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陈横, 程雪怡

都市超级战神-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陈横, 程雪怡

第1章 百无禁忌,横推一切

江海市,夕阳西下,红霞染红半边天。

“养父,我……回来了。”

身躯笔挺如锋,肩膀宽大如山的陈横,眯眼凝视着前方,眉宇间泛起道道杀机。

目光所及之处,正是徐氏祠堂。

陈横是个孤儿,从小在四处流浪,到处乞讨,在一个冬天与养父徐素山相遇。

徐素山供他上学,吃饭,教他做人的道理,并从未给他更名改姓。

两人没有血缘关系,但胜似亲父,若没徐素山,他陈横早已饿死。

七年前,徐素山含恨而死,暴毙街头,他本能的察觉,养父之死并不简单。

若是被他查出,谁人害死,必要他全族流尽鲜血,践踏他全族骨头!

“境王,已调查清楚,您养父是被五大家族领袖周香,暗害而死。”

他的警卫员阿朱,从门外快步走来,单膝跪地,满脸恭敬道。

徐素山生前是江海市商业霸主,靠一己之力,垄断整个江海市场。

江海各大小家族,全都活在徐素山鼻息之下,徐家堪称江海帝王,一方霸主。

但也因此引来五大家族的窥探,周香布下一场大局,打压徐氏集团,最终成功逼死徐素山。

徐氏集团瓦解之后,以周香为首的五大家族,将徐氏资产瓜分殆尽。

而今,周香将徐素山取而代之,在二十八岁的年纪,达到振臂一呼,万众相随的成就。

“上完这炷香,本王亲自拜会周家主。”

陈横眼中炸出凌厉寒芒,认真分出三炷香后,拿出打火机缓缓点燃。

“咕咚。”

望着他的姿态,阿朱艰难的吞了口唾液,不知不觉,紧张的手掌间已经布满粘稠汗液。

七年前,徐素山死后,陈横加入北境,从小卒做起,而今已经是北境最大的王。

一声令下百万雄师兵临城下的王!

这周家好大的狗胆,连境王的养父都敢动。

当真是土皇帝做久了,不知道谁才是执掌杀生大权的王!

毫不夸张的说,陈横只需一令传出,诺大的江海就会天翻地覆!

突然间。

“砰”一声巨响传来。

一道倩丽的身影从门外,重重砸落在祠堂中央。

她满身都是血迹,疼得五官几乎扭曲,此时趴在地上,发出痛楚声。

看到她的一瞬间,面无表情的陈横,心脏骤然一颤。

面前的人是徐素山的女儿徐颖,亦是他青梅竹马的妹妹。

甚至,两人的关系,有些像情人。

几年不见,这小丫头变漂亮了,也愈发成熟。

“小贱蹄子跑的挺快,再跑一个给老子看看!”

西装革履的徐嘉庆,踩着蹭亮的高跟鞋,狞笑着走入祠堂。

随后。

重重的一脚,砸在徐颖脑袋上。

徐嘉庆,现任徐家家主,资产数亿,旗下的娱乐场所二百多家,属于三线家族。

“我就算死,也不会把老宅送给周家,杀父之仇,我徐颖铭记于心!”

徐颖趴在地上,晶莹的泪水不断在眼中打转,眼中还存在着倔强。

徐嘉庆嗤笑一声,满脸的不屑一顾,道:“小贱蹄子跟我斗,你还太嫩了,这世界上还没老子拿不到的东西。”

“你若是不给,本家主就找几个臭烘烘的乞丐,把你给上了,顺便我也来一发,让你爽个够!”

陈横踏前一步,眉头微皱,声音冷的有些可怕:“徐家主好久不见,威风愈来愈大了。”

徐嘉庆闻声抬起头来,上下扫视陈横一眼,最终讥讽大笑道:“呦呵,你这个小杂种从外面当兵回来?”

“你回来的正是时候,本家主现在命令你,将你爹的房产证拿出来,双手俸给爷爷,否则你兄妹二人,今天别想活着出去!”

言行举止之中,充满了嘲弄与玩味,就仿佛是在对一个下人说话一般,没有丝毫的客气。

在他眼中,一个臭兵,充其量也就是一脚踩死的事,完全无需给对方面子,根本没有半分在意。

两旁的邻居听到动静,此时都探出头来,当看到徐嘉庆的时候,众人浑身一颤。

徐嘉庆可是周香的人,江海市三线家族家主,亦是上流权贵,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

“凭你?”陈横眉宇低垂,整理着袖口,漫不经心的询问。

此言一出,徐嘉庆摇头轻笑,现如今我可是周香的人。

周香是谁?

