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长乐:药王风华-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慕容汐, 百里翊

倾世长乐:药王风华-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慕容汐, 百里翊

第1章 淫贼,你干什么

青炎国都城陵安皇城。

慕容汐幽幽转醒,微微动了一下自己的手,发现自己的双手和双脚都被绑在了一张大床之上,整个人动弹不得。

脑袋一疼,那陌生的记忆涌入了脑海中。

还没等她消化穿越了和亲公主这个事实。

一道黑影猛地压了下来,专属男人的味道,透着炙热的呼吸,打在了她的面颊之上。

而他的手已经扯下了她腰间的腰带并往里探去。

慕容汐心底一颤,难道她遇到了采花贼不成?

“喂……喂!淫贼,你干什么!”她又羞又怒,扭动着自己的身子,躲避着那只大手,不让男人得逞。

“别动,再动后果自负。”也许因为这一句话,男子停了下来,将探入的手收了回来,整个人倒在了床榻的一边。

这个时候,慕容汐才看清楚的这男人模样。

虽然男人衣衫不整,可是俊美的容颜,加上修长匀称的身子,隐隐透出健壮的胸脯,却更平添了一股性感野性的味道,极品男人啊!

再仔细打量他的脸,那修长的眉毛斜飞入鬓,凤眸微微合住,那睫毛比她的还长还要好看。

鼻梁英挺,嘴唇略薄,这样合眼熟睡,容颜俊美,却丝毫不减男人身上透出的凌厉气势。

她看着男人呼吸越发粗重,而他额头也渐渐渗出了薄薄的汗珠。

慕容汐发现不对劲了:“你……是不是中了那个药?”

蓝袍男子猛地睁开了双眼,迸发出了一丝冷意,看向慕容汐的时候,如同一只受伤的狮子,虽然虚弱,却还是让人心中生出畏惧,不敢与之对视。

“你最好给我安静点!”

慕容汐脑子里飞速转了起来,这男人衣着华贵,加上腰间的玉佩也都是万两黄金都未必能够买得到的。

应该不会是采花贼才对。

可为什么她要被绑在这里?明显有人故意为之,是要毁她清誉啊!

这楼下渐渐响起了吵闹之声。

“我们查到你们客栈这里有采花贼,这采花贼还将西越的长乐公主给掳走了,她可是宸王的未来王妃!你们最好给我们让开搜查,若是公主有了半分闪失,你们可是担待不起!”

“官爷,我们这做的都是小本生意,您可不能乱说呀。”

“走开!别挡道。”

哒哒上楼的声音,慕容汐听到这脚步声,几乎黑完了脸。

在古代,女子的名节究竟有多么重要,哪怕她和这男人什么也没做,要是被这一群官兵看到自己和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躺在床上,而自己也是衣衫凌乱被绑在这里。

只怕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慕容汐看了一眼同样意识到这是一个精心策划阴谋,而面色难看的男人一眼:“喂,我说你应该也不想被当成采花贼给送到官府去吧。”

“你有办法?”男人因为药物,隐忍得额头青筋都露出来了。

慕容汐扬了扬眉:“当然,不过,你要想办法把绑着我手的红色布条给解开。”

“好!”男人沉思了一会,答应帮慕容汐解开布条。

他缓慢而艰难移动着自己的身体,到了慕容汐的身侧,因为压制药效,他身上的力气都几乎块耗尽了。

整个人再也支撑不了,压在了慕容汐的身上。

让慕容汐羞恼不已,气道:“你是故意的吧!”

“闭嘴!别动!”男人一声低呵,这女人自己想找死吗!

她这样躲闪移动自己的身体,那一下又一下隔着衣料身体的摩擦,更是让他难受得恨不得立马要了她!

慕容汐立马不动了,现在官兵正在一间一间搜查,很快就要搜查到这里。

时间刻不容缓!

“好,我不动,你快点!”

他伸出手,开始为慕容汐解绑在手上的布条。

此刻的两人,就像汉堡包一样,被紧紧压在一起,因为此刻男人已经没有了太多力气,只能整个人压在慕容汐的身上,那柔软的身子,加上药物的作用,以他的意志力都快要顶不住了!

