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爹地太难缠-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颜昭昭, 厉熠深

萌宝爹地太难缠-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颜昭昭, 厉熠深

第1章 他说是,你就是

"张先生,你听我解释……"

面对男人无情的转身,颜昭昭急慌慌地追上去,努力地迈着小短腿才勉强赶上男人的步伐,在他推开门之前弱弱地扯住了一抹衣角。

"颜小姐,你们就是这么服务的?"男人眸光一凛,眼底浮现出浓浓的不满。

她的职业就是假扮别人的女朋友,可鬼知道和张先生父母吃饭的时候,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小男娃!

而且一言不合就管她叫妈咪!

颜昭昭作委屈状,小脸皱皱巴巴的,一双大眼睛里面泛着水光,极力想要解释清楚:"张先生,我真的不认识那个娃娃……"

"我不管你认不认识,你已经把事情搞砸了,钱我是不会给你的。"男人依旧铁青着一张脸,毫不留情地甩开颜昭昭的手,推门而出。

他的身影渐渐远去,"哐当"一声巨响过后,单薄的玻璃门在风中摇晃两下,紧紧地闭上了。

一只小手握紧了颜昭昭的食指。

小男孩似乎被巨大的关门声给吓到了,小小的身体瑟缩成一团,肩膀轻微地抖动。

颜昭昭正要发作,感到小男孩的颤抖,一腔怒火顿时堵在了胸膛里,她就算再喜欢金钱,也犯不着对一个孩子生气。

于是温言软语:"宝宝不怕不怕,你告诉姐姐,你的家人是谁?姐姐带你去找他们。"

这声音在她自己听来,浑身的骨头都快酥掉了。

颜昭昭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安慰似的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冷不丁的,小男孩抬起头,冲着颜昭昭使劲挤了挤眼睛:"妈咪你真好骗,嘻嘻嘻嘻……"

刺耳的笑声回荡在耳畔,颜昭昭瞬间变了脸色,一张脸阴沉得仿佛能滴下水来:"说,你家长呢?"

四下环顾,见没有人过来,颜昭昭飞快地在小男孩胳膊上掐了一把,不轻不重,算是作为警告。

"哇……"

小男孩仰天大哭,一边哭还一边擦泪,哪知道泪水越擦越多,哭声也是越来越响亮,不一会儿就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

颜昭昭抱起双臂看着小男孩蹲在地上哭,唇角微微勾起:"哟,还是个演技派啊。"

眼见周围的人纷纷看了过来,小男孩睁着朦胧的泪眼,哽咽着说:"你这个女人,想要多少钱我爸爸都给你,为什么要对我一个孩子下毒手!?"

这台词……电视剧上学的吧?

现在的小孩都太早熟了。

颜昭昭扶额,十分无语地低眸看向瘫在地上的小男孩,他正在缓慢地挪动着身子,随着他的移动,地被擦得格外干净。

顺着他爬行的方向望过去,是一个挺拔的男人,熨帖的西装裤恰好勾勒出他修长的双腿,饭庄有些热,他只穿着单薄的衬衫,西装随意地搭在臂弯。

颜昭昭的视线落在他的脸上,眼里不由得冒出了小星星。

无可挑剔的一张脸,眼眸锐利如刀,带着某种压制性的力量淡淡扫过,鹰钩鼻立体如同雕塑,隐隐透着一股子英伦风。淡色的唇紧抿成一条线,唇角下撇,显出强烈的不满。

哇咔咔,这世上还真的是有帅哥哥的!

颜昭昭正盘算着如何去跟帅哥哥搭讪,脑海里闪过无数句台词,刚要张口就觉察到了弥漫而来的超低气压。

她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迈出去的脚停在了原地。

眼见小男孩抱住了帅哥哥的小腿,哭得是一把鼻涕一把泪,颜昭昭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你们……什么关系?"

厉熠深微微颔首,视线定格在哭泣的小男孩身上,眉梢上扬:"我儿子。"

意思再明显不过,把他儿子惹哭了,就要付出相当的代价。

"你想干什么?"看他一副来者不善的模样,颜昭昭当即双臂交叉抱紧了瘦瘦的自己,眼珠子骨碌碌地转,毕竟是在饭庄,这男人……应该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吧?

