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局:妃心难测-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夏侯琳珑, 傅翊韬

玲珑局:妃心难测-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夏侯琳珑, 傅翊韬

第1章 惨痛的代价

“啪!”

刺耳的鞭响划破暮色长空,狠狠地抽在韩静怡的身上,雪白的肌肤上便是一道血痕。

“贱人,这次送往边关的军妓本来就少,你还敢跑,真是活腻了!”

一个一身锦衣华服容貌娇美的女子手里握着一把鞭子,朝着韩静怡又狠狠的抽了过去。

韩静怡额头冷汗淋漓,脸色惨白,身上更是一丝不挂,此时是正值寒冬,大雪纷飞,寒风呼啸,冷风刮在身上,寒意刺骨。

“韩如意,不要忘了,你也是韩家的女儿,你怎么忍心让韩家落得如此下场!”韩静怡咬牙切齿的对着满脸得意的韩如意开口。

韩家大权在握,早就惹皇上不满。边关战乱,韩秉承甘愿将手里的兵权交出,却没想到被皇上扣了一个举兵谋反的帽子,还容不得韩家解释,男子全部被强行赐死,女子便沦为军妓。

而这一切如此顺利,当然离不开韩如意从中作梗。

“哈哈哈?”

听见韩静怡的话,韩如意笑的阴冷:“我娘嫁到韩家那么多年,为了府中琐事操碎了心,得到了什么?十几年,爹他宁愿正房夫人的位置空着,直到我娘死也不愿扶我娘上位,为什么,在他眼里从来没有把我们母女当过亲人,为什么你能嫁给成王,而我只能嫁给一个普通大臣家的庶子,我不甘心!”

韩静怡听了不停的摇头:“当初要不是我娘出手相救,你娘就是红楼里的一个出来卖的。你娘悄悄爬了我爹的床,爹和娘能让你娘活着,又生下了你已经是最大恩赐了,你竟然还不知足!”

“贱人,看看你自己的下场,还有脸和我翻旧账!”说着,韩如意的手意有所指皇宫的位置继续道:“爹他惹皇上不满,落得如此下场和我有什么关系,眼下你也只不过是一个千人枕万人骑的军妓而已,还敢教训我!”

韩如意说着,目光打量了一下韩静怡的身体一副厌恶的样子:“从来没想到我的好姐姐有一天会落得这样的下场,我要把你现在的样子画成画像,让京城乃至整个天下的人都看看你不穿衣服的样子,哈哈哈。”

说着,韩如意的手捏住了韩静怡的下巴:“还想做成王妃,做梦!你这副样子如果让成王殿下看了,他一定会十分高兴的!”

韩如意一摆手,身后的人已经开始给韩静怡作画,那些人看着韩静怡的时候,目光里满是邪火,韩静怡心里害怕极了。

她从来没想到自己会落得如此下场,而让她落得如今这种地步,眼前这个吃里扒外的妹妹,功不可没。然而,最大的罪魁祸首却是她的未婚夫,成王慕容衍。

事已至此,韩静怡不可能去边关做军妓,更不想看见自己的画卷流传整个天下,而摆脱眼下困境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死。

“韩如意,替我转告那个畜生,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老天迟早会收拾你们!”

韩静怡忽然笑了,眼中流露着不甘的恨意。

看着韩静怡的笑韩如意忽然心里有些发毛,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韩静怡的嘴角有鲜血溢出,然后便没了声息。

没想到韩静怡竟然咬舌自尽,韩如意愤的扔了手里的鞭子:“你以为你死了就能保住清白,做梦!”

临死前,韩静怡听了‘污了她的清白’这句话时,死不瞑目,她心里那个恨啊,恨自己连累了整个韩家,恨慕容衍的阴狠卑鄙,恨韩如意的蛇蝎心肠,如有来生,她一定要让那些人血债血偿。

第2章 再世为人

“啊!”身子散架了一样的疼,韩静怡惨叫出声,难道自己咬舌没有死?那自己岂不是被人侮辱了。一想到这里,韩静怡猛地睁开了眼睛。

春禾手一抖,手里的药碗落在地上,摔个粉碎,也顾不上碎掉的药碗,春禾红着眼睛扑到韩静怡的身边:“郡主,郡主您醒了,吓死奴婢了......呜呜......”

