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娇妃在上-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云楚梨, 百里夜楼

穿越之娇妃在上-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云楚梨, 百里夜楼

第1章 这什么套路!

睁开眼,云楚梨半天也没反应过来,她堂堂影后级别的大咖,竟然穿越到青楼,成了一个徒有外表的花瓶歌姬?

这什么套路!

“来人,把这个贱人给我绑了!”

突然一声巨响,云楚梨的房门被人暴力踹开,扇子姐拎着麻绳凶神恶煞的闯进来,看到云楚梨她眉毛一拧,“还在这清闲!妈妈交代了,今天就是死也得给她扔到钱大人的床上,你们几个还不动手!”

几个手脚粗实的婆子冲上来,云楚梨眼神一寒,一脚踢开一个,“你们是什么东西?”

扇子姐没想到云楚梨平时柔弱的,竟然有这么大的劲,转眼哂笑起来,“你?一个即将任人践踏的妓,不要再徒劳的反抗了,从进了花庭舫妈妈给了你足够的时间适应,是你自己给脸不要脸的!”

话没说完,扇子姐突然感觉左脸一疼,转眼一个大红巴掌便印在上面。

“嘴巴不干净,就要打。”云楚梨揉着手腕,不等扇子姐回过神,她又是几巴掌扇过去,瞬间打的她嘴角流血,脸颊肿起老高。

扇子姐显然没防备,整个人气的跟筛子似的,“你给我等着!”

不到一刻钟,云楚梨的房门再次被人推开。这一次阵仗有些大,带头的是个穿着水流纱裙的美丽女子,身边的正是刚才被掌掴了的扇子姐,“尤萧,这贱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云楚梨猛地一抬手,吓得扇子姐直往后退。

尤萧立马变色,“云楚梨,你未免太嚣张了!在青楼装什么清高,今天我就替妈妈先给你开苞,看你还在这矫情!”尤萧手一挥,她身后钻进来几个五大三粗的男子,竟然是一脸猥琐的朝云楚梨行来。

云楚梨脑子一震,转眼被两个大汉攥住手掌,“你们赶紧放开,不然我不客气了!”

尤萧嗤笑一声,捂着嘴笑的花枝乱颤,“几位哥哥,好好招待招待我们楚梨,她可是第一次呢!”

嘶啦一声,云楚梨感觉下身一凉,身下的裙摆竟然被直接扯掉,露出雪白的一双美腿来。

两个大汉当下双眼放光,撅着臭嘴就凑了过来。

云楚梨一个回肘,将那大汉的嘴巴打歪到一侧,随后翻身而起跑到门口,却一头撞进了尤萧的怀里。

云楚梨想也没想使劲的把尤萧撞在门框上,剧痛让尤萧瞬间暴怒,“给我抓住她!”

云楚梨再次被两个人拖到床上,就在云楚梨以为自己真要落入他们手里的时候,忽然那个扇子姐慌张的跑进来,“不好了!锦锦衣卫来了!”

楼下已经被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团团包围,云楚梨一下楼,便看到最前面的那个气势不凡的男人。

王妈妈谄媚的掐着手绢,一身骚气的扑在百里夜楼身上,“三殿下!你说我这里有细作,那怎么可能呢?这里只有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个保个的都是自己人!”说完用猪蹄似的手指点在百里夜楼的胸口,却被一只钢铁是的手掌猛地攥住,“别在这耍花招,你们几个,给我搜!”

百里夜楼一抬眼,便看到楼上下来的几个人,其中便有露出一截大腿的云楚梨。

尤萧一看到百里夜楼,一身的狐媚气都被调动起来,花蝴蝶似的扑向他,“三殿下!您可想死萧萧了!”

云楚梨一身鸡皮疙瘩,没想到贪官当道,连锦衣卫都是青楼的常客了!

百里夜楼察觉到女人的表情,心里生出一股怒气,甩开尤萧的胳膊,“都站到那边去!”

