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入情-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沈清予, 程珏

噩梦入情-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沈清予, 程珏

第1章 重逢

会所里昏暗的灯光透着几分让人迷离的诡谲,混杂的空气中充斥着烟酒的味道。震耳欲聋的音乐带起一波又一波的热潮,舞池中的男女疯狂地扭动自己的身躯。轻佻的语言,诱人的酒水,霎时间,暧昧的气味便笼罩了整个会所。

二楼的包厢,虽隔绝了喧嚣的鼓点,但自成另一种旖旎风情。妖娆性感的女人靠在年轻挺拔的男人身上,室内充满了酒杯的碰撞声和男女的嬉笑声。

“先生,您要的酒送到了。”

男孩飞快地说完这话,低垂着头就要退出去。可没想到他刚直起身子,面前的男人忽地伸手拉住了他。

男孩一个踉跄倒在他身上,慌忙道歉后挣扎着要起来。男人却在此时环住了他的腰,附在他耳边问道:“这是什么酒?”

男孩显然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一边试图摆脱束缚一边隐忍着回答:“不……不知道”

男人的目光移向桌上的酒瓶,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随后空出一只手来将酒瓶塞到他手里:“你喝了不就知道了。”

男人粗糙的手朝男孩伸过来,男孩胃里泛起一阵恶心,用尽全力推开他,放在膝上的酒也应声摔在地上。定了定心神,男孩握着拳头开口:“先生,请你放尊重点,我只是这里的侍应生。”

男人看着一地的鲜红液体,目光变得晦暗起来。他朝着保镖递了个眼色,果然走到门边的男孩又被钳制住了。

男人端着酒杯站在他面前,目光狠厉地看着他:“来这儿装什么纯洁,喝下去,否则一会调教起来吃苦的可是你。”

男孩的脸上满是嫌恶,怒吼道:“放开我!”

见此,男人叹息着摇头,下一刻便贴近了男孩的身躯。男孩一脚踹向那人的小腹,没有得手反而被他重重地扇了一巴掌。就在他强制性地要将红酒灌进男孩嘴里的时候,紧闭的房门突然被人大力踹开。

“我替他喝。”

声响吸引了男人的注意,一眼看过去竟是个白衣黑裤的年轻女人。比起身边的莺莺燕燕,这个女人素颜朝天,却清纯的让人更加喜欢。

男人意味深长的盯着她看,男孩抹了一把嘴角的血,再抬头的时候惊喜交加地看着闯进来的人:“清……清予姐?姐你快出去,别进来,我没事的。”

那个男的明显不是什么好人,他怎么能在这种时候让清予姐挡在他前面。

男孩从地上爬起来推搡着沈清予往外走,不料保镖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你放我姐走,我自己喝。”

眼看出不去,男孩破釜沉舟般地说出了这句话。

沈清予抬眸看了一眼男孩,他正要说话,她不耐烦地轻喝道:“闭嘴。”

沈清予回国不久,第一次来这里就遇到了熟人。

男孩是好友的弟弟,沈清予本想打个招呼,却没想到跟过来之后发现这事不太对劲,无奈之下闯了进来。

她接过酒杯,迎上男人打量的视线:“让他走,我陪你喝。”

换做五年前,那个活的嚣张肆意的纨绔大小姐,沈清予这会早就动手了。可惜,拜那个人所赐,她如今是半个废人,不能打架,想要保住自己想保的人只能靠这种办法。

男孩本想说话,但沈清予一个眼神扫过去让他安静了下来。

保镖让开路,他慌忙站起来,一边翻着兜里的手机让亲姐来救沈清予,一边快速往门外走去。

没想到他刚走了几步,便听到了另一道低沉的声音:“宋总什么时候也喜欢强人所难了?”

看清面前的人,男孩险些摔了手里的手机,一手缔造商业王国的程珏程三爷竟也和这种人打交道?

