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宠妻如命-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乐子芊, 傅修霆

傅少宠妻如命-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乐子芊, 傅修霆

第1章 重生

意识重新回到身体的时候,乐子芊正被绝望的窒息感折磨着。

身体好沉重,无论怎样挣扎都抬不起一根手指头,四周都是水,一片浑浊的黑暗。

“我这是在车轮底下滚过大难不死吗?”

“不,不对……这感觉,我分明是溺水了!”乐子芊张开嘴想要呼吸,却把最后一口空气都吐了出来,海水疯狂灌进胸腔,疼得要命。

身体还在无边的寒冷中不断下坠,乐子芊痛苦不堪,却动弹不得,无法摆脱。就在意识即将随着身体沉没之际,一只温暖有力的手托起她的腰肢。随后嘴唇传来柔软的触感,一腔空气带着男性的清冽气息渡入口中。

……

乐子芊仿佛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人在呼喊她,语气急切得让人心软。

“芊芊,醒过来!只要你醒过来,我再不会伤害你了。”男人的声音低沉冰冷,可是听来却有掩饰不住的慌张。

“咳……咳咳!”乐子芊猛地咯出一口咸腥的海水,大口大口抢着空气吸入,鼻腔仍然被海水填塞,涩得生痛。

她睁开满布红丝的双眼,看见正坐在身边的傅修霆双手扣起按在她胸前,还维持着给她做心肺复苏的姿势。

一滴晶莹的海水沿着他额前微翘的发梢滑下来,正好落入乐子芊眸中。她揉了揉眼睛,血丝又重了一分。

傅修霆眉头轻皱,眼神透过墨黑的发丝射出逼人的凛冽,连周遭的空气都冷了几分。明明是在救人,却散发出一股像要灭口般的萧杀气场。

这片熟悉的阴沉恐怖的海……我这是重生到五年前跳海的那天了吗?乐子芊对此感到疑惑。

前世,她以为傅修霆是一个以囚禁她为乐的妖怪,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才意识到,她掏心掏肺爱了五年的沈恺才是真正的魔鬼!

五年如梦浮生,阅尽沧桑,到了濒死之际,种种往事溢上心头,她才醒悟过来,除了父母和哥哥,最爱她的人是傅修霆。

尽管,他用错了方式。

好在,她重生了,那么这一次她绝不能重蹈覆辙。

按照上一世的剧本,此时乐子芊应该是推开傅修霆,喊着这辈子再也不要见到他,哭的撕心裂肺。然后傅修霆强行抱着她到了医院,为了躲开傅修霆,她在医院足足养伤三个月。

可是这一次,乐子芊费力地抬手抱住了傅修霆,声音虚弱得几乎听不见:“我只想你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不要再生气了……”

听了乐子芊的话,他身体一僵,深邃的眼眸染上几分茫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傅修霆小心翼翼回抱她,轻声:“我们先去医院。”因为过于担心,加上刚才的剧烈运动,他的手臂还在微微颤抖。

乐子芊摇摇头,泪珠混着海水滑下来:“我不去医院,你带我回第七庄,让医生过来,好不好?”

“好。”傅修霆抱紧怀中的人。

“以后,我不会逃了。”乐子芊感受到傅修霆的僵硬,反而更坚定的说。

第七庄园。

乐子芊裸身站在镜前,第一次细致地观察这副身躯,仿佛要把每一寸肌肤的模样都深深铭刻在脑海里。镜中人长得一副清冷剔透模样,巴掌大的小脸上淡眉如秋水,又长又翘的睫毛缓缓抬起又落下,似羽毛轻柔,亮汪汪的眼睛如星般传神动人,娇唇像樱花红嫩,纤腰楚楚,皓肤凝霜雪,出尘脱俗,绝色难求。

或许是因为曾经失去过生命,才会如此珍惜起自己来。

她真的……重生了……重生到了五年前!

