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你未曾走远-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唐曼柔, 付明哲

幸好你未曾走远-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唐曼柔, 付明哲

第1章 破碎

自从嫁给邵奇峰之后,我们的感情反而不如恋爱时甜蜜。

也许的第一次的疼痛给我留下了太大的心理阴影,我对于奇峰的亲热总是难以自如应对。每次都屏息蹙眉,紧张的无以复加,身体更是干涩得厉害。

越干涩就越痛,越痛就越排斥。渐渐成了恶性循环,和奇峰亲热的次数也直线下降。因此,结婚五年,我们却一直都没有孩子。

好在奇峰是个好丈夫,有很多次他看着我因为痛苦而紧皱的脸庞,都无奈地败下阵来,然后疼惜地抱着我,温柔地安慰一番。

“小柔,我爱的是你的人,不是你的身体。不管怎样,我都会爱你如初。”这也许是我听过的最动听的情话。

胜过了在婚礼上,邵奇峰对着所有人宣布的:“我今天娶唐曼柔为妻,就会爱唐曼柔一世。不背弃,不辜负,不伤害!”

可惜情真意切终究没能敌过男人的下半身需要,当奇峰告诉我公司里新来了个小姑娘叫丽萨,到他半夜起来神神秘秘地接电话、发短信,不过两个月时间。

终于有个机会让我拿到了奇峰的手机,我翻看着他和那个丽萨辣眼睛的聊天记录,包括对于床事的回味和相互发送的裸照,不由冷笑出声。

五年夫妻,不敌两个月的聊骚。情义千斤,不敌小姑娘的胸脯四两。

想着之前那些信誓旦旦的承诺,我终究还是流下泪来。强烈的不甘和屈辱的伤痛使我决定反击,我要将这背叛带来的痛苦统统还给他们。

想来想去,最直接也最有效的办法也就是出轨了。

你绿我绿大家绿,一报还一报,多么公平!

我开始留意身边的各色男士,寻找一个最为合适的出轨对象。最好能一箭双雕,对这一双狗男女都造成暴击才好。

邵奇峰依旧天天按时回家,扮演着“好丈夫”的角色。我冷眼旁观,感觉像看一场劣质的喜剧表演。

我本想去勾/引那个丽萨的男友或者老公,可是经过调查竟然发现丽萨是单身!不过,请去的私家侦探除了给我更多可以判定邵奇峰婚内出轨的证据外,还给了我一些其他的东西……

这些东西,让我看清了邵奇峰不仅是个渣男,还是个蠢货!

同时,我也知道了一种比出轨更让邵奇峰痛苦的方法--让他身败名裂。

还有什么比毁掉一个男人的事业更让人痛快的事情?想到他发现自己愚蠢之后的表情,我心中的郁结之气似乎都散去了。

当然,这个计划的第一步,就是邵奇峰的老板--付明哲。

作为本城的风云人物,付明哲的消息铺天盖地。什么名校毕业商场新贵,什么身家过亿富可敌国,什么外貌俊朗堪比明星,种种信息都表明这是个百分百的钻石王老五。

不过在这个调查之前,我对于他的了解仅仅限于他是邵奇峰的老板--付氏掌权人。

还记得三个月前邵奇峰刚升任明西集团财务部副经理时他对我说的话:“小柔,我觉得我终于找到我的伯乐了,你知道今天在任命大会上付总对我的态度吗?人才!公司员工的楷模!”

想想当时自己的兴奋,也真是可笑。同样可笑的,还有这位伯乐付明哲。

我们,都是瞎了眼!

我开始寻找机会接近付明哲,不过这位总裁大人似乎不怎么好见,我多次试图避开邵奇峰去找他都失败了。

公司没有预约不能见,下班之后更是直接从专用通道驾车回别墅。那该死的别墅没有邀约我连最外层的安保都通不过。

不过老话说的对,“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凭借邵奇峰的关系,还是成功地找到了接近付明哲的机会。

付明哲每年都会在年终的时候举办盛大的年会,且要求员工携伴出席。往年我都对这类聚会不感兴趣,从没要求邵奇峰带我去过。因此在今年我提出要同去的时候,邵奇峰还是比较意外的。

