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是薄情亦动人-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夏初雪, 薄一风

任是薄情亦动人-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夏初雪, 薄一风

第1章 天翻地覆

“好热!”

浓烈的醉意,让夏初雪浑身发烫,难受得如同被架在火炉上面。

迷糊之中,她抱住一个宽大的身躯,就像沙漠中找到水源,缠了上去。

宽大身躯突然扑过来,反将她压在身下,铺天盖地的荷尔蒙气息扑鼻而来。

一道清凉袭来,夏初雪不由闷哼一声,想要呼救,但她的香唇却被紧紧堵住

……

等夏初雪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她恢复了意识,感觉浑身酸疼,翻了个身,发现腰间有什么温热的物体,下意识掀开被子一看,竟然是一只男人的手。

大脑飞速转动,她回想起自己喝醉后的种种,再猛地看向身边……

“醒了?”

博一风?

夏初雪倒吸一口凉气,使劲眨了眨眼,“薄一风,你……”

“我睡了你。”男人抽了抽嘴角,全然不当回事,他这无谓的表情刺痛了夏初雪,她顾不上解释什么,也顾不上质问,慌乱地穿上衣服,逃一般地离开了那里。

怎么办怎么办,我竟然在婚礼前一天……出轨了?而且出轨对象竟然还是博一风,我是疯了吗?

夏初雪心神不定地回到公寓。

“嗯……亲爱的,你太厉害了。”

路过试衣间,她听到里面有动静,便好奇地停下了脚步,在听清内容后一下子红了耳根。

“宝贝儿你太迷人了。”男人沙哑的声音充满情欲,夏初雪皱了皱眉,感觉有些熟悉。

“颖儿,是你在里面吗?”她敲了敲门。

明天是她结婚的日子,闺蜜颖儿最近都住在这陪她。

“啊……初雪,你回来啦。”女人的声音性感无比,一个翻身爬到了男人身上,挡住了男人的脸庞,而且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

“我男朋友来了,实在不好意思。”见夏初雪不说话,颖儿强调了一下,声音波荡起伏,一听就是在那啥。

“宝贝,你可真是让人欲罢不能。”男人突然坐起来抱住颖儿,那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夏初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轰隆隆——

林瞬希!

“你们……”

“那你爱我还是爱她?”很快,颖儿勾上男人的脖子,抬起大长腿就要缠上去。

“当然是你了,她哪有你风情万种呢。”林瞬希贴着女人的胸脯,有再次动情的趋势。

夏初雪径直走上前,冷冰冰地呵斥,“狗男女,你们这样对得起我么?”

她万万没想到,最好的闺蜜竟然和未婚夫有一腿,而且还光明正大地在她家里。

“初雪,你怎么……”林瞬希先松开了颖儿,不可置信的模样。

“啪——”夏初雪一巴掌甩过去,“混蛋!你被开除了!”

“初雪你听我说……”林瞬希抓住她的胳膊,眼巴巴地想解释,但被颖儿一把拽了回去。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夏初雪,就是你看到的这样,我们在一起很久了,他最爱的人是我,娶你不过是逢场作戏。”颖儿趾高气昂地挑衅,全然没了以往姐妹情深的模样。

“逢场作戏?”夏初雪嗤笑一声,将眼眶的酸涩感憋了回去。

“要不是你爸,瞬希会看上你?”颖儿补刀。

“这是你自己的心里话吧。”夏初雪眯起眼睛。

“不然呢,没有你爸,你算个什么东西?就靠你妈当年那点施舍,还指望我对你忠心耿耿?”颖儿向前一步,咄咄逼人。

她的话戳中了夏初雪的伤痛,夏初雪忍不住指着她破口大骂,“你个白眼狼,亏我妈当年可怜你。”

“够了,她利用帮我的名头显摆那么多年,装出一个慈善家的姿态。那点施舍我根本不稀罕,走到今天全靠我的本事。”颖儿突然很暴躁,试图推搡夏初雪。

就在两人争执的时候,门铃突然响起来。

三两下没人理会,外面开始“哐哐”砸门。

“检察院执法,请里面的人配合开门,开门!”这个声音很严厉。

“什么?”

