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农女很彪悍-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顾清姿, 沈毅

空间农女很彪悍-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顾清姿, 沈毅

第1章 穿越

大庆三年春平安村外的小河旁

绵绵不绝的春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顾清姿不住的咳着,她感觉一股股冰凉又呛人的河水中从她的胸腔里往外头涌。

寒冷的风顺着她脖子处的衣裳口生往里钻,顾清姿忍不住打了几个寒栗,她想动,身上却像压着千金巨石般禁锢着她。

她这是怎么了?

顾清姿费力的集中精神,她睁开眼茫然的看向四周。

一双双穿着草鞋的角在她眼前晃动着,视线在望上移,一群穿着古装的人将她围的水泄不通,此时都正瞪大了眼睛瞧着她。

“顾大娘,你家清姿醒了,快过来啊!”

“顾大娘!顾大娘!”

看热闹的村民一见她醒了,激动的跟什么似的:“顾大娘呢,怎么瞧不见人了?”

“正抓着李家的春俏呢,喏,那不是!”

“快去喊啊,还有啥能比闺女醒了重要!”

顾清姿重重的晃了晃头,意识有些恍惚,她记得她明明正在空中飞着啊!

前世的顾清姿是一位战地医生,她正要飞往战地去营救伤者。

对了,空姐说前头遇着大气压了,情况又些棘手,要他们都做好心里准备。

她这还没准备呢,只觉眼前一黑,就飞到古代来了。

顾清姿一激动忍不住又是一阵咳嗽,原来,她这是穿越了!

“清姿呦,我的心肝啊!”就在顾清姿还没消化完这个消息时,一声哀嚎就传了过来。

顾清姿从地上趴起来,刚一抬头,就瞧见一位身着土黄色旧棉袄,头上斜插一根木簪的妇人迈着小脚,颤巍巍的向自己跑过来。

那妇人头发还浮散着细细密密的雨珠,她一边拽着个编着斜麻花辫的女孩,一边急匆匆的往她这边赶。

“顾大娘,你放了我吧,我真没推清姿!”

那女孩满脸通红,一双眼也睛通红,她蜷缩着身子,不住的后退着,想要挣脱出那妇人的禁锢。

“清姿出门前就跟我说是去见你,她掉进河里的时候,旁边也只有你,不是你推的,难道还能是她自己跳进去的?”

“我都说了没有!”那女孩大叫一声,脸色越发苍白,她不停的左右环顾着,似乎是在找什么人的样子。

“你少糊弄我了?你以为我脑子秀逗了不成?”顾妇人冷哼:“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你少给我装可怜了,你啥心思,我能看不出来?”

“我知道你中意贾房,可他看不上你,你也不该推清姿啊!”顾妇人义愤填膺的骂道:“李春俏,清姿已经跟贾房定了婚约了,我警告你,你就算再捣乱,那贾房也不可能娶你的!”

围着的旁人只拿一副看热闹的神情瞧着这拉拉扯扯的一老一小。

李春俏的脸由红变白又由白变青,她拳头紧了几紧,咬牙道:“你说我推了清姿,你有证据?”

“啥证据不证据的?”顾妇人可不管这一套,她用力将李春俏扯过去,用眼神示意她别耍花招。

“清姿,你感觉怎么样?胸口难不难受?”

顾妇人方才的火气在对上顾清姿苍白的小脸后,瞬间消失殆尽,她无比关心的开口问着。

“我……我没事,就是……”顾清姿说起话来有些打颤,一方面她是因为浑身湿透了犯冷,另一方面,她实在是还没适应眼前的情况。

“没啥事就行!”顾妇人松了一口气,她放软了声音:“你先回去换件干衣裳,钻被窝里捂捂,等娘把这个恨人的死丫头送了官,就回来!”

顾清姿诧异,送官?谁能告诉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松开我,我都说了没推她!”李春俏一听顾妇人要将她送官处理,忍不住急了:“都说了我没推她,好,你不是想知道她是怎么溺水的吗,那我就告诉你们!”

李春俏一改方才的可怜劲儿,她双手插着腰,怒瞪双眼,火冒三丈的开口骂道:“我跟贾房两情相悦,那贾房本该娶我的,要不是你们顾家比我们李家门第高,他能看的上顾清姿?今儿,顾清姿就是瞧见我跟贾房在这儿私会,她才经不住打击,自己跳下去的,不信,你们问她!”

众人的目光,“刷”的聚集到顾清姿的身上,顾清姿只觉得许多好事儿的目光正火辣辣的盯着自己。

她心口处一咯噔,她才刚刚穿过来,哪里晓得这些恩怨。

不过听这女孩话里话外的模样,想必她跟自己是三角恋的关系。

顾妇人见自家女儿小脸苍白的愣在那,不由来了火气:“你这小贱蹄子,偷男人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你还要不要脸了?”