韩静怡环顾了一下四周,房间的装饰华丽富贵,紫金香炉里洋溢着袅袅香烟,窗棂旁的七彩兰花开的煞是惹眼,这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能享受的起的。

“这是在哪,你是谁?”韩静怡的目光最后落在床前哭的呜呜咽咽的春禾身上。

春禾急忙用袖子擦了眼泪:“郡主,这是您的闺房,我是春禾啊!”

听了春禾的话,韩静怡皱眉,脑袋里好像有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一闪而过。

郡主,夏侯琳珑?她这副身子竟是南葵国夏侯将军的女儿?

夏侯府在南葵国可谓实力雄厚,夏侯将军的姐姐乃是当朝太后,而夏侯家的夏侯尚哲和四公主也有了婚约。

表面上,夏侯家风光无限,但所有人都知道,皇上早就忌惮夏侯家的实力,一有机会就会将夏侯一族连根拔起。

“五公主也真是的,对婚事不满应该找皇上去,没事和郡主撒什么气,害的郡主您从明月楼掉下来,这下皇上直接把她禁足到出嫁,活该!”春禾说着给韩静怡倒了杯水然后扶着她坐了起来。

“那,五公主要嫁给谁?”韩静怡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

“北岳国的战神镇国王啊!”

听见北岳国的时候,韩静怡握着杯子的手抖了一下亲,里面的水洒了出来。、

春禾拿了一旁的布巾擦去韩静怡手上的水,又忍不住嘟囔:“哎,要说这五公主也是可怜,听说那镇国王常年卧病在床,说不定哪天就一命呜呼了,五公主嫁过去就是守活寡。”

一想起韩家的死,韩静怡就压抑的喘不过气来。听见春禾的话,她心里有了一个想法。

镇国王虽然深受残疾,但是兵权在握,北岳国除了韩家就属镇国王最有权利了。

她想报仇,眼下正好有个机会,如果......

一想到这里,韩静怡艰难的下了床。

“我给五公主书信一封,你悄悄让人送进宫里。”

三天后,皇上的圣旨到了夏侯府。

夏侯将军领完圣旨便将韩静怡唤到了书房。

“琳珑给父亲大人请安?”

几天过去韩静怡也接受了她现在夏侯琳珑的身份。

夏侯琳珑的话还没有说完,“啪”的一下,夏侯将军手里的茶盏狠狠的摔在了她的脚底下,夏侯琳珑虽然心惊,但是丝毫未动。

“皇上赐婚的事情,是你做的手脚!”夏侯将军阴沉着脸看着夏侯琳珑。

“是。”夏侯琳珑毫不犹豫的开口。

“孽女,真是孽女,镇国王他手握兵权,如果你嫁过去,皇上一定会认为我们夏侯家和北岳镇国王连手想要图谋不轨!那个镇国王常年卧病在床,你图他什么!”

夏侯将军气急败坏的走到夏侯琳珑身边,抬手就想给她一个巴掌。

“父亲,你心里早就明白,就算没有联姻的事情,我们夏侯家也早就是皇上心中的一根刺,只要一有时机皇上一定会打压我们夏侯家,我嫁给镇国王就是给夏侯家寻一个靠山,将来皇上想要动夏侯家也会掂量掂量,如果我不嫁给镇国王,那一定会嫁给皇子,您认为是皇上的儿子可靠还是镇国王可靠?”

夏侯将军的手僵在半空,神色复杂,他从来不知道这个娇生惯养的女儿竟然能把这件事看的如此透彻。

“父亲难道想成北岳的第二个韩家吗?赐婚的事情我做的很隐秘,皇上暂时怀疑不到我们头上。”夏侯琳珑目光直视夏侯将军的眼睛。

夏侯将军缓缓收回手,脸色凝重,这几年他怎么看不出来皇上的想法:“可是镇国王他和废人没什么两样,你嫁过去就是守活寡啊!”

“父亲,只要能保住夏侯家,牺牲我一个没什么,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但是表面上您不能表现出?”

“我明白,我这就进宫找皇上讨个说法!”

