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妖孽战神-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陈默, 华雪岚

豪门妖孽战神-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陈默, 华雪岚

第1章 六年沧桑,战神归来

“一晃,就是六年过去了。”

通往港岛的飞机上,陈默望着窗外白云,微微一叹。

六年前,他家境富裕,乃是港岛豪门世家陈家的少爷。

可在除夕夜当天,惨遭灭门,濒死的母亲将他推进湖中,侥幸保住性命。

为了复仇,陈默义无反顾入伍。

六年岁月,他历经艰难险阻,斩获诸多战功,授封境主之位,执掌偌大的北方,麾下强者如云,堪称恐怖如斯!

此次返回港岛,就是要将当年的刽子手揪出来,报仇雪恨,唯有这样,方才能够让双亲瞑目!

而此时,就在陈默回忆往事时,一个绑着马尾辫的少女,踩着莲步而来。

那清新脱俗的绝美容颜,引起诸多狂热的目光,未施粉黛的脸颊,衬托出清纯气质,令人眼前一亮。

女孩来到陈默的邻座。

这让旁人艳羡不已,其中不乏有羡慕嫉妒的目光,路途漫漫,美人相伴,这也太好命了!

陈默并没有在乎旁人的目光,甚至连抬头看一眼女孩的心思都没有。

对于他来说,再漂亮的女人,也不过是红粉骷髅而已!

相比旁人的热切,沉默寡言的陈默,倒是让林清雅松了一口气,至少可以免受搭讪烦扰。

不过她没放松多久,一袭阿尼玛西装的青年,径直的走了过来。

青年眼眶微陷,脸色蜡黄,一看就是纵欲过度,导致气血亏空!

“清雅,咱们还真是有缘呢。”

蜡黄男笑眯眯的说道,肆无忌惮的打量林清雅。

林清雅身为港岛名媛,无论是姿容以及气质,都让人挑不出瑕疵,堪称毫无瑕疵的璞玉。

“咱们换个位置,偶尔也得让你这种下等人,体会下商务舱的待遇!”

张斌蔑视的看了陈默一眼,身为港岛张家的独生子,自幼便自恃高人一等。

可对于他嚣张跋扈的嘴脸,陈默缓缓抬起脸来,那历经沙场磨练的滔天煞气,猛地爆发开来。

“滚!”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带着无边的气势。

张斌在这气势的笼罩下,脸色变得煞白无比,双腿更是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冒出冷汗。

当众出糗,这让张斌恼羞成怒,但他面对陈默,却没有再嚣张的勇气。

但想起身后的两个保镖,张斌瞬间底气足了不少,“给我出手,将这小子的四肢统统扭断!“

随着张斌的话音落下,身后的两个保镖,龙行虎步的走了过来,作势就要出手,这再三的挑衅,已经磨灭陈默的耐心。

身为北境之主,又岂会将区区的纨绔放在心上,就在他打算强势出击的时候,邻座的林清雅,终是按捺不住,冷冷道:“张斌,他是我的朋友,不许你放肆!”

见状,张斌的双目闪过妒忌之色,一直以来,林清雅如同千年雪莲般圣洁,对异性不屑一顾,可今日却为了一个下等人,不惜和他争锋相对!

在这一刻,张斌胸腔的妒火,险些令他失去理智,可他终究是压制心中的怒焰,毕竟港岛林家的底蕴,较之张家,还要胜出一筹。

更何况他正对林清雅展开追求,还得保持一定的风度。

“既然是小雅的朋友,那你今后,也就是我张斌的兄弟了!”

张斌露出比哭还要来得难看的笑容,可对于他的举动,陈默却是轻闭上了眼睛,一个舔狗而已,无需搭理。

然而陈默的无视,却是让张斌格外恼怒,若非顾忌林清雅,以他嚣张跋扈的性子,早就发飙了,虽说暂时隐忍,可他并不想放过陈默。

等到陈默抵达港岛之时,必将这个不知死活的下等人死无全尸。

“清雅,等回到港岛,咱们再聚。”

张斌悻悻的离开,临走前,余光掺杂毒蛇般的恨意。

“张斌心胸狭窄,得罪了他,很难在港岛立足。””

可对于林清雅的顾忌,陈默却是毫不在意,漠然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要是他主动找茬的话,我倒是不介意,给你一个深刻的教训。”

听闻这话后,林清雅颇感失望,虽说张斌为人下作,可好歹是港岛张家的少爷,眼下陈默的说辞,在她看来,实在是太过狂妄,若是不收敛的话,很有可能酿成大祸。

在这一刻,对于陈默的印象,可谓是大打折扣,太莽撞的话,是难以成就大器!

