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你深爱成瘾-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顾青黎, 慕易沉

予你深爱成瘾-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顾青黎, 慕易沉

第1章 忽然出现的男人

沉闷的日光透过大树投射到地上,夏日的风好像都带着一种温热的气流拂过面庞,院落很小,但是却被打理的很干净,此刻,树下一个小小的藤椅上,顾青黎眼眸悠远,蜜长柔软的眼睫轻轻颤动,缓缓一闭眼仿佛都带着让人难以忽视的美。

特别是此刻的她身上,似乎带着难以言语的美感,一种母性的美感。

只是顾青黎的眼睛闭上还没有几分钟,就听到小院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哥,怎么这个时间来了?”

未曾睁眼,顾青黎声音中带着一丝笑意,却没听到往常熟悉的声音。

“很热吗?”顾青黎的脸色不太好,斑驳的光影下显着苍白,声音中也带着一丝疲惫。

“这小家伙折腾了一晚上了。”

顾青黎自顾自的说着,已经怀孕五个月的肚子有些微显,她一只手撑到腰底托了托,声音中透着无奈的笑意。

站在面前的男人眼眸微微闪了闪。

顾青黎此刻才察觉到哪里不对劲,忽的睁开了双眼。

“小心!”

原本沉默站在那里的男人眼眸微变,一个上前,托住了顾青黎后腰。

“谢……谢谢……”顾青黎惊魂未定,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刚才一急,起身的时候险些闪了腰,要没有这人,自己铁定是要倒到地上的。

男人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摇了摇头,松开托在她腰间的手,微微后退和顾青黎保持距离。

“您是?”看着面前的男人,剑眉星目,眸光淡沉,身子绰约,顾青黎眉头微微皱了皱开口问到。

“慕易沉。”男人微微颌首,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顾青黎眉头,眼中满是疑惑看着慕易沉。

慕易沉冷然的目光在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扫了扫,声音清冷:“你孩子的父亲。”

顾青黎下意识向后退去,眸光猛然间睁大,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整个人愣愣的不知所措。

“我知道你被陷害,我会负责。”看着她恬静苍白的脸上浮现出隐忍的怒意,嘴唇却是紧紧抿着,只是那双乌溜溜的眼睛紧紧盯着自己,让他莫名第一次竟有些愧疚。

她看起来还那么小。

“孩子我会负责,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也会负责。”

或许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慕易沉说这话的时候,脸色有微微的不自然。

顾青黎站在他对面,阳光透过树叶正好有一束照在自己脸上,明晃晃的让她有些睁不开眼,她向来沉静,就算此刻怒火滔天,看在常人眼里也不过是紧紧抿着唇不说话。

实际上已经是浑身发抖,身体发软,冷汗阵阵从背后而出。

慕易沉的目光缓缓看向对面的女人,只是下一刻整个人眸光一紧,一个健步上前,将倒下的顾青黎拦腰抱起。

“少爷!”守在门口的慕六看到自家少爷抱着个女人出来,脸色也是瞬间一紧凑上去啊,慕易沉抱着顾青黎,脸色沉沉开口:“医院!”

慕六当即反应过来,立马上车,车子很快消失在小巷之中。

顾青黎苏醒之时,下意识的去抚摸自己的肚子,感受到熟悉的幅度之时,这个个人暗暗松了一口气,刚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医院,就见房门打开,慕易沉颀长的身影缓缓朝自己走来。

“孩子……没事。”

对上她恬淡却压抑着的眼眸,慕易沉停下步子,沉默了半晌说出这句话来。

顾青黎不想与他说话,若非这人,自己大概也不会被设计陷害,也不会莫名其妙就失了清白,更不会被威胁着生下这个孩子却要跟他分散。

顾青黎闭上眼睛,听到慕易脚步沉沉向自己走来,寂静的病房中响起冷然笃定的声音。

“这个孩子,对我很重要。”

眼眸唰的睁开,顾青黎向来柔和的面容在这一刻覆上警告和厌恶,声音凉凉看着慕易沉。

“答应你们的事我会做到,麻烦你们不要再来打扰我!”