“什么?”

夏初雪和颖儿同时瞪大了眼睛,都不明所以,再看看旁边的林瞬希,一脸慌张。

“再不开门按照妨碍公务处理。”门外又一句冰冷的警告。

夏初雪率先反应过来,在林瞬希还来不及逃跑的情况下打开了门,看到门外黑压压的人,她有点惊讶。

“你们……”

一句话还没问出口,那群人直接冲着林瞬希走过去,问完名字便直接带走,连解释的机会都没留。

颖儿在后面追了很远,无济于事。

她又跑回来,苦苦哀求愣在原地的夏初雪,“初雪,你救救瞬希,他可是你的未婚夫啊,不能就这么把前途葬送了。”

“我怎么救?”夏初雪有些懵,明天就是她结婚的日子,可今天却发生了这么多事。

“你爸,去求你爸,只要你肯服软,你爸绝对会帮忙的!”颖儿死死拉着夏初雪的手,全然没了刚才那副趾高气昂的模样。

她心里十分惶恐,林瞬希万一真的摊上事,她后半辈子的幸福可就搭进去了,这棵大树绝对不能倒下。

“李颖,人要脸树要皮,你马上滚出我家,从今天开始,林瞬希和你,都与我无关。”夏初雪推开她,决断地下了逐客令。

关上房门,夏初雪把自己蒙进了被子里,这一切太戏剧化了。

一夜之间,什么都没了。

真是破天荒的笑话。

而且就好像上天看到了她的遭遇一般,林瞬希被抓了。

傍晚的时候夏初雪被颖儿的哭喊声吵醒。

夏初雪头疼地开门,看到颖儿哭成一团,跪在地上求她救救林瞬希。

“你还在这干嘛?”夏初雪冷声道。

“初雪,都是我不好,我知道错了,但我是真心喜欢瞬希的,他如果出了事……我真的就不活了啊!”

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夏初雪有一点点不忍。

林瞬希是背叛了自己,可她想到今天早上从别人的床下来时,她又何尝不是背叛了林瞬希?

可是想了想,为什么是博一风。

昨晚是酒会是她闺蜜跟她一起的,然后喝了一点酒就开始发晕了,这明显不是她的作风。

或许从一开始就是设计好的,她才是最终的受害者。

于是,她再次沉下脸来,“我说过,你们俩都和我没关系了。”

“初雪,你真的要逼死我吗?”颖儿突然站起身,双手握拳,死死地瞪着她。

“如果我死了,你会帮他吗?”

“胡闹。”夏初雪转身想离开,可就在转身的瞬间,听到身后“砰”一声,颖儿径直撞在了桌角上,额头上渗出汩汩鲜血。

“你真是……”夏初雪皱眉,顿时心软了。

这是她从小的伙伴,现在竟然为了一个男人自残。

“我会去试试,这是我最后帮你一次,以后我们再无瓜葛。”夏初雪将昏昏欲坠的颖儿扶到沙发上,随即打了120。

她知道这是苦肉计,但往日的情分让她忍不住往圈套里钻。

罢了,最后一次。

晚上,她回了那个所谓的“家”,婚礼不能举办,总要说一声。

“哟,明天就是别人的新娘子了,怎么今天还往家跑啊?”一进门,后妈李春晓就开始了哔哔模式。

夏初雪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走去书房,以往这个时间,父亲都会在书房批阅文件。

刚推门进去,话还没来得及说一句,一个茶杯凭空砸来,在夏初雪面前炸开。

她惊得脸色煞白。

“混账!你这个不孝子,老子的脸都被你丢尽了。”夏书桥一脸怒气,胡子都一撇一撇的。

“看来你都知道了,那我走了。”夏初雪垂下眸子,收起眼底的失望。

以后这个家,想必也不用回来了,他们一家三口会生活地很好。

“你给我站住。”夏书桥追上来,一把拉住她的胳膊,甩手就是一巴掌。

“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不该给我一个解释?还有,你这是什么态度,一点教养都没有。”他的痛骂,完全没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