厉熠深弯腰将小男孩抱起,厉子棋听话地趴在他肩头,小嘴撅着,看起来楚楚可怜。

"我儿子说,你是他的生母。"

冰冷冷的语气,不掺杂一丝一毫的感情,好像这事情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周围的人原本还在吃饭,听到这话,像是苍蝇嗅到了腐肉的味道,刷的一下转过头来,围观这么一个尴尬的认亲现场。

几十双眼睛聚集在颜昭昭的身上,刹那间她感觉自己像是一盏瓦亮瓦亮的灯泡,大脑蹦出一个大大的问号,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摆手:"我我我不认识他啊。"

再说了,就算上天给她一个机会让他去做这熊孩子的母亲,她也不会同意的!

厉熠深一步步逼近,颜昭昭只得不停地后退,直到脊背都贴着墙壁了,再无退路。

男人喑哑的嗓音在耳边萦绕:"他说是,你就是。"

不容置喙。

颜昭昭蓦地抬眸,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触到他锐利的目光,浑身为之一颤。

如果说成为熊孩子母亲的附加条件是一个帅气逼人的老公,她也不会同意吗?

颜昭昭的内心动摇了。

但她还是坚定地握紧拳头,眼一闭心一横,飞快地说:"你还要赔偿我呢!都是因为这个孩子,我的工作都砸了,钱也没了,你说怎么办吧!"

钱没了?刚刚好。

厉熠深翘起唇角,很是满意地笑了一下:"三百万,怎么样?"

颜昭昭的瞳孔突然扩大——这男人出手也太大方了吧?

下一秒,娇小的身躯对着厉熠深深鞠一躬,标准的九十度:"你好老板,请问有什么指示?"

发梢从他的指尖拂过,带着淡淡的洗发水香气。

"明天到枫叶小镇七号房。"厉熠深潇洒地转身,只留下一个颀长的背影。

厉子棋抱住厉熠深的脖颈,在他耳边咬牙切齿:"爸爸,我们商量好的剧情里没有这一出。"

厉熠深充耳不闻,大步踏出饭庄,顺手关上玻璃门。

厉子棋不死心地拔高了音调:"我不要这个恶毒的女人当我的妈妈!"

可惜这大声的抗议隔着厚厚的玻璃门,饭庄里的女人是听不到了。

第2章 很擅长做别人的小三

颜昭昭使劲掐了一把大腿,痛得倒抽了一口凉气,才真正明白这不是一个梦。

她碰到了一个大老板,要赔偿她三百万。

三百万啊。

想一想都是个大数目,她完全可以抱着这么些钱坐在地上,数钱数到手抽筋。

最重要的是,她可以用这笔钱还清舅舅欠下的高利贷,不用每天为了还债跑东跑西,打各种零工,还要看别人的脸色行事。

颜昭昭哼着小调,蹦蹦跳跳地回到家里,好心情难以言喻。

狭小的出租房里充斥着刺鼻的味道,像是有什么菜腐烂坏掉了。越过破烂的沙发,颜昭昭轻手轻脚地推开一扇小门,里面摆放着一尊牌位。

母亲颜怀月之位。

颜昭昭对着牌位双手合十,尊敬地鞠了个躬,再抬起头来,唇边已然挂上了掩饰不住的笑意:"妈,我碰到了一个很善良的人,他承诺要赔偿我三百万,以后就不用紧巴巴的了,您在天之灵也要保佑我,保佑舅舅。"

自她记事以来,母亲就去世了,跟着舅舅每天都是鸡飞蛋打,没有一天安生日子。

不过这种生活应该很快就要结束了。

颜昭昭从小房间里退出来,看见三个人推门而入,知道舅妈又约了牌友打麻将。也不吱声,就在他们哗啦啦的洗牌声里打扫卫生。

一切如常。

一直到颜昭昭坐公交车去枫叶小镇,脑袋还在蒙圈。这地方是别墅区,里面的每一栋房子都能看见海,绿化好得很,以至于颜昭昭下了车,望着一排排苍翠的树木,还以为自己走进了森林公园。

枫叶小镇入口,穿着黑衣服的保镖站在两侧,一个个身材颀长面无表情地目视前方,如同挺立的松树。

颜昭昭的腿有点抖。

她鼓起勇气走上前去,纠结了半天才开口:"请问……"

七号房怎么走?

后半句话还没有说完,一个穿黑西装戴领结的男人就迎了上来,双手交叠放在小腹,略有皱褶的脸上保持着礼节性的笑:"是颜小姐吗?"