“怎么样,解开了吗?”她忍不住询问。

“还有一点,你身子往下移一点。”

“哦……”

门外那些官差几乎把楼上两排的房间搜了个遍后,一个一个聚集起来。

“头,这两排房间里没找到公主。”

“东边里面的房间也没有!”

一旁的客栈老板几乎欲哭无泪:“我就说过,我们客栈是清白买卖,岂会有什么采花贼!官爷,你们还是放过我们吧。”

捕头冷哼一声:“还有一个房间没搜呢!”

他指了指西边最里面的房间:“我们去那看看。”

“有人在里面吗?”

慕容汐看着门外站着好几十个官差,她急得可是冷汗都出来了:“你还没弄好吗?他们已经在门外了!”

“还差一点!”

慕容汐看着身上的男人忍得十分辛苦,那汗水都从那棱角分明的脸颊滑落到她的脖颈之上。

她有些担心,他还支撑得住吗?

“头,里面好像有人说话?”

“看来这里真的有采花贼了!有人竟然不敢应门,一定有问题!给我把门撞开!”

“一二三,撞!”

‘咚’的一声,这门被撞歪了来。

“他们已经撞门了,还没好吗?”慕容汐都急得不行了,一旦这门被撞开,她和这男人都要完蛋!

“快好了。”他也忍得难受着呢!

想他整个大陆唯一达到天化境的武帝,竟然也会落刀如此狼狈的境地。

要是被他查出来谁搞的鬼,日后他定要把这人挫骨扬灰!

凤眸中阴霾透出冰冷的杀意。

“一二三,撞!”

一声巨响,这门就这样倒了下来。

男人忍住身下几乎快要膨胀的欲望,一扯这红布条,这最后一个结被打开了来。

慕容汐得到自由后,连忙掏出了一块通透的白玉,她眼疾手快,一把按下这白玉上的一个按钮。

官差们纷纷挤了进来,而这凌乱的床榻之上,已经一个人影都没有。

“这……这是怎么回事?人呢?”他们刚才好像还见到一男一女在这的?

第2章 在这里,她才是女王

而为首的那个捕头更是黑了脸,怎么会?长平公主明明说是她将一男人和长乐公主一起放在这,怎么那两人都不见了人影?

这时的慕容汐和这蓝袍男人都落入了虚幻空间中的灵河里了,那清冷的河水,无疑让原本都不舒服的两人顿时感到一阵清凉。

男人的欲望也被这河水清洗掉了一般。

浑身的炽热和胀痛都纷纷退了去,只剩下遍体的舒畅。

咕噜咕噜……

他转眼一看,只见那小胳膊在那乱舞,小脑袋都沉入了河水之中,一点一点似乎要沉下去了。

男人抿了抿唇,看在她救了他的份上,也就帮她一把吧。

他伸手一捞,就将这纤弱瘦小的身体给捞了上来。

运起功力,用柔和的内力,将这小身板的慕容汐给送到了岸上去。

而自己也是脚尖一点,如飞燕掠过湖面。

轻轻松松回到了这岸上。

慕容汐离开了水之后,只觉得鼻子耳朵里都进了水难受着,猛地咳嗽了几声,把喝下去的灵河水吐了出来。

这才好受了一些。

“原来你不通水性,西越国湖泊居多,不通水性的女子,似乎很少才是。”

慕容汐顿了顿神,她被这句话猛地惊醒,脑子里冷静了下来,抬头一看,只见那男人一身蓝袍,浑身湿透的衣服紧紧贴在了身上,露出了几乎完美的身材。

可是他就这样振臂一甩,这强大的内力散开来,原本湿漉漉的衣袍,瞬间被蒸干了!

慕容汐心中暗暗吃惊,难道这就是这个世界里所说的内力?

在长乐公主的记忆里,能够用内力瞬间蒸干衣物的,最少要武宗级别的武者才能做得到!

整个大陆上,武师都寥寥可数,更别说武宗以上的武者了!

若是能够得到他的庇护,那在她还未学会内力,成为武者之前,就多了一个保障!

