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家养小妖精-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陶夭夭, 向天霖

总裁家养小妖精-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陶夭夭, 向天霖

第1章 她,陶夭夭

安城中心,帝国酒店。

灯红酒绿,处处摇曳着魅惑的气息。

陶夭夭一袭红色紧身包臀裙,洒落在两鬓的长发,再配上朱砂色的口红,十厘米的高跟鞋衬托着颀长白皙的双腿,整个人妖艳的像火,活脱脱的一个妖精。

“这位小姐,一个人?有空一起玩玩?”

看着面前上来搭讪,眼神如饿狼扑食,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男人。陶夭夭勾唇,接过男人手里的酒杯,朱唇轻启,抿了一口,呼气如兰,还带着淡淡的红酒的气息,电眼迷离,仅一眼就让人神魂颠倒。

“那就看你技术如何了?”说罢,陶夭夭将印了自己红唇印的酒杯放回男人手里,径直便走廊深处的总统套房走去。

一颦一笑,每走一步都活色生香。

陶夭夭玉手若素,推开房门,特意拉低了领口,胸前的春光若隐若现,她的目标很明确。

今晚房间床上的人,是她的猎物。

陶夭夭掀开床上被子的刹那,一阵惊愕——床上居然空空如也。

人呢?

陶夭夭猛的向身后看去,可已经来不及了,整个人被一股强有力的力量,抵在床边柜子上。此时的陶夭夭,身姿有着说不出的妩媚,却动弹不得。

“敢药我,丫头你胆子不小。”向天霖居高临下的看着陶夭夭,她的手腕仿若无骨。

看着面前的男人,陶夭夭不由咋舌,果然是安城商界传奇,这向天霖无论是头脑还是美貌,都是一等一的好。尤其是他的眉眼如削,独身霸道的气质,让人明知道危险,却还忍不住以身犯险。

“多谢夸奖,只是我这儿还有更劲爆的。”陶夭夭浅浅一笑,趁向天霖不注意,她反手一握,将向天霖推到在床上,整个人迅速扑了过来,抽出腰间藏着的手铐,又亲昵的着重喊了一声,“要不要试试?姐夫。”

“咔嚓”一声,手便被铐上了。

向天霖的脸青了几分,“你究竟想干什么?”

陶夭夭勾唇,手指轻轻抚上向天霖的脸颊,身体半跪在他身上,笑道:“当然是睡你。”

“哦?那倒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向天霖衣裳半敞,露出古铜色的胸肌,陶夭夭毫不客气的伸手摸了一把,妩媚的笑道:“人家有本事药你,自然就有本事睡你,我、的、姐、夫。”

话音将落,向天霖的衬衫便被陶夭夭伸手拽开,大片大片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不等他回神的功夫,裤子也被陶夭夭扒了个精光。

“给你三分钟的时间,离开这里,我既往不咎。”向天霖明显感觉到内心深处传来一股燥热,尤其陶夭夭的手游动在他身上的时候,原本竭尽全力恢复的理智,又开始模糊。

三分钟?她花了三个月的准备时间,趁着这次的天赐良缘,好不容易才把他放倒在床上,现在让她离开?怎么可能?

陶夭夭勾唇,手指依旧游动在向天霖胸口,在不知道画了多少个圈圈之后,陶夭夭开口,道:“如果姐夫能三分钟完事,我自然会离开。”

三分钟?这丫头是在讽刺他?这一口一个的姐夫,叫的真是亲切!

向天霖的脸又沉了几分,“给了机会你不走,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据我这个小姨子所知,姐夫,从来不是一个客气的人。”陶夭夭薄唇性感,每一处都充满着诱惑,说话间,手指又不安分的向下探了几分。

“该死。”向天霖声音低沉,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狮子,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陶夭夭只觉得手腕一紧,整个人被一股力道往边上翻过去,依稀感到向天霖的手附上了她的腰肢,等她反应过来,钥匙已经稳稳的落在向天霖手里。

“咔嚓”手铐应声而落。

向天霖压制下的火,再次被陶夭夭撩了起来,不等陶夭夭跳下床,便被向天霖压住。

“我给过你机会。”向天霖看着陶夭夭,眼神里露出危险的气息。

偏偏陶夭夭不知死活的,将手环上他的后背,道:“现在才是机会的开始。”

没有丝毫犹豫,向天霖的手落在陶夭夭的裙子上,原本就轻薄的布料,更是声起而落,金戈铁马杀敌无数,却一点也不温柔。

如此的激烈,让陶夭夭痛到痉挛,她的指甲掐进他的后背,留下一道道的痕迹。

空气骤然缱绻,萦绕着暧昧的气息。

一次次进攻,一次次撕心裂脾的疼痛。

这个夜仿佛分外漫长……

第2章 失望算什么,绝望才好

“咚咚咚”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毫无节奏的响起。

陶夭夭眉头微蹙,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猛然回头,自己身边的男人,依旧气质凌然的闭着眼睛。

“赶紧给我开门,再不开门,我们就冲进去了。”门口堵了一堆记者,今早接到一个莫名的电话让他们过来捉奸。据说陶氏二小姐陶夭夭,睡了自己的小姨夫,这么劲爆的猛料,他们怎么能错过?