男孩啐了一口,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想到沈清予要和程珏碰面,男孩就头疼地赶紧出去搬救兵了。

听到声音,沈清予抬头看了一眼,蓦地收紧了端着酒杯的手。倏地睁大了眼睛,原本面沉似水的人此刻眼中几经变换,她怎么也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就这样和程珏重逢了。

那被称作宋总的男人一听程珏的话,便把沈清予晾在一边,赶忙倒了另一杯酒递到程珏面前:“程三爷,我这请了这么多次,您今儿总算肯给面子来了。”

余光瞥见程珏朝自己走来,沈清予唇边泛起一抹冷笑。当众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扔了高脚杯转身就要走。

“美女,我可没说只喝这一杯就算了事了。”

言下之意便是不打算让沈清予走了。

见那人拦在自己面前,沈清予蹙眉,还未说话,沙发上的程珏已经抢在她前面开口:“宋总不介意让她陪我喝酒吧?”

听到这话,那人一愣,以程珏的性子竟然会主动点名要一个女人。

见程珏看过来,那人连忙摆手:“当然不介意。”

却说那男孩,慌不择路地逃出去后,还没来得及拨通电话,就看见自家亲姐气势汹汹地到了。来不及细想自己被抓到的后果是什么,他立马奔了过去。

“你小子胆子越来越大了啊,小小年纪离家出走就算了,居然还敢来夜总会……”

男孩气喘吁吁地打断了她的话:“姐…我看到程珏了。”

一听这名字,女孩一愣,随后面上添了几分冷意:“程珏对你做什么了?”

男孩摇头,接着开口:“不是我,是清予姐,清予姐遇上程珏了。”

女孩微怔,回神之后揪着他的衣袖,厉声问道:“你说什么?”

“清予姐回来了,程珏……”

话还没说完,女孩暗骂一声后,便抓着男孩急匆匆地往里走去。

奈何,等他们赶到包厢时,里面已经空无一人。


第2章 荒唐

程珏强硬地拖着沈清予往外走,步伐急速带的她一个踉跄。

沈清予低咒了一声,见他仍没有放手的打算,她忍无可忍地怒吼:“程珏,赶紧给我放手!”

圈子里都知道程三爷不是好相与的人,怎么可能别人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如今,他自然也不会依言放手。

程珏锐利的眼神中夹杂着几丝冷意,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我还以为你不记得我了。”

听到这话,原本情绪不稳的沈清予忽的冷静下来,无惧他寒意十足的眼神,她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我沈家倾家荡产买了个教训,我沈清予这辈子都不会忘。”

五年前的她因为程珏险些没命,沈家因为程珏一败涂地。桩桩件件加起来,她不敢也不能忘。

程珏在那张倔强清丽的脸上清晰地看见了她对自己的恨意,他嗤笑一声,低头在她耳边说:“怎么?是不是恨不得让我立马去死?”

沈清予露出一抹冷笑,她知道程珏是在说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替沈家报仇,因为至今无人能让这个手段狠绝的程三爷吃亏,更别说她一个毫无背景的女人。

“程珏,你真让我恶心。”

恶心?程珏微眯着眼,眸中闪过危险的光芒。

放开她的手,转而钳住沈清予的下巴,逼着她看自己:“那谁不恶心?点名要你陪酒的宋楚吗?沈清予,你可真廉价。”

程珏说完最后一字便松了手,与此同时,沈清予扬起手掌打在他的脸上。

打完之后,她的手仍在微微颤抖,指甲掐进肉里的疼痛让她恢复了一丝清明。

果然啊,程珏对她除了利用就是厌恶,在他的心里,她原来已经如此不堪了。

程珏沉着脸,一言不发地盯着沈清予。

尽管他的眼神冰冷可怕,但沈清予依然无畏地撩拨着他的神经:“程珏,我沈清予就算廉价到跟别人上床挣钱都轮不到你管!”