"啊?"颜昭昭有一瞬间的怔愣,而后做出了一个OK的手势,"答对了,颜小姐就是我。"

"我是管家,陈伯。"陈管家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将颜昭昭迎上一辆卡宴,司机踩下油门,华贵的卡宴疾驰而去。

车上,陈伯取出了准备已久的合同,笑着呈递给颜昭昭:"请签名。"

颜昭昭只顾着激动了,连看都没看,大笔一挥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十分钟后,卡宴在欧式别墅之前停下。

陈伯率先下车,颜昭昭紧随其后,在书房见到了厉熠深。

他背对着门,修长的指节从书架上拂过,停留在一本金融杂志上面。将杂志抽出来,细细地翻阅,眉梢微微蹙起,仿佛根本就没有发现颜昭昭的存在。

此刻浮现在颜昭昭脑海里的全都是那三百万,她总不能让到手的鸭子飞了,于是轻咳一声作为提醒:"那个,谢谢你……"

快拿金钱砸死我吧!为什么这么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像是洞悉了她的心思,厉熠深斜倚着书架,侧过身子,薄唇翕动:"工资陈伯负责。"

"谢谢,我这就去找陈伯。"颜昭昭转身过去正要打开门,小手停在了门把手上面,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工资?先生,这只是赔偿,我没有说要在你家打工啊。"

虽说在他们家打工,收入一定不菲。

这女人还真是……蠢的可以。

厉熠深掀起眼皮懒洋洋地瞄了她一眼,不得不做出强调:"合同。"

她签了合同!

颜昭昭不由得张大了嘴巴,小手握拳狠狠地锤了锤脑门,思想挣扎了半天,弱弱地发问:"那么,我是什么职位?"

除了清洁工,都可以接受。

厉熠深总算是放下了手上的杂志,大步而来,将颜昭昭抵在了门板上。微凉的指尖从锁骨上掠过,无可挑剔的俊脸在眼前不断放大……

阴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之时,颜昭昭浑身都在轻微颤栗着。

他说:"厉子棋的母亲,我的情人。"

幽深的眼底仿佛深海里的旋涡,只需要一眼,便是无法挣脱。

愣神的工夫,柔软的唇瓣压了上来,颜昭昭蓦地瞪大眼睛,想要挣脱却是被抱得更用力了,两具身体紧紧相贴,再这么发展下去,无法预料。

理智的驱使下,颜昭昭狠狠一口咬在了厉熠深的下唇上,没曾想厉熠深吃痛也没打算放过她,反而是扣着她的后脑勺,灵巧的舌长驱直入,加深了这个吻。

颜昭昭被吻得七荤八素,直到被厉熠深松开,还是气喘吁吁的。

就说不会有天上掉馅饼这种事,现在好了,不仅到手的三百万没了,她还莫名其妙地成为了这个人的情人?!

颜昭昭指着厉熠深的鼻尖,当下什么也不顾了,破口大骂:"真当我没有脾气啊?你以为你是谁,随随便便就能让人成为你的情人?骚年我告诉你,现在是和谐社会,咱们法庭上见!"

"我是厉熠深。"男人完全无视了气得跳脚的颜昭昭,慢条斯理地整理凌乱的衣衫,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本以为颜昭昭会大吃一惊,然后像所有小女人一样摆出一张崇拜脸,她脸上的惊讶已经做出了铺垫。

厉熠深信心满满。

哪知道颜昭昭的嘴巴合拢,蹦出来一句:"厉熠深是谁?"

厉熠深也懒得做自我介绍,直接掀起笔记本电脑,在搜索栏上输入自己的名字,出来一系列的介绍词。

Y市叱咤风云的人物,厉氏集团的国内掌门人,只不过他为人极其低调,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都知道厉熠深这个名字意味着一个神话,却是从来都不曾一睹其尊容。

事实上,他比厉氏旗下的许多男艺人都要养眼,要真是披露出来,估计会成为万千少女心仪的对象,简称全民老公。

颜昭昭眯着眼睛看着电脑屏幕,不禁陷入了沉思:厉熠深怎么会看上她这种平民小百姓?

厉熠深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小女人认真的脸庞,她思考起来,眉头微微拧着,有着另一番美好。他嗤笑一声,食指挑起小巧精致的下巴:"你不是很擅长做别人的情人?"