陈默倒是没有搭理林清雅,继续闭目养神。

时间逐步流逝,转眼间两三个小时逝去,飞机如期抵达港岛,然而刚出了航班机场,林清雅踩着莲步,紧跟在她的身后。

“你去哪里,我送你吧。”

林清雅淡淡的说道,虽说她对于陈默并没有好感,可眼下对方和张斌的矛盾,是因她而起的,出于善意,并不想袖手旁观。

“不用了,我有人接送。”

陈默摇头拒绝,可他的回答,却是让林清雅微蹙黛眉,她并没有自恃高人一等,可从陈默那一身地摊货看来,压根就和有钱人扯不上关系。

在她眼里,这就是陈默为了虚荣心,强行保住所谓的尊严!

正当这个时候,一辆上百万元的奔驰越野车,驾驶而来,车窗开启,露出张斌那张血气亏空的脸庞。

“清雅,我送你回家吧。”

“我自己有车。”

林清雅摇头拒绝,话音刚落,一辆价值数百万的法拉利悍然出现, 相较之下,奔驰越野车,明显掉了几个档次。

见状,张斌不由窝火起来,在世家并列的港岛,林家可谓是如日中天,隐隐有第一世家的趋势,单论财力,恐怕还真比不过林清雅。

由于憋屈情绪未能发泄,便将矛头指向陈默,玩味的说道:“那个谁,我可以顺道捎你一程,百万豪车,像你这种贫困户,估计还没坐过呢。”

对于洋洋得意的张斌,陈默不由无语起来,身为北境之主,所拥有的财富,甚至可以碾压华人首富,区区一个世家纨绔,还真是好大的口气!

要知道价值上亿的航空战机,对于陈默而言,也就是一个格外普通的玩具而已。

“不用。”

陈默摇头拒绝,懒得和这种自命不凡的纨绔计较!

第2章 没兴趣

然而陈默的沉默,在张斌看来,那就是明显的心虚,当即更加嚣张跋扈起来,阴阳怪气的嗤笑道:“该不会是有人来接你吧?”

陈默倒是没有将其放在心上,仅是轻轻点下头,可他的举动,却是让张斌夸张的大笑起来,玩味的说道:“那我倒要看看,是哪种豪车来接你?!”

目睹这一幕后,林清雅的俏脸浮现出失望之色,原先和陈默接触的时候,还以为对方和其余人有所不同,可如今看来,明显就是一丘之貉,甚至会更加恶劣。

至少为了掩盖自身卑微,夸下的海口,令人有所不齿。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排车队,声势浩瀚的出现,其中领头的豪车,赫然是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如此兴师动众的规模,哪怕是数百万的法拉利,都显得黯淡无光!

“这一支车队,该不会是来迎接你的吧?!”

张斌嗤笑道,他压根就不信一身地摊货的陈默,会具备这等恐怖的能耐,可他的话刚说完,脸色骤然凝固起来,那辆如同帝皇亲临的劳斯莱斯幻影,停靠在陈默的身旁。

与此同时,一袭西装打扮的儒雅中年人,恭敬的说道:“陈先生,让您久等了。”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勃然色变起来,就连林清雅,亦是难以保持平静,此人乃是港岛首富华天南的管家,兼任亲信的李福。

就算是市委书记,恐怕都难以有如此骇人的阵仗!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林清雅倍感疑惑,至于原先冷嘲热讽的张斌,则是面如猪肝,他实在是难以置信,向来低调的港岛首富,会如此兴师动众,这着实有够匪夷所思的!

对于众人惊叹不已的目光,陈默无动于衷,淡然的坐上劳斯莱斯幻影,在豪华车队的护送下,潇洒的离去。

约莫半个多小时后,车队抵达市中心一幢装潢极佳的私立别墅,别墅的庭院,有着诸多保卫驻守,从那浑厚的气血之力就可判断出来,想必不是普通人物。

可至始至终,陈默都没有放在心上,随同李福走了进来,正当这时候,身为港岛首富的华天南,亲自出门迎接,笑眯眯的说道:“境主,好久不见了,今晚咱们喝个痛快!”