说完这话,沈清予转身就要走。脚步有些凌乱,没走几步她就因身体的变化停了下来。扶着栏杆喘着粗气的人瞬间就明白体内温度升高的原因,她肯定是被那个王八蛋做手脚了。

她还在咬紧下唇试图克制,却被身后的程珏打横抱起。

这个举动刺的她心头一跳,软糯无力的喊叫声中带着一丝慌张:“程珏,你想干什么?放开我!”

程珏冷冷地低头看了她一眼,而后响起他没有丝毫起伏的声音:“沈清予,我成全你。”

沈清予根本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见他不放手,她只得兀自挣扎着。没一会儿功夫,她就被程珏塞进了车里。

十分钟后,沈清予在工作人员的惊叹和讨论声中被迫进了电梯。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沈清予终于知道程珏想要干什么了。她做着最后的挣扎,一口咬在他的肩头。

程珏皱眉,眼中寒光闪过。甫一打开门,他就将抗在肩上的人扔到了床上。

沈清予没料到他来这么一下,顿时被摔的有些发晕。

见程珏脱了衣服朝她走来,她心下一时悲愤交加,看来程珏今天是不打算放过她了。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他们结婚的日子里,他鲜少碰她。如今重逢不过几个小时,他竟然拉着她到了酒店。

程珏啊程珏,你究竟还要羞辱我到何种地步。

沈清予扭头不想看到他,但程珏哪儿能让她如愿。掰过她的脸,强制性地让她和自己对视。

沈清予再次对上他目光时,脸上原本表露出来的怒气与嫌恶尽数消失,眼中尽是笑意,只是并未到达眼底。

“程珏,结婚半年,我都不知道你更喜欢在酒店寻求刺激。”

话音一落,沈清予满意地看着程珏的脸色又暗了几分,正当她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程珏突然动起手来。

安静的房间内响起“哗”的一声,灯光尽熄。

在一片黑暗中,她的眼角终是滑落了几滴泪珠。

沈清予睡得很不踏实,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刚蒙蒙亮。即使四肢百骸浸满了酸楚,她还是拿过浴袍穿在身上,赤着脚下床了。

她轻手轻脚的房间里翻找起来,昨天程珏没有做任何的安全措施,她现在便是要找找这里有没有避孕药。

沈清予动静很小,可程珏早在她下床的时候就已经醒来。她的动作,他尽数收进眼底,等到沈清予站起来的时候,程珏面无表情地开口:“你在找什么?”

沈清予一愣,转身看过去的时候,程珏已经穿上了衣服。他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或者说,你想要什么?”

沈清予心下了然,程珏厌恶她,对她自然没有半点信任。在这个问题上,程珏确实是这样想的,姓宋的在他手里吃过好几次亏了,对于那人的示好,他一向不去理会。可就在他昨晚答应赴约的时候,偏偏那么巧遇上了消失这么久的沈清予。

听了程珏的话,沈清予忽的笑的明媚起来。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抬手在他胸口处游移,另一只手拉低了他的脖子,透着几分魅惑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我想要你……”

沈清予一顿,发现程珏抓住了她的手,而她的指尖恰好停在他的心口。她没有挣扎,只是轻柔的声音里多了几丝冰冷,继续道:“和苏晚的命。”

程珏冷眼看着面前的女人,他忽然觉得他似乎也从来没有认识过真正的沈清予。

当年的沈家大小姐乖张肆意,嫁给他后的沈清予变得温婉乖巧,如今站在他面前的人却又是那般冷静。

沈清予似有千面,程珏此刻莫名有些烦躁,她在别的男人面前是不是也会这样?

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见他不说话,沈清予像失去了兴趣一般,抽出手后旋身坐在床边:“堂堂程三爷不会被我吓到了吧?我这样的女人能要什么,你随便一张支票就够打发我了。”

看着满不在乎的沈清予,程珏那双深邃的眼睛又幽深了几分。

从前的她张扬无忌,纨绔却有一身傲骨。不像现在,明明心里恨不得杀了他,脸上却还能挂着完美的笑容。

沈清予,这几年你真是长本事了!