李春俏咬唇,她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味道:“我偷男人,你那只眼睛瞧见我偷男人了?”

顾妇人左右看了看,人群中压根没有贾房的影儿,她愤愤道:“反正这事儿跟你脱不了干系,走,跟我去见官!”

“呦,你顾家婆娘说去见官就去见官?这全天下的主都让你当,理都让你占去了不成?”

尖酸的声调传来,众人回头,原来是春俏她娘扭着腰肢过来了。

李春俏爹死的早,只留了寡妇左氏跟一双儿女,左氏长的貌美,但脾气泼辣刁钻是全村里出了名的。

“你闺女害了我闺女,理可不是都被我占着呢!”顾妇人冷哼,她抬手示意顾清姿回去。

顾清姿皱眉苦笑,她压根没有现世的记忆,哪里识得回去的路!

左氏挑眉:“顾家婆娘,你这睁着眼儿说啥瞎话呢?你说我闺女害了你闺女,你闺女是死了还是瘸了?”

顾妇人一听怒了:“姓左的,你这是咒我家闺女呢?你家闺女水性杨花,那贾家不要,还生往上贴,我要是你,我早就羞的不敢出门喽!”

“你在胡说,放心我撕烂你的嘴!”左氏大怒,她一个寡妇在村里为了讨生活,难免会跟一些男人不清不白,可春俏不一样,她模样长的俊,她是要嫁富贵人家的。

顾妇人瞧着张牙舞爪的左氏向自己扑过来,一时有些诧异,要看着左氏高抬的双手就要打上顾妇人的脸,众人皆是到抽一口凉气,这事儿,闹大发了!

第2章 欺人太甚

左氏高高抬起的胳膊算是扇不下去了,她细细的胳膊被顾清姿抓出了两条手印。

“我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你若是再这么闹下去,准是讨不了什么好处的!”

顾清姿声音冰寒的不带一丝温度,她眸子锐利的在左氏跟李春俏的脸上滑过:“今日之事,我定会查清楚,当事人,自然一个都不会放过,你们若是无辜,只管躲的远远的,莫要碍事,若是跟此事有关,我顾清姿也绝不会心慈手软!”

左氏不由的浑身一抖,她这股子冷意是从心底传出来的,顾清姿那锐利嗜血的眸子像一把刀一样深深的刻进她的脑海深处。

那种眼神,是一个十八岁的小丫头片子该有的吗?

左氏恨恨的将胳膊从顾清姿的手腕里拽出来,只道:“只要你们不欺人太甚,我自然也不会费事找茬!”

“春俏,咱们走!”左氏说完便怒气冲冲的拉着春俏,转身就走。

左氏不想让今天的事情闹大,越演变,春俏的名声越是难听。

“娘,咱们回去!”顾清姿走过去搀住顾妇人,顾妇人反手一摸,顾清姿的胳膊向冬日的冰块一样透心凉。

这件闹剧就这么画上了句号,直到人潮都散了,树后头的贾房才拍着胸脯偷偷跑出来,他四下看了看,快步跑回贾家。

雨越下越大,顾妇人怕顾清姿淋了雨受寒,便琢磨着给她熬个热汤喝。

顾清姿将自己的湿衣裳脱下来,她的手摸到个冰冰凉凉的东西,提起来一看,才知道原来,她的脖子里挂着一块血玉。

这玉佩是一个外国人临死前硬递到她手中的,她拼尽全力,仍是没有救活他,那是顾清姿的遗憾,却没曾想,这玉会随着她一同穿越了过来。

顾清姿环顾了四周几眼,屋子整齐的摆放着桌椅,虽然已经落了漆,却仍是擦的干干净净,屋子里也宽敞,该有的几乎是一应俱全。

怪不得,李春俏说她顾家门第高。

顾清姿略松了口气,看来,她穿越的也不是个一贫如洗的地儿。

“清姿,我烧了热水,你快进去泡泡,不然这淋了雨水的头发是要长虱子的!”顾妇人边说着边把一桶热水倒进宽大的木盆里。

“哎!”顾清姿点头,那声娘卡在嗓子眼儿,怎么也叫不起来。

顾清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亲情经历的少,如今顾妇人这般亲昵的唤自己,她倒有些不习惯了。

顾清姿将自己的身子泡进去,水气萦绕间,她觉得胸口的那块血玉越来越暖。

顾清姿忍不住将那玉捞起来细看,里头的血痕好像勾勒出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顾清姿诧异,她正要细看,只觉得一个不留神,她竟置身其中。

“这是什么高科技?”顾清姿惊呼,她慢慢踱过去。

原来玉里头也有一汪清泉,怪不得能跟这热水联通!

伊拉克缺水,所以她没能发现了这血玉的奥妙。

顾清姿再继续往前走,里头满满的都是医疗器械,活脱脱就是个三级医院!