语气不屑一顾,带着浓浓的轻蔑。

第3章 你要伺候的是我

意识到他是在反讽她的工作,颜昭昭一眼瞪了过去,理直气壮地辩解:"我是为广大单身男同胞解困!你想想,现在那么多的汉子都找不到对象,回到家里肯定被各种催婚,所以才需要我们这样的少女挺身而出……"

说到这里她刻意挺直了腰板儿。

厉熠深颔首,灼热的目光落在了一抹柔软之上,不加任何掩饰。

好像他已经把她怎么样了似的。

大手搭在了她的肩上,唇角勾起邪气的笑:"刚好,我需要你挺身而出。"

没等颜昭昭做出反应,他又十分轻蔑地补充了句:"不过这大小,再挺也就是个B吧?"

不要脸!

颜昭昭抬手就要打,手臂还悬在空中就被厉熠深握住了,她这才深切地感觉到男女力气的悬殊,任凭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厉熠深只需要重重一拉扯,她就栽进了坚实的胸膛。

"咔哒。"

厉熠深腾出一只手转动门把手,连拖带拽把颜昭昭拖下了楼,带去了客厅。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本来在玩火车的厉子棋有些烦躁地吼了声:"谁啊?"

抬起头,入眼的是一张苍白且惊慌失措的面孔。

眼底当即升腾起浓浓的嫌弃。

厉熠深倒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自顾自地将地上杂七杂八的玩具踢到一边,扯过颜昭昭的胳膊就说:"介绍一下,你生母,颜昭昭。"

厉子棋定定地瞅着颜昭昭,一双明亮亮的大眼睛恨不得在她身上看出两个洞来,看得颜昭昭心发慌,半晌,小家伙憋出一个字:"丑。"

他妈的,敢说我丑?这熊孩子的眼是瞎掉了吗!

颜昭昭气呼呼地想要甩开厉熠深的胳膊,然而被狠狠捏了一下,痛得她龇牙咧嘴,还是不死心地一脚飞过去,不料厉熠深用力地往回拽了一下,颜昭昭身体失去平衡,当即跌坐在地上。

屁股快摔成八瓣了。

欲哭无泪之际,颜昭昭听见低着头玩火车的厉子棋冷冷的音色:"蠢。"

"喂!你怎么能这么没大没小?!好歹我也是你的……母亲,给点面子好不好?!"颜昭昭气得一拳头砸在地上,恨恨地剜了厉子棋一眼,只不过这娃儿沉迷于手底下长长的火车,还刻意打开了声音按钮,突突突突的鸣笛声里,火车开始缓缓蠕动。

厉子棋假装没听见。

"还有你,身为总裁怎么养的儿子,小小年纪就这么……不礼貌……"颜昭昭把目光移向厉熠深,触到那阴冷的目光,整个人如坠冰窖,说话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小。

厉熠深完全无视了她的抗议,一个潇洒的转身坐在单人沙发上,双臂搭在两侧,翘着二郎腿,一副放荡不羁的模样。

"从今天起,你就是厉子棋的生母,我希望你们先培养培养感情,然后,去参加三日后的家宴。"

命令式的语气。

颜昭昭从字里行间有了新的认知,原来厉熠深并不是单纯地想要给厉子棋找一个母亲,还要去参加什么家宴,听起来像是个任务。

"应付家人吗?"颜昭昭抱起双臂,唇边掠过意味深长的笑,"真没想到你们豪门这么多肮脏的事情,居然要到聘请一个人来掩饰的地步。"

厉子棋指不定是他哪个情人生的,现在跑路了,所以才找她当接盘侠。

面前的男人拉下脸来,眸光闪烁不定,转而对着颜昭昭勾了勾手:"过来。"

"干嘛?"颜昭昭不明所以,踌躇着上前。

刚挪了两步,就被厉熠深狠狠拽了一把,猝不及防,身子重重地压了过去,颜昭昭明显能够感觉到沙发凹陷下去,还有……

她的手抓住了什么东西?