那一天,她受所谓闺蜜叶婉晴的蛊惑,傻乎乎的想着和沈恺私奔,拼命逃出第七庄园,没逃出多远就被傅修霆抓了回来。

那一晚,她被盛怒的傅修霆强行要走了清白,不堪屈辱的她选择了跳海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然而她连死也未能如愿,傅修霆把她救了起来,回到噩梦般的第七庄园。

从那以后乐子芊无所不用其极,用尽各种方法离开傅修霆,傅修霆也更加病态的用尽各种方法把她禁锢在身边。甚至为了断了她和沈恺私奔的念头,傅修霆不顾家族众人的反对,直接拉着她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斗了五年,最后,她得偿所愿,拿到了傅修霆签字的离婚协议。她欣喜万分的去沈家别墅,却在沈恺的卧室门外,完完整整的听到了堂姐乐姿和沈恺的事,如何商量要弄死乐家唯一的继承人——她的亲哥哥,乐莫凡的对话。

乐子芊心如死灰,跌跌撞撞地跑出沈家,却被沈恺发现,不要脸的狗男女竟要杀人灭口,驱车碾过她娇小柔弱的身躯,无情得不带一丝犹豫……

现在回忆起来,上一世傅修霆除了把她禁锢在他身边,凡事对她百依百顺。而那五年,她对傅修霆只有恨,却忽略了傅修霆对她的好。

记忆还很清晰,这五年间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历历在目。从前被所谓好友和爱人的花言巧语蒙蔽了双眼,如今知道了真相,很多事情一下子想通了——为什么生活屡屡受挫,为什么每一次的失败都像是被设计好的一样……乐子芊要一桩一桩记下来,然后,一笔一笔向他们讨回来!

第2章 大难不死

清晨,一缕阳光打在床上那个娇小的人身上。

乐子芊翻身坐起来,缓缓睁开眼睛,滴溜溜的黑瞳在晨曦下熠熠生辉,芳容丽质妖娆。随后她走下床,踩着柔软的山羊绒地毯缓步到衣柜前,随手挑出一件素净的白色连衣裙套上,长发顺滑,随意散落肩后不用打理也很好看。

乐子芊洗漱完毕,对镜看了一眼确认没有失礼的地方,见时间差不多便下楼了。楼梯间的窗户正好对着第七庄园的庭院,不得不说,第七庄园的风景很好,以前从来没有注意到,现在仔细一看别具一番风味。

毕竟这是傅修霆亲自设计的。

可惜前世的她根本无心欣赏这里的风景,一心尽想着如何逃跑。

傅修霆坐在客桌前,他穿了一身浅蓝色家居服,柔顺的头发搭在额前,一双剑眉下面是深邃的眼眸,修长的手端着茶杯,好看的薄唇微微抿着。自从不再带着偏见去看这张脸,便更觉得傅修霆俊美清雅,风姿挺秀。

虽然重返20岁,但是实际上已经有着25岁心理年龄的乐子芊,在傅修霆的美色冲击下,她那颗成熟的心竟然冒出了粉色的泡泡。

这帅得天怒人怨的人上辈子居然是我的老公,我还天天想着从他身边逃走!我那不是瞎,我是失心疯!

乐子芊习惯性地往傅修霆对面的座位走,脚步没停下来,目光却一直落在傅修霆身上不能移开。

“过来。”傅修霆语气淡然,听不出情绪好坏。

乐子芊于是讪讪地转身走到他旁边的座位,即将落座的时候,椅子又被傅修霆拉近紧贴着自己的座位。佣人见状,赶紧把乐子芊那份早餐端了过去。

气氛莫名紧张——当然,这只是乐子芊单方面认为,此时傅修霆正拿着手机漠然翻着早报看,脸上毫无表情,却自带伤人的冷漠。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乐子芊对这句话深信不疑(尽管她是真的死过一次),要施展规复仇的宏图大计,自然是对自己的底牌熟悉得越早越好。瞄了一眼身边的不定时炸弹,乐子芊心一横,打算探探他对自己能有多容忍。

“你老是板着个死人脸,不好看,没有女孩子喜欢的。”乐子芊说完立马就后悔了,想摔烂茶碟子抄起碎片就往自己脖子上抹。她哪来的熊心豹子胆敢嫌他不好看,还说没有女孩子喜欢他,这话传出去就算把乐子芊碎成一万段也不够分给情敌们鞭尸解恨的!

傅修霆“啪”的放下手机,准确来说是把手机锤向餐桌。整个客厅瞬时笼上一层阴雾,大难不死,自己作的肯定死。

不能抖……不能抖……稳住……

傅修霆修长的手掰过乐子芊的小脸,两人正对,相距不过十厘米,乐子芊能很清晰的观察到他的表情,似乎是在极力压抑着掐断她脖子的冲动,从薄唇中挤出一句话:“那要怎样?”

