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妻太嚣张-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蒋流苏, 章瀚伦

独家小妻太嚣张-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蒋流苏, 章瀚伦

第1章 卸磨杀驴

“哎,别打了,别打了!”某国际酒店的包厢里,一个女人躲在桌子底下不敢出来,她衣着凌乱,一头长发也变成了鸟窝。

“说,谁派你来的,竟然敢搅爷的饭局!”

一个身材中等,身穿花色西装的男人手里拎着酒瓶,怒气冲冲的指着桌子底下狼狈至极的蒋流苏怒声开口。

蒋流苏盯着男人手里的家伙有些害怕,真担心这丫的会把酒瓶子轮在自己的脑袋上。

她向里面缩了缩身子勉强笑了笑:“可能是个误会,误会!”

蒋流苏郁闷极了,今天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一摔杯子就有人接应自己吗,她现在都被揍成这副德行了,人呢!

“误会?老子的女朋友都让你弄吹了,老子可是追了她半年,好不容易答应和我吃饭,你竟然当着她的面给我抹黑,今天老子弄死你也解不了我心头之恨!”

蒋流苏听了有些蒙圈,那个女人是他的女朋友,不是谈合作的客户吗?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蒋流苏走神的时候,男人的手忽然伸到了桌子底下,一把抓住蒋流苏的头发,硬生生把人从桌子底下揪了出来。

蒋流苏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被扯下来的,疼的龇牙咧嘴,她不得不顺从男人手上的力道从桌子底下爬出来:“大哥,大哥,有话好好说,别动手,怎么说我也是个女孩子。”

男人将蒋流苏拎出来之后直接把人丢进了沙发里,他看着蒋流苏一脸的雀斑嫌弃的眉头紧皱:“女人又怎么样,看看你这副德行,恶心死我了都!”

蒋流苏是丑,脸上厚的要命的粉都可以刮下来和面了,红唇就像吃了人肉一样的血盆大口,她这个样子怎么会有人心疼。

蒋流苏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男人:“大哥,人家才十八,求求你,放过我吧。”

她只是个柔弱的女孩子,根本打不过这个男人,所以只能求饶了。

不过今天的事太奇怪,感觉哪里好像出了岔子。

蒋流苏可怜的模样在男人眼里却成了犯贱,他抬手就给了她一个巴掌:“说,你到底为什么坏我的好事!”

蒋流苏捂着火辣辣的侧脸有些为难,她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发展成这样子,她心里的苦向谁说去?

见蒋流苏不招,男人眼里闪过一抹阴狠:“不说是吧,好,你不说我是变-态狂吗,我今天就变-态给你看看!”

说着,男人抬手就伸向了蒋流苏的胸前,蒋流苏害怕极了,从包里摸出来的防狼剂狠狠地喷在了男人的眼睛上。

“啊……好疼,你他妈的对我做了什么!”忽然之间眼睛火烧一般的疼,男人实在忍不住跌坐在地上打滚。

蒋流苏害怕的后退一步,她担心男人再报复他,想都没想,直接拔腿就跑。

章氏集团,蒋流苏从出租车上下来,火急火燎的就冲进了公司顶楼。

今天的委屈不能白受,她倒是要问问那个男人到底是何居心,一定要给自己讨个说法!

很快,总裁办的门被她一脚踹开,入眼的就是男人一脸安然的坐在老板椅上上办公的情景。

“你怎么来了。”

男人一身黑色高档西装,五官英俊非常,棱唇紧抿,一双深邃的眼睛犹如千年深潭,波澜不惊。

“你怎么来了。”章瀚伦的语气中带着疑问。

看着章瀚伦不解的样子,蒋流苏心里冷哼,装,真会装!

她咬了咬唇,快步走了进来,气的将手上的包包狠狠地甩在了男人的笔记本跟前:“你说我怎么来了,你接应我的人呢,人呢!”

蒋流苏气的心肝肺都疼,这一年里,她为了这个男人办了多少事。

他是章氏的总裁,很多事情不便出面,为了公司,那些下三滥的事情都是她蒋流苏一个人摆平的。

手段是有些下三滥,但是蒋流苏也是有原则的,她算计的那些人都是些作恶多端的衣冠禽兽,虽说每次蒋流苏完成一次任务章瀚伦都会给她不少提成,但这么长时间,她都是用命在奋斗。

现在倒好,公司恢复正轨,这家伙就想借着别人的手卸磨杀驴了,想的美!

看着一身狼狈,火冒三丈的蒋流苏,男人眉头微皱声音低沉浑厚:“温柔模式。”

这女人的狂躁模式他很不喜欢,没大没小的,真是欠管教了。

蒋流苏不顾男人阴沉的脸色,啪的一拍桌子:“说,我哪里得罪你了,你要是不用我了你直说,我走就是了,你至于做的这么绝吗!”