百里翊好看的凤眸深邃难测,看着她透着探究:“听闻,这西越长乐公主似乎是西越公主里水性最好的那一个。”

慕容汐心里咯吱一下,她压抑着心中的不安,目光警惕的盯着他,这男人怎么可能看出她不是真正的长乐公主!

与其和他解释,露出马脚,还不如直接反驳过去这个问题。

“我通不通水性,也与你无关吧!”

她缓缓站起身来,小脸上透出了一丝算计的光芒:“而且,这里可是我的地盘,没有我的允许,你可是出不去的哦!”

虚幻空间,这东西还好也跟着她一起来了。

有了它,就算这男人是武宗,武帝又如何?

在这里,她才是女王!

“你这女人好大的口气!”百里翊第一次听到一个连内力都没有弱女子,敢在他面前说这样的话!

目光锁定在这冷傲却又透出一丝自信的容颜之上,虽然她长相只能算清秀,可眉眼的冷静睿智,却让她光芒万丈,让人移不开眼!

不知为何,他竟然想要撕开她冷傲的面具,看着她羞恼的样子。

只见那蓝影一闪,百里翊瞬间到了慕容汐的面前,一把将她抱起,大步朝着这河边的木屋里走去。

推开木屋,他将她一把丢在床榻之上。

男人嘴角勾起一丝邪笑,朝她压下:“你不让我出去,那我们继续刚才的事如何,反正这里没人打扰,多好!”

“你这个淫贼,现在终于露出真面目了!”慕容汐面色羞红,又羞又恼,双拳打在他的胸口,推拒着他继续压下来的身体。

百里翊盯着身下羞怒的人儿,那白皙的小脸透出了丝丝粉色,如同水蜜桃一般,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果然,她羞恼的样子更可爱。

“好了,我放你出去就是了!”慕容汐不知为何,被他渐渐变得凝深的目光看的不自然起来,她每次面对这个男人,她心里总会慌乱得很。

所有的计划似乎都被他打乱,包括她的心绪。

“嗯,这才乖。”连百里翊都不曾察觉,那低沉的语气中,不似之前那样冰冷,变得格外的温柔宠溺。

慕容汐瞪了他一眼,她突然不想着让他庇佑了,这男人太危险,简直比她还要腹黑!

级数比她高多了,一看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还是快走吧!能离多远离多远!

慕容汐打开了这虚幻空间的通道,然后指了指:“往这走就可以出去了。”

她那一副你快走,嫌弃的表情,逗乐了百里翊,这女人,脸变得还真快!

他看了一眼那一身还是湿漉漉的慕容汐一眼,他将身上的蓝色外袍脱了下来,身上只穿了一件中衣,他将衣袍放在了床榻旁:“将衣服换一下吧,这衣袍不用还了。”

慕容汐看着摆在那金线镶边的衣袍,愣了愣,这淫贼还会关心人?

等她回过神来,这男人早已经离开了虚幻空间了。

她定了定神,暗暗嘲笑自己自作多情,她脱下了身上湿漉漉的衣服,拿起了他留下的衣袍,穿在了身上。

“不穿白不穿!”慕容汐嘟囔着,利索的收拾好自己,然后走出了这虚幻空间。

依着这身体前主的记忆,她来到了青炎国给西越公主准备的驿馆这里。

还未曾踏入这驿馆之内,突然一阵胭脂香味扑鼻而来。

自己被一个身穿青色衣裙的女子抱住,那精致的步摇打在她的脸上生疼。

“妹妹,你终于回来了。姐姐听说你被采花贼给掳去了,有没有事啊?别怕,姐姐在这。”

这青衣女子连忙拉着慕容汐的手,上下打量着,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这慕容汐身上穿着的,竟然是男人的衣服!

她拿着手帕捂住了嘴,眼中挤满了泪水:“妹妹,你这衣服……对不起,对不起,妹妹,是姐姐没有保护好你,是姐姐的错,竟让你被采花贼给玷污了。”

“采花贼玷污?真的假的,这长乐公主竟然失贞了?”

“看来,这宸王只怕要捡着这破鞋了!”

