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牵姻缘结-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颜雪琪, 古煜

情牵姻缘结-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颜雪琪, 古煜

第1章 死变态

盛世龙腾酒店外。

颜雪琪低头看了一眼短信:

创始大道路北盛世龙腾酒店886包间。

就是这里,没错。

不就是相个亲吗,有必要搞这么大场面吗,还要请她来这种地方吃饭……

万一不合适,岂不是非常尴尬?算了一会还是AA制的好。

酒店门口的保安已经用多疑的眼神看了她半天了,颜雪琪发现自己已经在门口纠结了许久,想了想最终决定还是进去吧。

她已经二十九岁了,至今还是单身狗一只,虽然她自己并不着急把自己嫁出去,但是她老妈看着这个大龄剩女慌啊,于是她只好乖乖跑来相亲。

话说回来,这里真的不愧是市里最好的酒店,里面不管是装修还是面积都不是一般酒店能媲美的,走廊都不知道有多少条,颜雪琪东讯西问的头都晕了,终于在尽头处找到了886包间。

房门紧闭,颜雪琪迟疑了一下,抬手敲了敲门。毕竟是第一次相亲,不紧张的话就鬼了。

房门突然的打开。颜雪琪刚想说让你久等了之些的话,手腕一痛,已经被人强行拽了进去。

咦?房间里怎么一大堆的人。

颜雪琪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满屋子身穿西服的彪形大汉。

这尼玛什么鬼??

将她拉扯进来的男人壮得像头熊,如小山一般杵在她面前,颜雪琪感觉手腕都要断掉了,她用力的挣扎着,一点用也没有,反而把自己疼的眼眶都红了。

“放手啊,你抓我干嘛?”

房间里面的隔门忽然打开,一身白色西装的男人走了出来。

那熊一样的男人没有理她,而是朝着白西装的男人道,“少爷,这个女人怎么处理?”

嗯?这些是保镖?处理……处理我?!

我是来相亲的好不好?这里的人怎么这么怪!我不会被灭口吧?

颜雪琪感觉腿有些颤抖,脸上带着惊慌之色看着白西服男朝她走来。

男人个子很高,在一群人高马大的保镖中间依然显得挺拔。而且还是个大长腿!两三步就到了她跟前。

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寒光让人不敢小看,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要不是这会儿真的好害怕!颜雪琪很想跟这位帅哥说能不能给个电话啊,姐姐带你玩一些羞羞的事情。

嗯...好吧,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这个帅哥看起来不太好惹的样子。

古煜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身材娇小,白皙脸庞上带着惊慌失措的神色,此刻正紧张兮兮地看着他,整个人还在瑟瑟发抖。

他眼神一暗,看着她,“在外面听的清不清晰?”

啊喂听什么啊不会以为我在偷听吧!到底哪里出了岔子,她十分肯定这里没有她的相亲对象。

……当然如果让她和眼前这个帅哥一起吃个饭什么的她还是很乐意的。

颜雪琪都快哭出来了,“大哥,我一个字都没听好不好,我是来找李先生的,这里面一定是有误会……”

大哥?古煜眼神一凝。旁边的保镖会意,手上力道加重。颜雪琪疼得冷汗直冒,“我,我说的都是真的啊,干嘛要骗你!混蛋好疼……”

我是造了什么孽要这样被对待,你个混蛋放开老娘我们大战三百回合!

古煜把脸缓缓的向她的耳畔伸来,带着灼热的气息对她说,“可是,我凭什么相信你?”

颜雪琪略带惊慌的道,“你,你先让人把我放开,我给你看证据……”

感觉到手臂被放开,颜雪琪连忙从包里翻出手机,“你看我是来相亲的,对方约了在这里……咦?!”

短息上的房间号是“886”,而她刚才敲的好像是……888?

手机被人抽走,男人低头看了一眼,还给她,挑眉道,“假若你是故意走错的呢?”

他看得出这女人应该说的是真的。

“……我!”

