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遇良缘入豪-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黎知夏, 顾司凉

一遇良缘入豪-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黎知夏, 顾司凉

第1章 暗杀

金碧辉煌的云巅酒店顶层,一场盛大的商业宴会正在进行。

在里面高谈阔论的尽是G城的权贵富商,锦衣华服,珠饰名配,闪闪发光的宣告着所有者的尊贵身份。

在热闹喧哗之中,一个眉清目秀、身形稍显矮小的男侍托着几瓶香槟,在男客之中往来穿梭。他总是能在恰到好处的时候插进去斟酒添盏。因为客人都是显贵,他得到的小费比平时要丰厚不少。

就在他来到角落里歇息喝水的时候,举杯抬头,能看见他的脖颈白皙柔嫩,根本没有喉结。

原来是个穿了男装的漂亮女孩子。

她放下杯子,另一个身量颀长、面容英俊的男侍领班已经站在她面前,用身子有意无意的挡住了身后的摄像头,看向她的表情带了一丝宠溺:“知夏,还能撑得住吗?”

“能。”黎知夏放下杯子,笑嘻嘻的看着他,“谢谢你啊,执明哥,要不是你给我介绍了这样的好工作,我怎么可能拿到这么多的小费呢?”

陆执明摆手笑道:“彼此彼此,谁叫大龙突然吃坏了肚子,他要是缺勤我也会倒霉的,还好有你这个妹妹过来顶班。八点半的时候换班,你可要记住了啊。”

“是!领班!”黎知夏立正敬礼,随后对他调皮的一吐舌头,端着香槟融入人流之中。

看着黎知夏窈窕的背影,陆执明有点失神。

他也没想到,那个虎背熊腰、做事有点呆板的黎大龙居然会有个这么机灵可爱的妹妹,这两人真的是亲兄妹么?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品种啊!

当黎知夏的背影完全消失以后,他的眼神变得生冷阴沉。

他已经做了安排,希望今晚的事情不会波及到她。

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随着一个年轻人进入会场,气氛一下子就到达高-潮。

来人正是TURIN财团总裁顾司凉,TURIN财团是顾家的家族企业,实力雄厚,富可敌国,掌握着G城的经济命脉,说顾司凉是G城之主也毫不夸张。

他极少出现在公众视线里,是个像都市传说一样的存在,今晚能出席云巅宴会已是让圈中意外的事情,圈外人士黎知夏更是第一次见到他。

只是远远一眼,她就觉得这个顾司凉有点鹤立鸡群。他身长岳立,气质冷淡卓然,进来以后连个笑容都没有,跟周围欢乐的气氛格格不入。

不过,顾司凉的冷淡并没能阻挡想要攀附的人们围上去和他寒暄,看到他被众人包围、被迫应酬的样子,黎知夏觉得他有点可怜。

但这些跟自己又没什么关系。

黎知夏低头看看时间,快到八点半了,差不多是执明哥说的换班时间。她放下托盘就要离开,但是扭头看见一起当班的那些侍者完全没有要换班的准备。

她有点疑惑,走过去悄悄扯了一个男侍者:“不是快要换班了吗?怎么大家都没动静的?”

男侍者也疑惑:“要换班么?我怎么没听过?”

说着,他恍然大悟的对黎知夏笑笑:“你要是有事可以先走,反正现在忙得过来。”

黎知夏是过来顶班的,怎么好意思先走,她赶紧摆手笑道:“啊,我没什么事,大概是听错了,哈哈。”

虽然她想早点回去照顾一下老哥,但是想想老哥也那么大的人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而且这里还能赚小费。

她不舍得放过这样一个赚钱的好机会,于是就继续端起盘子在人群中晃荡。

在人群中看到黎知夏的身影时,陆执明脸色微变,对身边人耳语几句,他快步走过去,一把拽住了黎知夏的手臂把她拖到会场一侧的休息处。

黎知夏被抓住时吓了一跳,看见陆执明的时候,她立刻就露出了笑脸:“执明哥,怎么了?”

陆执明隐隐含怒:“我不是叫你走了么?”