静默之后,程珏抽出一张卡丢在沈清予的面前。即使掉在了地上,她也能笑着再捡起来。抬头撞进充满着鄙夷的眼里,沈清予把玩着手里的卡开口:“程珏,是你说的,我们之间只是交易。”

五年前,程家变天,沈家倒台,她亲耳听见面前的这个男人跟苏晚说那场她苦心经营的婚姻只是利用和交易。

听到这话,程珏那双上挑的桃花眼里泛起凉薄的笑,但他并没有回应沈清予的话,只是拿起椅子上的外套转身离开。


第3章 旧友

独自坐在床边的沈清予发了会呆,回神后有些无奈的看着地上的衣服。正当她有些懊恼的时候,那端突然响起了门铃声,紧接着便传来一道年轻的女声:“沈小姐,三爷让我给你送东西来。”

沈清予将信将疑的打开门,面前站着的果然是一个助理模样的女人。助理进屋,将衣服递给了她。等她换好衣服后,助理仍然没走。见沈清予疑惑地看着自己,助理忙倒了杯热水给她。定睛一看,放在她面前的除了水还有一盒避孕药。

“沈小姐,三爷让我……”

不需她说完后半句话,沈清予已经明白助理的来意。正好,她也绝不想再怀上程珏的孩子。药已经服下,她将杯子重重地扣在桌上,而后冷声开口:“你可以走了。”

从酒店离开后,沈清予便打车回了公寓。她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昨天那样的折腾已经让她筋疲力尽,这会儿到家草草吃过饭后便又沉沉睡去。她断断续续地梦见五年前的事情,手无意识的紧握成拳。自从她决定回国就已经想到了会再遇上程珏,可她要替沈家报仇就绝不能往后退一步。

沈清予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睡了一天,精神恢复了些,匆匆看了眼时间,离她去公司上班的时间已经不足一小时了。洗漱完毕后,沈清予拿了两片面包就匆匆出门了。

半小时后,沈清予踩点进了公司。可她一进去就发觉了不对劲,她才来一周没有与人结怨,怎么大家今天看她的样子都有几分说不出的古怪。

“诶,你们觉不觉得新来的总裁助理和今天新闻上的那个女人长得很像啊?”

“像?要我说,指不定就是她。我就纳闷怎么突然空降一个总裁助理过来,搞半天是靠男人来的。”

“哎呀,你小声点。”

沈清予一路走过去,同事们都纷纷装作没事人一样跟她问好。等她走后,却又背过身去讨论。没有当众发怒,沈清予拧着眉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打开手机一看,刚刚推送的最新消息是一组照片,而照片上的人赫然是她和程珏,虽然不是高清,但也足够让人认出来。沈清予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手机,她当年仓惶出国不代表她就没有关注程珏,以他的手段,若不是他默许,这样的照片谁敢触逆鳞放出来。

自看见这条消息起,外面的议论声便没有断过。这么些年来,沈清予已经学会渐渐压制自己的脾性,这点事情还不至于让她跳出去和同事撕破脸皮。等到她做完手头上的工作时,偌大的公司已经散的只剩下两三个人了。

出了公司,发觉天空阴沉沉的,好像有下雨的征兆。沈清予想过马路到对面便利店去买把雨伞,可她还没来得及这样做,耳边突然响起急刹车的声音,随后便是一辆耀眼的红色跑车横在她面前。

“靠,我还以为我弟认错人了,鱼儿,原来你真的回来了。”

从跑车上下来的是一个有着栗色短发的高挑女人,话虽然听起来显得神经大条,可奔过去搂着沈清予的人却忽然感性的流下了眼泪。当年沈家出事的时候,她还在国外接受治疗。等到她知道这件事马不停蹄的赶回来后,整个G市,偌大的中国再也没有了沈清予的影子。