年会当天,我精挑细选了一件贴身长裙,还特意去美容店里做了护理,吹了头发,画了淡妆。对于男人这种视觉动物,最基础的要求就是外貌好看了。

好在我本就清秀,上学时也被无聊的男生评为过校花。再加上精心打扮,还是很耐看的。可惜邵奇峰惊艳的眼光在我身上没有停留多久,就迫不及待地和丽萨眉来眼去起来。

不过,我此行另有重点,始终紧盯着付明哲。作为公司总裁,付明哲难免被人轮番敬酒,很快就步履踉跄,提前退场。

我连忙装出一副不胜酒力的样子和邵奇峰告别,并贴心地叮嘱他喝了酒不要开车,今天晚上不用回家,可以在外留宿。

果然,邵奇峰闻言狂喜,那努力按捺的样子和看向丽萨的放浪眼神,还是成功地恶心到了我。

可惜我已经顾不上这些,搞清付明哲的去向才是我的目的所在。我假借寻找卫生间,一路向酒店内部寻去。

眼看他走进一间总统套房,我咬咬牙,跟在付明哲身后,像一条鱼一样溜进了房门。

“这个u盘里存着的东西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

第2章 摊牌

说完这个老套又俗气的对白之后我等待着付明哲的回应。我的预想之中付明哲的诧异并没有来到。

反而是一双滚烫的唇封住了我接下来要说的话。

唇瓣的柔软,带着微微的酒香。一瞬间就让我失了神。

除去邵奇峰,这是第二个和我接吻的男人。不同于邵奇峰,付明哲的吻格外有力又格外缠/绵,我在这么炙热的吻里渐渐软成了一滩泥。

也许是我寂寞了太久,也许是对奇峰的失望让我萌生了破罐子破摔的决心。我开始回应付明哲,换来了付明哲更为猛烈的热情。

不知道是付明哲在我耳边温柔地说爱我时,还是当他拥抱我时,我之前所有的犹豫和顾虑全部功亏一篑,在付明哲独特的温柔与火热的激/情下,我溃不成军。

也许世间众人之中,真的有磁场一说。我平日里干涩紧绷的身体头一次湿润了起来,也柔软了许多。

付明哲无疑是个情场高手,而我一开始的想法也很简单。无非就是个吻,我也就是体验一下所谓出轨。如果真有下一步,就算我愿意,我的身体也会比我早一步做出拒绝。

毕竟,我和邵奇峰已经无数次的证明过这个事实了。

然而,所有的一切自那个吻之后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他让我体验了从未体验过的愉悦。在我们共同的律动下,我终于明白,所谓欢爱一场,确似鱼水之欢。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体力终于消失殆尽,在付明哲滚烫的怀抱中沉沉睡去。

等我再次睁开眼时,天已大亮。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付明哲那一张若有所思的俊脸,以及一双充满探究意味的深沉眼眸。

我的心跳没来由地加快了,胸口的凉意让我不由自主地拉高了被子,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还好,理智在短暂的离开之后终于回归。

“u盘,里面应该有很让你吃惊的东西。”我慌乱的搜寻着,昨晚的疯狂,u盘似乎也不知道被遗落何处。

“这个?”付哲明举起手中的物件,正是我找了很久的u盘。

“让我吃惊的东西?是你昨晚录了像,借此想来敲诈勒索一笔?”付哲明捏紧手中的u盘,探寻地看向我。

听到这里,我索性也放下戒心。大大方方地起身穿衣,既然该看的不该看的都已经看过了,现在也没必要矫情扭捏。

“我个人的建议是你先打开看一下,我想你会感谢我带给你的礼物。”穿上慌乱中踢到床下的高跟鞋,我向着盥洗室走去。

鬼知道一晚的奋战之后我成了什么样子……

背后传来付明哲走动的声音,过不多久,电脑开机的声音响起。

目的达到!可是看着镜子里妆容凌乱的自己,我实在是有些笑不出声。面前的这个女鬼一定不是我……

心中默默计算好时间,顺便洗了把脸,将自己收拾干净走出去。

抬头,挺胸,深呼吸。

“你很让我惊喜。”付明哲站在盥洗室门口低着头说道。

我耸了耸肩:“各取所需。”

“这个礼物,你想要我拿什么来交换?”

“邵奇峰身败名裂,还有……这辈子都翻不了身。”

“你们女人都这么狠吗?”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说这句话,付明哲微微皱了皱眉。

我推开挡在盥洗室门口的付明哲。狠吗?我也不知道。但是看着邵奇峰出轨丽萨的那些证据时,我的心又何尝不是在滴血!

“东西已经交给你,后面的事情就拜托付总裁了。”我微微颔首,拿着手包准备离开。

“那个……昨晚的事。”付明哲在我身后有些迟疑地开口。

“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我的目的只有一个--把东西交给你。”这次,我没有回头,手轻轻按在房门的把手上等着付明哲的回答。

“好,合作愉快。”闻言,我点头离开。

所有的故作潇洒在我越来越靠近家时慢慢溃败。邵奇峰应该回来了吧?他昨晚去做了什么?和我一样的事吗?