夏侯将军说着,一甩衣袖出了门,夏侯琳珑看着雷厉风行的父亲嘴角上扬,有夏侯家这个靠山,她替韩家报仇会容易许多。

傍晚的时候,夏侯将军阴沉着脸从宫里回来,身后跟着皇上贴身太监,原来是皇上为了安抚夏侯将军送了不少好东西来,夏侯琳珑看着那些价值连城的东西心里忍不住赞叹,这皇上是下了血本了。

婚期已至,北岳的迎亲队伍抵达长安城,在一处茶楼,夏侯琳珑看见了那个让她恨之入骨的那张脸。

“小姐,小姐您怎么了?”

春禾看着夏侯琳珑那张惨白的脸担忧的问。

“你知道迎亲的人是谁吗?”夏侯琳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北岳皇上最宠爱的皇子成王殿下啊。”春禾一脸单纯的开口。

夏侯琳珑确定下来之后,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凝结,慕容衍,我们还真是冤家路窄,路还很长,我们慢慢玩!

出嫁的那天,夏侯夫人哭的背过气去,夏侯将军也是唉声叹气,接待宾客的事情直接交给了大儿子夏侯尚哲。

一身红衣的夏侯琳珑拜别了夏侯家的所有人,被大哥夏侯尚哲背出了门,在上马车的时候,一只大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郡主小心,本王扶郡主上车。”

听见熟悉的声音,夏侯琳珑的脑袋嗡的一下,脸上的血色渐渐褪去,身上的体温也在下降。

“郡主是不是病了?”

看着夏侯琳珑的样子,慕容衍担忧的问。

第3章 客栈失火

夏侯琳珑转过,看着那张俊美精致的脸,强忍着心中滔天的恨意,声音淡漠:“多谢成王殿下关心,男女有别,请成王殿下自重。”

说完,夏侯琳珑抽回手,提着裙摆上了马车。

看着消失在马车门口的红色身影,慕容衍看着自己悬在半空的那只手,笑的邪魅:“有意思。”

傍晚的时候,马车行到一处小镇。

“郡主,客栈已经安排好,请您下车。”

听见外面的声音,夏侯琳珑忍不住皱眉,她从马车里出来,就看见了一身锦衣华服的慕容衍站在跟前,见他又伸手过来,夏侯琳珑将手伸向了一旁的春禾。

慕容衍看着故意和他保持距离夏侯琳珑,不怒反笑:“郡主,外面粗陋不比家里,本王已经叫人将一切安排好,郡主有事可以叫下人直接找本王。”

“那就多谢成王殿下了。”夏侯琳珑礼貌的对着慕容衍开口。

“本王职责所在。”慕容衍笑着道。

“郡主,那个成王怎么回事,我总感觉他是有意接近小姐。”房间里,春禾一边伺候夏侯琳珑洗漱一边开口。

夏侯琳珑嘴角笑的灿烂:“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夏侯家也不是任由人欺负的主,叫我们的人都小心点。”

可能一路颠簸有些累,夏侯琳珑早早的就睡下了。

只是睡梦中,有一股刺鼻的烟味,耳边传来嘈杂的声音,夏侯琳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着火了.....着火了......快救火......”

此时,夏侯琳珑住的那家客栈忽失火,火势渐渐增大,外面的人乱成一团。

“王爷呢!”外面的将领环顾了一下四周,急忙开口。

大家东张西望了半天,也没看见慕容衍的身影:“禀大人,王爷恐怕还在里面。”

“还不派人进去救王爷,要是王爷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所有人都要脑袋搬家!”那人开口,有人已经不要命的冲进火海里?

房间的温度越来越高,夏侯琳珑感觉自己就要被高温吞噬,隐约间她感觉自己被人抱在了怀里。

过了一会而,夏侯琳珑感觉到周遭的温度忽然又冷了下来,身体的不适让她忍不住皱眉。

“郡主?郡主?郡主您醒醒!”

身体被剧烈的摇晃,夏侯琳珑渐渐有了知觉,一睁眼就看见蓬头垢面还有一股焦糊味道的春禾,夏侯琳珑看着她睁大眼睛:“春禾,你这是怎么了?”

见夏侯琳珑安然无恙,春禾松了口气,哇的哭出声来:“客栈失火,奴婢没有找到郡主,可把奴婢吓死了!”