“我看大家都没走,所以……”

“这里不用你了,走!”

“……”黎知夏觉得不对劲,她收了笑容,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执明哥,到底出什么事了?为什么非要我走……”

话音未落,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彻会场,灯盏受了影响,立刻灭掉一大半,权贵们顿时惊慌失措的奔逃尖叫起来。

黎知夏惊呆了,怔怔的看着表情突然变得狰狞的陆执明。

“蠢货!太早了!”他恶狠狠的推开黎知夏,转身就往乱成一锅粥的会场里跑。

黎知夏傻呆呆的看着陆执明的背影,她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这时,混乱的人群中响起了嘭嘭的枪声,她下意识的就倚在墙角蹲下-身,紧紧捂住自己的耳朵。

爆炸?

枪声?

还有执明哥刚才的态度和话语……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昏暗之中,一个摇摇晃晃的人影支撑着来到了黎知夏藏身的休息处,是个中了枪的中年男人。一刻钟前他还在谈笑风生,现在,他脸上溅了血,碗口大的殷红在他胸前的西装上不住的扩大,蔓延。

他看见了黎知夏,对她伸出手,艰难的呻-吟一声:“救……救……”

黎知夏只是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哪里见过这种血淋淋的阵势。她吓得脸色惨白的缩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那男人翻了白眼倒下来,伸出的手刚好碰到她的脚。

“……喂,你……你还活着吗……”

黎知夏都快哭出来了,她哆哆嗦嗦的把手伸到男人的鼻子下,已经毫无鼻息。

“啊……啊!”

她触了电似的站起身,避开尸体,撒开腿就往会场外面跑。

好恐怖……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啊!

周围很暗,而且一片混乱,她飞奔的时候一头撞到了一个人,男人闷哼一声,被她撞的后退两步,抵着墙壁无力的喘气。

黎知夏赶紧上前抓住他的手臂,连拉带扯的把他往外拖:“别愣着啊!要快……快点离开这里……走啊!”

男人身体绵软无力,被黎知夏一拉,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到了她身上。黎知夏支撑不住,双膝一软就跪在地上,膝盖痛得要命。

暗中枪声和火光交织成一片,这个时候保命要紧。黎知夏咬牙站起来,想拖着男人出去,刚走没两步,她被脚下的凳子腿绊了一下,连那男人一起扑-倒在地,而她脑袋先前所在的位置立即被子弹打穿了。

“妈呀……”

她吓得腿都软了,索性和男人瘫坐在墙根。前面有一张被掀倒的台子,正好挡住他们的身影。

黎知夏无意识的抓紧了男人的衣袖,声音已经带了哭腔:“怎么办……怎么办……”

“咳咳……”

男人体力不支的倚在她肩膀上,借着微光,黎知夏一眼就看出来,此人正是先前风光无限的顾司凉!

她错愕的看着顾司凉,一时之间不知该作何反应。见他面色隐忍,黎知夏顺着往下看,顾司凉一手捂着腹部,有血不断的从他的指缝里流出来。

原来他中枪了,难怪走不动路。

黎知夏手足无措了一会儿,已经从最初的惊恐中回过神来,她赶紧抽出侍者装胸前口袋里的手绢给他捂着伤口,声音发颤的问他:“哎,你没事儿吧……”

千万别死啊!她最怕死人了。

顾司凉闭着眼睛微微摇头,嘴唇都白了。

虽然他的样子苍白的有些吓人,但黎知夏见他这么平静,不知怎么,自己也跟着慢慢冷静下来。枪声还在继续,她缩缩身子压低声音:“没有人报警吗?警察怎么还不来……”

她好害怕……

好想回家。

顾司凉忽然睁开眼睛,冷笑一声:“呵……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我的命么……”

黎知夏扭头:“坏人是冲你来的?”

