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情怨了-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颜以沫, 顾言夏

重生之情怨了-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颜以沫, 顾言夏

第1章 重生

熊熊大火弥漫在整个房间,颜以沫缩在角落里。她因为喝下堕胎药,身上还在涓涓的流着鲜血。

“救命,有没有人,救救我!快来救救我啊!”

颜以沫拼命的拍打门板,隔着薄薄的门板。外面的人不管怎么样都一定可以听见她的呼救声,可是不会有人来救她,那两个人既然想要她的命,又怎么会让人来救她呢?

火势渐渐蔓延,颜以沫已经无处躲避,她被浓烈的烟雾呛得几近窒息,喉咙一紧,呕出一口鲜血。

她死死的盯着被反锁的大门,仿佛透过这里能看到站在门外那两个人得意的笑容!

她是有多傻才会相信,林乔是爱她的?明明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可是当着众多记者的面,他和自己的“好妹妹”颜悦宁一口咬定,是她不堪寂寞,和别人苟合才怀上的。

不过一天时间,有关她的谣言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城市,父亲也因为她住进了医院。她不甘心呀,想要当面和林乔问清楚原因。

可她看到了什么?她的未婚夫和继妹在她们即将结婚用的大床上翻云覆雨!!

她的继妹说:“现在颜以沫身败名裂,父亲已经不会考虑她当继承人了,这都多亏了林乔哥你。”

林乔附身亲了亲她的脸,语气里不无得意:“当初要不是为了你,我也不会和那个木头一样的女人虚与委蛇,真是倒尽了胃口!现在好了,我们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颜以沫不敢置信的听着两人的对话,他们居然联手欺骗她?!原本就苍白的脸此刻已经变得惨白,要不是抓着门框,她已经跌倒在地上了。

不行,她要去向大众揭穿这两个人的真面目,她不会放过他们的!她跌跌撞撞的向外走去,却发现几个保镖将去路堵住了。

身后传来颜悦宁凉凉的声音:“姐姐既然来了,怎么这么着急走呢?”

颜以沫回过头,狠狠的瞪着颜悦宁,整个人气得发抖,她多想冲上去撕了这个虚伪的女人,可是她不敢拿肚子里的孩子冒险。

仿佛是看出来她的顾虑,颜悦宁得意的笑了笑,“颜以沫啊颜以沫,亏你长这么大,居然还这么单蠢可欺。怎么样,身败名裂的滋味是不是不好受?”

“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亲妹妹对待,你为什么要害我?”颜以沫怒视着她。

“呵呵,亲妹妹?”颜悦宁仿佛听到了什么搞笑的话,捂着嘴讽刺一笑,“站在原配女儿的位置上,你是不是自认为高人一等?你知道我每次看你假惺惺的在爸爸面前表现出对我的关爱的时候,我有多想把你打入地狱吗?”

说完她伸手就给了颜以沫一巴掌,颜以沫没防备,被她打的直接跌倒在地。

她心里惊怒交加,更多的是苦涩,她怎么也没想到平日里温柔小意的继妹,实际上恨不得她死掉才好!

呵呵,颜以沫,你的眼是有多瞎?

“啊,对了,林乔哥说了,你肚子里的孽种还是不要留下来的好,不然我们结婚之后会很膈应的。”她刚说完,颜以沫就看见一直没露面的林乔手里拿着一瓶药走了出来。

颜以沫的心瞬间如坠冰窖,他们想要害自己的孩子!她不顾身上的疼痛,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往大门的方向跑去。

可是她还没有跑多远,就被保镖拦住了,他们压着她,连拖带拽的将人带到颜悦宁和林乔面前。

颜悦宁看着那瓶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堕胎药,眼泪再也忍不住,她哭着祈求他们:“求你们,不要伤害我的孩子,她是无辜的,求你们了……”

可是听到这些话的林乔并没有丝毫心软,他强制性的捏住颜以沫的下吧,将一瓶药全部倒进她嘴里,然后逼着她吞咽下去。

没几分钟,颜以沫就感觉到小腹传来撕裂般的剧痛,她的孩子!?