慕易沉微微皱眉,顺着她的话开口:“先前并不知他们对你如此,我也是被设计的那一个。”

他说这话的那时候那双幽深沉静的眸子透出一丝薄怒,虽是在顾青黎面前已经有所收敛,但她还是感受到了整个空气中的气氛霍然之间变得冰冷起来。

“我不知那一夜与你发生关系的人是我,也不知怀孕的是你。”

他站在顾青黎病床前,刚才的怒意已经完全被掩藏在眼底,此刻看着顾青黎整个人很是淡然,声音轻缓平稳的让人察觉不到他的意思情绪。

“如果你愿意,孩子的母亲不会是别人。”

他又说了这样一句话。

顾青黎整个人猛然一震,反应过来他刚才说的这句话,眼眸微睁抬起头来看着慕易沉,眼中全是不相信。

慕易沉看着她,明明已经怀胎五月,也该是慢慢丰腴的时候,她看起来却像是营养不良似的,抱起她往医院来的时候,也觉得怀中的人轻的不正常。

“为什么。”

良久过后,顾青黎开口问到。

慕易沉微微愣了愣,继而开口。

“我跟她们,没有关系。”

顾青黎眸子微眯似乎是在想慕易沉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又听到他说了一句:“只是如今,你需要在我的视线之内。”

顾青黎抬起头去看他,他说话似乎只有一个调子,平稳而又疏离,让人看不真切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想也知道,秦知薇逼着自己生下这个孩子,肯定是瞒着这个主人公的,如今主人公自己找上门来,自己对于秦家而言,只坏不好。

“秦……”

顾青黎刚刚开口想问些什么,慕易沉低沉中带着些厌恶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后话。

“那一家人,自不量力。”

顾青黎抿了抿嘴巴将喉咙的话咽了下去,喉咙中忽然传来的恶心让她整个眉头紧紧皱起,捂着嘴巴看起来很是难受。

“怎么回事?”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慕易沉的眉头也微拧了起来。

顾青黎捂着嘴巴直摇头,说不出话来,指了指门口示意慕易沉先出去。

见他依旧站在原地,胸腔传来的阵阵恶心让顾青黎在也顾不上什么,赤脚下地快速冲向卫生间,很快,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呕吐声。

第2章 如果你愿意

慕易沉站在门口,听着里头的声音眉头又拧紧了几分。

“你……经常这样?”

浑身无力,顾青黎整个人蹲坐在马桶边,脸色看起来更加的苍白,额前的发丝混着汗水有一些粘在额头上,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听到身后忽然响起的声音,她转过身去看了一眼,有气无力。

缓缓点了点头,语气中带着些无奈和调笑:“按理说到了这个月份不该这样,这孩子大概与众不同。”

慕易沉沉眸看她,忽的想起她在摇椅上那一句:“这小家伙折腾了一夜。”

难道她,每天都要这样吗?

顾青黎没有看到他眸中情绪的微变,缓过来之后借着墙壁的力量站起身来向外走去,只是刚越过慕易沉,脚下一空,腰间一沉已经被人抱了起来,下意识的去找支撑点,胳膊搂住了他的脖颈。

“地上凉。”

慕易沉淡淡的说了一声。

顾青黎脸色微红,但也不可置否,只当他是在意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只是没想到紧接着他又说了一句。

“很抱歉,我不知道他这么折腾。”

顾青黎愣了好半晌,忽的笑出声来,慕易沉脸色微变,将她放在床上问到:“怎么了?”

“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医生说有时候就是这样,体质不同,问题在我。”

才明白过来他刚刚是在代替孩子给自己道歉,顾青黎看着眼前不苟言笑的男人心里莫名觉得失笑,摸了摸肚子笑着解释。

慕易沉刚要说话,门口忽然传来的吵闹声让他眉头一皱,顾青黎也是心里一惊。

“我妹呢,我妹要是出了什么事小爷我跟你们拼命!”

话音刚落,就听到砰地一声,该是门口的人打起来了。

“是我哥,是我哥。”顾青黎赶紧下地就要往外跑,却被慕易沉眉头又是一皱给制止了。

“穿鞋。”外面越来越激烈的打闹好像于他而言无关,长臂一挥将顾青黎挡住,然后走过去拿起拖鞋放在她的脚边,

顾青黎心里急得很,慌忙套上鞋子就往出去跑。

顾青宸脸上已经挂了彩,嘴角带着血渍,但守在门口的人也没好到哪里去,三四个人对一个,竟然也是不同程度的受了伤。

“哼,想对付小爷,再练几年!”顾青宸脸上带着痞痞的笑意,毫不在意自己脸上的伤,刚转过身的时候就见顾青黎慌忙跑出来。

“阿黎,你没事吧,那个混蛋把你搞到医院了,是不是秦家那贱女人又来了。”

一见顾青黎,顾青宸又像是变了个人,眸中冷光藏起,脸色依旧不好看。

“没事,孩子爸爸来了,我一激动,动了胎气。”顾青黎赶紧解释,另一边又很是无奈的去检查他脸上的伤。

“什么?那个混蛋?”一听顾青黎这话,顾青宸情绪突变,此刻慕易沉刚好从病房而出。

“哥!”