“好。”

对于热情的华天南,陈默倒是没有流露出多余情绪,仅是轻轻点下头,这让一旁的李福,暗自震撼起来,更加确凿陈默来历不凡。

“境主,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你能够答应。”

华天南给陈默泡了一杯香茗后,神色颇为落寞。

“你应该知道,我此次回港岛,必会引起血雨腥风,和我接触,未必是一件好事。”

陈默淡淡的说道,这些年来,他一直在调查父母的死因,以及背后的元凶,根据他的侦查,至少他要灭掉的敌人,比起世家势力,还要来得棘手!

“人之将死,又有何惧,我唯一的牵挂,就是岚岚。”

华天南惆怅道,他兵戎一生,落下的病根,临近爆发的边缘,必须在死之前,了断一切宿怨!

“境主,请原谅我的冒昧,请你保护岚岚周全。”

话罢,华天南作势就要下跪,这让陈默不由苦笑起来,赶紧将老人扶起来,无奈道:“华老,你这是要折煞我啊。”

“总得给我个期限吧,我不可能一直留在港岛。”

陈默终究是不忍拒绝,当初他父母双亡的时候,华天南冒死将他送出港岛,这份恩情,陈默从未忘记,只可惜背负血海深仇,并不想牵连华家。

“只要一年就行了。”华天南面露一喜,若是有南境之主保驾护航,他将会少了后顾之忧,铲除几个害群之马,并不算一件难事。

正当这个时候,一袭淡紫色公主裙的女孩推门而进,那精致的鹅蛋脸,如同秋波般清澈的双眸,小琼鼻,两瓣玫瑰般娇艳的樱唇,毫无疑问,这是足以让人为之倾倒的美人胚子。

“爷爷,那群木头就是甩不掉的牛皮糖,我都快被烦死了。”华雪岚郁闷道,自从被一支保镖重点关照,但凡外出,都会受到旁人异样的目光。

这让华雪岚都快抓狂了。

“爷爷,我不喜欢被兴师动众的保护,你将他们遣散,好不好嘛。”华雪岚撒娇道,那软绵绵的嗓音,堪称酥麻,就连一旁的陈默,不由闪过一丝异色。

数年不见,当初的美人胚子,初步展露出倾国倾城的美貌。

“岚岚,爷爷可以答应你,接下来,就由陈默来保护你。”华天南慈爱道,可他的话,却是让华雪岚的粉脸一跨,这摆明是换汤不换药。

“爷爷,就凭他这点能耐,也妄想保护我?!”华雪岚微蹙黛眉,压根就不相陈默的本事。

港岛陈家,曾归入世家行列,陈默以放荡不羁,桃花泛滥闻名,在华雪岚看来,失去世家少爷的关环,陈默注定难成大器。

对于傲娇的华雪岚,陈默倒是没有和她一般见识,可旁观的华天南,却是按捺不住,如今的陈默,已经今非昔比,身为北境之主,注定会直捣黄龙,要是错过这个机会的话,怕是会后悔莫及!

“小岚,不得无礼,陈默在沙场上浴血奋战,屡创奇功,乃是最为妖孽的王侯将才!”

华天南脸色一沉,就算他对这丫头疼爱有佳,可也不能够太过放纵。

见状,华雪岚不由郁闷起来,不服气的说道:“口说无凭,有本事的话,就将我打败!”

身为华家的掌上明珠,华雪岚自幼习得十八般武艺,足以收拾一两个壮汉,可对于她的邀战,陈默却是摇了下头,淡淡道:”没兴趣。“

陈默贵为一境之主,就连武道宗师,都能够压制一筹的存在,眼下华雪岚,丹田未滋生内劲,对于这等脆弱的对手,还真是没有动手的欲望。

然而陈默的拒绝,在华雪岚看来,那就是变相的心虚,对于这个落魄弃少,更加的不屑起来。

“哼,胆小鬼。”

华雪岚娇哼一声,跺了下白皙玉足,粉脸含怒的回房。

第3章 你敢打我?

“境主,真是抱歉,我这孙女太不懂事了。”

“没事,我不会将一个黄毛丫头的话当真。”

“华老,以后喊我陈默即可。”

陈默并不想太引人注目,要知道境主的身份,乃是整个华国首屈一指的大人物,一旦身份败露,将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华天南亦是反应过来,当即郑重的点下头,就在陈轩两人交谈的时候,华雪岚换上一身黑色衣裙,勾勒出不俗的曲线轮廓,那瓷娃娃般精致的脸颊,略施粉黛,显得娇艳欲滴。

“爷爷,我要去参加朋友聚会,现在得出门了。”

华雪岚笑嘻嘻的说道,至于一旁的陈默,则是被她全然无视。

“我可以答应你,前提是带陈默过去。”

听闻这话后,华雪岚的脸色不由垮了起来,她实在是想不通,这个落魄弃少,到底灌了什么迷魂汤,才会受到华天南这般看重!?

