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少从此恋一人-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甄浅浅, 薄锦焰

薄少从此恋一人-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甄浅浅, 薄锦焰

第1章 狗血的开始

“甄浅浅,心爱她可是你唯一的妹妹,难道你真的要这么狠心,眼睁睁的看着她为情而苦?”王凤怒声道:“硬生生拆散她和文轩两人的婚事?”

“妈……”甄浅浅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妈妈,脸色惨白,颤声道:“文轩他是我的未婚夫,不是妹妹的。”

这让她怎么成全妹妹!

“啪!”

谁知道,甄浅浅话音一落,王凤就猛然抬手,一巴掌狠狠扇打在她脸上。

“那又怎么样?我说过,在这个家里,只要是你妹妹看上的东西,不管是什么,哪怕是你的这条命,只要你妹妹想要,你就必须得给!”

捂着被打得火辣辣的脸颊,甄浅浅痛心绝望的问:“为什么?难道我不是你的女儿吗?”为什么你要这样的偏心?

“我偏心!”王凤气结,好似一副受到天大冤枉的模样,气结道:“我……”

“妈!”

一旁的甄心爱不耐烦的打断王凤的话,她目光冷冷的瞥了伤心难过的甄浅浅一眼,眼神冷漠恶毒得就像是在看着自己的仇人。

“你干嘛跟她废话那么多,我们还是按着计划进行吧。”

“计划?”

甄浅浅一头雾水,“什么计划?你们……”

倏然间,甄浅浅感觉眼前一阵晕眩,一股汹涌的燥热难耐之感更是一瞬间蔓延在她全身。

“你刚刚吃的东西,我都下药了。”

甄心爱看甄浅浅身体中的药物发作,这才得意放心的坦白出一切。

“本来妈妈念着和你的母女之情,打算说服你答应,把文轩哥哥让给我,不要和我争夺陆少奶奶的身份,但你不听啊。所以……我必须要毁了你!”

“你……你要对我做什么?”甄浅浅颤声问,一颗心被眼前这两位亲人给伤得千疮百孔。

“当然是给你重新找一个好男人!”

甄心爱嘴角绽放的笑意,毒辣得晃似地狱罗刹,没有一丝一毫的人性亲情可言。

“虽然那个男人已经快七十岁了,在男女之事上也有一些特殊癖好,但他却非常的有钱,你只要跟了他。从今以后,必定能够吃香喝辣,享尽一生荣华富贵。”

“不!”甄浅浅摇头,她迅速失去血色的红唇将她内心的痛苦恐惧泄露无疑,“妈,心爱,你们不能这样做,你们……”

然而,甄浅浅话还没有说完,她便因为药物的关系,整个人失去了力气,孱弱无力的跌倒在地上。

然后她看到王凤去打开门,两名西装革履的男人走进来,蒙住她的眼睛,将她给带走了。

陌生而神秘的房间。

甄浅浅躺在一张奢华欧式宫廷大床,玲珑窈窕的娇躯此时只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红色薄纱,年轻美好的身体妖冶惑人的曝露在空气中。

“热……”

甄浅浅痛苦难耐的嘤喊出声,再加上她不断扭动的身子,就好似在发出无声而诱人的邀请一般。

因此,当薄锦焰踏入房间的一刹那,所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令人心生摇曳的惑人画面…… 

第2章 永久的齿印

“果然是一个迷人的小妖精。”

薄锦焰好看的唇角扬起一抹邪魅讥讽的笑意。

“难怪老头子这次不惜花重金,也要买下你!”

低语呢喃,薄锦焰修长好看的手指轻轻描摹着甄浅浅脸颊轮廓。

尽管此时的甄浅浅被蒙着双眼,遮住了一大半的容颜,令他无法完全看清她长相,但她吹弹可破的肌肤,玲珑有致的身材却依然足以令所有看到她的男人为之疯狂。

薄锦焰相信,要是老头子今晚尝过了她的味道之后,一定会儿二话不说将她娶回家做“夫人”。

只可惜,从今儿个起,他不会再让任何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有机会成为他的“小妈”。

“热救我……”

就在薄锦焰沉思之际,甄浅浅难受痛苦的声音幽幽响起。

“我难受!”

美丽的小脸皱到一块儿,甄浅浅不停地扭动身体,想要借此摆脱这种非人的折磨。却不想,这样一来,她身上的薄纱就一下子滑落了一大半,露出一大片凝白如雪的肌肤。

见状,薄锦焰浑身一颤。

他本来是打算送走甄浅浅的,可现在……他……不想放了她!

行随心动,薄锦焰俯身,将甄浅浅的美好彻底占为己有。

“痛!”