顾清姿惊呼:“竟有这么个好宝贝!怪不得那人死活要硬塞给自己!”

顾清姿很快便发现这血玉跟自己的意识是想通的,只要她想,这里头的东西便能被她带出来,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娘,你咋还不做饭,是要将要饿死我啊!”

粗狂的男声儿传了过来,语气不善,顾清姿快速的将自己身上的水滴擦尽,穿好衣裳走了出去。

“清姿你还是这么懒,怎么也不知道帮帮咱娘!”那男人忍不住的抱怨着:“那贾家怎么还不定日子,赶紧早些把你娶了过去,也省了咱们顾家的粮食!”

顾清姿沉了脸:“你还好意思说我,是谁一进门就讨饭吃的?”

那男人恨恨的瞪了她一眼:“你还学会伶牙俐齿的怼人了?娘,你看她,哪有一点女子该有的模样!”

“顾卫,好端端的你扯清姿做什么!”

清脆的声儿传来,顾清姿回头去看,只见一位穿着橘黄色的夹子袄,挺着大肚子的女人走进来。

这女人虽怀着身孕,从她细细的四肢处也能找出往前婀娜纤巧的影子,她话说的也慢,想必脾气是极好的。

“清姿,你别跟你二哥计较,他就是嘴上不把门!”连清梅笑着走过来拉住她的手:“听娘说你不小心掉河里了?没事吧?”

“没事!”顾清姿笑着摇头,作为一个医生的习惯,她察觉到这女子眼圈泛黑,眼白略多,想必是好几夜没睡过安稳觉了。

“娘,大哥呢?”顾清姿忍不住开口问道:“我自从溺水后,脑子总是疼,好多事都记不全了!”

“啥,你记不全事了,这可不行,我得给你找个郎中去!”

顾妇人一听急了,顾清姿忙安抚她说自己没事儿,顾清姿说了好大一会儿,顾妇人才不放心的开口道:“你大哥去集市上卖柴了,想必这会儿还没回来呢!”

正在说话间,外头就传来拍打门的声音。

“准是你大哥回来了!”顾妇人胡乱的擦了擦手,就要去开门:“你大嫂啊一回门,你大哥回来的就早不了!”

顾清姿点头,如此说来,她大哥跟大嫂的感情似乎不错?

“来了,来了!”顾妇人撑了把油纸伞,快速走过去打开门栓。

“你……你们找谁啊……”

顾妇人的声音发颤,顾清姿他们察觉出不对劲忙跑出去看。

淅沥沥的大雨下,几个三大五粗的壮汉正凶神恶煞的往里头闯。

“顾卫呢,快让他滚出来!”那几个壮汉面露凶光,他们一边怒嚷着,一边不耐烦的往里头走。

“好汉,你们这是做啥啊!”顾妇人心一慌,颤声儿问道。

“做啥?”为首的那人哈哈大笑着,他的笑让顾妇人越发的心慌不已:“自然是讨债了!”

“我们都是正经人家,哪能欠您的债呢!”

顾妇人出了细细的冷汗,被冰凉的风一吹,更是寒到了心底,有什么不好的预感正在她心头蔓延而出。

第3章 讨债

“顾卫赌输了银子,一直赖着不给,今儿可是最后的期限了,他不出面,咱们只能亲自过来讨了!”

顾妇人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啥!”

她怒气冲冲的往屋子里头走:“顾卫,你这个臭小子,你给我滚出来说清楚!”

屋门前儿,哪还有顾卫的影儿,他正苍白着脸,瑟瑟发抖的躲在床底下。

“找来了,找来了……”顾卫的嘴唇都在打哆嗦。

他自从染上了赌瘾,很快就把自己的积蓄赔了个精光,可他想翻盘啊,谁知越赌越一发不可收拾,这银子也越欠越多。

“好汉,顾卫欠了你们多少银子?”顾老爹开口问道。

他本来正在里屋睡觉,外头的动静太大了,被吵醒的他一出屋,就听到了这么个噩耗。

“十三两!”那人斜眼看了顾老爹几眼,冷哼着:“赶紧着,拿出来,咱们也好回去交差!”

顾老爹闻言脸都青了,十三两银子啊,够他们顾家半年的花销了。

“这小兔崽子!”顾老爹气的直咬牙,他心里恨不得将顾卫拎起来拿驴鞭子打,可现在,要紧的是眼前这几个讨债的罗刹。

“壮汉啊,您看,我这里有八两,要不您先拿去?”

为首的那人皱眉:“不行,必须是十三两,你们能给就给,给不起,咱们可就抄家伙砸了!”

