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龙少-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韩云, 杨曼

终极龙少-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韩云, 杨曼

第1章 三年计划

“少主,那计划已经筹划三年,您神门门主令已经生效了,那咱们.....?”

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下,提着菜篮子,面庞清秀的韩云,顶着热辣的太阳,正匆匆往家走,忽然间,面前杀来一辆蓝颜色的保时捷卡宴,把他的去路给挡住了,同时从保时捷卡宴里钻出一名穿着蓝西装,留着小分头抹了不少发胶的青年,躬身在韩云面前道。

韩云看向小青年,脸上流露出一抹恍惚的神情,眼中掠过一抹讶异之色,缓缓道:“神门令,生效了?”

蓝西装青年,黑眸明亮笑道:“少主,是啊,您肯定很意外是吧?”

韩云微微的点点头,旋即也是长出了口气,心头涌起了无限的感慨。

三年了,没想到,他韩云当牛做马,忍着丈母娘的白眼,周围人的讽刺,眨眼间,都过去三年的时间了。

三年前,韩云所在的燕城韩家,一夜之间被大火烧毁,他的父母,更加不知所踪,韩家的所有财产,一夜之间,被海外一秘密账户转移,三家上市集团,不得不拍卖,把银行的债给还了,韩云这才能苟且偷生的逃到东海,当了上门女婿,一当就是三年。

三年前,那场变故,彻底改变了韩云的人生,韩云这三年来,也一直没有停止过想要报仇的念头。

只是,神门令还没有生效,他就无法调动这拥有各国最牛人成员的世界第一大势力的资源和金钱,他只能隐忍。

只是,忍耐的日子,肯定是不好受的。

韩云这三年,也确实忍了不少的恶气。

“神门令既然生效,那还不进行调查计划,要等到什么时候?”韩云眼色冰冷的道。

此时,他显得特别的高大。

若是有认识的人看到他,肯定会惊讶。

东海市都出了名的吃软饭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窝囊废,竟然雄起了?

蓝西装青年赶忙道:“是,少主。”

三年前,韩云逃到东海时,他的内心被仇恨和慌乱给填满,可一天晚上,一个瞎眼的老头子风尘仆仆的找到了他,给了他象征着神门门主的神门令牌,还特地交代他,这神门令三年才会生效,而且这令牌就是他父母放在他这的,为的就是怕有一天韩家遭受奸人所害。

三年前的那场变故,到底是何人在背后操纵,还有他的父母,现在身在何方?这都成了萦绕在他心头的困惑。

“呦,窝囊废,买菜呢?”

韩云刚支走了蓝西装小青年,一辆骚气满满的蓝色宝马520li缓缓在他身旁停了下来,车窗落下,开车的穿着深色西装的小分头青年,探出了脑袋,满脸讥笑的看向他道。

韩云道:“杨忠,怎么走哪都能遇到你?”

这个杨忠是韩云老婆杨曼的堂哥。

最近,他在和杨曼争夺杨家家主的位置,闹的不可开交。

杨曼,华清大学毕业,现在在杨氏集团担任副总,能力很强,又有沉鱼落雁之容貌。

可唯独,杨曼有一个痛点,那就是他韩云。

在东海市,谁人不知,杨家最漂亮的那个女人,女神,娶了一个只会扫地,刷碗的窝囊废?

“韩云,你这废物东西,看你这衰样,我见你一次就想打你一次。”杨忠眼色冷冷道,他也是见到怂人压不住火。

韩云心里有了火气。

以往,他神门令没有生效,他也不敢暴露自己的实力。

现在神门令都生效了,他是世界第一大势力神门的门主,还能被欺负了?

杨忠骂的还不过瘾,满脸邪气道:“韩云,快点过来,你这废物,衰货,我真见你一次想打你一次,快点过来让我打。”

“韩云,你怎么在这?”韩云正心生厌烦,一旁忽然传来了杨曼的叫声。

韩云扭头一看,就见一穿着职场黑色西装,衬托出姣好身材,标准的鸭蛋脸上略施粉黛,漆黑的眼眸里,闪着点点寒芒的漂亮女人,快步的朝他这边走来了。

韩云所在的位置,距离杨曼工作的杨氏集团不远,所以,在这能碰到杨曼,也就不足为奇。

“我买菜。”韩云笑道。

杨曼刚才其实听到了杨忠羞辱韩云的话,脸上带着淡淡的无奈。

和韩云结婚三年了,其实,杨曼对韩云也没有失望或者是嫌弃的意思,只是有一种无力感。

韩云性格温和,被杨家这伙人给欺负,也不知道还口,还手,这三年,更是被周围人当成是废物,窝囊废,杨曼心不累吗?她心也累。

杨曼走到韩云身旁,美眸含着冷意看向杨忠道:“杨忠,口下留德,不要欺负老实人。”

杨忠心里记恨杨曼。

一个女人,还妄想和他争抢家主之位,更别提杨曼还娶了这么一个窝囊废的丈夫,背地里,哪个杨家的同辈人,不笑话这夫妻两?