甄浅浅痛苦惊叫一声,那蚀骨的疼痛感令甄浅浅终于从药物的折磨中清醒了过来。

“不……”

甄浅浅暗哑动听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

她守了整整二十年的清白就这么荒唐而丑陋的失去了,一股深深的愧意一瞬间蔓延在她五脏六腑。

文轩!

对不起!

曾经无数次,甄浅浅都幻想着,她将在新婚之夜,也最纯净、庄严的方式将自己完完整整的献给陆文轩。

可现在……没了……一切都没有了。

薄锦焰有些诧异,没想到一个不惜出卖身体的女人竟然还如此的干净。但他却并没有因此对甄浅浅有任何的怜香惜玉之情。

在薄锦焰看来,这一切都是甄浅浅自找的。

所以,她应该为之付出代价。

欢愉继续。

薄锦焰的掠夺也越来越疯狂。

她恨他!

于是,带着满腔的恨意与怨怒,蒙着眼的甄浅浅在好不容易抱住薄锦焰一只手臂的时候,张口就狠狠地咬了下去。

很用力。

即使咬出了血,她也不撒嘴。

“嗯……”

薄锦焰吃痛的闷哼一声,愤怒不已,一双漆眸更是一瞬间猩红狂怒,身为薄家赫赫有名的焰少爷,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伤害他。

这女人是第一个!

愤怒的,薄锦焰想要一把将甄浅浅给扔出去,但在他看到蒙住她双眼的黑布条已经被眼泪给完全浸湿时,他竟破天荒的忍住了自己的怒气。

就这样任凭甄浅浅狠狠地咬着自己,却不想,因此留下了一个永久的齿印。

缱绻结束,薄锦焰走了。

给甄浅浅留下了一张没有填写金额,只有薄氏集团印章的空头支票。

“薄氏集团吗?”

甄浅浅紧紧的将那一张支票握入掌心之中,这是她的耻辱,她会留着,然后向甄心爱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可现实残酷得没有给她一丝一毫的机会。

“甄浅浅,你还真是下贱!”

就在甄浅浅浑身上下只裹着一床被单,狼狈至极之际,陆夫人“嘭”的一声开门进来,凶狠嫌恶的辱骂着她……

第3章 恩断义绝

“人还没有进我们陆家的门儿,就开始摆陆少奶奶的阔,竟然不惜花十万来酒店找男公关!”

“不,我没有!”甄浅浅摇头如拨浪鼓,“阿姨,你听我给你解释,这一切其实都是……”

“姐姐,你就不要否认了。”

就在这时,甄心爱走了进来,一副大义灭亲的正义模样,“陆妈妈她都已经知道全部的事实真相了,包括你偷偷借着文轩哥的名义去谋取私利的事情。”

“甄心爱,你怎么这么得无耻!”甄浅浅气得浑身发抖,见过不要脸的,却从没有见过像甄心爱这样不要脸到人神共愤地步的。

而且,她还是自己的亲妹妹!

“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让你要这样诬陷我?”

“那我也是诬陷你吗?”这时,王凤也走了进来。

“妈,你……”

甄浅浅不敢置信的看着王凤,难道她昨晚联合甄心爱害了她还不够,现在还要再来再害她一次吗?

“我直到今天才知道,这些年来,你之所以那么大方的给我和心爱买香奈儿、迪奥的衣服、包包、鞋子,其实全都是偷偷挪用的文轩的钱。浅浅,我是怎么教你的,你怎么能够做出这样猪狗不如的事情?而且你怎么对得起深爱你的文轩。”

王凤状似痛心疾首又煞有其事的话语,字字句句都犹如一把把烫红的钢刀,一下下狠狠剜割在甄浅浅的心上。

鲜血淋漓,痛不欲生。

“甄浅浅,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难道你妹妹,你妈妈都是大恶人,都是诬陷你不成?”

“我……”

“阿姨,你不要生气了。”甄心爱完全不给甄浅浅一点点说话的机会,为了顺利嫁入陆家,这会儿甄心爱更是抓住机会,极力谄媚的讨好陆夫人,说:“要是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索性,现在姐姐还没有和文轩哥结婚,一切都还来得及。”

“对!”陆夫人点头,怒目横瞪着甄浅浅道:“甄浅浅,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和文轩两个人的婚事彻底告吹了。我现在丑话说在这里,要是被我发现,你从今以后还恬不知耻的纠缠文轩,我就对你不客气!”

甄浅浅张合着唇瓣,她感觉自己这时就算是浑身长满了嘴,也无从解释说明一切。

在这个屋子里,有谁会真正听她说话?

相信她说话?

就在这时,一抹希冀的光亮绽放在了她的眼中。

她看到陆文轩走了进来。

“文轩……”

“你真的背叛了我,和别的男人睡了,对吗?”