“失火?”夏侯琳珑听了皱眉,客栈那么多人把手,怎么会失火,这其中肯定有蹊跷。

忽然感觉到身后的温度,夏侯琳珑回头,就看见了慕容衍那张脸,吓得她一下子从慕容衍的怀里站了起来,再怎么说慕容衍也是个王爷,她又是要嫁给镇国王的,慕容衍怎么能在大厅广众之下就这样抱着她,这让大家怎么想他们的关系。

“郡主没事就好,可让本王担心坏了。”慕容衍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缓缓从地上站起来。

夏侯琳珑看了一眼春禾,春禾急忙开口:“郡主幸亏王爷将您从里面抱了出来,不然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听见春禾的话,夏侯琳珑眉头皱得更紧,她的目光落在慕容衍身上,看见慕容衍关心的目光为之一怔,心里仿佛明白了什么。

“王爷,您受伤了,还是请太医为您处理伤口吧。”经过刚才的事情,春禾对慕容衍的态度好了许多。

“郡主可有受伤?”慕容衍声音中带着关怀。

“我没事,多谢王爷相救。”夏侯琳珑的声音依旧淡漠。

慕容衍点头:“那就好。”

说完,慕容衍捂着胳膊走向一旁。

春禾急忙挽住夏侯琳珑的胳膊:“郡主,成王殿下真是个好人,把您从火海里救了出来不说,还担心您的身体,忍着身上的伤硬是抱着你不松手,太医来劝了好几次呢。”

夏侯琳珑听了。嘴角笑的意味深长:“是吗,那可要好好谢谢成王殿下。”

“郡主想怎么谢?”春禾十分单纯的开口。

“我们临行前娘亲不是给我准备了好多补身体的食材吗,叫人给成王殿下熬一碗补汤,我亲自送过去。”

夏侯琳珑说着,目光望向慕容衍的方向,反复感受到身后的目光,慕容衍转身朝着夏侯琳珑露出一个魅惑的笑。

夏侯琳珑整个人僵住,上一世的她就是沉浸在这个男人的笑容里无法自拔,她为了博得男人一笑付出了太多太多,可是换来了什么?

第4章 镇国王到

因为客栈失火,慕容衍征用了一处民房,民房虽然简陋,但是下人打理的却干净整洁。

夏侯琳珑敲响了慕容衍的房门,很快慕容衍便开了门。

“郡主,这么晚不睡,可有事?”慕容衍的声音温和,语气中尽是关心。

夏侯琳珑笑了笑:“成王殿下为了救我受了伤,为表示感谢,我特意叫人熬了补汤,还请成王殿下赏脸。”

慕容衍朝着里面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夏侯琳珑顿了顿:“夜色已深,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让人误会。”

“本王只是想和郡主说几句话,郡主莫不是怕本王图谋不轨?”

慕容衍把话说道这份上,夏侯琳珑也不好拒绝,只能硬着头皮进了门。

夏侯琳珑坐在桌前,看着对面的慕容衍将补汤一口一口的喝下,掩盖住目光的冰冷:“成王殿下可是有话要和我说?”

看着夏侯琳珑那张清丽的脸蛋,慕容衍莫名的胸口一热:“镇国王的情况想必郡主都清楚吧,终年卧病在床,行动不便,郡主嫁过去恐怕一辈子都毁了?”

夏侯琳珑喝了口茶:“哦?那成王的意思......”

“如果郡主愿意,本王的王妃之位可以由郡主来做。”

夏侯琳珑听了慕容衍的话,袖子里的双手紧握成拳:“虽然我对北岳的事情不了解,但是听说成王殿下是有未婚妻的。”

“韩家对父皇不敬,竟然想举兵造反,本王和韩静怡之间早已恩断义绝。”

恩断义绝四个字,让夏侯琳珑心中怒火翻涌:“这么说,成王殿下对您的未婚妻没有半点情义了?”

“哼,本王的妻子,她还不配!”慕容衍毫不掩饰对韩静怡的厌恶。

夏侯琳珑忽然浅笑着起身,走到慕容衍身边,弯腰将唇靠在他的耳边:“如果嫁给成王,我还真担心我会成为第二个韩静怡。”

两个人距离如此之近,闻着夏侯琳珑淡淡的馨香还有耳边的温言细语,慕容衍抬手就把夏侯琳珑扯进了怀里:“郡主温柔美丽,本王怎么舍得。”慕容衍的大手抚夏侯琳珑光滑的侧脸,语气中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夏侯琳珑强忍住想要杀了他的冲动抬手勾住了慕容衍的脖子:“可是,南葵皇帝是赐婚我与镇国王的,若是我跟了成王殿下,这?”