乐子芊退缩了,连忙说:“没人喜欢正好!我……”

这招不受用!最后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傅修霆的手又用力了几分,充满威迫的气息:“不准答非所问。”

要不怎么说危机最能激发人最大的潜能呢,乐子芊居然借着脸被掐得酸痛,挤出恰到好处的若有若无的泪,蒙了一层水雾的眼亮晶晶的,弯起眉眼,露出此生,不,两生最明媚的笑容。这一笑,冰雪消融,春回大地,傅修霆心脏骤紧,不知该作何反应。乐子芊揉了揉脸上的指印:“要这样,懂不懂?有志者事竟成,要被喜欢就要像我一样对着镜子练几千遍,才能蛊惑你……”艹!一时得意又说错话了!乐子芊正式思考要不要摔了茶碟抹自己脖子。

傅修霆不是不知道她跟沈恺的关系,这段时间的反常原来只是蛊惑他,好让他放松警惕?

傅修霆太阳穴暴起了青筋:“接着说!”

“……蛊惑你。我这辈子,只蛊惑你一个。”乐子芊语出惊人。

“……”傅修霆顿住,嘴唇微启,想说什么,但止住了。

又是一次死里逃生。

乐子芊觉得脑子快转不过来了,这两分钟她都作了几回死了?

还没摸清该怎样跟他相处,怕他的喜怒无常,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乐子芊只得摆弄着勺子搅来搅去,也不敢转头去看他的表情。过了许久,身边丝毫没有动静,乐子芊终于掂着勺子往嘴里送,肩头却突然一沉……傅修霆竟靠着她肩膀睡着了!

得,这下更没法吃了。

可是,傅修霆不是一直有严重的睡眠障碍症吗!

他请过无数名医,无论是身体方面的还是精神方面的,国内外名医试了个遍都没有用,关键是傅修霆生性古怪,一点小情绪就能导致他失眠,再加之他体质异于常人,大多数的药物对他都不起作用。

乐子芊不敢相信,直到二十几分钟过去了,傅修霆还没有醒。

“傅修霆………”乐子芊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傅修霆还是没有动静。

上一世他们离婚的时候,傅修霆的身体状况十分不好,甚至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或许就是这样,傅修霆才会答应跟她离婚……而身体状况不好的原因,就是原先身体受过伤,害了大病,再加上睡眠障碍,长期没得到休息,才会愈演愈烈,最终导致无法挽回。

傅修霆终究是对她好的,乐子芊原本就想着这一世除了要复仇以外,还要好好还傅修霆的恩,何况要对付那些将她推下深渊的人,说不定还要借傅修霆的手来助力,决不能像上一世那样任由他的身体情况恶化下去。

乐子芊硬挺着发酸的肩膀一动不动,不再打扰他。

睡着的傅修霆褪下了一身戾气,眉目如画。乐子芊不由自主地把手伸向他的脸……苏天这时却带着催眠师孟元洲进门了。

两人进门就是当场一愣!

三天没能合上眼的傅修霆,竟然靠在一个陌生女子肩上睡着了!再看这个女子,不施粉黛,巧颜犹如花照水,杏眼一眨顾盼生辉,冰肌玉骨,妩媚纤弱得直撩人心怀。两人依偎在一起简直天造地设的一对!

第3章 安眠药

苏天暗忖:boss是不是终于想通要放弃乐子芊了,但终归心里放不下,才找了个身形跟乐子芊差不多的?可是,之前的乐子芊跟眼前这天仙般的女子差距实在太远。

情况太诡异,让人不禁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才让傅修霆终于想通了,找了一位看上去跟他般配的。

“她要是坐在我旁边,我……我绝对是不能像BOSS那样睡得那么安稳的。”苏天说完拿出笔记本一通噼里啪啦的敲打,开始调查那女人的背景资料。

孟元洲也觉得这画面太不可思议,直接上前,打算一探这位“傅修霆的安眠药”的究竟……

要知道他已经是世界顶级的催眠师了,可经常都还在帮傅修霆催眠的时候失败。不是他学艺未精,而是傅修霆睡眠障碍太严重,实在难以入睡。

可傅修霆现在居然靠着一位美人睡得这么沉,连屋内多了两个人都没察觉到。

不可思议!