陆文轩痛心又愤怒的瞪视着甄浅浅,很显然,他也已经不相信她,信任她,甚至连一个辩白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

心,一下子寒凉透顶。

“回答我!”见甄浅浅不说话,陆文轩整个人暴跳如雷,厉声怒吼道。

“我回答你什么?”甄浅浅声音苦涩而绝望,“你压根儿就已经不相信我,甚至认定我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所以,即使我现在诅咒发誓说——陆文轩,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你……”

“我呸!”陆夫人气愤的朝甄浅浅淬了一口吐沫星子,“甄浅浅,事到如今,你竟然还敢说你没有背叛文轩,那好,你现在敢跟我一起去找专家机构来验明正身,看一看你还是不是处吗?”

“……”甄浅浅脸色惨白,无力反驳任何一句。

见状,陆文轩握紧了拳头,狰狞嗜血道:“甄浅浅,从今以后,你我恩、断、义、绝。”

伴随陆文轩这四个字是他对甄浅浅的赶尽杀绝,那天之后,偌大宁市竟完全没有了她甄浅浅的立足之地……

第4章 五年后

“小梨子,我要你帮我进入薄氏集团,不管是做什么工作,哪怕是清洁工都可以。”甄浅浅一见到花梨,便急切真挚道。

“浅浅,你该不会……真的因为五年的那件事情,而精神失常了吧?”花梨小心翼翼的询问自己的好闺蜜道。

好不容易,她五年后才重新再一次见到甄浅浅,却不想,她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要去薄氏集团做清洁工。

拜托!

她可是宁市第一大学毕业,全优奖学金高材生,就算薄氏集团是全球数一数二的大财团,但甄浅浅去做清洁工,明显就屈才了。

“我有一个五岁的儿子。”见花梨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话,甄浅浅再一次扔出一个重磅炸弹。

“噗!”花梨一口美食华丽丽的喷了出来。

老天爷,今儿个她的闺蜜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打算语不惊人死不休到底吗?

“你……不是在开玩笑?”好不容易,花梨平复了情绪,重新问了一遍。

“恩!”

“这么说你是因为缺钱,所以才想要进薄氏集团。”毕竟,在宁市大概也就只有薄氏集团不会怕陆氏集团,敢录用甄浅浅为员工了。

“不是!”甄浅浅摇头,丝毫也不打算隐瞒花梨什么,“是因为我要找到孩子的亲生父亲。”

“什么?”

这会儿,花梨惊愕得嘴巴已经可以塞下一个鹅蛋了。

“不行,浅浅,你得让我自己先捋一捋,我现在脑子真的快乱成一锅浆糊了。”花梨感觉自己脑仁儿疼。

五年之后再见甄浅浅,她却一下子给自己太多意外、太多惊喜了。

甄浅浅怎么好端端的就有一个孩子了?

而且这个孩子的父亲还是薄氏集团的人!

这……这一切都太奇怪,太不符合常理。

“五年前,甄心爱把我卖给了一个人……”

这时,甄浅浅的声音响起,为了能够让花梨答应帮自己,她不惜再一次将自己心底最深的伤口给撕裂开来。

“所以小梨子,我真的需要这一份工作,我一定要进入薄氏集团,找出萌宝的爸爸,只有找到他,我才有希望救萌宝,不然的话……”

甄浅浅声音哽咽了,一颗颗豆大的泪珠更是控制不住的往下掉落。

她真的没有办法了。

这五年,萌宝是她活下去的全部动力。

是萌宝将她从痛苦、仇恨的深渊拯救出来。

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萌宝离她而去。

“浅浅……”

听完甄浅浅的故事,花梨眼眶也红了,声音更是带着浓浓的哭腔。

“好,我帮你。说来也真巧,我们总裁正在招聘私人贴身助理,月薪两万,你可以去试一试。我想,成为我们总裁的嫡系员工,想要找到萌宝的亲生父亲,一定比做薄氏集团的清洁工容易得多。不过就是……”

说到这里,花梨的语气有些凝重,神情更是担忧不已。

“我们总裁脾气不太好,而且……很、好、色!”此时的花梨真的不知道,她给甄浅浅介绍这一份工作,到底是在帮她,还是在害她。

“当然我们总裁是公私分明,绝对不会动我们公司的女人。但你要去应聘的职位是他的贴身私人助理,再加上你长得又怎么好看,我担心……”

“没关系。为了萌宝,就算那个人是地狱魔鬼,我也一无反顾。”女人本弱,为母则刚!

“那好吧。明天早上八点,你去这个地方面试!”

花梨从手提包里拿出纸笔,快速的给甄浅浅写下一个地址。同时也不禁在心中暗暗祈祷,希望老天爷在看到浅浅这些年来吃这么多苦,饱受这么多折磨的份儿上,会让她家总裁高抬贵手放过浅浅。

只可惜有些事情往往都是事与愿违的……

薄少从此恋一人-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甄浅浅, 薄锦焰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51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