“行,你跟过来吧。”

华雪岚咬了一下银牙,同时掠过几个念头,要想甩掉这个讨人厌的牛皮糖,有的是办法。

刚出了华家别墅,华雪岚冷冷道:“陈默,我劝你趁早死心,要是你愿意离开的话,我可以给你一笔钱。”

“我不缺钱,答应保护你,不过就是偿还一个人情罢了。”

陈默倒是没有放在心上,要知道以他的实力,就算是世界贵族,恐怕都没能将其请动,若非报恩,又岂会自降身份,保护这个患有公主病的小妮子!

“真会吹牛。”

华雪岚冷哼一声,在她看来,陈默就是一个夸下海口,试图挽回所谓自尊的落魄少爷罢了。

为了发泄情绪,华雪岚猛踩引擎,那绚丽的法拉利,如同流光般狂奔,这让副座的陈默,微微皱着眉头,这丫头的车技生疏,毫无章法的提速,很有可能酿成车祸。

“开慢点。”

对于陈默的叮嘱,华雪岚非但放在心上,反而变本加厉的提速,所幸街道鲜有人烟,这才没有引发事故。

十几分钟后,法拉利抵达紫荆娱乐城,而后来到包厢,刚推门进来,包厢充满烟酒味,好几个穿着暴露的男女,缠绵嬉戏。

“雪岚,这该不会是你的男朋友吧?”

一个相貌英俊的男子站了起来,目光略显阴翳,他乃是港岛宋家的少爷,宋涛,众人皆知,他视华雪岚为禁脔。

陈默的出现,令他颇为不喜。

“一个讨厌鬼而已,不用在意他。”

华雪岚不屑的撇了陈默一眼,可她的举动,却是让众人面露戏谑之色,为了俘获美人儿的芳心,这下子陈默难逃其咎,怕是会被宋涛狠狠的收拾一顿。

“既然雪岚不喜欢你,那你就给我爬着离开。”

宋涛趾高气昂的喝道,可对于这嚣张跋扈的嘴脸,华雪岚微蹙黛眉,冷冷道:“宋涛,就算我不喜欢他,也和你没关系。”

“更何况这家伙和我爷爷的关系,很不错。”

此言一出,原本打算对陈默大打出手的宋涛,脸色骤然凝固起来,华天南,港岛首富,就算是世家之主,也不敢轻易招惹的存在。

难不成这一身地摊货的小子,有着不为人知的背景?!

正当这时候,宋涛邻座的烟熏妆女孩,错愕的喊道:“陈默,你怎会出现在这里?!”

此言一出,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六年前,港岛陈家未灭门时,陈默的桃花运旺盛,被誉为风流情圣,令诸多公子哥艳羡不已。

“原来是陈家大少爷,还真是久仰大名。”

宋涛戏谑道,如今陈家被逐出世家行列,早已物是人非,区区一个弃少,还不至于被他放在眼里。

陈默微微点下头,便坐在角落,闷声不吭,然而他的沉默,在宋涛等人看来,那就是变相的心虚,当即脸上的讥笑更甚。

失去世家大少的光环,这家伙还真是不堪入目!

“陈默,这可是上好的威士忌,你就尽情喝吧,恐怕你这辈子,也没几次口福可享!”宋涛蔑视一笑,这让华雪岚微蹙黛眉,可终究是没有多言。

在宋涛重金怒砸之下,包厢摆着名牌洋酒以及诸多可口的佳肴,将气氛烘托到白热化,可就在这个时候,包厢的大门猛地被人踢开。

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醉意熏熏的走了进来,顺手摸了一把烟熏妆女孩的脸颊,狞笑道:“呦,小贱人,总算让我逮到你了!”