“就是,这皇家头上一点绿,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这各种侮辱的话刺入了慕容汐的耳中,落在她身上的有同情的目光,有嫌恶的目光,也有看好戏的目光。

交织身穿一身蓝袍的慕容汐身上。

慕容汐冷冷一笑,这可真是她的好姐姐,没弄清楚情况,不顾自己妹妹的名誉。

就这样当众说她被玷污了!

似乎是故意宣扬,恨不得全世界知道一样。

她面色冷漠地将握住她手那双手给扯了下来:“姐姐,谁说我被采花贼掳去了!我不过是女扮男装出去游玩罢了,姐姐怎么会如此小题大做,硬是扯出这么大的事,连青炎国的官差都出动了呀?”

“妹妹,你……你怎么能这样和姐姐说话。”慕容雨没有想到,一向性子孺弱的慕容汐,竟然会反击回去。

将话题一下子给圆了过去。

慕容雨眼底划过一丝冷意,可当她看着逐渐走进的橙衣男子时,立马捏着手帕,低声哭泣了起来。

梨花带雨,满是委屈。

“长乐,你姐姐长平也是关心你啊,你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百里陌然走进,看着这一幕,活脱脱像任性妹妹欺负柔弱姐姐的模样。

百里陌然看着慕容汐身上明显大了一圈的蓝袍,眼神骤然一变,变得更加难看了。

“你这衣袍明显不合身,还想狡辩,莫不是你不是被采花贼掳去,而是和别的男人私会了不成?”

慕容汐心中冷笑连连,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主动说自己未婚妻在外面偷人的男人!

“我说我没有,你会信吗?”

一旁的慕容雨见此,连忙挡在了慕容汐的前面,装出一副维护妹妹好姐姐的模样:“宸王,我妹妹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这样对她好不好。”

慕容汐差点暴粗口了,这白莲花,维护她还特意说得她好像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还说什么不是故意的?

她什么都没做,有什么不是故意的!

“滚开!”慕容汐丝毫不客气推开了慕容雨,看都不想看这宸王,面对渣男,她向来都是不屑的:“你若不愿娶我便解除婚约吧,我绝无二话。”

“慕容汐!你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吗?”百里陌然气得脸色发青,他没有想到慕容汐这女人,竟然敢当众说解除婚约?

他都没有追究她和别的男人鬼混,她倒是先说要解除婚约了,要说,也是他先开口!

哪里轮得到这个女人开口!

慕容雨连忙上前拉住了慕容汐的手,似乎不想要她离开这驿馆门前:“妹妹,你别任性,你这刚来青炎国,就被太后指给了宸王殿下,这是一桩多好的婚事,姐姐求都求不来呢。来,向宸王殿下认个错,姐姐相信殿下大人有大量,不会与你计较的。”

慕容汐看着这慕容雨,装出的一脸关心,可眼底还是闪过一丝嫉妒和羡慕,她微微勾了勾唇:“姐姐若是觉得宸王殿下是多好的夫婿,要不我去向太后请命,让你做宸王妃如何?”

“这……妹妹你在说什么呢,这可开不得玩笑,宸王殿下都在这呢。”慕容雨听到这话,羞红着脸望了这百里陌然一眼,那小媳妇的模样,仿佛她才是即将嫁入宸王府的王妃。

而她慕容汐,不过是一个路人甲。

慕容汐冷冷一笑,你竟然那么想要宸王妃的位置,那她夺过来便是了,就让你恨得牙痒痒,也无可奈何!

第3章 力战白莲花

她上前挽住了百里陌然的手臂:“姐姐说得对,这可是开不得玩笑的。竟然太后都下旨赐婚了,日后,我便是宸王妃了,姐姐你说是也不是?”