尤萧冷着脸嘟囔一句“不解风情”,也只能乖乖地靠边站。

等锦衣卫从楼上下来,百里夜楼冷着一张俊脸,对着楼下的每个人道:“这里的人当中,隐藏着通敌卖国的细作,若是有人隐瞒,那就是杀头的死罪,本宫再给你们最后一炷香的时间。”

说完百里夜楼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等待时间。一炷香被点燃放在大堂中间,人群里不断有人小声的议论,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

云楚梨站的久了只觉得两腿发凉,下意识的往回缩了缩,接着她感觉自己动作太大下意识的看了百里夜楼一眼,却见他的一双冷眸紧锁在她的身上。

“一柱香的时间,马上就到了”

百里夜楼的话声刚落,云楚梨忽然感觉腰上一顶,一股大力把她从人群里推了出来。

人群猛然爆发一阵唏嘘,百里夜楼的目光瞬间停留在她的身上,“真的是你。”

云楚梨回头看了尤萧一眼,她诡计得逞的表情还没来得及收回。顿时让云楚梨心里恨意涌动,可眼下自己就要被杀头了,她也只能先想对策。

百里夜楼步伐缓慢,却每一步都带着杀气。等他靠近的时候,云楚梨几乎不能呼吸了,当下灵机一动,猛地跪在百里夜楼脚下,一双美眸瞬间眼泪直飙,“大人!求你一定要救救小女子啊!”

百里夜楼一蹙眉,看到膝下的女子腿上全是淤青,手腕也是红痕累累,顿时升起一丝气愤,“可是有人强迫你了?”

云楚梨眼泪擦到一半,心想这男人不算太笨,当下哭的更是凄惨,“大人!小女并不是这青楼里的女子,是她!她们把我强取豪夺过来的,非要逼着我去陪那个钱大人,大人,你要还小女的清白啊!”

百里夜楼猛地抬头,对上视线的妈妈和尤萧皆是摇着头摆手,“三殿下,不是那样的!这贱子是自己甘愿的,我们没有强迫她啊!”

云楚梨低着头冷笑一声,故意掀开自己胳膊上的伤痕,这都是前几天尤萧和妈妈派人下的手,此时看着新伤旧痕格外狰狞。百里夜楼的目光接触到那伤痕,忽然想起一些不好的回忆,脸色顿时漆黑下来,“光天化日,强抢民女,把她抓起来,收押待审!”

王妈妈挣扎着被人抓起来,却被尤萧一把拉住,“王妈妈!昨天李大人赏我的金锭子你还没有给我呢!”

云楚梨期期艾艾的抬起头,正对上百里夜楼冷漠的目光。

云楚梨忽然感觉心脏柔软了一下,她似乎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疼惜?百里夜楼几乎是瞬间抽回目光,语气仍然是那么不近人情,“既然是共犯,就一起抓走吧!”

百里夜楼扔下这一句,浩浩荡荡的锦衣卫才从花庭舫里流水般褪去。

第2章 真以为自己是大小姐了?

云楚梨微微松了口气,趁着没人注意拔腿便往楼上跑,先是换一件正常的衣服,随后便开始收拾自己攒下的一些小银子。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哈哈哈!”云楚梨正得意的大笑,忽然感觉后背一凉。猛地回头一看,百里夜楼宛如瘟神似的脸出现在门口。

“妈呀!”云楚梨抱着小包袱摔倒在床上,却被百里夜楼一步就挡在床前,“你果然是细作!说,你们的同伙在哪里!”

云楚梨皱着脸哭到,“什么细作,我是要脱离苦海!”

百里夜楼左右闻闻,云楚梨的身上没有多少胭脂味,这让他略微相信她真是被拐骗来的。

“那你叫什么,住哪里?要回哪儿去?”

两人近在咫尺,云楚梨甚至能听见两个人的心跳,最为尴尬的是百里夜楼的腿,正挡在她的两腿中间。

“大人,我是良民,我叫云楚梨,是云家的小姐。”

云楚梨闭着眼睛,随便胡诌了一个同姓的家族,却被百里夜楼猛地揪住衣襟,“还胡说!云丞相家中只有一个女儿,你怎么可能是云家的人!”

云楚梨几乎心脏都要蹦出来了,猛地推开百里夜楼,“怎么不能!云家不是在十年前,丢了一个女儿吗?没准就是我呢!”

百里夜楼忽然怔住,他还真的听说,云家曾丢失了一个女儿,按时间算,应该和云楚梨年岁差不多大吧。心下生出几分相信,“你真的是云家的人,那为何迟迟不回去?”

云楚梨心中狂跳,面上却演技再次上线,一张清丽的小脸顿时梨花带雨的哭诉起来,“还不是因为身陷囹圄,我自幼便被关在这楼里,整日受尽折磨。我这副样子回到家中,岂不是给爹娘丢脸!”