苦笑一声,取出钥匙开门,却不想门先一步从里面打开。

“小柔,我有话和你说。”屋内的邵奇峰似乎十分紧张,看样子不知道靠在门口等了多久。

“你一直在这等我?”我指了指门口,有些诧异地问道。邵奇峰脸上的黑眼圈浓重地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一夜没睡。

昨晚?他不是应该和丽萨一夜风流去了吗?这个样子……似乎很不尽兴?

邵奇峰点了点头,拿过我手中的包随手往鞋柜上一扔,关上门就拉着我往沙发方向走去。

我有些不明所以,但邵奇峰一直都若有所思的样子,我试着挣扎了几次却根本无法挣脱,最后也就放弃了。

他还能在这里动手把我打一顿不成?我看着手腕上被捏出的青紫有些怀疑。

然而,走在前面的邵奇峰忽然松开手,转过头“扑通”一声跪在了我面前。膝盖与地面接触的声音听得我一阵心惊。

“小柔,对不起。”再次开口邵奇峰竟然带了些哭腔。

这又是唱哪出?我耐着性子继续装白痴,但也没有去扶他,只是安静地开口问道:“怎么了?看来是犯了很严重的错误呢。”

“我该死!我,我对不起你。但是,小柔……”邵奇峰说道最后索性扇了自己一个耳光,紧接着又是一堆无意义的重复。

懒得去看邵奇峰的表演,我试图转移视线,却被沙发前茶几上的一张纸吸引了注意力。

这才是主要目的吧?我拿起来看着上面的“诊断证明”四个大字,明白了邵奇峰给我演这出戏的意思。

丽萨怀孕了。

看来他昨晚是过的不怎么愉快。想也能想到丽萨逼着他跟我摊牌的那些措辞。

邵奇峰看我拿着诊断证明倒也不扇自己了,而是直接起身走到我身边。

“我让你起来了吗?”我转过头看着邵奇峰问道,连演戏都不能演全套。

“这个……”邵奇峰的脸红了又白,最后看着我有些尴尬地开口,“这是个意外,但是我是男人,必须要负责,你当初不是也说很喜欢我的责任心吗?”

看着邵奇峰干净的脸,哪里有什么涕泗横流的痕迹。呵,我现在真的是被气得没了脾气。

“负责任?我喜欢你对别的女人负责任?邵奇峰,你觉得能说出这种话的是人还是畜生!”第一次,我第一次如此失态的在邵奇峰面前大声咆哮。

收获的除了邵奇峰的震惊之外只有鄙夷。

“小柔,我印象之中的你不是这样的。你很温柔,很乖……”邵奇峰语无伦次地形容着,那些词汇硬是把我堆砌成了一个无喜无悲的菩萨模样。

“所以,我应该微笑着说‘奇峰,我理解你,你快去为你的孩子负责吧?’是这样吗?邵奇峰,我只能祝你断子绝孙!”最后一句话让我体验到了什么叫做酣畅淋漓,我将手中的诊断证明随手一扔,坐在沙发上冷冷地看着邵奇峰。

然后,就见一个花瓶迎面朝我砸来。

“砰!”花瓶在耳边炸裂,紧接着脸上一痛。花瓶破裂的碎片四处崩散,应该是划伤了脸。我伸手去摸,果然摸到了一篇粘腻的猩红。

“以前我怎么没有看出来你还有家暴的潜质?”我看着邵奇峰说道,脸部的刺痛提醒着我面前的男人已经变成了一个恶魔。

“唐曼柔,我以前也没看透你。既然如此,我也不废话了,我们离婚,你净身出户!”邵奇峰也不甘示弱,看着我脸上的伤痕还露出了几分得意。

第3章 撕破脸

我嗤笑一声:“这就是你的目的?那我刚进门你又是哭又是跪,这是演的哪一出?”

听到我说这些,邵奇峰似乎有些尴尬:“我之前还以为你有点同情心,能够理解我的辛苦,大家好聚好散。谁知道你这么歹毒!”

“歹毒?我不净身出户让你拿我的辛苦钱养贱人和孩子就是歹毒?”听着这番逻辑我不禁有些诧异,素质教育的重要性在此刻显而易见。

“你不同意净身出户?”邵奇峰的关注点显然只在财产上,“你不是一向自视高傲吗?为了钱连尊严都不要了吗?”

呵,今天的三观还真是被刷了好几遍!我倒想问问究竟是谁为了钱连脸都不要了!