顾青黎一声惊呼,顾青宸的拳头已经重重的落在了慕易沉的脸上。

顾青黎都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一拳头,她看着都疼。

赶紧跑上去拉住顾青宸,无奈而又歉意的看了慕易沉一眼,慕易沉眸光淡淡,擦掉嘴角血渍的模样莫名带着一股优雅的完美,朝着顾青黎点了点头,话语却是对着顾青宸。

“很抱歉,是我的责任。”

顾青宸原本还攒着力,只要他还手,肯定要跟他打个你死我活,但是慕易沉这忽然的一句很抱歉倒是然他有些愣住。

转过头看向顾青黎,挑了挑眉道:“阿黎,他是有病吗?”

顾青黎心里松了一口气,无奈的瞥了一眼自家哥哥:“哥,他也是被设计的,事情跟人家无关。”

“无关个屁,种子不是他播的吗!孩子不是他的吗!”顾青宸气急败坏。

这话一出口,顾青黎脸色瞬间大红,就连慕易沉也是嘴角微微动了动。

“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顾青宸白了顾青黎一眼,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松了下去,转过身要离开的时候确实回过头来,没有好气的冲着慕易沉说到:“你,出来!”

“哥!”顾青黎心里明白,顾青宸看着吊儿郎当,对自己这个妹妹却是护的比谁都紧,生怕他再做出什么事情来,从慕易沉门口的那几个壮汉,她就清楚这个男人不简单。

“我一个大舅子能把他怎么样。”顾青宸又白了自家妹妹一眼,看她红着一张脸话都说不出来看向慕易沉:“怎么,怕挨打啊!”

慕易沉听他这话,原本沉着的一张脸竟然嘴角微微翘了翘,转头看了一眼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的顾青黎,跟着他的步子走了出去。

没有听见打闹,没有听见吵架,顾青黎一颗心依旧是悬着的,过了很久,才见慕易沉缓缓走了进来。

见他脸上的伤又重了几分,顾青黎心里一沉,就知道自家哥不会放过人家。

“对不起啊,我哥向来不分轻重,我……”

刚才顾青宸说的话还在脑中坏绕,顾青黎不敢去看慕易沉的脸。

“你不必放在心上,你哥哥对你很好。”

慕易沉的声音难得的带了些情绪,看着顾青黎继续开口:“我既然会对孩子负责,也会对你负责。”

顾青黎愣愣的看着他,缓缓开口:“我哥他,说什么了?”

“男人之间的话,你不必知道。”慕易沉淡淡说着将话题压了下去,顾青黎却总觉得哪里隐隐不对,见他一副冷然的样子明显是不想多说,也就闭上了嘴巴。

“我想回去了。”待在医院百无聊赖,慕易沉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脑工作,这样的情况让顾青黎觉得很有压力,整个人都不自然。

听到她的话,慕易沉缓缓抬头,见她眼中态度坚定,缓缓点了点头:“我送你回去。”

“不必了,我……”

慕易沉并不给她多说的机会,夜风有些凉,他走过来直接将自己的西装披在她身上,声音低沉:“你哥哥说得对,你不喜欢和陌生人呆在一处。”

顾青黎愕然,抬头看他,却见他眼眸盯着前面并不看自己,也不知道顾青宸到底跟他说了什么,顾青黎只是干笑了笑并未说话。

慕易沉送着顾青黎回到小院,一回到屋里,就接到顾青宸的电话。

“老头子说想你了,要视频呢,你回去了没有。”顾青宸吊儿郎当的声音传了过来。

“回了,我现在开电脑。”

听到老头子,顾青黎脸上的表情变得轻柔而又无奈,转过头朝慕易沉指了指沙发的位置示意他坐,一边走到桌前开了电脑。

顾青宸的电话刚挂下,电脑上就传来自家老头的视频请求,顾青黎转身朝远处的慕易沉有些歉意的说到:“抱歉,我爸还不知道这件事……”

慕易沉点了点头,已经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往远处坐了坐,让自己不会出现在视频当中,顾青黎又是笑了笑,这才点了电脑。

那一头,顾涧南和顾青宸两个大老爷们如出一辙,大短裤大背心,顾涧南看到顾青黎第一时间就给了顾青宸脑袋上一个大巴掌怒吼:“你是不是又拿着我闺女的钱去充游戏了!看把我闺女饿的!”