颜雪琪急得跳脚,在心里把眼前男人不知道捶了多少回,“相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信我打电话证明给你……对了,我带了证件,可以给你看。”她急忙掏出身份证,连同名片一起递给他。

古煜扫了一眼,名片很简洁,只写了“辉煌集团室内设计师颜雪琪”的字样,连同电话号码。身份证上面的照片倒是同她本人不太一样,但不牵扯什么,身份证照一项丑的惊人,她的还算不错了。

想了想,他抬手将她身份证丢给保镖,“一礼拜后会派人还给你。但是在这一个礼拜内有人泄露这里的谈话内容,我就算到你头上。”

颜雪琪对上他骤然变得冰冷无比且威胁意味十足的双眸,她不由得狠狠打了个冷颤。

有人替她打门,做了个“请”的手势,礼貌但不容拒绝。

颜雪琪生平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做“敢怒不敢言”。她看了看周围这些体型高大的保镖,想了一下提出抗议的后果,最终还是选择放弃要回自己身份证的打算……

行行行,你是小公举……惹不起你我躲还不行么!

坐在好不容易找到的886号包间里,颜雪琪再一次觉得,今天出门绝对没有看黄历!

“颜小姐身材很好嘛,平时挺喜欢运动?”

对面男人眼神乱瞄着,一面往她身边挪了挪,一面将手若无其事地搭在了她身后的椅背上。

“是啊。羽毛球网球自行车空手道什么的……都挺喜欢。”

颜雪琪随口应付着,刻意将“空手道”三个字放在了重音上,希望能起到一点威慑作用。嗯,虽然她压根就没学过什么空手道。

谁知道网上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人,竟然是个喝了酒就满口荤段子的猥琐大叔!

看情形,她再不想想办法,就要有麻烦了。

“空手道啊!”

男人猥琐的笑道,一只手已经在悄悄地往她胳膊上揽。

“刚好我也练过一点,有空切磋一下?”

颜雪琪脸色一僵,心想这下糟了。她敷衍地笑了笑,竭力压制住内心的厌恶与恐慌,目光扫向包间门口,思考待会如何逃走。

“别紧张呀,颜小姐。”

男人奸笑着凑上脸来,另一只手试图强行揽住她。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放松点。”

又粗又黄的手搭上她手臂,颜雪琪立刻感到一阵恶心。她再也忍不住,一把将他推开,站了起来,“不好意思,李先生,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了。”

正要拎起包离开,手腕却被人狠狠抓住,猥琐男人跟着她站了起来,颜雪琪后退一步,却被他一把揽住腰间,半搂半拽地扯过去,捂住了嘴巴。门却忽然打开了,服务生端着盘子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颜雪琪趁机拼命挣扎起来,发出“呜呜”的叫喊声。

中年男人恶狠狠瞪了她一眼,又冲着服务生喊道:“看什么看?没看见我和我老婆亲热呢?”

服务生显然被吓了一跳。能来这种地方消费的人他惹不起,于是默默把盘子放下退了出去。

颜雪琪却抓住机会,拿起盘子将一整碟菜全扣在男人身上,随后狠狠踩了他一脚,快速冲出了房门。

中年男人低声咒骂了一句,立马了跟上去。

颜雪琪头也不回,沿着长长走廊飞快跑着。高跟鞋却忽地一扭,她一下子跌倒在地。

“嘶……”膝盖传来一阵疼痛,颜雪琪一手撑着地,却没能站起来。

一双长腿出现在视野里,颜雪琪抬起头往上看去,然后惊得一下子坐回地上!

这男人……就是刚才抢走她身份证的那个!

她刚刚还在祈祷着再也不要见到他。所以这会儿算是幸运还是倒霉?

她忽然好想哭。今天一定是出门忘了看黄历。

男人低头,在颜雪琪身上停了一秒,然后准备绕开她。

“……”颜雪琪立马慌神,一把抱住了男人的腿。

“救救我……有人在追我!”