顾司凉喘着气,没再说话,只是那双眼睛在暗中黑得发亮。

那些人是冲谁来的,简直一目了然。

先是用爆炸吸引便衣保镖的注意,然后在暗中袭击,他身边的保镖一下子就死了四个,连他也因为不慎,腹部中了一枪。

距爆炸已经有两分钟了,枪声还在继续,云巅的保安和守候在外的警察也没有进来救援,说明此人颇有能力,拖住了他们。

顾司凉差不多已经知道是谁干的了。

只是现在情况着实不妙,他和保镖失散了,身边只剩这个说起话来娘里娘气的瘦小男侍,要想在枪口下逃出去,怕是有些困难。

难道他要命绝于此了么?

顾司凉自嘲的笑了一声。

忽然,会场大门被破坏,枪声再次密集的响了起来,一直偷看着外面情况的黎知夏高兴的晃了顾司凉一下:“哎哎!有人来救我们了!”

眼见她就要站起来,顾司凉忍痛捂住她的嘴:“蠢!先别出声!”

还不知道是敌是友,这个笨蛋就要自己暴露位置。

黎知夏一动,撞了做遮挡物的桌子一下,细微的声响引来了一个持枪的警察。

见到来的是警察,顾司凉这才放下手,黎知夏也放了心,看着警察几乎要热泪盈眶:“警察先生!这里这里!有人受伤了,来帮忙啊……”

说着她转过身,扶着顾司凉就要站起来。

“嘭嘭”两声枪响。

警察倒了下去。

黎知夏也倒了下去。

因为子弹入体的冲力,假发一下子从她头上掉了下来,柔软的长发倾泻在一脸惊愕的顾司凉肩膀上。

她跌进他的怀中,微微睁着眼睛,嘴唇颤抖:“咦?怎么……回事……好痛……”

顾司凉搂住她的肩膀,错愕的看着她胸前迅速洇开的血,扭头对外面的人吼道:“来人……快来人!”

第2章 谁管你的死活

黎知夏是被疼醒的。

右胸口疼得要命,她哼哼唧唧的睁开了眼。

映入眼帘的是香槟色的天花板,在周围天光的映照下,能看见上面有深深浅浅的金色流纹。

黎知夏略一扭头看向窗外,只见暖色的光从欧式的落地窗外照进来,一个玻璃瓶吊在她床边的位置,正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着透明的药液。

这是……什么地方?

医院么?

好大的病房,好漂亮的布置……哪家医院这么奢华?

这时,一个慵懒的男声从另一侧响起:“醒了?”

黎知夏扭头看过去。

床的另一侧摆着一张舒适的沙发座椅,一个面容俊美、神色淡漠的年轻男人优雅的叠着双长腿坐在那里,墨黑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她。

黎知夏脑海里第一个反应就是他长得真好看,然而那张脸越看越眼熟,她因为昏睡而停滞的脑回路也开始转动。

昏过去之前的记忆慢慢流回她的脑海里,黎知夏睁大了眼睛看着他:“顾司凉?”

“是我。”

“这里是……”

“我家。”

顾司凉的视线终于从黎知夏身上移开,他两手撑着沙发扶手站起来,对外面唤一声:“来人。”

他脸色有些发白,说话声音也不大,但门外很快就来人了,应该是一直在那儿守着。

穿着白大褂、戴了金丝眼镜的医生快步走进来站在一旁:“顾先生。”

顾司凉挪开一步让位置:“给她看看。”

“是。”

医生走过来,作势就要掀黎知夏身上的被子。

“哎!你们干嘛?”黎知夏见状一躲,顿时牵动了右胸前的伤口,她惨呼一声,疼得浑身发抖,“疼疼……”

顾司凉下意识的就上前一步,语带责备:“乱动什么!你中枪了,医生要给你看伤口。”

中枪?!

黎知夏惊愕的看着他,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有点吓傻了,看见医生走过来也不那么排斥了,毕竟小命要紧。

医生从白大褂口袋里拿出一支体温计,让黎知夏张嘴含着,又小心的分开她开襟的上衣,稍稍抬起伤口上的纱布检查一下,然后从她嘴里拿出体温计看了看,直起身对顾司凉道:“顾先生,不必担心,小姐的伤口没有感染症状,也没有恶化,情况已经控制住了。”

“嗯。”顾司凉示意他可以滚了。

“我去给小姐开些药。”医生很有眼色的退出去。

房里终于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黎知夏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眼圈发红:“我怎么会中枪?”