“喂,臭老头子!我的钱不是都给你买装备了吗!”顾青宸毫不留情的反驳回去,两个人不像父子倒像是死党一样。

慕易沉远远坐在沙发上,目光循着电脑面前的顾青黎看去,从他的角度只能够看到她的侧脸,柔柔的长发散落而下,暖黄色的灯光下让她整个人显得异常柔和。

屏幕那头的人,看不到她因为腰部的不适微微后仰用手撑在后面的情况,慕易沉眸光沉了沉。

顾青黎结束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回过头去却愣住了。

原本坐在沙发一角的人,此刻微微后仰靠在沙发背上,薄唇微抿,闭着眼睛睡着了。

有些怔愣的看了看,她还是放弃了叫他醒来,轻轻站起身来,半晌后拿着一条毯子走到沙发跟前,只是毯子刚刚挨到慕易沉,他的眼睫在那一刻猛然一睁。眸光中似乎带着利剑一样刺向顾青黎,一只手直直的朝着顾青黎喉间而去。

顾青黎眸子一紧,脚下迅速向后退去,但是慕易沉的动作太过凶猛,他的手指扣住顾青黎的喉咙,腰间碰到重物,钝钝的疼。

第3章 约法三章

直到面前的女人因为呼吸不畅咳出了声,双眼透出惊恐,慕易沉才忽然反应过来,眼眸中凌厉的光芒在一瞬间消散而尽。

“我送你去医院!”

明白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慕易沉的眼中闪过一丝愧疚,迅速放开顾青黎的脖子,细嫩的皮肤上已经有点点青红,本来就巴掌大的小脸因为紧张和喘不上气来此刻憋得通红。

“不用……”

顾青黎压着嗓子摆了摆手。

“没什么大事,喝点水就好。”

因为刚才的紧张小腹处坠坠的难受,腰间碰到身后的桌角透着明晃晃的疼,顾青黎此刻不想一动半步,就着旁边的椅子缓缓坐下去,指了指不远处桌子上的水壶。

慕易沉眸光晃了晃,听了她的话走过去倒了一杯水过来,顾青黎一饮而尽,微微舒服了些,看了慕易沉一眼,说话的声音中带着轻微的笑意。

“你动作还挺快的。”

慕易沉愣了愣,半晌后声音缓缓开口:“生活所迫。”

四个字,是对刚才事件的道歉,也是向顾青黎解释为什么会被陷害。

木已成舟,顾青黎只是笑了笑并未深究,见他一直打量着自己,站起身来道:“没什么事,放心吧,你要吃些什么吗,我来做。”

“我叫人送过来。”

慕易沉上前一步想要制止她。

“又不是动不了,我哥今天要带老爷子开局,不能过来,不过这边有菜,我来做。”

顾青黎笑了笑,说起家中两个男人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仿佛又柔和了一些。

“开局?”慕易沉眸子微拧。

“打游戏,自从医院回来,我爸就迷上了打游戏非要我哥带他玩。”

顾青黎笑了笑,眼中满是无奈,一边说一边往厨房走。

慕易沉仿佛难以理解他说的话,眼中闪过迷惑,脚下的步子跟着她缓缓前进,见她悄悄揉了揉腰部,眉头一晃。

“你会做饭。”

看她虽然怀着身孕依旧手脚麻利,手下的动作有条不紊的进行,让人看着就觉得赏心悦目。

顾青黎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一笑:“我妈走得早,家里还有两个大老爷们呢。”

她笑着转过身去,一只手很自然的抬起挽过一缕头发。

手机嗡嗡的在兜里响起,慕易沉拿起一看,眉头微微一皱,看了看面前忙碌的女人,走到远处接起,短短说了几句话,回来的时候菜香味已经飘忽在小小的空间里。

“你应该,查过我的资料吧。”饭吃到一半,顾青黎很是自然的提起这个话题,目光明明看着慕易沉。

“很清楚。”慕易沉点了点头。

“秦家既然想要用孩子来拴住你,这个孩子对你也很重要吧。”