百里夜楼忽然心头柔软,对她也和颜悦色起来,“可你总不能一直在外,今日本皇子便把你送回家吧。”

云楚梨啊了一声,被百里夜楼拖着送上马车,直往云丞相府而去。

在百里夜楼的一再坚持下,云楚梨真的被送到了云家大门口。

一下马车云楚梨微微震撼,这丞相府,真气派啊。门口两尊铜雕的大狮子,漆红的梁柱屹立在门口,光看外面就知道是个达官显贵之家,云楚梨心头暗自心虚,万一被戳穿该如何是好?

“去禀告云丞相和你们夫人,看看这是不是你们大小姐。”

门口的侍卫双目一耸,“大小姐?什么大小姐,我家只有二小姐云楚熙,没有大小姐。”云楚梨有些尬的,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百里夜楼神色幽深,慢悠悠的拿出自己的令牌,“去禀告云丞相,本殿下驾到,让他出来迎接。”

那侍卫登时双腿一软,“殿殿下殿下且慢小的这就去!”一溜烟的跑进府里去了。不多时云楚梨看到,在宅子里疾步走出个富态的夫人,眉眼中满是焦急和喜悦。

不知为何云楚梨忽然心头一热,好像看到了亲人一般。

“三殿下!我的女儿在哪里!”大夫人显然是认得百里夜楼的,当下目光转移到了云楚梨身上。

“璃儿!真的是你!”大夫人一把就将云楚梨抱住,热情的让她难以适应。

百里夜楼微微惊诧,璃儿,她还真是云家的人?

这时候云丞相也走出来,看到云楚梨时微微惊讶,这眉眼,和大夫人确实有几分相似。

“你,真的是璃儿吗?”

云楚梨柔弱的低下头,想要认亲却又不敢的神态完全的表现出来,更让大夫人确认,这就是她丢失的乖乖女儿云楚璃。

“三殿下,你是在哪里找到的璃儿!妾身,感激不尽!”大夫人此时泪流满面,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当下要给百里夜楼拜下去。却被百里夜楼扶起来,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是偶然遇见,云小姐能够回家,本宫也甚是欣慰。”

云楚梨心里哼哼,其实只是为了确认自己不是细作吧?但话是不能说出来的,云楚梨被热情的大夫人拉进府里,正式成为了云家的大小姐。

堂厅里,大夫人拉着云楚梨,一说起话来就涕泪两行,可见她对这个女儿的思念是如此深厚。云楚梨心中不免愧疚,若是真的云楚璃在这,怕也要感动了。

大夫人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璃儿,这么多年,你受苦了!”

云楚梨暖心的一笑,“能回家见到娘亲,璃儿便不苦。今日要多谢三殿下,是他帮女儿脱离困境的。”

大夫人更是情动,当下又是一阵感谢,百里夜楼眼中也满是温馨,只有堂上的云丞相神色有些不自然。

“璃儿,你离家这么多年都是怎么过的,可否给爹说说?”

云楚梨浑身一紧,下意识的看向百里夜楼。她该怎么说,若是坦白了自己在青楼,只怕会让自己在云家的地位更加危险,可若不说,她该怎么编撰?

大夫人忽然拉住云楚梨,不满的看向云丞相,“璃儿刚刚回家,你何苦再让她想起那些不好的事。回家就好,回家就好!”

云丞相神色微微沉下,和百里夜楼对视了一眼。

等大夫人把云楚梨带走了,云丞相这才出声道:“殿下,可否告知老夫真相,我的璃儿,是从何处寻来的?”

百里夜楼微微沉吟,还是没有隐瞒,将在花庭舫的事情说了,云丞相顿时神色精彩了起来,“岂有此理!竟然有人敢胁迫我云家的人,这婆子现在在哪?”

百里夜楼稍微安心,“我已经叫人抓起来了,这个花庭舫不像表面那么简单,这两个人还要好好审问,恕我不能交给丞相了。”

云丞相大笑一声,“哪里的话,殿下的事要紧。不过这个事还需要殿下帮忙隐瞒,老夫贱内思女过切,其实心里已经有些不太正常。不管这个璃儿是真是假,只要能让夫人从此开心起来,也就值了。”

百里夜楼点头,算是答应了。

这边云楚梨突然摇身一变成了丞相府的大小姐,打心眼里有些不适应。

“小姐,您戴这个步摇好看!”

