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小家伙,看到此时的情景,叶梵能明显的感觉到他正在微微颤抖,以为是小孩子没有见过这种场面,急忙将他的头按在了怀中。

“别怕,别怕啊,妈妈在这里……”

说完这句话,叶梵整个人都愣住了,这句话,她怎么说的这么顺口!

回头看向脸色苍白的男人正吃力的拿出自己手机,她不禁松了一口气,还好没人注意到。他试探着开口:“你,你还好么?”

却不想男人在手机上发了什么东西后,突然伸手就拽住了她的手腕:“星辉报社。”

顺着男人的目光,她看见他正直勾勾的顶着自己胸前的记者牌,她努力的想要甩开男人的牵制,哆嗦着说道:“你,你要干嘛,快放开我!”

却不想顾陌的嘴角却扬起了一抹嗜血的笑容:“很快,我会让你来求我的!”

说完这句话,叶梵就看见面前的男人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第3章 预谋

第二天一早,顾氏总裁神秘情人及私生子曝光的事情就席卷了整个A市,顾陌从病房醒来的时候,就受到了自己好友兼主治大夫薛志宇的嘲笑。

“哈哈,我说,你一个堂堂大总裁,竟然被一个女的摆了一道,还闹得满城皆知,你说你丢不丢人!”

顾陌吃痛的摸着脖子上的绷带,目光讳莫如深,想要说话,可是,喉咙却像是撕裂般痛苦不堪。

“你后肩被插了玻璃,要是再偏半分,以这条命就可以挂那了,我说你也是出息了,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值得么?”

顾陌装作疑惑的看向正站在自己床边调点滴速度的男人,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他?救那个女人?开玩笑!

“你不用嘴硬,昨天那个巷子里有监控录像,要不然那个女人早就因为故意伤人罪进监狱里了,我们到的时候,那个女人和孩子都吓傻了。”

顾陌瞳孔会骤缩,让人看不清他此时的情绪,伸手吃力够过一旁的水杯,润了润喉咙,“报纸上现在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就说你顾大总裁的老婆和孩子被曝光呗,我可是问了,仅是半天时间,你们公司的股票就落了两个百分点,那些老狐狸已经开始坐不住了,我看呐,”薛志宇将自己扔进一旁的沙发中,满是看好戏的样子说道,“这老婆孩子你是不认也得认喽!”

薛志宇说的这些顾陌怎么会不懂,公司里那些老狐狸等着看他的热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如今更可以借着他私生活混乱将他拉下马,可是,“可笑,怎么可能!”

薛志宇却以为他说的是关于新闻的事情,立马问道:“怎么,除了承认你还有别的办法?”

顾陌却淡笑不语,拿过床头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明天,我不想再看见星辉报社,还有,这次的新闻先别压,正好将公众的注意力从唐思齐那里引走……接下来的事情我有安排。”

“你这种表情,看来又有人要倒霉了!”薛志宇知道,只要每次顾陌露出这种笑里藏刀的表情时,就是对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的时候。

而此时另一边,叶梵自从将那个小鬼带回自己住的地方的时候就再也不敢出去了,手机早就已经被打爆了,可是她却不敢接,她知道现在报社一定闹翻了,外面铺天盖地的新闻一定会将她压死!

“妈妈,我饿了。”

叶梵看见委屈的躲在门后捂着自己肚子叫饿的小鬼,满脸的无奈,经过昨天一下午的时间相处,她知道这个小鬼叫做“叶念”,呵,很巧,跟她一个姓,他说自己是从未来的世界过来,拯救自己和他爸爸也就是顾陌的爱情,叶梵一个字也不愿意相信,但是那个小鬼的一句话却让她转变了态度。

他说:“妈妈,你不相信我不要紧,可是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的,再也不会让你受伤!”