好歹两人算是有过“孽缘的!”

千万别见死不救啊!颜雪琪选择性无视掉男人嫌弃的目光,紧紧的抱着他的腿不放手。

身后脚步声近了,猥琐男人气喘吁吁装作恼羞成怒的道“在外面偷完人还想跑?看我不打死你!”

俊眉一皱,他抬眼看向对面的猥琐男人。对方接触到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感觉身上一冷,但嘴里还是嚷嚷道“我在管教我老婆,你少特么多管闲事,赶紧滚开!”

古煜目光顿时沉了下来,眼底闪过一丝冰冷的厌恶,冷笑一声。

“你是个什么东西,这样和我说话。”

猥琐男人一愣,还没来得及说狠话,四周已经围了一圈人,个个身材魁梧,足足比他高出半个头。

颜雪琪几乎是热泪盈眶地看着猥琐男被强行拖走,嚎叫声渐渐远去,不知道在哪里忽地戛然而止。

感觉到自己抱着的那条腿动了一下,颜雪琪立马松开,讪笑着道“那个,谢谢你了啊。”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

颜雪琪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去,这才发现自己身上上沾了一身的污渍在浅色衣服上格外明显。上衣领口还在刚才的慌乱中扯开一半,险些就要露出双球。

简直窘迫得不能忍受!

第2章 熊孩子打架

颜雪琪猛地一下反应过来,连忙捂住胸前,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而那男人早已经走远了,再没看她一眼。

她其实很想上去问问他,可不可以把身份证还她,但回想起那冷冰的眼神和毫不留情的作风,颜雪琪咽了咽口水把快想说的话压回去。

身份证和小命,显然是后者重要啊!

揣着一肚子的苦水回到住处,颜雪琪的心神终于彻底放松下来。她打开公寓门走进去,懒得开灯,甩掉了鞋子,整个人扑在沙发上瘫软下来。

这一天简直就像做了一场噩梦!

过了好一会,颜雪琪才重新缓过神来,长出一口气,起身去找衣服。她摸黑找到睡裙,又将白天穿的衣服准确地丢进了不远处的篮子里。

早就习惯了不开灯在屋里转来转去,这会儿室内唯一的光源是窗外忽闪忽闪的灯火,微光照出周围家具模糊的样子,反而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颜雪琪租的公寓面积不是很大,但却五脏俱全,两室一厅带卫浴和厨房。采光也是极好,再加上不错的地段,当时她纠结了好久,最后咬咬牙以“刚发了奖金”为理由租了下来。

事实证明这还算是个不错的决定。虽然房租花去了大半工资,但在这里几年来,居然让她对“单身也是种幸福”多了许多莫名其妙的见解。

一个人也挺好的,屁事没那么多。

想当初她很怕黑,但那时总有一个人紧紧抱着她,在她耳边说“别怕,我在”。如今那个人早已离开,她却也不在惧怕黑暗。

想来想去从前也不是真的怕,只是给自己找一个对他的依赖的借口吧。

叮叮叮

电话铃声骤然打破了房屋的宁静,颜雪琪走过去拿电话,但动作太大扯到了白天磕碰的地方,她龇牙咧嘴地接起电话,“小甜?”

陈小甜在那头大呼小叫的道,“雪雪啊,明天能不能帮我个忙啊?”

颜雪琪借着窗外的光看到腿上已经青紫一片,无声哀叹。她一边拿着手机,一边去翻找着药,“怎么了,什么事?”

“学校里有个老师生病请-假了,暂时没办法来上课,你帮我带一下午钢琴班的学生呗。都是五六岁的小屁孩,还在学入门级的东西,你能搞定的。”

陈小甜是颜雪琪二姨家的女儿,两个女孩子年纪差不多大,又在一个中学读书,关系也就格外的好。她说的学校,是二姨私人开的艺术学校,周末和节假日才有课,但学生倒是不少。颜雪琪闲暇时也会过去帮帮忙。

“可以啊。反正明天我应该没什么事。”

颜雪琪一边答应着,一边用棉签上药。

陈小甜冲电话抛了一个腻死人的“mua”,随后像是想起什么,语气也变成了强烈的八卦色彩,“听小姨说你今天去相亲了?怎么样怎么样啊,是不是遇到你的真命天子?”