“林乔,你不得好死!那是你的亲生骨肉啊!”她目呲欲裂的看着林乔,可是从前那个眼里满满都是对她的爱的男人,此刻就像是看着地上的蝼蚁一般,眼神冷漠的可怕。

他搂住颜悦宁的腰,转身吩咐保镖:“处理干净点,我不希望明天还听见这个女人活着的消息。”

晴天霹雳!颜以沫绝望的倒在一地血泊中,看着他们决绝而去的身影,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们羞辱折磨完自己,还想要她的命,她想逃跑,可是身体上的剧痛,和被反锁的大门,让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一簇火苗由小变大,渐渐吞噬整个别墅。

这一辈子,她被这两个人耍的团团转,亲情、爱情她一样没有得到,最终和自己未成形的孩子凄惨的死在大火里……

她好恨!恨不得将她们抽皮扒骨,打入十八层地狱!可是没机会了……如果,如果有来生就好了,她一定要他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颜以沫的意识最终消散,如花的容颜伴随着大火消失的无影无踪。

颜悦宁冷冷的站在别墅外看着,她嘴角勾起阴冷的笑意。

“颜以沫,我赢了。”

从今以后,这世上再不会有颜以沫。有的只是她颜悦宁一个人,所有的一切,包括林乔,都是她一个人的。

————

春暖花开,现在是万物复苏的春季。

颜以沫只觉得耳边仿佛飞着万只蜜蜂,嗡嗡的吵的厉害。她胸口仿佛压着万斤大石头,脑子里快要炸开了。

原本觉得被火烧的滚烫的身体忽然一凉,仿佛得到了救赎。颜以沫皱眉,仿佛隐忍着极大的痛楚,她猛的睁开眼睛,发现一个放大的人脸正在自己面前!

她心里一惊,一把推开了面前的人。这才看见自己置身一个泳池边,身边一群人正围着自己看。而她浑身湿透,穿着白衬衫,衣服紧紧贴在身上。

顾言夏被她推的一个踉跄,他皱了皱眉头。看见她惶恐不安的眸光,宛如一只小鹿一般。突然冷笑出声。

“我看她精神倒是不错,没什么大事。”

“顾……顾言夏?”

颜以沫错愕的看向身边的人,这是怎么回事……她不是被火烧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到底怎么回事?

“姐姐,对不起姐姐。”

颜悦宁突然泪眼汪汪的跑到她面前,拽着她的手臂摇晃,一边哭着一边道歉。

“姐姐,我真的不知道你一点都不会游泳。只是……今天是顾少的生日,姐姐不是一直说很爱慕顾少吗。我只是想给姐姐制造机会,姐姐你别生气好吗?都是我的错,你打我吧……”

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颜以沫捏紧了拳头。脸色苍白,只有她自己清楚是为什么。

顾言夏的生日?推她掉进了泳池?

这些……不是五年前发生的事吗?为什么现在……她抬手,仔仔细细看了自己半晌。身上是光洁细腻的皮肤,一点没有被火势舔舐过的痕迹。

她活过来了!她没有死!

“你要是真的想帮我,就不会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跌进泳池。被人笑话,颜悦宁,差点死掉的人是我!你在这哭哭啼啼的做什么。”

她觉得心力交瘁,原本是想痛哭一场的。可是现在实在不合适,只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以沫,你没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回去,你衣服都湿了。”

一个熟悉的身影穿越人群冲进来,把外套盖在了她身上。颜以沫冷眼看他,果然是林乔。当初就是他这样温柔的安慰她,送他回家。她才开始和他交往的,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个圈套吧!

再见到这个男人,颜以沫愤恨的瞪着他。指甲深深的嵌进肉里,真好,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她说过的,如果老天爷让她活下来。她绝对不会再放过任何一个伤害她的人,林乔,颜悦宁,还有沈家茹!上辈子他们几个人害的她和孩子惨死!

这笔账到底该怎么算,她直视着林乔的眼睛。眼底是无法掩盖的恨意,他依旧像前世那样,那般深情的看着她。

可是她永远不会忘记她死的那天晚上,这个男人对她是有多冷漠。她苦苦的哀求他为自己辩解一句,可是他没有!他的冷漠浇灭了自己对他所有的爱,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前世的时候,她被人从水里捞出来。一句话不说就打了颜悦宁一巴掌,因为她知道她是故意推自己下去的。

而她在家里一向娇惯,所以根本没有顾及到后果。她记得,原本父亲是想把她介绍给顾言夏认识的。

可惜就因为她打人那件事,所有人对她的好印象全部一扫而光。包括顾言夏!颜悦宁捏紧了拳头,让自己看起来不太慌乱。

“我有些不太舒服,我想去休息。”

颜以沫揉揉自己的额头,或许是因为刚刚醒过来的缘故。她确实有些不太舒服,林乔连忙走到她面前,准备抱她去休息。

颜以沫伸手阻止了他,旋即冷笑道。

“林大少爷,我想我和你还没有熟悉到这种地步。我自己可以走,麻烦让让!”