“在你的那个世界我伤的很重么?”叶梵条件反射的问道。

可是那个小家伙却一反常态的闭口不言,狗仔本性的她一瞬间就爆发了你越不让我知道,我越想知道的优良本质,奈何小家伙却不论她如何的威逼利诱就是不开口。

无奈之下,她只好拿出冰箱里仅剩的一点麦片加了牛奶冲给小家伙喝。

“啊,怎么又是这个,看来不管什么时候妈妈就是妈妈,只会冲麦片!”

看到小家伙捧着比脸还大的碗,在那儿嘟嘟囔,竖起了耳朵:“你还敢嫌弃?!”

话音刚落,却不想小家伙立马变脸,对着她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果然有妈妈的味道!”

小家伙的声音糯糯的,看着他肉肉的小手一勺一勺的挖麦片往嘴里送,一瞬间让她失了神,难道白浅上神的经历真的在她身上重演了?平白捡了一个肉团子做儿子?

就在她愣神的时候,突然响起的电话声将她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别接!”

在她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家伙已经眼疾手快的将电话接了起来,看着来电现实上面写着“主编大人”四个字,原以为撕声裂肺的咆哮并没有,而是一阵悲天悯人的大哭声。

叶梵颤着手接过电话,确认好几遍确认电话号码没错,这才抖声开口:“喂。”

“哇——”电话里的哭声越发的清晰,“顾夫人,我求您能高抬贵手,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但是看在我们一起共事这么长时间的份上,请让顾总放过我们一条生路……”

电话里在说什么叶梵已经听不清,可是那声“顾夫人”却生生雷的她外焦里嫩:“主,主编,您是不是打错电话了,我,我是叶梵啊!”

哪知她的话音刚落,电话那边的声音更加的悲惨了:“顾夫人,您就不要逗我们了,星辉马上就要破产了,现在只有您能救,您跟顾总的事情现在整个A城还有谁不知道啊!”

叶梵有些懵,要是孩子被误认成为私生子她能理解,要是她被误会成小三,她也能理解,可是这“顾夫人”又怎么说?

“妈妈,你上电视啦!”

顺着孩子清脆的声音,叶梵看向电视的方向,手中的手机猛地滑落,“这,这是……”

“咦?妈妈,你跟爸爸什么时候结的婚?这和我知道的不符哦!”

是了,那是一张结婚证,上面的红底照片正是她和顾陌,而且主持人此时正夸张的解释着他们两人的恋爱经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突然,她脑海里突然想起了那天那个男人昏迷时说的最后一句话:“很快,我会让你来求我的!”

难道,那个男人早就有预谋?

第4章 爸爸有危险!

“妈妈,爸爸有危险,我们快去找他吧!”小家伙突然激动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甚至打翻了手中的麦片,拉着她就向外冲!

叶梵险些被拽个趔趄,他一把抱住小家伙的身影,“等一下!”

按照现在这个情形,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

按住怀里正不断挣扎的小家伙,他一步步蹭到窗户旁,掀开一点点窗帘,果然,她的楼下已经围满了记者,要是贸然冲出去,想来下场一定不会好看。

她惊魂未定的拍着自己的胸口,却发现怀中的小家伙挣扎的更加厉害了:“妈妈,快,我们要快点找到爸爸,要是爸爸出事了,你们不能在一起了,我就会消失了!”

听着小家伙说的跟真的似的,叶梵一下子就不地道的笑了,“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先知啊,还能预测未来?人家是堂堂大总裁,哪会遇到什么危险!”

小家伙却憋红了脸,仰起头时眼泪汪汪的,委屈极了,一瞬间让叶梵感觉自己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眼看着小家伙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最后还是她妥协,举起双手说道:“好好好,我去,我去还不行么?”

去问问那个男人究竟要干嘛,还有那张假的结婚证,究竟是那里来的!

回头看向楼下那些长枪短炮,叶梵叹气,看来,她要使出她的另一个必杀技了——易容!

叶念回头的时候,看到的恰好就是叶梵那双放着狼光的眼睛以及那不坏好意的笑容,不禁小脖瑟缩,嗫喏道:“妈妈。”

……

楼下的记者已经等了一天了,早就已经疲惫不堪,只有潜意识支撑着他们守在这里继续等待,夕阳西下,一个娇小的男人抱着一个小女孩从正门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因为性别不符,谁都没有注意到他们,直到坐上了计程车,叶梵才松了一口气。

“先生,请问去哪里?”