“我呸。”

颜雪琪想起来那姓李的猥琐大叔,顿时觉得一阵恶心,“什么鬼真命天子,那人就是个垃圾色情狂,我都差点被他占了便宜。”

要不是那个冷酷的男人,她可能真的要交代在那了。脑海里忽然闪过那张英俊的脸,颜雪琪忽然有些恍神。

虽然早过了对帅哥犯花痴的年纪,可那男人却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啊呸呸呸,她难道是当单身狗太久了啊,连这种暴力倾向严重的都开始留意了。

“我早就跟你说相亲网上的不靠谱啊,你就是不听!”

陈小甜恨铁不成钢的道,“你就是再无所谓也不能对自己的终身大事这么随意啊。”

颜雪琪苦笑一声。

“要不是我妈逼着我去相亲,我觉得自己一个人生活也挺好的啊。”

陈小甜急得翻白眼。

“喂喂喂你都二十九岁了啊!难不成你还想为陈泽那个渣男一辈子守身如玉?!”

手里动作一顿,棉签划到了伤口处,钻心的疼痛传来,颜雪琪缓缓抱住膝盖,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她以为这几年来,自己已经变得足够坚强勇敢,就算偶尔想起,也不会再有太多的情绪。

可是当那个人的名字被这么直白地说出来,她才发现,原来的伤口没有愈合,只是刚结了一层薄薄的痂,轻轻一拎,就是血淋淋的一片。

陈泽……陈泽。

曾经这两个字被她翻来覆去地念叨着。

“雪雪?”

陈小甜听到那头忽然沉默下来,不禁有些慌乱的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提起他的……”

颜雪琪抬起脸来,抿了抿嘴。

“放心啦小甜。不谈恋爱怎么可能是因为他,我早就不是当年的颜雪琪了。”

从那个人悄无声息离开的那天起,她就再也不是从前的自己了。

……

午后灿烂的阳光穿过透亮的落地窗投进室内,窗前一只雪白猫咪缩成了一个球,慵懒地打了个哈欠,继续午睡。

“我要带棉花糖去学校。”

小姑娘软软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不容置疑的口气。

她面朝卧室里的大镜子站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闪着狡黠光芒。小姑娘穿着一件粉色泡泡袖的小裙子,身后女仆正帮她系着腰间的带子。

“不行的,小小姐,棉花糖不能带进教室的。”

女仆蹲下来帮她整理好衣服,然后就要牵着她往房门外走。

“要走啦,少爷还在门口等着呢。”

小姑娘一下子挣开女仆的手,跑过去将猫咪抱了起来,刚跑出房门,清冷男声在头顶上响起。

“古思妤。”

古思妤不由抖了一下,家里人都喊她思思或者小小姐,她唯一害怕的就是这个从来只喊她全名的人。

但她还是抱紧了怀里的小猫,低着头没有吱声。

古煜微拧了下眉,弯腰将那只舒舒服服团在古思妤怀里的猫拎着脖子提了起来,顺手丢给站在一旁不敢作声的女仆。

古思妤本能地想要提出抗议,但一对上他淡淡的眼神,话出口也变得非常没有骨气,“爸爸,我要让棉花糖陪我去上钢琴课嘛。”

古煜直接无视掉她小小声的建议,长腿迈开,只留给她一个修长的背影。

古思妤小短腿费力地跟在后面,还在试图挣扎,“那帮小孩子真的很无聊,还没有棉花糖可爱,我才不要和他们玩……”完全忽略掉了自己也是个同龄的“小孩”的事实。

眼见着古煜完全没有理她的意思,古思妤小嘴一扁,眼泪就涌上来,“爸爸和他们一样讨厌……呜呜呜。”

古煜头有些疼地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小姑娘带着泪水满脸期待地看着他,于是蹲下来,让她直视他眼睛。然后一字一句道。

“不可以。”

“……”

生气!更生气了!