第2章 反击

她倔强的推开他,然后站起身来。林乔被她眼底的厌恶和恨意镇住,微微有些发愣。他和她……并不算熟悉,只是见过几次面而已。

可是她为什么会用那种眼神看他?他哪里让她讨厌了吗?林乔看着她倔强的样子,心里忽然空落落的。

颜以沫在一群人的簇拥下站起来,她走了两步。衣服紧紧贴在自己身上,被浸湿的白衬衫有些半透明。

她觉得自己头有些晕乎乎的,只隐隐约约看见面前晃动的人影。她还没走几步,突然就腿一软,直接倒进前面的人怀里。

“喂!”

双手触碰到怀里柔软的身躯,顾言夏整个人一僵。身体不舒服还逞强,刚刚她的表现他都看见了。看来这女人是和林乔有什么过节,不然也不会对他那么冷漠。

“我先送她去房间休息吧,你们大家继续玩。”

顾言夏把她打横抱起,转身朝屋子里走去。

他修长的背影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颜悦宁捏紧了拳头。

按她颜以沫的脾气,她都直接把她推进水里,还害她差点被淹死。她一定会大发雷霆,到时候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扮演一个受害者的形象。

可是为什么她今天没有发脾气,到底是哪里不对。难不成……她真的是为了在顾言夏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所以刻意收敛自己的脾气。

并且,还主动投怀送抱?

这一次就算她走运,如果再有下一次。她一定会让她身败名裂!到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颜以沫的暴力,以及她的温柔。

颜以沫把脸埋在顾言夏胸口,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所以给她重生的机会吗?

到了走廊里,顾言夏直接把她放下来。颜以沫愣愣的看着他,其实她应该谢谢他。毕竟是他自己带出了刚刚那个尴尬的地方,况且今天因为她,扰乱了大家的兴致。

“我一直听说颜以沫蛮横无理,而且胆子特别大。没想到也只不过是一个胆小怕事的小女生罢了,现在你已经离开林乔的视线了,可以不用绷的那么紧。”

他一直把她的表情尽收眼底,现在倒是有几分好奇。到底她和林乔之间发生过什么,让她如此抗拒。

被人看穿心思,颜以沫也并没有慌乱。因为她知道顾言夏和她们不同,不然他刚刚也不会把她带走。

“谢谢你帮我,不过顾言夏。传言就只是传言,我不管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总之,就算你猜到什么,也不要胡说八道。也不要妄图揣测我的心思,毕竟……顾大少爷不近女色这回事所有人都是知道的。我可不想变成那些女人茶余饭后讨论的靶子。”

她眼里闪着执拗的光,顾言夏看见她琥珀色的眸子。就算被他看穿了心思她也没有慌乱,那眸子里的沉稳,仿佛已经经过几千年的沉淀一般。

颜以沫很是疲惫,直接打开客房的门。她拖着疲惫的步伐,就进房间休息去了。

顾言夏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发愣,传说中,颜以沫是一个娇纵的大小姐。无理取闹,反而是她的妹妹备受欢迎。

流言果然不可信,现在这样看来。她确实有几分意思,接触一下也未尝不可。

颜以沫一觉睡的极沉,梦里仿佛又回到了那天。她浑身都是血,几乎快把喉咙喊破,也没有人来救她。

那天,原本她要和未婚夫林乔回家谈论关于婚期的事。但是没想到回家的时候,父亲已经知道了她怀孕的事。

她原本以为父亲会和她一样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没想到林乔根本不承认她怀的是他的孩子!甚至说要退婚!

他和颜悦宁,在父亲离开之后,给她灌下了堕胎药。甚至还在那之后,把她活生生的烧死在屋子里!

好热,

好痛!

