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去缘浅经年-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叶年儿, 简祁夜

情去缘浅经年-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叶年儿, 简祁夜

第1章 恐怖的场景

装修精致豪华的房间里,价值不菲的水晶吊灯发出微弱的光芒,房间里很暗,但依旧可以看清男人棱角分明的五官,和嗜血的眸子。

他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抹寒意,看向跌坐在地上全裸着身体的女人。

女人求饶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简总,我以后……以后,再也不敢了。”

他勾了勾嘴角,眸底的寒意更浓,玫瑰色的薄唇抿的极紧。

“以后?”简祁夜冷笑。

“简总,放过我。求求你……”女人快速爬到简祁夜身边。

看着女人越发抖动的身体和惨白的脸色,简祁夜漆黑的眸中流泻出一丝玩味,刚才脱衣服的时候她可不是这副表情啊!

当简祁夜的视线转移到女人紧攥着他衣角的手上时,怒气瞬间涌上心头,他最讨厌被这种女人触碰。他顺手拿起一旁摆放在桌上的花瓶。

砰!

一声清脆的巨响!

女人睁大着双眼,花掉的妆容让人分辨不出她现在的表情,软绵绵的向后倒去,死一般的躺在了地上,头下慢慢的流出殷红的现鲜血。

一道惊恐的目光落到女人头部下快速形成血泊的鲜血,然后瞬间消失,一直躲在房门外的叶年儿紧咬着嘴角,努力的控制着自己颤抖的身体。

他……

那个男人应该就是她要找的简祁夜。

对,一定是他!

叶年儿屏住呼吸,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将视线再次落到简祁夜如冰一般的俊颜上,那双深邃漆黑的眼眸此时满是阴狠。

骨节分明的手上拎着一个残破的花瓶,碎片落了一地,掺杂着女人新鲜的血液。

空气里漂浮着的淡淡血腥味让简祁夜皱起了眉心。

碎片在昏暗的灯光下发出瘆人的寒芒。

叶年儿吞了吞口水,脸色异常难看的慢慢向旁边挪动着脚步,她倚靠在冰冷的墙壁上,感受着力气一点点从身体里抽离。

怎么会?

那个男人怎么会这么阴狠,他明明,明明……比外界传言的还要狠毒。

叶年儿的心脏已经跳到了嗓子眼,她亲眼看到了花瓶落在女人头部上的一瞬间,顿时喷涌而出的鲜血丝毫不差的印在了她的瞳孔上。

房间里的佣人开始快速的清理现场。

门外的叶年儿早已经没了踪影,她大口喘着粗气,蹲在夜徽庄园的墙角外,眉眼间满是惊恐。

幸好,她刚刚没有出现在简祁夜那个男人的面前。

女人满身血迹的模样倏地浮现在她的眼前,叶年儿痛苦的闭上了眼眸,脑海里一片混乱。

怎么办?

她千辛万苦的溜进这里,就是想挽救大伯的即将破产的公司。现在看来那个男人一定不会心慈手软的放过大伯。

犹豫再三后,叶年儿为了保命还是选择了离开……

三个小时后。

缪斯帝酒吧。

混杂的空气中夹杂着烟和酒的气味,音乐被开到最大,几乎要震破叶年儿的耳膜,她坐在吧台看向不远处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腰肢和臀部的男女,装扮艳丽的女子妖娆妩媚的混在男人堆里面一杯一杯的喝着可能被掺了药的酒,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那些操纵的男人。

“呵……”

她冷笑一声,嘴角的若有似无的弧度在暧昧的灯光下显得更加的漂亮,叶年儿的脸颊越来越红,她目光迷离的看着手中的红酒,扬起一抹弧度,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她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喝了多少杯了。

为什么?

为什么会叶家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明明再坚持两年,她就有能力照顾弟弟离开叶家了。

现在……

一切都化为了泡沫。

将面前的空酒瓶子全部扫落在地,叶年儿摇摇晃晃的离开了酒吧。

迎面的冷风将她混乱的思绪稍稍赶走了些,她寻了最近的一家酒店便走进了进去。

跌跌撞撞额走在酒店的走廊上,喉咙像是被火烧过一样,干的难受。她吞了吞口水,撑着软绵绵的身体摇摇晃晃的朝前面走去。

“5208……5208……到底在哪……?”