这些人中,还簇拥着陶夭夭的小姨夏若依,和她的姐姐陶清浅,此时正望眼欲穿的盯着门口。

陶夭夭将垂落在面前的头发撩在耳后,慵懒中透露着妩媚,她刚要起身。猛然听到背后的男人开口道,“如果你现在求我,我倒是可以考虑救你。”

“不过是一晚而已,姐夫该不会有感情了吧,要知道你可是我姐姐陶清浅的未婚夫呢。”

陶夭夭勾唇,顺手捡起昨天从向天霖身上扒下来的衬衣,套在身上。至于她的裙子,早已经在昨晚支离破碎了。陶夭夭身材娇小,尽管一米六八的身高,可这件衬衫套上去依然能当裙子穿。

穿好之后,陶夭夭朝门口走去,开门之前还不忘朝床上的某人善意提醒,道:“要不你去躲一躲,待会儿记者冲进来,拍到向少的这个样子,可能不太好。”

陶夭夭开门的刹那,除了一堆记者的聚焦灯,还有一脸心灾乐祸的陶清浅和如丧考妣的夏若依。

“陶夭夭,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自己的小姨夫都睡,还有什么是你干不出的?在外名声败坏就算了,连自己小姨的男人都不放过。要不是清浅告诉我,我还蒙在鼓里。果然和你那个死去的贱妈一样,生来就是当三儿的下贱货。”

夏若依气的脸红脖子粗,要不是有这么多记者围着,她真想甩陶夭夭几个巴掌解解气。

可偏偏陶夭夭不恼也不躲,朝着夏若依勾勾唇,道:“陶清浅还真是你身边的顺风耳,连我睡你的男人都知道。不过,要是论当三的潜质,我个人觉得,还是小姨更胜一筹呐。”

陶夭夭说完,夏若依的脸猛的一阵青,她当年小三上位,安氏人尽皆知,此时被挑破,依然难堪的很。

夏若依憋了一肚子气,正好对上陶清浅一副看戏的脸色,伸手把她拽了过来,“清浅,你来替小姨说句话。”

记者举着单反不停的对着陶清浅聚焦,在作风不检的陶夭夭的衬托下,陶家嫡小姐陶清浅,别提多温良贤淑,简直就是大家闺秀的典范。

说起“嫡小姐”这三个字,陶夭夭就觉得讽刺,当年陶正坤和夏金珠苟且,愣是用尽手段小三上位挤掉了原配。想到自己母亲的惨死,陶夭夭的眼睛便是微微一红,不过她极快的掩饰了过去,倒是没有人注意到。

只是,屋内的向天霖,却刚好捕捉到了这一画面,嘴角微微勾勒出了一抹的弧度。

见夏若依让自己替她出头,陶清浅整理了一下头发,款款上前,柔声道:“妹妹,你怎么能这样?有那么多男人还不够你玩,你非看上比你大了十五岁的小姨夫,你真是太让姐姐失望了。”

陶清浅说的痛心疾首,特意将“大了十五岁”这五个字咬的分外重,陶夭夭的品德败坏可见一斑。

记者们闻言,倒吸一口冷气,这陶夭夭连大了她十五岁的老男人都下得去手,当真是不知廉耻,和传说中的她的母亲如出一辙。这样的猛料,他们当然不会放过,更有甚者索性开了现场直播。

呵呵哒,陶清浅的手段,比起当年的夏金珠,还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现在的表情,不去拿奥斯卡金奖都可惜。不过,若不是她们陷害自己在先,自己哪里又有机会黄雀在后?

陶夭夭勾唇,衬衫轻薄,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锁骨,煞是好看。她目光戏谑的落在陶清浅身上,淡淡的开口,“失望算什么?我还没有让你绝望呢。”

忽然陶夭夭贴到陶清浅耳边,低声道,“当初你们是怎么对我和我妈妈的,今日我便加倍奉还。”

此时,向天霖正好穿着浴袍出来,好似无意的拉了一把陶夭夭的衣袖。陶夭夭顿时香肩半露,肌肤上布满了青紫的痕迹。

有这些痕迹为证,昨晚多猛烈,不用想也知道。

陶夭夭没好气的瞪了向天霖一眼,从他戏谑的目光中就看得出,他是故意的。不过陶夭夭的名声已经够败坏了,也不在乎更败坏一些。

倒是原本等着看笑话的人,见到此,全部惊呆了。

尤其是陶清浅,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她昨晚明明看到夏若依的男人秦明旭,走了进去的。怎么现在,那个人却变成了她的未婚夫?