颜以沫浑身都是汗水,仿佛重新经历那痛楚一般。她额头渗出冷汗来,像个婴儿般把自己缩成一团,浑身颤抖。

“不要……救命,救命……救救我……”

她呢喃着,脸色苍白。一瞬间连呼吸都变得及其孱弱,顾言夏站在床边。做噩梦?可是怎么会那么大的反应。

“颜以沫,颜以沫,醒一醒。”

梦境里,仿佛有一道温暖的声音从天际传来。把她从火海里解救出来,她睁开眼睛,几乎是下意识的抱住面前的人。

“求你们救救我……”

她还在颤抖,眼泪湿了脸颊。顾言夏皱眉,心里忽然有一块地方变得柔软了起来。他不明白一个二十岁的小女生,到底是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才会深陷梦魇。

连在梦境里都一直颤抖身子,他原本是想推开她,谁知道突然感觉到她在发抖。心里忽然就有一根弦被触动了,他伸手在她背后轻轻拍着,试图安慰她。

“没事了,没事了。”他察觉到她渐渐冷静下来,继而问她。“做噩梦了吗?”

颜以沫平静下来,连忙松开他。低头平复着自己的情绪,捏紧拳头深呼吸道。

“对不起,我做噩梦了。”

这恐怕是她这辈子都挣脱不了的梦魇了吧,只要一闭上眼睛。好像就回到了那天晚上,那个可怕的晚上。

她渐渐平复下来,揉了揉太阳穴。突然一下子反应过来,连忙把自己裹进被子里。十分警惕的看向顾言夏。

“你怎么会进我房间,顾大少爷,擅自进一个女孩子房间,你难道不会觉得不妥当吗?”

“我敲过门了,是你自己没听见。大家都在楼下准备烧烤晚宴,我只是来告诉你一声。”顾言夏整个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她身上还有冷汗,放松下来之后更是觉得浑身脱力。对顾言夏,颜以沫其实是害怕的。

顾言夏转身坐在沙发上,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桌面。似乎一点也不着急,似乎准备开始和她玩心理战。

“颜以沫!”

他淡淡的看着她,颜以沫只觉得一股凉意由然而生,旋即头皮发麻。前世的时候和他的交集并不多,但是他总共用这种口吻叫过她两次。

第一次也是多年的今天,因为颜悦宁那句姐姐喜欢顾少。所以他让人把她丢出了别墅,她还把脚崴了。

第二次是在房信家里,因为她插手了房信和房息两兄弟的事。害得房信情绪失控,他亲自打了她一巴掌。

所以颜以沫总结了经验,只要顾言夏以这种口吻叫一个人的时候。就意味着,那个人即将倒霉了。

顾言夏这个人,不近女色是人尽皆知的。再有就是,睚眦必报。他身上散发出来那种冷凝有如实质,明明她还在温暖的被窝里,也觉得一股凉意沿着脊背往上爬。

“怎……怎么了。”她显然有些底气不足。

前世那些什么大小姐脾气和狠戾,在顾言夏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她才刚死过一次,说起来还是应该好好珍惜自己的性命才是。

“听你妹妹说,你一直爱慕我?”

爱慕你个头,颜以沫悄悄翻了个白眼。前世的时候,因为听说顾言夏不近女色。那时候她可傲娇了,为了证实这一点。

在他质问她这句话的时候,她非常作死的回答了,是……然后,就被他扔出了别墅。谣言说,顾言夏不会给任何一个觊觎他的女人接近他的机会。

绝对不能和顾言夏作对!况且重活一世,再被他丢出去,那也太丢人了吧!

“顾少你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爱慕你的女孩子不计其数,所以我……”她眨了眨眼睛,对上顾言夏的眸光,瞬间话锋一转。“我当然不能和她们比了,但是,今天好歹也是顾少的宴会,你这样一直呆在我的房间里,是不是不太妥当?”

她自认为这已经是很好的态度,换做前世。她从来没有这样讨好过任何人,现在想想,或许是因为前世她确实太过傲娇。

以至于一个朋友都没有,所以到最后,连一个相信她的人都没有。

“欲擒故纵?”

他微微说出这四个字,他毫不掩饰打量她的目光。尽管那句话说的极慢,也没有表露情绪,但颜以沫还是感觉到了一丝嘲讽。

“顾少,有自信是好的。但是过分的自信就是自负,你确实很优秀,但是我现在更想知道。你见到的每一个女人,你都会这样大费周章的质问她们吗?”

“你的意思是说我在自作多情?那今天你那出投怀送抱又是怎么回事?还是说,你为了躲避什么人,故意拉我当挡箭牌!”