“你别过来,我求你放过我。”

烟熏妆女孩梨花带泪,脸色变得苍白如纸。

“小玲,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华雪岚探问道,虽说李玲拜金势利,可好歹是她的闺蜜,自然不能够袖手旁观。

“雪岚,你可千万要帮我,他是一个逼良为娼的恶魔,要我卖身替他赚钱。”

听闻这话后,华雪岚的俏脸浮现出寒霜,她平生最为痛恨的,就是这种欺辱女人的败类。

为了俘获美人儿的芳心,宋涛倒是格外积极,一脚将这酒鬼踹翻,趾高气昂的喝道:“在本少的地盘下,也敢撒野,我看你活腻了!”

见状,华雪岚出了一口恶气,扫向无动于衷的陈默时,越发厌恶起来,这家伙也就耍嘴皮子而已,真到紧要关头,压根就毫无作用。

“你敢打我?!”

当众被踢了一脚,油腻男的酒醒了大半,恶狠狠的剐了宋涛一眼,而后转身走出了包厢,虽说被威胁,可宋涛自恃家境富裕,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陈默,你也不必害怕,这场子是由我罩着的,没人能够撒野!”

宋涛玩味的说道,企图打压陈默,以此来烘托自我的优越感,然而他的话刚落,宋涛的狗腿子,毫无顾忌的发出哄笑声。

正当这个时候,包厢的大门再次被人踢开,原先挨了宋涛一脚的油腻男,凶神恶煞的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站着十几个黑色西装的男子。

从这阵势看来,明显就是来者不善。

目睹这一幕后,宋涛的笑容陡然凝固起来,不禁咽了一口唾沫,他本就是欺软怕硬的二流子,若非顾忌颜面,以他贪生怕死的性子,早就开溜了!

“臭小子,你还真是好大的狗胆,竟敢对老子动手,这下子不将你挫骨毁灭,我彪哥是不会轻易罢休的!”油腻男狞笑道,而后肆无忌惮的打量众人一眼,最终停留在华雪岚的身上。

那等绝世容颜的美人儿,要是能够尽情亵玩,还真是不枉此生!

“我可是宋山明的儿子,你们要是敢乱来的话,绝对会付出代价的!”

宋涛色厉内惧的嘶吼,然而他的话,却是让王彪等人不由皱着眉头,港岛宋家,算得上颇有权势,虽说不惧,可要是将宋涛给灭了,恐怕也会引来麻烦。

“宋山明,算个屁,只要老子不宰了你,他又能够奈何紫竹林如何?!”

王彪狠狠地扇了宋涛一记耳光,顿时将对方给打蒙了,这几年来,紫竹林横空出世,如日中天的崛起,港岛宋家,固然不俗,可较之紫竹林,亦是有所察觉。

“这位爷,刚才是我冲动了,这就给你赔礼道歉。”

宋涛干笑道,这毫无骨气的举动,顿时让华雪岚的俏脸浮现出寒霜,这家伙还真是不堪重用,碰到硬茬子,转眼间就败得一塌糊涂。

“嘿嘿,念在你还识相的份子上,就允许你提前离开了!”

王彪贪婪的扫视华雪岚娇躯一眼,那狼子野心,可想而知,这让宋涛的脸色不由僵硬起来,强笑道:“彪哥,能不能给我个面子,他们我的朋友… …”

宋涛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王彪强硬的打断开来,森然道:“就算你老子来了也没用,要是不想缺胳膊断腿,立刻给我滚!”

“至少让我带走小岚,她是首富华天南的宝贝孙女。”

宋涛脸色一垮,可他的话,却是让人感到心寒不已,这摆明为了保全自我,打算抛弃所谓的道义!

“难怪有如此绝佳的美貌,华天南的孙女,的确是不能动,至于别的女人,我可要尽情享用了!”

王彪的双目闪过一丝不甘之心,而后退而求次,作势就要轻浮李玲,出于愤慨,华雪岚抬起嫩白粉腿,悍然踹了过来。

可还没能触碰到王彪,就被王彪身后一个打手拦截,虽说华雪岚热衷习武,可和历经血雨腥风的打手相比差距格外悬殊。

三两下,就被轻易碾压。

“丫头,就算你是华天南的孙女,可惹恼了老子,就算将你给玷污了,又能如何?!”

由于喝了酒的缘故,王彪的理智,逐渐被欲望所蒙蔽,朝着华雪岚粉嫩的脸颊摸了过去。

但是,就在这个紧要关头,那只作祟的咸猪手,却被一只手牢牢抓住,动弹不得!

随后,一道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让所有人都楞在了那里。

“再往前的话,你这只手就留在这里吧。”

豪门妖孽战神-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陈默, 华雪岚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99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