那笑容,可比阳光雨露还要灿烂。

百里陌然看着那清秀的脸上,露出的笑容,弯弯的眉毛,浅浅的酒窝,竟是如此的好看,看得不由失了神。

而慕容汐的话锋一转,却让慕容雨的笑容完全僵住在了脸上,看着亲昵的两人,有些尴尬地别开了眼去。

“妹……妹……你自然是宸……王妃……”

那语句中,隐隐透出了不甘。

百里陌然不知为何,竟然想着好歹也是自己的王妃,之前,自己这样对她,的确也过分了点,心里对慕容汐也生出了一丝愧疚。

神色也温柔了许多:“长乐,你今天也累了,要不本王先送你进去歇息。”

慕容雨看着百里陌然对慕容汐突然改了态度,整个人都呆愣住了,她不能相信,宸王殿下一向不是讨厌慕容汐的吗?

怎么会……

慕容汐挑了挑眉,对着百里陌然温柔一笑:“好呀,都听夫君的。”

慕容雨看着两人亲昵的样子,看着慕容汐挽着百里陌然的手,心中暗恨,这个本来应该是她要说的话,这位置本应该是属于她的。

仅仅因为她那天生病,让慕容汐先进了宫,这宸王妃的位置才被慕容汐给抢了去!

不过,这还没完呢!

她眼底划过一丝阴冷,衣袖之下那双素手狠狠掐进了肉里。

“妹妹……”慕容雨见慕容汐就要走了,这可不行,戏都没有演完呢!

她连忙上前拦住了她。

“妹妹,你的贴身丫头呢?怎么不见她人影了?”

“如玉?”慕容汐狐疑地看着这慕容雨,这白莲花在搞什么鬼?

她的贴身丫头,她什么时候开始关心了?

就在她的话语刚落,一个丫头跌跌撞撞就这样跑到了慕容汐的身边,一把跪在了地上,抱住了她的腿。

“公主殿下,是奴婢不好,是奴婢没有保护好你,才会让你被采花贼给掳了去,是奴婢不好!”

“奴婢看着你被玷污,却……却没有能力阻止,殿下,您杀了奴婢吧……唔唔……”

那哭泣得满面泪水的脸,以及说得煞有其事的样子。

那些百姓们听到这话各个都开始起哄了。

“这宸王看来是要捡破鞋了,哈哈……”

“就是就是,皇家也有捡了别人用过的女人的时候。”

有贬低的,有同情的,有嘲讽的。

对于百姓来说,皇族出了这么一次惊天丑闻,这可别隔壁什么王二麻子媳妇和人跑了更有意思!

皇家啊,皇家的准王妃被玷污了。

这可是多大的料啊,以后让那小馆说书的,再来编一个王妃被掳记,那茶余饭后可就有可谈论的了!

百里陌然都站在那,听到这些言论,脸上几乎要黑得掉渣了!

他本来对慕容汐有那么几丝的愧疚,瞬间就消失殆尽了!

丢脸,真的丢尽了他的脸!

百里陌然毫不怜香惜玉地将挽着他手臂的那双手拉了下来,冷声对着慕容汐质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慕容汐,你不要脸,本王还要脸呢!”

慕容汐看着哭着抱着她的如玉,还有慕容雨脸上一闪而过的得意,以及周围百姓的漫骂,她终于,明白了,原来这个局是她的好姐姐给她设的啊!

这该死的丫头!

这身体原主被弄死也是活该了,识人不明啊!

不过,就这点小伎俩,就想弄死她,怎么可能?

慕容汐眼眸一转,连忙低下身子,将这如玉扶了起来,关切的说道:“如玉,你这是去哪里了?”

她还从怀里掏出了一块蚕丝手帕,给如玉那有些脏污的脸擦了擦。

这简直把关怀下人的形象给做足了!

“本宫已经一天都未曾见到过你了,你怎么会说见到本宫被采花贼给掳去了呢?如玉,你是不是认错了人了?嗯?”

如玉对慕容汐这温柔关爱的态度,弄得也懵逼了。

这……这是那个一向胆小懦弱,沉默寡言,从来不和下人过多接触的长乐公主吗?

为什么,她觉得看得这样面带微笑,温柔询问她的长乐公主,心里却有些发毛的感觉。

“奴……奴婢一直都跟在殿下身边呀,殿下你这是怎么了?”