叶梵抬头看向后视镜里那个留着小八字胡的男人,嘴角不禁扬起一抹得逞的笑意,跟着镜子里的男人也笑了出来,“去M&F星娱集团。”

“妈妈,我不要穿女孩子的衣服!”

坐在一旁的叶念正不断的撕扯着身上的衣服,叶梵急忙扑上前制止:“别脱,等一下下车我们还要用!”

作为狗仔的叶梵深知狗仔的生存之道,果然到了地方之后,M&F跟前还是守了很多的狗仔,叶梵就那样抱着叶念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大厦,却不想在前台被拦住了。

“先生,请问您找谁?有预约么?”

叶梵眼睛转了转,她知道此时要是直接自爆姓名只有被撵出去的份,于是,立马脸上表现出悲痛欲绝的表情。

“小姐,麻烦你帮我告诉顾总一声,就说我是他的小蜜饯,带着他的小心肝来了,他欺骗了我这么多年的感情,我们连孩子都领养了,现在他却告诉我他喜欢女人!小姐,你说,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呢!”

为了让效果更加的逼真,叶梵说着说着就任由泪水在脸上肆意,还指捏兰花,反正怎么恶心怎么来!许是前台真的被恶心的不行,急忙给总裁办的秘书室打了电话,那边很快就有了回复,说是让她上去。

直到走进电梯里面,叶梵还看见身后前台小姐正不断搓着身上的鸡皮疙瘩。

“妈妈,你好坏哦,竟然说爸爸是同性——唔!”

不等小家伙说完,叶梵就一把将他的嘴给捂上了,看着电梯的指示灯正一点点的向上攀岩,她的心也正一点点的揪了起来,隔墙有耳这个道理她还是知道的。

可是叶梵没有想到的是,电梯的门刚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漆黑,紧接着电梯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挤了进来几个黑衣人,一把将怀中的小家伙给抢走了,任由她如何厮打,小家伙如何哭闹也无济于事。

她踉跄着向前奔去,却猛地被什么东西给绊倒了,身后的电梯门一点点的关上,关上了最后一丝亮光。

“叶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就在叶梵惶恐不已的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紧接着,随着“啪嗒”一声,一个复古的拉灯照出一丝昏暗的光亮,男人正坐在小圆桌旁的山发上,灯光映出他整个硬朗的侧脸线条。

“顾陌?是你,你将叶念怎样了?”

“叶念?”顾陌摇动着手中的酒杯,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叶小姐还说不是自己的孩子,不过有个孩子也好,只是,你现在跟孩子的父亲是不是已经分手了?”

“有病!”叶梵对男人的问题嗤之以鼻,是个正常的人都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只是,她遇到的不是正常人!

“好,既然这样,那我就认定你目前没有男朋友,也没有较好的另一半,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顾陌的妻子!”

趴在地上的叶梵临下看着居高的男人,觉得他简直是疯了,哪有人这样混乱认亲的,一瞬间,就算是脸上的面具都已经受不住燥热,开始红了起来。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么?”顾陌抿了一口酒,这才拿正眼看向她,“你觉得我顾陌会打没有把握的仗?”

叶梵也冷笑,脸上尽是嘲讽:“如果你想用星辉报社威胁我的话,那你就错了,其实,我早就不想在那家报社工作了,你要是真让他倒闭了,我还要谢过你呢!”

顾陌听后她的话也不生气,放下手中的酒杯走到她的跟前,指尖挑起她的下颌,另一只手以徐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将她脸上的面具扯了下来。

“啊!”叶梵痛呼。

只见面前的男人还是用哪种不阴不阳的语气说道:“星辉你不在乎,那你嗜赌成性的老爸呢?”

顾少有礼:美女哪里跑-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叶梵, 顾陌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23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