听那医生的话,应该是没事儿了,她不会死的吧?

顾司凉轻撩起眼皮:“因为你蠢。”

“……”

什么?!

这简直不是人说的话!她哪里蠢了?!

看到黎知夏瞪着眼气愤的看着他,顾司凉也不卖关子了:“你招来的那警察是假的。”

“怎么可能是假的,他穿着警服……唔——”黎知夏一激动就大声起来,胸前一阵撕心裂肺的疼,她只好无力的瘫软在床上,看顾司凉坐回沙发,不疾不徐的给她理清思路。

“要杀我的人混在警察之中,想在我获救之前干掉我。正好我的人在他开枪的时候也对他开了一枪,他死了,你也中枪了——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黎知夏恍然大悟:“所以我是替你挡了枪?嘶……”

回想一下当时的体位,她现在伤到的是右边的胸口,而那子弹是从背后打过来的。

也就是说,那个假警察瞄准的是顾司凉的心脏!

她可是救了顾司凉一命啊!

而且,这个人好有钱的!

顾司凉却没有她那么激动,仍是语气平淡的说:“你的确是替我挡了枪。”

黎知夏看他不像是要给支票报恩的样子,清清嗓子,试探性的说道:“我很感谢你帮我请医生看伤口,不过我受伤也是拜你所赐啊!那个……你也不用太感激我……”

只要随便给个一二十万就能把她这个救命恩人打发走了。

然而,顾司凉却没打算跟她谈论支票上该填多少,反过来诘问:“我为什么要感激你?”

黎知夏傻眼了。

她可是代替他被打成这样了呀!难不成这个人连救命之恩都不想报?

他是TURIN财团的总裁,一二十万的报恩钱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吧?

再说,如果这人要赖账的话,那她岂不是白挨了一枪?

她才不干呢!

黎知夏无需假装就能有气无力的对他说话:“难道你忘了是谁救了你的命吗?”

顾司凉说出来的话简直冷血:“你在会场女扮男装,谁能保证这不是你们的一场苦肉计。”

“你……”

黎知夏握紧拳头,气得想打人,可惜她说话大声一点都不行,更别提爬起来打他了。

好,好!

如果他真的翻脸不认人,她就……!

想了一阵,她徒然的松开拳头。

她好像并不能把他给怎么样。

见到黎知夏没好气的撇开脸,顾司凉继续补刀:“而且,你现在是涉险谋害我的重要嫌疑人——之一。”

黎知夏一下子就怒了。

这个人不报恩就算了,现在还信口雌黄诬蔑她!

叔可忍婶不可忍!

“你这个王八蛋!如果我要谋害你,早就站得远远的看你被人打成筛子了,谁管你的死活!”

一口气吼出来,黎知夏心口疼得厉害。她瞪着顾司凉,随即挣扎着就要撕开手上的吊针。

顾司凉却是在这时欺身上前,双手把她的手腕压在身体两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干什么,想走?”

“放手!我要回家!”黎知夏气得眼泪都快涌出来了,“不想给钱就直说啊,为什么凭空污蔑我?你以为谁都咳咳……谁都想要谋害你啊?简直有病……好痛……你放开我!”

顾司凉看着身下人那双泛红的眼圈儿,就像一只委屈至极的小狗。

他一向不是轻佻的人,这时候却起了捉弄她的想法。

他伏低了身子,几乎和黎知夏面对面:“你走不了的,在证明你的清白之前,你只能待在我身边。”

“你就是个有被害妄想症的神经病!受虐狂!”