她拿着房卡,趴在门上,一间一间的寻找着。

不远处,简祁夜努力的控制着自己意乱的思绪,额头上渗出了一层密汗,面前的视线有些模糊。

身体急切的需要着什么。

该死!

那个女人竟然敢在他的酒中下药,他没有注意迎面跌跌撞撞走来的女人,整个人像是处在滚烫的岩浆中一般。

热……

叶年儿冷不防的撞上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硌的她肚子疼。

唔……

“什么东西……”

叶年儿疼的捂住了肚子,她抬眸看向面前的男人,男人正以一种极其复杂的目光看着她,他分外好看的脸上闪着红晕。

喉结上下滚动着。

“好帅的男人!哈哈……手感还挺不错。”

女人柔软的手指正不安分的游走在简祁夜的某处,他的喉咙一紧,眸底迸发出强烈的欲望。

而叶年儿丝毫没有发现自己正在一步步踏进危险之地,她一张精致的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傻笑,目光迷离的盯着男人高高隆起的某处,指尖戳着,小声开口道,“它……怎么了?”

这个蠢女人!

简祁夜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欲望,伸出手一把将蹲坐在地上的女人牢牢抱在了怀里,大步朝不远处的房间走去。

叮!

房门被打开。

简祁夜把怀中不停乱蹭的叶年儿一把扔在了柔软的床上,他没有开灯,但女人身上特殊的气味却被他记得很清晰。或许是突如其来的重力让女人感觉到不适,她轻轻哼了一声,却瞬间把简祁夜身上的火引到最高。

他用力的撕扯掉叶年儿身上的衣服,滚烫的薄唇犹如雨滴般的砸落在她光滑的肌肤上。

“唔……”

好热!

整个人像是处在滚烫的岩浆中一般,叶年儿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体里是有未有过的快感,在酒精的麻痹下她很快便失去了所有思考能力。

……

次日。

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轻轻的洒在了满是衣物的地板上,窗帘被微风轻卷起,叶年儿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昨晚的记忆断断续续的浮现在她的脑海香艳缠绵的画面与下身的疼痛一阵阵涌上,让叶年儿的睡意顿时消失。

心,一时如陷冰窟。

她……

她掀开柔软的真丝被,紧闭着的眼眸缓缓睁开,入眼便是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和满身大大小小的淡红色吻痕。

以及深浅不一的牙印……

心,更加冰冷!

第2章 最后的办法!

叶年儿张了张嘴,眸底满是恐惧和不安,一双红唇抿的极紧,眸光颤抖的看向四周的环境。

那个男人是谁?!

不敢再想下去,她努力的撑起自己绵软无力的身体,忍痛慢慢的朝浴室走去,脸上是痛苦的神情。

下体传来的疼痛不停的提醒着叶年儿这个铁一般的事实。

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失去了第一次?

脸上似乎是有什么滚烫的液体划过,叶年儿麻木的抬起手背轻拭了一下惨白的脸颊,才发现泪水早已布满了脸颊。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叶年儿久久的不能回过神来,她目光呆滞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让她的心再次沉入了谷底。

到底是谁!

不知道在浴室里坐了多久,叶年儿才整理好思绪,穿上地上散落的衣服离开了酒店。

脑袋里昨晚的记忆依然在断断续续的播放着。

羞耻感紧紧的将她包裹。

可恶的男人!

知道是谁干的,叶年儿一定会杀了他!

同一时间。

简祁夜驾车来到夜氏集团,二十九层办公室里等待的是简震天。

他的父亲!

秘书面带难色的来到简祁夜面面前,将厚厚一叠照片低头送到了简祁夜面前。

总裁,董事长让你选一个结婚对象。”

“拿走!”

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眸中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隐忍。

“可是……董事长说你这个月必须结婚,无论对象是谁,他……”

秘书咽了咽口水,鼓起勇气继续说道;“董事长,他想抱孙子。”

孙子!

简祁夜的耳边顿时想起了昨晚在他身下求饶的女人,以及被她极力压制的呻吟声。

叶家!

叶牧从公司赶回来的时候,林玉芝已经把家里的能出气的东西全砸了,一双眼睛通红的看着叶母。

尖锐的声音喊道,“你还有脸回来,你看看,看看这是什么?”