颜以沫抽了抽嘴角,莫名不爽。

真把自己当万人迷吗,要不是今天刚重生过来。头还有些晕,她至于倒进他怀里吗。不过……他竟然没有一把把自己推开。

或许因为他今天生日心情好吧,要是被他当场像扔垃圾一样推开就尴尬了。

尤记得前世有个女明星装崴脚以此投怀送抱,当场就被顾言夏推开,还扬言以后有他在的地方都不能有那女的出现。再然后……一线女星某某某就被封杀了!

第3章 你什么意思

“顾少,你什么意思?”

难不成她为了逃避林乔的事都被他看穿了吗,死过一次。现在她做任何事都格外谨慎,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走错了。

他不会无缘无故提起这件事,所以一定是有什么阴谋。

“颜以沫,你应该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胆敢擅自利用我的人。你还是第一个,你觉得,我想做什么。”

顾言夏是一个不会让自己吃亏的人,在生意场上也是睚眦必报。他既然没有当面拆穿自己,说明还是有私下和解的机会。

可是他顾言夏想要什么没有,决不可能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除非是有什么事,需要她帮忙去做,前提条件是,自己必须是非常合适的人选。

“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我身上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她直截了当的问道。

闻言,顾言夏倒是笑了。笑是什么意思,猜中了吗?他很快站起身来,眸光又恢复了往常的清冷。

“既然明白就好,做什么我暂时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我先走了,你尽快下来。”

颜以沫点头,伸出手去。

“合作愉快。”

他只是瞥了她一眼,连眼神都懒得再施舍给她一个。然后就离开了房间,颜以沫松了一口气,这特么也太小气了吧。

奸商,果然是奸商。

颜以沫换了身衣服,一边扣扣子一边走到窗口。所有人都围在一起准备烧烤晚宴,颜悦宁跟在林乔身边。林乔垂着头似乎有些失落,颜悦宁在一旁说着些什么。

这一盘棋都被打乱了,既然她们前世那么心心念念都想在一起。那她就成全他们,送他们这对鸳鸯上路。

她的手缓缓滑到肚子上,心里有些疼。曾经,这里也有一个生命,可是这条生命的父亲,亲手让他从这世上消失了!

林乔给她灌堕胎药的时候那句话,以及眼底的冷凝,颜以沫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只要她一闭上眼睛,他的脸就出现在眼前。

他说。

“以沫,对不起,我要得到颜氏和悦宁。就只能牺牲你,你听话,我不想伤害你。”

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颜以沫到现在都不明白她当初为什么会爱上这样一个男人!上辈子他们欠她的,她会一点点全部收回来!

颜以沫闭上眼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很快就收拾完毕下楼,大家都沉浸在狂欢里。颜以沫拿了一杯红酒,自顾自的走向无人的角落。

角落里微风徐徐,颜以沫一个人坐在长椅上。到也算惬意,她微微仰头看着天空。想起前世林乔对自己的冷漠,还是会觉得心痛。

她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单薄的外套下,心脏正强有力的跳动。要不是前世那种噬心的痛楚还历历在目,颜以沫几乎都快要怀疑那只是一场梦。

“大家都在那边,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边来了?还不舒服吗?”

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温润入骨。夹杂着淡淡的温柔,前世她也不过是个小女孩,面对林乔这样温柔的攻势,当然也会招架不住。

她心里一惊,瞬间站起身来,直直后退了好几步,保持最安全的距离。

“怎么了,是不是因为我突然出现。所以吓到你了?”林乔淡笑着,向她示好道歉。“对不起以沫,我只是听说你喜欢吃烤的章鱼丸子,所以给你带了一点,你一直坐在这边的话,待会他们该吃光了。”

颜以沫低头不去看他,不是因为他突然出现。就只是单纯的因为出现的人是他,才会让她害怕。

“我没胃口不想吃,你把东西拿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呆着。”她捏着拳头,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看起来不太慌乱。

“那我陪你呆一会吧,那边确实太吵了。”

他放下手里的盒子,坐在长椅上。他抬起头来,颜以沫正瞪大眼睛,警惕的看着他。那眼睛很大很亮,宛如弦上月,撩人心弦。

“好。”颜以沫认命的点头。“那这边留给你,我走好了。”

她说完,径直往前走去。不是她克制不住情绪,只是让她和林乔呆在一个空间里。真的是太难为她了,一看见他,颜以沫手心就冒冷汗。

“以沫,你等一下。”

还没迈开步子,手腕就被拉住。颜以沫几乎是触电一般想把手抽回来,谁知道他力道并不大,却也足够让她挣脱不开。

“放开我!”颜以沫怒吼一声。

她抬头盯着林乔,很是不耐烦,眸子里甚至闪过一丝狠戾!要不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她真想冲上去杀了他,把他的心掏出来,看看是不是黑色的!