黎知夏现在简直烦透了他,手动不了,她咬牙忍着疼抬脚就踢,曲起的膝盖一下子顶到了顾司凉的小腹。

顾司凉吃痛,面色陡然一变,松开了她的手直起身。

黎知夏见他这反应,突然想起在会场的时候他也中了一枪,只不过他伤在腹部。

她本来有点担心刚才那一下会不会把他踢坏了,但见他只是站着皱眉,并不是很痛苦的样子,又想起他给自己无端端扣上的那个黑锅,她气不打一处来,一下子就把手上的吊针给撕掉了。

细细的针孔一下子渗出了血,她也不在乎,想要坐起来。然而伤口在胸前,她的手臂不能大幅度的动作,一动就疼,她试了几次都没坐起来,反而嗅到了一股新鲜甜腥的血气。

胸前的伤口开裂了。

她手指轻轻蘸了一下胸前的纱布,看着指尖上沾染的血,她垂下手,可怜巴巴的看着一旁的顾司凉,眼泪不住的往下淌:“哎,我好疼,帮忙叫下医生好吗……”

一双湿漉漉的眼睛里带着哀怨,哀怜,还有哀求。

顾司凉胸口一滞,没想到她会折腾成这样。

他撇开脸不看她,转身走了出去。

没一会儿,医生急匆匆的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小护士。其中一个小护士在黎知夏手臂上打了一针,黎知夏很快就昏昏沉沉的不省人事了。

……

离开客房以后,顾司凉在门外缓了口气,这才往书房走去。

秘书已经在书房等他,见到他过来,赶紧把手上的材料递上去,神色凝重的说道:“顾总,确实如您所说,燕家的那位行事有些诡异,我们已经将这三个月和他接触过的人都调查出来,还有昨天晚上的会场情况也查清楚了,您看接下来该怎么办?”

顾司凉拿着资料站在窗边,因为受伤的缘故,他瘦削颀长的身姿显得有些单薄,然而,那双黑瞳中的淡笑却是叫人不寒而栗:“爆炸的位置选的不错,如果能再晚个十秒钟引爆,我现在已经躺在棺材里了。”

炸药就安放在他即将经过的那盏吊灯上,能骗得过会场安保,又有灯饰做伪装,那领头的陆执明定然不是简单人物。若不是提前引爆,他怕是到死也不会想到有人会在那种地方做手脚。

顾司凉手指轻翻,掀到了陆执明那一页,笑意更加的森然:“可惜他为这一场暗杀在云巅酒店潜伏半年之久,最后却是功亏一篑。既然在会场里没有发现姓陆的尸体,就给我继续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燕家老贼那边也要盯好了。”

“是。”

秘书应声以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再次低头对顾司凉道:“顾总,您带回来的那位黎小姐该怎么处理?”

顾司凉正好翻到黎知夏的资料,学生证件照上的她笑得开朗明媚。

想起刚才离开时,她哭得那么可怜,顾司凉合上资料,抬手揉了一下太阳穴:“就让她留在这里,查清楚以后才能离开。至于她哥哥黎大龙,给钱封住他的口,别让他多事。”

秘书点头:“是。”

和秘书商议之后,秘书离开去办事了,顾司凉不知不觉又走到了黎知夏养病的房间外,眼底带着一丝疑惑。

第3章 我是良民

像黎知夏这样把喜怒全都表现在脸上的傻子,真的和陆执明、和燕家的人是一伙儿的么?

当然,她没有心眼儿的样子也可能是装出来的,毕竟燕家老贼的花样可是数不胜数。

想到这里,顾司凉恢复了淡漠的神色,不再看那间房,径直走过去下楼了。

他是TURIN财团的主心骨,必须先露面稳住人心。

傍晚的时候,顾司凉回了家里,一进门就先问黎知夏的情况。

管家上前道:“小姐很乖,一整天都在床上躺着。”

“吃东西了吗?”

“吃了,女佣喂了她流食。”

听到这里,顾司凉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黎知夏知道配合就好,反正反抗只会让她自己受伤。

经过调查,黎家这对兄妹好像确实跟这件事没什么关系,但她却是因为自己受伤的,等她在这里养好伤以后就把她送走算了。

顾司凉这么想着,已经来到了黎知夏住的客房门前。

他推开门,黎知夏扭头看见是他,没好气的说道:“你不会敲门么?”