“他被抓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和你解释?”夏初雪捂着发疼的脸,有些懵。

“他是你的未婚夫,夏家若不能和林家顺利联姻,会损失多少你知道吗?”夏书桥唾沫星子喷的满天飞。

“我不可能嫁给林瞬希,你这么想要这个女婿,把他从牢里捞出来不正好,你还有个宝贝女儿,去跟他结婚吧。”

夏初雪扯了扯嘴角,咄咄逼人。

一转眼正好看到门外的夏茉莉,看好戏一般地望着她。

“你……简直胡闹。”夏书桥收了手,他的神情表达出一句话:他才舍不得将小女儿嫁出去。

夏初雪懒得待下去了,不管他在后面怎么骂,飞一般跑出了家门。

虽然那样说,但她猜到父亲不会管这件事,所以她还得自己去找人帮忙。

联系一通,她发现这件事很不简单,而且和薄一风脱不了干系。

咬了咬牙,第二天夏初雪硬着头皮找上门。

“怎么,回过神来想要补偿费?”薄一风坐在大班椅上,讽刺地看了她一眼,紧接着点燃一支雪茄。

第2章 找上门

夏初雪攥紧了拳头,他这样想她,她一点都不意外。

“我来找你,是想问点事。”半晌,她才艰难地说出这句话。

“如果问你是怎么爬到我床上来,怎么求我何欢,那恕我无法回答。”男人吐出一拳烟雾,朦胧里看不透他的神情。

但听这话就能猜出来,他是多么的得意!

“我不是故意的。”夏初雪脸颊红透了,下意识裹紧了衣服,却依旧感觉自己一丝不挂。

“我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想要赔偿的话,一分没有。”薄一风俊脸一冷,显得格外正经。

夏初雪极其无语,不想再和他纠缠这件事,直接开门见山。

“听说你和林瞬希的案子有关,希望你能伸出援手,捞他一把。”

天知道她鼓足多大的勇气求他。

谁知薄一风听完,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仰天大笑。

“这就是你陪我的理由?”

“薄一风,你就高抬贵手放过他吧。”反正都这样了,她也没什么脸了。

“你有什么资格求我?他又有什么资格让我帮忙?夏初雪,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摆不正自己的位置。”

薄一风突然暴怒,从椅子上坐起来。

小女人身子颤了颤,“你开个条件,怎样才能帮忙。”

她只是想赶快解决掉这件事,以后自己躲到一边,再也不要和他们纠缠。

“为了你出轨多年的未婚夫,你竟肯这样低三下四?”男人声音极其地冷。

“薄一风!”她忍不住低吼,但又很快住了口,把他惹急,没有什么好下场。

“我说错了么?你不是想为他牺牲么,好啊,你取悦我,把我伺候高兴了,我就帮你。”

薄一风解开胸前两个扣子。

“你……”夏初雪又羞又恼。

“不好意思了?你昨晚不是挺放的开么?”男人嗤笑,走到她身边,一把搂过她的腰肢,和自己紧紧贴合。

原本只是逗弄她一下,没想到那柔软的触感竟如此迷人,他动情了。

“薄总,这是办公室,请你自重。”夏初雪挣扎。

“你不想为爱献身了?”这话格外讽刺。

“博一风,我知道你记恨我以前的事,但那不是我……”夏初雪深吸一口气,想要解释清楚。

“你给我闭嘴!”这等于按到了男人的爆发点,他猛地将女人推开,夏初雪没有防备,磕到了桌角上,脸上有些痛苦。

男人眸光闪了闪,没有去扶。

“一风啊,我……”这时,办公室门被推开,一个满面春风的男人走进来,看到眼前的场景有些惊愕。

他是慕天凌,薄一风未来的大舅子。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有客人。”随后他想要退出去,但被薄一风留住了。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夏初雪爬起身想要离开,尽量低着头,但还是被发现了。

“初雪,你怎么了?”慕天凌拉住她的胳膊,“你脸色好苍白,生病了?”