越说心里越来气,果然这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别看他人模狗样的。

面对蒋流苏大嗓门的怒吼,男人强忍着心中的怒意,他冷哼一声抬手松了松领带,声音冰冷几分:“再说一遍,温柔模式。”

什么模式个屁!

蒋流苏一把合上男人的电脑,看着他那张俊美至极的脸一字一句的开口:“我告诉你,我是人,不是机器人,我会流血,会难过!”

蒋流苏说着,心里越来越苦,没认识章瀚伦前,她只是一个演员,她受不了娱乐圈的潜规则,光着身子就从酒店里跑了出来。

是章瀚伦给了她尊重,给她披上了一件西装,让她免受非议,她感恩,所以心甘情愿的扮演一个机器人,任由他利用,摆弄,她的世界里都是他的喜怒哀乐。

可是她的辛苦和付出在章瀚伦眼里不过就是理所应当,他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王子,她就是他的奴仆。

这三年,她蒋流苏受了多少委屈,她为了完成交代的任务,白天都是强颜欢笑,夜里一个人躲在黑暗的角落独自舔着伤疤。

他章瀚伦又不是她爸爸,他何德何能让自己付出一切?

“所以呢?”

看着面前张牙舞爪的蒋流苏,章瀚伦脸色阴沉的厉害,这女人真是越来越猖狂了,一定是他太纵容她了。

蒋流苏心里早就憋着一口气,在此刻终于爆发:“所以,你不应该耍我!你让我去搅陈总的饭局,我去了,合作吹了,你的人为什么没有接应我!”

第2章 冷漠无情

听了蒋流苏的话,章瀚伦从老板椅上起身,抬手整理了一下衣领,弯腰靠近蒋流苏看着她那张难看之极的脸问道:“合作你搅了?”

“废话!”

这不是明知故问,蒋流苏没好气的开口。

章瀚伦忽然嗤笑一声:“根据我得到的消息,一个小时以前,陈总已经和盛安集团签署了合同,你在哪搅的饭局?”

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狂妄的员工,工作没完成,反而跟他发火,这女人这是活腻了!

蒋流苏一听,整个人僵在那里,这怎么可能,难道那个男人不是陈总?

怪不得包厢里的气氛那么浪漫,而且只有一男一女两个人。

“燕都国际,268。”蒋流苏木讷的吐出这几个字。

章瀚伦听了一张俊脸冷的犹如千年寒冰:“上面写的地址是燕都国际身后的蓝鲸会馆!”

蒋流苏听了变了脸色,急忙掏出自己的手机,一看上面的信息,脸色难看的跟吃了死苍蝇一样。

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只有三个字:“完蛋了!”

“你到底有多没用才会范这样的简单错误,你和废物又什么区别?”章瀚伦神色冰冷,脸色难看至极。

蒋流苏顿时心里发堵,小时候奶奶就是一边打她一边骂她废物的,所以她对这个词很反感。

“如果我是废物,就不会替你办这么多的事情,如果我是废物,请问是谁照顾你的饮食起居和吃喝拉撒的?”

看着蒋流苏一脸的激动和愤怒,章瀚伦的脸色更加阴沉:“真瞧得起你自己,看看你这副样子,就是躺在床上等着别人睡别人未必瞧得上你。”

章瀚伦这人有一个特别的能力,就是毒蛇,他要么不说,一说话就扎人心,打人脸,以前有多少人被章瀚伦骂的狗血淋头,要不是蒋流苏脸皮厚,早就卷铺盖走人了。

要是以前,蒋流苏就不和章瀚伦计较,偏偏今天,她本来就心里委屈。

“你好行了吧,那些女人瞧得起你!你要是一无所有,就你这副臭德行,每天赚的钱还未必比大街上要饭的人赚的多!”

蒋流苏也学着章瀚伦毒舌的样子开口。

章瀚伦气的脸色铁青,直接把蒋流苏丢在了办公桌上。

“你干什么?”蒋流苏有些害怕,想要起身,却被章瀚伦死死的摁在桌面上。

“我就是想还原一下第一次见你的场景,我看看你到底吃了什么雄心豹子胆敢这样跟老子说话!”

说着,章瀚伦开始扒蒋流苏的衣服。

蒋流苏知道章瀚伦要做什么,所以拼命的挣扎:“你干什么,放开我!”

“上一次你能光着出酒店,这一次你就光着出公司,你不是很牛吗,我倒要看看你能厉害到哪里去!”