不再废话,起身往外走,现在的邵奇峰已经跟疯了没区别,我不知道他后面还能做出什么恶心的事来。

“你要干嘛去?”邵奇峰快我一步拦在我身前,神色十分警惕。

“我考虑一下。”我给了一些缓和的余地,没有把话说死。

果然,邵奇峰听完我的话松了一口气,语气也又软了下来:“其实家里一直也都是我挣得多,要不是我升职加薪,你哪能当这么多年的少奶奶。我刚才说的也是气话,我们好聚好散,多多少少我还是会留给你一些的。”

看着邵奇峰虚伪的脸,我现在只想找个垃圾桶吐一吐,耐着性子还以虚伪的柔弱:“好,奇峰,我现在还是有些乱,你再给我点时间想想。”

这次,邵奇峰没有阻拦我,我顺利地拿着手包逃离。

刚出门,简讯的声音传来:这是我的私人电话,有事可以电联。付明哲。

付明哲?想想也是,调查清楚我对于他来说不是难事。

我很快回复:“付总裁好,实在抱歉,我想我们需要见一面,事情有变。”

“好的,去哪儿找你?”

“明月百货旁的咖啡厅。”

“五分钟后到”

不拖泥带水的沟通,这种感觉意外爽快。我打车前往明月百货,没想到付明哲还比我先到一步。

“请问是唐曼柔小姐吗?”一进门侍者就试探着问道。

我点点头,还是第一次有这种待遇。跟着侍者往咖啡厅里面走去,在一个幽静的包厢外他停下了脚步。

“付总裁在里面等您,请。”

我点点头,有些紧张地推门进去。

付明哲依旧是一声剪裁得体的西服,看着我进来还礼貌地起身迎了一下。嗯,疏离得就像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邵奇峰和我摊牌了,他们可能要跑。”我没有废话,开门见山地说道。

“怎么会这么快?”付明哲也有些诧异。

“丽萨说自己怀孕,逼他离婚。”说到这个,我的声音不禁有些迟疑。

没想到付明哲却是一声嘲讽的笑:“丽萨怀孕?还不知道是不是他的,他就这么急着离婚?”

听到这里,我倒是有些迷茫了。

“你是说丽萨怀孕是假的?还是……丽萨怀的是别人的孩子?”我没有忍住好奇心开口问道。

付明哲略一思索,随后像是释怀了什么开口说道:“既然唐小姐都这么大方的帮我提供了线索,我也就不隐瞒什么了。”

“你给我的u盘中和丽萨接触的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大哥吕文恒的助理,而丽萨不过是吕文恒的众多情人之一罢了。”

这……我头顶的迷雾似乎更重了。

私家侦探拍来的东西中有丽萨利用邵奇峰拿内部财务报表,客户流水明细的监控……如果丽萨是吕文恒的情人,那她应该是为吕文恒办事,可刚刚付明哲又称吕文恒为大哥?

似乎看出了我的不解,付明哲开口说道:“所谓大哥,不过是一时兴起的客套而已。吕氏想要搞垮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吕文恒一直都很沉得住气,我怎么都抓不到把柄而已。这次,还多亏了唐小姐提供的信息。”

“应该说,多亏了有邵奇峰这么个大漏洞吧。”我苦笑一声。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是邵奇峰这颗臭鸡蛋给了吕文恒一个可乘之机。

“不管怎么说,唐小姐都不应该难过。经过唐小姐的提醒,我也会加快进度,让他们这对野鸳鸯今早在监狱里双宿双飞。”付明哲说得轻松,话中意味不明。

从咖啡厅出来,拒绝了付明哲的相送,选择和付明哲背道而驰的方向,我大步离开。可是走着走着,脚步却越来越慢。

婚姻没了,有家不能回。天下之大,该何去何从?

就在我一个人站在路边自艾自怜的时候,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接起电话,闺蜜铃铛的大嗓门就传了过来:“你丫在哪儿呢?刚才邵奇峰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吵架了,还让我留心照顾你!到底怎么回事儿啊?你在哪儿呢?赶紧滚到我身边来!”

我心头一暖,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幸好,这世间除了爱情,还有友情。

我擦擦眼泪,哽咽地回复铃铛:“给我泡个方便面,十分钟后就到。”

铃铛是我大学时的好朋友,脾气火爆,为人仗义,搁在过去绝对是侠女一枚。可惜面对当下的社会实际,铃铛不得不收敛起暴脾气,在一家会计事务所做了一个循规蹈矩的小白领。

刚进铃铛家的门,我所有的伪装都溃不成军。看着面前一脸紧张的铃铛,我忍不住“哇”得一声哭了出来,死死抱着铃铛,眼泪鼻涕糊了她一身。

“要不是刚刚邵奇峰给我打过电话,我还以为你丧偶了。”铃铛心疼地看着自己的衬衣说道。

闻言,我哭得更大声了:“还不如丧偶了呢。”

幸好你未曾走远-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唐曼柔, 付明哲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84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