第3章 看好你男人

没有丝毫犹豫,陶清浅扬起了手,便朝陶夭夭那张妖媚动人的脸上招呼去。

只是,手还没有落下,便被一股强有力的力量握住。

“天霖,她就是个贱人,你为什么要拦着我?”陶清浅楚楚可怜的看着向天霖,眼神中流露出些许晶莹,颇有几分小鸟依人与梨花带雨的感觉。

如果说,陶夭夭是朵魅惑妖冶带着刺的野玫瑰,那陶清浅就是初春枝头含苞待放的茉莉花。不,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朵盛世的大白莲花。

向天霖却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他眉头微蹙,语气冰冷,道:“你的话,太多了。”

陶清浅收回自己的手,转而看向一边的陶夭夭,只要一想到陶夭夭身上的衬衫,是向天霖的,她就嫉妒到发狂。

“陶夭夭,你究竟有多不要脸?”陶清浅几乎声嘶力竭,从这个角度看过去,颇有几分刻薄。

“我有多不要脸,姐姐不是知道吗么?”陶夭夭偏偏是个气死人不偿命的主儿。说罢,她便朝着陶清浅微微一笑,勾过向天霖的脖子,款款吻了下去。

那个吻,魅惑勾人,像陶夭夭昨晚酥软无骨的身子,让向天霖没有办法推开。

在场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胆的三,被抓包了,居然还当着众人的面和别人亲吻。真真是不要脸到了极致!

陶清浅一口气憋在心口,倒是夏若依,脸上的怒火收了几分,冷哼了一声挖苦到,“清浅,我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你还是先管好自己的男人再说。”

陶家这种喜欢下井落石的习惯,陶夭夭已经见怪不怪了,夏若依待着无聊,便待着记者走了,“行了,都别拍了,不想丢了饭碗就赶紧走。”

向天霖是谁?

是打一声喷嚏,整个安城金融界,都要抖三抖的业界大佬,他的绯闻谁敢炒?

只是,似乎有些来不及,因为有些胆大的记者早已经开了直播。

等记者惺惺的走开,陶夭夭也松开了向天霖,唇角还残存着向天霖口中的气息。

陶夭夭捏了捏肩膀,昨晚被向天霖折腾的有些惨。不过,哼,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任人欺负的小女孩了,想要算计她,她便让她们切身体会一番。

陶夭夭微微的笑着,忽然见到陶氏的管家,带了两个保镖朝着他们走来。

管家恭恭敬敬的朝向天霖点头示意之后,方才开口,“二小姐,老爷让您立马回去。”

她和陶正坤还有帐要算,陶夭夭一只手抚上向天霖的胸膛,“向少,你可要记得想我。”

说罢,陶夭夭跟着管家朝门口走去。

陶清浅小心翼翼瞥了向天霖一眼,见他神情严肃,咬着唇不敢多说话,也跟着走了。

向天霖深吸一口,空气中还残存着陶夭夭的气息,尤其刚刚的那个吻,陶夭夭仿佛像蜜糖一样,深深留在他的心上。

此时,助理已经带了衣服过来,等向天霖换好出来之后才开口,“向少,要不要去帮帮陶小姐?”

向天霖瞥了一眼床单上的那抹落红,淡淡的朝陶夭夭离开的方向瞥了一眼,想到起床时陶夭夭的样子,不由冷哼一声,“不用,她可能耐的很,哪里用的到我们出手。”

……

陶夭夭进门便看见陶正坤坐在客厅里等她。

陶夭夭不慌不忙的拿过门口衣挂上的外套披上,她身上还穿着向天霖的衬衫。

突然,陶正坤猛的拍了一把桌子,可见力道之大火气之盛。

“你给我过来。”陶正坤气的不轻,大清早的就看见满屏都是陶夭夭睡了自己小姨夫的消息,甚至有好几家公司打电话过来说要取消合作。

陶清浅不由暗自窃喜,伸出一只脚放在陶夭夭前面,殊不知,她脸上的神情早已经一丝不落的印在陶夭夭眼中。

既然想看戏,那总要付出点代价才是。

陶浅浅不动声色的将脚踩了上去,细长的鞋跟刚好落在陶清浅脚背上,碾了个角度。

“啊,我的脚,你个小贱人。”陶清浅破口大骂,刚刚陶夭夭那力度,脚面估计早已经脱皮了。

不等陶清浅有别的动作,便被打断。

陶正坤听的有些心烦,“先带大小姐出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进来。”说罢,陶正坤看向陶夭夭,“你跟我上来。”

看到陶清浅对自己恨得咬牙切齿,陶夭夭特意压低了声音,“与其跟我耍手段,你还是多在男人身上下点功夫吧。”

说罢,在陶清浅怒目而视中,陶夭夭跟着陶正坤上了楼。

第4章 暗算

楼上书房。

陶正坤眉心拧成一个“川”字,大声呵斥,“说,你究竟想怎么样?十一年前就不应该大发慈悲,带你回来。”

“对,早知现在,你当初就应该把我抹在墙上才是。”陶夭夭每个字都咬的清楚,说的轻描淡写,转身坐在陶正坤对面的椅子上,“我想怎么样?你还不清楚?”