章瀚伦说着,动作更加粗鲁,眼看着自己就要被扒光,蒋流苏情急之下抬手就给了章瀚伦一个耳光。

章瀚伦今天碰了蒋流苏的逆鳞,那是她一辈子的伤疤,今天竟然被他硬生生揭开了,蒋流苏崩溃极了。

“你是找死!”章瀚伦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对自己下手,气得他顿时火冒三丈,恨不得把这女人生吞活剥。

蒋流苏惊恐至极,以最快的速度从办公桌上跳下来,迅速的整理自己的衣服,

章瀚伦的脸色比锅底还黑,蒋流苏缩着脖子站在一旁,整个人犹如受惊的小鹿,她是真害怕章瀚伦再兽.性大发。

五秒钟的沉默后,他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蒋流苏紧咬下唇点头,拿着包就转身离开,在她踏出门口的那一刻,学着章瀚伦云淡风轻的语气开口:“我的辞职信明天会送到您的办公室。”

在她摔门而去的时候,她没有看见,章瀚伦的俊脸扭曲的可怕。。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蒋流苏,以前的她脸上总是挂着温柔讨好的笑,说话的语气都透着软弱,今天是抽哪门子的风?

这才是她的真面目吧,以前这女人都是在他面前虚与委蛇。

这女人的演技真好,如果她没有离开演艺圈,迟早有一天会成为影后。

蒋流苏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住处的,这一路她都在回想曾经的心酸。

曾经的她在章瀚伦的眼里就是一个机器,只要他高兴,什么可爱模式,成熟模式,清纯模式等等,她都扮演过。

有时候,她感觉,跟在章瀚伦身边,比之前做演员都辛苦。

唯一一点,她不用去卖。

这么长的时间,在章瀚伦需要的种种模式下,她早就失去了自我,失去了本性,她受够了!

凌晨的时候,蒋流苏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浑浑噩噩中,她按了接听键。

“喂,章总秘书吗,你们章总赛车受伤了,他还赌输了钱,兄弟们也不让他走,你快过来解决一下!”

章瀚伦虽然有很多钱,但是从来不记得银行卡的密码,每当蒋流苏提起的时候,章瀚伦都会板着一张脸对她说:“那我还要你干什么。”

蒋流苏不但是章瀚伦的秘书,演员,而且还是他的管家和保姆,他的吃喝拉撒都需要她操劳。

一听章瀚伦出了事,蒋流苏猛地睁眼,连忙从床上爬起来本能的开始了自己老妈子的工作:“好,你帮我照顾他,我马上就……”

马上就到还没说完,蒋流苏忽然想起她已经辞了职,不需要再为那个男人操心,然后又安心的躺了回去。

她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对着电话那头似笑非笑的开口:“对不起,他现在已经不是我的上司了,你们随便处置。”

从今以后,章瀚伦是死是活,跟她没有半点关系!

挂了电话,蒋流苏很快又陷入梦乡,睡梦中,她梦见章瀚伦的公司倒闭,被很多人追债,章瀚伦狼狈的跪在自己面前求她帮他,蒋流苏想也不想就把章瀚伦狠狠地揍了一顿,把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出来,这感觉真爽,大快人心!

“咚咚咚!”

睡梦中的她正笑得开怀,忽然响起刺耳的敲门声,蒋流苏一翻身,整个人从床上滚了下去。

第3章 心意已决

她抹了一把口水,从地上起来。

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大,浑浑噩噩的蒋流苏立刻清醒。

这个时间能来她家,而且有门铃不按偏偏敲门的人,只有一个。

她真的不想开门,可是这样那家伙就会一直敲门,邻居会投诉她的。

蒋流苏叹了口气,开了灯,整理了一下自己就开了门。

房门一打开,一个修长挺拔的人影就朝着自己倒了过来。

闻着章瀚伦身上刺鼻的酒气,蒋流苏眉头紧皱:“你是先喝酒后赛车还是先赛车后喝的酒?”

章瀚伦打了一个酒嗝,不清不楚的吐出两个字:“忘了。”

蒋流苏对着他那张人神共愤的俊脸翻了个白眼,真是作死!

面对这位不速之客,蒋流苏没好气的问:“你来干什么?”

梦里她正翻身农奴把歌唱,还没高兴完就被这男人搅了,气死她了!

一想起两个人在公司刚发生的不愉快,蒋流苏真想把这家伙扫地出门!

听着蒋流苏不待见的语气,章瀚伦猛地离开蒋流苏的怀抱站直了身子,他捏着蒋流苏的肩膀一副质问的样子:“怎么,老子来你不欢迎?”

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跟他用这种语气说话,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下属!

这男人下手不轻,一点也不像受伤的样子,一定是他骗她的。

蒋流苏眉头紧皱忍着肩膀上的疼:“现在天还没亮,男女共处一室不好,我叫你助理接你回家。”

说完,她就伸手去章瀚伦的衣兜里拿电话。

章瀚伦忽然一把打开蒋流苏的手,话里透着醉:“你摸我干什么,老子是什么女人随便都能摸的吗?”