古思妤气愤地瞪着他,然而这点小情绪对古煜半点威慑力都没有。小姑娘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于是决定妥协。

“那放学你要来接我。我不要小钱叔叔接我。”

古煜考虑了一秒,颔首。“好。”

……

颜雪琪一脸纠结地盯着手机屏幕,上面“老妈”两个大字十分瞩目。最后她终于下定决心,带着面对现实的心思按下了接听键。

果然,那头颜妈妈独有的大嗓门在耳边吵吵开来。

“雪雪啊,昨天相亲怎么样啊?有没有谱啊?啥时候能领回家让妈来看看?”

后视镜里司机明显一副要笑的喷出来的表情。

颜雪琪一头黑线。

“那人一点也不靠谱,已经被我拉黑了。”

颜妈妈“呦呦”了两声,“你看看,我就说还是熟人介绍的比较稳妥吧,妈妈前两天有个同事啊……”

颜雪琪飞快地打断。

“相亲的事过两天再说,我要去学校帮忙了,先不说了啊,回见。”

“你这孩子……”颜妈妈嗔怪地嘀咕了一句,随后又道,“那你别忘了晚上回家吃饭啊!”

随口应了一声,颜雪琪迅速挂断了电话。车子已经稳稳停在艺术学校的门口。颜雪琪走了下来,恰巧看见一辆惹眼的玛莎拉蒂朝着相反的方向绝尘而去。

她暗自吐了吐舌头,心想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少爷小公主被送来,千万不要在她班上,她可不希望遇上什么难伺候的主。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颜雪琪刚一踏进教室门,就看见暂时维持纪律的年轻老师如获大赦般迎上来,看颜雪琪的眼神就好像在看救世主一般,“颜老师,你可算来了。”

憋在心里的半句话是总算有人过来料理这帮熊孩子了……

不用她多说,颜雪琪已经被屋里的吵闹声和小孩子的哭喊声震得脑仁都疼。她深吸一口气,走进门去。

教室前面摆着两架钢琴,本来剩余的空间应该是整整齐齐摆放的小椅子,但这会儿歪的歪,倒的倒,七零八落地散了一地。一群小孩子聚集在教室中间,叽叽喳喳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颜雪琪一眼就看见了两个肇事者。站在那儿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胖男孩脸上被抓出了一条浅红色的印子,而对面正朝他怒目而视的小姑娘,辫子歪歪扭扭地散开一半,漂亮的粉色纱裙也被拉扯开了一条口子。

颜雪琪走过去,先是看了看小男孩脸上的伤,确定没什么事才回过头来问道,“这发生了什么事?”

第3章 你并没亲姐姐

刚安静了十几秒的小孩子瞬间又炸开锅,争先恐后地向老师打着小报告。

“是她先打的他!”

“不对,是他先说她没妈妈的!”

“古思妤都差点气哭了!”

“胡说,吴小胖才是真哭了……”

“……”

颜雪琪感觉太阳穴突突的直跳,于是拍拍手让孩子们先安静下来,随后叫了一个值班老师来领小胖子去搽药,自己带着小姑娘回了办公室。

“你叫……古思妤对吗?”

颜雪琪回忆着刚才乱糟糟的一幕,隐约记得这个名字好像被提到过。

小姑娘并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看着被扯坏的裙子一角,湿漉漉的眼睛垂下去。小脸上布满泪痕,满是不合年龄的倔强神情,像是只受了委屈的小猫。

好可爱啊。

颜雪琪的心一瞬间就被萌化了。伸手帮她擦了擦眼泪,然后耐心地道,“你告诉我为什么和他打架,我帮你把裙子补好,怎么样?”