杨忠也是不想让杨曼和韩云下的了台,讥笑的眼神看向杨曼道:“杨曼,一个渣女,一个废物,这配对,真是绝了,话说,你们两个智商低下的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啊?”

杨曼气的玉容涨红道:“杨忠,你说话怎么这么损?”杨曼是个要强的女孩子,这三年,韩云的废,都是出了名的,她一直都在用自己的努力,扛起这个家的名声。

“呦,还不承认了?弱智会传染的,你跟了这个弱智这么久,你智商没有被拉低啊?”杨忠字字扎心。

杨曼脸色涨的更红,委屈的眼睛里,都快要渗出晶莹剔透的泪水了。

杨曼正窝火,委屈之时,一只温暖的大手,抹掉她眼底的一丝泪光,杨曼一愣,她猛然的转过头,就见韩云,正柔和的眼神看着她,此时自信满满的神情,让杨曼一瞬间,有些恍惚。

“杨忠,你下来。”韩云看向杨忠。

杨忠马上下了车,大摇大摆的走到韩云跟前,故意拿胸口撞了韩云一下,讥笑道:“废物?干嘛?呦,想反抗?”

“你骂我怎样都行,不要骂杨曼。”秦阳寒声道,同时挥出拳头如炮弹一般,砸向了杨忠的肚子,杨忠噗的喷出口水,抱着肚子,弯下腰,脸色涨成了猪肝色。

站在一旁的杨曼,看的满脸呆滞,小嘴张开口子,能塞下一颗鸽子蛋。

杨忠恨道:“韩云,我艹你娘的,你敢打我?”

“为什么不敢打你,下次你要是再敢对云少不敬,我干死你全家。”

杨忠话声刚落下,一辆蓝色的保时捷卡宴忽然在他身旁停下,从车里下来一个穿着蓝西装的青年,虎目里闪烁寒光怒道。

杨曼再次被惊的如木头桩子似的,一动不动。

甚至杨忠,也目露惊色,看向身后的蓝西装青年。

第2章 老虎发威

蓝西装青年,不是别人,正是神门在华夏这边的总负责人,别看他年纪轻,可在神门,也混了有十年,手段十分的老道。

而且,他在华夏也经营了十年,人脉广博,这一次,神门新的少主诞生,他就是来辅佐韩云的。

他的命属于神门,也将会为神门抛头颅洒热血,再所不辞。

这次回来,是有件小事忘记跟韩云讲了,没想到,这刚一回来,就看到了杨忠的疯狗乱咬。

蓝西装小青年,虎目威严,杨忠也是见多识广之人,他一眼就瞧出来了蓝西装青年萧帝的神色不凡,心中自然诧异,卧槽,这废物......什么情况啊。

萧帝骂完了杨忠,旋即恭敬的眼神,看向了韩云。

只是,韩云马上朝他递过去一个‘不要声张’的眼色,萧帝微微点点头,表示了明白。

“就凭你,也敢对韩先生不敬?”萧帝背着手,那张帅气的脸庞,也是呈现出浓浓的寒冷的神情

杨忠目瞪口呆。

韩先生?

卧槽,这废物也有脸被称之为韩先生?

杨忠想了想,嘴角再度勾起了讥笑道:“兄弟,这废物给了你多少钱啊,叫你来演戏?我出双倍,你打他一顿。”

萧帝胸中翻滚着汹汹的怒意。

若不是韩云提醒他,叫他低调,杨忠这小子,早被他打成猪头。

只是,萧帝此时只是冷漠的回应道:“你是在羞辱我吗?”

“怎敢。”杨忠呵呵笑道。

萧帝眼中升起一抹厌烦的神情,转过身,冲韩云立马换上一副笑脸:“韩先生,有时间咱们喝茶啊?”

韩云咧嘴浅笑道:“好啊。”

杨曼也是呆若木鸡。

韩云什么时候认识了一个牛叉的富二代了?

还是真如杨忠所言,是他花钱雇佣过来的演员?

杨曼卸了口气,肯定是韩云雇来的演员了,她心里刚升起的一丝希望,瞬间崩塌了。

“下次再遇到韩先生,给我老实点,要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萧帝恨的牙痒痒道,为了低调,他讲完,就上车开车走了。

韩云看着萧帝驾驶那辆蓝色保时捷卡宴的车尾,眼中也是升起点点异样的光芒。

他是神门少主之事,他还不想暴露。

他也不愿把杨曼拉进他复仇的这旋涡里,谁知道,背后搞他韩家的人是谁?说不定一旦杨曼知晓了真想,杨曼一家都将陷入万劫不复当中呢?这不是韩云想要看到的。

萧帝开车走了,韩云看向杨曼道:“我回去了?”