蒋流苏气的吐血,就他这变-态,她躲还来不及,还摸,她都怕脏了自己的手。

“我让小张接你回家休息,你也不能总呆在我这。”

章瀚伦一把推开蒋流苏,脚步踉跄的朝着卧室走去:“这也是老子的家,你敢把老子赶走?”

蒋流苏有些抓狂,还别说,这房子还真是章瀚伦买的。

当初她离开影视圈一无所有,章瀚伦就把这房子的钥匙甩给了她。

她现在辞了职,也不该住在这里了。

想到这,蒋流苏跟着章瀚伦进了卧室,抬眼就看见章瀚伦毫不客气的霸占了她的大床。

无奈之余,她决定最后一次服务这个恶魔,所以不情愿的给章瀚伦脱了鞋,然后盖上被子。

本以为这家伙已经睡着了,她转身刚要去沙发上睡,一只大手忽然将她扯到了床上,一具修长健硕的身体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

“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去,你还真想老子死在那里?”

章瀚伦捏着蒋流苏的下巴,语气中满是质问。

这女人敢放他鸽子,真是胆肥了,幸亏有好友帮忙,不然他就糗大了!

他的灼热的鼻息喷洒在蒋流苏的脸上,蒋流苏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我辞职了,不再是你的员工,您的事情和我无关。”

蒋流苏艰难的开口。

“老子同意了吗?”这女人竟然来真的,章瀚伦眯着眼睛,语气不善。

“我心意已决,无论你同不同意。”想起这三年在他身边受的委屈,蒋流苏红了眼眶,语气中带着坚定。

章瀚伦嗤笑一声:“怎么,辞职回去做演员,这次你怎么不怕被别人睡了?”

章瀚伦又开始了他的毒舌大法,让蒋流苏不知该如何是好,很直接的回道:“反正我就是不想在你手下工作。”

“哼,我倒要看看你的本事。”

说完,章瀚伦忽然眼睛一闭,趴在蒋流苏的身上开始打呼噜。

蒋流苏艰难的将身上的人推开站起身。

看着睡的跟死猪一样的老板,她露出一个奸诈的笑,直接将被子蒙在他头上。

因为呼吸不流畅,章瀚伦哼了两声,蹬了蹬腿。

蒋流苏狠狠地捂着章瀚伦的头,数了三十秒,才把被子掀开。

如果杀人不犯法,她真想捂死他!

章瀚伦这么一折腾,蒋流苏睡意全无,所以用一只手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开始收拾东西。

她要搬家,从此以后和这个恶魔老板断了一切关系。

天色大亮,章瀚伦醒过来的时候就听见翻箱倒柜噼里啪啦的声音,他看了看身边的环境才回想起来昨晚发生的事情。

他有酒后后遗症,头晕,恶心。

一侧头,就看见床头柜上放着一杯水,和一杯牛奶,这女人倒是细心。

“干什么呢?”

章瀚伦从卧室里出来,就看见蒋流苏在打包一切东西。

蒋流苏也没看章瀚伦一眼,淡淡的开口:“我已经辞职了,所以要搬家。”

章瀚伦眯着眼,忽然想起什么:“我睡觉的时候有一阵呼吸困难,是不是你对我下黑手了?”

蒋流苏顿了顿,然后淡定的看了章瀚伦一眼,用无辜的语气开口:“怎么可能,杀人可是犯法的,估计是您打呼噜的原因。”

谅这女人也不敢,章瀚伦一屁股坐在蒋流苏身边的沙发上:“这房子你可以先住着,如果你找不到工作可以再回去上班。”

“不必了,您放心,我死也不会再回去的。”

章瀚伦听了有些不可置信,这女人中邪了吧:“蒋流苏,我从来没发现你这么有种,当初还真是小看你了。”

蒋流苏轻哼:“有压迫就有反抗,现在是和谐社会,我又没有卖身给你,凭什么都听你的。”

蒋流苏对上章瀚伦深邃的眼睛,这么久,她终于可以无忧无惧的和他对视。

看着蒋流苏那张清丽的脸蛋,章瀚伦有些失神,自从第一次见面之后,她都是活在浓妆艳抹的面具下,再见这张脸,恍如隔世。

看着她一副坚定的样子,章瀚伦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点头:“好,老子同意你辞职,我倒要看看你离开我能活多久,到时候不要跪下来求我收留你!”

“您放心,我就算露宿街头也不需要你的可怜!”蒋流苏说完,打开门,拎着行李箱就走。

看着蒋流苏的背影,章瀚伦气的额头青筋暴起:“作死的女人!”

独家小妻太嚣张-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蒋流苏, 章瀚伦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40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