古思妤明显被说动了,但还是犹豫了一下,才小声说,“裙子是我爸爸给我买的,他说妈妈最喜欢的就是粉色……但他们说我没有妈妈,可我妈妈只是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我,我才不是没有妈妈的小孩子……”

小姑娘说到后来,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刚才一路维持的坚强早就无影无踪,开始一抽一抽地哭起来。本来就是粉妆玉砌的小女孩儿,这会儿像是受了天大委屈般的模样更是让人心疼。

颜雪琪心一下子软了。原来是单亲家庭……想来只有爸爸怎么都不会照顾得太细致,尤其是顾及到小孩子的情感。

古煜将车停在路边的时候,古思妤正好拉着颜雪琪的手,一蹦一跳地走出来。

颜雪琪个子不算很高,但十分纤细,被旁边萌哒哒的古思妤衬托着,更显得亭亭玉立。她侧着头和古思妤边说话,一边伸手挑了一下垂落到脸侧的长发。

古煜注意到古思妤穿的裙子跟来时不太一样。裙摆一角似乎是了开了一条口子,但被人巧妙地重新设计,松松地牵上去,直到腰间的蝴蝶结。

好像感觉到古煜的目光,颜雪琪忽然抬起头来朝这边望了一眼,然而视线又很快的移开。

古煜坐在黑色的车窗后静静看着不远处的两人。薄唇微微抿成一条凛冽的线,侧脸英挺,墨镜遮挡下的面庞看不出表情。

直到车门忽然被打开,紧接着又“砰”地一声被关上,古思妤一扭一扭地爬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爸爸,我给你说……”

她伸展开两条短短的小胖腿坐在座位上,。

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

她表情严肃让古煜将注意力收了回来,落在了她身上。

“你看到刚才送我出来的那个漂亮的姐姐了吗?”

古思妤掰着手指头皱着眉道。

“我怀疑她是我的亲姐姐。”

“……”

古煜眼角一抽看了她一眼,然后发动了车子。

“真的啊!”

看到自家爹地完全无视掉自己说的话,古思妤着急起来,“我见过我妈妈以前的照片,和这个姐姐特别像。不信你自己看啊。”

她扒着车窗往外看,颜雪琪已经招手叫了一辆车。

嗯。古思妤满意地点点头。她看过太多电视剧里的情节,反正长得很像的都是失散多年的亲生母女,那个姐姐也一定是这样的。

古煜顺着她的目光望了一眼。不知为何,他忽然觉得,不远处正打开车门坐进去的那个女孩子,侧面看来五官倒真的同古思妤有几分相似。

“是吧是吧?”

古思妤一脸得意。

“但是,你并没有亲姐姐。”

古煜收回目光,指出古思妤逻辑上的根本错误。

啊?!

古思妤小脸顿时皱成一团,有些失望地坐回位置。但终是小孩子,不一会儿就把“自己根本没有姐姐”的现实抛到了脑后,将注意力放在了古煜的手机上。

古思妤埋头认真地玩着手机上的游戏,忽然手机响了一声。有消息弹了出来,她抓抓头发,想也没想就点开,然后秀气的眉渐渐拧在了一起

“奶奶怎么又给你发小兰阿姨的照片啊。”

古煜只“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古思妤瞧着对话框里刚发过来的那张图片。

那是一个年轻女孩的照片。蓝色露肩连衣裙,下摆是繁复的,衬着修长白皙的,鞋跟高到快要立起来。背景是一片干净澄澈的碧海蓝天,那女孩伸手撩着被风吹起来的长发,姿态优雅,笑容矜持带着几分高傲。

古思妤却完全不在意这些,她看着照片里人的脸,不满意地嘟囔

“我就是不喜欢她。她看起来总是凶凶的。”

小兰阿姨总是化很浓的妆,还涂鲜红色的指甲,好像电视里面的坏女人。而且她明明每次都不想陪自己玩儿,可爸爸一来就做出一副很热情的样子。

古思妤用力撇了撇嘴。哼。她才不稀罕让小兰阿姨陪她玩呢。

古煜淡淡道,“但是你奶奶喜欢。”