顾青黎向来聪明,已然看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

慕易沉微微垂眸:“重要。”

“好。”顾青黎见他这样说,小脸上扬起笑来,慕易沉放下手中的碗看着慕易沉开口:“既然这样,那有些事,还是约法三章比较好。”

面前的这个女人看着温柔沉静,但通过这短短时间的相处,心里已经清楚,这个女人其实聪明的很,她其实已经洞察了所有。

唇角忽的就没意识的翘了一翘,开口道:“你说。”

“我的要求很简单,不能打扰我的家人,特别是我父亲,他大病初愈,不能受刺激。”

顾青黎看着慕易沉,语气柔和却又郑重。

饭菜香柔柔飘在小小的房子里,灯光缓缓沉沉,慕易沉看着面前的女人,那双眼睛如幻如灭一般盯着自己,明明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人,保护器别人来却是一点都不含糊。

“好。”慕易沉看向她,沉沉开口。

自从怀孕顾青黎就很是嗜睡,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才会慢慢悠悠醒来,醒来的时候前一晚住在客厅的慕易沉已不见踪影。

一夜过去,被他昨晚掐到的喉咙刺疼,带着里头嗓子沙哑干痛,撞到桌角的腰部却是传来阵阵凉意。

似乎……是上过药了?

顾青黎皱着眉头一脸不解,撩起衣角斜过头去,目光正好落在了一旁桌子上的药瓶。

只是……

蹭的一瞬,顾青黎的脸就红的不得了,顾青宸要稳住老头子不能过来,昨晚只有自己和慕易沉在这个房子里,拿给自己上药的人就只能是他。

二十三年来,顾青黎从未感觉到自己的脸会烧成这样。

“醒了?”

站在原地看着小小的药瓶顾青黎整个人都不在状态,心脏砰砰跳这平静不下来,正在此时身后就传来慕易沉低缓的声音。

“你怎么又来了?”

顾青黎好半晌才转过身去开口,目光却是晃晃的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秦家已经知道这件事情,难保不会对你下手,我来接你。”

慕易沉话音刚落,床头柜上顾青黎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两个人的目光全部看向那里,顾青黎一笑:“说曹操曹操就到。”

她说着拧了拧眉,秦家人对着自己说话向来不客气,说实话她不想去接。

“接吧,我倒想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家大业大。”顾青黎能够感受到,慕易沉平缓如常的声音中带着微微的怒意。

“那我,开免提?”拿起电话,顾青黎食指指了指屏幕,慕易沉点了点头。

电话一接通,还没有等她开口说话,那一头一道刻薄的声音就已经传了出来。

“你这小丫头倒是胆子大,竟然反咬我们一口,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妄想自己怀了孩子就能嫁到慕家吗?”

顾青黎眉头轻皱,缓缓叹了一口气:“不是我做的。”

“不是你?哼,不是你还能是谁,秦家给你的钱还不多吗,要不是秦家你父亲能活到今天?说不定早就入地了!我警告你,如果慕家找你,你最好看清自己的地位,这件事,死活给我压下去。”

电话那头的老人说话尖酸刻薄,语气很是不客气。

顾青黎嘴角还带着淡笑,只是在听到她说起家里老头子的时候眼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火光,而慕易沉也是同样,那双漆黑深沉的眸子中,此刻仿佛氤氲着一团灰色雾气,好像能吞噬人似得。

“秦老太太,我说过,这件事我毫不知情,而且……”

手中的电话忽然被人夺走,顾青黎看着面前脸上一片阴沉的男人皱眉,却听他开口朝着电话那一头道:“顾家的钱算我借的,我会双倍还给秦家,还有,秦家也应该看清自己的地位了。”

慕易沉话说完就挂了电话。

“就不怕得罪他们?”顾青黎笑了一笑。

“该得罪的总要得罪,你不用担心,跟我走就好。”

顾青黎撇了撇嘴不再多言,只是步子沉了沉刚要开口,就听到慕易沉继续说道:“你哥哥和你父亲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不用担心。”

顾青黎刚提起来的一口气松了下去,指了指转头一个箱子:“我的东西,提走就行。”

慕易沉微微一愣,似乎是笑了:“就这么点?”