顾司凉一脸无所谓:“这里是我家。”

她哼了一声,撇开脸不看他。

见到她这副病怏怏又别扭的小模样,顾司凉很想看到她横眉竖目的样子,于是说道:“今天,我让人查了你和你哥的底细……”

他故意停顿,黎知夏果然上钩,转过脸看着他:“怎么样?我是被冤枉的吧?我什么时候能回家?”

顾司凉坐回白天他坐的那个沙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和陆执明是什么关系?”

“执明哥……不对,陆执明不是云巅酒店的领班吗?我和他一点都不熟,我哥在云巅当男侍,他昨天生病怕传染给客人,我就去顶班了。”黎知夏赶紧撇清。

“出入云巅的人非富即贵,所以安保格外重要,顶班这种事基本不可能发生,你还是老实交代吧。”

黎知夏很生气:“交代什么?我是良民啊!”

还良民,这小妮子真不知道陆执明是什么人?

顾司凉道:“陆执明就是负责实施此次暗杀行动的人。”

黎知夏一愣。

她突然想起陆执明在爆炸之前把她拉到一旁,让她赶紧走。

这么说,陆执明早知道昨天会发生爆炸,所以才会骗她换班,想让她离开会场……

他真的是要暗杀顾司凉吗?

“昨天会场八死二十伤,而他失踪了。”

黎知夏看着顾司凉,明显有点儿心虚了:“人、人呢?找到了吗?”

顾司凉密切注意着她的表情变化,冷笑一声。

“你笑什么笑……爆炸的事我不知情的!我昨天才第一次见到你,而且我还因为你中枪了,你就算不想报恩也不用这么污蔑我吧?”

说着,她觉得胸口的枪伤又疼起来了。

“他在爆炸之前把你拉走了吧?”

“啊?”他怎么知道……

“监控。”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拉开我,但我真的跟他没关系。”

虽然陆执明对她还算照顾,但是她更不想得罪顾司凉。

“这就奇怪了,”顾司凉似笑非笑,“你口口声声说跟他没关系,那他为什么要救你?”

黎知夏想了想,恍然大悟:“可能他良心发现,舍不得我死吧。”

“嗤。”顾司凉见她一本正经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喷了。

黎知夏快哭了:“你到底要我怎么解释啊?是不是非要我昨天被打死,你才会相信我跟陆执明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好了。”顾司凉的语气带着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温柔,“既然解释不清,调查结果出来之前你就留在这里好好养伤。”

“可是我不想留在这里,你这是变相囚禁……”

顾司凉听到她委委屈屈的声音,又见她一双眼睛湿漉漉,娇俏的鼻头泛着可爱的粉色,心也不由得柔软起来:“又不会委屈你,除了回家,你在这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顾司凉觉得自己对这个嫌疑犯已经够宽容了,若不是她为自己挡了那一枪,又是个家世清白的女孩子,早被扔进牢里拷问燕家老贼到底在打什么算盘了。

他站起身就要走,黎知夏却挣扎着拽住了他的衣摆,声音哽咽:“顾司凉……你相信我行不行?我真没做坏事。”

顾司凉看着那只牵住自己衣角的手,湛蓝的血管在白嫩的皮肤下清晰可见。

他有些不受控制的握住了她的手,回过神来的时候,黎知夏还没有察觉到被揩了油,只是可怜的看着他。

他将她的手放回床上:“清者自清。”

“等等!”黎知夏反手拽住他的衣袖,“借我电话,我要跟哥哥打个招呼,他会担心的。”

顾司凉玩味的看着她,黎知夏十分恳切:“真的,我会跟哥哥说我在同学家里住,其他不会多说的。”

她在说话的时候,眼里的狡黠遮都遮不住。

顾司凉暗暗叹口气:让她碰碰钉板也好。

他把手机解锁后递给黎知夏。

黎知夏拨通了黎大龙的电话,对方很快就接了,说话还带着感冒的鼻音:“喂,你谁?”