本土帝王!

放眼整个江海,无人敢惹,无人敢触,都对其毕恭毕敬。

“你还不知道?本家主如今已经是周香最得力的属下,拿捏你这个爬虫,不是易如反掌,手到擒来的事?”

“而且,你老宅的房产证,我今天必须拿到不可,因为那是周家要的东西!”

徐嘉庆昂首挺胸,沾沾自喜,洋洋得意的炫耀,仿佛能过周家的属下,乃是他今生今世的荣幸。

他心中很不爽,徐家的老宅子,阻挡了周家的开发计划,哪知道徐颖这贱蹄子,誓死都不愿意奉上房产证。

导致开发计划搁浅在搁浅,周香已经下了最后通牒,七天内必须拿到房产证,否则要他徐嘉庆以死谢罪!

“周香将养父害死,你不想着报仇,却想着去做她的狗?”

陈横嘴角带笑,笑眯眯的询问,只不过眼中泛着的光,十分骇人。

“徐素山那个老东西,早他么该死了,什么仇人不仇人,只要荣华富贵,老子才不管那么多。”

徐嘉庆咧嘴一笑,并不以此为耻,反而骄傲自满,认为跟随周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你大概忘了当初我养父,是如何帮的你。”

陈横双手负后,面色冷峭的再次询问。

当初徐嘉庆一家做生意破产,从外地回来心灰意冷,是徐素山给他启动资金,要他东山再起。

堪称救命之恩!

哪曾想,那么多年的帮助与付出,只换来翻脸不认人,辱骂他养父,早就该死?!

“那是他心甘情愿,关老子什么事?”

“废话不要多说,马上给老子把房产证拿回来,否则,我要你妹妹的命!”

徐嘉庆嘴角带着冷笑,抬起右脚,又狠狠地砸在徐颖的脑袋上。

徐颖疼得尖叫出声,道:“哥,千万不要去,我宁愿死,也不愿意看他猖狂!”

“三秒钟内,给我养父上三炷香,跪下道歉忏悔。”

陈横面色冷淡的走上前去,凝视着徐嘉庆。

“你要我给那个老东西上香,好大的笑话,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你配不配!”

徐嘉庆仰天大笑,笑的合不拢嘴,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他可以发誓,这是他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周围的邻居们也是忍俊不禁的笑出声,低声道:“这人是脑子坏掉了?徐嘉庆可是周家的人,他也敢如此大放厥词?”

徐嘉庆满脸的揶揄之色,眼中除了玩味,还是玩味:“我不仅不跪,还要将你养父的灵牌拆了,我看你这废物,还敢不敢在本家主面前放肆!”

他狞笑着,满脸猖狂的往前迈步,欲要冲上前方,将供奉卓掀翻。

陈横眉头微皱,“给脸不要,打烂他的脸。”

徐嘉庆刚走一步。

在万众瞩目之下。

警卫员阿朱突然跨步向前,狠辣的巴掌,直勾勾砸向徐嘉庆。

“咔擦咔擦”

一巴掌砸上,脸骨断裂,脸颊龟裂起道道裂痕,猩红的鲜血渗出。

刹那间,徐嘉庆得意的面容凝固,取而代之的是浓郁的震撼之色:“你、你敢动我?!”

邻居们此时都吓呆了,嘴巴微张,震惊异常。

这陈横是他么得了失心疯吧?

连江海帝王周香的人都敢动,吃了熊心豹子胆,活腻歪了?!

陈横眼皮低垂,漫不经心的瞥了他一眼,“通知周香过来,给我养父跪地上香。”

咚——

“啥?!”徐嘉庆宛如雷击,嘴巴一张一合,双目瞪大,“让周香给你养父上香?还要跪下?!”

嘶嘶嘶。

围观者不断倒吸凉气,这他么,胆太肥了,放眼江海,这陈横当真是独一份!

“时间只有二十分钟,她不来,陈某送你见阎王。”陈横眼眸泛起冷光,双手交叉,坐在椅子上。

第2章 气吞山河,举世无双。

他就静静地坐在那里,不闻不动,可那股气势,凌厉如锋,直逼灵魂。

阿朱站在他身边,垂首低头,眼中满是崇敬之色。

空气寂静的一丝声音都没有,只有寒风席卷枯黄树叶,发出的“沙沙沙”声响。

良久之后。

徐嘉庆从地上站起来,满脸狞笑,猖狂道:“凭你还没资格见周家主,不过你想死,我就找人收了你!”