“慕大哥我没事,谢谢。”夏初雪小心翼翼地说,眼角瞥到薄一风的脸色很不好看。

“一风,你和初雪认识啊?”慕天凌好奇地问。

“她来面试的。”薄一风黑着一张脸,“夏初雪,你被录用了,明天来上班。”

啊?

夏初雪惊讶地看着薄一风,但他的眼神告诉她,不能再多说话!

于是她只好点点头,乖巧地走出了办公室。

“一风,这是我新得的茶叶,给你带点,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慕天凌紧随着夏初雪出门,这让薄一风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必须得好好教训这个女人!

慕天凌走后没多久,未婚妻慕天爱便闯了进来。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进来之前先敲门。”薄一风正处在气头上,脾气很冲。

“一风,人家知道错了,你不要生气嘛。”慕天爱咬咬牙,忍住心头的怒气,嗲嗲地走到他身边,晃了晃他的胳膊。

慕天爱也生的一副好面孔,看起来玲珑精致,身材前凸后翘,但比起夏初雪,就逊色了几分。

她没有夏初雪仙子般不食人间火的气质,也没有夏初雪那样透明纯洁的心灵。

薄一风压了又压,可眼前还是总浮现夏初雪委屈的面孔。

昨晚,她可是将第一次给了自己……

不,她曾经做过那样的事,绝对不能原谅。

想到过往,薄一风赌气般地将慕天爱搂在怀里,任凭女人在自己身上挑逗,却无动于衷。

经过那个小女人后,他对别的人再也提不起兴致来了。

早早地将慕天爱赶走,他交待了助理一件事,要想办法把夏初雪弄进公司。

夏初雪接到电话时一脸震惊,但后来很痛快地接受了。

她之前一直在林瞬希的公司里帮忙,现在出了这种事,断然不能再回去了。

人总要生活的,有份不错的工作找上门来,傻子才会拒绝,管他老板是谁呢。

第二天,夏初雪精神抖擞地来到集团报道,人事部经理将她安排到了销售部,一切都还顺利。

薄一风竟然没有找她的麻烦,这令夏初雪很欣慰,兴许他只是一时生气吧。

林瞬希的事她无能为力,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嘿,你看,这就是总裁亲自留下的人哎,真不得了。”休息时间,夏初雪走进茶水间时,听到有人在她背后窃窃私语。

但转过身去,又没有人看她。

“啧啧,明眼人都知道她靠什么上位,我们离她远一点吧。”

另一个人接茬,很快她们匆匆离开,夏初雪没有理会,但目光有些暗淡。

“初雪,你不要往心里去,哪里都有苍蝇喜欢乱嗡嗡,时间久了,人们会认可你的能力的。”

这时,从背后走上来一个女孩,脸圆圆的,眼睛大大的,看起来很无害。

她叫黄佳蕊,是这里的实习生,也是夏初雪第一个朋友。

夏初雪扯扯嘴角,心头暖了很多。

回到办公室没多久,夏初雪就被人叫了出去。

“初雪啊,总裁未婚妻要来公司拍写真,你去帮忙准备衣服吧。”经理抬了抬眼皮,懒洋洋地。

“我去?”夏初雪不解,她是销售部的员工,又不是打杂的。

第3章 刁难

“怎么?总裁夫人你也不想伺候?”经理将文件夹一甩。

“可这不是我的工作。”夏初雪皱着眉头,轻声说道。

“别以为总裁留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总裁还说了,你表现不好可以随时开除,赶紧去!”经理凶巴巴地怒斥,夏初雪不听也没办法,只好垂头丧气地去了试衣间。