这突然冲过来的人让沈清予一惊,等到她反应过来后,肩膀处的布料早已被泪水浸湿。她轻轻地拍了拍那人的肩膀,柔声说道:“是啊,薇薇,我回来了。”

听到她的声音,周薇薇猛然回神,觉得自己在大街上哭实在是太丢脸了。于是手一抹眼泪,扯着沈清予的袖子就准备走:“走,我们俩都这么久没见面了,鱼儿你今儿说什么也得陪我不醉不归。”

沈清予哭笑不得地扒拉开她的手,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她们俩从前纵横夜场的次数两双手都数不过来,可自从她结婚后就渐渐的不再去了。现在虽然离婚了,但她的身体也同样不允许她过久的待在那种地方。

琢磨了一会儿,沈清予慢悠悠地开口:“别,大小姐,我明儿可还得上班呢,咱就先买点果啤凑合吧。”

果啤?上班?这俩词凑一块可让周薇薇大吃一惊了,一向玩得开的沈清予什么时候开始喝这种软性饮料了。不过更让她好奇的是面前的人怎么会在这里上班,周薇薇虽然是个喜欢玩闹的豪门千金,可不代表她就没有常识。这家公司做的是玩弄股票金融的事,沈清予拿着她过人的设计天赋跑这儿来是上哪门子的班。

周薇薇只当是她是在开玩笑,豪气十足地说:“你在这上什么班,明儿去我公司当首席设计师,咱这就去你那儿收拾东西。”

周薇薇是一如既往的风风火火的性子,撂下这话当真要替她回公司去收拾。见此,沈清予赶紧追上去,左手用力反手将她扯了回来。

“哦,对了,鱼儿你跟我一块……”

“薇薇,我不能去你公司。”

周薇薇的话戛然而止,转头一看沈清予的脸色不太好。发觉这氛围突然变得有些奇怪,她笑哈哈地说道:“行吧,不去就不去,咱俩可别整这么严肃正经。”

说着话,周薇薇便要去拉沈清予的手。见她凑过来,沈清予下意识地背过右手,伸出左手去握住她的手。方才见她脸色不对,周薇薇就已经心有疑惑,于是就更加仔细地注意着她的动静。

她看着沈清予,突然想起刚才她似乎也是用的左手拉她。她们俩认识十多年了,她可以断定沈清予不是天生的左撇子。不是天生的,那就只能是人为的。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周薇薇立马站定,不着急走了,颇为冷静地开口:“鱼儿,你手怎么了?”

听到她的问话,沈清予微愣,随后笑着说了句没事便转身走了。

周薇薇哪里能让她这么忽悠过去,一步并作两步走,追到她身边想要拉她的右手。一看见她的动作,沈清予立马往旁边退了一步,堪堪挡住周薇薇的手。

气急,周薇薇忍不住爆了粗口:“艹,沈清予你的手到底怎么了?”

她们俩从来不会直呼对方的全名,沈清予知道周薇薇这个时候是真生气了。可不管好友有多生气,她是打定主意不让碰右手了。小心翼翼地将右手别到身后,沈清予才风轻云淡地开口:“没怎么,废了而已。”


第4章 再遇程珏

事情的最后,酒当然也没有喝成。周薇薇当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她难以想象那样骄傲的沈清予是在经历了怎样的折磨后才能淡然地说出这句话。周薇薇自认是粗神经的人,可在那种情况下她又怎么忍心再继续追问下去,于是那天各回各家之后,周薇薇时不时的打个电话来也绝口不提这件事。

沈清予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脸上的笑容有些苦涩。其实薇薇大可不必如此小心,她五年前因为一场车祸右手被废,由最初的崩溃到如今的坦然,她早就已经习惯了。那场车祸是意外还是人为,她心里有数,迟早有一天她要害她的人付出代价。

沈清予正兀自沉思着,不想外面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沈秘书,王总说材料不完整,他让你再打印一次送去华文。”

她的身体恢复的慢,最近大概是睡得不好导致上班走神的厉害。沈清予应了一声,赶忙抱着大摞的材料去了华文。

“程先生,我们真的很有诚意,您看?”