“我现在就给林子皓打电话,让他来将你这个不知好歹,坐井观天的臭虫活生生碾死!”

提及林子皓。

在场的每个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看向陈横的目光,突然充满了怜悯与惋惜。

“林先生若是过来,他们兄妹二人,今天全都死无葬身之地!”

“真是可笑,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跟五大家族斗,周香不出场,就能要他见阎王!”

林子皓江海五大家族之一,林家继承人,势力非同小可,资产数十亿,旗下产业更是数不胜数。

走到哪里,每个人对他都是毕恭毕敬,尊敬有加,不敢有丝毫的冒犯。

这样的权贵,捏死一个臭当兵的,不是易如反掌?

他陈横哪来的资格猖狂,哪来的资格,在这里指名道姓叫嚣?

“你们兄妹两个,今天没一个能活着出去,我已经通知林子皓先生来了,你给我等死!”

徐嘉庆怒不可遏,他可是周香的人,陈横既敢动他,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就算是周香的一条狗,也不是他能够随意触碰的!

围观者们不断的摇头叹息,太可怜了,本来养父就已经死了,两人成了孤儿。

如今……还要共赴黄泉,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就在此时。

一辆超跑从远处飞驰而来,人群分散,纷纷躲避。

看到车,徐嘉庆眼前一亮,一路小跑过去,满脸献媚之色的站在一旁候着。

紧接着。

一名五大三粗,魁梧雄壮的男子,从车中走出,打开后车门。

一席白色西装的林子皓,踩着锃亮的皮鞋,紧了紧领带,很是不耐烦道:“哪个不开眼的爬虫,公开羞辱周家主?”

徐嘉庆笑眯眯的讨好道:“就是坐在祠堂中央的家伙,当过几年兵,您看?”

闻言,林子皓看向陈横,打量两眼之后,摆了摆手,不满道:“这样的小人物,还叫我过来,简直多此一举,耽误我喝酒。”

言外之意,陈横这种爬虫,没资格耽误他的时间,即便是喝酒的时间,都不够资格。

“呵呵……”徐嘉庆点头哈腰,满脸的尴尬之色,请林子皓来,的确是杀鸡用牛刀。

“行了行了。”林子皓拿出一本杂志,仰靠在车上翻阅,摆了摆手,道:“阿龙,一分钟时间解决干净。”

魁梧雄壮,宛如一头熊的阿龙,往前踏出一步,望着陈横嗤笑一声,道:“三十秒,我要他变成肉泥。”

太抬举这瘦竹竿了,虽然看起来气势十足,但根本抵不住他一拳,故此十分轻蔑,极其瞧不起。

心中甚至,都不愿意出手,毕竟和他过招的都是武道大师,他一个无名之辈,死在他手中,堪称荣幸了!

“秦龙!”

“什么!他就是秦龙?曾经走过国界各个角落,专门找人切磋,甚至在北美当过雇佣兵,一拳将打爆狮子头的秦龙?!”

每个人都惊惧异常,面露不可思议之色,看向秦龙的目光,充满了畏惧,心都在颤抖。

据说秦龙一生挑战过成千上万的武道大咖,结果却未曾有过一败,这其中真的没有高手吗?

但全都被他一拳毙命!

没想到,这位先生,竟然被林家花大价钱,请过来了做了林子皓的贴身保镖。

如此一来,陈横岂不是要必死无疑?

“尽快杀了他,别耽误我时间。”林子皓挑了挑眉,翻阅着杂志的同时,下达命令,显得极其漫不经心。

秦龙来到陈横面前,嗤笑一声,道:“能不能抵挡住我一拳?像你这样的爬虫,我真的不屑出手,不过,林先生的命令,不可违抗。”

言外之意,他瞧不上陈横,就连死在他手中的资格都没有。

陈横瞥了他一眼,看向徐嘉庆,道:“尽快让周香过来,陈某耐心不多,别让我亲自前去拜访!”

“小子,既然你诚心找死,那我就送你见阎王!”

秦龙怒不可遏,这样的臭虫都敢无视他,他可是武道大师,绝世高手一般的存在,竟然被这样的垃圾无视,如何不怒?