“小姐你擦这个粉好看!”

“小姐你穿这个衣服最好看!”

一下子七八个丫头一起伺候自己,还真让云楚梨有些不自在。

“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鸡,真以为自己是大小姐了?”

第3章 保不准是个骗子

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出现,云楚梨侧目,看到一个锦服少女踩着门框进来,脸上的傲慢不加掩饰,更多的是对云楚梨的敌意。

一进门云楚熙就大呼小叫的,看着云楚梨被众人拥簇的样子,恨不得立刻把她赶出去。

云楚梨穿好衣服,一步一步的来到她眼前,“野鸡你说谁?”

云楚熙两只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野鸡我说你呢!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云家的大门是你随便进的?”

“啪!”话没说完,忽然被一个响亮的巴掌给打断了去,云楚熙捂着红肿的脸,满脸都是不可思议,“野蛮!你竟敢打我!你们几个,给我教训她!”

云楚熙虽然是庶出,但大夫人从小把她当做亲女儿一样对待,她吃穿用度都是嫡女的待遇,何时受过这种气,当时叫几个丫鬟对云楚梨动起手来。

云楚梨侧头一闪,躲过一个丫鬟的巴掌,随即快到看不清的抡圆了胳膊,顿时房间里清脆的巴掌声响起一片,每个人都被云楚梨狠狠地抽了一嘴巴:“你非说自己是野鸡,我还真是服了哦。”

“一群废物!”云楚熙气极,撩起胳膊上来准备打云楚梨,可她刚扬起手,门口乍然响起一声暴喝,“住手!”

云楚熙愣愣的看着大夫人,手掌没力气的耷拉下来。

大夫人一步跨进来,上上下下的检查云楚梨有没有受伤,随即大大的舒了一口气,“楚熙,你怎么能对姐姐这么无礼!她可是你的亲姐姐,你们两个要好好相处!”

“谁跟她好好相处,母亲,你真以为随便找个人就是你的女儿了,保不准是个骗子呢!”

大夫人胸口一阵起伏,云楚梨却连忙拉住她,“娘,我们十年没见,楚熙对我有偏见也是正常的,让我们再多接触接触。”

大夫人便一脸柔情的,安慰似的拍拍她的手,“难得你这么懂事,楚熙就是让你爹爹惯坏了。你别怪她。”

云楚梨神色一动,不经意的用手捂着脸,细若蚊声的嗯了一声。大夫人立马变了脸色,飞快的看了云楚熙一眼,什么也没有说。

云楚熙在云家的第一晚,心里难免起伏难定。想不到自己来到这个世上,竟然还能有母亲的关怀,还有云家这么大的靠山。

如此想着,不一会便沉沉睡去。第二天被丫鬟采蔗唤起,云楚梨这才知道,大夫人为了庆祝找到她这个女儿,特意设了大宴,据说宫里内外的好友都会来参加。

云楚梨虽然心虚,可这宴会却是必须去的,于是让采蔗给自己打扮妥当了,带着往宴会的前厅去。

前厅已经聚集了好些贵人,皆是身着华服,一看便知非富即贵。云楚梨在心中暗自给自己打气,却看到人群里有一抹熟悉的身影。

“他竟然也会来,难道和云家关系这么好么?”

不远处百里夜楼一人站在花园一侧,除了身边的侍卫以外,方圆十丈竟然无人走动。就连丫鬟过去也都是一溜小跑,甚至成为云家后花园的一道风景线。

可纵然大家害怕和冷面杀手接触,仍然有不少人暗自切切,“那个就是三殿下啊,好帅啊!”“是啊,听说殿下快选妃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啊啊哈哈!”

云楚梨清楚的听见有人在犯花痴,当下两眼一翻,刚准备转身离开,却听见有人在说,“那个就是云家大小姐么?看着真是美啊!这气质,这身段”

云楚梨还没来得及高兴,却听见有人说,“什么啊,听说是花庭舫的花魁呢!不知道身子多脏,这种人没准是巴结丞相府的呢,仗着有几分颜色,不知会勾搭上谁。”

云楚梨一听,顿时七窍生烟。先不说这消息是谁传出来的,可这么明目张胆的议论人也不太好吧?当下一步拦住走过去的那两个女子,一脸阴沉的道:“你们这么说人坏话,各位的爹爹都知道么?”