“都不想干了是吧,连尺寸都能搞错。”夏初雪还没走到试衣间,就听到里面发出一阵咆哮。

她紧了紧心口,这个总裁未婚妻不好惹啊。刚走到门口,面前“啪”地摔下来一件文胸,上面还镶着明晃晃的钻石。

真奢侈,夏初雪想。

“对不起慕小姐,我们现在就给您准备一件新的。”一个女助理连忙道歉。

“等会,让她去。”慕天爱指了指门口的夏初雪,脸色很难看。

薄一风公司里怎么可以有这么美的女人,她一定得想办法把她弄走,以防万一。

夏初雪还没缓过神来,就被助理催促着离开了,路上她才知道,慕天爱之所以发这么大的火,是因为拿的文胸号大了。

等合适的内衣拿回来后,慕天爱又点名让夏初雪伺候她穿上。

雪白的纱裙披在她身上,却还没有素装的夏初雪迷人,这让慕天爱格外的嫉妒。

“哎呀,你怎么搞得,疼死我了!”慕天爱眯了眯眼,突然叫起来,随后一把将夏初雪推到在地上。

“对不起慕小姐,我不是故意的……”夏初雪本能地站起身,却意外踩到了慕天爱的纱裙,脚下一滑,只听“刺啦”一声,白纱裙摆顿时撕成了两半。

慕天爱眸光一暗,嘴角微勾,她正愁没有机会将她赶出去,自己找上门来了!

“你被开除了。”慕天爱没再动手,只是昂起头高傲地说着。

“我……”夏初雪一脸懵,这女人也太不分青红皂白了。

“开除太便宜她了,罚她三个月工资赔偿你。”没等女人辩解,门外闯进一个威严的声音。

薄一风阔步进入,一袭黑色风衣显得他更加高大挺拔,风流倜傥。

尤其那棱角分明的脸庞,映衬着深邃的眸子,简直让人一眼难忘。

“亲爱的……”慕天爱赶紧缠了上去,最近不知怎么了,薄一风对她很是冷漠,这回好不容易帮她说话,一定得好好把握机会。

“她刚才就弄疼我了,分明就是故意的。”慕天爱直往男人身上贴,全然不顾还有这么多人在场。

薄一风果真没让她失望,顺手搂过她纤细的腰肢,很宠爱的样子。

“那就扣半年的吧,加上医药费。”薄一风平淡地说着令人大跌眼镜的话。

“薄总,是慕小姐……”夏初雪想为自己辩解一句,但看着薄一风轻视的神情,顿时什么话也不想说了。

人家关爱自己的女人,就算自己说出真相又如何?

索性她微微一笑,从兜里掏出一张金卡,“你的内衣是戴可儿的旧款,目测三万二,纱裙看材质是高等欧根纱,但这做工实在很勉强,所以轻轻扯一下就撕裂了,这款我前年好像穿过,大概也就四五万?”

她一边说还一边若有所思的模样,让在场的人全都瞠目结舌。

“这是十万,按原价赔你也够了!不是我说,薄总既然这么有钱,还是给慕小姐换点好东西吧!这些……过时了!”

夏初雪一连串讽刺的话让慕天爱脸色变了又变,由红到紫再到黑,格外好看。

而薄一风则是不动声色,仿佛她说的事和自己五关。

就这样,夏初雪将卡潇洒地塞到他怀里,然后扬着飘逸的秀发离开了。

“贱人,你给我站住!”慕天爱反应过来自己被羞辱了,这些东西根本就是今年新款,夏初雪全都是瞎编的。

竟然在薄一风面前诋毁她的审美,她绝对不会轻饶!

“我还有个会,你自己玩吧。”薄一风松开她的腰,转身面无表情地离开,不管慕天爱怎么呼唤,都不愿意回头。

他的脑海中,一遍遍闪过刚才不可一世的夏初雪。那个模样的她,真迷人。

夏初雪气鼓鼓地走出公司,才长叹一口气,肠子都悔青了。

那十万块是她仅剩的存款,却因为一时潇洒,全都搭进去了,工作也丢了,流年不利啊!