刹那间的功夫。

秦龙右臂青筋怒起,宛如一条怒吼的青龙,一拳砸击出来,带着强烈的飓风,整个空气都在巨颤。

这一拳最起码有五十公斤的力量,堪称一百斤的重器砸在头上。

毫无疑问。

这一拳砸下去,陈横的脑袋,必然会如同西瓜爆炸一般,鲜血四溅,暴毙当场。

“嘶!”

在场每个人都屏住呼吸,紧张异常的盯着这一幕,眼睛都不眨一下,心中愈发肯定,陈横必死无疑。

“哈哈哈,小子,现在跪地求饶都不行,你死定了!”徐嘉庆开心的大笑,满脸的猖狂得意。

陈横却是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整理着袖口。

“哥,快跑!”徐颖紧张的瞳孔颤抖,扯着嗓子嘶吼道。

眼见拳头即将砸在陈横脑袋上,秦龙得意大笑,道:“死吧!”

就在此时。

陈横猛然抬起头,道道寒芒从眼中炸起,逼视着秦龙。

嗡!

双目对视的一瞬间,秦龙笑容凝固,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恐惧。

那是怎么样的眼神?

毕生罕见!

就仿佛一头万年凶兽从沉睡中彻底苏醒,携带着无尽的杀意与恐怖,骇人至极。

“砰!”

秦龙骇心脏在打颤,双腿打摆,不由自主的跪在陈横面前,额头冷汗滚滚落下。

“时间到了,送我去会所……”林子皓收起杂志,轻松至极的说着。

可抬起头看到这一幕之后,骇的头皮都快炸开了,惊呼道:“怎、怎么回事?!”

众人也是不明所以的望着秦龙。

徐嘉庆更是怒不可遏,快步走上前去,怒骂道:“你他么废物,连一个软脚虾都不敢动……”

话未说完。

秦龙嘴角苦涩的回应道:“我、我不是他的对手!”

此言一出,满堂死寂,全场皆惊!

徐嘉庆更是吓得合不拢嘴,满脸的匪夷所思之色。

此时此刻,所有人心中生出一个想法,陈横到底是什么来头,又是什么人?

这他么也太恐怖,太夸张了!

秦龙被他一个眼神,吓得直接跪地,并且扬言不是对手,什么级别的人物?

简直骇人听闻!

“真、真的……?”

半晌。

林子皓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满脸的惊疑不定之色。

第3章 通知家人,前来收尸!

“属下句句属实,绝无半点虚言。”秦龙依旧心有余悸,嘴唇干瘪泛白,声音抖颤。

刚才陈横的那道眼神,让他仿佛看到了,凌驾于万物之上的王者。

那逼人的杀意,凌厉的目光,骇的他不能自已。

林子皓突然想起来,父亲说的那句话,真正的高手,在交锋的时候,能够在气势上感受到,自己是不是对方对手。

也就是说,单凭气势,面前这青年,就已经将秦龙虐的体无完肤。

“咳咳,陈先生方才多有冒犯,还请不要见怪,我这个人素来不喜欢与废物打交道,方才的一切都是误会。”

林子皓快步走上前来,对着陈横满脸微笑,与之前的态度,天差地别。

陈横漫不经心的望着他,轻笑道:“误会?逼迫我妹,殴打我妹,也是误会?”

闻言,林子皓摆了摆手,转移话题,道:“陈先生林某想聘请你做我的贴身保镖,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我来解决,在江海这一亩三分地,还没人敢不给我面子。”

他并没有张狂,反而说出这种话极其自然,仿佛都是理所当然一般。

身为五大家族之一,江海掌舵人成员,说的自然是真的,甚至稀疏平常。

不过陈横以及徐颖,在他眼中不过是个蝼蚁罢了,想要碾死就碾死。

这般和他客客气气,不过是看在他的身手不错的份上,愿意给他一次机会。

“尽快请周香过来,这件事你兜不起。”陈横懒得与他废话,留下最后通牒,将目光转移向门外。

林子皓深吸口气,强行压制住心中怒火,道:“每年我给你三个亿的佣金,你只需要保护我的安全,其余的事情不用你管,如何?”

这臭虫当真是狂妄到极点,竟然敢对他这般说话,

本少主的耐心不多,你最好尽快答应,否则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我的天,三个亿!”