年轻人讲完了所有内容也不见对面的人有任何反应,这么沉默下去也不是办法,另一个副总站起来试图缓和一下气氛。

程珏没有应声,只是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计划书。就在那副总干着急地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程珏冷不丁开口:“再降两个百分点。”

“程先生,这位小姐说有非常重要的资料要拿过来。”

沈清予赶到的时候,看到的便是犹豫不决的副总和…冷峻漠然的程珏。她只知道这个项目是和华文合作,却不知这华文竟是程珏程氏的子公司!

听到声音,会议室里的程珏抬了眼皮看了一眼一身职业装的沈清予,嘴角勾出一抹笑,状似无意地开口:“王副总?”

被点到名的人应声抬头,果然看见了自己要的资料。为了挽救这笔生意,他看了一眼正随意翻着计划书的程珏,赶忙说道:“程先生请再等等,沈秘书快把材料拿过来。”

正要走的沈清予自然也听到了程珏的话,她眯着眼看了下手里的材料。事已至此,她也只有挂上笑容走进去。

她刚把材料摆在程珏面前,就响起他低沉的声音:“秦秘书,带王副总和他的人去会客室休息。”

一听这话,王副总等人开始摸不着头脑了。人人到道程珏的性子难以捉摸,那这接了材料却又让他们出去到底是愿意合作还是不愿意合作啊?不管怎样,去会客室总比让他直接离开华文的好,一思考,王副总还是堆着笑带人跟着秘书离开了。

沈清予本也打算跟着出去,不想刚开门,就看见另一双手覆上自己的手背,用力一带,那扇门又关过去了。察觉到身后人的动作,她的眼中划过一丝厌弃。然而转过身去的时候已经收拾好了外露的情绪,对上程珏的视线,沈清予微微一笑:“程三爷,这是什么意思?”

沈清予这话意在他二人颇为暧昧的姿势,程珏看着她脸上的笑,索性单刀直入地问:“前面有宋楚,现在又是王副总。沈清予,我给你的钱不够花?”

程珏的手正攥着她的右手,胳膊传来的疼痛刺激着她的神经。尽管如此,沈清予却是身上越痛,脸上的笑意越深。看着流露出不耐的人,她压抑着痛楚开口:“当然不够,程三爷出手不如他们大方。”

看着她直言不讳的样子,程珏的眸色越发暗沉,这是他第二次听到沈清予拿她跟别的男人比较。他做事凌厉,自接管程氏一来就没人敢这样跟他说话。唯有面前这个女人,一次又一次的挑战他。不知怎的,程珏突然想起了那个曾经为了追他对他百般示好的沈清予。

“不过程三爷大可放心,没了王副总,还有李副总陈副总,总归不会再找上程三爷,我不会……”

这话还没说完,程珏已经欺身向前吻了下去,带着一股子的怒气撕咬着她的嘴唇。沈清予蓦地瞪大了眼睛,屈膝猛地撞向他的小腹。这个举动让程珏眉间怒意更深,呵,能接受别的男人却不能忍受他碰她?

“程珏,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你还有到处发情的爱好。”

他皱着眉放开沈清予,此时再看那水光润泽的红唇,他却没有半分继续下去兴致。程珏一松手,她便粗鲁的抹了一把嘴唇,随即打算离开。见她要走,他不带丝毫感情地开口:“沈清予,不要试图挑衅我,否则你一定会后悔。”

她的手依旧放在门把上,轻笑了一声后才接着他的话说:“程珏,我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就是逼着我爸让你娶我。”


噩梦入情-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沈清予, 程珏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4747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