在路边走了一会,直到汽车鸣笛才将她从沉思中拉回来。

“初雪,你怎么了?”是慕天凌。

“是你啊慕大哥,我没事。”夏初雪勉强扯了扯嘴角,但无法掩盖她眉头间的愁绪。

“还说没事,眉头都快凝成个疙瘩了。上车吧,咱俩聊聊。”慕天凌热情的邀请,夏初雪也没客气,转身上了车。

这几天接二连三的打击实在太多了,她真的需要一个人陪自己说说话,慕天凌也算是老相识。

以前在英国留学的时候,他们是校友,同为中国人又同在一个城市,关系自然好了起来。

夏初雪简短叙述了一下自己的事,但略过了关于薄一风的一切。

“你真打算帮他?”慕天凌沉沉开口。

“我只是想有个最后的了断。”夏初雪看着窗外,轻飘飘地说过。

今天的事让她在想,不如就回英国去吧,好在那里没这么多痛苦回忆。

“嗯,或许我可以帮你。”

“真的?”夏初雪有些意外,她从来不知道慕天凌有这么大的本事。

但又突然想起,那天在薄一风办公室,他们似乎很熟悉的样子。

“慕大哥,你认识薄总?”她试探问。

“是啊,他是我妹妹的未婚夫。”慕天凌淡淡说,可眉眼间没有一点喜色。

“你的妹妹?”夏初雪惊了,难道真的这么巧?

“嗯,她叫慕天爱,是我继母的女儿。”

“哦。”夏初雪呆在座椅上,不知该如何是好,这天下竟如此之小,不是冤家不聚头!

“别不高兴了,我在高新区开了个俱乐部,去看看吧。”慕天凌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发,目光温暖。

夏初雪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刚才那个动作,让她感觉怪怪的。

第4章 吃醋

慕天凌车技不错,一路上畅通平稳,夏初雪的心情也安定了很多。

很快,他们就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家综合俱乐部,包含游戏厅,健身房,夜店KTV,高尔夫球场,游泳馆,还有一个硕大的后山赛车场。

要是以前夏初雪肯定会奇怪,这位学长竟然财力如此雄厚。

但现在知道了他是薄一风的大舅子,便什么都说得通了。

在慕天凌的提议下,夏初雪先来了酒吧,说是有珍藏的好酒让她尝尝,可这屁股还没坐热呢,就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夏初雪,你怎么来这种地方?”

两人正谈笑风生呢,夏初雪身后一声厉喝,让她打了个冷颤。

一转身,就见到薄一风黑着一张脸,像是欠了他多少债一样。

“一风,你自己来的?天爱呢?”慕天凌脸色则缓和很多,都没有质问他为什么这种语气。

“不知道。”薄一风很不在意地说完,径直坐到夏初雪身边,气场直逼小女人。

“我问你话呢,耳朵聋了?”薄一风再次厉喝。

“薄总,十万块钱我都给你了,还纠缠什么?莫非你就这点度量?”夏初雪没好气地反驳,钱都给了也辞职了,他凭什么还用这种命令的语气。

“十万?一风,怎么回事?”慕天凌好奇地问,眼神中已有不善了,这件事夏初雪可没和他说。

“她今天弄坏了天爱拍写真的纱裙,还刮伤了天爱的皮肤,十万是赔偿费。”薄一风脸不红心不跳,一脸坦然。

“初雪,还有这样的事?”慕天凌神情有些复杂。

“嗯,薄总难不成是追着我讨债来的?”夏初雪抬了抬眼皮,慕天凌听后将酒杯一放,“天爱真是胡闹!我一会打电话让她把钱还给你。”

他深知夏初雪的处境,这十万对他们来说完全不值一提,但却是夏初雪的全部家当。

“夏初雪你还真是有本事,这么快就让另一个男人如此袒护你了。”薄一风轻薄一口酒,语气很酸。

“一风,你这是什么话。”慕天凌语气也凌厉起来,他看的出来薄一风对夏初雪的态度很不一般。

一般女人他理都不理,更何况还出言讽刺了,所以她在薄一风的心里地位应该不简单。

“好久不活动了,打打拳?”薄一风站起身,挑衅的口吻。

“好啊,我也正有此意。”莫凌天跟着站起身,散发出一丝冷意。

夏初雪叹气,同样优秀帅气的两个男人这是要对抗上了。

“我先回去了,你们玩好。”说完她就要离开,但被两个男人同时抓住了胳膊。

“你得当裁判。”

“你得当裁判。”

又是异口同声。

无奈,夏初雪就这么被拉到了拳斗场,周围都是肌肉猛男,看得她心惊肉跳。

“Round1!”