“房子是秦家的,我住着不习惯。”顾青黎一边走一边说,走到客厅的时候脚下顿了顿走向厨房:“不过这边的碗碟都是我哥专门买来的,得带走,不然他会生气。”

慕易沉脑海中忽的出现昨晚她做饭时候的模样,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眸中闪出一丝笑意,低声应了一声。

第4章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顾青黎也不扭捏,跟着她走到外面坐到车上,慕易沉打发人进去收拾。

“有钱真好。”

腰部还是不舒服,顾青黎往后痒了仰,让自己能够靠在后背,然后叹了一声。

“嗯?怎么说?”

慕易沉的声音中不自觉的撤去了往常对人的疏离,好像自己第一次看到她的照片,再到第一次推开这个小院的门看到她,再见和家人视频,炒菜做饭,随意而又不扭捏的提出交易,她都觉得和这个女人相处,让自己觉得舒服。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又觉得困意袭来,顾青黎闭上眼睛缓缓说到。

车子缓缓开起,慕易沉低缓的声音才缓缓传出:“你倒是看得明白。”

低低的像是下意识的笑意传来,回过头去的时候见她已然是进入沉睡,微微愣了愣,慕易沉低声朝前头的人道:“开的慢点。”

慕六不敢看后面,只是惊讶于自家少爷对这个女人的看重。

虽知道她肚子中孩子的重要,但少爷能够放下手头的东西亲自来见这个女人,从医院再到回来,昨晚更是推了重要的饭局而选择在这里进餐,更是半夜亲自安排住所,都让他觉得诧异无比。

“少爷……”车子稳稳停住,慕六下车看向自家少爷。

慕易沉只是缓缓摇了摇头示意他离开,慕六微愣,很快了然,转身离开的时候莫名觉得好笑,他从未见过这样小心翼翼让人觉得亲近的少爷。

顾青黎恍恍惚惚醒来,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自己身处何地,眼眸清明后看道身边不甚熟悉的脸,下意识的拳头就朝着那人过去。

“是我。”

慕易沉缓声开口,顾青黎的拳头在离他板寸距离的时候堪堪停下,一脸不好意思。

“抱歉……抱歉……”

见她刚醒来,脸上还带着微红,慕易沉沉声一笑:“胳膊快麻了。”

眉头一皱,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顾青黎小脸蹭的一热,这才发现自己脖颈后面压着的事慕易沉的胳膊。

“你……一直这样?”若真是这样,顾青黎会觉得自己罪过大了。

好在慕易沉摇了摇头,抽出手去淡淡说到:“并未,不碍事。”

对于自己的嗜睡顾青黎有时候也是很苦恼,现在也只能够打个哈哈笑过去罢了。

慕易沉只是在转过身的时候,闻到肩头沾染的淡淡洗发水香味,嘴角微微一翘。

“澜山小筑?”

顾青黎看着头上的门匾缓声读了出来。

“以后你就住在这里。”慕易沉点了点头,随手将门推开。

看着里头低调中透着奢华的院落,顾青黎心中暗叹,若是老头儿看到这样一处院子,指不定又要揪着顾青宸的耳朵耳提面命要他抓紧挣钱买房了。

想到这儿顾青黎没有忍住的笑出了声。

“怎么了?”慕易沉转过身来眉眼微眯。

摆了摆手,顾青黎笑道:“想到一些好笑的事。”她指了指前头的房间:“我住这里吗?”

点了点头,慕六已经拿着行李往进去走,慕易沉指了指旁边的候客厅:“先去这边吧。”

进去了顾青黎眉头微微拧了拧:“这里有人住吗?”

慕易沉过去将桌上的报纸拿开:“我偶尔过来,除此之外没有人回来。”

“你的喉咙?”

见她说话一直带着微哑,目光触及她的脖颈,慕易沉声音沉沉。

“没事。”顾青黎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你的腰?”慕易沉再次询问。

顾青黎猛然顿住,有些不自然。

“怕出什么问题,你睡得沉。”

他开口解释,顾青黎心头的尴尬微微缓解了一些。

他们是如此陌生的两个人,自己现在却怀着他的骨血,这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又带着难以捉摸,自慕易沉出现在自己面前开始,这个想法就一直在顾青黎的心中徘徊。

“谢了。”

顾青黎虽然随了早逝母亲的性子沉稳柔软,但跟着顾家两个粗糙的大老爷们这么久也并非扭捏之辈,别人并非有非分之想,她自然不会抓着事情不放,有些事一笑而过便好。

慕六收拾好一切,顾青黎跟着慕易沉过去看,只是出门的时候没有注意脚下,一个趔哧直直向前而去,扑到了慕易沉坚硬的后背,整个鼻尖都闷闷的疼。

“怎么这么不小心?”慕易沉皱着眉头,眼中情绪一闪而过,顾青黎却是再次红了脸。

能怎么办?