“乖乖,果然是林家,三个亿都不带眨眼的。”

人群泛起一声声惊呼声,看向陈横的目光充满了羡慕,这小子倒是因祸得福,获得了天大的好处。

他们恨不得毛遂自荐,前去做林子皓的保镖,三个亿是多少人梦寐以求,一生都挣不到的钱?

阿朱捂嘴偷笑,你林家好大的面子,要北境之王做你的贴身保镖,你担当的起么?

还真是不知者无畏,简直是狂妄的无法无天。

陈横眼皮低垂,不发一言,他懒得与这种小人物浪费口舌。

“五个亿,我出五个亿,聘请你和你的女人,一起做我的保镖,吃喝全包,豪车配送。”

林子皓扬起手,满脸郑重之色的对着陈横说道。

“快点答应啊,就算做林家的一条狗,也比你当兵强,真的是没有眼力。”

“傻小子,你要是不答应,今天可就要死在这里了,还不快点?”

众人急不可耐的对着陈横催促,恨不得将陈横取而代之。

这陈横是不是傻子,林家可是江海掌舵人之一,做了林家的狗那可是无限风光,无人敢对你不尊敬,享尽荣华富贵。

这群人,就算是做林家的一条狗,都心满意足,开心得不得了。

徐嘉庆看到这一幕,紧张兮兮的说道:“林先生,他可是徐素山的养子,您确定要让他做你的保镖?”

“无妨,养子而已,又不是亲父亲,再者说,就算是亲生父亲,只要利益足够,我相信他会好好做我的狗。”

林子皓双手插兜,满不在乎的摆手,对陈横进行人格羞辱。

于他而言,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交换的,只要筹码足够,陈横必然会贩卖良心,本来就是个杂种。

陈横眼眸变冷,扬起手,打了个响指。

阿朱从兜里拿出支票,快速写上一串零,扬手砸在林子皓脸上。

“你干什么?!”

突如其来的放肆,让林子皓怒气勃发,他仰头怒喝道。

陈横缓缓站起身,冷声道:“二十亿,买你一条命,给你十分钟通知家里,准备后事。”

林子皓顿时面色绯红,看着手中一串零的支票,脸上火辣辣的疼。

这他么是被当场打脸了?

而且对方还扬言要他的命!

这要他的脸往哪里放,现场成百上千人,传出去他林子皓再也无法抬起头来。

现场权贵们,看向陈横的目光,产生了变化。

这他么?

随手二十亿,真的是个当兵的?

而且张口就是要林家人的命,从无半点废话,这他么,来头怕是不小啊!

事越来越有趣了。

“你这该死的臭虫,既然我给你脸,你不要,那么就别怪本少主,不惜才!”

“我通知周香过来,你们两个好好玩玩,到时候别跪在地上,大声求饶!”

林子皓拳头紧握,满脸的愤怒之色,这该死的臭东西,竟敢如此羞辱他,今天必要他死不可!

说完,他直接开始拨打电话,没有丝毫犹豫。

“呵呵,我本以为你会答应的,没想到你竟然自寻死路,那么没办法了,你只能去死了。”

“你死了之后,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妹妹,绝对不让她受半点委屈,毕竟貌美如花,我心里想的紧。”

徐嘉庆幸灾乐祸,捂着嘴巴偷笑,满脸的揶揄之色。

在所有人眼中,陈横就是一个不识好歹的死人罢了,周香是什么人?

江海市第一霸主,五大家族领袖,振臂一呼,江海几百位家族跟随的存在。

这种人物,堪称江海皇帝,没有任何人能够拿捏。

他陈横也敢放肆?那不是自寻死路,是如何?

“别打了,我已经来了。”一身华丽四射晚礼服的周香,带着一种上位者的威压,从门外徒步走来。

数十名西装革履的保镖,将她团团围绕在中间,气场惊人,宛如古代皇帝出游。

“周女士。”

“周女士。”

她进来的一瞬间,所有人都鞠躬行礼,低着头,满脸的崇拜之色,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由此可见。

她在江海众人心中,有着什么样的身份地位,才能让人如此敬畏。

“我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人,在我的命令之下,敢前来徐氏祠堂祭拜,莫非是活腻了?!”

周香昂首而立,冷厉的目光,扫视着周围的人,凡是她目光所过之处,所有人都低下了脑袋。

她传达过命令,无论是谁,都不允许祭拜徐素山,七八年过去了,没人敢忤逆她的命令。

今天倒是破天荒的有人敢行,大逆不道之举!

她到要看看,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都市超级战神-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陈横, 程雪怡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97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