很快,有个礼仪小姐走上台,穿着性感的比基尼,惹得台下一群猛男尖叫。

夏初雪看着两人正经的样子,有点汗颜,至于这么正经么?

两个男人关着上半身,只穿了一件运动短裤,八块腹肌块块分明,只看身材,慕天凌更瘦一点。

这是她第一次光明正大地看到薄一风的肉体,心脏不由自主地加快速度。

小麦色的肌肤,结实的臂膀,身上都是精细的腱子肉,看一眼就引人遐想。

“嘿。”

“嘿。”

两人很快进入决斗,薄一风率先出击,如同他的性格一样,雷厉风行,喜欢压人一头。

他的左勾拳迅速敏捷,一点都不拖泥带水,但因为慕天凌有所防备,帅气躲过一击,朝台下的夏初雪露出明晃晃的笑。

“小心!”

就在他得意的时候,薄一风再次出击,快地让人来不及反应。

夏初雪惊呼出声,但已经晚了,眼见着那拳头砸在了慕天凌的脸颊上,他顿时跌倒在围栏上,晃了晃神。

看着他高高鼓起的脸颊,夏初雪有点耐不住性子了,高声喊了起来,“你至于下这么狠的手么。”

“怎么,心疼了?”薄一风虽然是挑逗的口吻,但神情冷的让人害怕。

“初雪我没事,是我自己走神了,不怪一风。”慕天凌一笑而过,随即调整好状态,认真地打起拳来。

“慕大哥加油!”夏初雪就看不惯薄一风那盛气凌人的样子,带头给慕天凌加油助威,身后一大票小迷妹也跟着喊叫。

可薄一风的爱慕者更多,有些小女孩喊得嗓子都哑了。

“薄总真的好帅啊!给我一根他的头发丝我都愿意。”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眼冒红心。

“哎,可惜了,人家已经有未婚妻了啊!”另一个感叹。

“那又怎么了,不还没结婚么,没准他就和我在一起了呢!”

夏初雪一翻眼皮,这个还真是没准。

但是不得不说,身强体健的薄一风很出色,整个过程度处于上风,慕天凌虽然没有受伤,但一直是被动状态。

“慕大哥,加油啊!”夏初雪不想看到他被打败,再次高喊。

她不知道,就是因为她一句句的加油助威,才让薄一风有这么大的动力。

既然夏初雪看好慕天凌,那他非得将他打败不可。

“一风,今天你有点狠啊。”慕天凌有些喘气,得空了才说。

“是你太大意了。”薄一风又是一剂猛招。

“得了得了,我认输,算你赢了。”慕天凌站到围栏旁笑,拿起旁边的白毛巾挥了挥手,顿时场下唏嘘。

人们很快都散了,这是场友谊赛,也不会有太多人当真。

“这回不算,下次我们一定要分出个胜负。”薄一风喝了口水,面不改色。

他平时运动很多,锻炼也很多,才打了半个多小时,对他来说简直小菜一碟。

慕天凌笑笑,没接话,他的视线全都在夏初雪身上了。

“初雪,是不是对我有些失望?”他挑眉。

“慕大哥,你真是说笑了,快拿些冰敷一敷吧。”夏初雪视线扫过薄一风,没说一句话。

看她对慕天凌关怀备至,后者脸色真是难看极了。

就当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尖锐的女声传来。

“好啊你夏初雪,诱惑我未婚夫不成,就来勾搭我哥!”

任是薄情亦动人-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夏初雪, 薄一风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39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