厉熠深闷哼一声,说不上是痛苦还是愉悦,一把拨开那无意点火的小手,眸色深了深:"你要知道,在老板面前尖牙利齿,会有怎样的后果。"

颜昭昭手上还停留着刚刚那灼热之感,从来没有和男人有过亲密接触的她不禁咽了咽口水,眼神慌乱。

很好,这个表情……更像了。

"轰——"

仿佛有什么在体内炸开,厉熠深有些控制不住地舔了舔嘴角,看向颜昭昭的眸子里浮起些许情、欲。

但很快,又被他压制下去。

"陈伯,给她讲讲员工守则。"厉熠深的喉结动了动,声音低沉喑哑。

陈伯越过正在打扫卫生的女佣忙不迭地过来,两手空空,对着厉熠深行了一个管家礼,当即站得笔直,双眼目视前方,像小学生背课文一样生硬道:"员工守则第一条,对于厉总的要求必须无条件执行;第二条,不准对厉总有顶撞行为;第三条……"

颜昭昭突然觉得自己不是找了一件工作,而是签了一个奴隶契约。

陈伯哇啦哇啦讲了半天,最终流露出了老父亲般的笑容:"当然颜小姐不是一般的员工,只要您做得好,让厉总高兴了,就都不是问题,这是预支给您的工资。"

说着递上来一张金卡。

颜昭昭的眼眸里闪出了光泽,她快速接过金卡,之前的牢骚一扫而空,再次屈服:"老板,我会好好伺候你的。"

角落里传出来一个稚嫩而又冰冷的声音:"你要伺候的是我。"

厉子棋一步步走过来,身影虽小,浑身上下却都透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和他爹颇为相似。

他扬手指向颜昭昭,摆出一副贵公子的小模样:"我饿了,去做饭。"

"好的小老板。"刚刚得了三百万,颜昭昭的心情还算不错,不愿意跟这小破孩子计较,挽起袖子一头扎进了厨房。

偌大的客厅里,除了三三两两的女佣,就只剩下了厉子棋和厉熠深。

他们要进行男人之间的对话。

"爸爸,我说了不想让她做我母亲。"一想到这女人凶巴巴又蠢兮兮的样子,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厉熠深依旧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余光瞥过厨房的方向,淡淡开口:"非她不可。"

没有商量的余地。

厉子棋对着沙发狠狠踢了一脚:"为什么?爸爸,你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

他完全能想象出来以后的生活是多么糟糕,鸡飞蛋打一般。

"练你的耐性。"

厉熠深摩挲着下巴,幽深的眸子里滑过一丝丝狡黠。

他找了那么久才找到一个和月姨很像的人,他要用颜昭昭,给他们以致命的打击。

第4章 怎么样,惊喜吗

颜昭昭端着一碗西红柿鸡蛋面出来,正看见厉子棋抱起双臂和厉熠深对峙,嘴角撇得都快能吊瓶子了。两人之间弥散着浓重的压抑之气,只需要一星星的火就能爆掉。

偏偏颜昭昭没有注意这么多的细节,十分殷勤地把碗放在饭桌上,像在家里一样,习惯性地吼了一声:"开饭了!"

厉子棋哼了一声:"不好吃,倒掉。"

"你都没尝怎么知道不好吃?"颜昭昭努力地将心中的不满压制下来,挤出一个刻意的笑容,"快点过来尝尝!"

"倒掉。"厉子棋加重了语气。

厉熠深从来都知道他这个儿子的性格,对于他的示威也不予理会,捞起茶几上的报纸放在腿上翻阅,眼皮也不抬一下:"从今天起,厉子棋的衣食住行由你负责,另外,你可以管教他。"

"真的?"

"真的。"

像是得到了特赦,颜昭昭的眼里蓦地迸发出了异样的光泽。

下一秒,她气呼呼地冲过来,一把揪起厉子棋的耳朵,像是拎小鸡一样将他拎到饭桌前:"吃不吃!"

厉子棋还处于赌气状态,冷漠地瞄了颜昭昭一眼:"不吃。"

"那你就饿着吧。"当着厉子棋的面,颜昭昭抱着一碗西红柿鸡蛋面吃得正香,顺便补上一句,"什么时候你饿了,就来找我,期间要是让我发现你偷偷吃东西,那你就等着吧。"