一纸文件被林玉芝用力的扔到了叶牧的脚边。

“我……”

他不知道该怎么向林玉芝解释,前段日子为了尽快的弥补公司财务上的漏洞,叶牧只好把房子抵押给银行。

没想到……

这一天还是来了。

“你什么你!我们现在怎么办?是不是要流落街头了!!”

林玉芝依然朝着叶牧大呼小叫着,怒意紧紧包围着她的理性,丝毫没有注意到叶牧越来越煞白的脸。

“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当年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你。”

林玉芝犹如一个泼妇般坐在地上不停的诉说着自己心中的委屈,“如果不是因为你把那个扫把星带到家里来,我们家现在也不会变成这副模样。”

一提到叶年儿,林玉芝的心里更加的难受,恨不得立刻将她们姐弟俩赶出叶家。

林玉芝尖锐并恼怒的声音在叶牧的耳边越来越模糊,胸口像是被压上了一块巨石,几秒后,他重重的摔倒在地。

砰!

突然,叶牧倒地的声音传入了林玉芝的耳中,她抹了一把眼泪,朝叶牧的身边看去。

随后,脸上的神情立刻僵住。

“老公!”

她大叫着跑到已经昏迷的叶牧身边,泪水瞬间犹如决堤的洪水般流出了眼眶,“来人啊,快来人啊!!”

看着昏迷不醒的叶牧,林玉芝的眉头紧皱着,心里似乎已经有些后悔自己刚才说过的那些话了。

接到林玉芝电话的时候,叶年儿正在酒店调着昨天晚上的监控。

一听到叶牧昏倒的消息,她立刻跑了出去,身后的电脑屏幕上快速的闪过了简祁夜出现以及抱着她离开的画面。

回到叶家后,林玉芝正在厨房里忙碌着什么。

叶年儿焦急的跑到了叶牧的房间,入眼便是床上脸色惨白呆呆望着天花板的大伯。

她的鼻子一酸,泪水险些夺眶而出。

叶年儿微颤着身体慢慢的坐在了床边,出声,是她都为想到的颤抖,“大伯,年儿回来了。”

床上的男人听到叶年儿的声音后,缓缓的转过了头,眉眼间满是自责和内疚,“年儿,大伯对不起你。”

闻言,叶年儿一直抑制的泪水顷刻间便流了下来,嘴角一抹苦涩慢慢散开。

“大伯,你没有对不起我。”

如果不是叶牧,她恐怕早就离开这个世界了,更不会有现在。

一只略显苍老的手慢慢的附在了叶清的手上,她目光颤抖的看着床上的男人,抽泣着声音道,“大伯,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年儿。”叶牧的声音很虚弱,俨然一副受了重大打击的模样,“这座别墅三天之内就不属于大伯了,以后你和安儿该怎么办啊?”

叶牧的话让叶年儿的泪水更加汹涌,她咬着唇角用力的摇了摇头,半晌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大伯……年儿没事,你一定要坚持下去。”

他千万不能有事。

她还没报恩呢。

“唉……”

叶牧无力的叹了口气,握着叶年儿的手更加用力,绝望的目光看向上方的天花板,道“都怪大伯没用,早知道就提前存一笔钱,这样……你……咳咳……”

“大伯,你别说话了,你放心,年儿一定会想办法帮你解决这个危机的。”

安抚好叶牧的情绪后,叶年儿便起身走出了房门。

迎面,是端着汤的林玉芝,她轻轻的唤了一声,“婶婶。”

“别叫我!不是你这个扫把星,我们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

叶年儿离开的脚步倏地停住,眸底渐渐流泻出一抹痛苦。

她一双薄唇抿的极紧,将眉眼间的痛苦之色隐藏的干干净净,抬起头,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眸直直的盯着身旁的林玉芝。

“婶婶,我不是扫把星,我一定会想办法把解决掉叶家的这次危机。”

从未有过的强硬口吻让林玉芝微愣了两秒,再反应过来时,叶年儿已经大步离开了。

“呸!”

她呸了一口,夹杂着嫌弃和讥讽的目光看向叶年儿快速消失的背影。

真是可笑,她以为她是谁?!

她要是有办法,那她林玉芝就能上天。

叶年儿坐在驾驶座上,目光下意识的看了眼叶家别墅的方向,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指节慢慢泛出惨白。

情去缘浅经年-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叶年儿, 简祁夜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56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