倚靠在乐子芊肩上的人安稳的睡着,他呼吸绵长均匀,柔顺的睫毛乖巧地落在俊美的脸颊上,安睡的样子毫无防备。

见孟元洲作势要走过来,一方面怕惊扰了傅修霆,另一方面——“我差点就可以摸到他脸了!”乐子芊心里暗骂,狠狠地向他瞪去,两人竟都吓得愣了下。

这女人,明明长了张人畜无害的脸,眼神却如此尖锐凌厉。

孟元洲摊手,伸出的脚被瞪得又缩了回去。

“挺好的挺好的,看来今天我不用工作了。”孟元洲小声向苏天嘀咕。“这美女什么来头?什么时候傍上boss的?”

苏天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摇头。

“你不是自称傅总肚里的蛔虫吗助理先生?”

“你是哄他睡觉的人啊,他都不会跟你说些什么深闺密语吗?”

“是催眠,不是哄睡觉,麻烦请你尊重一下我的职业。”

两人隔远有一句没一句的用气声搭扯,正准备撤到别院去等,谁料盛文博突然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修霆!我跟你说下普华地块那个事……你们两个杵这儿做什么?进去啊。”语气熟络得就像他才是这家里的主人。

苏天恨铁不成钢的一跺脚,难为地紧皱眉头,伸手扯住了这个看不懂气氛的粗神经大人物。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乐子芊感觉肩上微微有了动静,竟粗暴地抬手把傅修霆的头用力按住,向苏天和孟元洲使了个眼色。

苏天和孟元洲见状,连忙拖着还在状况外的盛文博滚出门,还乐子芊和傅修霆一片清净。

随后乐子芊竟像没事一般,向傅修霆摆出标准化客服假笑:“做梦了吧?没事没事,接着睡啊~”

对傅修霆来说,现在的情况才是在梦里吧,之前天天想着法子逃跑的乐子芊竟然乖乖的坐在自己身边,还哄他睡觉,声音温柔得像春雪消融。不过一天之隔,变化大得跟换了个人似的,实在不可思议。

乐子芊纤细绵软的手被傅修霆拿掉,见他坐正之后,正想把肩上被他压弯的头发捋到耳后,就碰到了傅修霆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于是乐子芊收回手,坐的僵直,任由傅修霆给她一缕一缕地整理发丝。

傅修霆这张妖孽般的脸离得如此近,乐子芊有些紧张,只得没话找话:“嗯……那什么……不接着睡吗?”

傅修霆有点不相信乐子芊的态度变化,但贪恋她的温柔,脸上还是不显山不露水的神情,语气慵懒:“睡,你陪我吗?”

乐子芊一时语塞,陪睡是怎么陪睡?进度会不会快了点?虽说也不是什么处那啥之身了,但是那一晚我刚好错过了啊……虽然说不上追悔莫及,但总有一些些惋惜,毕竟他长了张无可挑剔的脸,穿衣精瘦脱衣有肉的模特身材……比沈恺高到不知道哪去了……

臭男人,得寸进尺。

乐子芊略微思考了一下,行吧……美男人,得寸进尺。

傅修霆见乐子芊红着脸,怕她胡思乱想,神游到八万里外,又补充了一句:“不用怕,只是睡觉。我说过不会伤害你了。”

事实上乐子芊已经止不住胡思乱想了:我没在怕!当初是我昧了良心失了智,有眼不识妖狐山,再给我次机会我可以的!

乐子芊忍住没把胡言乱语说出口,怎么能因为对方好看就随随便便献出自己呢?整理了一下思绪,又露出客服假笑:“那我们到卧室里去吧?”

傅修霆走进卧室之后很安分,只是一言不发的躺上了床,侧身向着乐子芊的方向。乐子芊随手给他拉了下被角,便坐在了床沿。有那么一瞬间,乐子芊还以为自己是幼稚园教师……

“睡吧,我也说过不逃了。”只是淡淡的一句话,却透着坚定。乐子芊知道,傅修霆从来不担心她逃,因为他总能把她找到,抓回来,然后比以往囚禁得更严密。

然而这句话似乎让傅修霆心情大好,他大手拉过乐子芊的臂,乐子芊没坐稳倒在他温热的怀抱里,嘴唇刚触碰到一起,傅修霆就松开了她,还没染上对方的温度又分开,乐子芊吓得整个弹起。

“安。”傅修霆说完便合上了眼。

“啊……嗯……安……”

只是蜻蜓点水,却让乐子芊的心脏像小鹿乱撞般跳个不停。

乐子芊蹲在床沿,欣赏了傅修霆这张绝无仅有的脸将近十分钟,见对方呼吸逐渐低沉平顺,才蹑手蹑脚地走下楼。

傅少宠妻如命-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乐子芊, 傅修霆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22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