杨曼脸色变得暗淡,点点头道:“去吧。”

其实杨曼心里在说的是,韩云,你以为花钱给自己雇一个人,就能让自己威风了吗?这只是一时的啊。

“废物。”韩云刚转身要走,身后忽然再次传来了杨忠的讥讽。

韩云冷冷的看了杨忠一眼,也没理他,径直走了。

韩云一走,杨忠脸上流露出大大的讥笑道:“杨曼,瞧瞧你家那废物东西,狐假虎威的东西,以为花钱雇来一个演员,就能威风了?哎呦....老子的肚子,妈的,傻叉东西,给老子等着,这一拳,老子要是不报,老子就不姓杨。”

杨曼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苦笑,想了想,她转身朝杨氏集团走去了。

韩云回到家里,丈母娘蒋丽气的咬牙切齿,拿着锅铲从厨房里走出来,颇有些河东狮吼的大嗓门嚷道:“没用的东西,买个菜怎么也买这么长时间?干啥啥不行,除了吃软饭,你还会干吗?”

都来这个家三年了。

一开始的头半年,丈母娘蒋丽,对他还是保持着一点新鲜感的,对他保持着克制。

可是,头半年之后,蒋丽看韩云也不上班,整天吃她的,用她的,就对韩云开启了疯狂的讽刺模式。

都三年了,韩云为了不暴露自己,默默的忍受着蒋丽对他的人身攻击,肚子里早就憋了一炉子的火气。

再次被蒋丽骂,韩云心里也是产生了一丝不耐,他忽然抬起头,眼中闪烁寒意看向蒋丽道:“妈,这三年,我在家里对您和爸也算尊敬,您都骂了我多久了,整整三年了?你觉得有意思吗?”

蒋丽闻言一愣,目瞪口呆。

她刚才没听错吧。

这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整整吃了三年软饭的废物,敢顶撞她了?

蒋丽感觉到自尊受到了羞辱,脸色涨红,双手叉腰骂道:“废物东西,长能耐了,敢跟我顶嘴了是吧?”

韩云眼神森然的看向蒋丽道:“妈,能好好说话吗。”

蒋丽再次一愣。

看着韩云那刺骨寒冷的眼神,她竟感一股寒气,缓缓从尾椎骨冒了出来。

蒋丽心里暗暗自嘲,我会被这废物给吓到了?

“废我东西,进屋做饭去,怎么?瞅我啊?以为能吓到我啊?”蒋丽满脸不屑道,旋即把蓝色的围裙脱掉,扔到了餐桌上,人家舒舒服服的坐沙发上,看电视去了。

韩云冷冷的瞥了一眼蒋丽,心里带着无奈的系上围裙,去厨房做饭去了。

晚上七点多钟,韩云和岳父,岳母一起吃完了饭,他去厨房间里洗碗筷,他仿佛习惯了,也觉得无所谓。

老婆杨曼在公司里加班,晚上也没有回来吃。

韩云洗好了碗筷,就到楼上的卧室洗洗睡觉去了,他的生活一直都是这样的简单。

卧室里,一共摆放着两张床,一张是舒舒服服的铺着粉色被单的大软床,一个则是简陋的地铺。

韩云也记不起来什么时候和杨曼保持分床睡的习惯了,应该很长时间了吧。

韩云睡着了,杨曼晚上十点多钟才回来,她一直都在努力的工作,就是不想这个家被外人给瞧不起。

毕竟,韩云已经这样了,她要是还不努力的话,岂不是被人背后戳脊梁骨戳死?

翌日清晨,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韩云这刚睁开双眼,塞在枕头下的手机忽然响了,韩云赶忙从枕头底下把手机掏出来一瞧,竟是萧帝打来的,韩云深深的看了一眼正侧躺着,背对着他熟睡的杨曼,接通了电话,小声道:“什么事?”

萧帝笑道:“少主,大好的消息,据我的人多方调查,得知了省会江京市林家的负责人林长宏,对三年前燕城韩家发生的那件事,知道一些的内幕,您看是我代您去问,还是您亲自过去一趟。”

韩云闻言,眼神一寒道:“你说呢?当然是我亲自过去一趟。”

这毕竟是涉及到有关于三年前韩家被灭真相的事,韩云可不敢马虎。

“好了,开车在小区的北大门门口等我。”韩云轻声道,旋即挂断了萧帝电话,杨曼还在房里,韩云也是不想跟萧帝讲的太多,防止杨曼再发现他复仇这件事。

下午的三点多钟,萧帝开着蓝色的保时捷卡宴,韩云坐在副驾驶座上,缓缓在林家宅院的大门口停了下来。

林家宅院大门口,常年安排两个看门的,所谓看门狗,看门狗,这两人性格脾气暴躁,一言不合就开咬,真如两条狗一样。

这种人,主人当然喜欢,可是对拜访林家的客人来说,着实是一件很头疼的事。

这不.....。

韩云和萧帝刚一前一后的弯腰从车里钻出来,就见给林家看大门的两个彪形壮汉,一个平头,一个是光头,大步的朝韩云和萧帝这边走来了。

待这两个看门狗走到韩云和萧帝的跟前,平头壮汉一脸提防的问道:“你们两干嘛的?”

萧帝背着手,回答的不卑不亢道:“神门少主来见,还不速速让开?”

终极龙少-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韩云, 杨曼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918 Second.