对付熊孩子,她还是有一套的。

也好,厉子棋从小就无法无天的,应该有个人来让他收敛收敛。

厉熠深的脸庞被报纸挡住了一半,没有人看见,他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弧度浅浅。

颜昭昭本以为厉子棋和其他孩子一样,稍微威胁一下就可以了,哪知道他犟起来跟一头牛似的,根本就不肯屈服。

不就是不吃饭么,谁怕谁。

因此一连三天他都没有吃什么东西,小脸煞白煞白的,那小身板儿,好像风一吹就能倒下。

陈伯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厉总又不管不问的,他只得去找颜昭昭。

偌大的衣帽间里,颜昭昭正在试衣服,今天是家宴,厉熠深特别吩咐了一定要穿着得体,不能给他丢脸,因此颜昭昭挑选得格外认真。

"颜小姐你就哄哄小少爷吧,他这个样子要是让老爷子看见了,指不定会有多么心疼呢。"老爷子心疼下来,那就不是一般的事情了,所有厨师以及佣人都会被处罚。

颜昭昭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她拿起一件鹅黄色长裙在身上比了比大小,满意地点点头,打算放入备选。

陈伯以为她没有听见,正要提高音调,就听见颜昭昭满不在乎地说:"他饿就让他饿着呗,等他什么时候知道低头求饶了,就给他吃东西。"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她这个刚刚入职的母亲,也要给熊孩子一个下马威。

"再说了,今天是家宴,肯定会让小少爷吃东西的。"

她已经想好了让熊孩子屈服的方法。

颜昭昭穿着鹅黄色长裙在别墅门口等待,厉子棋握着厉熠深的手从楼上下来,脸色蜡黄。

三人坐上了法拉利跑车,气氛格外沉闷,没有一个人主动说话。

颜昭昭的做法是有些极端了,对此厉熠深不是没有意见,只不过他既然已经把话说出口,就没有反悔的道理。更何况,对于厉子棋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只是……见了老爷子,就不好说了。

红色跑车在南郊别墅停下,和枫叶小镇不同,这里是单独的别墅,所有的地皮设施都只属于厉家。

保镖站成两排,如同挺立的白杨树,迎接着从跑车上下来的三个人。

管家将他们迎进去,一见到老爷子,厉子棋立刻挣脱厉熠深的手飞奔而去,扑到那温暖的怀抱里甜甜地唤了一声:"爷爷!"

"哎!真乖!"老爷子俯身在厉子棋的额头狠狠亲了一下,大手从他的脸颊摩挲而过,心疼得眉头都皱起来,"怎么瘦了?"

"有人不让我吃饭,爸爸还向着她!"厉子棋理直气壮地告状。

"谁啊?是谁这么大胆?"拐杖敲打在地面上,发出当当当的脆响,老爷子四下里望过去,浑浊的眼珠里荡起阴鸷。

目光停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上,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出头,一袭长裙曳地,还亲昵地挽着厉熠深的胳膊。

这还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那张脸……

老爷子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右手紧紧地握住拐杖,指甲恨不得嵌进木头里面。

厉子棋也随着爷爷的目光看过去,指着颜昭昭愤恨道:"对,就是她!就是她不让我吃饭!"

"子棋你先去吃点东西,爷爷帮你教训她,杨妈……"老爷子的嘴角抽了抽,当下叫来佣人,让她带着厉子棋离开。

果然,时隔多年再看到这相似的脸,他还是没有办法平静。

厉熠深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揽住颜昭昭的腰径直朝着老爷子走过去,脸上挂着礼貌性的笑容:"爸,这是我给您准备的惊喜。"

老爷子眸光闪烁不定,拄着拐杖缓慢地挪过来,越过厉熠深站在颜昭昭的面前,仔仔细细地端详着这张脸。

颜怀月。

他清清楚楚地记得这个名字。

"你叫什么?"

"颜昭昭。"

看女孩回答得十分自然,老爷子点点头:"去入席吧。"

颜昭昭正要拉住厉熠深往前走,却见他松了手,眉间凝起浅浅的疑惑。

厉熠深示意她先走,待到那抹倩影消失在视野之中,他居然笑出了声:"怎么样,惊喜吗?"

报复,绝对的报复。

老爷子佝偻着腰,仰头看向厉熠深,当初的少年已经长成了大人模样,甚至比他要高得多,而今,他都要仰视这个儿子了。

良久,老爷子冷冷地开口:"子棋的生母,就是你月姨的女儿?"

"是啊,你不是心虚吗,你不是害怕吗,我就让你天天看着她的脸,让你每一天都活在愧疚和痛苦之中!"厉熠深唇角的笑一点点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无际的冷漠,好像面前的人根本就不是他的父亲,而是他的仇人。

萌宝爹地太难缠-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颜昭昭, 厉熠深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46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