那人说着使了个眼色,他身旁的兄弟会意,只耀武扬威的走过去,拎起手中的斧头,三两下就将顾家的门给劈坏了。

“咔嚓……叮当……”走进屋里的那人不知道摔了些什么。

“哎呦,作孽呦!”顾妇人被吓的差点蹦起来。

顾老爹气的胡须直打颤儿,他怒吼着:“别砸了!”

为首那人的目光提溜提溜的盯着顾清姿打转:“这妞长的不错,卖给春满楼应该能值几两银子吧!”

那人说着就要去抓顾清姿,顾清姿神色一冷,快速的躲了过去。

“呦呵,身段还挺敏捷的!”那人诧异的开口:“老三,过来搭把手,把这女的给我抓起来!”

顾清姿见另外一个男的手拿着绳子向自己走过来,她快速的伸手给了自己眼前那男人眼上几拳,转身就跑。

“他娘的,敢打老子,老三,给我追!”被揍的那人暴跳如雷。

顾清姿拼命的跑着,她虽然会些拳脚,可哪里敌的过那些大汉,更何况他们手里还拿着斧头。

“站住,你给我站住!”

顾清姿被追的急了,她四处张望着,见前头有个栅栏门,便快速的顺着门缝钻了进去。

“苍天保佑,苍天保佑!”顾清姿不住的碎碎念着,希望她没被瞧见钻进了这儿,希望她能躲过这一劫,她可不想刚穿越过来就进了青楼。

顾清姿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觉得外头没有动静,便要站起身来。

她刚一抬头,面前正有一双锐利的目光定定的看着自己。

“啊!”顾清姿大惊,她胡乱的挥舞着胳膊:“你别过来,我……我可是会功夫的……”

沈毅皱眉,他站起身来冷冷的开口:“所以,你无故闯进我家,还打算让我吃拳头?”

顾清姿这才回过神来,她讪笑:“我,这情况紧急,我不是有意冒犯的!”

“那你还在这儿杵着干吗?”那男人双手环绕在胸前,居高临下的瞧着她。

顾清姿语噎,她抿唇,这男人的态度还真是差劲。

“走就走!”顾清姿嘟囔着起身:“你求我我还不留呢!”

顾清姿这一站,才看清了眼前男人的面貌,剑眉入鬓,细长的凤眼微眯,高挺的鼻子都泛着股傲气,要不是眼前这堆破柴火,顾清姿都不敢相信他是个村子里的人。

“脾气这么臭,真是白瞎了这幅好相貌!”顾清姿撇嘴。

她走出去,刚打开房门,远处那凶神恶煞的人就瞧见了她。

“好你个臭丫头,还敢藏,看我怎么收拾你!”

那人大骂着,就要越过栅栏来抓她,怎耐栅栏又高,剩余的缝隙他又挤不过,便所性拿起手里的斧头,快速的劈了下去!

“我的天!”顾清姿大喊一声,又跑了回去,重重的关上房门。

她再也不管那男人如剑般冰冷的目光,只哇啦哇啦的叫着:“好汉,救命啊,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救救我吧!”

沈毅被顾清姿的反差吓了一跳,这丫头前脚还满脸傲气的骂他脾气差,后脚就满脸谄媚的求自己救她。

她的情绪怎么就能转变的这么快?

“松开!”沈毅动了动自己的胳膊,示意顾清姿赶紧放手。

“不松,死也不松!”顾清姿咬牙:“反正我今儿也跑不了,咱们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你不能不管我!”

沈毅的眉不禁挑了几挑,谁跟她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顾清姿只紧紧的抱着沈毅的胳膊,直觉告诉她,沈毅不简单。

“开门!”外头踹门的声儿传了进来,沈毅皱眉,只拖着顾清姿去开门。

沈毅双手打开房门,身子一侧,外头的人一脚踹空,忍不住摔了个趔趄。

“好你个臭丫头,还挺能躲,赶紧跟我走!”那人咬牙切齿的爬起来,就要去抓顾清姿。

顾清姿抓着沈毅的手紧了紧,沈毅倒也不负重托,一把将她护在身后。

“臭小子,我劝你少管闲事!”那人怒目圆瞪:“我们斧头帮可不是好惹的!”

沈毅冷笑:“她的事儿,我不管,可是外头被你劈坏的门,我却不能不管!”

顾清姿脸上三条黑线,敢情在他眼中,自己的一条命还没外头那门金贵呢!

“看来,你是不要命了!”那人怒了,手持着斧头就向他们砍了过来。

“啊!”顾清姿大惊,她拉着沈毅就想跑:“咱们快跑吧,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沈毅松开她,唇角轻笑,一个反手,就将那人即将砍过来的斧头扭掉了。

顾清姿愣在原地,看这人的手段,肯定是练了多年的,厉害啊!

“哎呦!”那人哀嚎着,沈毅趁机几脚上去,很快就将持斧之人收拾的哭天喊地,逃之夭夭。

空间农女很彪悍-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顾清姿, 沈毅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28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