被拦住的乃是尚书府的三小姐,和刺史府的二小姐。被云楚梨当场戳穿,不由面色都是一红。还是刚才说话的那个,挺着腰板哼了一声,“我就说了怎么着,你就是个青楼女子,装什么大家闺秀!”

周围顿时响起一片惊诧,嘲笑,看热闹的笑声,云楚梨感觉自己身上都能烧出洞来,当下手掌一扬,啪的一声掴在那三小姐的脸上。

场上寂静了一瞬间,接着听见一道清丽的声音,“我虽然被青楼所掳,可我身清体直,并没有做任何有辱云家的事。更何况,我是云家血脉里的嫡女。岂容你个庶女在这里大放厥词!”

云楚梨的声音落地有声,直叫众人都闭了口,那三小姐眼眶热热,几乎要泪洒当场,却愣是被云楚梨的气势所压倒。场上的人逐渐被这边吸引,有些人改变了对云楚梨一开始的看法,都纷纷赞叹起她的气魄来。

百里夜楼忽而看到那边的女子,眼神微微一跳。

侍卫容道低声讯问,“殿下,云小姐似乎有麻烦了。”

百里夜楼捏着一朵娇艳的海棠花,半天才扯下来一瓣花瓣,“她?谁敢欺负?”

被打了脸的三小姐,恨不得把云楚梨那张美丽的脸抓花,就在这时,突然人群里走出来个娇丽的身影,“沁儿,你这脸是怎么了?”

云楚熙一出面,场上的人目光瞬间转移。温婉善良,娴熟沉静,这才是丞相府小姐该有的样子啊。

秦沁捂着脸,哭着跑到云楚熙的身边告状,“还不是这个野蛮女,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我!”

云楚熙和云楚梨的目光对上,都在对方眼里看出了一丝战意。

“你辱我在先,辱云家在后。我作为云家嫡女,自当为云家板正名声,我做错了么?”

云楚梨的样貌可以说碾压了精心打扮的云楚熙,以至于她就算动手打人了,依然有人站在她这边。

“是啊,是那位小姐先辱骂云小姐的!”

秦沁的脸色变得铁青,暗暗地拉动云楚熙的衣袖。

这动作被云楚梨看在眼里,自信的挑起笑容,“你方才对我妹妹说我是,野蛮女?那敢问妹妹,你可否赞同?”

第4章 塑料姐妹花

云楚熙的笑容一下子淡下去,被秦沁拉着,明显二人是站在一起的,可若自己当着众人的面承认自己的姐姐是野蛮女,那等于把云家的名声放在脚下踩一样。

面容苦涩的云楚熙抽出被秦沁抱着的胳膊,声音依然是那么温婉,“姐姐性格虽说暴躁了一点,可也是为了云家的名声。沁儿,你就别跟姐姐置气了。”

秦沁一跺脚,“云楚熙你什么意思?你意思是我是庶女,就得被她打么?你不也是庶女么,难道连你也被她欺负?”

云楚熙像是不故意似的,猛地捂住自己的脸,“沁儿!你再说我要生气了!”

众人哗然,看来这个野蛮小姐,连自己妹妹都打。

云楚梨心头冷笑,好个云楚熙,这心机堪比百花节上的塑料姐妹花了!

当下面无表情的回道:“妹妹若对我有意见,大可以和母亲诉苦,不要在大家面前提起你犯错的事,还是你觉得我打你是有失公允,你若觉得委屈,大可以说出来让大家评评理。”

云楚梨一直都是心不跳面不红的,这份淡然却让人生出一丝信服来。当下也有人附和,“我看啊,这二小姐肯定也在私下里说过大小姐的坏话,不然大小姐这种可人怎么会生气呢?”

云楚熙登时面色急红,抓着衣袖恨道,“云楚璃,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为何在这么多人面前让云家难堪,你存心让云家人成为笑话是不是?”

云楚梨还想说什么,却突然被身后的声音打断,“什么事啊这么吵。啊,是大小姐啊。那天你帮我抓到那几个传信的细作,本宫还没来得及感谢你呢!”