夏侯琳珑说着,脸上一副为难的表情。

“那又怎样,只要我们生米煮成熟饭,凭父皇对本王的宠爱,一定会把你赐给我的!”

说着,慕容衍起身,抱着夏侯琳珑朝着有些简陋的木床走去。

夏侯琳珑主动解了自己胸前的扣子,看着领口白皙的肌肤,慕容衍感觉血脉贲张,直接将床上的美人压在了身下。

只是原本顺从的夏侯琳珑忽然变了脸色,朝着门口喊道:“来人啊?救命啊?成王想要非礼我!”

慕容衍没想到这女人忽然翻脸,虽然震惊,但还是控住不住体内的火焰:“想要反悔?也得看本王给不给你这个机会!”

慕容衍抬手就撕开夏侯琳珑胸口的衣服低头就吻上了她雪白的脖颈。

看着慕容衍的疯狂,夏侯琳珑有些后悔自己的做法,以慕容衍的能力,她夏侯家的人暂时还不是他的对手。

夏侯琳珑挣扎着,希望她安排好的人能来救她,可是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眼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减少,她的脸色惨白了起来。

“你放开我,如果你对我做了什么,我夏侯家不会放过你的!”

慕容衍死死的抓住夏侯琳珑挣扎的胳膊:“只要你成为本王的女人,你们夏侯家除了和我站在一条线上,没有别的办吧!”

慕容衍终于说出了他心中的想法,这次他表面上是迎亲,实则就是想拉拢夏侯家的势力,近水楼台先得月,慕容衍打算的倒是不错。

正当慕容衍靠近夏侯琳珑的红唇,房门忽然被踹开。

“成王想要对本王的王妃做什么!”

男人的声音霸气十足却明显的有气无力,夏侯琳珑顺着目光望去,只见一个一身青色长袍的男人坐在木制轮椅上,他面色暗黄,瘦骨如柴,但是那双眼睛却凌厉的让人望而生畏。

慕容衍侧头,看见门口突然出现的人满是震惊,迟疑了一下才从夏侯琳珑的身上离开,神色中没有半点惊慌:“呦,镇国王殿下不好好在京城养病,怎么来这里了。”

“皇上赐婚,本王亲自迎接方可表示诚意。”傅翊韬浅笑着看向慕容衍。

“诚意?”慕容衍上下打量了一下傅翊韬:“看看你这副鬼样子,你要是有诚意不如一头撞死,省得耽误人家姑娘!”

夏侯琳珑看见慕容衍对傅翊韬的态度,心里明白了傅翊韬在北岳国的处境。

即使慕容衍出言不敬,但傅翊韬脸上依旧带笑:“成王殿下也知道本王还没死,竟然敢对本王的王妃图谋不轨,这件事情成王是不是应该给本王一个交代?”

傅翊韬的声音不大,但是小小的房间有种压抑的感觉,夏侯琳珑明白,这就是气场,一个横扫天下,让敌人望而生畏的定国王的气场。

就在夏侯琳珑发呆的时候,傅翊韬的轮椅已经到了她面前,傅翊韬柔和的目光看向她,抬手将腿上的毯子递给了夏侯琳珑。

她愣了一下,接过毯子,感受着房间里尴尬的气氛,心里下了一个决定,既然事情发展成这样,那她不把事情闹大,怎么对得起远道而来的傅翊韬?

“成王殿下对做出这种事情,我没有脸面再见镇国王,还请镇国王做主,将来给我们夏侯家一个交代,也不枉父母生我养我一场!”

夏侯琳珑的话说完,然后朝着一旁的柱子狠狠的撞了过去。

“砰!”的一声,入眼的是一片鲜红,头痛愈烈的感觉让夏侯琳珑直接晕死过去。

倒地前,她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怀抱,虽然那个人的胸膛虽然不够宽阔坚硬,却让她莫名的安心。

傅翊韬看着怀里额头上鲜血直流的女子,脸色阴沉的可怕:“来人,把慕容衍给本王吊在树上,抽一百鞭子!”

“傅翊韬你敢!”

玲珑局:妃心难测-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夏侯琳珑, 傅翊韬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87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