“一孕傻三年,应该提前了吧。”哈哈笑着抽出他手中自己的手腕,顾青黎哈哈笑着解释,慕易沉整个人顿了顿,半晌只是微微叹了一口气。

“我派个信得过的人来伺候你,以后小心些。”

原本是想要拒绝的,转念想了想顾青黎选择闭上了嘴巴。

安顿好一切,见她坐在椅子上又有些犯困,慕易沉内心叹了口气,站起身来离开。

“少爷,秦家那边想要见见你。”

车子开起,慕六开口。

不同于顾青黎所在的时候,此刻的车厢中氤氲着冷然冰森的气息,黝黑深邃的眸子如同暗月照耀下的深潭古井,像是要吞噬黑暗一般,叫人无端的觉得阴沉压抑。

即便慕六跟了他这些年,在这样的气压下还是会觉得有压力。

“告诉他们,恪守本分,安林项目的案子,算是一个教训。”

许久过后,慕易沉的声音低低传来,带着冰冷的肃杀之气。

“您的意思是,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慕六有些吃惊。

“不算,帐慢慢算,不过不是现在。”缓缓闭上眼睛,慕易沉的脑海中莫名出现的竟然还是小小的厨房中,顾青黎一边说话一边炒菜的样子。

恍然睁开眼睛,前头的慕六心里一惊:“少爷,什么事?”

一瞬间的晃神,慕易沉向后仰去闭上眼睛,一只手在鼻梁处捏了捏,淡淡说到:“没事。”

慕六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月色沉沉寂寥,顾青黎做噩梦了。

一身冷汗从睡梦中惊醒的时候,茫然的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响了很久才想起来这两日发生的事情,重重呼了一口气,循着淡淡的月光将实现放在并不算很大的肚皮上,蓦然一笑。

自己现在算不算是母凭子贵?

顺了顺最近发生的事情,才又缓缓睡去,只是这一次搅入乱七八糟的梦境中浮浮沉沉,总觉得下一秒就会一脚踩空跌落而下,睡不安稳。

早上醒来的时候,白皙的脸上顶着重重的黑眼圈。

慕易沉来的时候顾青黎不在状态,懒懒散散像是在原先的小院一般,躺在外头的藤椅上闭目养神,晃晃悠悠的模样像个提前进入老年的老头子。

听闻门开的声音,只是懒懒的掀了掀眼皮,是慕六。

慕六也是愣了愣,懒散还叫人觉得很美的女人自己见过不少,却都是精致妆容下的皮囊,这个怀着身孕未有妆容的女人却像是从骨子里散出来的美。

慕六是来接顾青黎去医院的,说是案例检查,顾青黎只是笑了笑便起身随他去了,一夜没有睡好,头发也懒得梳,随意用手刮了刮就算了事,近日里她总觉得心慌慌的不踏实。

如她所料,到医院的时候慕易沉已在。

慕易沉一看到她这个样子眉头就是一皱,立马问到:“怎么回事?”

顾青黎脚下步子虚虚浮浮,朝他敷衍般摆了摆手:“昨晚没睡好。”

见她就那么小的身体,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慕易沉心下微顿,上前去揽住她的肩膀。

“好受些了?”有了支撑,心头莫名的慌张感消散了一些,顾青宸总说她最近脾气古怪,顾青黎觉得也是,就像她此刻话都懒得说。

见她一副恹恹模样,慕易沉什么话也没有说,带着她往检查室走去。

一番检查下来,早已经受不住困睡了过去。

“怎么回事?”

饶是孕妇嗜睡,慕易沉此刻的脸也是阴沉无比,叫人觉得心慌。

年老的医生却只是眸光带喜看着他。

慕易沉眉头轻拧,转身跟着走了出去。

“我又睡了?”再醒来看到慕易沉在远处工作,顾青黎少了不自然,开口问道。

不知怎的,她总觉得慕易沉此刻看向自己的目光不同于往,带着点点欢喜。

欢喜?

她觉得失笑,很快将这个想法从脑海中剔除,再对上他的眼神,复又看到他沉稳冷然的模样。

予你深爱成瘾-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顾青黎, 慕易沉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97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