“对不起以沫,我只是想知道。我们之间……只见过几面而已,你为什么总是要那么抗拒和我呆在一起,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没有!”

她没有丝毫犹豫,几乎是抢拍一般的回答他。颜以沫知道公司和林家有很多合作,她原本不应该把关系搞的这么僵。

但是她克制不住!一看见这男人虚情假意的模样。颜以沫就恨不得冲上去把他的面具撕碎,所以为了抑制这种冲动,她只能尽量离他越远越好。

“林乔,我不管你想做什么。是想巩固我们两家合作的关系也好,或者是有什么别的企图。最好不要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来了,不过我觉得,我妹妹生性单纯。看今天的状况,她应该也对你颇有好感,你不妨把这精力用到她身上。”

“你还说对我没有误解吗?”林乔露出一个及其受伤的表情来。“是不是因为下午的时候,我和悦宁走的太近了,所以你生气了。”

他果然和前世一样自大,觉得自己魅力无限。只要是他看上的女人,就一定也都会爱上他!

是,林乔是很优秀。年纪轻轻就把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而他的性格也是出名的好。所以他是属于那种,对爱慕他的女孩子,不会直接拒绝也不会接受。

被一群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爱慕,说出来是一件多自豪的事情。

前世的时候,当她成为林乔女朋友之后。还遇上过好几个女孩子约他吃饭,那时候颜以沫几乎是趾高气昂的告诉她们,她颜以沫才是林乔的正牌女友。

看着一群女孩子为了他争风吃醋却袖手旁观,就凭这一点,她当初就应该看清林乔渣男的本性。

“姐姐,林乔哥,你们怎么在这边呀?”

僵持不下的时候,颜悦宁的声音突然传入耳朵。看来她也是克制很久了吧,她看上的男人,她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别人抢走。

颜以沫不动声色的把手抽出来,露出一个极其古怪的笑容。上前去拉住颜悦宁的手,笑里藏刀这种事谁不会。

“林乔他说,觉得那边太吵了。但是一个人呆在这边又有些无聊,我觉得有点头晕,悦宁你陪他聊一会吧,我就先去休息了。”

“是吗?”她看了一眼林乔,绽开一个笑容。“那姐姐你先去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还要赶回家呢。”

颜悦宁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下午她和林乔聊天的时候。林乔还说他喜欢颜以沫,希望她这个妹妹帮忙。

现在看来,颜以沫是对林乔不感兴趣吗?看林乔那一脸失落的模样,颜悦宁心脏砰砰直跳,她知道她的机会来了。

颜以沫走近大厅里,站在门口回头看。虽然这些事情有些不在掌控之中,但是现在看来。至少一切的发展,都在她的预料之中。这一次,她说什么也不会再跳进他们的坑里。

“林乔哥哥,你……”

“你姐姐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还是说,我哪里做的不好?”

林乔呢喃着,他一直对自己很有自信。就父亲的话来说,如果他要找一个门当户对,并且自己也感兴趣的女孩子。那颜以沫绝对是不二人选,可是他不明白颜以沫为什么会那么讨厌他。

“当然不是,林乔哥哥你很好。你真的很好,姐姐之所以不喜欢你,可能是因为她心里已经有人了。”

颜悦宁说的似乎有几分为难,声音不大,但却足够让林乔听清楚。

“你姐姐喜欢的人,真的是顾言夏?”

林乔看向颜悦宁,他承认,颜以沫今天的表现确实激起了他的控制欲,要不然说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下午听颜悦宁说颜以沫爱慕顾言夏,他还以为只是一句玩笑话而已。可是现在听她这样说,心里突然空落落的。就像自己一直十分珍爱的一个珍宝,一直在被别人觊觎一般。

“林乔哥你别难过,我姐姐她这个人……”

“我知道了。”林乔打断她的话,对着他露出一个笑容。清冷的月光下,林乔静冷的面孔显得越发俊朗。“谢谢你悦宁,你们明天一早不是要回家吗?我送你们吧。”

既然没有机会,既然她心不在这里。那当然就要学会创造机会,从小到大他想要的,还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会不会太麻烦你了……”颜悦宁眸子里闪着喜悦的光。

重生之情怨了-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颜以沫, 顾言夏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66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