慕容汐挑眉:“哦,你竟然说你一直跟在本宫身边,那本宫今日是穿什么衣服出去的,何时出去的?而且你说本宫被采花贼掳走,这过程可否详细说一说,在何时何地,本宫是如何被采花贼掳走的,而你……”

她脸上的笑容渐渐加深,透出了一丝危险的味道,比狐狸还狡猾,比毒蛇更危险:“究竟是如何从采花贼的手中跑出来的,嗯?”

“奴婢……奴婢……”如玉明显慌了神,开始结巴起来。

她今天根本没有跟着长乐出去,她只是听着长平公主的命令,乖乖呆在这驿馆。

等长乐公主回来的时候,再适时的表演一场戏罢了。

她怎么知道,这长乐公主什么时候出去,怎么被采花贼掳走的?

慕容汐渐渐靠近,那眼眸眯起:“如玉,你可要老实交代才是,本宫自然是信你的忠心的。”

这句话刚刚说完,她故意靠近这如玉耳边,轻飘飘地来了句:“如玉,你可知污蔑皇族,可是死罪,只要有半句虚言,你这条命可就没有了!本宫记得,这污蔑皇族是绞刑呢,还是一丈红啊!不,不对,恶奴似乎是要被放逐到奴隶堆里,那里可是有一堆好久都没有碰过女人的恶鬼呢……”

那声音,比冰还冷。

透着寒意,让如玉打了好几个冷颤,顿时脑子里都蹦出来各种酷刑是何等惨兮兮的模样。

她双腿都没了力气。

扑通一下,摔倒在了地上,跪在地上猛地磕起头求饶起来。

“公主殿下饶命,如玉是看错了,真的是看错了,长乐公主殿下没有被掳走,是如玉看错了,是如玉看错了。”

如玉不敢将幕后主谋长平公主供出来,最后只能说是自己看错了。

这样,她就不用被处死了吧。

慕容雨完全没有想到,之前还状态挺好的如玉,怎么突然之间,就被吓傻了。

第4章 是我不要你

她连忙上前扶起如玉,急忙说道:“如玉,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胡言乱语了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要实话实说,没事的,有本宫在这,妹妹不会为难于你的。”

如玉早已三魂被吓走了七魄,哪里还会去配合长平对付长乐,她一直猛地摇手说道:“是奴婢看错了,真的是奴婢看错了。”

这些围观的百姓听到这话,纷纷如鸟兽散。

本以为可以看个好戏,原来是丫头记错了!

慕容汐撇了撇嘴,看着慕容雨抓狂的样子,实在觉得好笑,就算想要无中生有,也要高明一点!

“姐,若没事我先进去休息了。”

百里陌然知道是自己误会了慕容汐,有些面子上挂不住,怎么说也是他的未来王妃,要是慕容汐将此事告知了母后,那他可少不了责骂了。

他连忙追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腕:“刚才,本王不该那么凶你,长乐,你不要生本王的气。”

慕容汐此刻连用这百里陌然刺激慕容雨的心情都没有了,她冷冷地一瞥,百里陌然有些悻悻然地收回了手。

她拿出手帕,擦了擦刚才被百里陌然摸过的地方,然后弃如敝履一般丢在地上。

“我……长乐不屑要一个连自己妻子都护不住的男人!”

这句话一出,百里陌然面色一阵青一阵红,慕容汐理都懒得理会这渣男,跨步朝着驿馆内走去。

“至于太后那,我自然会请求退婚,宸王,你记住,是我长乐……不、要、你!”

百里陌然听到这话,身子猛地一震,他不敢相信,竟然还有女人不想嫁他!

还说出这番话。

可看着那纤细倔强的背影,虽然纤弱,却透出一股傲气,一股绝世风华!

百里陌然不知为何,有些后悔说出那番侮辱她的话了!

他……似乎有些不想要放开她的手。

随后走进驿馆的慕容雨,听到慕容汐对百里陌然所说的话。

心中震惊的同时,也暗暗窃喜!

慕容汐这傻子,好好的宸王妃不做,还主动要跑到太后面前去请求解除婚约?

这样也好,竟然她识趣,去太后面前要求退婚,到时候,这宸王妃还是她的!