“嘶”稚嫩的童音小小抽了口气,“你要娶她?”她原来就听见过爷爷和奶奶提起过,奶奶还趁爸爸不在的时候偷偷问她想不想要小兰阿姨做妈妈。但她每次都一本正经的拒绝了。

古煜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古思妤抬起小脸望着他的侧脸。五岁小孩子尚未形成完整的审美,但已经模模糊糊有了“好看或者不好看”的概念。在古思妤心里,她的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男人,也是最最最好的爸爸。

反正她才不要把爸爸让给这个看起来一点都不好的女人。奶奶喜欢也不可以。

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微微的黑了,古家宅子灯火通明。古煜走进门,一眼就看见了玄关处两只宝蓝色的尖头高跟鞋,目测鞋跟足有15cm。

他还没说话,倒是身后紧跟进来的古思妤先是吐了吐舌头,然后满脸疑惑地问,“爸爸你说小兰阿姨整天穿那么高的鞋子还走那么快,都不怕崴脚的吗?”

古煜挑挑眉,不予评价。

果然客厅里沙发上多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和古老太太火热地聊着天。许小兰听到两人说话的声音,转过头来朝古煜妩媚一笑,“煜哥,你回来了。”

古煜冲她点点头,算是招呼。

古老太太笑呵呵地看着儿子。

“小兰前两天刚去德国旅游回来,我给你发了照片看到没?这孩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许小兰脸上一红,娇嗔道,“伯母……”眼神却不住地往古煜身上看去。

古煜已经外套和领带脱去,衬衫领口松松地几颗扣子,袖子挽起一半,露出半截洁白肌肤而修长有力的小臂。

这就是她日思夜想,发誓要得到的男人。许小兰出神地看着,脸上浮起了笑意。

古煜“哦”了一声,注意到古老太太充满威胁的眼神后,目光在许小兰身上落了一秒,然后道,“那玩得怎么样?”

许小兰有些惊喜,古煜很少主动和她搭话。她抿嘴露出一个羞怯的笑容,“还好啦,那里是很漂亮,本来是打算过一段时间再去北欧那边转转的,只是异国他乡的,一个晚上住酒店还是有点害怕的……”

往下没再说,不过这意味已经很明显了。

古老太太笑眯眯地,“这好说,下次让煜儿……”

“下次去的时候跟我说一声,我安排人在那边接待。”

古煜出声,打断古老太太的话。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朝边看着手机边往嘴边送了一勺冰淇淋的古思妤皱眉道“都该吃饭了,你怎么还在吃这个?”

古思妤嘴里塞的满满的,不过仗着奶奶在身旁,给了自家老爹一个奶奶宠我你能拿我怎么办的小眼神。

许小兰正因为刚才的暗示被古煜不冷不热挡回来而尴尬呢,这会儿急忙转移目标,摸了摸古思妤的小脑袋,“少吃一点哦,小心待会肚子疼。”看见古思妤低头发消息的样子,于是附身凑过去,有意地将微敞开的领口朝向古煜的方向,“思妤给谁发短信呢呀,这么认真的?”

看见许小兰凑过来,她急忙把手机放到身后,“没,没什么。”

古煜看了一眼,手机振动两下,有短信进来,闪着微光的几个字“雪雪姐姐”。

颜雪琪低头看着刚收到的短信,“姐姐啊,你什么时候不上班呢?我可不可以找你出来玩啊?”

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了一抹笑意,眼前浮现出古思妤拉着她的手欢快地叽叽喳喳的模样。她一边回着信息,一边推开家门走进去。

颜爸爸和颜妈妈住在离市区稍远的小区,颜雪琪上班时都住在自己租的公寓,一般周末才会回家吃饭。

刚进了家门,感觉有人走过来,颜雪琪抬头看去,一下子僵在了原地。

“雪雪。”

情牵姻缘结-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颜雪琪, 古煜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50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