百里夜楼如鬼魅般来到她身后,淡然的声音却让在场的人都为之一惊。帮三殿下抓到了细作?这可是偌大的殊荣啊,没人想到云楚梨竟然和掌管三千锦衣卫的冷面杀手三殿下关系匪浅,那些个说酸话的恨不得转身就走。

云楚熙此时也有些惊讶,她怎么也没想到云楚梨刚刚回府,竟然和当今朝廷最得势的三殿下相识。这番话说出来颇有些打自己的脸的感觉,能和三殿下共处的人,又怎么会是身份低贱的青楼女子呢。

云楚梨默默递给他一个感谢的目光,随后微微福身,“殿下过奖,今日是我云家的宴会,都在这看热闹未免怠慢,前厅请吧。”

三言两语便将吃瓜群众引到前厅,只剩下云楚熙等人站在原地跺脚。

宴会开始后,大夫人拉着云楚梨挨个的介绍,恨不得昭告天下她找到了失而复得的女儿。场上恭贺的人很多,云楚梨快要笑到脸部僵硬了。

介绍完大家才开始真正的吃喝赏乐,也算是丞相府和同僚们联络感情的聚会吧。不知是谁先提议,让在场的小姐公子们都表演才艺,实则是想借此机会为自家的儿子女儿选择良配。

大夫人笑容满满的应下,却让坐在左下席的云楚熙诡笑起来。

云楚熙平日出席宴会都是坐在右上席的,但云楚梨的归来,成功把她从神坛上挤了下来。加上刚才她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出丑,云楚熙便一直在盘算怎么让她出丑。此时听到有表演才艺的机会,顿时就有了计划。

秦沁一直跟在云楚熙的身后,此时不由八卦起来:“听说这个云楚梨在花庭舫的时候,就是个废物花瓶,连普通的素琴都不会,这一次怕是要丢脸了!”

云楚熙心中嗤笑,但面上却是不作答。等着看云楚梨被众人推到风口浪尖,狠狠地跌落的狼狈。

几个小姐表演了跳舞唱歌之类的节目,忽然有人挑起了头,“大夫人,听说二小姐素来有京城才女之美名,不如让二小姐为大家献艺怎么样?”

大夫人笑着看向云楚熙,却见她浅笑着放下酒杯,“次次都要楚熙表演,看的多没劲。最近大姐才刚刚回府,这大放光彩的机会,应当让给大姐才是。”

那人便立刻拍手,“好!既然是云家的大小姐,那才艺应当是比二小姐更好的,那就大小姐来吧!”

云楚熙颇有些不满的,但她此时不会在意这些,一双眼睛盯着云楚梨,不放过任何她狼狈的瞬间。

大夫人此时颇有些担忧的,云楚梨从小不在丞相府,受到的培育怎么能和从小便被丞相府全力培养的云楚熙比,她担心云楚梨会失误,以至于被人笑话。

没想到云楚梨听了后根本没在怕,而是款款的站起身来,对着大夫人和众位宾客礼貌一笑,便扬手叫丫鬟抬了自己的一指筝来。

这一指筝就是现代的单弦琴,是云楚梨从小就在学的乐器。想不到到了这里依然有可以发挥的场地。

云楚熙心底自然是冷笑,只当云楚梨是在逞强,可当一指筝被抬出来的时候,包括她在内的人全都惊了。

“这琴是当年父亲从南疆带回来的异域琴,你真的会?”云楚熙不加掩饰的嘲讽,却让看台上的各位微微蹙眉。

可也有人说,“只听闻一指筝琴声美妙,可却从没有人弹奏过。若大小姐真的会,那今日真是不虚此行了!”

云楚熙脸色微微变化,等着看她的笑话。

云楚梨一直都没理会她,将琴搬到中间的台子上,款款落座。

心中回忆着最为著名的曲子,这个年代似乎还没有春江花月夜这一名曲,云楚梨思虑过后,葱指搭在那已然落尘的琴弦上。玉寇滑动,如珠般的曲声倾泻而出。每一个音调都一波三折,带着无尽的美妙和遐想。

指间跳动的越发快速,云楚梨又加上几个特殊的和弦技巧,顿时让每个人的表情变得惊讶起来。

一曲结束,无一人不为之震撼。

“这琴,当真是人弹的么?”

众人调笑后,忽而在场的以为华服男子赞美道:“这琴声美妙轻快,仿佛真的置身在游乐江湖之上,有曲,有舞,有音。果真是好!这曲名叫什么?”

云楚梨微微福身,“回四殿下,此曲名为,春江花月夜。”

四皇子看向她的目光逐渐变化,却让云楚熙的一张脸,彻底的黑了下来。

穿越之娇妃在上-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云楚梨, 百里夜楼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601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