慕容雨见百里陌然矗立在那一脸落寞的样子,连忙上前安慰:“宸王,妹妹她不知轻重,您不要与她生气,况且,这西越也不知有妹妹一位公主……你……”

慕容雨这话还没说完,这百里陌然就不耐烦的打断了。

其实,他也不傻,早就看出这里面的问题了。

“那个如玉的丫头,是你安排的吧,故意污蔑本王的王妃,你该当何罪!”

“我……”慕容雨被戳破阴谋,慌乱了起来,这宸王怎么会知道?

百里陌然见慕容雨面色发白,心虚的模样,冷哼了一声:“以后你不要出现在本王的面前!要是再被本王看到你欺负本王的王妃,到时候可别怪本王翻脸无情,不顾西越和青炎国之间邦交,把这件事交由刑部查办了!”

“宸王……”慕容雨上前,想要抓住他的衣襟,可是,百里陌然一阵拂袖。

好不容易抓住的衣袖,从她手中脱落。

慕容雨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那橙色修长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远,她咬着下唇,无尽的委屈,让她心中绞痛不已。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那身形一顿,整个人就这样柔柔弱弱倒了下去。

一旁的侍女连忙扶着:“长平公主殿下!”

一直躲在暗处,看着这一切发生的慕容汐,无所谓的撇了撇嘴,就算百里陌然后来替她训了长平这白莲花!

可是,他之前的当众辱骂她的行为,甚至在她被百姓质疑,他非但不帮她,反而一起质问她的时候。

这男人已经被她打入了渣男的队伍之中了!

要她嫁给百里陌然,她才不要!

慕容汐朝着自己寝殿走去,因为她是西越的公主,青炎国安排了单独的宫殿给她和长平。

她刚刚进这宫殿,只见殿内矗立了两排侍女,除了从西越跟着她来的,还有青炎国特意安排伺候的侍女。

她们见到慕容汐,纷纷恭恭敬敬对着行礼。

“参见长乐公主殿下。”这两排各有十人,同时朝着她躬身行礼,不得不说,让慕容汐脑子里响起,在那种豪门里,一排穿着侍女服的丫头,对着主人行礼的感觉。

太有范了!难怪有钱人喜欢弄这一套!

如玉便紧随而来,拉住了她的手,跪在地上哭着求道:“公主殿下,让奴婢继续伺候你好不好。”

慕容汐看着此刻求着自己的如玉,她心中在冷笑,明明知道别人在算计着自己的主子,却依旧视而不见,明明知道,慕容汐这样一出去,到底会经历什么样的噩梦!

她依旧麻木,不闻不问,充耳不闻!

若不是醒来的是她,若不是她身上有虚幻空间,可能现在她和另外一个男人,衣衫不整躺在床上,接受众人的非议和指骂!

如玉啊如玉,慕容汐对你多好,而你又是怎么来回报她的呢?

可惜,我不是你的主子,如你主子那样,对你的应付和冷漠一而再而三的忍让。

“我不在是以前那个慕容汐了,而现在的慕容汐是绝不容忍任何人的背叛!如玉,今日起,长乐与你主仆之情,恩断义绝!你离开驿馆吧,趁着本宫还没改变主意,把你化婢为奴之前,再也不要出现在本宫的面前!”

慕容汐从前主的记忆之中知道,这如玉和长乐公主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长乐从小丧母,就对如玉诸多依赖,如对阿姐一般。

可惜,如玉对长乐似乎利用居多,如今她才是长乐公主,她的身边不留不忠心于她的人!

“公主殿下!您不要赶奴婢走,您说过,要照顾如玉一辈子的!”如玉见慕容汐竟然会对她如此决绝,她有点不敢相信,离开驿馆,她能去哪?

长平公主必定是容不下她的!

她只能求长乐公主,如往常那样,她以为长乐一定又是难过那么一小会,就会原谅她了。

谁知道,她这次竟然铁了心要赶她走?

慕容汐一把拉下紧紧拽着她手臂的手,面色冷然的命令道:“来人,将如玉拉走,本宫不想见到她,日后她不在是本宫的贴身丫头。”

倾世长乐:药王风华-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慕容汐, 百里翊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54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