“哥……”黎知夏声音发颤,她看了顾司凉一眼,有点心虚的拿着手机看向窗外,“是我。”

“夏夏!”黎大龙的声音也有点激动,“我听人说你帮我顶班的时候受伤了,伤到哪里了?是不是很疼啊……哎哟你这丫头,明明最怕疼了,这下真是遭罪啊……”

“哥,我……”

黎知夏握紧了手机,再次看了一眼顾司凉,发现对方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坐在沙发上,似乎根本不担心她乘机求救。

对了……如果这件事闹腾开,牵扯到哥哥身上怎么办?!顾司凉会怎么对哥哥?

想到这里,黎知夏有点虚脱,她根本就逃不出顾司凉的手掌心。

“我没事的哥哥,就是跟你说一声,我会在同学家里住段时间。你不用担心,我有点吓着了,想在外面散散心。”

黎大龙虽然有点疑惑,但还是相信了,接着又道:“对了夏夏,酒店那边送来了给你的压惊费……”

然后,他压低了声音,像是怕被人听到了一样悄声说道:“有五百万耶!”

黎知夏差点没跳起来:“什么?!”

黎大龙道:“是真的呀,那个支票我去银行问过,可以提现的!这些钱我们是要还是不要啊?”

黎知夏想也没想:“要!”

开玩笑,怎么可能不要?

她可是中枪差点挂掉啊!

不过酒店那边怎么可能送这么大一笔压惊费……黎知夏恍然大悟的看向坐在一旁的顾司凉。

那笔钱绝对不是酒店出的,她直觉上是顾司凉给的。

五百万!

不是五百块!也不是一两万!而是整整五百万……

她看着顾司凉,一下子感觉他比之前顺眼多了。

她把手机还回去:“额,那个,压惊费……”

“是我出的。”顾司凉承认。

先前以为他一毛不拔,没想到一出手就这么阔绰。

黎知夏咳嗽一声:“反正我也救了你一命,你还冤枉我,礼尚往来,你也不亏。”

顾司凉浅笑:“是,不亏,现在你能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了么?”

“能!”

黎知夏乖巧的盖上被子,还自己掖了掖被角。

顾司凉觉得好笑。

以前也不是没有拿钱打发过人,但他偏偏对这个小女生的乖巧没有抵抗力。

一眨眼就是十天。

开头两天黎知夏还觉得很享受,整天躺着,还有人伺候,简直是提前过上了幸福的养老生活。但是养伤的新鲜劲儿一过,伤势也有了好转,她就开始坐卧不安了。

有种癌症叫劳碌命,黎知夏觉得自己到了晚期。她已经习惯了上学之余兼职赚钱,现在像个植物人一样躺着,她浑身都不自在。

终于,在顾司凉抽空过来看她的时候,她坐起来,小心翼翼的赔笑:“顾先生,那个爆炸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顾司凉照旧坐在沙发上,神色如常:“还没有头绪,怎么了?”

其实是有一点线索的,燕家老贼虽然狡猾,但他顾司凉也不是吃素的。不过黎知夏一开口,他就知道她想说什么,所以这时只是装傻。

“那个……虽然你对我不错,但总呆在这里白吃白喝,我也很过意不去……”

顾司凉接了她的话:“伤势怎么样了?”

“没前几天那么痛了,这两天的衣服都是我自己换的呢。”

她穿的是便于穿脱的开襟长袍,和浴袍差不多,只在腰间有系带,现在坐在床边含胸驼背的看着他。

顾司凉看到她养得水润的两片和纱布下露出的骨,心脏忽然剧烈的跳了一下。

搞、搞什么!

只不过是个发,育,不,良的小丫头而已,他怎么会突然紧张起来了!

黎知夏见他半天没说话,就唤了一声:“顾先生?”

顾司凉猛地回过神,站起身掩饰了自己有些狼狈的神态:“你想出去玩么?”

“不是,我伤好的差不多了,我想出去找个工作。”

五百万虽然不是小数目,但是如果在G城给哥哥买房买车娶媳妇存教育基金,林林总总算下来应该就所剩无几了,所以她还是要自力更生的。

“事情没调查清楚之前,你不能离开我的视线。”

“啊……你家看起来也不缺人啊?”

哪知,顾司凉定定的看着她:“最近比较忙,我正好缺一个助理。”

一遇良缘入豪-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黎知夏, 顾司凉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36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