“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你妈妈那是场意外,她有心脏病你又不是不知道。所以,她死了怨不得别人。”陶正坤紧紧盯着陶夭夭的目光,眼神中充斥着愤怒。

这仿佛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陶夭夭迎上陶正坤的眼睛,“怨不得别人?如果不是你再外面勾三搭四,扶正了小三,我妈妈会心脏病突发?当日,你就在她身边,为什么不送她去医院?”

陶夭夭字字珠玑,陶正坤无处遁形,不由自主的躲闪目光,“当日我在跟前,你有什么证据?”

“没有证据我怎么敢乱说?除此之外,我还知道你三年前失踪的女秘书在哪里。”陶夭夭勾唇,语气不卑不亢,看着陶正坤的脸色一点点变白。

当时自己做的天衣无缝,怎么会有把柄在她手里?莫不是她在炸自己?

陶正坤揩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语气低了几分,“你究竟怎么样才会收手?”

陶夭夭倏地的一下从椅子上坐起来,“收手?等你死了,我自然就收手了。不然,你留着我,将永远是个祸害。”

陶正坤面色铁青,他早就应该料到,和陶夭夭谈条件只会自取其辱。

“那你这段时间,就好好在房间里想想清楚。”说罢,陶正坤猛的摔门走了出去。

陶夭夭瞥了一眼陶正坤的背影,他欠自己的,迟早都要被拿回来。

正当陶夭夭打算出房门的时候,被守在门口的保镖用手拦住。

“二小姐,没有老爷的命令,您不能出去。”

陶正坤这是想软禁她?

呵,既然这样,那……

陶夭夭关上房门,书房连着一个小卧室,昨晚折腾的有点累,刚好落得清净,让她回去补个回笼觉。

陶清浅隔着门缝看到陶正坤绷着脸从房间里出来,不由握紧了手指,长长的指甲嵌进掌心留下一个个红红的印子。

这个小贱人,居然连爹地都治不了她。

她只要一想到,早晨夏若依在房间门口跟她说的那句“先管好自己的男人再说”,就一阵窝火。

秦明旭是什么货色,夏若依能不清楚?那种走在大街上,看到女人就恨不得望眼欲穿的色狼,也不知道背着夏若依偷了多少腥。

想到这儿,陶清浅顿时舒心了很多。

从窗户暼到陶正坤驱车去了公司,陶清浅唇角勾出一抹阴险的角度,拿起手机给秦明旭打了电话,“小姨夫,你现在有空的话,过来陶氏别墅一趟。”

“外甥女,昨晚你不是保证会把她送到我房间?怎么还会被别人捷足先登?有空你就多跟夭夭学点功夫,这样至少能看住自己的男人。”电话那头,秦明旭语气不善,正在气头上。

昨晚不是没有给服务员小费,可他准备了下药的红酒,甚至连给陶夭夭穿的制服都准备好了。躺在床上等了一个晚上,结果却替他人做了嫁衣裳。

秦明旭不痛不痒,正好戳到陶清浅痛楚。陶清浅心里骂了一句,依旧赔上笑脸,“这不给小姨夫赔罪么,房子里就我和陶夭夭两个人,现在她正在书房里睡觉,这么好的机会,小姨夫真的要放弃?”

书房?

光是想想就觉得刺激。

秦明旭满脸横肉堆到一起,扯出一个淫荡的笑容,“好,你看着她,我马上过去。”

陶清浅挂了电话朝书房瞪了一眼,小贱人,看你怎么跟我斗。

不过片刻功夫,秦明旭便到了。

只要一想到待会儿陶夭夭要在自己身子下娇喘,他就有些迫不及待。

“人呢?”秦明旭眉头拧在一起。

“还在书房。”陶清浅指了指楼上,陶正坤留下来看着陶夭夭的两个保镖早就被她拿个小费打发走了。

秦明旭擦了一把口水,上楼前,还不忘从兜里掏出一张支票塞给陶清浅,“这是奖励。”

秦明旭蹑手蹑脚的进去,果然,只一眼就暼到陶夭夭那祸国殃民的容颜。

总裁家养小妖精-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陶夭夭, 向天霖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36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